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卫后传——催眠人妻猎手 第三章 谢丰琴篇(上) 作者:巴比妥

.

【李小卫后传——催眠人妻猎手】

作者:巴比妥2020-8-13于第一会所

. 第三章 谢丰琴篇(上)

薛天明的母亲谢丰琴今年44岁,是一名舞蹈老师。由于身为老师的缘故,谢丰琴平时对待薛天明一直很严苛。谢丰琴平时很注意打扮,身材保持的不错,人也长的漂亮,E罩杯的大奶子和均匀标致的大腿总是在人们的视线中晃动。所以经常有一些斯文败类对谢丰琴进行言语上的挑逗和手脚上的骚扰。但也由于工作的原因,谢丰琴一直没有太在意这些。

由于薛天明长期无业在家,她的父母非常为难,所以此刻,他的父母正在对他训话。

在一阵令人尴尬的寂静之后,薛天明的父母相互看了一下,他的母亲谢丰琴首先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一次她竟然意外地温柔,“天明,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跟你说了。你最近有找工作的打算吗?爸爸妈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身为男人,你应该……”

薛天明立刻顶道,“应该什么?老子在家里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你们是老子的父母,就应该养我到底。现在就开始嫌我烦了?嫌我烦别把我生出来啊?”

“你这个混账小子!爸妈养你是让你啃老的吗!”

薛天明的父亲气得就要给他一巴掌,薛天明被吓了一跳,幸好被谢丰琴及时拦住了,她耐着性子说道,“儿子,我们没有说不养你,其实你也不用挣多少钱,多出去走一走,多接触接触社会,好吗?”

薛天明的父亲气得脸通红,“你呀你呀,就会惯着孩子!他都快三十多了,还当做孩子一样地宠着,惯着!哎!”

“孩儿他爸,你也先消消气。天明,你也体谅一下父母。前几天妈妈托你的表妹,给你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每天工作的时间很短,你就去跟社会接触一下,好不好?”

“谁要你们多管?你们给我找工作,提前问过我了吗?我每天过得很开心,我不需要工作。”

“这是表妹好不容易给你找的工作,你们在一个部门,她还能多照顾照顾你。”

在被父母训话之后,薛天明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他实在拗不过父母,最终只能忍耐父母的对自己未来的种种规划。为什么这些控制狂一定要干预自己的生活?现在这样每天开心不好吗,工作是给那些弱智的折磨,傻子才会去做!薛天明自诩为超级天才,随便利用互联网的漏洞就能套现,自然是对销售这类工作不屑一顾。

回到楼上的房间里,张妍正蜷在房间的角落。一看见主人进来,她立刻露出了宠物见到主人的表情,冲着抱进他得到怀里,“主人老公!主人老公,您是受委屈了吗?”

“切,这两个人整天就知道帮倒忙,根本不把我当人来看待!”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薛天明看着手上的“催眠手机”,心中有了一个好主意。既然他的父母喜欢插入他的生活,他也要用这个手机改变他父母的生活!平日里他只觉得自己的母亲很迷人,直到现在拥有了控制别人的能力之后,薛天明才真正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主人?主人?您倒是说句话啊。奴隶会为主人做任何的事情!”

张妍的话却让沉思中的薛天明非常不耐烦,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存在是个累赘,“好啰嗦!你是说任何的事情吗?好,我现在玩腻你了,你还没有离婚吧,你回到你原来丈夫身边。”

“什么?可是……奴隶不想离开主人!”一想到曾经和丈夫在一起甜蜜的日子,张妍就感到一阵眩晕恶心,“求求您主人!奴隶做得不好的地方,奴隶会改!”

“笨蛋,你回到你老公的身边,这样才方便我给他戴绿帽子啊。还有你的那个女儿,你要把她从小培养成我的小性奴。”

“我的女儿……”一想到自己最疼爱的亲生女儿,被自己亲手推入魔道,一股巨大的甜蜜感席卷张妍的内心,“主人真是太聪明了……奴隶怎么之前没有想到!奴隶听从主人的安排,一定不辱使命!”

晚上6点钟,谢丰琴准时从学校回到家里。而薛天明的父亲有酒局估计要很晚才回来,张妍也依照薛天明的命令回到原来的家庭,所以现在家里只有母子两人,只不过谢丰琴并不知道迎接她的是一个阴谋。

“妈妈,你回来了?学校里工作忙吗?”此时的谢丰琴穿着白色的v领短袖,黑色的一步短裙,美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母亲的腿确实堪称完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笔直修长,配上丝袜简直是男性收割器。也难怪,学校里很多男性师生都是母亲的爱慕者。

见到儿子居然主动向自己问好,谢丰琴以为白天的谈话终于让儿子醒悟了,甚是欣慰,“今天有点累,帝丹高中的文化祭排练节目,弄得我浑身都散架了……”

薛天明突然想起毛利兰母女的脱衣舞表演,“文化祭是排练节目吗?对了,妈妈你是否认识毛利兰?”

“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她是个东洋人吧?你为什么问这个?”谢天琴捶着后背,似乎有些疲惫,“学生实在太多了,我没法一一记住。”

“没有什么。妈妈你累了吧,快到这边坐下。”

“天明,你怎么突然讨好我起来?不会是犯什么错了吧?”谢丰琴将信将疑地脱下白色尖头高跟鞋,坐在了椅子上。不愧是大家闺秀,就连坐姿都非常端庄,黑丝双腿紧闭,双手轻轻地放在大腿上,“说吧,到底怎么了?”

“嘿嘿,妈妈,你看这是什么?”没等谢丰琴反应过来,薛天明便将设定好的手机放在了母亲的面前。谢丰琴没有想过儿子会害她,于是好奇地瞧过去。

谢丰琴本来就疲惫的脸庞变得如同痴呆一般,就连眼睛都眯了起来。不同于毛利母女,薛天明对母亲使用的是“催眠暗语”,这样即使在清醒状态他也能很轻易地控制自己的母亲。顾名思义,“催眠暗语”是可以在被催眠者清醒状态下,用一些固定的词汇使其触发特定的催眠效果。

薛天明试探地问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听得到……”

“你叫什么名字?”

“谢天琴。”

“年龄?”

“44”

“很好,看来催眠成功了,”薛天明确认了母亲处于催眠状态下之后,便进行了进一步的测试,“告诉我你月经初潮的年龄。”

“15岁……”

“你今天穿的内裤的颜色以及款式?”

“黑色,蕾丝内裤……”

“哇,没有想到妈妈你还挺闷骚的嘛。”薛天明知道母亲既然能回答这种问题,说明她的意识已经完全向自己敞开,“谢丰琴,接下来我会给你下几条暗语,即使在清醒的状态,你听见这些命令也会去执行。”

“是的……”

“接下来的话将牢牢印在你的脑海,一会你要跟着复述:

“1我将不会拥有催眠期间的任何记忆,缺失的时间我会自行忽略掉,丝毫不会觉得奇怪;

“2当我听到“爱表演的冷母”时,我就会进入到催眠的状态,直到儿子再说一遍后我才会恢复正常;

“3当我听到“文化祭排练”时,我会邀请儿子指导我排练节目,并且不会对儿子提供的角色,台词或者道具有任何疑问,也不会想这些事情;为了能完美演出,我会配合儿子的一切要求,并且严格按照剧本表演;

“4当我听到“母子互动”时,我会失去羞耻感以及对于性的一切常识,完全听从儿子的建议。知道儿子说“注意言行”时,我才会恢复正常。但是我会牢牢记住期间儿子的阴茎进入我阴道的感觉,并且之后在梦里反复呈现,逐渐沉迷。

“现在重复我的命令。”

“是……我将不会拥有催眠期间的任何记忆,缺失的时间我会自行忽略掉,丝毫不会觉得奇怪……当我听到“爱表演的冷母”时,我会进入……”

就在谢丰琴机械地重复着薛天明塞进她脑中的指令,与此同时“催眠手机”中谢丰琴的头像下,也出现了“爱表演的冷母”,“文化祭排练”,“母子互动”,“注意言行”的词条,说明这些命令已经成为谢丰琴潜意识的一部分。薛天明的命令多是以今天文化祭的排练为中心,因为他之前就已经从毛利兰那里预知了文化祭的事情,甚至连剧本都已提前准备好。

很快,谢丰琴就完美地复述了所有的命令,然后呆呆地坐在凳子上等着接下来的指令,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儿子的玩物。

薛天明淫笑着观察着母亲,“最后,我们节目的排练是我和儿子的秘密哦。除了我们以外,我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是,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万事俱备薛天明便说了句“爱表演的冷母”轻轻唤醒了母亲,谢丰琴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如梦初醒,“恩?天明,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与毛利兰等人的催眠方式不同,“催眠暗语”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控制对方的行为,薛天明的本意就是有意玩弄母亲,所以“催眠暗语”再合适不过了。此时的谢丰琴完美地执行了指令,将催眠期间的经历忘得一干二净。

“妈妈,你刚才说到文化祭,能给我讲讲你们的剧情吗?”

谢天琴继续捶着后背,“剧情啊……是旧东洋的一则寓言故事“千纸鹤”,毕竟是宣传、沟通两国的文化。别看剧情很简单,但是考虑到舞台效果,演员的表演……真是累死我了。”

“表演又不是妈妈的专业,你可是一名艺术老师啊!”

“天明这就是你的不懂了,妈妈本科的时候可是选修过表演,年轻的时候妈妈也有一名明星梦,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舞蹈。其实你妈妈我也很有当明星的潜质呢!”

“是吗,妈妈?那你对明星的潜规则怎么看?有些女星为了上位,不惜勾引导演,甚至出卖自己的肉体。你怎么评价她们的行为?妈妈你当初有这种觉悟吗?”薛天明带着坏笑问道。

“天明!你在说什么呢!”谢丰琴抗议着,用一种很厌恶的语气批评道,“天明,你怎么能把妈妈跟那种女人做对比!我是追求纯粹的艺术,那种女人根本不能称得上是“演员”,充其量只不过是……只不过是……”

见到母亲脸涨得通红,薛天明赶忙说到,“我就是想问问妈妈的看法,没有别的意思。看样子,妈妈是非常厌恶这种出卖肉体的女人。”

“这还用说……这种事情想想就恶心。演艺圈不都是这样的肮脏,反正我是绝对绝对做这种出卖肉体的事情!”谢丰琴言之凿凿地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似乎对这个话题很不满。

“这样啊,妈妈真是一个正直的女人……”薛天明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但是她的母亲并没有发觉,“对了妈妈,晚上我也没有事情,要不我帮妈妈进行“文化祭排练”?平时我也没有帮上妈妈什么忙,一直以来让妈妈费心了。”

谢丰琴欣慰地舒了口气,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收到了“催眠暗语”的影响。一听到“文化祭排练”,她立刻欣然答应道,“哎……天明终于长大了,妈妈很开心,那我们就练练吧!但是我现在手上没有“千纸鹤”的剧本,这可怎么办……”

“没关系妈妈,艺术都是相通的。我现在手上刚好有一个剧本,我们就用这个剧来找找感觉吧。”

“别的剧本吗?”谢丰琴有些疑惑地问道,“也行吧,凑合着用。”

“对啊,演技都是类似的,况且从不同的角度能提供不同的思路。”薛天明说着,拿出了一个名叫《风骚女演员》的剧本,“妈妈你先拿着剧本看看,这里有一男一女,我演那个男的,妈妈演我的对手戏,就是那个女演员。”

“哦……”没有任何异议,谢丰琴接下了这由黄色小说改变的剧本,开始认认真真地阅读起来,并且将自己代入小说里的角色。这个剧本是薛天明精心准备,用来对母亲实施报复的。但是被催眠了的谢丰琴却没有发现这剧情的诡异之处。

“妈妈,你需要多背一会吗?”

“天明你也太小看妈妈了,这点台词我十分钟就能背完。对了,这里面特别标注了女主的服装要从哪里找呢?我们要完全忠于剧本,丝袜之类的好说,但是这高叉旗袍我确实没有。”谢丰琴看着儿子,认认真真地问道。

“这不用担心,张妍有的。我回房间拿一件。”薛天明其实在撒谎,这旗袍就是他特意加入到剧本里的。对于现在完全衷于剧本,并且完全配合的母亲来说,身为编剧的薛天明就是决定一切的神。

薛天明拿好“道具”回到客厅时,母亲还坐在凳子上,拿着剧本背着台词。不知是因为即将表演有些紧张,还是台词过于露骨,谢丰琴的脸颊似乎有些微微发红,“天明,你怎么还拿了DV?”

薛天明一面架好DV让整个客厅都收纳在画面里,一面回答道,“当时是为了以后……好好地欣赏,不……是为了提高妈妈的演出技巧,需要反复地观看嘛。好了,DV调好了,下面我们随时可以开始。”

“天明,先给妈妈的演出服……”谢丰琴的脸颊更红了,甚至连脖子都有了红霞,但还是继续提醒道,“还有,你也要准备好,剧本上写着男主角只穿着内裤……”

“我知道了妈妈,这是你的服装。”说完薛天明就三下五除二地脱得只剩下内裤,喜滋滋地看着母亲。但是接过旗袍后,谢丰琴却有些扭捏,她的双手插进短裙里,却迟迟没有脱下。

薛天明只穿着内裤,大大咧咧地问道,“怎么了吗?妈妈快换上啊。”

“天明你先转过身子去,妈妈要换衣服了。”

薛天明这才意识到,虽然母亲对于演戏没有任何疑问,但是换装这一过程中的母亲却与平常无异,当然会让自己的儿子回避。不过幸好薛天明提前准备了外挂,虽然当初只是为了保险起见,“妈妈就直接这么换吧,这是我们难得的“母子互动”过程。你也想快点进行排练,是不是?”

一听见“母子互动”谢丰琴浑身颤抖了一下,脑中关于“性”的常识瞬间被抹除得干干净净。她恍然大悟地释然到,“对哦,我还在瞎磨蹭什么,自己的儿子有什么的……”

这次丝毫没有疑问或者反对,谢丰琴很快的开始脱衣服。相比于妃英理,谢丰琴的身材更加惹火,如白玉凝脂般微微泛着光的肌肤,纤细紧致的腰身,丰满的胸部和结实浑圆的臀部,修长的美腿无不散发着“性”的诱惑。

衬衣和短裙脱下之后谢丰琴便开始脱黑色内衣,随着束缚着胸部的胸罩脱落,谢丰琴那对饱满如碗型的胸部便整个出现在薛天明的面前,淡淡的粉色乳晕和翘立着的乳头一抖一抖的仿佛在和儿子打招呼。

诚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在获得了“催眠手机”之前,薛天明并没有对自己的母亲想入非非,更没有观察过她的身体,这次的经历仿佛为薛天明打开了新天地。就在儿子惊讶的眼神中,谢丰琴淡然地将最后的那条衣物也解除了,谢丰琴下面的毛淡淡的很稀疏看得出来应该是天生的,并没有后天整理过的迹象。

脱完衣服后,谢丰琴并没有急着穿上旗袍,反而是将衣服按照穿的顺序一件件叠好,摆放在一旁,不愧是良好家教出生的人。

看着母亲那完美毫无瑕疵的玉背以及往下延伸翘起的臀部,仿佛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一样薛天明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那感觉宛如丝绸又好像玉一样,带着淡淡的馨香。失去了羞耻心以及性爱概念的谢丰琴的身体抖了一下便不再动弹,她抬起头望向儿子,任由儿子抚摸,只是有些疑惑地问道,“天明,你为什么摸妈妈的身体呢?我们一会还要排练呢。”

“妈妈你这就不知道了,我这是为了多了解女演员的身体,以便更好地发挥啊!之后我们可有对手戏呢。”薛天明抚摸着母亲逆天向上的巨乳,紧致的小腹以及丰满的臀部,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般,“恩,身材真好,真软。好了,妈妈按照剧本的要求转上衣服吧。”

“好。”说完,谢丰琴便直接套上了旗袍,因为剧本里明确要求着剧情需要,女主角不许穿着内衣,但却允许穿丝袜与高跟。很快,一个穿着酒红色开高叉旗袍,玉足上穿着五寸的黑色高跟鞋,笑靥如花的成熟美女半遮半掩地出现在薛天明的前面。那诱惑十足的红色旗袍格外地抓住薛天明的眼球,下摆堪能遮住桃花源地,把两条灰丝包裹,丰润修长的玉腿露在外面,香肩玉臂映于眼前,胸前背后也是有大片裸露在外。

“天明,我们现在就开始彩排吧!一会你爸爸就回来了……”

不知是不是下意识的顾虑,谢丰琴的最后一句话让薛天明心里痒痒的,【呵,平时不是对我指手画脚吗?我倒是要让你看看这个家里,谁才是主宰一切的老大。老爸,对不住咯,妈妈今天就交给我吧!】

可就在薛天明打算要伸展拳脚的时候,却发现他自己倒是忘了剧情,他楞了一下尴尬地打断演出,“台词,对了我的台词是是什么来着……”

“真是的天明!你自己都没有背下来,快点好好看,”谢丰琴将剧本塞到儿子面前,并且坐到了儿子的身边。

薛天明一面看着一面将手放在母亲穿着灰丝的大腿上,谢丰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向儿子解读着剧本,“这里讲的是一个靠肉体上位的女明星,勾引着名导演薛天明的故事。这个导演的名字很好记,跟儿子你重名……然后这个剧一共是三幕,第一幕发生在导演的客厅里,演员接着试片的借口穿着旗袍勾引正直的导演。这个剧的重点是通过行为语言,表现出两个角色各自的性格特点。”

薛天明既然身为电脑天才,自然智商不低,他很快也把台词记住了,“真不愧是热爱表演的妈妈,理解得真到位!我把台词记住了,那现在就开始吧。3,2,1,action!”

话音刚落,谢丰琴就瞬间入戏,魅惑地将薛天明扑倒在是沙发上,用那丝袜美腿摩擦儿子的双腿,出乎着他的预料,“明导,您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嘛~这部剧,能不能让我演女主角呢?”

薛天明则扮演着一本正经的形象,他淡然地说道,“小姐你冷静一下,我每天面试那么多演员,根本记不住名字。你是哪位来着?”

“人家名字叫做……谢、丰、琴,”薛天明的耳边,完全入戏的母亲轻声说着,并轻轻点了下他的鼻头,“明导可要牢牢记住哦,如果表现得好……人家会给你奖励的嘛~”

眼见目前这股诱惑的模样,薛天明情不自禁出戏地嚷道,“咦??停一下,妈妈,你怎么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

他当然知道剧本里的名字就是这个,毕竟剧本是他亲自改写的,他只是为了更好地羞辱母亲。

被打断表演,原本狐媚的谢丰琴再次回归平时冷母的气质,她不满地嘟囔道,“真是的,剧本上就是这么写的,不过是碰巧同名罢了,儿子你不要胡思乱想。真是的……我们重来,这次可要一遍到底。”

说完,谢丰琴再次扭着胯回到客厅的中央,换回了狐狸精般的表情。

薛天明也慢慢入戏,“好,刚才抱歉,现在正式开始!3,2,1,action!”

“明导,您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嘛~”母亲再次进入到角色里,边说边作势冲薛天明嫣然一笑,看的他眼睛发直,什么叫做媚眼如丝,不外如是,“您看,您现在就剩个内裤了,一定是对人家感兴趣……”

“小姐你冷静一下,我每天面试那么多演员,根本记不住名字!”薛天明再次故作镇定、

母亲见这是个好机会,于是扭动着身子靠近薛天明,“讨厌嘛,人家的名字叫做……谢、丰、琴,明导可要牢牢记住哦,说不定我们以后会经常打交道。”

薛天明故作不屑的看她一眼,并未出声。

母亲见此拉过儿子的左手轻轻的摩擦她的胸部,隔着真空的旗袍,薛天明能感觉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谢丰琴脸色微红,引着自己的手一路向下,顺着小腹到了女人最私密的山谷,“明导,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出镜,我的身子……就是你的了……”

“真是的,半夜硬是闯进我家里,打扮成这副模样,还有……你居然连内衣裤都不穿!成何体统!你家里人知道你如此的下贱吗?”话虽这么说,薛天明还是忍不住轻轻揉弄几下,但很快收回了手,“你以为我是好色的导演吗?我告诉你,谢丰琴,你这一套在我这里没用。我不管你被多少导演潜规则,但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叫“演员”,简直就是“妓女”,是“站街女”!是婊子,变态!”

听闻这话,谢丰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人家就是站街女,是骚货,嘻嘻……”

“真不知羞耻,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薛天明破口大骂道。

几分钟前自己还对于这种贱女人还嗤之以鼻,此时的谢丰琴却沉浸在角色之中。她眨了眨眼睛,一把抓住薛天明的双手伸进自己的旗袍里,“不让我参演也没有关系,骚货现在只想让身体给明导玩弄!人家的小妹妹都快痒死了,快来喂饱我吧!明导不要多虑,女主角的事情先放在一遍嘛,您先玩玩再说~”

薛天明捏着母亲的双乳,“呵,身为一个演员,却不磨练演技,靠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不过不得不说,你的胸挺软的,摸着很舒服。”

“难道导演您不满意吗?”谢丰琴用她的巨乳摩擦着薛天明的胸膛,香唇在他的耳边吐露着气息,“人家的奶子可是E被罩的!”

“哦?不去卖淫真是委屈你了,你还当什么演员啊?”薛天明的手指插进母亲的肉缝中,竟然感到一股股水流!不知是母亲本来就敏感,还是她将自己的身体也代入了角色,仅仅是摸了几下谢丰琴就已经进入发情状态,“话说,让你来剧组其实也不一定是不可能……说实话,剧里有一个骚婊子的角色,也许正适合你,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在大庭广众卖骚?普通的女演员演这样的角色都有心理障碍,不过你这里应该不存在……”

谢丰琴的脸上露出了不曾出现过的小女人的媚笑,眼睛里直放光,“导演,骚货愿意的!而且骚货一定是本色出演!”

“光说可不行,我要考考你,面试通过了我才能把角色给你。”薛天明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笑。

谢丰琴舔着嘴唇,痴痴地说道,“没有问题,骚货最喜欢演婊子了!我一向很有心得。”

“那好,剧里有一幕,是婊子在人前排尿,一般演员由于羞耻心很难演出来。那你现在就在我家客厅里尿出来,如果够骚我就把角色给你。”突然,薛天明意识到现在的母亲本就没有羞耻心,这样太便宜她了。于是他额外加了一句,“应该难度不大吧,我猜你一定是个不会“注意言行”的臭婊子!”

谢丰琴本来很欣喜地蹲在地上,但一听到“注意言行”着四个字,她的羞耻心瞬间悉数回归。此时,薛天明能明显能谢丰琴脸色通红,甚至有些犹豫。她不再是那个会坦然在儿子面前脱衣服的女人了。

谢丰琴本能地想要拒绝,但是一想到现在不过是演戏,她最终还是蹲了下去,张开自己的丝袜美腿,然后把自己的用手把旗袍下摆提起来,露出黑色的肉缝,“噫,明导请看……骚货谢丰琴,在尿了,出来了……”

随着谢丰琴腹部一使劲,几滴黄色的液体便从她的下体落在客厅的瓷砖上。巨大的羞耻感让谢丰琴感觉头晕目眩,但她不断说服自己,【现在是演戏……都不是真的,我必须入戏……】

薛天明冷漠地看着金黄的液体迅速蔓延到脚边,,“哇,还真尿出来了,果然连婊子都不如,你是个色情暴露狂吧?既然这样,那这个角色就交给你了。”

涨红着脸的谢丰琴吐着舌头,一副淫荡相,依旧保持着排尿的姿势,“谢谢导演!谢谢!骚货一定会努力的!”

“咔!第一幕结束!妈妈辛苦了。”薛天明笑吟吟地叫停了母亲的卖力“表演”。

听见终于结束了,谢丰琴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的尿液里,似乎终于坚持不下去,已经到达了某种极限,她的语气也变回原来的样子,“呼……终于结束了,看来表演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儿子,你演得也不错。”

“妈妈,你还行吗?可以继续演下去吗?”

“你也太小瞧妈妈了,这点强度不算什么。”

“那好,我们继续进行下一幕吧。哎,妈妈,下一幕开头的括号里写着,转场到卧室里,谢丰琴开始诱惑薛天明,这是什么意思?”薛天明明知故问地问道。

“哦,这是换场景了,女主角也要换衣服。我们就去我的卧室里继续排练吧。”

“为什么是你跟爸爸的房间,去我的房间不行吗?”一想到能看着父母的婚纱照干母亲,薛天明就感觉激动。

“真笨,当然是为了符合剧本里的设定啊。况且之后还有口交的场景,当然要用双人床。”

“可是……妈妈为我口交的话,这个不太好吧?这不是乱伦吗?”薛天明知道此刻的母亲已经重获性爱知识,他很好奇现在母亲的会有如何反应。

谢丰琴用一种受不了的态度解释道,“真是的,我们在拍戏啊,又不是真事儿。况且拍戏过程中,只有完成剧本才是最重要的,怎么能因为个人因素而影响表演呢。”

“妈妈说得对,那我们现在就换衣服吧。”

可谢丰琴再次犹豫起来,薛天明才再次想起母亲的羞耻心已经恢复,自然羞与在自己面前换装。

谢丰琴向卧室走去,“妈妈还是去卧室里换衣服吧,这些衣服妈妈都有。一会我敲下门,你就直接进来,然后我们一起演第二幕……反正第二幕开始,也是导演从门外进来开始。”

薛天明只得答应道,“那好吧。”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母亲的卧室里传来了轻柔的“咚咚”声,薛天明知道万事俱备,就猴急地拿起DV,以第一视角开始了拍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