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仙途 (08) 作者:佐手戒指

.

【魔道仙途】

作者:佐手戒指2020年3月22日独发于SIS001

第八章 闺阁欢爱

翌日清晨,花云醒来,睁开朦胧的睡眼,抬头望见母亲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亲昵的道了一声:“娘亲早~ ”

花韵在云儿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道:“云儿睡得可好?”

“娘亲的怀里软乎乎的,睡得可舒服了~ ”花云说着,还往她的乳沟里蹭了蹭。

花韵拍拍云儿的背,说道:“好啦,该起了,娘亲和灵儿还要去向师父请安,你快看看灵儿姑姑醒没醒。”

云儿望向睡在另一侧的灵儿姑姑,见她微皱着眉头,脸颊泛着两团好看的红霞,胸口有些急促的起伏着。

“坏云儿,不要再弄啦~ ”灵儿在睡梦中娇憨的呓语道。

花云扯开一截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见她紧夹着双腿,大腿来回的厮磨着,还未完全消肿的阴唇流出涓涓淫水。

“啊,臭云儿,又插到姑姑里面来了!”灵儿娇媚的呻吟道,大腿摩擦的幅度越来越大。

“姑姑,灵儿姑姑~ ”花云轻声的唤道。灵儿却像没有听见一边,继续着她的春梦,“啊,云儿肏死姑姑了,姑姑要,要来了!”灵儿轻轻扭动起屁股,像是快要达到高潮。

“啊!”随着一声娇呼,灵儿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她一双俏脸涨的绯红,蜜穴中的淫水也越流越多,却没有喷射出来。

“原来姑姑在梦中还想着跟云儿交欢呀~ ”花云望着身前的灵儿调笑道。

灵儿渐渐从朦胧中醒来,看见眼前仿佛刚才还将肉棒插在她蜜穴中抽插的花云,渐渐想起了昨晚的事。她看着他笑嘻嘻的小脸,心中又是不满足,又是委屈,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花云的小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几根淡淡的手指印印花云脸上,还没待他反应过来,灵儿已经从床上下来,捂着自己凌乱的身子夺门而去。

“灵儿姑姑她……”花云还有些回不过神。

“你今日可要寻机会好好跟灵儿道歉,昨日可是她用身子救了你的性命。”花韵也在一旁整理好衣裙,下床准备出门。

“那姑姑她会原谅我吗?”

“看你的表现咯~ ”花韵敲了敲他的小脑袋,“她只是心中还有些委屈,不会真的不理你的,你上完课就去找她吧。”说罢便离开了花云的住处。

“道歉……”花云想着母亲的话,又想起灵儿姑姑跑出门时生气又委屈的样子,心中甚是烦恼,只得摇摇头先赶去上课。

今日是一位师姐教的药材药理,不过花云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想着灵儿姑姑的事,心不在焉的上完了半日的课程,便急忙往内门寻去。

刚到门口,花云也不敢入内,只得不住的往院里张望。不一会儿,门内迎来一位七八岁的小姑娘,走到花云面前道:“这位弟子,你有什么事吗?”

“哦,我,我来找花灵儿师姐。”花云望着面前的小姑娘说道。

“是师姐叫你来的吗?”

花云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头道:“额,是,昨日上完课师姐叫我来找她一趟。”

“那你随我来吧。”小姑娘见他只是个小男生,也没有起疑心,便将他引入内门。

花宗的内门其实与外门没有多大区别,就是几位师姐平日里起居修行的地方,花云路过几处师姐的闺阁,除了相隔的比较远之外,甚至都与他们外门的弟子无甚差别,装饰的简单精致。

不一会儿,小姑娘将花云引到一间别致的小屋子,门梁口挂着一块雕花木牌,刻着一个“韵”字。

“这就是花灵儿师姐的住处了,她和花韵师姐住在一起,你敲门她们就能听见了。”说罢,小女孩向花云作了个揖,便回身走去。

花云望着眼前这间雅致的屋子,理了理衣襟,轻轻的扣了两下门。

不一会儿,屋内便传来嗒嗒的脚步声,两扇门向内打开,露出里面花灵儿那张娇俏可爱的脸。

“云儿!你怎么在这里?”花灵有些惊讶的道。

“我,我来跟姑姑道歉……”花云低着头,两只手扯着自己的衣服,怯生生的道。

花灵看着云儿窘迫的神情,差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转过头假装生气道:“那你先进来吧。”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向里屋走去。

云儿以为姑姑还在生气,便挪着脚步紧跟她走进屋内。

进到里屋,灵儿回过身坐到床榻上,翘起一只玉腿,佯装愠怒道:“你打算如何跟姑姑道歉?”

云儿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姑姑的脸,轻声说道:“我,我……”其实他自己也不知如何跟姑姑道歉,毕竟是他夺去了姑姑的处子身,仿佛怎样都弥补不了。

灵儿望着花云的窘态,心中暗自憋笑,不过还是摆出一副冷漠的神情,默不作声。

云儿沉默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扑通一下跪在了灵儿面前。

“云儿知道,姑姑是为了救我,才将,将处子之身给了我,云儿想要,想要照顾姑姑一生一世来报答姑姑!”

云儿埋着头大声说道,然后屋内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听到云儿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哈哈呵呵呵呵~ ”灵儿终于憋不住了,捂着嘴娇声笑出来,她仰起头翘起一双玉腿,笑得花枝乱颤。

“我,我是认真的!”花云看见笑声不住的灵儿,有些愤愤的说道。

灵儿笑了一阵,渐渐平复下来,弯下腰将手抚在花云的小脸上,柔声说道:“乖云儿,姑姑不要你照顾一生一世,姑姑都是自愿的。”

“那,那今早为何……”

“还不是云儿不懂得怜惜,昨晚将姑姑肏的死去活来,还要来调笑人家,人家明明还是初次……”灵儿说着,脸颊泛起一丝羞红。

花云见姑姑不再生气,便放下心来。只见灵儿姑姑微微低着头,挺翘的胸脯挤出衣领,刚好映在他面前;翘起的美腿露出裙摆,能看到半边浑圆的小屁股。花云渐渐起了反应,胯下的肉棒开始挺立起来。

灵儿见他半天没有说话,抬眼看了看,才发现他正死死盯着自己露在裙子外的半截屁股,心中又好气又好笑,轻轻刮了下花云的鼻子。

“喂,看什么呢,你这个小色魔!”

花云回过神来,笑着抿抿嘴,说道:“灵儿姑姑的身子真好看!”

灵儿扑哧一笑道:“就你嘴甜,还不快起来。”

花云从地上起身,胯下的肉棒立马将裤裆高高挺起,直直顶到了灵儿的面庞。花云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笑。

“你这脏东西,还真是厉害。”灵儿瞥了他一眼,感受到面前那肉棒传来的热气,咽了咽口水,用手隔着裤子轻轻的将它握住。

“隔着裤子还这么烫。”灵儿说道,然后双手将花云的裤子褪到膝盖处。粗壮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来,黏乎乎的龟头还分泌着粘液。灵儿从床上起身,跪在花云面前,在他跳动的肉棒前嗅了嗅,然后张开小口,将肉棒含进口中。

花云的肉棒一下子被灵儿温热的口舌包裹,舒爽万分,险些站立不稳,用手撑在了灵儿的头上。

灵儿双手握住花云的大腿,将他的阴茎整根吞入口中,然后再缓缓吐出,不断用舌头舔弄他的龟头。花云只觉得灵儿灵巧的舌尖将他的龟头挑弄的酥麻难忍,大口的喘气粗气。

灵儿渐渐加快了吞吐的频率,一边舔弄他的龟头,一边轻轻的吸吮,将分泌出的粘液都吸入口中。灵儿分出一只手,将自己裙子的一边领口扯下来,露出一边挺翘的乳房。花云看到灵儿随着吞吐来回抖动的乳房,快感更加强烈的从下体传来,他开始捧住灵儿的头,将自己的阴茎深深的插入她的口中。

灵儿直觉的粗大的肉棒顶到了自己的喉咙,一边吞咽一边干呕,嘴里的淫液顺着嘴角流出,滴落到自己裸露的乳房上。

花云抽插的越来越急促,灵儿觉得自己口中的肉棒似乎又长了几分,堵住她的喉咙让她有些难以呼吸。她一下子奋力的推开花云的双腿,肉棒从她的口中抽了出来。

灵儿不住的干咳,一缕缕淫液混着香津滴落下来,眼角还被呛出几滴眼泪。

“对,对不起姑姑,刚才太舒服了,云儿没忍住就……”

灵儿渐渐平复下来,也没去管嘴角拖着的淫液,嗔笑道:“臭云儿,要学会怜香惜玉知道吗!”然后她站起身背对着花云,弯腰高高挺起屁股,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将自己的裙摆撩起,用手指勾开白色蕾丝的小内裤,露出泛着涓涓淫水的蜜穴。

花云望见灵儿嘴角的淫液落在她挺翘的乳房上,连成一缕丝线;浑圆的屁股高高耸起,蜜穴中的淫水不住的顺着大腿流出;她努力的踮着脚尖,一双裸足点在湿漉漉的地上,让自己的屁股翘的更高。花云哪见过这样淫靡的姿势,一时怔在了那里。

灵儿见他半天没有动静,回过头见他正望着自己的身子出神,柔声嗔怨道:“臭云儿,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快插进来~ ”

花云回过神来,只觉得心中饥渴难忍,一把握住灵儿的纤腰,将自己硕大的阴茎对准她的蜜穴口,准备插入。

扑哧一声,花云奋力将肉棒整根跟顶入灵儿的阴道。

“啊!你,轻,轻点!”灵儿只觉得粗壮的肉棒撑开她的花穴,顶在她的花心上,让她胀痛难忍,不禁皱眉叫出声来。“人家,人家的小逼还肿着呢!”

花云才想起灵儿昨晚才开苞,还被自己把蜜穴干的红肿不堪,于是便用手撑在灵儿的屁股上,轻轻的将肉棒抽到阴道口。

灵儿只觉得蜜穴中一阵空虚,便轻声说道:“你,你再慢慢肏进来~ ”

花云又轻柔的用龟头顶开灵儿的阴唇,缓缓的往阴道中插入。灵儿没了刚才强烈的胀痛之感,只觉得充实酥麻的感觉从阴道壁传来,直到龟头顶到她的花心,让她舒爽万分。

“啊!好深,好舒服!”灵儿娇声呻吟道。

花云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灵儿蜜穴中的淫液开始随着他的抽插流出,撞击屁股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啊!啊!云儿好,好会肏,肏的灵儿,好舒服!”

“啪!啪!啪!”花云抽插的越来越快,他弯下腰靠在灵儿的背上,将她另一边的衣领也扯开,两只雪白的玉兔都裸露出来。花云环抱住灵儿,双手握住两只乳房,不住的揉捏起来。

“啊!啊!云儿好,好会弄!姑姑的,奶子,好,好舒服!”花云一边揉捏灵儿的乳房,一边加快肉棒的抽插。

“小逼,小逼好爽,云儿的,大肉棒插得,插得好深!啊!”灵儿不住的娇喘,双手撑在床榻上,双腿被肏的有些支撑不住,腿弯微微弯曲着。

花云觉得快感一阵一阵的从下体传来,他从后面牵起灵儿的两只手,顶着她的屁股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

灵儿上半身失去的支撑,被花云从后面牵着手猛烈的奸干,每一下屁股都和花云的大腿根部紧紧贴在一起,让他的龟头狠狠顶在自己的花心上。

“啊!肏,肏的太深了!肏死,肏死灵儿了!”灵儿的挺起的一双丰乳上下甩动,胸口到脖颈都泛起片片红晕。

“啊!啊!好,好爽,顶,顶到花心上了!啊!要,要来了!灵儿要被,要被肏死了!”花云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插,粗大的龟头狠狠的顶到灵儿的花心之上。

“啊!啊!来,来了!灵儿,来了!”

“啊!”随着一声娇呼,灵儿的花心中喷出大股淫水。她一双修长的玉腿绷直起来,脚尖高高踮起;由于被花云牵着双手,她高高的仰起头,胸脯向前挺起,一双美乳还在不住的跳动。

花云将肉棒从灵儿的阴道中抽出,一大股淫液喷涌出来。他将还有些僵直的灵儿转过身来,让她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脖子,然后抬起她的一只玉腿,又将还在跳动的阴茎顶到了她的阴道口。

“啊!又!又插进来了!”灵儿刚从高潮中清醒过来,花云又将滚烫的阴茎一下子尽根插入灵儿的阴道。

花云挽着灵儿的一条腿,托起她的屁股快速的抽插起来。他轻轻吻向灵儿的香唇,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探寻她的舌头,含住她的舌尖吸吮。

灵儿一边回应着他的舌吻,一边娇声呻吟:“唔!唔!云儿,云儿的大鸡巴,插得,唔!插得好爽!把,把舌头给,给灵儿,唔!”灵儿不断吸吮亲吻花云的舌头,紧抱住他的脖子,屁股来回挺动,迎合着花云的奸干。

花云抽插的越来越快,他将灵儿平躺放到床上,将她两条腿搭在肩上,按住她的大腿猛烈的奸干。

“啊!插得,插得太深了!干,干死灵儿了!”

灵儿双手紧抓住床榻上的被子,不住的呻吟。她看着花云的大肉棒在自己的蜜穴中进进出出,淫靡的白浆在两人的交合处泛起,用双腿将花云的脖子紧紧勾住。

“啊!啊!灵儿的小逼,都被肏,肏翻了!啊!大,大肉棒,肏死灵儿了!”

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插,花云将灵的屁股挪到床沿外,将她修长的美腿并拢,高高举起,一边亲吻她嫩白的脚丫,一边挺动着大肉棒更加猛烈的奸干灵儿的蜜穴。

“啊!肉棒,插得更,更深了!啊!把灵儿的小逼,小逼都撑裂了!”

并拢的双腿紧紧夹着花云的阴茎,让他每一次抽插都被阴道壁紧紧包裹住,他的阴茎越来越滚烫,大口大口的喘气粗气。

“啊!大肉棒,好,好烫,啊!烫死灵儿了!啊,灵儿又,又要来了!”

花云感觉灵儿的逼里传来阵阵吸力,紧紧包裹的阴道壁让他快感迭起,一阵暖意从小腹传到阴茎,他加快了力度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啊!肏的,肏的太猛了!小逼,小逼要被肏烂了!啊!灵儿,灵儿来了!”

花云尽全力猛烈的抽插,灵儿正要高潮之际,突然门口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灵儿用还剩的一丝清明呻吟道:“云,云儿!快,快停下,有人,有人来了,啊!啊!”

花云也听到门口的声音,但下体的快感已将他淹没,他抓紧灵儿的双手,一阵急速又猛烈的抽插,然后低吼一声,将龟头死死顶在灵儿的花心之中,快感从脊髓中传来,一大股精液猛地喷涌而出,喷洒到灵儿的花心之上。

灵儿又是担心门外的声音,又被干的高潮迭起,又是刺激又是兴奋,只觉得花心被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猛烈喷射,快感传遍她的全身,她浑身颤动了一下,淫水混着阴道中的精液喷洒出来,浇打在花云的龟头上。

灵儿的身子向后仰去,躺在了床榻之上。足足喷射了好一阵,花云才将肉棒从灵儿的阴道中拔出,啵的一声,大股白灼的精液从蜜穴中流出来,一股股流到到床沿外的地上。

门外的人刚好进来,看到仰躺在床榻上裸露着乳房和蜜穴的灵儿,她一双玉腿脱力的垂在床边,大股大股的精液不住的从阴道中流出,一根沾着精液的肉棒还在旁边跳动。

“你就是这么跟姑姑道歉的啊~ ”

来人正是花韵。她浅笑着走到还挺着肉棒的云儿面前,双膝跪在满是精液的地上,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云儿肉棒上残留的精液,然后将它整根含入口中,吸吮清理起来。

片刻,花韵便将云儿肉棒上的精液尽数吸入口中,她轻轻张开嘴将精液抿了出来,用贴身的手绢擦拭干净,然后又望向还躺在床上的灵儿,见她还流着精液的阴唇又被干的红肿凌乱,轻轻摇头说道:“你呀,就不知道对姑姑温柔一些~ ”

她起身埋头趴到灵儿耳边,柔声道:“灵儿你怎么样?”

灵儿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双颊泛红,缓缓睁开眼,娇声道:“灵儿没事,不像昨日那样疼痛了,只是,只是刚才……”灵儿顿了顿,移开眼有些害羞:“刚才被云儿干的高潮了,现下有些乏力……”

花韵轻轻一笑:“你呀,就知道惯着他~ ”花韵将灵儿扶起身坐在床边,见她蜜穴中还在缓缓流着精液,说道:“我扶你去洗洗吧~ ”

“嗯~ ”灵儿乖巧的点点头,在花韵的搀扶下起身往屏风后走去。

花云站在原地,才回过神来,讷讷的说道:“娘亲,那,那我呢?”

“你等我们洗完再进来。”

“哦。”花云回了一声,便坐到灵儿的床上待她们姐妹俩沐浴清洗。

花韵将灵儿扶到浴盆旁边坐下,轻轻的褪去她的衣裙,再将自己的裙子也脱去,打了一盆温水,用毛巾轻轻擦拭灵儿的身子。

她将温水淋在灵儿的阴道口,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拨弄她的阴唇,将手指伸入阴道一小截,将里面残余的精液扣弄出来。

“韵姐姐,痒!”灵儿被花韵的手指挑弄的酥痒难耐,夹着双腿扭捏起来。

“今早才清洗干净,怎么又射了这么多,都射到了里面,将来怀孕了怎么办?”花韵一边扣弄,一边轻声责怪道。

“没事的姐姐,我跟师姐讨了避孕的药丸,射多少都不会怀孕的。”灵儿调皮的笑道。

花韵无奈的摇摇头,“那师姐就没问你是干嘛用的?”

“我就说是教课给学子门演示用的,她也没有怀疑什么。”

花韵将灵儿阴道口残余的精液清洗干净,便起身在浴盆里撒上些滋润的药粉,又铺了一层花瓣,将灵儿扶进浴盆中,自己也跨进浴盆里。

她将灵儿背对着搂紧怀里,轻轻的替她擦拭这身子。她一手搂住灵儿的腰,一手捧起热水,抚摸灵儿嫩滑的肌肤。从她挺翘的乳房,纤细的腰肢,到光滑的玉腿,细致的抚弄。

不一会儿,灵儿转过头来,温热的鼻息映在花韵脸上,娇俏的说道:“现在让我来服侍姐姐~ ”说罢,她转过身面对着花韵,迈开双腿骑在她的腿上,用手搂住她的美背,将胸贴在她的身上。

灵儿用一双美乳紧贴着花韵,上下起伏的摩擦着,两对鲜嫩的乳头纠缠在一起,花韵渐渐酥痒难耐。

灵儿轻轻的吻上花韵的唇,伸出舌尖在她的嘴唇上舔舐。花韵含住灵儿的舌尖,伸出香舍舔弄。灵儿伸出一只手往下轻轻抚摸花韵的阴唇,花韵轻声呻吟起来。

“嗯!好灵儿,弄的姐姐好痒!啊!”

“嘘!”灵儿作了噤声的手势,轻声说道:“云儿还在外面呢,姐姐小声些。”一边继续揉搓她的阴唇。

灵儿又迎上嘴唇封住花韵的唇瓣,花韵只能支支吾吾的喘息着:“唔!唔!姐姐的小穴,痒死了!”

灵儿揉弄了一阵,狡黠的轻笑了一声,突然将一整根手指插进了花韵的阴道。

花韵的下体突然受到刺激,“啊!”的一下惊叫出声来,然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

花韵瞥了灵儿一眼,轻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瓣。灵儿吐了吐舌头,然后开始用手指在花韵的阴道中轻轻的抽插。

阵阵快感从花韵的下体传来,她主动吻住灵儿的唇,轻声的呢喃:“啊!好灵儿,插的姐姐,好,好舒服!啊!啊!”

坐在床边的花云百无聊赖,突然听到屏风后传来一声娇呼,他有些好奇的从床上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到屏风旁。

花云只见浴盆中灵儿姑姑骑坐在娘亲身上,一边用一对乳房抚弄着她的身子,一边与她亲吻着,舔弄着她的唇舌,一只手仿佛还在她的下体抽插着。

“唔!灵儿,灵儿的舌头,好软!唔!”花韵一边亲吻,一边细声娇喘。

“好姐姐,灵儿现在有云儿满足了,可姐姐……”灵儿一边继续抽插一边说道:“灵儿毕竟是女子,无法完全侍奉姐姐……”

“嗯,灵,灵儿,我们修仙之人,本就应清心寡欲,有,有灵儿,姐姐就,很满足了,啊!”

“可是,我每次见姐姐面对云儿的肉棒,都兴奋不已,姐姐还是有欲望的。”灵儿顿了顿,“不如,不如让云儿也和……”

“不!不可以!”花韵睁开眼,一边呻吟一边轻声道:“我们是亲生母子,怎么,怎么可以!啊!那,那是野兽蛮族才能做的事!”

灵儿皱了皱眉头,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频率,然后轻声说道:“那,那如果……”

灵儿将手指从花韵的蜜穴中轻轻抽出,然后顺着她的股沟在她的菊穴上轻轻一点,浅笑着说道:“如果只是这里呢?”

沾着花韵淫水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菊穴上,她的菊门受到刺激轻轻一缩。花韵一下子害羞起来,低头埋进灵儿的胸前,声如细蚊:“那,那按理说不算有违伦常,可,可是……”花韵的声音越来越轻。

灵儿将手指按在花韵的菊门上绕圈抚摸起来,弄得她又酥又痒。

“啊!可,可是姐姐的菊穴,还,还没有……啊!”灵儿的手指在花韵的菊穴上轻轻一扣,弄的她又是一声娇呼。

“姐姐,灵儿再如何贴心,也只能做到如此了,姐姐要想真正满足,还得要,云儿的,大,肉,棒~ ”

灵儿将嘴唇贴在花韵的耳边,吐气如兰,魅惑的说道。一边用手指在她的菊门轻轻的扣弄。

“啊!好,好灵儿,不要,不要弄姐姐的,姐姐的菊花了,啊!”

花韵一边享受着菊门传来的刺激快感,一边回想起方才为云儿清理肉棒的情景。那么粗大的肉棒,她的小嘴都才勉强含进去,若是插入,插入菊花里,该是,很,很疼吧。

她正想着,菊穴旁灵儿的手指又伸进来一截,一阵充实的快感从菊门传来,让她又酥又爽。

“嗯~ 那,那就让,让云儿,试一试罢~ 啊~ ”花韵将头深深埋进灵儿的胸口,娇羞的呻吟道。

在屏风后偷听的花云听到姐妹俩的对话,早已欲火难耐,趴在屏风上的手一不小心,将整个屏风推翻过去。

“啪!”的一声,屏风倒在地上,露出裸露着身子紧贴在一起的姐妹俩。花云楞在原地不知所措,挺立着的大肉棒还在外面不住的跳动着。

“喂!”一声娇呼将花云惊醒。“臭云儿,还躲在这里偷看。”

灵儿已经从花韵腿上起身,站在浴盆里,双手交叉在胸前,将她的一对酥乳撑的更加挺翘。

“刚刚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啦?”灵儿娇嗔的问道。

“嗯……”花韵轻轻应了一声,埋下头不敢看灵儿。

“哼!”灵儿气呼呼的说道:“你个小色魔,就知道占我们姐妹俩的便宜!”

花云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楞在那儿干嘛,还不快进来!”灵儿娇声喝道,脸上已泛起一丝笑意。

花云回过神来,才想起刚刚娘亲说的,要让他……连忙走向前去,跨进了浴盆。

花韵还是有些害羞,望着站在浴盆中的云儿,一根大肉棒一抖一抖的,脸颊绯红。

“脏死了!”灵儿说道,跪倒花云面前,用手捧了些温水,淋在他的阴茎上,然后双手握住棒身,揉搓清洗了几下,又张开小嘴含住整根肉棒,来回舔舐,将整根肉棒都涂满她的香津。

“菊穴比阴道更加紧致,可不能像肏姑姑一样,要尽量温柔一些,你可知晓?”灵儿吐出花云的肉棒说道。

花云轻轻点头,缓缓转过身望着花韵。

花韵望着沾满灵儿香津的肉棒,又是羞涩又是害怕,又有几分期待,轻声唤道:“云,云儿,娘亲……”

“云儿会,会轻轻的干,干娘亲的……”花云脸颊泛起兴奋的红晕。

花韵从浴盆中站起,转过身子背对着云儿,歪腰靠在盆沿上,将屁股翘起。

“再,再翘的高些,娘亲。”云儿双手抚摸着花韵的屁股,说道。

花韵努力的踮起脚尖,挺翘的屁股一半露出水面,菊穴刚好接触到水面,微微的张合。

云儿弯下腿,将肉棒抵在花韵的菊门口,花韵受到刺激,菊花紧紧收缩起来。

云儿将肉棒抵在花韵的菊穴轻轻摩擦起来,将粘在肉棒上灵儿的香津均匀的涂抹在菊穴口,然后开始缓缓的往里插入。

花韵趴在浴盆上,紧闭着双眼,她想让自己尽量的放松,好让云儿能够顺利的插入,但由于害怕和刺激又不住的收缩着菊门。

花韵的菊穴在水面上一张一合,菊穴每次张开的时候,云儿就将肉棒往前推动一小截,菊穴的嫩肉死死包裹住他的肉棒。

花韵觉得粗壮的肉棒往自己的菊穴里塞着,越来越深入,一股肿胀的异物感传来,让她又疼又痒。

不一会儿,花韵的菊穴已经包裹住整个龟头,菊门被撑的大大的。云儿伸手轻轻的爱抚花韵的菊周,让她适应自己的龟头。

花韵咬牙忍耐着肿胀的疼痛感,额间已泛起细汗。

“娘亲,是否疼痛的紧?”

“没,没事,云,云儿,你插到里面去吧。”花韵断断续续的说道。

云儿双手紧握住花韵硕大的屁股,挺起肉棒,连续的往她的菊门伸出插入。

“啊……啊!”花韵一阵凄厉的娇呼,云儿的肉棒终于插入了半截。

“娘,娘亲,疼的厉害吗?”

花韵喘了几口气,丰满的乳房压在盆沿上,勒出一道痕迹。

“好,好胀,啊!云,云儿,你轻轻,轻轻抽插一下,抽插一下试试吧~ ”

云儿又慢慢将半截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菊穴内,然后在缓缓插入半根,每次插入,都往前推进一小截。

“啊!啊!好,好胀,菊穴,要被,要被撑开了!啊!”花韵不住的呻吟,踮起的脚尖随着肉棒的进出起伏着。

“好娘亲,再忍耐一下,马上,马上就全部插进去了!”云儿的肉棒已经大半进入花韵的菊花,他按住她的屁股,往前狠狠一刺。

“啊!”随着花韵的一声惨叫,肉棒尽根没入花韵的菊穴,紧致的壁肉紧紧夹住他的肉棒,夹的他有些生疼。

灵儿见韵姐姐疼的厉害,将她从盆沿上扶起,依偎在自己身上,紧握住她的双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乖姐姐,已经插进去了,一会儿就舒服了。”

云儿开始托起花韵的屁股轻轻抽送起来,每次都只抽出半截,然后尽根插入,让她慢慢适应肉棒的抽插。

“啊!啊!云儿的肉棒,插得好深,娘亲的菊花,啊!被,被塞满了!”

云儿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逐渐将阴茎抽到菊门口,在深深插入,撞击屁股的啪啪声合着水声,清脆悦耳。

“啊!啊!啊!菊穴,好,好爽!啊!插得,插得好舒服!啊!好云儿,插死妈妈了!”

云儿抽插的越来越猛烈,将花韵的屁股撞出偏偏红晕,他只觉得娘亲的菊穴比姑姑的阴道夹的更紧,让他的阴茎舒爽无比。

“啊!插,插死妈妈了,啊!妈妈的菊花,要,要肏烂了!啊!好,好深!要,要死了!”

灵儿知道花韵菊门刚开苞,见花韵快要到高潮,便低头含住她的乳头,一只手伸到她的下体,将一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抽插起来。

花韵前后两穴都受到刺激,只觉得充实酥爽无比,快感传遍全身。

“啊!小逼,小逼和菊花,都被肏了,啊!菊穴,菊穴翻开了,啊!肏的好爽,好,好云儿,大肉棒,把妈妈的菊花,肏开了,啊!要,要来了!啊!”

花云紧紧按住花韵的屁股,狠狠的撞击着,灵儿抽插的手指也越来越深,花韵的背上渗出一层细汗,不住的呻吟,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一下下撞击在身前灵儿的酥胸上。

“啊!好,好云儿,肏,肏烂妈妈了!妈妈的,菊穴,爽死了!啊!要,要高潮了!啊!”

云儿只觉得娘亲的菊穴一阵猛烈的收缩,剧烈的吸力传到他的龟头,一阵快感从龟头传到小腹,又传遍全身,精关一开,滚烫的精液倾斜而出,直射入花韵的直肠。

花韵的菊穴被滚烫的精液浇灌,从未有过的快感传遍全身,“啊!”的一声达到了高潮。

她俯在灵儿肩头,脚尖紧紧踮起,一大股阴精顺着灵儿的手指喷射而出,喷洒在浴盆中,身子一阵阵的颤抖。

过了好长一阵,两人才从高潮中醒来,花韵的菊穴还紧紧咬着云儿的肉棒,他撑着她的屁股将肉棒一寸寸拔出。

“啵!”的一声,粗壮的阴茎脱离菊穴,菊穴被干的红肿不敢,微微张开着,浓白的精液顺着菊门往外流出。

花韵也趴在灵儿身上喘着粗气,双腿有些站立不稳。灵儿用手沾了一些流出的精液,在她的菊周轻轻抚弄着。

又过了一阵,花韵才有了些力气,抬起头望着面前的灵儿,虚弱的笑了笑。

“云儿,来扶着你娘亲。”灵儿说罢,将花韵的手交到云儿手上,蹲下身将脸庞凑到花韵的菊穴旁。

花韵已经能勉强站起身子,拉着云儿的手满目含情的望着他。她双颊泛着好看的红晕,被汗水打湿的发丝凌乱的贴在额前,脸上尽是满足的春意。

灵儿顺着花韵的大腿,将流出的精液轻轻舔进口中,然后伸出舌尖舔舐她的菊穴,包裹住菊门轻轻吸吮。

花韵刚被开苞的菊花被她弄得酥痒难忍,轻轻夹着双腿。不一会儿,花韵的菊门中已不再有精液流出,灵儿含住满口的精液,起身凑到花韵面前,微张开口用舌头挑弄着口内的浓精。

“云儿第一次射精姐姐身体内的精液,可不能浪费了~ ”灵儿嘟囔的说道,凑到花韵唇边吻住了她的香唇。

灵儿用舌头将浓精渡到花韵口中,舔舐她黏乎乎的唇瓣和舌头,然后分开唇舌,将自己嘴里残余的精液抿尽,吞咽入腹中。

花韵凑到云儿眼前,香唇半启用舌尖挑弄精液,粘稠的浓精在她口中纠缠。

“这是云儿射在妈妈体内的礼物哦~ ”她小口小口的将精液咽下,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角的精液,尽数吞入腹中。

花云的肉棒射了两次精,刚刚平息下来,见到灵儿姑姑和娘亲吞食他射进娘亲菊穴的浓精,又一次涨立起来。

“你这脏东西,射了真么多,居然又勃起来了?”灵儿有些吃惊的说道。

“我……”花云有些难堪,“都是姑姑和娘亲太迷人了!”云儿傻笑道。

“花言巧语!”灵儿瞥了他一眼。

“那我还能,还能……”

灵儿望着她扑哧一笑道:“好啦小色鬼,今晚灵儿姑姑都是你哒~ 不过姐姐刚刚开苞,怕是承受不住再肏一次,你今晚只能和姑姑干了。”

花云喜出望外,连忙扑到灵儿身上,就将那大肉棒顶到她的胯下。

“哎,臭云儿真是心急,看你这一身脏东西,姑姑换盆水给你洗洗干净,再到床上去啦!”

于是,三人将盆中的水倒掉,俩姐妹将云儿的身子清洗干净,穿上半透明的薄纱睡衣,将云儿领到了床上。

花韵看了看床上紧贴在一起的俩人,摇头笑了笑:“好啦,不许干的太晚,不能太宠着他。”她又将头凑到灵儿耳边,轻声笑道:“可不要叫的太大声,吵着姐姐睡觉~ ”说罢,便往隔壁屋去了。

“姐姐!”灵儿娇嗔一声。花云见娘亲已经去休息了,急忙扑到灵儿姑姑身上,说道:“姑姑,现,现在可以……”

“嗯~ ”灵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花云连忙掀开灵儿半透明的纱衣,抬起她修长的双腿,一下子就将肉棒插进了她的蜜穴中。

“啊!”灵儿没想到他进来的如此突然,惊叫一声,接着连忙捂住嘴,怕吵到韵姐姐。花云已经开始在她身上来回的抽插。

“臭,臭云儿,一,啊!一下子就,就进来了,啊!也,也不知道爱抚一下,啊!臭云儿,插,插死姑姑了!”

花云一边抽插,一边用牙齿解开灵儿的裙装,吮吸她的乳头,干的灵儿娇喘连连。

如此,这一晚也不知在灵儿体内射出了几次精液,直到渐渐没了多少力气,才趴在她的身上,渐渐睡去。

花韵在隔壁房挺着云儿奸干的声音,还有灵儿低沉的娇喘声,心神荡漾,也不知他俩干到什么时辰,才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