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传奇(续写) (17-20) 续写作者:无天

.

【都市传奇】

作者:无天 2020年8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十七章

燕京一处繁华的街道,有一栋宏伟的大厦坐落在此处,正是陈氏集团总部。

保安早早的来到公司换衣服,然后在门口笔直的站着,热情的跟忙碌走进公 司的同事们打着招呼。

他已经来陈氏集团一年多时间了,虽然有时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但是他上班 的激情丝毫不减,因为陈氏集团不但薪水高,最重要的是每天可以看到人人称赞 的燕京女王。

说实话,要不是他来这里上班,有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完美的女人,虽 然他有女朋友,也爱他女朋友,但是不能丝毫阻挡他崇拜女王,爱美之心人人都 有。

保安最近也在公司听到了一些传闻,说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有点人 心惶惶的感觉,不过那都是在分公司或者一些厂房的出现的情况,总部没有什么 影响,再说他也不在乎舆论,只要陈氏集团在一天,只要能看到女王,那么他就 在陈氏集团。

一亮宾利慕尚停在门口,保安赶紧小跑过去打开车门,然后微微弯腰站在一 边。

一位绝色女人从车上下来,蓬松的头发盘在后面,留出一缕S型长刘海在左 边脸颊处,上身浅灰色西装,V领白色里衫,修长脖颈上戴着砖石项链,下身浅 灰色七分裤,脚上同样浅灰色高跟鞋。

整体打扮成熟,优雅,知性,干练,冷艳,高贵,保安把心里能想到的形容 女人气质的词汇都用上了,不只是他,一些还没有走进公司的人也都被惊艳到, 驻足观望。

岁月好像不曾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一样,从外表上真的很难看出她的年龄,只 会记住她绝美的容颜。

“陈总早!”保安说道,仔细听语气中带着颤音,实在是每次看到都难掩激 动的心。

“嗯,辛苦了!”陈舒婉说完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公司,对沿途对她问好的 人点头回应。

保安激动的站直身子,这一天又是一个打鸡血的日子,今天又是朝气蓬勃的 一天。

陈舒婉走进办公室之后李静递给她一叠资料,让李静出去之后开始一一翻阅, 这都是最近的战报。

陈氏集团和王氏集团开战,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后来在她运作和李伯 雄帮忙之下反压王家,但是王家却采取了守势,而且前几天王家跟楚家联姻消息 传出后把优势又压下去了。

虽然楚家还没有出手,但效果已经显现出来了,很多跟陈氏集团有关系家族 和企业纷纷解约,而且这些大家族站队多数选择了王家和楚家。

陈舒婉也料到了这种情况,毕竟陈家和李家以前有一段时间低迷过,虽然在 她和李伯雄各自努力下重新强大起来,但比起一直稳步发展的王楚两家还是差一 些。

当然,如果就这样二对二的话,陈舒婉有信心不输,但跟王家一致对外相比 陈家这边却是一盘散沙,陈家这些人跟她不在一条心,他们出的力还不如李伯雄 大,所以陈舒婉难免有些压力。

忙碌了一会,陈舒婉看了看手表,然后拿起内线电话:“李静,安排车子, 二十分钟后我去机场接人。”

今天是林飞他们回来的日子,陈舒婉当初把他支走就是让王家把目标转移她 身上,然后在他回来之前分出个结果,但是现在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更复杂了。

现在林飞回来,想要再次支走他也不太可能,毕竟林飞的两个女人和孩子在 这,除非让她们跟林飞一起出国,但那显然不太可能。

燕京国际机场;

陈舒婉站在人群中看着机场出口,不过在她周围几米处却没有人,实在是被 她气质所摄,一般人不敢站在她身边。

没过多久出口那里有人出来,陈舒婉也看到了林飞和张可秋,男的帅气阳光, 女的清纯漂亮,在人群中颇为亮眼,一些接机的人有的拿出手机,以为遇到明星 了。

一个月没见,陈舒婉也颇为想念,以前她跟儿子分开十多年,虽然也很想, 但是时间长了习惯了,而且因为不知道林飞长成什么样,所以都在幻想里,现在 却不一样,脑海里有儿子清晰的影像。

没有人能明白跟放开十多年的儿子重新相遇之后她有多么珍惜。

“妈。”林飞快步走向母亲。

“臭小子!”陈舒婉笑骂了一句,然后紧紧抱住儿子。

“妈。”张可秋在后面也叫了一声。

陈舒婉放开林飞,打量了一下张可秋笑道:“看来这度蜜月度的不错啊,可 秋越来越迷人了。”

“妈…”张可秋被调侃羞红了脸。

陈舒婉捏了捏她白嫩脸蛋:“走吧,先回家,筱筱也在家里。”

回到陈舒婉别墅之后林飞第一个冲了进去,看见了沙发上看动画片的女儿。

“筱筱!”

“爸爸!”林筱筱看见之后一转身从沙发上爬下来,然后迈着白嫩小短腿跑 向林飞。

林飞一把抱住她,然后左右开工,在她小脸上亲了两下,筱筱也同样亲了两 下父亲脸蛋,然后父女俩开心的笑个不停。

张可秋幽怨的看着女儿,心里暗骂着她小没良心的,跟她父亲相认才多久, 现在有了父亲忘了娘,不过看他们父女俩感情好还是很高兴的。

“妈妈。”筱筱终于发现了妈妈,赶紧在林飞怀里伸出手要抱抱。

“你终于想起妈妈了,你个没良心的小家伙。”张可秋刮了一下她鼻子,然 后把她抱了起来,她也是第一次跟女儿分开这么久时间。

“姆妈,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筱筱有没有不听话。”张可秋抱着女儿对张芸 说道。

“不辛苦,筱筱乖着呢。”张芸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她看见张可秋幸福也 很开心。

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吃着张芸和陈舒婉家的保姆两人做的一桌子的菜。

陈舒婉感受到了三世同堂,其乐融融的氛围,这种感觉很幸福,她幻想过无 数次的场景实现了,虽然差了一个人,有些遗憾,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吃完饭众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聊天,有筱筱这个可爱小美女在,众人想不笑都 难,就在这时陈舒婉手机响了起来。

陈舒婉看见来电显示看了看众人,挂断了电话,然后说去打个电话,拿着手 机上了二楼。

第十八章

林飞借故上厕所,然后悄无声息的跟着上了二楼。

虽然他没看见来电的是谁,但看母亲这个样子也知道是李伯雄了,对于李伯 雄,不管他是不是仇人,林飞都想弄死他,不为别的,就冲他想抢走他母亲这一 点他就接受不了。

其实,他的这种做法是有些小孩子气,但是他从小就失去了母爱,现在好不 容易得到了,怎么会允许被别人抢走,何况他父亲苦苦等待那么多年,无论哪一 点,李伯雄都在破坏他的家庭。

“喂,怎么啦?”陈舒婉还没进屋就开始拨打电话了。

“也没什么,就是晚上想请你吃饭。”李伯雄磁性的声音从电话传来。

“就只是吃饭?”陈舒婉走进卧室,也没有去关门。

这倒是给林飞方便了,他运功把感官提升极致,听着两人谈话。

“嘿嘿,当然不是,只是好久没跟你做爱了,想你了。”

“哼,臭男人,我就知道,你每天就想这些。”

陈舒婉语气有些撒娇,能让燕京女王撒娇的男人也就只有李伯雄了,而且基 本上也只有他能看到听到。

不过,林飞心里却无比酸涩,虽然母亲撒娇的语气听着都能浑身酥麻,但是 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只能证明母亲对李伯雄的爱很深。

“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最近因为王家的事情,你一直忙,我们很长时间没做, 我不否认很想,但今天邀请你是为了你。”

“哦?怎么个为我?”

“做爱能让人身心放松啊,我看你最近压力有些大,想给你解解压。”

“你倒是为你的龌蹉想法,真会找冠冕堂皇的借口。”

陈舒婉听到李伯雄话,虽然借口的成分占据很大一部分,不过他说的没错, 做爱确实能够放松身心。

“难道你不想吗?”

“想是想,不过这两天不行,后天晚上你来接我。”

“这两天怎么啦?”

“我儿子回来了,我需要加紧处理公司的事情,不然王家很可能针对我儿子。”

“行,那后天晚上我去接你,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谢谢你!”

“有没有什么奖励?”

“mua~可以了吧?”

“可以了,嘿嘿!”

“那我先挂了。”

陈舒婉结束了通话之后叹了一口气。

林飞对母亲担忧他安慰很感动,也知道母亲这边压力确实挺大,心里想着该 怎么帮助她。

陈舒婉下来待了一会儿就去公司了,享受天伦之乐是很幸福,但前提是得有 能力守护这份幸福,所以她一刻不敢放松。

林飞抱着女儿,陪她玩了一会儿,然后跟张可秋说有事出去。

张可秋知道林飞一个月没见徐颖,现在回来了肯定是要去找她,所以叮嘱他 注意安全之后让他走了。

林飞没有开车,而是打了个车到了一个比较破烂的小区。

火舞暂时就住在这里,对于火舞选择住在这里,林飞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在 国外什么苦没吃过,对住的地方不挑剔,而且这种地方最容易掩盖行踪。

林飞上到顶层六楼,只有一个房间,在门口站定,一轻两重,两轻一重,按 照他们规定的放式敲门。

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连林飞的功力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不过他不着急,果 然没有多久门开了,一条火辣身影出现,把他拉进屋里之后就抱住了他。

“火舞,我都呼吸不了了。”林飞感受着胸前的柔软说道。

“哼,我不管,这么久没见,我一定要抱个够。”

“好吧,我大度点,让你占点便宜。”

“切,谁稀罕占你便宜!”火舞撇着嘴把他放开了。

林飞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她,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把她火爆的身材曲线展现 出来,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斜分开,正好遮住了她的左半边脸,这几乎是她的标 配装扮。

火舞,真名韩雨嘉,火舞是林飞帮他取的代号,因为身材火辣,打架像跳舞 一样好看,所以就叫火舞。

林飞跟她是在非洲认识的,两人不打不相识,第一次见面打的热火朝天,那 时林飞无名秘笈还没有练到顶层,所以只跟火舞打了个平手,甚至稍稍有些被压 制。

后来两人在非洲一起建立了雇佣兵团,林飞是王,火舞负责情报,其实火舞 负责的东西很多,林飞那时年少,更喜欢自己上阵杀敌,一直是火舞替他善后。

随着几年的出生入死,两人的感情也坚不可摧,当然,是属于战友情,虽然 两人也经常玩一些小暧昧,但从来没有逾越过。

林飞之前是因为跟张可秋分手,受伤的他无心再谈,而火舞是因为左脸上有 一条狰狞疤痕,所以也没有想过跟林飞在一起。

火舞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火辣,如果不是那条疤痕,就算跟张可秋他们比 起来也不遑多让,可是在她十四岁那年下完晚自习回家时被一个醉汉猥亵,拼死 反抗才没有让他得逞,不过脸上却留下了那条疤痕。

林飞一直在想办法替她治疗,只是到现在也没有做到。

火舞本人倒是很看得开,她机缘巧合下拜师学艺,这么多年习惯了,去非洲 闯荡也是为了挣钱整容,但是因为疤痕时间长,而且比较大,整容也很难复原, 所以放弃了,这么多年习惯了,每天都活的很开朗。

“在这边还习惯吗?”

“我们这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哪还不是一样。”火舞说完拿出一叠资 料递给了林飞:“这是我们查到的东西,有关于李伯雄的,还有其他一些大家族 的资料。”

林飞首先看起李伯雄的资料,他现在最紧张的就是李伯雄,不管是不是仇人, 都得查清楚。

“种种迹象表明李伯雄确实会武功,不过他师傅是谁还没有查到,还有就是 当年你妈妈回陈家之前李伯雄多次接触过陈家。”

“所以,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他是伤你父亲和杀你大伯的人,但是你妈妈回 归陈家绝对跟他有关。”

“以此来推断,有两种可能,第一,李伯雄伤你父亲,然后以你们威胁让你 妈妈回来,而你大伯寻仇被他杀害,第二种可能,李伯雄认识凶手,能跟凶手搭 上话,他作保不让凶手继续害你们,前提是你妈妈离开你们父子。”

火舞在林飞看资料的时候给他分析道。

【未完待续】

第十九章

“第一种可能更大,凶手伤我父亲显然是有目的,最有可能是为了我母亲, 而这些年追求我母亲最激烈的也只有他。”林飞把资料放下说道。

火舞他们查到的跟林雨虹差不多,只是稍微详细一点而已,毕竟过去了这么 多年,作为当事人的父亲又不说,所以能查到的东西有限。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管是不是他,他都不能活着。”林飞眼神闪过杀机。

“什么时候动手?”火舞赶紧问道,她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先不急,到时候肯定有你的份。”

林飞之所以还没有对李伯雄动手,一是因为王国桦的事情,他现在也学乖了, 如果没有做好准备不能随便动手,这里是华夏首都,天子脚下,不能想杀谁就杀 谁。

第二是顾虑他母亲,他妈妈明显对李伯雄用情至深,如果现在就动手肯定会 让母亲伤心,所以还是要让认清李伯雄的真面目,李伯雄跟王家合作想吞并陈氏 集团。

“李伯雄跟王家有没有过接触?”林飞问道。

“没有,至少在我们的监视范围没有接触过。”“行,知道了。”“关于徐 颖……我们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她每天正常上下班,不过隔一段时间会去 某个地方,我们的人每次都跟丢,我们安装在她车上的定位器也失效了,可能被 她发现了,她的警惕性很高,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查到。”火舞顿了顿继续说道: “不过我们查了一下飞机高铁等,没有徐颖出入记录。”“徐颖是警察,而且功 夫高强,想要跟踪她确实不容易,徐颖我亲自来吧,你们这段时间关注王楚两家 动态。”“好。”

林飞又看了看火舞他们查的关于其他家族的情况。

“那我先走了,让大家注意安全,你自己也是。”林飞走之前叮嘱道。

华夏是雇佣兵的禁区,这句话可不是说说的,何况燕京这样卧虎藏龙的地方, 如果暴露了危险太大了,好在他在非洲的事情连他父亲和姐姐都不太清楚,所以 没有人知道他手中的力量。

“知道了,有事了再联系你。”火舞说完坐在沙发上摆弄笔记本电脑,只是 眼神有些黯然。

林飞看她又工作起来,笑了笑走了出去。

“徐颖,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林飞走在街上喃喃自语。

林飞去度蜜月之前让火舞查徐颖,本来徐颖哭着跟他解释的时候他相信了她, 但是当两人做爱的时候却不得不再一次怀疑。

林飞的感官何等敏锐,他的肉棒一插进徐颖小穴就感觉到了,徐颖的阴道比 之前松了不少。

徐颖武功高强,身体素质也好,所以恢复能力很强,而她的阴道还没有恢复 只有一个解释,徐颖刚从别的男人床上下来。

林飞想过会不会是徐颖在飞机上跟别人做爱,但是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她 阴道撑大还没有恢复,显然不是一次造成的,她不可能在飞机上一直做吧。

如果不是飞机上,那么证明她根本没有去尚海,她在说慌,对于她的解释再 次怀疑起来,徐颖功夫高,警惕性强,谁能在她包里放下监听器,而且偏偏是他 跟她说杀王国桦事情之前。

林飞又想到她拿着别人手机打电话的那一幕,那时她呼吸很重,林飞越想越 愤怒,差点忍不住爆发,不过生生忍了下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

……

燕京市局;

徐颖穿着一身警服跟同事们挥手道别,男同事们看着徐颖背影,舍不得移开 目光,虽然穿着警服,但依然掩盖不住她曲线完美的身材,仿佛警服是为他量身 定做一样。

徐颖低着头走下台阶,正要走向车却瞥到了一个身影,一个她思念多日的身 影。

“老公。”徐颖兴奋跑向林飞。

林飞虽然对她的欺骗心中有气,但是看到她眼中的兴奋不像装出来的,最终 还是心软了,而且这么久没见也确实想她,把他抱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两个人吻 了起来。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徐颖呼吸粗重,一如第一次接吻时那样,美 目都要滴出水来。

“今天上午回来的,在我妈那边吃了午饭就来这等你了,有没有想老公?” 林飞笑着说道。

“想。”徐颖说完目光落在林飞手里拿着的盒子上,说道:“这是送给我的 吗?”“是啊,打开看看。”

徐颖接过精致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就看见了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看做 工和钻石的克度,肯定是价格不菲。

“好漂亮啊!”

“喜欢吗?”

“喜欢。”徐颖点头,女孩子哪有不喜欢漂亮首饰的,再强势的女人也不能 免俗,何况这是林飞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

“来,我给你戴上。”

林飞转到徐颖后面帮她戴上,林飞确实给她买了一条项链,不过不是这一条, 火舞看见林飞送徐颖项链就把它换成这条。

这条项链有全球最顶级的定位功能,一般是一些豪门买给自家子女,以便他 们出事的话可以通过项链找到人。

当然,可以保护人,也可以起到见识人的效果,之前在徐颖车上放定位器被 她发现拆除了,而这条项链如果不知道的话绝对不相信里面有定位器。

火舞他们虽然有这种设备,但是之前可没有机会给徐颖戴上,而林飞要送她 礼物正好可以,所以火舞换了项链,那条原先给徐颖买的自然被她笑纳了。

“虽然跟警服不搭配,不过还是很漂亮。”林飞赞叹道。

“真的吗?回家以后我换个裙子试试。”徐颖开心的说道。

“好,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回家。”

徐颖开车载着林飞吃饭,吃完回家一进门两人就抱在一起吻了起来,当林飞 开始脱徐颖衣服的时候却被她阻止了。

“老公,我…我现在不方便做。”徐颖难得有些娇羞的说道。

“嗯?”

“我怀孕了。”徐颖说完紧紧的看着林飞的表情。

林飞眼睛一亮兴奋起来:“老婆,真的吗?太好了。”林飞再次把她抱起来 原地打转。

“哎呀,老公,慢点。”徐颖看林飞兴奋的样子放下心来。

“对对!”林飞小心翼翼放她下来:“老婆,快让我听听我孩子声音。”林 飞说完蹲下去把耳朵贴在徐颖肚子上听了起来。

第二十章

“哎呀,老公,慢点。”徐颖看林飞兴奋的样子放下心来。

“对对!”林飞小心翼翼放她下来:“老婆,快让我听听我孩子的声音。” 林飞说完蹲下去把耳朵贴在徐颖肚子上听了起来。

徐颖有些哭笑不得:“傻瓜老公,现在才一个多月,连肚子都还没变化呢, 你现在哪能听到动静。”“额,也是,我太过兴奋了。”林飞挠挠头不好意思的 说道。

噗呲!

徐颖被他的模样逗笑了。

“好了老公,我又不会跑,以后有得是机会听。”徐颖拉着他坐在沙发上, 抱着他的腰,靠在他怀里。

“老公,你这几天得好好陪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徐颖为了不打扰两 人度蜜月,连电话都很少打,而且她算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分开之后才知道思 念的滋味。

“放心,老公天天陪着你都可以。”林飞低头吻了一下她说道,这一刻他甚 至都不想计较以前徐颖的欺骗了,都为他怀了孩子,他不想计较了。

“老公,你真好。”

两人坐在沙发上,腻歪在一起,互诉着衷肠。

这两天林飞哪也没去,一直在家陪着徐颖,连家务都不让她干,宝贝的不得 了。

徐颖也没有去上班,在家里享受着林飞的爱,过的很惬意。

“老婆,我今天晚上去我妈妈那里,你要不要去见见你婆婆?”“我…我还 没有做好准备。”徐颖以前见过陈舒婉,而且她向来胆大,但是想到以林飞女友 的身份见她心里就有些紧张起来。

“那好吧,你在家好好休息,晚上我一个人过去,我可能会回来的有点晚。” “我知道了老公,过段时间我再陪你去见婆婆。”两个人再次抱在一起亲吻起来, 虽然不能做爱,但也能慰籍一下。

……

星光大酒店总统套房。

张可秋一进门就被王国茂抱住亲吻,短暂的呆滞之后也热烈回应起来。

“老婆,告诉我,有没有想老公?”

“想…”张可秋羞红着脸低头轻声道。

自从答应王国茂偷偷爱他的要求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没有以前那样 排斥,而且偶尔会想起他,最让她羞耻的是,每次想他都是在跟林飞欢好之后。

张可秋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自己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不然为什么总不由 自主的想起跟王国茂做爱的画面,明明身边陪着自己的爱人,可是想着别的男人。

她也不想去想,可是每当跟林飞做爱的时候总觉得差点什么,虽然也会让她 高潮迭起,很舒服,可就是差了什么,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清,这让她对林飞很 愧疚,只能以更爱他来赎罪。

“我让你安安心心的跟那小子度蜜月,没有打扰你,你是不是为老公表示一 下?”王国茂搂着她纤腰说道。

“你…你想让我怎么做?”张可秋问道。

“我们今天玩一些特殊的。”王国茂露出一丝淫笑。

“啊…”

张可秋还没明白王国茂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被王国茂推倒在床上,接着不知道 从哪弄出一个绳子,把她双手绑在身后。

“国茂,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张可秋有些惊慌的挣扎。

“老婆,你好美!”

王国茂双眼欲火的看着被绑双手,趴在床上的绝色尤物,他早就想这么玩了, 可是之前她是自己未婚妻,不好太过逼迫她,而现在她是林飞的女人,所以他要 把以前想玩的都要在她身上实现,而且她林飞女人的身份让他更兴奋。

张可秋今天穿着中长款白色A字碎花连衣裙,配上小腿上露出的白色丝袜, 清纯中带着性感。

王国茂把她翻转过来仰躺着,手轻轻抚摸上小腿。

“嗯……”

张可秋被抚摸小腿轻哼一声,突然间被绑起来,惊慌的同时身体却更敏感, 随着王国茂的手一点点往上抚摸,一点点撩起她的裙子,酥麻感更加强烈。

王国茂把张可秋裙子撩起来之后更是热血沸腾,已经硬起来的肉棒更加坚硬。

张可秋穿着薄薄的白色蕾丝长筒丝袜,跟她白嫩的双腿融为一体一样,再往 上看是白色的小巧蕾丝内裤,一抹黑色如隐若现。

“穿这么性感,是不是想让老公狠狠的操你啊?”王国茂的手轻轻碰了一下 她小穴处,那里早已经一片湿润。

“啊……”

张可秋羞涩的闭上眼睛,要不是双手被绑着,早就用来捂脸了,她知道王国 茂特别喜欢她穿白色丝袜,今天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穿了过来。

“是不是林飞那小子这一个月没有满足你啊?”“你…你不要提他,好不好?” 熟悉的愧疚感和罪恶感在内心显现,所以不想在这个时候听到林飞。

“怎么不能提,我这么美的老婆借给他度蜜月,他竟然都没有满足你,那小 子就是无能。”“什么借给他,我本来就是他的女人。”

“那我是你的什么啊?”

张可秋不说话,只是任由他抚摸美腿。

王国茂一点都不气馁,抚摸大腿的手突然隔着内裤抚摸起她小穴。

“啊……嗯……”

“我是你的什么?”

“啊……老…老公……”张可秋还是败给了身体的欲望,而且以前就叫过老 公,所以红着脸说了出来。

“哈哈,老婆真乖。”

王国茂抬起她玉足舔弄起来,从脚趾开始舔,几乎每一寸地方都不放过,最 后脱下她内裤,看着已经湿润到泥泞不堪的小穴吻了下去。

“啊…嗯……国茂……啊……”

张可秋娇躯轻摆,一阵阵快感只能让她无力的用双腿夹着王国茂脑袋。

“啊……不…不行了……啊……”张可秋身体颤动着到了高潮。

王国茂起身趴在张可秋身上,吻住了她娇艳欲滴的双唇,双手探到她背后拉 开裙子拉链。

情动的张可秋也顾不上王国茂嘴上都是自己流出的淫液,伸出舌头跟他的舌 头纠缠起来。

王国茂脱她裙子的时候发现双手绑着脱不了,所以干脆把裙子堆积在她手腕 处,把她同样白色的蕾丝胸罩脱下,看着颤巍巍的雪白美乳,把樱桃般的乳头含 在嘴里。

“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8_10 7:24:55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