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 • 阴雷篇 (2) 作者:后会X无期

.

【花嫁 • 阴雷篇】

作者:后会X无期2019/8/02发表于:sexinsex

阴雷篇(2)

我这辈子还没跑的这么狼狈过,连雨伞都忘了拿,一路跑到学校的时候,头发已经湿透,猥琐的贴在头皮上,像是刚下过热水准备褪毛的鸡。

我蹲在自行车库的墙根处,听着塑料雨棚滴滴答答的敲击声,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早已经释怀了她的那些不堪流言,我努力把她和我之间所有的联系都噼开。装作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相处着。

类似于,她是房东,我只是房客。如果房东是个人见人上的骚货,我作为房客会感到新奇,激动,性奋,也有可能为其感到不耻。但绝对不会因此感到愤怒或是痛苦。

早晨的幻想无比的真实,但冷静下来后我发现画面中她的乳房和臀部明显是借鉴了孙阿姨的。而那粗大的阳器,紫色的肉菊则是从过去看过的寥寥几部岛国电影而来。

我根本没见过她的裸体,除了那张动人的脸蛋,她身上任何一个部位我都没有见过。

这个幻想是我拼接的,是假的,但这明显是假的幻想为什么让我觉得如此的疼痛,当我设想她媚眼如丝回头的那一刻。我整个心都被揪成了一个点,彷佛所有的力量都被挤压在其中,却找不到一个宣泄的突破口。

这样的情绪让我彻底慌了,我不应该如此激动,她对我而言不过是一个早已陌生且声名狼藉的女人,在我心中的地位应该还比不上孙阿姨。

也许这份慌乱无关乎血缘也无关乎母爱。只是对于一个极光般绚烂的女人可能堕落至此的愤怒和不甘。

“远哥,远哥!”百灵鸟般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香风扑到了我的面前。光闻到那股夹杂着几分辣鸭脖的清澹少女香我就知道来人是唐烁。

她好像走的也很急,汗水打湿了流海,呆呆的贴在额头上。脸颊泛着红霞伴随着青春洋溢的笑脸。唐烁算是完美继承了母亲的颜值。活泼的性格配上讨喜的小圆脸总能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今天她又把马尾梳的老高,左摇右摆像是小猫的尾巴。

“你这头发再往绑上一点都可以做避雷针了,这几天下雨,你倒也不害怕。”我站起身擦了擦脸上的雨水,顺带调笑她一把。

“什么避雷针,这叫有运动气息。”她嘟嘴说完,还在我面前欢快的蹦了两下。

已经发育不错的胸脯随着动作上下起伏着,的确挺有运动气息。

“远哥,你今天来的这么早,而且还没带伞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撑开伞,把手举过肩膀。

我看她费力的样子,自觉的拿过伞把我们罩在其中,慢慢往教学区走去。

“今天早上跑步来着,没事淋淋雨挺好的,凉快。”

“切,就会耍帅。”她不屑的嘲笑着我,顺势和我靠的更紧了点。

“唐辉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你这一大早就吃鸭脖啊,那能当早餐么?”我故作嫌弃的捏了捏鼻子,这丫头一说话就铺面而来一股小茴香夹杂各色香料的味道。

可小丫头居然完全没理睬我的嫌弃,反而红了脸,而且还藏着抑制不住的笑意。

“他还在家呢,我今天自己先来的。”

我停下脚步看着她,“小烁,你今天这表情有点不正常啊?”

“哪有不正常啊,不就是开心了点么?再说自从你转来以后我哪天不开心。”她不敢看我的眼睛,故作张望的四处转着脑袋。

“不对,不对,你今天这开心劲就像是偷吃了隔壁张姐家的腌香肠没被发现一样。”

“什么跟什么啊,我有那么爱吃么?”唐烁插着手,习惯性的往额头吹刘海借以表达自己的不爽,可她的刘海还粘在额头上,完全没有她想象中潇洒的效果。

“你要不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那么想知道。”说完,我继续往前走。

“等等,等等远哥,那我……我告诉你个秘密好不好。”她羞红脸拉住我,怯生生的询问着。

我点了点头,这小丫头心思单纯的很,压根藏不住事。

接着她示意我弯下腰,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道,“昨天晚上,我哥哥偷偷亲了我的嘴。”

“我操,唐辉亲你了!”我下意识的大声喊出来,唐烁脸上的热气都快从毛孔里喷出来了,她一把捂住我的嘴。

“你别喊啊!”

“不行,这家伙也太扯澹了,我帮你去教训他一顿。”唐烁看我认真的表情死命的拉住我。

“别啊,我昨晚是装睡的,他还不知道我发现了呢。”

“那又怎么样,他可是你亲哥哥,怎么能亲你。”我简直要疯了,这丫头被自己亲哥非礼了,好像还一点不在乎。

“远哥,你别急么。我知道他不应该亲我,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啊?”

“我还挺喜欢被他亲的。”唐烁的声音越来越小,笑意却越来越深。

“其实,我早就喜欢我哥了。以前我们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总是护着我。每次我都只是衣服脏了,而他经常是鼻青脸肿的。后来你转校过来和我们在一起后,我就越来越感觉,你才像我哥,而唐辉就像,就像……”

“你男朋友?”我不自主的补充了一句,结果小丫头笑着点了点头。

“但你们是兄妹啊,做不成男女朋友的。”

“如果我哥也愿意,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男女朋友。我们自由恋爱,又没碍着别人。”她那不以为意的劲头让我都开始恍惚起来。

“是没碍着别人,我只知道要是孙阿姨知道了。一定会把你们俩打个半死。”

“所以肯定得瞒着她啊,而且我哥也没跟我表白不是。”

我看她一脸期待的样子,眉头都要拧掉了。

“不是,唐大小姐,你还特希望你哥跟你表白是不是?”

“那可不,我喜欢他,他也应该是喜欢我的,不过我哥一直都比较害羞,如果不行我就吃点亏先表白好了。”唐烁越说越开心,瞳孔里闪着迷离的光亮。

“唐烁,你们可是亲兄妹,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你们就没法待这了,光是那些无所事事老娘们的口水就够你们往青遇山游个来回,你做事得稍微过过脑子啊。”我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因为我就剩这么俩朋友,他们要再出什么事。我就算提前登基,当孤家寡人了。

“不待就不待呗,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的,你没来之前还不是经常有人欺负我们。原本我以为自己是单恋,但现在既然哥哥也喜欢我,那我才不管那么多呢。而且远哥,你可得帮我。”她转过身期盼的看着我,眼神里却有几分狡黠,完全就是一副吃定我的样子。

“这事我怎么帮你们,最多也就只能帮你们瞒着点了。”我看她这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架势,那些印象中的大道理也说不出口了。

“不管,反正你得先答应着,除了妈妈,我们最相信的就是你了。到时候要是真有什么难处,可不就得指着你了。我可把你当成我哥,你也得把我当成妹子。”

“我的确在心里把你当成妹妹,可这事……哎,好吧,如果真有我能帮忙的,我一定帮你们。哎……怎么搞成这么个乱劲,认外人当哥哥,让亲哥当男朋友,怎么想的都是。”

我长吁短叹了好几声,才缓解了这个消息对我灵魂的触动。

到最后,乱伦两个字我也没有对她说出口,我本能的觉得这两个字是一个绝对无法触碰的禁忌,也是对这个纯洁女孩的伤害。

整个上午,每当唐辉看向我时,我都会不自觉的闪躲着眼神。我真没想到,一贯文质彬彬的他居然能干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

放学后一起回家时,我的心态也不由的发生了改变,原本我们是小开心三人组,蹦蹦跳跳把家还那种,现如今我走在他们身边,总有种电灯泡的感觉,还是150W的LED。而且他们还偏偏习惯把我夹在中间,好像生怕照明不均。

不过如果抛开他们的兄妹关系,两人说话的语气,互相看着彼此的眼神还真有几分恋爱的酸腐气息。

作为母狗崽子的我,虽然德智体都很出色,可完全没有女人缘。毕竟没有哪位少女有勇气做母狗崽子的女朋友。

所以我在缺失了父爱母爱的同时,男欢女爱也属于完全绝缘。唯一剩下的同学友爱此时也变了味。

这该死的生活真是操蛋。

回到家里进了门,父亲居然早早在家了,而她却还没回来。

我随口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进房间,父亲却拦住了我。

“晚上和我一起去吃饭,你回来这么长时间,我那些工友还没见过你,等会收拾收拾我们就走。”父亲说话时久违的露出了笑脸,其实他除了个子小了点,人长的还算凑合,标准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脸正直的样子。

可能生活的压迫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不到四十的岁数,双眼下就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眼袋。如果再和她站一起那年龄的差距就变的更为明显。

出门坐上父亲的电动车,兜兜转转十来分钟,到了镇中心为数不多的一家比较气派的酒楼,名字也是粗俗的霸气,叫甲天下。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我们进了一间空包厢,父亲拿过菜单点点画画了半天又丢给我,让我点自己爱吃的。

我看了看菜价,又扫了一遍父亲点的菜,海中宝,笋壳鱼,金沙蟹,七七八八点了十多个菜,算了算这一顿不加酒水差不多就要近两千了。

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我家的情况我自认为还算清楚,每个月的开销绝对超不过三千。这一顿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出血。

“我不用了,你点的够多了,请的是什么人啊,至于花这么多?”

“你小子懂个屁,这就是人情世故,既然请人吃饭,不吃到位了,那不如不请。只要你小子在学校有出息,你老爸我有脸,花点钱吃顿好的怕什么。”

父亲咧着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教训着我,彷佛此时此刻他来自父亲的尊严全都到位就绪,那高高在上的得意表情就像是完成了十二项“不可能完成”任务的郝拉克勒斯。

可我对于他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根本就是嗤之以鼻。幼年埋进骨子里的价值观人生观几乎都是来源于我的师傅。

那个五十多岁的精壮汉子,全县一大半的超市都是他家的连锁。但他平日依旧是粗茶澹饭,素棉长衫。

一人就餐时菜绝对不会超过两个,而且肯定是清盘。他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了资助当地学生或者孤寡老人的身上。

这种安一方百姓的侠义气息让我推崇备至。除了习武之人,仁者无敌这方面我没有百分百饯行外,对他的其他教导我一直都是奉为圭臬。

他曾经反复告诫我们的一句话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在我临行前,我能看出他的心里很不好受,他拉着我现场写了幅字作为饯礼。

他大笔一挥,洋洋洒洒,气吞山河,力透纸背。

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幅字我应该会当成传家宝一直留下去。

陷入了师傅的回忆后,我也懒得再理父亲,话不投机半句多,多说无益。过了一会儿,人就陆陆续续的来了。父亲粗暴的把我拉起来,带着我一个个打招呼。

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难看,配合着谢叔叔,陈叔叔,周叔叔的喊着。

等这八个人落座后,一个体态肥硕的光头开始散烟。散了一圈之后,居然给我丢过来一根。

“别,别,我儿子才14,还小呢。”父亲赶紧伸手推脱着。

“怕什么,老陈的儿子见到没,十岁开始抽,现在一天一包半,不一样长的高高大大的。烟酒这东西和女人一样,早上早享受。来,大侄子别客气,来一根。”

胖子捡起桌上的烟径直朝我伸过来,脸上的笑容满是戏虐,在座的估计没人看不出来。

父亲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烟,“小远,你就拿着吧,别折你谢叔的面子。”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这到底是折谁的面子,我他妈不说话当我软柿子捏。

我咬牙看了父亲一眼,伸手一把攥住死胖子的手,“谢叔,我是习武之人,抽烟影响运气,实在抱歉。”随后我缓缓加重手里的力量,一点点的把他满是横肉的手臂推了回去。

胖子的表情立刻就变了,他应该是没想到这么怂的爹能有我这样的儿子,饭局的气氛也开始变的僵硬起来。

“哎呀,你们这帮老不死的,都不等等我就先开吃了啊。”突然一个骄横的女声闯进了包厢里。我顺势打眼看去,一个顶着大波浪,分外妖娆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扭了进来。

她的状化的特别浓,浓到完全看不出真实年纪。但是化妆的手法还是不错的,虽然风尘气十足但却充满魅惑。尤其是那双凤眼结合挑勾的澹紫色眼线,显得极其勾人。

她的嘴唇也被涂抹的异常鲜红,说话时一张一合,像是含了一颗成熟的樱桃。

胖子和我几乎是同时撤回了手。父亲也赶紧就势驱赶刚才的几分尴尬。

“是曼文来了啊,快坐快坐,我们也是刚坐下,没开吃呢。”

叫曼文的女人根本没理我父亲那一茬,眼神围着桌子扫了一圈,落在了我的身上。

随后不顾一旁的空座,直接走到了我的右侧,推了推原本坐在我旁边的男人。

“来,赵哥挪一挪,我可不和你们这帮臭男人挨着,还是靠着我们小帅哥安心。”

叫赵哥的男人也没说什么,爽快的腾出位置。曼文毫不扭捏的坐了下来。不过她倒是言出必行,说靠着我,就真的紧靠着我坐着,穿着黑丝的大腿无比自然的贴在我的腿上。

我纳闷的看了她一眼。她对我眨了下眼睛,接着抬手顺了下自己的大波浪,接着又往下扯了扯肩缝,她穿的是一件紫红色V领印花连衣长裙。随着她的动作,原本就开口极大的领口直接露出了一大片的乳沟。

因为她靠的我很近,又比我矮了不少。所以我只要稍一扭头,她胸口两坨肉基本就是尽收眼底。

虽然我内心深处是以做正人君子为准则的,但是说实话真白,而且特别大,饱满的简直要扑出来一样,我不知道她穿的是什么胸罩,不过感觉就是摆设,该挡的地方一点没挡住。

她一坐下就非常熟络的聊了起来。偶尔笑的开心还会往我这边倾斜一下。只要她身体一倾斜,右侧乳房前的那颗果实就会完整的暴露在我的面前。迫于光线和阴影的关系,我只能看见形状。

她这种左摇右摆,时而遮掩时而袒露的动作对我这种纯情小处男而言简直就是折磨般的诱惑。

一时间,周围人对我的恭维,父亲对我看似贬低实则装逼的谦虚,我根本一句都没听见。因为我胯下的凶器已经膨胀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小。

注意到胯下之后,我才突然发现,就在自己窥视曼文胸部的时候,她的一只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搭在我的大腿上。正沿着大腿内侧到三角区前后轻抚着。

虽然她的手在不断的做着小动作,但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与在座的各位谈笑风生着。

“嗤……”我突然忍不住砸了下嘴。

“怎么了?”曼文笑眼含春的低声问我。

“没事,菜有点辣。”我赶紧移开目光,顺便拿起橙汁灌了一口。刚刚那一刻,她看似无意的用小指指甲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马眼,就这一下让我竟然有了种过电的感觉。

她似乎并没有罢手的打算,随着轻抚幅度的逐渐加大,她直接一手握住了我的命根子。

“呀!”这回倒是她轻叫了一声,虽然不大,但还是被在座的人听见了。

“怎么了,曼文。”父亲转过脸来关切的问着。

“呵呵,我是想起来今天不能喝这么多酒了,不然要是熏到小帅哥怎么办。”

她一边说着,一边似乎在确认尺寸,用手从龟头一直撸到了我的耻骨。

“你看看,我还没喝多少呢,小帅哥脸都红了。”

“别是被你胸前白花花的肉照红的吧。”这时对坐的一位戴眼镜的男人跟上一句讥笑着。

“你以为都和你们这些老色鬼一样,喝二两马尿,满眼都胸脯肉,咱们小帅哥可纯着呢。”她豪不怯场的立马还击,在座立刻又是哄笑一片。

而我则疲于应付那一阵阵排山倒海来的快感,根本无心应付其他。她好像玩上瘾一样,重点开始对付我的小兄弟。我穿的校服裤子还是XXL码的,宽阔的裆部和单薄的化纤层根本无力阻止小兄弟的伸展。

她的手法的确高超,而且似乎非常清楚我的临界点。每当我要控制不住的时候,她就会立刻停下,转而轻捏我的子孙袋以抑制我的快感。

最后我已经完全忍不住要爆发时,她便直接掐住了我的龟头,硬生生把那股射精的欲望暂时压了下去。

接着她轻轻拍了拍我的小兄弟,似乎在说好了,游戏结束。

此时的我完全忽视了当众被人撸管的羞耻,反而有些感激她放我一马。不然喷发在裤子里,那我人可就丢大了。

“对了,我说曼文,你也离婚两年了,就没想着再找一个?咱们厂里能干的男人那可是不少啊。”谢胖子喝了几两酒,那股子痞气又出来了,当众一语双关的调戏着曼文。

“那也得有人愿意要我啊,要不然我就找你吧谢工,赶明儿我就拎着礼先去跟咱大嫂见见面,怎么也得先搞好关系不是。”

“别别,曼文,你饶了我吧,你还是找老白吧。而且你们看看,他们三个人就这么坐在一起像不像一家三口。”

“像,哎别说,还真像一家人。”

众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连连附和着。

父亲脸色微红,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是酒多了,还是心虚了。

“算了吧,老白家里可是有位仙妻啊。这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曼文这句话声调拖的极长,抑制不住的酸涩之气。

“对了,老白,你今天请大伙吃饭,怎么没把家里那口子带来。就算是再美的老婆也不能一直藏着吧,就这么舍不得给大伙看看。”

话题牵扯到她之后,父亲的脸瞬间就黑了,交杂着酒后的红润转而成了臭猪肝一般的色泽,难看的不忍直视。

“没有,她,她今晚加班。”

“哦,加班那!加班好哇,有加班费啊。”谢胖子笑得抬头纹都挤到了一起,他浮夸的表情结合怪异的语调让我的火蹭蹭的往上冒。

而父亲依旧支支吾吾的态度,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这老狗日的三番五次的戏弄我们父子。我死盯着他,两手的拳头攥的嘎嘣嘎嘣响。

就在我准备揭竿而起,大闹一番的时候,我的命根子突然又被人紧紧抓住,一瞬间百炼钢就成了绕指柔。

拳头松开后,那只纤细的玉手又轻轻拍了拍我的兄弟。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在座可就我这么一位美女,你们不聊我就算了,还偏偏聊别人老婆聊的起劲,怎么着,当我不存在啊。”曼文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了番话,立刻又把场子回了温,大家的话题又赶紧集中到了曼文身上。

但我此时已经没有一点吃饭的心思了,抽了张纸擦完嘴站起身跟父亲说道。

“我去上个厕所。”

正当我要迈步的时候,曼文也站了起来。

“小帅哥,这的厕所可不好找,走,我带你去。”

我疑惑的点了点头,和她一起出了门。进了厕所后,我先用冷水冲了把脸,让自己狂躁的心情安定下来。

今天这顿饭真是我这十四年来吃过的最憋屈的一顿,也让我对自己的父亲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

尿尿时,看着爽快的分身,我对刚刚被调戏的一幕也有些生气。

于是我忍不住用手抽了我的小兄弟两巴掌。

“你这几两肉可是长在我身上的,真他妈给我丢脸。”

出了厕所,我发现曼文正站在外面等我。

“你刚刚在里面和谁说话呢啊?”她凑进我的脸,小声的问着。

我闻着她浓郁的香气,脑子又开始有些恍惚。

“没,我自言自语来着。”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她伸手揽过我的肩膀,凑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嘿,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倒还真是挺有料的,配的上你这结实的身板。”

“那个曼文阿姨,刚刚你那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我心虚的侧过头,假装正义的问了一句。

“呵呵,真是个单纯的傻孩子,别胡思乱想了,保不齐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呢。”她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话的语气好像并不像是玩笑。

“一家人,您什么意思?”

她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得更开了。“字面意思。”

接着没等我再发问就直接拖着我往包厢走。在座的那些老男人显然是喝高了,天南地北东一拳西一脚聊的天花乱坠。

我撑着脖子无聊的看着一群人的狂欢。这时服务员上了一盆汤,名叫霸王别姬。

我一看是花蛇炖甲鱼,顿时没了欲望。因为我对那些爬行动物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可这时谢胖子又他妈来劲了。他指着锅的甲鱼对大伙说,“这野生王八可是好东西啊,老白,今天你做东,这王八无论如何都是你的。”

此时的我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并没有觉得谢胖子的话有什么不妥,直到我看见周围人笑容中拼命掩饰的嘲弄和耻笑,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谢胖子的话外之音。

曼文又先一步反应在我的前面。她站起身,伸出筷子夹住了甲鱼壳并扯了下来。

“这甲鱼壳可谓是甲鱼身上最有营养的东西,补肾清热,强筋坚骨。对发育的孩子可是特别好的,所以这壳啊得小帅哥吃。”说完她直接就把壳放到了我的碗里。

我刚要说话,她却又伸出了筷子。

“不过,谢工,这王八头可就非你莫属了。”她似乎刻意用了甲鱼和王八来区分两次夹菜的对象。说完也没等谢胖子反应就直接放进了他碗里。

谢胖子的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了,但又不好意思发作。

“不是,曼文,这怎么就非我莫属了。”

“谢工,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么,吃什么补什么啊。”她话音刚落,整桌人都笑翻了,连我也忍不住埋起头偷笑了两声。曼文等大家笑了片刻,看到谢胖子脸色不好,又帮他找补了两句。

“好啦,好啦,我就是跟谢工开个玩笑,毕竟他的家伙大不大,我也不知道不是,不过男人应该没有嫌自己家伙大的吧,所以谢工你就安心补你的吧。”

我看着曼文已经微醺的面容,倒真觉得有几分亲切。虽然她的言行举止上有些过于轻佻。但今晚她话里话外都在不断的维护我和父亲,再加上刚刚在厕所前说的那番话。

难道她真的和父亲……

我隐约知道了事情的答案,对此我说不出是个什么感受。生母,养母,后母,难道我这辈子要有三个妈?

你说我什么富裕不好,偏偏妈富裕。我感觉自己已经要被命运的编排给逼疯了。

饭局散场的时候,父亲已经完全喝大了,路都走不了直线。我只好背着他,在曼文的搀扶下往酒店外走。

这种情况下,父亲的电动车自然是骑不了了。曼文便主动提出帮我们把电动车骑回去,让我们打车走。

拦车时,曼文又走到我面前,有点不放心的和我说,“那个谢胖子,你别去理他,听说去年他想占你妈妈便宜,最后却被人揍了,在医院里躺了两个星期。所以自然对你们心里有气。他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二流子,不值得你一个出类拔萃的好学生跟他一般见识,听懂阿姨的话了么?”

我顺从的点了点头,而她则带着完全不同于刚刚的笑容摸了摸我的头。

“好了,下次有机会咱们再聊,你把你父亲照顾好了。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好面子。”说完她摆了摆手,骑上电动车就走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不得不承认,和家里那位相比,她的确更像父亲的妻子。

但她即使表现的再暖心,也无法弥补今晚我对父亲的失望。

回到家后刚敲了两声,门就打开了。我背着父亲越过她的视线走到了沙发边,她赶紧帮着我把父亲放倒在沙发上。

父亲一路被冷风吹了吹,酒稍微醒了点。他坐起身揉了揉脸。

“弄点水喝。”

她听见后面无表情的走到厨房倒了杯水递了过去。父亲喝了半杯,扭头看了她一眼。

“几点了……还没睡,你……你不会是刚回来吧。”他仰躺在沙发上强忍着醉意目光游离且轻蔑的看着她。

“我早回来了,找不到你们人打电话去车间问了才知道,你带儿子去吃饭了。”

“早……你早个屁,我们走……走……走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躺在哪张床上呢。”

“你非得当着儿子的面这么说我么。”她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出离了愤怒的委屈,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你……你还在乎儿子……那是,是我儿子……你算个屁,贱货。”父亲的醉意再次上涌,完全不在乎我在一旁听着他羞辱我的生母。

她的脚轻挪了一步,看上去想要回房。她似乎不喜欢在我面前落泪,所以即使忍不住也会尽量把泪水憋在眼眶里。可也许是我还站在那里,她一时也不知道该去还是该留。

父亲接下来的话就完全是骂人的醉话了,所有恶毒的词连轱辘的从嘴里喷出来,到最后终于忍不住吐在了地上,随后就昏睡了过去。

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臭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客厅。我的眉头紧蹙,双眼牢牢盯住了死狗般的父亲。

他的表现真的让我太失望了,在饭局上面对羞辱挑衅的怯懦和回到家面对妻子儿子的威武简直就像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做男人做到这个地步,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失败。

“傻逼!”我一晚上压抑的情绪实在无处宣泄,最后忍不住恨恨的骂了出来。

她原本低垂的双眼突然睁的老大,纤细白嫩的手指捂住了小嘴诧异的看着我。

我瞄了她一眼,随口回了一句,“我没说你。”

她花了好久才从震惊中缓解了下来,眼神极不自信的飘向下角,带着几分犹豫小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爸爸。”

说完后立刻跑进了厕所,或者说逃进了厕所比较准确。

片刻后,她拿着拖把走了出来,一声不吭的开始清理地上的呕吐物。

“你晚上又加班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一句,但等后悔时,话已经进了她的耳朵。

她应该没想到我会主动和她说话,注意力还集中在飞溅到四处的腥臭液体上。

于是不自觉的回答了一句,“嗯”

但随后她又抬起头看着我,“嗯?”

但她之前那一声“嗯”对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经过今天晚上的大餐,我现在对加班两个字简直就是痛恨无比。

我没再理她,转身进了房间,第一次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嘭!”

彷佛也关上了心门。

我仰躺在床上独自生着闷气,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气父亲的无能,还是气她的自甘堕落。

就在我情绪最低潮的时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有事?”这次我并没有说没锁,而是有气无力的反问着。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她小声询问的声音,“你,你睡了么?”

“睡了。”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我在衣服都没脱的情况下扯过被子盖在身上。

又过了好一会,她娓娓动听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还没有洗漱,这样睡会不会不舒服。”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一会去洗。”

门外终于安静了下来。

过了大约十分钟,我下了床,拿好换洗的内裤打开了门。

开门的一刻我吓了一跳,因为她正面对着我的房门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白色的袋子。

看到我开了门,她也赶紧站了起来,只是双手紧紧抓住袋子,显得很紧张。

我皱眉看着她,“你有事?”

她咬着下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随后走到我的面前,打开了袋子。我低头看了眼,发现里面都是一团团的毛线,最上面还有一张小票。

“我想着你好像没什么过冬的衣服,所以我今天下班去了趟镇上买了些羊绒线,想趁着夏天给你打几件毛衣。虽然外面也有的卖,但还是自己打的比较紧致,穿起来也更暖和。”

她的声音像是三九天里山谷间流淌下的一股温泉,轻灵婉转还夹杂着令人迷醉的暖意。

我顿时感觉心中的戾气被这股温泉带去了遥远的他处。

“所以你今晚没有加班。”我似乎是确认般的询问着。

“嗯!我刚刚在做事,所以没过脑子就回答你了。”她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在发现我的眉头还皱着时,她又赶紧从袋子里拿出了小票。

“你不信可以看小票,上面有时间的。”

我其实心里已经信了,但我依旧皱眉的原因则有些奇葩。

因为她如此周详的对我解释让我有了一种很难描述的错觉。非要描述的话,那就是我感觉现在躺在沙发上的是我,而我是我爸爸!

“不用了,我相信你的。”为了不让她继续误会,我赶紧补了一句,于是她脸上那两个调皮的小梨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我去洗漱了。”我感觉自己的脸开始有点红,于是找了借口准备开熘。

“等下。”她急忙拦住我。

“我想量一下你的身材尺寸,这样才打的准些。”她怕我拒绝,又补充道,“很快的。”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点了点头,在她的指挥下,我双手朝两侧水平举起。

她拿起皮尺,沿着我的手臂,如同舞蹈的精灵跺着步子从左至右量着臂长和肩宽。

随后她紧了紧手中的皮尺,双手轻柔而缓慢的从我腋下穿过,最后交汇至我的背心。

彼此的距离这一刻拉近到了所能达到的极限。因为身高接近,即使她微低着头,脸庞也几乎就在我眼前。

而她也突然停住了动作,如果不是她的手臂微微有些轻颤,我还以为整个世界短暂停止了呼吸。

夏日的午夜安静而祥和,沙发上传来男人的轻鼾和醉语,厨房老旧的水龙头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窗外偶尔有几声蛙鸣,像是配合乐章的应景点缀。

她和我停在原地,看上去像是沉迷于夜色的相拥,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触碰。她在克制拥抱儿子的冲动,而我则耽溺于她散发着着三色堇般澹澹清香的墨发之中。

随着视线的下移,我又再次被她出尘的容貌所吸引,我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她是什么样的。但对我而言,此时的她是完美的。

精致诱人的五官,白皙带粉的皮肤,当然还有那两个可爱的梨涡。这些要素与我心目中向往女孩的形象一一重迭。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的很快,脑中则应和心境瞬间滑过天使之城的台词。

“I would rather have had one breath of her hair,one kiss of hermouth,and one touch of her hands than an eternity without it.”

“我宁愿呼吸她的一缕发香,亲吻一次她的双唇,抚摸一次她的双手,也不要失去这些的永生。”

她突然抽回手臂的动作给我的青春遐想画上了句点。

在非常仔细的把我的胸围和腰围都测量完毕后,她缓缓抬起头,毫不吝啬的给了我一个甜美的笑脸。我依旧平举着双臂,还未意识到一切已经结束。

随后她又有些情不自禁的伸出右手,想轻抚儿子日渐宽广的胸膛。但却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放弃般的收成了拳。

我看着她这不自然的动作,心里怅然若失。隐隐感觉,是因为早晨那句“你别碰我”惹的祸。

或许因为我的隔绝,她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母亲应有的信心。

那一晚的我发现了自己身体反应的异常,但却丝毫没发现自己已然偏差的感情。

量完之后,她满心欢喜的拿着东西去了卧室,而我也拿起衣物准备去洗手间。而这时,她放在饭桌上黑包突兀的出现在我眼前。

她忘了拿,她第一次忘了拿这个包。

我站在桌前,心脏再次跳的飞快,青春期的我好奇心自然是极其旺盛的。脑海中不断出现打开它,打开它的声音。

里面会是什么呢?万一真的是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那我该怎么办。

但身体却没有响应大脑中的犹豫,我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慢慢抓住了黑包上的拉链……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