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奴传 (1)作者:charlesli524

【御奴传】(1) 作者:charlesli524

大家好,我是空洞,一只菜鸟,一直以来都对催眠,淫纹,调教,后宫这种都很有兴趣,虽然自己笔力并不是很好,所以这都只是一个小尝试,如果各位客官有什么可以建议或者对之后的方各向有什么看法都欢迎 因为是繁转简,所以可能会怪怪的而这本应该会慢慢写,也应该会写挺长的???(立flag????)

第一章

“哇!!!!”

一声惨叫之下,我们可怜的小主角贺明,被几个外门弟子掉下山崖

贺明一“哭啊!我才16岁,大好年华,女生也没亲过,就这样要死,难受”

在几分钟之后,贺明突然发现:“欸,我怎么没死”

于是贺明向洞底一看“怎么我浮在洞底,这是什么回事”

“我怎么没死,我的手脚还是能动,要不要试试站直起来,但是这洞中湖泊会不会很深”

于是贺明试着把身体站立,但马上出事,贺明直接失去浮空的状态,掉到潮中,刚好2米深的潮让不擅水性的贺明只能被湖水盖过

“我怎么没摔死但会溺毙,哭啊”

“咦,那个又是什么来的”

但是正在贺明即将放弃之时,他发现了湖底有个东西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机关什么的”于是贺明伸手拉动那个机关

“轰隆!”一声,湖水渐渐退去,而且贺明发现眼前多了一扇门,贺明本着反正都来了,于是推开门之后令到贺明无比惊讶

在贺明眼前的就是他以前曾经听过的入修士洞府,而洞府中心位有一块石碑,贺明走近想去看清楚是什么

“有缘人啊,本座是第五代的魔主,心魔主,本座跟邪道人半年前被人皇所败逃至下界之后,深知时日无多,而邪道人道兄在月初便逝去,因此本座跟邪道人留下心法功法以及所有能传承的物品给有缘人虽然人皇亦被我们击至重伤,但其人有转生之法,因此望有缘人功成之日能报仇雪恨”

于,只是贺明看到旁边的架子上有数本东西以及储物戒指,于是贺明翻开了第一本

阳极功:据说由盛阳仙帝所创,为玄阳仙体专修之心法,分十层,修练者灵气量极庞大,阳气旺盛,性欲高昂,气血充沛,并据说有壮大阳根跟金枪不倒的传闻

“但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玄阳仙体欸,这不就没用了吗?”

于是贺明翻开第二本

金阳体法:据说亦由盛阳仙帝所创,为没有玄阳仙体之人修出伪玄阳仙体的功法,若能配上天阳圣水,则能令修练者成为玄阳仙体

“这样好像有可能修练的了阳极功了欸,盛阳仙帝可真的做福人众”

贺明接下翻开了第三本,亦露出了邪笑,因为这本就是心魔主本命功法:催心魔功,这功法根据修炼程度能够他人部分心智,并对异性的控制更加强大亦更容易成功

“有这功法,那不就成可以拿下我日思夜想的大师姐了吗?”

按下兴奋的心情再翻开剩下的三本

首先是能与控心魔功配合的御奴纹:这是能为雌性纹上为奴的强大淫奴纹,能令主人对奴隶作出大部分身体上的控制,而且除非主人死去,不然没任何方法解除,加上被刻上淫纹之后完全没法对主人攻击

之后就御风诀跟炎爆掌两招功法

此外储物戒指中有着极大量的灵石丹药,以及还有几个箱子“咦,还有字条欸,写着这几个箱子都是将来贺明每升一个大境界之后才会开启的箱子,还有一支金黄色的药水上贴着天阳圣水的字样 “这就是那个天阳圣水,那阳极功我练定了”

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之后,贺明从练气境一层极速升至九层,已经跟贺明一直意淫的大师姐林昭雪相同境界了,贺明心想:是时间回宗门了

当回到宗门之后,因为贺明本来就是外门打杂弟子,本来就没什么人会理会,所以当贺明回归宗门之后是没人在意的,之后贺明找到当天几个的外门弟子,露了一手把他们打趴之后就连忙道歉并发誓不敢再找贺明的麻烦。

当天半夜,贺明使用御风诀偷偷闯进了身为内门弟子大师姐林昭雪的房间,看着林昭雪躺在床上睡着,他揭开被子欣赏起林昭雪,今晚的林昭雪只身穿浅蓝色的内衣,褙子(外面被的纱衣)跟薄裙,贺明露出了淫笑心想“我的大师姐,我想这天想了多久了”

贺明果断爬上床对着林昭雪耳边轻声说:“今晚之后,你是我的了”

说完之后伸出手按在林昭雪的腹部下方子宫的位置,运起真气,念道:“以吾以血,予尔之身,化为奴之!”

林昭雪“嗯”了一声,腹部下方子宫的位置便出现了一个天蓝色的淫纹

接着看到淫纹浮现出来之后,贺明轻笑一声,伸出双手对着林昭雪那丰满的奶子抓下去揉了几下,林昭雪“嗯...嗯”了两声,贺明俯身至林昭雪的耳边,轻声地对着林昭雪说:“师姐,师姐,醒醒”之后发现林昭雪有要醒过来就退回床边坐着

林昭雪听到贺明的叫唤之后,慢慢的睁开眼睛,林昭雪感觉到腹部位置有一股无穷的热力传出来,她亦3始感觉到全身亦躁热了起来,她开始惊慌起来: “怎么回事!?我身体为什么会那么躁热”

“很热是吧?有一股很想脱光光的冲动是吧”贺明坐在床尾对着林昭雪说

林昭雪这时才发现有一位身穿外门弟子服装的年轻男子坐在她的床边,她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白兔拉起被子至胸口并尝试运用真气把那股躁热压下来,当感觉好点了之后,她对着贺明喝道: “你是谁!?你身穿本宗外门弟子的服饰,却擅闯内门!? ”

听到林昭雪的责骂,贺明非但没有怕,还对着林昭雪笑,这样令到林昭雪心中开始有些害怕,她心想:这个人身穿本宗外门弟子服装,但是我记不起他是谁,难道他是刺客!?但为什么是我?为了三个月后的各宗大比而来?那是铁剑门?还是崇一宗?针对我是为了本宗大比时无法出战令本宗战败?

林昭雪的诸多考虑贺明当然没有想到, 他只是能够施初级的御奴纹,还要林昭雪在熟睡无法反抗所以才成功,贺明一边渐渐靠近林昭雪一边笑着道: “林师姐,我是外门弟子贺明,途经师姐房前,一时擅闯香闺实在抱歉”但是口说抱歉,但身体已靠近至林昭雪旁

林昭雪本想喝退贺明,然而突然发现她刚刚运用真气压下的躁热重新出现,并且比刚刚还要汹涌,她原本还想再次用真气再压制下去,但是马上发现完全压制不了,很快地她的身体已经躁热难耐,而且她看着贺明的脸,觉得贺明那张本身只能算是清秀的脸孔很帅,她好像有点迷上了贺明,她开始伸出手想要抚摸贺明的脸颊,但是马上惊觉这样不对,娇喝: “你对我做了什么! ”

贺明似笑非笑地道: “没什么,只是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林昭雪,不对,应该要叫你做雪奴”

林昭雪听到贺明这样说之后,,立刻运起真气内视,发现自己子宫的位置已经被刻下了明显是某种契约的天蓝色纹,她心中惊慌无比,身为凌霄阁的当代大师姐,宗内第一高手的亲传弟子,下代掌门有力竞争人,可以说是天之骄子,天才,但是现在却被一个自称是外门弟子的少年下了奴隶契约,一时之间无比悲伤

可能是察觉到林昭雪的悲伤,贺明伸出手把林昭雪抱了起来,并道: “放心吧师姐,虽然给你下了御奴纹,但是我不会真的凌虐你那些的,我还是说的上是爱你的”

林昭雪听到之后却是开始挣扎起来,而且推开了贺明,并指着他说: “你这样用下流的手段想控制我,你休想! ”

贺明听到林昭雪如巾帼英雄般的发言之后,他抬起手运起了催心魔功

林昭雪马上发现自己躁热的程度比起刚刚更要强上数倍,而且她开始渐渐地失去了身体的大部分的气力,她只能躺在床上抬起头,断续地说: “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 ”

但是身体躁热之下,她感到下体开始湿润起来虽然林昭雪刚刚斩钉截铁地说不会屈服,但是她又渐渐开始觉得贺明真的很帅,好像屈服于他好像不错啊

贺明伸出手把林昭雪的褙子脱下,又伸手去扯林昭雪的薄裙,林昭雪伸手想阻止,但已无气力的她一下子就被扯下了薄裙,只剩下小肚兜跟内裤,贺明停下手欣赏了一下林昭雪那高挑诱人的身躯,在子宫位置淫纹亦在发光,代表正在发挥功用令到林昭雪渐渐发情,而林昭雪亦正当好奇贺明停手的时候,他又伸手去脱她的小肚兜跟内裤,林昭雪一下子就被脱光光,她只好用双手遮挡三点,神情迷网地看着贺明

贺明亦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林昭雪亦在催心魔功跟御奴纹的效果之下,目光着迷地一直看着贺明脱衣服的过程,当贺明脱下他的内裤露出他的鸡巴之后,林昭雪看到之后目光就离不开贺明的鸡巴,她心想:这就是男人的那个东西了吗!?那么大,那么粗犷,会受的了吗!?他等下就会把这么粗暴的东西插进我的身体吗!?我要怎么做好

贺明发现林昭雪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他那勃起的大鸡巴,笑道: “雪奴,你就这么想要主人的大鸡巴了吗?”然后他又发现林昭雪已经开始发情了,小穴已经流出爱液在床上了,贺明于是笑得更加的猖狂,他双手向着林昭雪的奶子抓去,并抓着开始揉,林昭雪那已经完全发情的身体已经受不了,她只能娇喘地“嗯...别这样...嗯...啊...嗯,不要...哦... ”贺明却是一直揉着林昭雪那双奶子一直笑着说: “雪奴,你不要主人什么?是不要主人停下来吗? ”

林昭雪娇喘的回应: “你...这...淫贼...哦...不要...不要...啊...不要...再...揉...哦...别...嗯..啊...嗯...嗯...哦...不要...不要...再...啊...揉...我...嗯...啊..的...胸...哦...嗯...”

可是当林昭雪也觉得这样的抗拒贺明这种大淫贼一定不会听她说,但是贺明却是停下手来,但是手依然抓着林昭雪那一手没法抓着的奶子,林昭雪亦好奇为什么贺明停下来,但是她身体的情欲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她一边“嗄...嗄... ”的喘息,一边再次重申: “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 ”但是她的小穴已经完全出卖了她,小穴一直流出大量的爱液,贺明用手指拈了一下林昭雪的小穴之后,伸到她的脸旁对她说: “你说不会屈服于我,但是你的身体可不这样说哦?你看,你小穴已经不停流水”

林昭雪看到贺明伸手给她看自己的爱液后,侧头过去并弱弱的道: “这...才不是我的,我才不会对你这种人有反应”但是这样口是心非的令到贺明的征服欲更加的高昂

贺明决定再次揉林昭雪那对奶子,同时还把鸡巴贴近到林昭雪的奶子,并在林昭雪“啊”的一声娇喘下插在乳沟中,开始抽插,林昭雪看着那颗在她乳沟中进进出出的龟头,感觉到鸡巴所带来的热量,而且还一直被揉着奶子的她只能一直“哦...别...嗯..啊...嗯.. .嗯...哦.. ”的娇喘

当抽插了百余下之后,贺明从林昭雪的乳沟中抽出鸡巴,此时的林昭雪已经再无任何反抗之力,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贺明见状于是用手分开林昭雪的双腿,林昭雪的下体露出了她那小穴,小穴一早已经泛滥,爱液流在床上,贺明俯身至小穴前,用鼻闻了几下道: “雪奴,你的小穴可真香”说完还开始用舌头

舔了几下,弄得林昭雪只能“哦.. 哦...哦... ”的呻吟

贺明见此于是终于提着鸡巴贴在林昭雪的小穴轻轻的磨擦,林昭雪只能娇声道: “啊...不要...不要...嗯...只有这个...不要...嗯...真的...嗯..不要...求你了..嗯...不要这样”

可是贺明已经准备提枪上马,准备直捣黄龙,林昭雪还是在哀求,但是贺明的龟头已经开始插进了小穴内,贺明感觉到下体有一股吸力从小穴传出来,当鸡巴渐渐插得更深入时,碰到了一个阻挡,贺明心想:这就是处女膜吧,贺明于是退后鸡巴到小穴口,然后一下子冲破处女膜,一时之间,处女血从流

林昭雪因此痛的哭啼起来: “好痛啊! 没了..呜...我的..身子... ”贺明亦再次抱住她,道: “乖,别哭了,等下你就会爽死了”

贺明一直抱着林昭雪一边亲她的脸颊一边以很缓慢的速度抽插着小穴,在这种缓慢的抽插之下,林昭雪的身体很快就忘掉刚刚被破处的痛楚,而且御奴纹的一直在影响着她,很快地她渐渐享受起这种舒爽的快感,并且开始轻声呻吟起来“哦...哦...”

林昭雪开始觉得下体的痕痒越来越严重,她心中挣扎:好痒哦,为什么会那么痒啦,为什么他不动快点啊!!真的好痒哦...快点察觉啦混蛋,快点动快点,好痒哦

但是她没发现当她还在思想挣扎的是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替她做了决定,她的翘臀已经在扭动,在渴求着贺明的鸡巴, 林昭雪亦感受到自己扭动翘臀所带来的快感“嗯...这个..好解痒哦....好爽...好舒服哦....为什么那么爽....嗯....

当然贺明在林昭雪在扭动她的小蜜臀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于是他却停了抽插,而且伸手拍了下林昭雪的小蜜臀,林昭雪本来正在爽在心头,但是贺明停下来令到她的小穴又再次痕痒起来,于是她弱弱的看着贺明,贺明对着她笑道: “雪奴,受不了啦?叫主人的话我也许可以满足你哦”说完还挺动了一下鸡巴

林昭雪听到贺明这样说之后,她咬了一下唇,心想:冷静下来林昭雪,这个男人你不能求他的!但是我真的好想要那种很解痒的哦,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贺明见林昭雪正在犹疑的时候,突然俯身对着林昭正那张嘴唇亲了下去,林昭雪亦被贺明这么突然的亲吻吓到,她原本还想反抗一下,但是在催心魔功的影响下,不自觉的松开香唇,感觉到贺明的舌头以此冲进自己的口腔,林昭雪也迷情起来跟贺明热吻起来,更甚至反过来双手抱着贺明的脖子来索吻

至此林昭雪已经整个人被情欲所控制,手脚都缠上了贺明,甚至还反而挺动自己的蜜臀以让大鸡巴插得深入些来解痒

贺明松开正在沉迷于热吻的林昭雪的嘴巴,轻声对她说: “雪奴,要叫主人了吗?会更舒服的哦”

被情欲所控制的林昭雪听到会更爽之后,终于在意迷情乱的情况下轻轻说了一声: “主人我要~”之后还靠近贺明来索吻

听到林昭雪的渴求之后,贺明将原本只插进小穴一部分的大鸡巴狠狠的完全插进小穴,大鸡巴插到小穴花心的位置,两人同时都爽的“哦”了出来

林昭雪在贺明的大鸡巴疯狂插抽之下只能一直呻吟“哦...哦....好爽...嗯...啊...哦...好舒服... 嗯..啊...嗯...嗯...哦... ”林昭雪适应了贺明的大肉棒的抽插,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抽插起来滋滋有声,那纤细地腰肢不自觉的配合着贺明的抽插挺动着

没过多久,林昭雪的小穴加快了收缩和颤抖,她就要高潮了!

贺明一下子将肉棒退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小穴里

林昭雪一下子抓住了贺明的手,腰肢不停地挺动着,想把我的肉棒再套到小穴中,帮她完成第一次的性高潮。

可是贺明哪会那么容易随她所愿呢?贺明也活动着腰部,始终保持着一个龟头插在穴口的状态。

“给……给我……给我!” 林昭雪顾不得其他,急促地说道。

“怎么给你?” 贺明笑虐道:“ 这样给你吗?”

说完,贺明的肉棒再次一插到底。

“哦……” 林昭雪舒服地呻吟道。

可是贺明没等她舒服完,又将肉棒抽了出来。

“不……别……快给我……” 林昭雪才感受了一瞬间的充满就又回到了空虚,她急促地哀求道:“快给我……”

“给你也行。” 贺明“波”的一声将肉棒退了出来,向前跨了一步,将那沾满淫液,还沾着一些处女鲜血的肉棒挺在她的面前,说道:“你把我的肉棒舔干净,我就操你!”

肉棒退出后,林昭雪的穴内只觉得空虚无比,前面的充实是那么的满胀舒服,而现在,处了空虚就是空虚,颤抖着即将到达高潮的小穴却无处使力,高潮在眼前却无法攀登的难受令她完全乱了方寸,想用手去解决却被贺明牢牢抓住双手,贺明的肉棒就直挺挺地立在她的鼻子前,大大的龟头上沾满了淫液,还有自己的处女血丝,散发着淫靡和狂热的味道。

“快舔!” 贺明拍了一下林昭雪那秀美的面颊,下令道。

林昭雪的眼神迷离,张开了那秀美的小嘴,伸出那红红的舌头,舔在了贺明的龟头上。

林昭雪是没有口交的经验,只是听话地看着肉棒上哪里沾有淫液和血丝就舔哪里,她只想着舔干净了让贺明再次充满她那空虚的小穴。

贺明也不想耽搁太长时间,以免她的高潮退去,于是,让她舔干净了之后,就又插入了她那火热而颤抖的小穴中!

林昭雪满足地呻吟着,重新获得了充实的感觉令她舒服到了骨子里,更让她觉得羞耻又舒爽的是,自己刚刚舔干净的那个大鸡巴又开始在自己的小穴里前后抽插了,那雄壮的龟头边缘狠狠地刮着自己的小穴,刮得自已的小穴一阵阵地颤抖着。

贺明感受到了林昭雪小穴内的变化,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享受着美穴带来的快感。

突然,林昭雪上半身弹了起来,林昭雪搂住贺明的脖子,小穴急促地抽搐着,一阵阵地阴精冲刷着贺明的龟头,林昭雪到达了她这一生中第一次性高潮!

林昭雪搂着贺明的脖子,一直战栗,小穴一阵阵地收缩着,终于,她的身体无力地倒了下去,奶子起伏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雪白细腻的皮肤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贺明的大肉棒仍然插在林昭雪的花穴里,刚才花穴一阵阵的收缩,特别是花心处死命地吸着贺明的龟头,那强烈的刺激贺明可是咬着牙挺过来的,贺明低头看着他们两人交合的部位,贺明的大肉棒仍然深深的插在里面。

林昭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眼中流出了清澈的眼泪,看着那眼泪和可怜的模样,贺明几乎就要心软了

贺明摇了摇头,狠下心对着她说: “林师姐,我的亲亲好雪奴,刚刚我操的你那么爽,你要怎样报答你的主人? ”

“你……” 林昭雪无力地反驳道

贺明捻着她那敏感粉红的乳头,肉棒又开始轻轻地抽插起来。 “只管自己爽,就不管男人了?”

林昭雪睁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贺明,原来她还以为高潮的时候贺明也已经射精了

贺明抽插着,由于肉棒根本就没有抽出来,再加上刚才的高潮,现在林昭雪的小穴真是滑爽与紧致并存,真是顺畅舒爽!

高潮过后的身体本身就很敏感,加上贺明的上下其手,九浅一深,胯下的林昭雪的身体再次火热起来,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液,将床都全打湿了,林昭雪在神情迷离之下腰肢再次不自觉地挺动起来。

“哈哈,大鸡巴操起来爽吧!” 贺明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大笑道:“林昭雪你记住,我! 贺明是你的男人!”

“别……啊……求你……啊……别说……啊……了……啊!” 在贺明的抽插下,林昭雪连一句话都说不完了,贺明每插一下,林昭雪都会不由自主地“啊”一声。

贺明发现了林昭雪的阴道又开始收缩了,知道林昭雪高潮即到,贺明也不想再忍耐了 “你的骚屄又开始吸我了,在吸什么呢?吸精吗?好,我是个好人,就给你吧,哈哈……”

“不……不!” 林昭雪一听贺明要射精,一下子剧烈地挣扎起来,双手乱抓。

可是她的腿被贺明制住,穴被贺明插住,贺明轻易地就抓住了她的双手,说道:“我就让你尝尝,被男人的精液狠狠地射在子宫里的感觉!” “不……不……” 在贺明的抽插加言语刺激下,林昭雪再次攀上了高潮,而贺明也在她花心的猛吸之下松开了精关,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如同子弹一般射在花心的最深处。

林昭雪仰起头,小嘴张开,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啊! ! ! !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