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美人劫 (第一部 第47章)作者:局长闲人

【欲海美人劫】(第一部 第47章)

作者:局长闲人2020年8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47章、晨光玉露

第二日清晨,赵易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睡在郑秀家的沙发上。

奇怪?自己怎么又做恶梦了?还梦到郑秀出交通事故死了,不会吧?但她死了我怎么会在她家的沙发上呢?这身上的丝被又是谁给盖的呢?

赵易轻轻地推开房门,见郑秀盖着一个锦缎的大床被披散着墨黑的秀发睡得正香,也不敢打扰,轻手轻脚地走上前,蹲在床前仔细看着郑秀的脸。

赵易将昨天的事回想了一遍,好像做了个梦,梦见郑秀出了交通事故,自己痛不欲生,后来不知怎么的借车去追人,还真追回来了,但哪个是真的呢?

看来郑秀被我追回来是真的了,郑秀这不在我面前躺着吗?既然是我追回来的?那郑秀是怎么上我的车呢?我在救人的时候郑秀和陈诚都说了什么?陈诚为什么会放弃了这个大好机会怎么自己走了?

赵易蹲在床边看了熟睡的郑秀一会儿,熟睡中的郑秀像个东方古典睡美人一样美艳如花,香腮玉肩,樱嘴琼鼻。

赵易觉得自从认识了郑秀之后,就再也没有认真地观察过郑秀的脸,陈诚就是为了这张脸竟然追了千里。

一想到陈诚,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翻涌了一下,郑秀在车前的冷漠眼神仍然给自己莫大的刺激,郑秀已经上了陈诚的车回京城了,为什么又主动上了自己的车呢?

陈诚,一个除了身高之外无可挑剔的男人,一个与郑秀相处时间比自己都长的男人,一个为了郑秀不远千里来接人的男人,郑秀与他在一起比跟自己在一起更快乐的男人。

郑秀却不跟他走?仍然跟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小白人?为了什么?为了爱情?在这个现实的如剔骨钢刀一般冷酷的社会谁信啊?

赵易不仅又想起了郑秀的那些泳装照片,那豪华的大游艇与洇红的美酒证明着另一层次的生活,这种奢靡的生活自己永远也给不了,而郑秀的甜蜜微笑证明她乐在其中并已经享受过了。

当自己跟黄洁因为没钱看病愁眉苦脸的时候,她其实在跟陈诚在游艇上开心快乐地喝红酒;当自己跟黄洁在医院伺候病人的时候她在丽江玩求婚的爱情游戏;当自己在单位写材料昏头胀脑的时候她其实在跟陈诚在会所亲密地打高尔夫球,当自己拿着电话对她嘘寒问暖的时候其实陈诚就在身边,当撂下手机的那一刻她转身就跟陈诚出去继续吃喝玩乐而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自己一直因为跟黄洁和陈如的事对她怀着歉意,又因为养不起她而搞了一大堆的乱事,现在才反应过来错的不仅仅是自己,郑秀也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不是陈如假装网友去掏她的心,如果不是陈诚亲自来点破这背后的一切,郑秀就会永远埋藏她在就京城的黑历史。

人间最残忍的画面就是甜言蜜语的时候心里却想着别人,而自己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备胎,她只不过是在外面野够了,回到了这里让她的生活走上了正轨。

这世上还有比女人心更难琢磨的事吗?这原本就是一个妖精似的心机婊,只因为长得漂亮就会轻易地被男人原谅,而自己就是那个傻逼男人,为了这个婊子竟然借了车玩命的去追,一旦撞死跟他妈的谁说去啊?

赵易面部表情有些僵硬,渐渐地坐在了地板上,其实自己是错上加错,认识郑秀是错,跟黄洁和陈如是错,抢郑秀回来更是错。

如果不是因为有黄洁和陈如的事自己真的会原谅她吗?那手和腰都他妈的让别的男人摸多少次啊?脏他妈的不脏啊?这张漂亮的脸蛋陈诚真的一次都没碰过?那样的照片都敢公开拿出来,那没拿出来的照片后面又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赵易觉得好似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与郑秀的所有感情瞬间就觉得灰飞烟灭了,自己只是被她的脸蛋和甜言蜜语迷惑了心神,冲动地又假装了一次英雄,其实不过是自己的虚荣心在作怪,就是为了跟一个半拉子京官强要了一点在人家眼里一文都不值的面子,却弄回来这么一个心机婊,自己真是人间第一大傻瓜。

赵易觉得没有了任何心情,甚至都不敢想这背后到底还有多少故事?人也变得麻木了,原来人间最疼痛的表情,竟是没有情绪。

赵易呆坐了一会儿,长叹了一口气,起身想要离开这个房间,却听郑秀在身后轻轻地说了一声:“我愿意。”然后咯咯一声。

赵易吓了一跳,再回头,郑秀已经醒了,原来是在说梦话。

郑秀睁眼看到赵易站在床前,眼睛迅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反应过来是在自己的家里,然后说了一声:“赵易,你过来?”

赵易迟疑了一下还是往前一近身,没等说话,郑秀快速伸出双手各拽住赵易的一只耳朵,一下把他拽到床上,然后蜷在赵易的怀里又哭了。

赵易面部没什么表情,只得拥抱着郑秀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眼睛却看见化妆台上有一个精致的小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在猜疑,郑秀却抬眼看到了赵易猜疑的眼神,心里忽悠一下子,那是陈诚给的钻戒,昨天忘记收起来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急忙一掀被子,蒙住了两人的头。

黑暗中,郑秀仍带哭音地说:“亲爱的,我做梦了,梦到我们结婚了。”

赵易在黑暗中却没有说话,只是哼哼了两声,心说你说不定梦到跟那个绿毛龟结婚呢?

郑秀又说道:“亲爱的,你要养我。”

赵易思考了半天,这可真是冲动的惩罚,捡了个驴蹬套脚上还甩不掉了,现在怎么办?难道再跳起来计较陈诚的事?

那郑秀又会抬出黄洁的事针锋相对,还得大干一场,一拍两散。但现在这种口舌之争还有意义了吗?

赵易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问题,只要我活着,我就永远养着你。不过,我现在……,”郑秀心里早有准备,急忙接着说:“现在也没问题,现在我养你啊。”

赵易在黑暗中却是冷笑,然后问道:“好啊,你说你现在怎么养我?”

郑秀打了开被子,看着赵易略带冷漠的表情却带着坏坏的眼神也猜不透他是怎么想的,想下说道:“亲爱的,是我错了,咱们约法三章,从些后我们谁也不提黄洁和陈诚的事了,我们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们重新开始吧?亲爱的,我爱你,答应我,好不?”

郑秀说完又钻在赵易的怀里掉眼泪,赵易对郑秀的眼泪已经没什么感觉,又等了半天,强咽了一口气才说道:“也罢,其实错的是我,我答应你,咱们重新开始,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定升官发财养你一辈子。”

郑秀放下了心情,终于笑了,打了一个粉拳道:“哼,说不定谁养谁呢?你只要好好上班就行了。”

赵易无所谓地冷笑了一下,眼睛又望向梳妆台,郑秀急忙又扯过了被子,把赵易的头蒙上了。然后抓起赵易的手直接按在自己的胸上,娇喘着说道:“亲爱的,我爱你,你想要我现在就给你,不用等到结婚的那一天,我真的是你的。”

赵易手摸着郑秀饱满圆润的乳房,不自然地摸了几下,心里转了无数圈,却说道:“不行,我们还坚持到结婚吧,我要有一个仪式感。”

郑秀在被窝里“噗嗤”笑了一声,说道:“那好啊,今天给你机会了,明天别再后悔。”说完却亲了赵易一下。

赵易没有再说话,只是把郑秀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郑秀在被窝里感到十分甜蜜,却没有看到赵易那死鱼般的眼神。

不到七点,郑秀催着赵易起床去洗漱,等到赵易出卧室了,却快速起身把首饰盒扔抽屉里了,然后也起床收拾,到卫生间告诉赵易今天仍然去上班。

昨天都已经耽误了一天了,连个假都没请,今天得去好好解释一下。而自己仍然可以在家呆着,京城那里去不去进修医院也不知道,自己的实习鉴定什么的早都搞定了,还可以在家给赵易当煮饭婆,等到年底再去上班也没问题。

赵易冲着澡听着郑秀算计一声没吱,二人洗漱完后又一起出门吃早餐,出门之前郑秀给赵易补了妆,昨天下手有点狠,有个地方还有点发青,眼角有一条裂伤,又检查了赵易的手包,往里塞了二千块钱。

然后边穿外衣边告诉赵易外面场面上的事别给我丢人,你怎么也算是县长的准姑爷,你不想要脸面我爸还要呢?该花的就花,“做大事者不惜小费,成大功者不与人谋。”你要是抠搜的让人瞧不起,以后什么大事也做了不了,咱们现在不差钱,就差脸。

赵易看着郑秀手脚利落,言语犀利又有点发呆,怎么看也不是刚才在床上那个小乖乖了,虽然说是重新开始却还是郑秀占取主导位置,女人让男人永远也搞不懂,那就别懂了,按她说的做就行了。想想便笑说:“没问题,我以后就给你装脸。”

郑秀笑说:“脸不是装出来的,那都是自己抢来的,你要是有真本事就给我多抢点。”

赵易无所谓地说道:“那更没问题,只要你以后当我闲内助,想要多少面子都有。”

郑秀正在照镜子给大衣系扣,转过头来两眼闪着黠光,缓缓地说:“你先把你那个大表姐给我抢回来。”

赵易一呆,不知道郑秀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敢接话,郑秀却诡笑了一下,说道:“走,先去吃早饭,我发现一家新开的早餐店,东西还不错,以后就不做早餐吃了,天天去吃现成的。”说完从卧室又拿出一个包装盒让赵易拿着,自己也挎个小包,又换上长靴与赵易一起出门,赵易抱着个大包装盒子,看上面印的不是英文,乱七八糟的也没看懂是什么?想想也没敢问。

二人下楼去开钱副局长的车吃早餐,边吃边给钱副局长打个电话,问要把车送到哪去?钱副局长说开到酒店就行了,今天有个会上午不去单位了。

赵易撂下电话,郑秀告诉赵易上班前给钱副局长的车加满油,找个机会吃饭,求人办事讲究的。

饭后,赵易去上班,郑秀本想说让赵易来自己家睡,想想算了,别再逼他了,自己委曲求全,才能让他更生柔肠,再说该有的都有,也不差什么。

赵易又开车把郑秀送回家,郑秀在车上说要回自己家把电脑弄赵易家去,你那个破电脑太慢了,什么游戏也玩不了。

赵易要帮她去搬,郑秀说上午要在家收拾一下,好几天没收拾了,下午才能去你家,这点小事不用你管,你放心上班吧,然后告诉赵易,晚上再不回家吃饭先说一声,就不做那么多了,赵易的眼睛看着车外一声没敢吱,幸好郑秀没有追问那晚自己和陈如的事,要不那个更难解释。

郑秀下了车又说你今天找个机会跟黄姐陪个礼,还有把这个包装盒给她,就说是我给的,这里面是一个进口的手袋,好几千块,是我妈给我的,我都没舍得用,你打坏了人家的手袋,这个就算赔她了。

赵易坐在车里眨了几下眼睛又没敢说话。郑秀便站在车门边用手抬着赵易的下巴说道,做男人就要能屈能伸的,这也是锻炼你为人处世的一个机会,以后想要发展,陪大礼的地方多了去了,先装孙子才能当爷爷,至于你跟黄姐怎么陪礼?陪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郑秀说完心想这一早上的话都有点硬,又怕伤赵易的自尊心,便马上换了个脸,媚眼含情地伸过脸去给赵易一个腮吻。

赵易苦笑了几声,心想郑秀现在是巴掌甜枣齐上,左右开弓,郑秀确实是不计较黄洁的事了,却是想要利用黄洁了,仍然打出了情外情这张牌,唉,这世道真是变了,这女人都能想得开要翻天了,怎么男人都啥也不是了呢?

唉,上班吧,今天实际要有两个大礼要赔呢?

当郑秀和赵易早上还在床上讨论谁养谁的时候,后楼陈如家的床上两大美妖也在睡觉,陈如先醒了过来,看着黄洁艳美绝俗的脸,先诡笑了一下,黄洁虽然在睡觉但脸上仍然带着一股英气,好似随时都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陈如翻了一个身,透过纱帘看到了前楼,赵易,一想起他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小白是真傻,守着三大美女,大好的前程竟然想撂担子不干,但现在已经不是你想不想干的问题了,而是不得不干了。

既然你将郑秀追回来了,又在她家睡觉,就是说明她已经又跟你合好了,也就是说你已经不想走了,要留下来继续发展了。

而郑秀对黄洁的事也已经认了,不管两人达成什么协议,黄洁这个大表姐赵易绝不会放弃,只是想不通现在的郑秀到底是什么想法?而昨夜黄洁看到赵易抢回郑秀的那个欣慰的样,也不像是有多大的歉意,她既然爱着赵易以后也不可能断或者还会继续。也就是说这三人的关系还是以前那样,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一时也找不到解决办法。

但是我怎么办呢?我也是爱着赵易的,我还忽悠他当官解决问题呢,但那个太遥远了,而且也不现实,等到那一天自己都老了,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你黄洁和赵易是不是都以为我陈如只会弹琴跳舞吧?是不是只会像个艺妓似的做不了什么大事吧?虽然郑秀还不认识自己,即使认识自己估计这么想。

但现在的黄洁和郑秀又能怎么样呢?黄洁的官道,郑秀的背景和资金虽然能让赵易一步不落地往前走,但年龄限制在那,即使破格前进弄到个正处级也得十多年。

你黄洁能等,郑秀能等,我陈如可等不了,而且郑秀骂赵易养不起你,不仅是伤赵易的心,也是伤了我的心,我的小情人谁骂一句我也心难受。

虽然赵易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乎,但他心里仍然有阴影,他只是在等机会,在熬时间,年龄不到他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上不了层次,这个时间里,黄洁都可能已经另嫁他人了,而他虽然表面上看不缺钱,却仍是花郑秀的钱,还要在没钱中煎熬。

而我也是要上位的,我也着爱着赵易,但他做什么都无所谓,只想让他永远和我在一起,原来我是没这想法的,还想郑秀回来就和他断了,但我现在不想了,既然郑秀能忍受黄洁那为什么不能忍受我呢?

你们两个都想让赵易出人头地,弄个封妻萌子富贵双全,但时间太漫长了,下面,该是我出场了。看看咱们三只妖精到底哪个本事最大?看谁笑到最后?

你们两个也想来一起混,都是好姐妹,我也不在乎,但我必须有我自己的地位,一定不比你们两个差,在感情上咱们三个谁也比不过谁,那就别比了,该忍的就忍了吧,再斗下去还是赵易又先玩完了,下次就不是逃跑了,可能就是直接跳楼了,我昨天好像梦到了,吓死我了,我都不想活了,幸好是个梦。

想了这么些的陈如翻过身来看黄洁,无名指肚刚搭上黄洁滑嫩如脂的皮肤,手腕就被黄洁一把抓住,黄洁没有睁眼却笑问了一句:“妹妹想什么呢?”

陈如小手一哆嗦,又有点眼直,心想黄洁不会这么神吧?她都不睁眼睛竟然知道自己在想心事,忙笑答道:“我见姐姐的皮肤好,再摸摸。”

黄洁仍然没有睁眼睛,却笑说道:“摸了半宿还没摸够?你自己又不是没有?”

陈如又笑说:“我哪有姐姐的好?这胸哪个男人看了不爱呢?赵易都要玩疯了吧?”说着强行伸手揉了几下。

黄洁此时才睁开眼睛,笑说:“别闹了,一会上班要迟到了,起床吧。”说着迅速起身坐在了床边,陈如却扑在黄洁身后抱着她又下了会黑手,黄洁又感觉心中一荡,忙抓陈如的两只手不让她再摸,催她起床上班,陈如也只得停手。

二人起床收拾,然后开车也出去吃早餐,未到小区的门口就看见郑秀站在钱副局长的车外抬着赵易的下巴在教训他。虽然听不清说什么,也知道是些处事的老话,两人吓得谁也没敢抬头,幸好赵易和郑秀正在对视也没注意……二女从小区出来在车上一阵狂笑,都心想赵易这小子是真命苦,这三个女人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却都让他摊上了,既然赵易想破茧重生了,你就得先搞定这三个女人,就看你赵易有没有真本事了。

二人开车跑了好远才找了一家早餐店,进店一边吃早餐一边在商量下一步,陈如先问道:“姐姐,这下一步怎么办呢?”

黄洁先盯了陈如的眼睛一会儿,然后说道:“赵易既然想去上班了,那就证明他想通了,他以后就得在工作上努力,否则郑秀那么要面子的人也不会再跟他。他的下一步也很简单,马上要到年底了,他后备干部虽然不够年限,但各方面给他努力一下,破格提个副科级的虚职不成问题。他材料写的好,我本来想找人给他调到市委调研室或者政府那面的秘书处什么的,但这些地方仍然是清水衙门,干的再好也只能空提级别,写的好的几年也出不来,还不如就在人事局挂着,等到春节后人员串动的时候给他找个地方去挂职,虽然还是虚职没什么大油水,却是在攒资历。年龄限制在那,也只能这么做了。”

陈如嘴里嚼着硬得直咯牙的法式面包棍,也盯着黄洁的眼睛问道:“姐姐,你想把他调走?”

黄洁笑说:“怎么?给你们两个分开心疼了?”

陈如也笑了一下,说道:“我才不心疼呢?但是你不觉得赵易升的太慢了吗?”

黄洁又说道:“不慢还能有什么办法?破格那么容易吗?就算是破格年龄限制在那也高不到哪去?你也在机关混也不是不知道?”

陈如的眼睛闪了几下光却没有说什么,黄洁这个大表姐虽然在组织部,但仍是一个小干部,再有能力什么事也得求人,然后再想招还人情,能让赵易一步不落地往上走已经很不容易了,破格也只能破一次,剩下的就是靠时间等机会,即使机会来了你年龄不到也得等,这是官场千年来的规矩,除非你是皇亲国戚,要是有那背景早不在这个破市呆了。

黄洁见陈如眼神闪动却没说话,便笑问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陈如忙说:“我在想我怎么办呢?这官场我也不想呆下去了。”

黄洁又笑了一下,知道她这不差钱的大公主就是来这找脸面,混个名声好听,也不想往上爬,她竟然说不想混下去了?这样更好,让她远离赵易,自己也不闹心了,便笑说:“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如一脸坏笑,说道:“赵易去哪我就去哪。”

黄洁有点心慌,这个死都不怕的妖精是说到做到的,赵易刚把郑秀抢回来,虽然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说的,但自己跟赵易的丑事已经暴露,再不要脸从此后也得退避三舍,没想到陈如这个小三又要上了。

陈如看着黄洁的眼神就知道她是害怕了,怕自己再去破坏刘郑二人的关系,便一笑说道:“姐姐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他的。”

黄洁想不出陈如到底要干什么,却知道陈如一定要使坏招,忙说道:“妹妹,他们两人刚合好,你可不能再添乱了,再说赵易已经有了三个女人,感情上乱的一塌糊涂,已经不是什么好人,咱们也没必要再跟这种人混下去了。”

陈如一笑说:“姐姐,你说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啊?还不是你自己愿意?我呢现在一定注意分寸,离他们两个远远的,而你更得注意了吧?你已经暴露了啊?”

黄洁只能心中叹气,离赵易远远的?你们两个现在做对桌,这话谁信啊?但这四个人的关系以后究竟要怎么走,现在是真没有解决办法,自己以后却是要离赵易远远的了,再找机会把赵易调走,陈如也就真的离赵易远远的了。

她胆子再大也不敢找到赵易家里去,郑秀也是个软中带硬的主儿,都敢跟人家私奔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赵易也是真敢追,就那两下子死在高速上也不一定,这为了爱情什么人都会疯狂啊。

两人吃早餐之后去开车党政中心上班,路上,陈如又问黄洁如果看见赵易怎么办啊?黄洁笑说还是对这个小混蛋好点吧,他刚有点信心别再打击他了,陈如笑说:“你这大表姐是真心疼小老弟,姐你以后心疼心疼我呗?”

黄洁笑说:“你还想让我怎么心疼你啊?”

陈如娇说:“昨天晚上你就没心疼我。”

黄洁嗔怪地说:“那你也没心疼我啊?”说完二人又笑。

转眼即到党政办公中心,陈如把车开到党委楼下,黄洁下车,陈如在车上又问了一句:“姐姐,晚上到我那去住呗?”

黄洁站在车外,背对着陈如愣了一下,然后说:“不了,妹妹,咱们两个人一起住不方便。”

陈如又笑说了一句:“姐姐,咱们两个女的有什么不方便的呢?现在不方便以后可能更不方便了?”

黄洁没明白陈如到底是什么意思,心想陈如干这种事上瘾了?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她。

陈如眉毛一挑,笑说道:“姐姐,我晚上来接你,咱们电话联系吧?”

黄洁未等答言,陈如却开车走了,黄洁站在当地痴立半晌,没想到自己竟然上了陈如这个套,这个妖精是要男女通吃了。

她心里想着赵易,外面又要挂着自己,听她今天的口气是要跟赵易奋战到底,最后可能要拉着自己跟赵易搞到一起,但郑秀怎么办呢?她可是赵易刚抢回来的,陈如再敢动她一根毫毛,赵易都有可能翻脸。

这个妖精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她盛情邀请自己去她家住,那就一起玩玩吧,看你到底是有什么想法?你个小妖精还真要翻天了?黄洁想完忽闪了两下大眼睛,冷笑了一下,转身去上班了。

陈如到政府楼前的停车场上把车停好,下车进楼到人事局继续上班。

一进办公室,白金城却正要往外走,见陈如进来忙说你来的正好,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几个领导今天都不在家,我要替领导去开个会,估计得下午才能回来。办公室有什么事你替我照应着点。

陈如心说你那破事我能替你照应什么啊?再说什么会能开到下午?领导都不在家,你说不定干什么去呢?但也得说没问题,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白金城走了,陈如一会就处理完了各种文件,既然领导都不在家,那分捡的文件也不用送了,等领导回来再说吧,工作都干完了开了电脑,上QQ之后见郑秀没上网,却突然想到赵易怎么还没来呢?是不是又跑了?不会吧?心里想着却走到落地窗前去看,一低头,只见赵易从出租车上下来,手里好似抱着两个包,在大楼下面站了一会儿,却没进楼,而是转身去广场的休息椅上坐下,放下东西,又在吸烟。

陈如心想这赵易拿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给自己送礼?不会吧?再等等,我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原来赵易开车离了郑秀的家,先去给钱副局长的车加满了油,又调头跑回自己家里,翻出瓷枕用黄缎包好,下楼放在车里。然后才将车给钱副局长送回去,又抱着东西打车来上班,下了车却没进政府大楼,迟疑了片刻还是抱着东西到广场的长椅上整理了一下思绪。

赵易坐在长椅上,点了一根烟又仰望着党政办公中心,前天也是这个地方,也是这个椅子,也是这个时间,仅仅过了两天,自己又坐在这里望风景。

而这两天里,却好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当时是要想招怎么摆脱这三个女人、这份工作、甚至是这个城市,而今天又坐在了这里想一下步。

赵易看着这个神秘而又神奇的地方,这里即万众敬仰又肮脏无比,这个国度的每一个人都想在这里上班,即使是在这里看大门的也觉得高人一等,而自己最心爱的两个美女就在东西两楼里,另一个在家的美女自己来不了却是坚持着让自己再来,她在跟自己处对象的第一天里就明确地指出了她想要什么。

这里有什么?为什么万人敬仰甚至至高无上?这两座大楼不是办公室,是图腾,它建成全市最高,高高的崇立在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民族最后的信仰。在这里工作的人无论是圣人还是魔鬼都会被人羡慕而无所指责。

这里有这个社会最重要的东西,万能的权力。

有了权力才是他妈的人生,其它的都不值得不提。而有了权力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没人敢指责,即使像是郑秀这样死要面子的人也不敢痛骂这背后的肮脏事。

郑秀不跟陈诚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玩了多少个女人,而是因为陈诚的图腾比郑秀的强大,她自己觉得站在他的身边不般配而已。而自己搞了情外情郑秀也能忍受,只要自己也有了强大的图腾她也无所谓。

在这个世道里,每个聪明的人为了权力的图腾都扭曲了自己的灵魂,而那些坚持道德与良知的人都成了他妈的傻瓜。只要你有了权力你就万众敬仰,谁还管你的权力是他妈的怎么来的呢?就是陈诚那种半拉子官也能来这里装牛逼。

来到这个小地方就是书记市长也像是接待亲爷爷一样敬奉。他跟郑秀没成功的原因其实不是因为图腾太大,而是因为不够大,如果他已经成了一方诸侯权倾天下郑秀会不干?不可能,女人不出轨是因为诱惑不够大,陈诚并没有做到极致的权力,郑秀凭着灵敏的政治嗅觉抛弃了他而已。

而自己呢?仍然要在这个侯门似海机关重重之地占有自己的一方领土,插上自己的图腾。而如何才能让自己这种人也有图腾呢?

赵易扔了烟头,长叹了一声,‘汉家城池,诸人有份,偏尔合得?’陈诚,你等着吧,风水也有轮流转的时候,我今生一定会超过你,我的女人你一个手指头也动不了,否则我直接送你去见你太爷爷。

自己从此要再踏上政治舞台了,人生中抉择很容易,但难的是承担抉择的后果,任何一种抉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

上楼,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男人与女人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自己今天还要再战,不过是进攻与防守换位了,用什么兵法妙计?无所谓,兵法云:战无常法,随心而胜。没有胜心何来胜仗?

赵易抱着两个包上楼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只见陈如一个人在办公桌的电脑前坐着,见赵易进来脸色冷冷的假装没看见。

赵易将两个包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若无其事地笑问陈如道:“白主任没来?”

陈如又冷冷地瞪了赵易一眼,心想你到是想的开啊,对我那样还能笑,自己原以为赵易会不好意思,还想先打击他一下,然后来个小温柔,搞他个又悲又喜,没想到他像是没事一样,便没好气地说:“开会去了。”

赵易又一笑,脱了大衣挂上,然后站在陈如的身边手扶着办公桌边温柔地笑说:“小如,还生我气啊?”

陈如双眼一瞪,都要气站起来了,心想你脸皮真厚啊,做坏事还能嬉皮笑脸的,想想算了,黄洁说对他好点,自己先忍了,看他还怎么说,想到这“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没说话。

赵易一笑什么也没说,转身到办公桌上拿起个包袱又走回来,然后轻轻放在陈如的面前,陈如有点发愣,不知这个黄缎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易慢慢打开包袱,一个瓷枕露了出来,陈如一下就痴呆了,这个黑黝黝的瓷枕自己好像在哪见过啊?记得是擦了又擦放在自己的古董架上的,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赵易见陈如表情痴呆,两眼发直,笑说:“怎么样?喜欢不?与你的家居风格正配,这可是真正的古董,我家祖传的。”赵易说完有点咬舌头,这个东西明明是自己小时候偷来的。

陈如仍然没说话,眼睛呆呆地盯着这个瓷枕,脑海里在转圈,梦境在眼前一遍遍地上演,自己当时抱着这个东西哭天抹泪地悲痛欲绝,那情景就像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是那样的真实,这个东西自己又洗又擦搞了好久,难道这是真的?

陈如不仅用手去摸瓷枕,那光滑细腻的感觉是那么地熟悉,就像是本来就是自己的陈年旧物一样。陈如凝神摸了一会瓷枕,又抬头看着赵易,见赵易仍然微笑着看着自己,眼神却有点诡异,心里一惊,这个瓷枕应该在自己的古董架上,而赵易……,不会吧?难道赵易是鬼?自己真有点糊涂了。

陈如心里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后闪了一下身,又盯了一会赵易,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落地窗,外面阳光普照,回过头低头再看,地上还是有赵易的影子的,证明赵易是活人。

片刻,陈如放下心来,眼睛湿润了,我的英雄没死,那是一个梦,却是吓死我了,我不怪他了,我见这个东西这么熟悉,这就是缘份,我就是他的,他也是我的,他把他家祖传的东西送给我,那他最爱的人就是我,这个东西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就是做鬼我也要跟他在一起。

赵易见陈如的头扭来扭去,眼神也在变化却不知她在想什么?又见陈如泪眼朦胧以为她受了感动,刚要再说点好话,却见陈如突然窜起来一下勾赵易的脖子,边哭边吻。

赵易吓得连连往后退步,心想这是在办公室啊,一会有人进来看见两人抱在一起这名声就全完了。

赵易一只手抱着陈如倒退到门边,另一只手顺手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上,陈如却不管不顾将赵易顶在门上,一边呜咽着一边狂吻。

赵易心想不至于这样吧?我就是送她一个礼物啊?怎么这么热情呢?但也得回手搂着陈如,没想到陈如用劲过大,胳膊碰在门上连响了两声。

赵易吓得心惊肉跳忙把陈如抱起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陈如仍然没有松手,身子往后躺倒在办公桌上双臂勾着赵易的脖子继续吻着。

赵易心里哆嗦,忙抓住陈如的手说道:“小如,宝贝,宝贝,克制,千万克制,这可是办公室啊?”

陈如的手被赵易按住,这才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将心头的欲火压了下去,然后睁开眼睛在办公桌上坐了起来,见赵易已经坐在椅子上,身子一滑就出溜到赵易的腿上,把头埋在赵易的胸前,娇喘嘘嘘地说道:“赵易,你个混蛋,你欺负我。”

赵易搂着陈如小声说道:“原谅我,小如,这不陪罪来了吗?”说着双臂一紧,陈如被挤压得直起了上身,心中一笑,一切新仇旧怨转瞬全都冰消瓦解了,顺势扭起头又是一阵热吻。

赵易想想不行,这是办公室随时都会有人来,即使是锁上门也有人可能在门外偷听,忙对陈如说道:“小如,我们还是分开吧,一会来人了。”

陈如又撒娇似地说道:“我才不管呢,别人知道能怎么样?”虽是这样说但还是站起了身,先整头发后整衣衫,又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拿出口红补妆,边抹边问道:“你那个包里是什么?”

赵易也在用面巾纸擦嘴上的口红,笑说道:“一个手袋,送给黄姐的。”

陈如早都看出来是手袋了,法国货,又撒娇说:“我也要。”

赵易只好笑说:“这个是郑秀赔给黄姐的,我还不知道怎么送去呢?等我有钱了再给你买个好的。”

陈如又笑随口说道:“你什么时候能有钱啊?”

赵易没有说话,仍是尴尬地笑了一下,将面巾纸揉成一团扔到纸篓里,起身走到落地窗户前,看着繁华的都市轻叹了一口气,是啊,自己什么时候能有钱呢?

陈如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有点捅心,赵易现在就差钱,面对二个半有钱的女朋友根本就抬不起头来,所以这两天才干了这些乱事,自己怎么又提了呢?见赵易站在窗前也来到赵易的身旁,轻轻靠在他的身上,说道:“你也不要太闹心了,钱不都是人挣的吗?早晚你也会有钱的。”

赵易一只手插兜,另一只手搂着陈如的小蛮腰,又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是想以后有没有钱的问题,只是想现在的问题难解决,我还没办法面对现在这个局面。”

陈如这个时候又来了情绪,冷哼了一声说道:“那还不是你自找的?陈诚来了正是甩了郑秀的一个大好机会,你却把她弄回来了,还是她在你心里重要啊?我和黄姐又是什么?”

赵易心里一跳,陈如轻易是不跟自己矫情的,如今也闹情绪了,仍是眼看着窗外冷冷地说道:“我抢的不是人,是一个男人的面子,我刚开始听到郑秀跟陈诚的事后没反应过来,今天早上我站在她的床边才突然发现我是一个大傻瓜,郑秀跟他混了那么长的时间,不可能没感情,我其实是抢了陈诚的女朋友,如果陈诚不来刺激我或者郑秀先提出来,我也就放弃郑秀成全他们俩了。

但她在外面隐瞒了那么多的坏事,回来还跟我装温柔,我想起来都恶心,陈诚又来我这里装大,真是太欺负人了,就算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白人,我永远也不能让陈诚这个王八蛋得逞,我就是玩够了郑秀也不让给他,想去京城当阔太太?那是他妈的做梦。”

陈如听完却傻了半天,赵易毕竟是一个男人,郑秀跟陈诚做的是太过分,眯了一下眼睛,问道:“你这样做值吗?”

赵易哼了一声答道:“没什么值不值的,谁犯错都要有惩罚,凭什么有钱有权就骑在我的头上拉屎?老天不报那就我来,我也是一样,做错了事也会有报应,无论以后过什么样的日子,出现什么样的恶果我都不后悔。”

陈如叹了一口气,赵易真的想要当狼王了,只得问道:“那她是怎么说的啊?”

赵易答道:“约法三章,一切重新开始,从此不谈陈诚和黄洁的事,我努力赚钱养她。”

陈如又问道:“那你答应了?”

赵易长叹一声说道:“答应,不答应怎么办呢?谁让我大脑穿刺去抢人家了呢?貌合神离地过呗。除非我死了,我就是不让他们在一起”

陈如转身把着赵易的胳膊问道:“赵易,你这样还能幸福了吗?你这是同归于尽,谁也不幸福,有意思吗?”

赵易却哼哼着说道:“幸福?现在的世人有幸福吗?要不你就当官,要不你就有钱,你什么也没有有个毛幸福?我要是有权有钱了才有资格谈幸福,那个时候郑秀还能说什么?想过就凑和着过,不过就拿两个钱躲一边去,还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再敢劈腿我就劈了她,女人他妈的有的是,我凭什么一辈子看她的脸色呢?”

陈如扭着看着赵易恶狠狠的眼神叹息道:“赵易,就过了两天,你就变了,那个重情义的人变禽兽了。”

赵易又是冷笑,说道:“是你说的,是狼千里吃肉,男人活着就要像狼一样,属于我的东西我一样也不放过,我吃剩下的也埋了它,不会分给别人。”

陈如想了一下问道:“那我呢?”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