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美妇香质录 (07) 作者:陈一乐儿

.

【武林美妇香质录】

作者:陈一乐儿2020/08/09发表于:SiS001

第七章

潇湘子不由赞道:“这小丫头好深厚的内功,小小年纪,有如此修为,当真是学武奇才!”

娘亲对于李倩的武功倒是不如何在意,虽然论相貌自己不输于她,身材更是在李倩之上,但李倩胜在清纯,而且让娘亲羡慕的是李倩的年纪。

李倩只有十六岁,而娘亲已经三十有三,女人最害怕的便是年纪,哪怕娘亲看起来就像是二十来岁,但眼角中有那么一丝沧桑,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

当然,娘亲成熟狐媚是李倩不具备的,李倩在我娘亲面前,也稍显瘦弱,娘亲丰硕的身材对有些人而言,根据诱惑力。

不过江湖中既然流传那几句四字真言,李倩小小年纪,便可和我娘亲相提并论,由此可见其魅力也是极大,反正我是被她深深吸引。

我们都在稍稍发愣,那个小贼却站起就跑,潇湘子本能的喝道:“站住!”

没想到那小贼竟然身形一飘,荡出客栈,当我们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踪迹。

潇湘子口瞪目呆,说道:“此人轻功竟如此了得,恐怕也不是寻常小贼!”

娘亲叹道:“也罢,玉儿,你可看见了,江湖中藏龙卧虎,任何人都不是好惹的,稍有不慎,便会被高人所制!你可要小心在意才好。”

我点了点头,说道:“孩儿知道了,娘,那个游龙仙子究竟是什么人啊?”

我想要对那个李倩有些更深刻的认识,对她极为感兴趣。

娘亲答道:“她是南海烟霞神尼的小弟子,十四岁便出师,勇挫沙海帮五大高手,端的厉害,而且长相清纯漂亮,为不少人梦中情人。”

娘亲说着,看了一眼潇湘子,潇湘子忙道:“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她都能做我的女儿,哪有这乱七八糟的想法,我的心意,穆掌门你应该最为清楚。”

娘亲忍住笑意,说道:“我可没有说你也仰慕她。”

潇湘子一张老脸发红,说道:“我们赶路吧。”

潇湘子回到客栈结账,娘亲和我站在外面等待,娘亲见我心神不宁,似有所思,突然问道:“那小姑娘怎么样?”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李倩的身影,娘亲陡然发问,我有点懵,怔怔的没有说话。

娘亲看我这样,心下明了,说道:“玉儿,再过两年,也有十六了,江湖中这个年纪成婚的倒是大有人在。”

我的心呯呯跳个不停,说道:“娘,孩儿还小呢,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娘亲端详了我一阵子,叹了口气,说道:“时光过得真快,似乎是一转眼间,你就这么大了,烟霞神尼性格怪异,她的徒弟看起来也不好相处,难哦……”

其实我也只是对李倩有些好感,被她的气质所吸引,哪里想过这些,刚要分辩,潇湘子正好出来,拿着我们的包袱,去取马车。

我见娘亲看潇湘子的眼神,不能说充满情愫,但还是有着笑意,至少她并不反感潇湘子,我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更不知道秦影忌要是知道娘亲和潇湘子感情升温,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一路舟车劳顿,好在有潇湘子这个老江湖在一旁安排妥当,什么时候歇息,什么时候吃饭,夜里在哪里落脚,都能够预判到,我和娘亲倒也不感到辛苦,如果他什么都不懂的话,势必会容易造成风餐露宿,娘亲对潇湘子似乎是愈发的满意,不过还没有表现的太过亲昵,而潇湘子依然如故的殷勤之极。

很快到了洞庭湖附近,潇湘子安排好客栈,明日一早,很快也就到了洞庭湖,然后坐船即可到了君山。

娘亲心情不错,在潇湘子的提议下,还喝了两杯水酒,脸颊绯红中透着狐媚,这让潇湘子更是看的呆了。

饭后时辰还早,潇湘子开口道:“这几日只顾赶路,也没有游山玩水一番,我等既然来到岳阳,当是要登岳阳楼的。不如我们前往一观,穆掌门,你看如何?”

娘亲喃喃道:“岳阳楼……”

娘亲神色有些黯然,仿佛想起往事,不过很快回过神来,说道:“也好,我们这便出发,带玉儿多多见识一番,也是好的。”

我一听说要出去玩,自然高兴,欢呼雀跃。

三人来到岳阳楼,岳阳楼位于西门城墙之上,下瞰洞庭,前望君山,自古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之美誉,岳阳楼只有三层,但远远望去,却极是雄威,岳阳楼虽然同在湖南,但我却第一次过来,之前从未见过。

来到第一层,却处处都是题诗,古往今来再次题诗作词者,举不胜举,文人骚客,无不是慕名而来。

其中最为有名的当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其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句子,更是举世闻名。

我们三人上到三楼,只见左边洞庭湖波光粼粼,岸边的芦苇随风荡漾,令人赏心悦目,而我娘亲站在临栏处,目光远眺,却透着道不尽的千情万怨,正所谓美目盼兮。

从侧面看到娘亲的红唇未启含敛,夜幕中肌肤如同白玉无瑕,延颈秀项,皓质呈露,娘亲自从来到岳阳,似乎就有了心事。

潇湘子也察觉到我娘亲的神情不太对劲,情绪就像是飞出去好远,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问出口。

这时一个青年带着几个跟班,上到楼来,那青年穿着打扮极为华丽,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之人,目光甚是轻佻的轻佻,望向我娘亲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好香!好美的背影,美女可否转身一观?”

娘亲如同没有听到一般,并没有回头,我和潇湘子却十分恼怒,潇湘子更是喝道:“登徒浪子!找死!”

这一路之上,娘亲极为吸引别人的目光,但是像这青年这般出言挑逗,倒是少见,只见那青年砸了砸嘴,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在这里大呼小叫!敢在岳阳如此跟老子讲话的,你是第一个!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双腿,让你成为一个废人!”

潇湘子怒极反笑,说道:“你小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在这里胡说八道!快快滚开!”

那青年怒目而视,说道:“不要以为你拿着一把剑,老子就怕你了!来人呐,给这个人腿脚打断,扔下楼去!”

青年身后几个小跟班纷纷上前,确实眼前一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几个人尽皆倒地,哀嚎不止。

而潇湘子就像是没有移动过身子,站在那里,不屑的呸了一口。

青年这才知道惹上了硬茬,但也不肯服输,叫嚣道:“好哇,你竟然敢打老子的人,你给老子等着……”

青年说着下了楼,潇湘子本想上前给这青年也揍一顿,旁边却有人说道:“你还是先走吧,这是知府大人的小儿子许梿,平日里端的嚣张跋扈,他肯定是找官府的人来抓你来了。”

潇湘子本是不惧,娘亲虽然没有回头,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淡淡的说道:“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惹麻烦!”

潇湘子点了点头,我们三人下了楼,却不想那许梿动作好快,居然已经带了一些捕快围住岳阳楼。

许梿站在那些捕快的身后,叫道:“就是这三个人,竟敢欺负小爷!小爷今天非……”

许梿这时才看清楚我娘亲的容貌,话说一半,再也说不出来狠话,突然语气变得柔和起来,说道:“小娘子生的这般俊俏,你们可下手温柔点,别伤了小娘子啊!”

捕快头子很明显的翻了一下白眼,看来对这个衙内也是无可奈何,但是他既然已经下令,自然不能有所拂逆,于是命人拿着铁链,前来锁人。

潇湘子怒不可遏,噌的一声拔出长剑,说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许梿嘿嘿一笑,说道:“欺人太甚?小爷只不过是想要和这小娘子说两句话,你却在旁边来劲了,怎么?你们是夫妻吗?”

潇湘子转头低声道:“穆掌门,看来今天这件事是无法善罢,我们这便动手,这几个酒囊饭袋自不是我们的对手!”

娘亲柳眉一簇,说道:“他们是官府的人,这般大闹,恐怕麻烦不小。”

“这小子实在无礼,不教训教训他,这口气也是咽不下,何况难道我们要在这里束手就擒不成?”潇湘子说道。

娘亲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在心中思量,这时一人排开人群,大声说道:“衙内,且慢!”

娘亲的目光朝那人望去,全身不由一震,几近站立不稳,我心下奇怪,但见那人三十来岁的年纪,一身锦服,八字胡显然是经过精心修缮,看起来极为顺眼,浓眉大眼,颇有英气。

许梿听到那人的话,脸上不悦,但语气却缓和许多,说道:“沈千源,这件事你可不要管,跟你没有关系。”

那沈千源笑道:“衙内,沈某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许梿眯着眼睛,说道:“这几个人跟你有关系吗?”

沈千源来到许梿的身边,在他耳边低语几句,许梿神情奇怪的看了看我娘亲,又望了望沈千源,他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好!既然这样,那么……这件事便这么算了!”

许梿一个招手,居然带着捕快就这么走了,我和潇湘子都有些奇怪,娘亲这时候已经平静了下来,神色如常,沈千源来到我们面前,抱拳道:“衙内嚣张跋扈惯了,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莫怪。”

潇湘子还礼道:“这位兄台客气了,多谢出手相助!”

沈千源摆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娘亲这时终于开口,说道:“别来无恙!”

沈千源目光望向我的时候,多少有些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口中说道:“穆掌门,你我有十多年未见了吧?”

潇湘子这才知道这个沈千源和娘亲是认识的,不由一怔。

娘亲红唇抿起,说道:“确实。”

沈千源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你还是如以前那般,没有丝毫变化,我倒是有些老了。”

娘亲说道:“你的变化也不是很大。”

潇湘子感觉有点不大对劲,说道:“穆掌门,这位是?”

娘亲介绍道:“这位叫沈千源,岳阳人士,一个生意人,湖南湖北一带的商界,极为有名。”转而又对沈千源说道:“这位潇湘子,华山派弟子。”

潇湘子不知这个沈千源为何跟我娘亲认识,颇为奇怪,但又问不出口,而沈千源在听到潇湘子是华山派弟子这五个字,眼神也是很明显的一闪。

沈千源环顾四周,说道:“我们另找一个地方谈话吧。”

潇湘子似乎不想和这个沈千源深交,说道:“不麻烦了,我们现在要回客栈,明日一早还有要事!”

沈千源淡淡的说道:“潇湘大侠,你若是回去,那便回去,在下邀请的是穆掌门和……这位小兄弟。稍后在下会亲自送他们回到客栈,你大可不必担心。”

潇湘子感觉有些尴尬,望向我的娘亲。

娘亲双手收拢,站在哪里,微风拂过,衣摆稍动,亭亭玉立,她轻声道:“潇湘兄,一起吧,晚上还要你护送我们回去。”

潇湘子听到我娘亲这么说,可以说是给他一个台阶下,当即点头道:“好!”

沈千源带着我们上到一个酒楼,这里布置繁华,而且临面洞庭湖,洞庭湖不少花船,偶尔还有人放烟花,景色倒是相当不错。

酒过三巡,沈千源扬了一下头,问道:“这位小兄弟……?”

娘亲说道:“他叫梁玉,是我的儿子!”

沈千源倒是有心理准备,面容没有任何波澜,说道:“我猜到了,没想到长这么大了。”

娘亲将筷子放在一旁,询问道:“你的孩子多大了?”

沈千源摇了摇头,说道:“我尚未婚配。”

娘亲多少有些吃惊,说道:“岳阳首富,三十四岁,没有结婚?”

沈千源不以为意,说道:“结婚乃是终身大事,如果没有合适的,贸然结婚,可绝非在下的行事作风!”

娘亲悠然叹息,说道:“你这又是何苦?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样父母难道也会同意?”

沈千源黯然道:“我父母已然过世。”

娘亲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潇湘子在一旁说道:“穆掌门,你不要再喝了,再喝会醉的。”

娘亲轻摇螓首,说道:“无碍。”

沈千源自斟自饮了三杯,说道:“穆掌门这些年一切安好?”

娘亲苦笑,说道:“活着,仅此而已!”

沈千源意味深长的应道:“没错,活着而已,我何尝不是如此?”

也不知为何,他们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气氛开始有些微妙,都开始沉默不语起来。

娘亲已微醺,当即站了起来,说道:“今天就谈在这里,我有些醉了,需要休息。”

沈千源也跟着站起,说道:“穆掌门,不如你们住在我家,陋宅虽然不大,但是至少比客栈要舒适一些。”

娘亲本想拒绝,沈千源跟着又道:“这位潇湘大侠初次相识,在下也想结交一番,在下这些年来也喜欢和武林中人打交道,还请潇湘大侠能够给在下这个面子!”

潇湘子面对如此邀请,身为江湖人还真的是难以拒绝,为难道:“只怕是打扰了。”

沈千源咧嘴笑道:“并无打扰!潇湘大侠,你们华山派在江湖中可是大门派,在下也是如雷贯耳,实不相瞒,在下府上也有一些食客,自称是高手,其实我是不信的,如果潇湘大侠要是能够光临敝所,那可当真是蓬荜生辉!也好让那些食客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

潇湘子尚且在犹豫,沈千源又对我说道:“玉儿,我府上虽无小孩,但小玩意可是不少,都是很好玩的,而且巧的是,我府上现在还真的有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这小姑娘也是有些无聊,你们年纪相仿,也许能聊得来也说不定。说起来这小姑娘在江湖中也是大有来历,人称游龙仙子……”

我听到“游龙仙子”四个字,本来没有什么兴致的我,顿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说道:“她怎么在你的府上?”

沈千源见我如此激动,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她的师父跟我的父母关系匪浅,我父母对南海神尼有莫大的恩惠,这游龙仙子从南海过来,如果到湖南一带,都是会来沈府,但是基本也是尊从师父的命令,来沈府看看我们是否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这次她好像在岳阳有什么事情要办,所以暂且住下了,但是她不喜言谈,即便是跟我,也没有过多的交流,我想你们年纪差不多,也许会有什么共同语言。”

我当即说道:“那我们就住在沈府吧!”

娘亲看样子本意是不想去麻烦沈千源的,但是看到我这么说,只怕是拂了我的兴致,只好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打扰了!”

沈千源喜不胜喜,当即吩咐身边的人,马车在外面备好,我们一行人来到沈府。

沈千源作为岳阳首富,沈府自然也是十分豪华,装潢华丽,门口的两个大石狮极是威严,朱门厚大,进入之后,迎面一个石敢当,假山竹林,环境优雅。

沈千源将我们分别安排一间客房,里面的布置也是甚为典雅,床铺比客栈的不知道要舒适多少倍,我有些心急的问带我进来的下人道:“住在府上的游龙仙子现在何处?”

那下人摇头道:“她就住在西厢的房子,但是她白天出去,至今未回。”

我有些失望,说道:“这样啊,知道了!”

下人们给我打了洗澡水,还有一套换洗衣服,衣服是丝绸的,穿起来很是舒适,我反正也睡不着,想要去西厢那边看看游龙仙子李倩是否回来了。

穿过一片竹林,又通过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满是灯笼,倒是灯火通明,我也不如何害怕,不过令我有些失望的是,西厢黑乎乎的一片,显然李倩还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她在岳阳究竟是有什么事。”我在心中想道。

在暗处等了片刻,并没有等到李倩,我失落的往回走,当我走在竹林的时候,却看到娘亲和沈千源正在凉亭内谈话,我不由得好奇心大起,摸近探听。

只听娘亲问道:“你和那个登徒浪子说了些什么?让他这般放弃找我们的麻烦?”

沈千源则是说道:“说起来我和那衙内也算是有点交情,毕竟想要在岳阳做好生意,还是不能得罪知府大人的,其实我也没有说其他的,只是说你是我的心上人,平日里我可没少打点钱财,他只能不夺人所好,故而离开。其实我也不算是胡说八道,你本来就是我沈千源的心上人!”

娘亲低头不语,沉默片刻,随后说道:“十多年了……”

沈千源说道:“是的,十多年了,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你!恋着你,想着你……”

娘亲面对沈千源如此赤裸裸的示爱,美眉却是蹙起,说道:“往事如风,随风飘扬,不提也罢……”

沈千源急忙说道:“芸霏……”

娘亲打断了沈千源的话,说道:“叫我穆掌门,或者梁夫人!”

沈千源面色一沉,说道:“他都已经去了十年,你还没有从中走出来?”

娘亲摇头道:“我早已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只是我的身份还是衡山派掌门,也是梁夫人!”

沈千源内心一阵激荡,说道:“芸霏,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曾结婚生子,你可知是为何?”

娘亲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但是一闪即逝,说道:“无论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关心。”

沈千源激动的站将起来,说道:“芸霏,当年你我两情相悦,我们两家也是世代交好,虽然说因为你是江湖中人,我父亲不是很同意,但是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可是你……突然嫁给了梁其冲,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为何要如此待我,我去衡山找你,你也是不肯见我,难道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吗?”

娘亲也站了起来,直视沈千源,说道:“我十几岁时,确实跟你很聊得来,但也仅此而已,我并没有许诺你什么,其冲待我很好,我没必要再跟你见面!”

沈千源悲怆道:“我们只是谈的来而已?”

娘亲苦笑,说道:“年幼不懂事,也许我说了一些生死相许的话,但那做不得数。”

沈千源口瞪目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喃喃道:“做不得数?原来那些话都是做不得数的?”

我听到这里,大致也明白怎么回事了,看来我娘亲和这个沈千源自幼相识,两人也许相互间还说过一些情话,但并没有发展到私定终身的地步,也许连搂抱都不曾有,只是手牵着手约过会,后来我娘亲认识了我的父亲,娘亲本是一个女侠,跟我父亲自然更加谈得来,于是便结婚了,留下这个沈千源心有不甘,等待至今。

娘亲似乎是于心不忍,说道:“千源大哥,你为人极好,本不该为了我误了终身,你还是忘了我吧,要有自己的生活……”

沈千源抬起头,说道:“芸霏!现在梁其冲既然已经不在了,那么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娘亲回想起和沈千源以往的点点滴滴,不由叹气道:“哎……千源大哥,有些事情,错过了也便错过了,你不要过于执泥于此,你我之间,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是江湖中人,你是一个生意人,真的没有可能……”

沈千源有些生气,说道:“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潇湘子?是不是?你是不是喜欢潇湘子?你要和他成婚?”

娘亲断然摇头,说道:“不!不是因为他,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跟他成婚,你不要在这里胡思乱想!”

沈千源自是不信,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的关系非比寻常,他也是武林中人,跟你倒是般配!芸霏,我可以舍弃这份家业!我跟你一起回衡山,你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娘亲听出沈千源的诚恳,也被他这些年的坚持而感动,但她早已过了受到感动就接受感情的年纪,还是坚持道:“千源大哥,你真的不必如此……”

沈千源突然站起,来到娘亲身边,伸手将她抱住,口中说道:“芸霏……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我一直在等你,你就接受我好吗?”

本来以娘亲的身手,沈千源是断然抱不住她的,但是娘亲显然没有想到沈千源会突然如此,吃惊之余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已经被沈千源抱住。

娘亲一掌抵在沈千源的腹部,吐出真气,将沈千源震开。

“沈公子,请你自重!”娘亲冷冷的说道。

沈千源差点被我娘亲打的吐血,哀求道:“芸霏,你不要如此待我,好不好?”

娘亲显然也有些生气,说道:“以前你可不敢如此大胆!”

沈千源差点要哭出声来,说道:“你可知道我这十多年前是如何过来的吗?我真的是对你梦寐以求,芸霏,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错……”

娘亲却心意已决,说道:“你好自为之!我们是绝无可能的!”

娘亲说完,转身便走,沈千源看着我娘亲远去的倩影,怔了好一会儿,说道:“好!你竟然如此无情!”

沈千源也走了,我站在竹林中,心道:“这沈千源该不会因爱生恨,对我娘有什么不利吧?”

我愣了片刻,正准备回去,却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到了东厢。我不由胡思乱想起来,以为是李倩回来,当即就追了过去。

来到东厢,其中一个房间灯火通明,极为明亮,我好奇心大起,凑了过去,凭借着衡山派的轻功和镇岳诀,做到悄无声息,里面的人也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在外面偷听。

只听的一人说道:“穆芸霏真的住进了沈府?”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是沈老板邀请她过来的!”

“穆芸霏难道当真如同江湖传闻那般漂亮?”

“啧啧啧,你是不知道,那身材,犹如蜜桃一般,真的是要滴出水来,我这辈子,要是能够一亲芳泽,即便是死了,也心甘情愿啊!”

这时居然传来王颠的声音:“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兴趣?”

我又停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明白这里面的人是要做什么,王颠从衡山逃出来之后,隐姓埋名,在得知沈千源喜欢招纳食客,于是就混了进来。而沈千源的食客之中,可以说是鱼珠混杂,很多都是亡命之徒。

而房屋中,分别是“千手人屠”彭正,“玉面书生”萧林,还有一个没有外号不知姓名的人,大家都叫他黑炭,而王颠自然也是在其中。

萧林舔了舔嘴唇,说道:“不过这个穆芸霏是沈老板的客人,我们如果……真的把她怎么样的话,只怕……只怕是有些不妥啊!”

彭正不以为然,说道:“有什么关系?怎么?难道你对她不感兴趣吗?”

萧林撇嘴道:“兴趣自然是有,江湖中只要是真男人的,哪有不想得到穆芸霏和李倩的?但是现在她们两个都住在沈府,如果在沈府出事,牵连到沈老板,这沈老板待我们还不错,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呢?”

彭正说道:“那就等她出府之后,再行下手!”

王颠嘿嘿笑道:“他们明日要去君山,我们可以在船渡上下手脚,届时淹死潇湘子和那个小鬼,再救了穆芸霏,她还不是任由为所欲为?”

彭正兴奋道:“此计甚妙,只是……那个李倩也在沈府,要是能够将她们两个一起掳来,即便是叫我即刻死了,也心甘情愿啊!”

那个黑炭冷冷道:“李倩是我一个人的!你们休想乱动!”

王颠哼了一声,说道:“穆芸霏和李倩都是武林中的女神,你算得了什么?你一个人的?想的倒是挺美。”

里面的人笑了起来,我听到这里,心惊肉跳,心道:“谁能想到这繁华的沈府,竟然会暗藏着这些混蛋?当真是藏污纳垢!如果我们毫不知情,明天在船渡之时,真的被他们得逞,我和潇湘子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娘亲也会被他们侮辱!”

我壮起胆子,戳破窗户纸,朝里面望去,除了王颠那个老匹夫,我竟然还有一人看起来眼熟,细想之下,便是那个黑炭,居然是在之前遇到李倩的那个客栈的小贼。

这小贼一开始装的跌跌撞撞,不会武功,但是走的时候,展现出来的轻功,非常了得,潇湘子都惊叹不已。

我本想退走,一个转身,踩在一根枯干的树枝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我心中一阵叹息,暗叫不妙,正要拔腿就跑,里面的人早就察觉,冲门而出,我只感到后颈一凉,一把钢刀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

屋里的四个人将我团团围住,那个彭正的刚到正抵在我的脖子上,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王颠看出来是我,小声道:“他是穆芸霏的儿子梁玉!”

彭正冷笑一声,说道:“那可当真是留不得了,杀了他!”

彭正说着,举起钢刀,就要砍下来,忽地一阵剑鸣之声响彻夜幕,噌的一声,彭正的钢刀落地。

我的眼前一亮,只见李倩一袭白衣站在我的面前,面无表情,甚为冷艳,夜风拂过,衣摆微动,恰似仙女下凡,胸前如同雨后春笋,虽然没有我的娘亲那般偌大,但发育显然已很良好,令人目光难以移开。

我看到李倩,心中欣喜,也忘记了害怕,说道:“李姑娘,是你!”

她冷冷道:“一帮大人在这里欺辱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彭正看到李倩,虎口虽然生疼,口中却调笑道:“真的是说谁谁来,黑炭,你一个人的女神来了!”

李倩看清楚那个黑炭的面容,怒道:“小贼!你竟然也在这里!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李倩说着,长剑翻飞,直取黑炭的喉咙,去势极为凶猛,眼看他是极难避过,不想那黑炭身子一缩,竟然躲开。

李倩显然没有想到这个黑炭会是一个高手,招数一缓,彭正和萧林一起攻击过来,李倩不愧是南海神尼的高徒,剑术内功皆是绝顶,一人对付两人,不落下风,尽管彭正和萧林也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人物。

那个黑炭冷哼一声,似乎不屑和彭正他们一起对付李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冷眼逛网,而王颠本来武功不济,也在一侧没有动手。

战至酣处,李倩娇喝一声,长剑陡然变招,招数连绵不绝,内含劲力,彭正和萧林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忽地彭正惨叫一声,肩头中剑,彭正慌忙间倒地一滚,狼狈避开李倩的追击。

萧林一看情况不对,大叫一声,翻墙而出,而这个时候,王颠早已不知去向,那个黑炭倒是一副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倩,说道:“游龙仙子!有点意思!”

李倩还要动手,那黑炭却哈哈大笑,身形犹如鬼魅,顿时消失在夜幕之中,李倩飞身去赶,却哪追的上。

受伤的彭正见状,急忙落荒而逃,当李倩回来的时候,这里只剩下我一人。

李倩刚才出去办事,本就已经有些累了,回来看到我被人抓住,当时也不容细想,拔剑相助,一番打斗,满身香汗淋漓,白色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如今展现出玲珑剔透的曲线,我咽了咽口水,借着月光欣赏着面前的美景。

李倩就像是刚刚美女出浴,这个场面甚是香艳,她虽然身姿纤细,但是无疑前凸后翘的,我明知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看着,却根本就忍不住。

李倩目光一横,说道:“你在看什么!”

我急忙将目光往下,说道:“多谢姑娘相救!”

李倩还剑入鞘,说道:“不必言谢,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李倩转身要走,我上前一步,说道:“姑娘!”

李倩站住身子,也不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这几个人狼子野心,绝非善类,我们要及时跟沈先生说明,不然沈先生恐怕会陷入麻烦而不知。”我如是说道。

李倩确实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只是说道:“你去说明便可!我不想多见人!”

眼看李倩又要离开,我实在不愿意就此罢了,想要跟李倩多多交流,急切道:“刚才那几个人,在屋内正在商量如何对付你和我的娘亲,姑娘如果不加以防范的话,只怕会吃大亏!”

李倩冷道:“行走江湖,被别人算计,再正常不过,他们只要胆敢招惹我,定叫他们有来无回!有什么好说的?”

“你知道他们要如何待你吗?”我来到李倩的身后,闻着她身上散发的幽香,再加上她具有完美线条的后背,心中呯呯的跳个不停。

李倩不屑道:“登徒浪子而已!”

我不由苦笑,说道:“这些都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人物,可不是寻常的登徒浪子,何况那个黑炭,显然觊觎姑娘许久,之前装作小贼,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而且武功还高的不同寻常,难道你就没有一丝怀疑吗?”

李倩听到这里,才算是正视起此事,转过身,脸上还是冷冰冰的,如同冰雪美人,但是眼瞳中已经浮现出一丝疑惑,问道:“难道你知道那人的身份不成?”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并不知道,但是我们只要齐心协力去查,自然能够查出来的。”

李倩身形一飘,飘出去老远,并且说道:“我向来独行独往,不必如此麻烦!”

我追出去几步,却哪里追的上,本想去西厢房找她,转念一想,如果过于纠缠,反倒是让她对我起了反感,只好作罢。

我本来对李倩就有好感,如今她更是救了我的性命,现在满脑子都是她的倩影,抛之不去。竟而忘了跟娘亲去说今晚发生的事情。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