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中的母子 (36) 作者:许仙曰过蛇

.

末日中的母子

作者:许仙曰过蛇2020/08/09发表于:SIS

. 第三十六章 漂亮的女人不一定善良

听到外面的尖叫声,我和两位姨妈立即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发现之前赵勇鹏手下外出的那几个人已经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就是这个陌生女人站在门口处一脸惊恐地对着妈妈喊叫。

妈妈站在卧室门口,一脸诧异地看着这个陌生女人。自己只是想到客厅喝口水而已,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一进门就一脸见了怪物的表情。

“就是她,就是她啊!我之前跟你们提到过的人就是她,你们快把她抓起来!”陌生的女人抓着身边一个男人的手,神情激动地说。这个陌生女人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虽然和妈妈比起来有些差距,但也是少有的大美人。

但是,这个美丽的陌生女人,却好像把妈妈当成了吃人的怪物一样,一直嚷嚷着让男人们把她抓起来。妈妈皱着眉头,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向她走了几步,吓得她连忙躲在了这几个男人的后面。

“什么,你之前说的人就是她?没搞错吧?”把陌生女人带回家的那几个男人见她这副反应,也露出吃惊的表情。

“怎么回事,吵吵嚷嚷的?”

这时,赵勇鹏边从房间里走出来,双手正把腰带扣上,语气透露着火气,好像是被打扰了似得。李盼玉阿姨也紧跟着出现,脸上有浅浅的红晕,用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我们也不知道啊勇哥…”刚从外面回来的那几个男人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身后的女人,看样子他们也感到奇怪。

赵勇鹏看到陌生女人俏丽的长相,眼色一喜,语气中的火气也消了:“好了,别吵了,来,老三你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客厅里的人都纷纷把目光向名叫老三的男人投去。老三看着躲在自己背后,一脸警惕地看着苏亦情的女人。他挠了挠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之前吃完早饭后,老三在赵勇鹏的吩咐下带了几个人出去,手上拿着一些自制的武器用来防身。这次出动主要是搜索物资,找点能当武器的东西,顺便看看有没有幸存者。如果找到幸存者那就再好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外面有很多丧尸,老三他们行动得非常小心,生怕发出点什么声响把丧尸引来。就这样小心翼翼地走了一两百米远,也没找到什么东西。

没丧尸的地方基本上都被妈妈给搜刮过一遍,吃的喝的都在家里呢;有丧尸的地方他们又不敢接近,只好远远地看着。

又搜索了一会儿,探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这群人有些沮丧地发现,这次行动什么没找到,白白浪费了时间。正当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一栋楼的窗户被打开,一个女人朝着他们挥手求救。

他们看到求救信号却没有贸然前往,毕竟他们不知道这栋楼内有没有丧尸,再说了,万一这是圈套呢?就当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挥手求救的女人就主动从楼里跑了出来,来到他们面前。

看到对方赤手空拳地走过来,他们松了一口气。这意味前面这栋楼里没有丧尸,不然她不可能平安无事地下楼;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圈套,如果是的话,派一个空手的女人过来也太不明智了。

女人来到老三他们跟前,显然是把他们当成了救星,张口就问有没有吃的,能不能跟他们一起走,一起去安全的地方。

老三他们虽然是想多找几个幸存者当帮手,当他们最想找的是身强体壮,跟丧尸拼命的时候有帮助的男人,而眼前这位女人却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美女…这让老三他们有了歪心思。

出乎意料的是,女人看到他们几个眼中的淫光,居然也不害怕,反而卖弄风骚地扭了扭性感的身材,用娇滴滴的语气一口一个好哥哥地叫,好似只要带着她一起离开,就任由他们处置似得。

老三他们对视一眼之后,心想原来眼前这个妞是个骚货,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直接把她带了回来。

回来的路上抽空聊了几句,大概搞清楚了这个女人的状况。

女人名叫曹小媚,是本地人,今年二十五岁,因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上学那会儿就是学校里的校花,末世前有众多的追随者,甚至不乏一些富二代。曹小媚也知道自己的长相是雄厚的本钱,平日里没少靠着美丽的外表获得好处、满足她的虚荣心。

后来曹小媚靠着出众的外表,成功和一名富二代有了男女朋友关系。这富二代出手阔绰,名牌包包和高档香水说送就送。看着朋友圈里一帮姐妹们羡慕嫉妒恨的留言,曹小媚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就在前段时间,曹小媚接到了闺蜜的电话,说是要办一个什么聚会,邀请她来参加。曹小媚正想拿着自己的名牌包包和高档首饰在人们面前好好显摆一下,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到场之后才发现,哪里是什么聚会,根本就是进了传销窝点!意识到状况不对的曹小媚想要离开,却被几个人拦住不许走。她害怕对方加害自己,就只好装作开心的样子留了下来。

之后就不外乎是什么传销的洗脑那一套。给钻进套里的人讲什么项目啊,回报率啊,大家加入这个项目就是一家人了,还说什么这个特殊项目是有官方在暗中支持,新闻上说我们是传销实际上只是做做样子,现在是要带大家一起发财…曹小媚听了只觉得好笑,但一时半会儿也走不掉,只能装作一副认真的态度听讲,心里已经将拉自己下水的闺蜜骂了千百遍。

在这个传销窝点听了几天的课,曹小媚也看出来了,这帮人不拿到钱是肯定不会放自己走的,如果自己强行离开,下场可不好说…曹小媚的容貌可是相当出众,身材也是一流的,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拍了照片都不需要修图的那种。万一这帮人看到谋财不成继而想要劫色,可不就糟糕了?

于是,曹小媚只好虚与委蛇,表面上快要被洗脑把钱交出来,暗地里一直打算逃出去。

可没想到,还没等她做出行动,末世就来了。

当时这群传销团伙刚好从另一个受害者的身上赚了六千块钱,传销头目大手一挥表示要请众人吃饭,然后带着大家就到了楼下的小吃摊,每人买了十块钱的小吃。

整个传销团伙十来号人,也就花了一百多而已。

吃着吃着,突然有人变成丧尸,开始疯狂地咬人。

曹小媚和很多人的反应一样,刚开始的时候被吓傻了。当闺蜜被丧尸咬在脖子上,滚烫的血液溅到她的脸上时,她才从慌乱中回过神来。

所有人都吓傻了,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丧尸,到最后,满大街都是吃人的怪物,到处都是血。无数人的惨叫声盖过了往日的街市喧嚣,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地狱。

这个传销团伙也有人变成了丧尸,没变成丧尸的也有几个被咬到,就连传销头目都被丧尸活活吃掉。最后十来号人的传销团队,只剩下了五个人还活着。

就在她们陷入绝望的时候,传销团伙中,一位素来沉默不语的男人突然暴露出了真本事,从旁边小吃摊上拿了一把切肉刀,干脆利落地杀了几个丧尸,然后一路带着剩下的人回到传销窝点。

在那之后,这个男人就成了他们的领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趁机出动搜索粮食,吸纳幸存的人,为了安抚人心还用上之前传销那套给大家洗脑。过了一段时间,这个由传销团伙转变的幸存者小队就有了十几个人,储存了不少的粮食。

而那个男人,就是这个团队的领袖。他靠着自己的地位光明正大地将几个容貌出众的女人留在自己的卧室里,每天晚上都会和她们做爱发泄,其中就有曹小媚。

其余的人当然对领袖的做法产生了不满,然而一直是他身先士卒地在外面冒风险搜索物资,大家暂且压制了不忍。

就这样,这个男人在团队里就像是一个土皇帝,偶尔带着人们外出搜索物资,空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抱着队伍中的漂亮女人亲热。

不知是不是被他的行为所传染,还是为了在这可怕的末世中发泄压力。渐渐地,团队中有了纵欲的风气,每天都有人脱光了抱在一起做爱,用性爱的快感来麻痹自己。一开始只是几个人,到后来演变成了所有人都参加的群交。

直到前不久,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孩子来到这里。

这是他们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从头到脚,从气质到外表,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她带着自己的孩子逃离丧尸来到了他们的窝点,却和他们起了冲突。

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成了曹小媚一辈子忘不掉的噩梦。

她亲眼看见,这个有着令自己嫉妒的美貌和身材的美人,手上拿着一把西瓜刀将房间内的人杀光了。所有人一拥而上,却没有对她造成一丝伤害,她利落地用西瓜刀把别人的喉咙划开,散发着热气的鲜血喷洒了一地。

而他们的领袖,那个男人被一刀捅在心窝上,临死之前还瞪着大大的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

当曹小媚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只剩下了自己和这个女人,还有她的儿子。

其他人,全都被杀光了。就像一群不自量力和狮子搏命的老鼠一般,被随意地拍死在地上。

这个女人带着孩子临走之前,还让自己帮忙开门。曹小媚浑身颤抖,她已经被眼前这可怕的一幕吓坏了,身子不听使唤地帮她开了门。当这个女人带着孩子离开,曹小媚才浑身冷汗地瘫倒在地上。

看着满屋子的尸体,曹小媚怕的不行,不敢和尸体住在一起,带上粮食和水搬到楼下的房间。曹小媚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待了几天,粮食本来就不多,只够吃两三天的了,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恰好从窗外看到了外出的老三一行人。

…………

“事情就是这样。”

当老三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后,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用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看向妈妈。

他们实在是难以想象,妈妈居然会是曹小媚口中那个眨眼间就杀了十多个人的杀人狂。但曹小媚并没有说谎的理由。

“哦,我说你怎么有点眼熟呢,对,之前确实在一栋居民楼里见过你。”妈妈听到曹小媚之前的经历,用一副淡然的语气说道:“只不过,你好像没说全,当时是你们想对我图谋不轨,我才不得已自卫的。”

我看向曹小媚,这才回想起来,之前确实在居民楼里见过她。还多亏了她长得漂亮,很有辨识度,给我留下了一定的印象。

听妈妈这么一说,曹小媚露出了恐惧的表情,缩在老三背后不肯出头,显然对妈妈抱有很大的恐惧。赵勇鹏他们的脸色也古怪了起来,看妈妈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警惕。

“哈哈哈,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肯定是起了误会才闹得不愉快,眼下团结最重要,老三呐,你带这个曹小姐去休息一下,顺便把我们的规矩给她说说,省得她之后一不小心犯错。”赵勇鹏眼珠转了转,接着又露出了那副虚假的笑容,作出一副热情的态度说道:“苏女士啊,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武艺高超啊,哈哈哈,连我这个大男人都自愧不如,要是以前在道上混的时候遇着你,说什么也要来个义结金兰,做个拜把子的兄妹啊。”

赵勇鹏睁着眼睛装糊涂,好像没听到妈妈曾经杀了十多个人的事实,嘴上称赞着妈妈的实力,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般随意,而是有了几分警惕。

就连周围的男人们,也收起了之前那下流的眼神。之前一脚把刚子踢飞,再加上曹小媚口中所说的一口气杀了十多号人,让他们提防了起来。李盼玉阿姨站在赵勇鹏身旁,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妈妈。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离开家之后杀了那么多人。

老三也面色古怪地看了一眼妈妈,带着曹小媚往房间里走去。曹小媚这时注意到赵勇鹏,看到他腰上的手枪,立马就明白这是男人们的头目。

“这位就是勇哥吧,还有嫂子,我刚才听三哥提到你们。”曹小媚的声音非常柔媚,听起来有一种撩人的风骚:“以后就要受勇哥还有诸位大哥的保护了,有什么我做得到的尽管说,勇哥啊,小妹我可是知恩图报的人,只要你别抛弃我,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说完,还当着李盼玉阿姨的面对勇哥抛了个媚眼。就连我都能听明白曹小媚话中的暗示,更别说他们。李盼玉盯着这个当面对自己老公卖弄风骚的女人,面露愠怒,但看了看赵勇鹏,却不敢说什么。

赵勇鹏眼神在曹小媚饱满的胸脯和大腿上扫了扫,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满意。

最后,曹小媚又看了一眼妈妈,还是很害怕,但一想到赵勇鹏腰上的那把手枪,仿佛就有了底气似得,在老三的陪同下进入了房间。

…………

情况就这样安定了下来——至少是暂时的安定。

赵勇鹏每天都会派人外出搜索物资,有时候是让手下去,有时候是自己亲自带人去。但一直没什么收获,要么是找到一些已经发霉发臭的食物,要么就是一些根本没用的东西。

唯一的收获,是一把在别人家里找到的唐刀。

我不懂刀具,但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一把很厉害的刀。刀身泛着寒光,能够清晰地从上面看到人脸。赵勇鹏拿在手上挥舞了几下,就产生划破空气的呼啸声。用手指在刀身上一弹,就会发出清脆的刀鸣。

赵勇鹏手下一个略懂刀剑的小弟看了看,说这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唐刀,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少说也得好几万才能买到。放在古代也是一把神兵利器。

赵勇鹏听了很开心,将唐刀收下了。有时候能在家里看到赵勇鹏左手唐刀右手拿枪的样子,还别说,挺有一种威风的感觉。再加上他在家里对着小弟们发号施令,好像他才是这个家真正的主人,我和妈妈还有两位姨妈反倒成了寄人篱下的一方。

仅仅只是这样也还好。我妈算不上圣母,但也不是什么残忍的人。眼下这个末世到处都是吃人的丧尸,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吃掉,赵勇鹏他们想要躲在这个安全的地方,她也可以理解。

然而,赵勇鹏他们的所作所为,让妈妈还有我,包括两位姨妈都感到十分不满,甚至愤怒。

赵勇鹏手下的那群人,显然是跟了他很多年的小弟,那五个女人却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在家里的时候,那五个女人完全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每天都能听见她们在卧室里传出的呻吟声,偶尔出现在客厅,也是穿着很暴露的衣服,脸上带着泪水,一瘸一拐地给男人们打扫卫生、做饭菜。

有时候,我甚至看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大姐姐被胖光头等三四个人带到了书房里,不久之后里面就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不用猜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半个小时后他们才出来,那几个人男人都一脸满足的表情坐在沙发上闲聊着,而那个身材娇小的大姐姐从房间里出来,眼中带着泪水却不敢哭,强颜欢笑地对胖光头他们说:“你们舒服了就好,我去给你们做晚饭吧…”

像这样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只要他们没有得到赵勇鹏的命令外出行动,就会在家里操那五个女人。就连赵勇鹏也时常加入他们之中,听着从房间里传出的男人们的大笑,还有女人压抑的哭声,我为那些大姐姐感到难过。

而李盼玉阿姨,就好像没看到这一切似得,每天都会来找妈妈嘘寒问暖,言语之中充满了感激。当妈妈问她那几个大姐姐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的时候,李盼玉阿姨就含糊其辞转移话题。

唯一正常点的只有李阿姨的女儿李沁姐姐,李沁一直都是话很少的样子,要不是她曾经和赵勇鹏说过几句话,我差点以为她是哑巴。

每当赵勇鹏他们的人去玩弄那几个大姐姐的时候,李沁就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玩飞镖——飞镖是他们从别人家里找来的,还有一个飞镖靶子挂在客厅的墙上。这也是在末世之后为数不多的娱乐了。

李沁好像是用扔飞镖的方式发泄不满,每次都扔得非常用力却不管准头。靶子上没有多少飞镖,反倒是客厅墙面被扎出了几个圆孔。

妈妈和姨妈在房间里休息,同样也是为了避开男人们的目光…在得知妈妈曾经杀了十多个人之后,赵勇鹏的手下再也不敢当面用下流的眼神注视妈妈,然而,还是有不少人在背后用淫邪的眼神在那双绝世美腿上扫来扫去。

他们以为自己没被发现,然而,妈妈被病毒强化过,感官直觉方面也得到了增强,不仅可以对危险有预警能力,甚至还可以察觉到身后的视线。意识到自己背后有一群男人用下流的视线看着自己的黑丝美腿,这对于妈妈来说十分恶心,回到卧室里就把丝袜脱了。

也就只有我,才能走到客厅而不受视线的注视。虽然我长得清秀可爱,乍一看和女孩子没太大区别,但这帮人明显还没有萝莉控的倾向,也知道我是男的,对我没什么兴趣。

我走到李沁背后,看着她明显带着怒气在玩飞镖,小声地问:“你生气了吗?”

李沁头也不回地说:“跟你没关系。”

这好像还是她头一次跟我说话。明明她的声音还算好听,为什么不爱说话呢?

“你在生你爸爸的气吗?”我对李沁问。就在刚刚,赵勇鹏搂着曹小媚显得十分亲密,曹小媚一脸骚样地对赵勇鹏撒娇…这才两天的功夫,曹小媚就和赵勇鹏显得十分亲热。也不知道李盼玉阿姨是什么反应。

不过李沁大姐姐肯定是很生气的,不然她也不会一脸怒气地扔飞镖泄愤。

“那人才不配当我爸。”李沁大姐姐好像被说到了愤怒之处,攥着手中的飞镖,转头看着我说:“不只是他,我还希望那个女人也不是我妈,呵呵,一个说谎伪装了多年的女人,一个坏到没边的混蛋,那两个人真是般配。”

看到李沁这幅带有怒气怨气的神色,我剩下的问题没能说出口。比如说她为什幺姓李不姓赵。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如果我问下去的话,她会更加生气。

客厅里有几个男人,那个胖光头也在,听到李沁的话,他们的脸色也不太好,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毕竟,李沁嘴里说的混蛋,是他们的老大赵勇鹏。

“看什么看?要打小报告就去啊。”李沁注意到他们的眼神,没好气地说。

胖光头和几个男人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低头擦着手上的砍刀。也不知道这些砍刀是从哪里找到的,我和妈妈刚回家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了。这也是他们唯一的防身武器,也不知道能不能解决外面的丧尸。

此时,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二姨那如雪山甘泉的清澈声音从背后传来:“生闷气可没什么用,既改变不了什么,又只能徒增烦恼。”

二姨穿着短裤,赤裸着一双白嫩的大长腿,看着沙发上的李沁,向这边走来。

李沁看了看二姨,即使同为女人,当她看到那双修长的白嫩美腿时,还是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更别说被短裤包裹着的挺翘圆臀,那完美的弧度真是挑不出毛病。二姨没打算进行说教,拿起李沁面前的一只飞镖,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然后对着靶子随便一扔。

正中红心!

我看着插在靶心上的飞镖,惊讶地张开嘴巴。二姨一脸站在沙发后面,双手撑在边沿,好似一个高贵出尘的冷美人一般。

李沁看到正中靶心的飞镖,也在心中惊讶了一下,然后看着身后的这位有着超模身材的长腿美人,问道:“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是不是二姨身上散发出的冰山美人的气质让李沁冷静了下来,她刚刚的火气都消失了。

“没事,在卧室里太闷了,出来透透气。”二姨的回答很干脆。和李沁说话的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仿佛我就是个透明人。

李沁和二姨也没什么可以聊的话题,模仿二姨刚刚动作试着扔出几支飞镖,没一个命中,全都脱靶了。李沁只好闷闷不乐地离开,上楼到天台去晒太阳。整栋楼的丧尸早已被清除,可以随便活动。

正当我准备回卧室的时候,那个胖光头笑眯眯地走过来。我见状停下脚步,因为我发现他看二姨的时候露出不怀好意的眼神。

“玉轩小姐是吧,呵呵,看不出来你还深藏不露啊,飞镖扔的这么准。”胖光头说着,眼神飘向靶子上扎在红心处的飞镖。

“有事吗?”二姨干脆坐在沙发上,看到胖光头走过来,居然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

注意到这点,让我有点郁闷。二姨对我一直是冷冰冰的态度,面对胖光头的时候居然露出一副微笑…凭什么啊!

我看向胖光头,猜也猜得到,他肯定是被二姨的美色勾起了龌龊心思。这也难怪,二姨这种有着倾国倾城美貌的大美人,即便只是一个淡淡的微笑,也没几个人能抵挡得住。

胖光头勉强收回了差点流出来的口水,然后哈哈一笑,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和二姨聊起了天,把我完全无视了。

二姨和胖光头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好像朋友一样,聊得很开心。那张冷艳高贵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开心的笑容,胖光头见了更加来劲,还说出几个荤段子笑话,逗得二姨哈哈直笑。

看着二姨和胖光头这么开心地聊天,完全把我当成空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生气地跺了跺脚。

二姨看都没看我一眼,继续和胖光头聊天;胖光头瞟了我一眼,完全没把我放在心上,毕竟这样一个美貌佳人和自己聊得火热,谁会有功夫去管一个小正太呢?

见状,我更加生气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二姨的亲人,还和她做爱过几次,怎么说也比陌生人要亲近,可她对我一副冷冰冰的态度不说,转眼就和一个陌生人聊得这么开心。

看着二姨和胖光头聊得开心的样子,我撅着小嘴,心中烦闷不已,这大概就是吃醋的感觉吧。

“玉轩小姐啊,这一直坐着发呆也怪无聊的,要不玩会儿飞镖吧。”胖光头忽然对二姨抛出了一个提议。

“哦?呵呵,我刚刚那只是随手一扔,运气好,玩飞镖可玩不过你啊。”二姨听到胖光头的提议,微笑着说。

“哈哈,我还没开始扔呢,玉轩小姐怎么就知道玩不过我啊,试试嘛,不试试怎么知道。”胖光头说着,那不怀好意的眼珠转动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道:“只不过,这光玩飞镖也没啥意思,要不加个赌注吧,你看怎么样?”

赌注?我一听到这两个字,就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二姨,要不别玩了吧,回去睡觉吧。”我赶紧拍了拍二姨的肩膀,对她说道。但二姨好像无视了我,保持微笑对胖光头问道:“赌注,什么样的赌注?我身上可没钱哦~”

胖光头听她这么说,哈哈一笑说道:“哎呀,也没什么,这样吧,规则就是每个人扔十发飞镖,看谁命中红心的次数最多,赢的人可以对输的人提出任意要求,输的人必须要遵守,你看怎么样?”

说出这句话后,我和胖光头都紧张地看着二姨。我是担心二姨会答应,胖光头则是担心二姨会拒绝;不过拒绝了也不要紧,胖光头本来也只是试探二姨的底线。

“这样啊…"二姨想了想,然后脸上露出一个羞涩的红晕:“什么要求都必须遵守吗?那万一你们让人家把衣服脱光了,赤身裸体地站在你们面前,那我怎么办啊。”

“有戏!”胖光头看到二姨这幅反应,顿时喜上眉梢,急忙说道:“哎呀,不会的啦~只是玩玩嘛,怎么会做出这种过分的事情…咳咳…不过,要是我赢了之后真让你脱光衣服,玉轩小姐你会答应吗?”

我心情紧张地看着二姨,心想这真他妈的胡扯,该不会三流绿母文中的剧情真要发生了吧?只不过是二姨坐上了女主角的位置。

客厅里的男人们也打起了精神,等待二姨的回复。虽然他们有那五个大姐姐泄欲解闷,但和二姨这个肤色如白玉,风姿绝代,身材极品如天仙般诱人的美女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只有一边待着的份。

而现在,和胖光头聊了几句,二姨就露出一副轻佻的模样,这不由得让他们心想,什么冷艳高贵的美女,原来就是个大骚货。

“要是人家真的输给你,你又非要让人家脱光衣服,那就只好脱光了给你们看,毕竟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啊。”二姨一副无奈的表情,但在说话的时候却对胖光头挑了挑眉毛,像极了挑逗。

胖光头啪的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兴奋地脸都红了:“对!说得对啊!做人哪能言而无信?玉轩小姐真是明事理的,佩服!佩服!”胖光头一脸兴奋地看着二姨的身体,仿佛已经看到二姨满脸娇媚地脱掉自己的衣服,把那一身雪白的美肉展现给他们的画面了。

不等胖光头说话,几个满脸淫笑的男人就已经把飞镖靶子摆正,把飞镖都收起来放在二姨和胖光头面前,等待着接下来的比试。

“嘿嘿,真他妈的是个大骚货,我看她就是想主动把身体露出来又不好意思开口,就故意和三哥打赌…”

“是啊…啧啧…三哥的飞刀可是出了名的厉害…接下来有眼福了…”

“你们看那屁股,再看那奶子,真大啊,又大又翘…再看看她那一脸的骚样,说不定还可以上去摸两把呢。”

“要我说,最大的还是她们的大姐,真是奶牛一样大,要是能摸一把,少活一年我都愿意。”

“别说了别说了,要开始了!”

男人们围了过来,仔细地看着胖光头和二姨的比试,看他们一脸兴奋和下流的眼神,仿佛二姨已经输了飞镖比试,正要脱去身上的衣服似得。

“呵呵,玉轩小姐,我先开始了。”胖光头说着,满脸自信地拿起面前的飞镖,对着墙壁上的靶子扔去。

命中红心…

男人们发出一声欢呼,为胖光头喝彩着。我心中又是一阵紧张。

接着,胖光头扔出了第二、第三、第四…连续扔了五发飞镖,居然全都命中红心!

“三哥牛逼!”男人们兴奋地为胖光头加油助威,同时,看向二姨的眼神更加炽热。

二姨注意到周围男人们的眼神,娇嗔着说了一句:“你们真是的,人家不是还没输吗,好像我已经把衣服脱光,奶子被你们看到了似得。”

嘴上说着埋怨的话,但那张俏脸上却露出了诱人的娇羞。不要说他们,我见了都心动。甚至有几个男人的裤裆已经顶起了一个帐篷。

“骚货,骚货啊…”胖光头舔了舔嘴唇,心中已经将我二姨苏玉轩认定为一个骚货,待会儿只要等她脱光衣服,就会在她身上发泄积累已久的兽欲。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二姨这诱人气息的影响,胖光头接下来的一发飞镖没有命中,引得周围的男人们一阵嘘声。毕竟对他们而言,胖光头如果赢了,他们也可以跟着大饱眼福…甚至更好的福…

胖光头神色自若地对众人说道:“别急,我的飞刀你们还不放心?”

说完,胖光头又连续扔了几发飞镖出去,到最后,十发飞镖全部出手,最终得分是九支飞镖正中靶心。

看到这一幕,冷汗从我的额头上滑落,心都凉了半截。

胖光头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淫笑对二姨说道:“玉轩小姐,还要不要继续比啊?嘿嘿~要是你现在就认输的话,可以到我房间里脱衣服,只把身体给我一个人看,不用被大家都看到,怎么样,很划算吧?”

“操,三哥你别吃独食啊,让兄弟们沾沾腥怎么了?”胖光头的做法引起了众人的不满。

“嗯…我还是试试吧。”二姨说着,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二姨,别,还是别玩了,回去休息吧。”我顾不上去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从沙发后面抓着她的胳膊,想要让她起身离开。

我的做法直接引起了男人们的不满,直接被人粗暴地一把推开。

“滚,小家伙凑什么热闹,一边待着去!”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把我推倒在地,没好气地说道。

二姨这时候回头看了看,根本没有关心我的意思,只是在我脸上瞧了一眼,又把脸偏了过去。

“你!”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们。他们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转头一脸淫笑地看着二姨,好像一群饥肠辘辘的大灰狼看着一头掉进狼窝里的小绵羊。

“哎呀,如果玉轩小姐就是想要在兄弟们面前脱光,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胖光头说着,一边吹着轻松的口哨,一边把靶子上的飞镖拿下来递给二姨。

男人们见了,发出一阵猥琐的道谢声:“谢谢苏玉轩小姐体谅我们,待会儿一定要看个仔细啊。”

“呵呵~”二姨捂着嘴,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把飞镖拿在手里,眼神落在了前方的靶子上。

糟了糟了糟了…这可不成啊,可不能让二姨在他们面前把衣服脱光。如果真的让他们看到二姨的裸体,百分九十九的几率会直接兽性大发。

大姨二姨还有妈妈,她们虽然各有特色,但都有着让男人无法抗拒的美色。二姨的裸体一旦露出来,我可不相信这帮家伙能克制得住。

我慌张不已,恨不得自己有超人一样的力量把这群男的全部打趴下,但我一个瘦胳膊细腿的正太,怎么打得过一群成年壮汉呢?我就是踮起脚来还不如他们胸口高。

要不…赶紧回卧室把妈妈和大姨叫出来?可她们身上的伤还没完全恢复,如果强行和这帮人起冲突的话,就算打赢了,伤口开裂也很麻烦啊!

众多的方案在我脑子里飞速闪过,但都被我逐个否决。要么是我太弱根本办不到,要么就是需要妈妈和大姨来解决,但这样一来很可能导致她们和这帮人起冲突…

操!不管了!实在不行我就去把赵勇鹏叫出来,就算是撒泼打滚不要脸,让赵勇鹏命令胖光头取消和二姨的赌注,也要保住二姨的身子!就当是还了在我家吃住这么多天的人情。

在我和男人们的注视下,二姨面带微笑地扔出了一枚飞镖。

伴随着飞镖划破空气的声音,靶心上多了一枚还在轻轻抖动的飞镖。

“哈哈,玉轩小姐有两把刷子啊,还说之前是运气好,我看你也会一点飞镖技巧啊。”胖光头笑呵呵地说。

二姨看着胖光头,还有周围一脸淫笑的男人们,露出一个如花般美丽的笑靥,又扔出一枚飞镖。

再次命中靶心。

胖光头愣了一下,然后呵呵笑着说:“可以啊…”

接着,第三枚飞镖扔出,还是命中红心。

胖光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男人们的淫笑也变得有些僵硬。我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去身上的灰尘,瞪大了眼睛看着二姨。

第四枚、第五枚、第六枚飞镖接连出手,好像连珠箭一般,全都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靶心。而且间隔时间比胖光头的还短,二姨的脸上一直带着美丽的笑容,轻松的样子好像只是在进行一间悠闲的娱乐。

胖光头僵硬地笑了笑,点头称赞了一下:“厉害…厉害…”

男人们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你看我,我看你,带着奇怪的眼神盯着二姨。

接着是第七、第八枚飞镖脱手而出,嗖嗖两道破空声,精准地命中了靶心。二姨看着手中仅剩的两支飞镖,冲胖光头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胖光头动了动喉咙,好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来。

他刚刚的记录是十中九,二姨只要再命中一次靶心就和他持平了。

好像是为了让胖光头的担忧成为事实,二姨手腕一抖,手中就只剩下了一枚,靶心上,多了一支尾部还在抖动的飞镖。

“操…”胖光头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男人们也都熄了火,刚刚还满是淫笑和兴奋的脸上,现在只有恼怒和失望。

我捂着自己的嘴,完全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我从来都不知道二姨居然还有这一手!

下一刻,二姨给出了最后一击。她先是把飞镖拿在手里,对胖光头晃了晃,然后面带微笑地扔出去。

十发全中!

“二姨…二姨赢了!”我就像是生怕胖光头后悔似得,连忙喊道。

胖光头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呵呵,是啊是啊,恭喜玉轩小姐赢了,我还以为自己的飞镖技术炉火纯青,没想到现在才遇到真正的高手,玉轩小姐真是深藏不露啊。”

“过奖了。”二姨捂着嘴,笑得非常美丽,对胖光头问道:“那么,你还记得刚刚说好的赌注吗?赢的人可以让输的人做任何事情。”

胖光头露出僵硬的笑容,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只好硬着头皮说:“哈哈,当然记得,当然记得…只是,那也得是我能做到的事情啊,万一玉轩小姐要我去把全世界的丧尸都杀了,或者是叫我去把天上的太阳弄下来,这我可办不到。”

“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二姨笑脸盈盈地说着。

看着二姨这张美丽动人的脸,胖光头也放心了许多,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狠毒的人,最多也就被她捉弄一下。

“给我跪下来磕几个响头吧。”二姨面带微笑温柔地说着,坐在沙发上优雅地翘起腿,配上她身上这股优雅高贵的气质,简直像是一个贵妇一般。

“什么?”胖光头一下子愣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我也错愕了一下,看着二姨。男人们纷纷把诧异的眼神投向她。

被这么多人注视,但二姨仿佛没任何感觉似得,对胖光头微笑着重复了一遍:“我让你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响头。”

“你…”胖光头的表情瞬间被怒火扭曲,额头上甚至都冒起了青筋。男人们也是面有怒气地看着二姨。

我倍感紧张,心想该不会他们要气急败坏动手打二姨吧?二姨也真是的,赢了不知道见好就收吗?连我都懂这个道理啊!还说什么要让胖光头给她磕头,这群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啊!

意外、错愕、愤怒、各种情绪涌上来,让胖光头的表情十分吓人。最后他克制着怒火,因为动怒的原因额头凸起血管,脸上却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呵呵,玉轩小姐真是会说笑,堂堂一个大男人哪儿能说跪就跪呢,男儿膝下有黄金…”

还没说完,却被二姨打断了:“不愿意跪下来磕头?也行,那你站着学几声狗叫给我听听吧。”

此话一出,男人们彻底炸锅了。

“你个臭婊子装鸡巴啊装!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日了!”刚刚把我推到的刀疤脸勃然大怒,指着二姨骂道。

在这些人的眼里,妈妈才是最有威胁的人。是一个可以一脚把人踢飞,在另一个地方杀了十来号人的怪物。他们从来没见过大姨二姨和人打斗,就以为大姨二姨没有威胁。但他们不知道,大姨二姨和妈妈一样是受了病毒强化的,所以才会这样指着二姨骂。

“玩不起?玩不起那一开始就别玩什么飞镖,别说什么赌注,脑子里想着我的裸体时,怎么不想想输了的后果呢。”二姨优雅地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上的皱褶,好像一个结束了谈话会的贵妇人一般,眼神扫着胖光头和刀疤脸说道:“对了,刚刚我记得有人说做人哪能言而无信…呵呵…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啊。”

胖光头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狰狞,拳头上的血管都凸起了。我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到很害怕,连忙走到二姨身边,拉着她的手想要把她拉走。

二姨轻轻地瞄了我一眼,任由我拉她的手,却怎么也不动。

“呵呵…玉轩小姐,兄弟们在这里吃住了这么些天,不仅是勇哥,我们都很感激这份恩情,刚刚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胖光头强压下去心中的怒火,缓缓说道。

“明明是你玩不起,食言了,还说不和我计较?呵呵,脸皮真是够厚的。”二姨就像是一条恶毒的毒蛇终于褪去了美艳的保护色,一点情面也不留地讥讽着他们。

胖光头双全攥紧了,捏得关节嘎巴嘎巴地响,脸皮一抽一抽,很明显,怒气已经到了临界点。

“二姨,别说了别说了,走吧。”我紧张地拽着二姨,心想要是二姨再嘲讽下去,胖光头说不定真的会气急败坏,对她做出不好的事情来。

二姨也知道差不多了,轻蔑地看了看这群男人,转身就准备和我回到卧室去。

“臭婊子…”刀疤脸小声嘀咕了一句,看着二姨转身时那对着众人的大屁股,带着几分淫心和几分报复,伸手向二姨的屁股摸去。

“二姨小…”我看到刀疤脸伸过来的手,话还没说完,一只白嫩的手就如同铁钳一般抓住了刀疤脸的手腕。

瞬息之间,只听一声骨关节脱落的声音,刀疤脸就抱着手满脸大汗地躺在地上叫疼不止。

“你他妈…”胖光头怒喝一声,作势就要冲过来。二姨冷冷地说道:“你也看到了,是他自己手脚不规矩。”

胖光头停下脚步,脸色阴沉地盯着二姨,连带着我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回到卧室之前,我回头望了一眼,几个男人正在帮刀疤脸接骨。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刀疤脸遭殃的手,正是刚刚把我推倒在地的那一只。

和二姨回到卧室,把房门关上然后反锁,我这才长呼一口气,这时候才发现后背已经湿透了。

大姨和妈妈在睡觉休息——不知道是不是有伤在身的原因,妈妈和大姨随时都可以睡着来节省体力,顺便恢复伤势。

“天呐二姨,刚刚真的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不过还好,最后二姨没出什么麻烦,真是太好了。”

二姨一脸冷淡地看着我,和之前面对胖光头时那副热情的笑容完全是两种态度。她小声地问:“你担心个什么,就算出了事,也是我吃亏。”

“我怎么不会担心呢?你是我二姨,是我的亲人啊。”我理所当然地说道。

“就算我是你姨妈,身体就算被别人看了,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二姨冷笑一声,说道。

“怎么没关系啊。”我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没想到二姨会说出这种话,有些不满地说:“二姨都和我做过…那个了…怎么可以把身体给别的男人看。”

二姨听到我这句话,觉得很好笑,冷哼一声问道:“怎么,你以为和我做爱了之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以为你是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帅哥吗?”

“我知道我不是…”我低下头,嘟囔着说:“可是…二姨…你不可以那样子啊…万一你真的输了,把衣服脱光给他们看,多危险啊。”

“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你是不是以为上了我几次,就是我的男人了?”二姨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和她这一米八五的身高比起来,我就跟个小矮人一样。

“二姨,我…我不想你受伤害,我想让你好好的,总之…我不希望你把衣服脱了给别人看。”我在二姨面前说不出什么漂亮话,只能用笨拙的口才。

“那我把衣服脱了给你看,你就高兴了?”二姨面无表情地问。

我本来想摇头说不,但一想到二姨那完美的裸体…和妈妈比起来也毫不逊色,有着完美比例的裸体…

我对二姨点了点头。

“呵,你居然承认了?”二姨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我的眼神也变得不满。

“因为我不想对你说谎…”我看着二姨的眼神,补充道:“我记得你好像讨厌别人对你说谎。”

二姨的眼神瞬间变了,变得很复杂,好像陷入了回忆之中,接着又笑了笑,摇了摇头说:“行了,说来说去,你就是操了我之后觉得我很漂亮,想一直操下去,同时又想独占我,所以不许别的男人看到我的裸体,对不对?”

我没想到二姨会把话说得这么粗俗,说得这么直接。

我沉默了一下,仔细地想了想自己对二姨的感觉,然后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二姨,可能你说得对吧…但我觉得还不止这样,其实…我的想法很单纯,既然我和你做过了那种事,那我就应该对你负责,再加上你真的很美,我也很喜欢,同时又是我的亲人,我妈妈的姐姐,我就更想对你负责。”

听到我的话,二姨好像是听到了笑话似得,看着我说:“负责?真是好笑,你负什么责?以为操了我之后你就是我老公?真是蠢得可以,你胳膊腿还没我粗,个子又这么小,还说什么对我负责,你能保护我么?我保护你还差不多。”

“可是,我真的就是这么认为的。”我一脸认真地说道:“之前遇到那只变异丧尸的时候,我见到你们受了那么重的伤,真的伤心极了,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如果你们死了,那我也不活了,所以我当时什么都不顾,拼命地爬到变异丧尸的背上,最后和它一起摔下去,说真的,当时我以为自己要摔死了,但一想到你们可以活下来,我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瞧,所以才说你蠢,你死了的话,我们吃不到你的精液,不是照样饿死吗?”二姨嘴上说着我蠢,但眼神却已经开始躲闪。

我挠了挠头,所说的话完全遵从内心,而不是遵从大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和大姨,说真的…你们和妈妈完全不一样,妈妈和我的关系…呃…你们也知道…变成那样了,但妈妈她接受了,我也接受了,我很爱妈妈,心里把她当妈妈的同时也把她当老婆,至于你和大姨…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我是爱你们的,我不希望妈妈受伤害,也不希望你们受伤害,我希望…我希望可以和你们一直在一起,一直活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希望你们都当我的新娘子。”

“做你的美梦!你还想着开后宫吗?”二姨听到我最后那句话,忍不住啐了一口。

“我就是这么想的嘛…”我也知道这个想法很荒唐,但还是打算对二姨实话实说:“说真的,我爱你、爱妈妈、爱大姨、你们三个我都很爱,我从来没见过你们这么美的女人,有你们在的话,这个末世都不想末世了,有你们在身边真的是我的福气,我也没谈过恋爱,但我觉得…自己对你们就是爱情。”

“胡扯…”二姨说着,把身体转过去背对着我,小声地说:“你懂什么叫爱吗?你纯粹就是看我们长得漂亮,想得到我们罢了。”

“我说真的,我真的喜欢你们,爱你和妈妈,还有大姨…我知道这句话都说烂了。”我说着,内心也很不安,不知道二姨听了究竟会怎么想:“我爱你们…话说出口的时候我觉得太仓促了,又显得很奇怪,不知道你会怎么想,但思来想去之后,还是这句话能表达我的心意…我爱你们…”

二姨背对着我默不作声,看来对二姨来说,我刚刚说的那番话根本没效果啊…也是,我一个嘴笨的小家伙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呢?

说起来,也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跑到这方面的…胖光头那群人还在外面生气吧…

“好了,别装睡了,都起来,还有亦情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忽然,二姨对床上睡觉的大姨和妈妈说道。

“哎呀二姐你干嘛啊…”妈妈的语气略有责怪。

我愣了一下,转头一看,果然,大姨和妈妈缓缓地从床上起身,而且两人的脸都红扑扑的。

“你们…你们刚刚都听到了?”我也刷的一下子脸红了,看着妈妈和大姨。

大姨身上的衣物根本不能遮住丰腴的身材,浑身透露着艳美熟女气息的大姨,脸上居然露出了少女般的娇羞,点了点头。

“都听到了哦…”妈妈俏脸酡红地看着我,但接着,好像吃醋似得哼了一声:“小君,没想到你还真打算开后宫啊,说什么要我和姨妈们当你的新娘子。”

“别说了,肥燕子你别说了…”大姨羞红了脸,扯了扯妈妈的衣角。眼神躲闪不敢看我。真没想到,中年美熟女露出这种娇羞的样子,居然如此迷人。

“好害羞好害羞…”我捂着脸不敢看她们。妈妈看到我这幅害羞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偷偷地在手指缝中看了看,妈妈趴在在大姨耳边悄悄说了什么,惹得大姨一阵粉拳乱锤,好似少女间的打闹一般。

“哎呀都让你别说了,真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还要管你叫妈啊…没大没小的…”大姨的熟女粉面满是绯红,在妈妈身上不停地打着,妈妈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叫疼。

唯一没有动静的是二姨,她背对着我一言不发,也没去看床上打闹的大姐三妹。

但是,卧室里的一面镜子刚好照出了二姨的脸,我从镜中看到,二姨的嘴角分明在微微上扬…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