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 (33-35) 作者:纯绿不两立

.

《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

作者:纯绿不两立 2021-05-15首发于第一会所

---------------------------------

第三十三章

我有些纳闷,转头看向大姨。

“别偷懒,剥你的虾去!”

一向直爽的大姨难得的有些犹豫,把我转过去的头又扳了回去,措辞了半天才继续开口道:“我决定不去干涉你的行动了。”

“哈?什么行动啊?咱们是一个频道的吗?怎么感觉是在跨服聊天...”

“你装什么蒜呢!”

大姨一声娇叱,我忽然感到脑后一股劲风袭来,系统虽然没有给我带来超人的力量,但我的五感六识也已非常人可比。

我将头一低,轻松的躲过了大姨的袭向我后脑勺的左手,只是没想到这狡猾的狐狸还有后招,脑袋一紧,就被按在桌上一堆虾壳里。

被我残忍分尸的虾头逮到了复仇的机会,疯狂的用顶端的尖刺往我脸上招呼,一时间只觉得脸上又麻又痒又不敢挠,我担心追求富婆的利器有损,连忙挣脱了大姨的压制,跑去了卫生间狂洗了几把脸。

所幸靠脸吃饭的分支还在选项里,只是有些红肿罢了。

回到座位,大姨也有些不好意思,嘴上却道:

“男孩子皮厚,不碍事的,瞧你紧张的那样,将来还想当小白脸啊,细皮嫩肉像什么话啊,多点伤疤才有男子汉气概嘛...”

“那您要不要体验一下。”

“咳咳,刚才说到哪了?对了,你装什么蒜呢!”

大姨试图避重就轻,此刻我只觉得脸颊上奇痒,老是忍不住想要用手去挠,又得忍住用手去挠,也没心思和大姨耍宝了,只能通过剥虾转移下注意力。

大姨自讨没趣,撇了撇嘴,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不用忍到我离开了再对你妈做那些你想做的事情了。”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马上又冷静了下来,万一这又是这俩没节操姐妹的圈套,我一开口不就白给了,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难道今天的一切也是一场戏?

这特么也太夸张了,可大姨前科累累,案底堆积如山,早上还妄图以卑鄙的手段陷害我,突然之间就转了性?妈妈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我决定还是小心为上。

当即抽出手机,拨打了大姨的电话,彩铃声同时响起,没有提示占线。

我还是不放心,要是她们的套路升级了怎么办。

不理会大姨疑惑的目光,我端起剥好的一盘虾肉往妈妈的房间跑去,轻轻敲了两下门,妈妈并没有搭理我。

如果不是演戏的话,妈妈此时正在气头上,我要是贸然进入,指不定就得当撒气桶了,可大姨说的话实在是搔到了我的痒处,不亲自调查一下我寝食难安。

一咬牙,拧开把手,轻轻推开了一条门缝,所见之处都不见妈妈,我只能继续推著房门,随着打开的角度越来越大,我才看到妈妈正戴着耳机在玩游戏。

我端著盘子轻手轻脚走过去,放在妈妈面前,借机打探妈妈的虚实。

只见妈妈正咬牙切齿的玩着只狼,令无数玩家头疼不已的BOSS在妈妈手里被打的像我一样。

明明血条早已见底,妈妈就是不执行处决,依旧一刀一刀的劈在毫无抵抗能力的NPC身上,一如当初一皮带一皮带抽在我身上,我差点留下同情的泪水。

确认了妈妈并没有在和大姨里应外合,此地不宜久留,我端起盘子准备跑路,省的她老人家觉得打游戏不过瘾,还是打活人更爽一点。

“放下。”

妈妈的眼睛仍旧死死盯着屏幕,冷冷的说了一声。

我差点一个没拿稳,险些给了妈妈发飙的借口,连忙重新放好盘子,逃也似的溜出了房间。

轻轻合上门,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有日子没挨揍了,今天算是重温了妈妈摄人的杀气,也就是这股邪火不是冲着我的,我才敢冒险来鬼门关晃一晃。

妈妈是那种笑起来可以跟你没大没小、嘻嘻哈哈的闹,可这脸要是一拉下来,经过常年血与泪的教训,我要是还敢在她面前蹦达,未成年人保护法都保不住我。

现在想想我居然想要将妈妈压在身下,是不是有点自寻死路了...

大姨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说道:“不是,我跟你说话呢,你这忙前忙后、跑来跑去的干嘛呢?我说的你是没听明白呢还是对你没有一点吸引力?”

我忙坐回座位以调低大姨的音量。

“害,这不是看妈妈没吃饭,给她老人家剥一点虾,尽尽孝嘛。”

“孝死我了,你拿我的虾尽你的孝?”

大姨的表情逐渐狰狞,我赶紧又拿了一个盘子开始剥虾,这才阻止了大姨的变身。

大姨这次不再等著攒一堆一起吃比较过瘾了,我剥一个她就跟在后面吃一个。

大姨的手已经洗干净,筷子又在对面懒得拿,为了不沾手,就让我送货上门,直接送到她的口中。

操作过程中就难免会碰到大姨温润的丰唇,我玩心一起,故意假装没注意,将捏著虾尾的手指又往里送了送,碰到了大姨软糯湿润的香舌,这才贴著下唇,慢慢往外抽着手。

看起来就跟大姨在吸允我的手指一般,许是我的表情太过淫荡,大姨发觉了我的企图,在我即将逃出虎口时,两排整齐的贝齿落了下来,指尖被狠狠咬了一下。

我自知理亏,也不敢再造次,连忙开口道:“您之前不是说要跟我死磕到底,怎么突然改变注意了?”

大姨面无表情的盯了我一会儿,食指和中指快速的敲击了两下桌面,示意我继续手头的工作。

“你妈这个人,从小到大一直顺风顺水,人又聪明漂亮,当然,仅次于我。所有人都对她疼爱的不得了,不管她如何刁蛮任性、无理取闹都听之任之,把她宠成了无法无天的模样,才有了你爸那糟心事。

而我的待遇就天差地别了,明明只比妹妹早出世几分钟,我的言行要得体,我的举止要端庄,一不能哭,二不能闹,只因为我是姐姐,生来就得成熟稳重,什么事都要让著妹妹。

这次,我就偏偏要任性一回,让你妈妈好好尝尝任性的后果。我都等不及要看着你那从小到大都万事称心,顺遂如意的妈妈跪在我的面前,抱着我的脚哭喊著、后悔著当初为什么没听她姐姐的话,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大姨的眼里冒出了贪婪的光芒,就好像炼铜术士遇见了落单的萝莉,我悄咪咪的掏出了手机,在贴吧发了个帖子,心理医生要是有了心理问题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当然,我也不至于因为这点理由就倒戈到你这边。我毕竟是客人,没办法一直呆在这边盯着你。上次找你谈话之后,你虽然收敛了很多,甚至像一个普通的儿子一般,一直表现的很老实。可大家心知肚明,你并没有放弃,不是吗?你只不过是演给我看,好让我早点安心的离开罢了,等我不在这边的时候,你照样该偷摸偷摸,该偷看偷看,甚至可能会更激进一些,将落下的进度补回来。

早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已经尝试过违背我职业道德的极端方法,最终也没能在你妈的脑子里种下防火墙,似乎还起到了反效果...

我知道我有些激进了,手段也不怎么光彩,你还是不要知道我用了什么方法的好,虽然我做的事情的确有点过分,但你想对你妈真实想做的事情可比我丧心病狂多了,所以咱俩谁也没资格说谁。

言归正传,上次也跟你谈过了,我这些年来接触的严重恋母酿成的悲剧太多太多,你别急着反驳,HappyEnd当然也有,但你不能以个例来代替整体,做这种事情,真正幸福快乐的,万中无一,即便你情我愿,将来双方都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盯你那么紧吗?因为你比较聪明,大多数敢将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付诸实践的毛孩子都耐不住性子,毛都没长齐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亲娘压在身下,下药的有之,威胁的有之,胁迫的有之,利诱的有之,甚至于找人去强奸他亲娘,自己再趁机浑水摸鱼,你但凡要是对你妈使用这些蠢办法,不用我出手,你就得让你妈人道毁灭了。

你这小畜生倒是很有耐性,走的是徐徐图之的路子,十分少见,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个方法在单亲家庭里成功性很高,缺少了父亲、丈夫的角色,不管是母亲还是儿子,互相之间的依赖性都是很强的,长期的关怀和陪伴会让独身的母亲愈发依赖儿子,再加上儿子的刻意引导,要是再有一点外力的推动,简直就是水到渠成了。即使是母亲依然保持理智,儿子为了不前功尽弃,也只能继续耐著性子忍下去。

说实话,我是极力反对母子结合这种事情,但不得不说,这是对女性伤害最小的一种方法,如果恋母的扭曲心理实在没办法纠正的话。

堵,不如疏。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即叛逆又觉得自己成熟了,大道理知道的七七八八,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观念,说什么你们都听不进去,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心理辅导的效果微乎其微,除非是深度催眠影响意志这种只存在于电影里的神技。

他们的想法一直憋在心里,要么忍到大学,远走他乡,断了这份念想,要么就是忍无可忍,铤而走险,铸下大错。

于是我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我要为那些起了念头又短时间内无法纠正的孩子提供一份看起来可行的攻略。

你没听错,就是教他们怎么正确的、平和的追求他们的妈妈。让那股念头有了依托,有了希望,有了发泄的途径,不至于酝酿成一个炸弹。

只要能平稳的过渡到大学,开阔的天地,不再是只有母子相依的环境,相处的时间也大大减少,大多数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淡忘了这份疯狂的念头,还能增进母子的感情。”

我惊的舌头都快吞进肚子里了,大姨这是要开创一个新的时代吗,可以预见大姨以后必将被钉在最粗的一根耻辱柱上...

----------

第三十四章

“那...那...那你就不怕真让儿子得手了呢?”

“那就是上辈子注定的缘分未尽,这辈子恰好成了母子呗,虽然我并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但只要双方都出于自愿,并形成一个良性的发展,其实这种事情也不是那么天理难容,和谐才是主色调嘛。”

大姨等了一会儿,见我没有继续发问,便再次开口道:

“我参考了大量的那种你懂得小说和你懂得电影,妄想成分居多,难以代入现实,或者说真要代入现实那才可怕。

我一直在追寻着一种温和的方法,最好是有人能提供他的亲身经历,当然,没有一个家长能接受我的提议,让我时刻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然后你就想到了我呗...”

“没错。”

大姨坦然道:“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遇到这种事情,但我警告过她很多次了,那家伙冥顽不灵,同时我也没办法短时间内纠正你的思想,我可以预见等我走之后你和她还会是老样子。

那么,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你为科学做一点贡献,给你积一些阴德。只要你保证不会使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并且你的所有行动都需要通知我,甚至是我也要在现场,那么,我就不拦着你做任何事情了,说不定还会给你提供一些帮助哦~”

大姨又露出了那副小朋友要不要吃叔叔棒棒糖的表情,我从最初的震惊到震惊到震惊,脑子混乱程度不亚于第一次遇见系统。

大姨也没有催我,将一盘大虾挪到了自己的面前,慢悠悠的剥了起来。

我逐渐冷静下来,在确认了妈妈并不是在和大姨演双簧后,大姨的提议应该是有一定可信度的,而且非常像大姨会干的事情,既然不是圈套的话...我沉吟了一会,谨慎的问道:

“那...我要是真的走到了最后那一步,你都不会干涉吗?”

大姨想都没想,笃定的说道:“不会!”

“真的?”

“真的!”

“那你敢发誓吗?”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说不会就是不会,你还信不过我吗?!”

“那你要是反悔了,就一辈子孤独终老,到死都找不到男朋友。”

“哇靠,臭小子,你良心被你妈吃了吗...”

...

...

最终,和大姨扯皮了半天,大姨的态度依旧暧昧不清,不过那都是多遥远的事情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虽然被当作小白鼠的感觉很奇怪,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可是阻止老妈去相亲啊!

“那您先让妈妈不要去相亲啊,他们要真看对眼了,你的观察日记不就泡汤了。”

“相亲,是必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一环,多数单身母亲发现儿子对自己有男女之情时,大概率会选择相亲,把自己尽快嫁出去断了儿子的念想,我千方百计安排你妈去相亲也是这个理,所以相亲必不可少,正好看看你小子要怎么办。”

大姨虽然不肯收回成命,但今天大姨和妈妈发生这么激烈的冲突,妈妈应该正愁没有机会报复大姨,想来这次相亲应该是黄了。

没想到妈妈很有契约精神,第二天吃完早饭就回房间换衣服去了,我抓住空挡,忙拉着大姨问道:“你们昨天闹得那么凶,我还以为你们就算不反目成仇,怎么也得同室操戈几天吧,怎么妈妈还要去相亲啊?”

“呵呵,她赔不起违约金呗~”

大姨得意一笑,彷佛一切尽在掌握,跟着妈妈进去了房间,我也想溜进去,却被大姨推了出来。

说好的站在我这边呢,好歹给我留个门缝啊!

我在客厅焦急的踱著步,有种等待上刑场的感觉。

‘咔嚓’,房门终于打开了,我放眼望去,却是大姨先走了出来,失望的翻了个白眼,却被大姨捕捉到了,我连忙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大姨冷冷的斜了我一眼,走过我身旁时‘不小心’踩了我一下,还好大姨现在穿的不是那双细高跟。

妈妈过了一会儿才走了出来,一瞬间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妈妈身上穿着的正是大姨昨天挑的一套衣服,棕色的V领修身针织衫套在杏色的高腰一步裙里,两颗高耸饱满的乳球如十五的月亮一般瞩目,半鱼尾开叉的下摆为英姿飒爽的妈妈增添了几分知性优雅,超薄的肉色丝袜包裹着裸露的小腿,白嫩的玉足踩着一双裸色的高跟鞋。

大姨的用心及其险恶,买的所有衣服不是暴露身体某个部位,就是突出身体某个部位。要是我早点知道这些是买来给妈妈相亲用的,在回来的路上我就该给它扔河里。

然而不得不说,人靠衣装,虽然大姨昨天全都试穿给我看过,可真穿在妈妈身上时,那种与妈妈平时的穿着形成的强烈反差萌,让我移不开目光。

我不住的上下打量著妈妈,最后定格在那张俏丽的脸上,白皙的脸蛋上多了一抹淡淡的腮红,涂了唇彩的薄唇水润诱人,妈妈居然化了淡妆,这肯定是大姨跟进去的杰作,要知道妈妈年会领奖的时候可都没这么上心。

大姨捅了捅我的胳膊,眉飞色舞道:“怎么样,你老姨这化妆技术,清新脱俗中带着妩媚妖娆,光这一手,就没有哪个男人扛得住,更别说那个翘臀,我都想摸一把了,啧啧,想不到你妈天天打游戏屁股还这么翘,还有没有天理了,难道她平时一边打游戏一边深蹲吗?”

我不满的瞪了大姨一眼,轻声说道:“你给我妈整这么好看,生怕她嫁不出去啊!外面坏人那么多,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大姨回嗔了我一眼:“呸,外面的人加起来有你一半坏吗?真嫁出去才好呢,省我多少事。”

我正待回击,原本有些不自在,一直斜斜看着地面的妈妈突然开口道:“你们俩嘀咕什么呢?什么时候感情变得这么好了?”

我一惊,昨天和大姨签了‘攻守同盟’后,我不知不觉的就对大姨产生了袍泽之情,差点忘了就在昨天,我跟大姨见面连招呼都懒得打。

“怎么,我跟我大外甥关系好一点不应该吗?还是说你吃醋了?”

大姨依旧从容淡然,有些玩味的看着妈妈。

“我吃你个死人头!你那么大个人了在孩子面前说话还没个正形,中午记得做饭,别再点外卖了,吃多了不怕长痔疮啊!我先走了,等下要堵车了。”

妈妈赏了大姨一个眼白,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了。

我有些意外妈妈居然没有叫大姨陪同,不是大姨介绍的对象吗,怎么跟网友见面似的。

大姨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脸上又换上那副老谋深算的笑容。

“我说你小子到底行不行啊,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难道是大愚若智?我要是不留下来,你上哪找你妈去,不会是电影看多了想玩跟踪那套吧?你提前安排了一辆计程车在小区门口等你吗?这会儿你妈怕是都已经开出小区了。”

“你把接头地址告诉我不就行了?”

“咳咳,不错,小伙子反应还挺快的嘛,没有被我唬住,算你通过了我第一个小测试。嗯..是我主动跟你妈说不去的,毕竟我得跟着你才有意义,你懂得。”

我懒得理会大姨想要显圣的欲望,也不想去嘲讽她装逼失败的尴尬。不过跟踪还是非常必要的,大姨亲自介绍的对象,自然不需要担心妈妈的安危,肯定不可能会是什么会使阴招没品的角色。可妈妈打扮著这么水灵去和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吃饭,我不亲自去现场盯着简直寝食难安。

我催促著大姨赶紧出发,再拖拉下去要是真碰上了堵车,错过了什么重要剧情可没有地方可以补票。

一下电梯,我就急急忙忙奔向大姨的豪车,却不料大姨的车位上变成了一辆普通的大众。

我诧异的问道:“大姨,你的车皮肤到期了?咋还现原形了呢?”

大姨呸了一声,坐上了驾驶室,我赶忙尾随着进入副驾驶。

“跟踪最重要的就是低调,尽可能的降低存在感,开我那辆车就相当于你在生化危机的大街上放最炫民族风,生怕死的不够拉风吗?”

“看来您对尾行很有经验嘛,这辆车我记得昨天早上咱们回来的时候还没在这吧?”

“呸呸呸,你可别乱说话啊,我干的都是正经买卖,犯法的事情从没做过。这车原来一直停在斜对面那个位置的,呵呵,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吧,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选这辆车了?之前它是属于你们楼下1402的,不过现在嘛~”

好吧,又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有钱真的是为所欲为。

一路畅通,没花多大功夫就到了妈妈相亲的地点,妈妈已经停好车走进了餐厅,男方似乎还没到,可恶啊,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让一个大美女等你,太嚣张了吧!难怪你需要相亲。

------------------------

第三十五章

妈妈那一桌的位置正好靠窗,我刚想寻个视野开阔的草丛蹲著,就被大姨连拉带拽的去到了马路对面的一家餐厅。

进入包厢,我才意识到大姨的准备到底有多充分,位于二楼同样靠窗的地理位置能清晰的看到对面正坐在一楼的妈妈,既不用当心被来往行人车辆遮挡视线,也大大减少了被妈妈发现的可能。

美中不足的是距离有点远了,看的不太真切,我正发愁呢,万万没想到大姨又掏出了一台新的华为手机,连手机支架都有,开启录像模式放大倍数直接怼到了妈妈脸上,简直就跟站在妈妈面前拍摄的一样,可惜就是听不到声音。

我这下是彻底不相信大姨会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就是想不通她一个心理医生玩起了尾行痴汉这么熟练会是个什么路数。

“这家餐厅应该至少需要提前三天才能预约到位置吧,而且也不像是为了一点差价就将原来的客人赶走的样子,难道您已经出手将它整个盘下来了?”

“因为我就是三天前就定好了的。没事少看点霸道总裁爱上我,容易影响智商,真当富二代走到哪,掏出一张卡,老板就跟见了亲爹一样跪下来舔你鞋面啊。”

“你不是昨天才跟我...合作的吗?”

“就算没你这档子事,我自己也会过来盯着的。”

“你要是担心妈妈的安全的话,直接跟她坐在一起不就完了么,用的著这么大费周折。”

“我担心个屁的安全,我是来看你妈笑话的,你相亲的时候要是对面坐着一对双胞胎,你会是什么感觉?”

“嗯...欣喜若狂?”

“我狂你妹!”

大姨扑过来夹住我的脖子,使出了美伢铁拳。

说实话,这招是真疼,尤其是女孩子的拳头受力面积又小,感觉就跟要钻进太阳穴一般。

活活钻了十几个来回,大姨这才满足的放开了我。揉着发红的小拳拳说道:“你以为你妈这么巧就坐在了靠窗的位置方便你偷窥啊,那里,也是我定好的。”

大姨负手而立,不苟言笑,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还真有一股高手寂寞、运筹帷幄的气势。

“他来了他来了,好戏要开始了。”

大姨瞬间露出原形,高手的错觉荡然无存,兴奋的搓着手,又变回那个行事跳脱的二五仔。

我连忙也凑上去,只见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身高八尺有余,梳着大背头,穿着精致西装的儒雅男子出现在眼前。

刀削斧凿般的面庞染上了一丝岁月的沧桑,非但不显得老气,反而由内而外散发着成熟男人该死的魅力,俊朗的脸上时刻带着从容自信又不失风度的微笑。

这是一个能让小女生为之癫狂的传说级品质大叔,在这个小城市里我很少能遇见能直接从颜值上威胁到我的存在,更可况比起这个男人,我只是一只初生的牛犊,对于妈妈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这个男人和完美几乎划上了等号。

我咬牙切齿的盯着屏幕,好在妈妈并没有对那个男人的颜值表现出多大的兴趣,这可能是和我当初那个帅到逆天的老爹有关,也可能是在我这么一个朝夕相处、青出于蓝的儿子长期熏陶下,妈妈对男人的颜值已经产生了抵抗力。

妈妈没有沦陷在那男人的微笑里,只是礼貌性的握了下手,又继续埋头看着菜单,这让我稍稍舒了一口气,因为我已经看见餐厅里有好几个女性不顾男伴喷火的目光,痴痴的盯着那个男人,蠢蠢欲动,大有当着男朋友的面也要冲上来扩列的架势,我倒是希望能冒出个女中豪杰将他掳走算了。

大姨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幸灾乐祸道:“怎么样小家伙,还觉得你这张脸好使吗,经过风雨淬炼后的男人,才叫真的男人。单从样貌上来讲他都与你不相上下,再加上那份时间沉淀出来的气质,你还觉得你有胜算吗?哈哈哈哈..”

大姨笑得我心烦意乱,我气的狠狠拍了下大姨的屁股,打断了她的得意忘形,大姨错愕的捂著屁股看着我,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这是以下犯上了,好在我刚那一掌用了六分力,从性质上来讲介于性骚扰和玩闹之间,不过手感是真的不错,不愧是长期坚持健身的人,那挺翘的大屁股紧实而饱满,拥有着惊人的弹性,差点把我的手弹了回来。

我连忙开口补救道:“你不是和我一国的吗,怎么老长他人威风?我就这么不堪吗?”

“沉住气!臭小子,我这不是在帮你分析嘛,没说几句就急眼了,这就是男孩跟男人最大的区别!”

大姨揉着屁股撇了撇嘴,脸上却有一丝奇异的红晕,不过此时我的心神全扑在街对面那里,并没有注意到大姨的些许异样。

见大姨没追究我偷袭她屁股的事情,我赶紧将话题扯得更远一些,要是因为这一掌,将投诚过来的大姨又拍回去了,加上那个魅力值犯规的男人,我真的得开始练习叫爸爸了。

“我说老姨,你哪里找的这么一只香饽饽,不会是你花钱租的吧?有这么优质的货源,你怎么不给自己安排一个?”

“呸。”

大姨啐道:“你老姨是那种只看脸的肤浅女人吗?你说的那个家伙他叫弭明诚,是我读研的时候认识的,当初可是叱诧风云的角色,年轻的时候他可是主动追过你老姨,不过我对他就是没什么兴趣,被我拒绝几次后我们就成了普通朋友。

后来他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直接偷了家里的户口本闪婚了,没过多久就添了件小棉袄,那孩子可太招人稀罕了,尤其是那双眼睛,贼溜溜的可爱爆了!

我当时就想我要是有个儿子,一定要抢先定下娃娃亲。可惜本来和和美美的小家庭,他老婆却在女儿三岁时得了肝癌去世了。

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有再交往过一个女朋友,结果就是有这么一个成熟帅气又单身的父亲,他的女儿产生了你一样的...那方面的问题。”

“呃...所以今天这场是病友局吗?你介绍两个‘同病相怜’的人相亲???”

“我又不是乱点鸳鸯的好吗!弭明诚只比你妈大一岁,年纪相当,工作体面,外貌你自己也看见了,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还有谁比他跟你妈更契合的吗?

我本来寻思着要是能成了,难道不是一石三鸟的上上策吗?一口气同时解决恋父恋母和恋爱的问题,不觉得我很超级机智吗...好了好了,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我现在不是站在你这边,把你竞争对手的情报都泄漏给你了么!”

“那我可真谢谢您了啊!”

要是没有你,哪来的竞争对手啊!

从那个弭明诚走进镜头开始,我就意识到这个相亲对象简直就是神级灾害,可惜我没有一拳干掉他的能力。

屏幕里,双方已经开始点菜了,看样子是自我介绍完毕了,男方显然十分热情,一直在勾起话头,而妈妈看起来对他谈论的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基于礼貌性的嗯、啊、哦、哇。

过了一会儿,妈妈那边已经陆续开始上菜了,大姨也吵着要吃饭,我坚决不同意,将菜单抢过来压在屁股底下。

我必须时刻保持监视状态,要是点菜的话难免就会有服务员进进出出,放在窗台正在偷拍的手机和看起来比上课还认真,正死死盯着屏幕的少年就很可疑了,说不定要是碰到个热心肠的服务员还会直接把警察叔叔喊过来请我喝茶。

大姨虽然不满,不过也没再坚持,好在桌上有几样凉菜可以垫一垫,余光瞥见大姨正一边吃着一个小蛋糕,一边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

想起姨昨天说的事情,我有些在意,虽然大姨解释的有理有据,但我的内心还是十分存疑,感觉就跟朱时茂叛变了革命一般突兀。

妈妈那边已经开始用餐了,想来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新的状况。

我猫下身子,蹑手蹑脚的爬到了大姨身后,大姨正写的起劲,没有注意盯梢的我已经消失了。脸上挂着个痴汉般的笑容,小蛋糕的碎屑直往下掉,黑色的包臀裙上散落着零星的斑点。

我屏住呼吸,慢慢的站了起来,只见大姨似乎是在制作封面,四个《恋母日记》大字下的署名却是赵亮,右下方画着一个双手抱胸,仰天狂笑着的女人,身前跪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正抱着她的脚嚎啕大哭。

我身体下意识的前倾,想要看的更仔细一些,膝盖不小心顶到了椅子,大姨立马将本子合了起来,居然真的是一本观察日记,没错,就是小学生用的那种。

“你过来干嘛?不怕你妈让人拐了啊?”

“他们在吃饭,又没喝酒,还能吃出个花来?我说老姨啊,你这个小本本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又想嫁祸给我吗?”

“什么叫又?不写你名字的话让人发现了多尴尬?现在就不一样了,即使是让人撞见了,顶多人家会觉得我是从你这里没收的,而不会联想到我才是作者,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要不我不写了?”

“写写写,您把我身份证写上去,在上面按个指纹都行,不过老姨您可千万藏好了,要是让我妈看见了,那可就提前完结了。”

“瞧你个怂样,这么大个胆子是怎么想起来要追自己亲娘的?我会注意的啦,这可算是我未来五年内的理想。你妈他们都在吃饭了,咱们是不是也先弄点吃的,万一要是有个需要英雄救美的场景,结果你饿的跑不动,岂不是浪费了大好的机会?”

大姨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保存体力说不定会派上用场,虽然我不觉得会有什么用武之地。

“行,我再去看一眼,没什么情况的话咱们也点菜吧。不过我没带钱包,您得请客哦。”

“就跟你请的起似的,你知道光这个包间都多少钱吗?”

我才不去接大姨的话茬,对于他们这种对钱不感兴趣的人来说,何必给他们提供一个显圣的机会呢,蹭就完事了。

几步走回监控中心,刚坐下来我就看见画面仅剩弭明诚一个人了,妈妈不见???

我连忙将大姨召唤了过来。

大姨还以为我是让她过来拿菜单,屁颠屁颠的小跑过来,结果就看见我一脸惊慌的指着手机屏幕,满脸不屑的说道:

“你慌个屁啊,不就是去上厕所了吗?还怕她那么大一个屁股掉马桶里了?”

“我当然知道我妈她去上厕所了!!我的意思是刚才我妈不在的时候我也没在看着,弭明诚一个人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万一...”

“万一什么?”

大姨冷笑道:“你觉得他会趁你妈上厕所的时候给她下药?然后你天神下凡一般突然冒出来英雄救美?当场揭穿男人道貌岸然、人面兽心的险恶真面目,可惜为时已晚,你妈已经喝下了半小时内不找男人啪啪啪就会经脉寸断、爆体而亡的SSR级烈性春药,即使是最好的医院也束手无策,镇静剂全部无效,麻醉药于事无补,为了你妈妈的生命安全,你不得不无私的牺牲自己的肉体为她解毒,有了第一次,之后就顺理成章、半推半就的和你妈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我无语的看着大姨,没想到大姨还真看了不少小黄文,特么比纯绿不两立还能编,你咋不去写小说呢。

牢骚归牢骚,却是不敢发出来的,虽然心理的确稍稍的担心了一下,嘴上却只能说道:“那哪能啊!我当然相信大姨的眼光了,怎么可能会把那种会用下三滥手段的败类介绍给我妈啊。”。

说话间,妈妈已经坐回了座位,现实中并没有发生那种狗血的剧情,然而我却发现情况似乎更加糟糕了。

原本对于男人的谈话只是礼貌性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现在却是和他聊的有来有往,甚至于妈妈居然数次主动开口,可惜我看不懂唇语,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男人改变了什么策略,双方对话的频率直线上升,大姨介绍的人果然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