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之华:爱染花园 (2) 作者:茶茶

.

【欲之华:爱染花园】

作者:茶茶2020/8/12首发于第一会所,混沌心海

【前言:肉戏很一般,将就着看吧,前几章剧情会比较多,总不能上来就开干,点赞回复过百的话,我争取月底写好第三章;】

. 第二章 美人如花,各有不同

莉莉娅回到操场后便有两个女生围了上来,都是她平时比较要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容貌秀丽的短发女生好奇问道:“莉莉娅,苏老师找你有什么事吗?”

“我忘了东西在医务室,所以苏老师来还给我。”莉莉娅不动声色找了理由搪塞,在学校里绝不能在外人面前和苏秦表现的过于亲热,那样会让苏秦受到非议和流言蜚语的中伤,她忽然悄悄的打量起两个好友闺蜜,短发女生唐棠与长发女生秦卿,想起二女的家世很不错。

或许可以把她们拖入教会中发展成第一批信徒,支持教会发展,还能用一身美肉侍奉神取悦神。

在得到神灌注的无数隐秘知识后,莉莉娅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小姑娘,女孩已经暗自决定组建一个秘密教团传播神的信仰,她自有办法让入教的人无法背叛,同时心甘情愿竭尽所能为吾主奉献一切。

“没想到那位苏老师还蛮负责任的嘛。”秦卿笑嘻嘻道,少女生着一张颇为妩媚艳丽的精致脸蛋,身材也发育的极好,蜂腰巨乳,学校明里暗里追求她的人很是不少。

“苏老师的风评本来就不错,不像那个教导主任,听说总是骚扰漂亮的女老师。”唐棠皱起好看的秀眉,眼眸中透着浓浓厌恶,青春年华的小女生最是不待见那种样貌普通还好色的中年男人了。

秦卿眼眸一转,润泽饱满的樱唇噙着一抹笑意:“唐棠,你是不是对苏老师有意思啊,不然怎么会关心他在学校的风评。”

“要死啦你!整天胡言乱语,就该用蛋糕堵住你的嘴。”唐棠白了秦卿一眼,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也有分寸不会到处乱嚼舌根子。

莉莉娅一如既往静静望着互相斗嘴嬉闹的两个少女,只是这回浅蓝色的漂亮眸子淡漠无比。

……

与此同时。

靳丽华在考虑如何妥善安排自己和苏秦的未来,她向来是谋定而后动的性子,行事果断也极其自律,就像她其实对游泳兴趣缺缺,但从初中开始每天早上或晚上都雷打不动的在家里泳池游上半个小时,再练一个钟头瑜伽和柔术,从不逞口腹之欲,严格按照营养师搭配的菜单进食,正因如此才能在十六岁锻炼出一副魔性身材。

几近一米七六的超模身高,E罩杯的高耸巨乳,圆润翘挺的美臀和健康结实的修长大腿。

靳丽华私人可动用的流动资金不算少,从小到大攒下来有八千多万小金库,完全可以让苏秦辞去校医职位,拿着这笔钱入股她手里的一家新游戏公司,完成身份上的转变,但那样的话,双方肯定聚少离多,只能在放学后偷偷见面,这是变成恋爱脑的靳丽华所不愿见到的发展。

继续维持校医的身份,两人每日都能见面,还能借着请病假私下幽会。

等自己升入大学,再安排苏秦进大学做校医,同时公司入股的计划也不能停下,先帮他把公司做大,再一步步把公司股份转移到苏秦手里,等自己大学毕业,苏秦少说也是一位年轻有为身家上亿的游戏公司老板。

那时候即便父母反对,两人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结婚,她相信自己能帮助苏秦做出一番事业来。

事实上靳丽华商业嗅觉不是一般的强,靳华也是从小把她当做集团继承人来培养。

在四年前智能手机刚开始流行起来的时候,她在一次空闲无聊时玩了下妹妹手机里的游戏,敏锐发现了未来智能手机的便捷性和碎片化时间利用趋势,感觉其中商机大有可为,事后花了不小心思做了几份详细的市场调研和规划书,送到了父亲靳华的书桌上,市场调研是找秘书安排人做的,亲自写的规划书虽然非常简陋,却条理分明方向清晰。

靳华看完没多说什么,只是没多久就按着靳丽华的意向收购了十家游戏公司,同时提供大量资金,再派职业经理人从旁辅助,任由靳丽华去折腾,不管成与不成,权当给女儿上课。

普通人家可能因为一次投资失误就跌落悬崖无法复起,富人则不同,他们的容错率很高,尤其是靳华这样身家雄厚的大富豪。

也正是那一年,中尚集团开始筹备插足手机行业。

四年后,十家游戏公司有八家依旧默默无闻,做了许多游戏不是反响平平就是直接暴死,另外两家却一个经营出国内月流水稳定超过两亿的手机游戏,一家研发出了两款国内月流水稳定数千万的游戏,公司规模不断扩大,在业内也算是颇有名气,算是稳稳占据了先发优势,吃下了国内这块市场的一部分蛋糕。

去年那八家游戏公司被重组合并为三家新公司,正在筹备新的项目,靳丽华年纪虽小却是事实上的老板,管理层和法人都是中尚集团空降而来的专业人士,因此她在公司内一言九鼎,要让人参股进来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也不虞被人上报给中尚集团,这方面靳华是彻底放权的。

心里有了大致的计划,靳丽华垂下眼脸少有的浅浅一笑,不为任何人所见,少女自然清楚计划未必会如她所希望的那样一帆风顺,但只要把面临的困难阻碍解决就能继续朝着目标前进,直至终点取下胜利果实,成功的最重要一点,就是坚持到最后。

……

高中一年级三班。

苏璎珞那张天使一般美丽无暇的稚嫩小脸还透着淡淡粉红,一双雌鹿似的大眼睛目不斜视看着黑板,但思维早已放空到不知道哪去了,呀!光是回想一下就羞得不行,她居然鬼迷心窍的对苏秦做出了那么暧昧的亲吻举动,心跳的很快很快,仿佛一闭上眼就会想起男人的面庞。

明明她也是偷偷看过许多次成人影片的青春少女了,就算没真正亲密接触过男孩子,但怎么会如此羞涩。

难道自己其实爱上了苏老师?

苏璎珞内心下意识就用上了爱这个字眼,而非喜欢。

少女慢慢回忆起这些年与苏秦相处的点点滴滴,往昔绝大多数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堆积在永不见天日的角落里,这时候却如同活了过来似的纷纷涌上心头,念起苏秦对她的温柔,对她的好,对她的包容,鲜活且生动,苏璎珞一时间竟是痴了。

身在医务室的苏秦可不知道三个少女都各有各的打算和心思,她们在不远的将来会给他带来很多意外和惊喜以及麻烦,这是他在使用魔绳时没有预料到的。

人大多数还是走一步看一步,至多定个目标,少数人凭借信息渠道多和才华能力可以勉强走一步看数步,走一步看十步后,那不是人,是神仙。

……

中午,下课后没多久,一身女士小西装的飒爽短发丽人提着两个实木食盒和一个灰色提袋来到二年级一班教室,将做工奢华的黑色食盒与提袋小心放在靳丽华的课桌上,然后默默退出教室,室内还未去食堂吃饭的学生对这一幕早就见怪不怪,靳丽华一向都是让家里送午餐过来。

不过有细心的人发现今天似乎多送了一个食盒。

靳丽华捧着食盒和提袋起身向外走去,她从来不会在教室中当众进食,少女可不想被人当成什么珍惜动物围观,而是在副校长的办公室里,这位副校长是中尚集团一位高管的母亲,为校内少数知晓靳丽华身份的人之一,平时非常照顾她,把办公室给少女用来吃午饭更是小事一桩。

有意识避开他人视线,靳丽华踩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医务室,推开门进去便瞧见苏秦正在摆弄着手机,冷漠的神情顿时变得温柔甜美。

“老师,在玩游戏吗?”

现在智能手机发展迅速,普及率极高,连中老年人也不乏沉迷在手机互联网中,像苏秦这样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喜欢玩游戏再正常不过。

靳丽华手底下有数家手机游戏公司,自然清楚游戏的吸引力有多大,她本人闲暇时也会玩玩,倒是微博这些社交平台极少去碰,她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去看那些没多大用处的碎片化信息和无用争吵,还不如多读几本名著来得充实。

“嗯,丽华你来了啊。”苏秦听到声音放下手机抬头望去,朝一身英伦风学校制服的靳丽华笑了笑。

少女把便当盒与提袋放在办公桌上,又将门反锁和窗帘拉拢,快步走到苏秦身后弯下腰用双臂环住他的脖颈,两颗硕大翘挺的下流大奶子隔着校服顶在苏秦背上,一张美丽至极的俏脸紧贴男人的耳畔吹着气,张开润泽樱唇含住耳垂用贝齿轻咬舔弄。

“亲爱的,有没有想我?”

苏秦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与暗爽,好好一个高冷女神和豪门千金大小姐,如今竟然变得像热恋中的小姑娘一样痴缠无比,也被少女这一声软糯撒娇和舔弄搞的心火骤起,轻薄的西裤很快隆起一大块鼓包,他反手摸上靳丽华青春光滑的脸蛋,如玉一般温润细腻,仿佛用力一掐就能捏出水来,憋着火气温声道。

“当然有想我的小丽华,恨不得让你永远待在我身边。”

同样肉麻的情话从别的男人口中说出来只会让靳丽华感到厌恶,但听情郎说出口却格外令她甜蜜。

两人相差十来岁,苏秦亲昵叫她小丽华也不违和。

靳丽华垂下目光瞧见男人两腿间那高高鼓起的一团,少女又不是对男女性事一无所知的懵懂稚女,自然清楚那是什么,双颊浮现淡淡晕红,心里满满都是得意,她只是略施一点小手段,苏秦就起了那么大反应,说明自己在情郎心中是极有魅力的。

少女眼眸一转,松开环住的纤细手臂,绕过椅子跨坐到苏秦的大腿上,很是强势捧住男人那张脸,在他惊异的目光中螓首贴近朱唇微启吻了下去,双唇重合在一起,少女热情而主动的用香软粉舌撬开男人的牙齿,灵活进入嘴里。

他竟然被靳丽华强吻了!

苏秦被迫含住靳丽华粉嫩的唇瓣,任由少女的嫩舌在口腔中生涩且火热搅动着,滋滋作响,不知不觉间两条舌头互相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少女那香甜的律液也不断流进来,让他不由自主大口吞咽进腹中,两只手掌探入少女裙中抚摸揉捏着那比上等绸缎还要细腻柔滑的大腿肌肤。

靳丽华美艳绝伦的脸蛋升起胭脂似的晕红,半睁半闭的妩媚眼眸泛起一层朦胧水雾,高挑丰满的娇躯微微痉挛与战栗着,如幼女般紧紧合拢成一条粉红细线的嫩白馒头屄里溢出大量透明淫液,濡湿了白色内裤。

对于少女来说,这是她的初吻,少女只是单纯按照爱情小说中的情爱描写去做,却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吻和抚摸就让她彻底沉迷进去不能自拔,仿佛只是闻到情郎的味道,碰触情郎的身体就能让她产生绝无仅有的强烈快感。

半响,靳丽华才依依不舍的收回嫩舌分开双唇,结束了这浓烈而淫湿的舌吻。

“小色女。”苏秦也从那激烈的长吻中缓过神来,望着靳丽华稍微有点红肿的樱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姑娘真是色的可爱。

靳丽华抿了抿唇瓣,凑过头伸出淫舌在苏秦的脖颈上像小狗一样舔了舔,好似在留下什么印记,她认真道:“色也只对你一个人色。”

即便魔绳扭曲了她的感情,少女依然还是那个如高岭之花般令人仰望的中尚集团大小姐,不是谁都能亲近她的。

苏秦听了不禁心生一阵暖意与浓浓快意,这不正是他曾经求而不得的“爱情”吗。

“那么喜欢玩弄女学生的禽兽老师,需要你可爱的女友用嘴帮你弄出来吗?”靳丽华柔嫩的纤手隔着薄薄裤子抚上苏秦胯间依旧硬邦邦的肉棒,半是戏谑半是愉悦道,似乎师生关系更能助长她的背德感。

靳丽华本来就不是那种扭捏做作的女生,更何况魔绳已经完全解放了少女潜藏的淫欲天性,其性欲呈几何级数增强,面对的又是自己此生最爱的男人,所以才会没有半点淑女该有的矜持样子,宛若不知廉耻的痴女。

苏秦实在受不了这小妖精赤裸裸的明示了,用手拍了拍靳丽华翘挺紧实的美臀,让她先站起来,然后牵着少女的手来到苏璎珞上午睡过的病床边,解下西裤半依在仿佛还残留着一缕幽香的床上。

靳丽华反过手来隔着校服解开胸衣,她将散发著乳香的胸罩从下衣口抽出来放到枕边,然后弯腰优雅的脱下牛皮小皮鞋,将一双裹着黑色过膝袜的笔直美腿和圆润翘臀一览无遗展现在男人面前,接着爬上窄小的单人床,两颗沉甸甸的巨大乳球压在苏秦的腿上,隔着层层衣物也能清晰感受到两团乳肉那无比惊人的弹性和柔软度。

少女眼波柔媚伸出细长五指把男人的内裤扯下,一根十八公分长的黑紫色粗大肉棒顿时弹出来,如举起的利剑一般高高翘起,既粗且长,粗壮棒身青筋鼓动,浑圆硕大的紫红色大龟头从包皮中挣脱出来,马眼中溢出透明液体,因为在内裤里捂了一上午的缘故,散发著浓烈的雄性腥躁气味。

平日里颇为爱洁的少女毫不在意用一只细嫩手掌握住发烫的肉棒,上下撸动起来,另一只手撩起耳畔垂落的青丝,没有半分犹豫的张开樱唇把龟头含进去慢慢舔舐,她小心不让贝齿磕到龟头,起初技巧还有些生涩,不会一会儿就熟练了许多,有时淫舌顺着龟头沟壑打转,又或用力嘬着马眼,还不时调皮用银牙轻柔剐蹭一下龟头。

苏秦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有过性行为了,肉棒被少女紧窄的淫热口腔裹住吸吮研磨,再想到出身高贵容颜绝美的靳丽华竟心甘情愿为他做这样下流的口交,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双重快感让男人爽的嘶嘶直抽气。

他对靳丽华一个处女能对口交如此快上手并不感到奇怪,再如何高高在上的女神也是女人,除非本身性冷淡,否则女神一样有性需求,也会用手指自渎,私底下看过一些小电影或小黄书再正常不过,有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后自然就很容易上手。

“小丽华,再往上面一点,对,就是那里!”

苏秦也不忘指导女友舔舐哪边哪个部位更能让他爽快。

靳丽华很快就把男人肉茎的所有敏感点掌握到手,淫舌十分灵活,或是沿着龟头上下舔舐,或是舌尖顶在马眼钻动,或是嫩舌裹住龟头磨擦,几乎要将肉棒榨出精来。

苏秦低头俯视着专心致志舔弄鸡巴的高冷女神,少女确实是世间罕见的美人,五官,身体,肌肤,玉足,无一处不美不精致,向所有人完美诠释了什么是倾国颜色,魔性身材。

他忍不住伸出手顺着少女柔顺的发丝摸向天鹅般修长的雪白脖颈,之后沿着锁骨从大开的校服衣领口子伸进去,靳丽华为了方便男人动作还特意提起上半身,将她妙曼柔美的腰腹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他的手掌很快便碰触到一颗柔软滑腻的硕大乳球,轻轻一握连手指都深深陷入乳肉中。

少女的乳头不大,不知是平时保养的太好,还是天生敏感,只是被男人粗糙的手掌抚过乳头竟然让她闷哼一声翻起了白眼,湿热蠕动的口腔一时没控制住,香甜律液从肉棒顶端流下来,把两颗大大的卵蛋打湿。

回过神来,靳丽华含着肉棒也不松口,斜起那双大眼眸似嗔似怨的瞪了苏秦一眼,修长丰腴的黑丝美腿紧紧并拢细细摩擦着。

一边搓揉把玩着靳丽华娇嫩光滑的巨乳,一边被少女温柔体贴的口交,苏秦很快就有了射意,也不刻意压制,大力抓握住肥腻香滑的乳肉,下意识挺起腰部,轻轻喘着气道:“小丽华,好好接住,我要射了!”

靳丽华用鼻音呜呜娇媚哼出声,强忍乳房传来的许些疼痛和一阵阵让她想翻白眼的激烈快感,把吞入口腔深处的大龟头向外退出一些,美手重新握住被自己唾液染湿的肉棒,快速上下套弄起来。

她感觉到手中的肉茎徒然胀大数分,恰到时机的用贝齿轻轻刮了刮龟头,下一刻,一股股腥浓的精液经由马眼不停射在她柔软的舌面和口腔里,出乎意料的是她初次尝精就喜欢上了这股腥臭的精液味,甚至在尝到精液时直接娇躯痉挛着达到了小高潮,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力嘬着龟头马眼,卷动唇舌咕噜噜一口一口将精液咽进肚子里。

靳丽华于性事上似乎也有着惊人的学习天分,仅仅一次口交就靠着自我摸索有了相当大的进步。

不知是否因为魔绳的改造影响,苏秦同样直射了半分多钟才堪堪停下来,这持久而剧烈的射精快感让他直接射空了思维,只得软软靠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射完精后半软半硬的阴茎依然放在靳丽华的小嘴里,被缓过气来的少女用口舌温柔含弄着。

“一滴精液也没漏出来哦。”见苏秦慢慢从恍惚中清醒过来,靳丽华啵的一声轻柔吐出肉棒,光泽湿润的唇角上一缕淫靡的银丝衔接着龟头,她潮红着那张美艳俏脸有些得意道,十足就是一个沉溺在恋爱中向男友邀功的青春美少女。

苏秦抓住靳丽华柔软的双臂,将少女拉到自己怀里,一手从校服下摆伸进去握住一颗形状完美的翘挺大奶子,柔腻娇嫩的美妙触感让人爱不释手,一手探入裙底,手指隔着湿透的粘稠内裤轻轻按压女孩饱满的阴阜:“知道你厉害了,我家的小丽华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榨汁姬。”

极其敏感的乳房和肉壶被同时揉捏挑逗,靳丽华浑身无力瘫软趴在苏秦胸前急急喘息,听着他淫靡肉麻的情话,一双笔直的肉感黑丝美腿缠住男人一条腿微微摩擦,好在苏秦还有理智,知道不能在医务室里替少女破处,沾染稠密淫水的手指也克制着不去抚摸她的大腿,免得留下痕迹不好清理。

温存了好一会,苏秦翻出湿纸巾为靳丽华清理干净樱唇上残留的男人精汁。

少女直接脱掉及膝校裙,褪下湿漉漉的滑腻内裤,露出蜜桃般圆润紧致的雪白翘臀,以及那没有一丝毛发的无暇小屄,肥美的阴阜如同大白馒头一样肉呼呼,只有一道紧紧闭拢的粉色细缝在往外溢出晶莹淫液,苏秦没想到靳丽华居然是天生的白虎,还有一个极品馒头屄,没彻底软下去的肉棒再度变得硬邦邦。

他只能转过身去不再多看,生怕忍不住直接用鸡巴捅进少女的无毛馒头小穴里尽情抽插。

靳丽华眼角余光见了心里甜滋滋的,她让苏秦从带来的提袋里拿出干净的胸衣内裤和校服、丝袜换上。

“老师,你是比较喜欢短袜、长筒袜还是连裤袜?喜欢的颜色呢?”靳丽华下床穿上牛皮小皮鞋,走了几步提了提及膝校裙的裙角,摆动间及腰青丝如纱幕落下般左右摇曳,少女敏锐发现苏秦经常会不自觉瞄向她腿上的丝袜,女为悦己者容,苏秦喜欢哪种类型的丝袜,她以后就尽量穿那种丝袜。

“我更喜欢连裤袜,当然长筒袜也不错,以你的年龄和高挑身材,白丝肯定不太合适,黑丝最好!”苏秦打量一眼清丽若仙美丽绝伦的少女,笑着给出答案。

靳丽华若有所思点点头,待会就让助理把各种D数的黑色连裤袜都买回来。

她来到办公桌前,把实木食盒打开,把其中稍微油腻的一份推到苏秦面前,他瞧了瞧,和中国盛行的大多重油重盐的烹饪菜系不同,靳丽华的带来的料理午餐从烹饪方面而言看起来有些寡淡,面包、牛肉、鱼、蔬菜、鸡蛋、新鲜的番茄、牛奶。

“合理的饮食结构,均衡营养,充分的锻炼与定期身体检查,我的身高和胸部发育都得益于此。”靳丽华俏皮指了指胸前一对高耸挺立的巨乳,轻笑道:“如果可以,我希望老师也多注意一下饮食均衡,身体锻炼和身体定期检查也不能忘,以后我会亲自监督你。”

“我尽量试试。”苏秦也不着恼,是非好坏他自然分得清,当然道理归道理,有没有那个毅力坚持下去又是另一回事了,所谓知易行难便是如此。

看似少油少香料的料理,真正吃入口中其实颇为鲜美,油咸程度正好,烹饪这些食材的绝对是个手艺极好的厨师,苏秦和靳丽华慢条斯理的把料理解决掉。

趁还有些午休时间,靳丽华像普通小女生一样蜷缩在苏秦怀里,她拿过苏秦的手机兴致勃勃左右划拨,看了下图库,里面都是一些日本少女偶像与欧美模特的写真,以及动漫人物的cosplay照片,她记下里面最多见的服装和发型,随即登上苏秦的支付宝,用自己手机操作几下往里面转了二十万,耳鬓厮磨间半开玩笑道:“以后就由我来包养老师。”

首先要让苏秦懂得如何花钱,提升视野,慢慢融入她的生活阶层。

少女并不介意苏秦吃她的软饭,当个家庭妇男倒是更合她心意,也不觉得扯上金钱关系会让二人的爱情出现污点,她对他的爱纵然海枯石烂都不会改变,所拥有的一切也是他的,不分彼此,就怕男人因为自尊心不肯接受而生气,不过反正到时候撒娇道歉就是了。

“哈哈,小丽华的软饭实在太香了,我可要吃上一辈子。”苏秦双手环住靳丽华平坦结实的小腹,手掌轻轻磨蹭柔软肚皮,嗅着少女身上传来的淡淡好闻体香,低声笑着道。

说是豁达也好,无耻也罢,性情观念受到魔绳影响发生变化后,他已经不觉得吃女人软饭算什么大问题。

“一言为定,谁说谎谁就是小狗!”靳丽华大而妖娆的眼眸弯弯上扬,长且翘的睫毛眨呀眨,淡粉色的光泽唇角勾起,少女忽然惋惜道:“可惜你妹妹不在东陵上学,不然就能借着和她打好关系成为朋友,光明正大去你家玩甚至夜宿了。”

去一个女性朋友家玩和去一位男性朋友家是两回事,那支安保团队中没几个真正忠于她,只要靳丽华在没有铺垫的情况下去了苏秦家,第二天少女的详细行程和苏秦的背景资料就会摆在靳华的办公桌上,谁让她只是靳华的女儿呢,而不是她们的老板。

倒不是说所有富豪高官子弟都是这么大做派,而是靳华个人特别注重安保这方面,每年都要在家庭成员安全问题上花费上千万美元。

“那丫头升初中时没发挥好,成绩差了一点没能进东陵,记得当初趴在我胸口哭了好久,后来还念叨了一段时间,看她明年能不能考进来吧。”苏秦摇了摇头道,少女的一缕青丝不经意掠过鼻尖,有些痒痒的。

靳丽华眼眸微动,扬了扬秀眉,暗自记下这一信息,到时候或许可以找副校长通融一下,那张精致如画的俏脸上似笑非笑:“你和小姑子关系不差啊。”

能让快上初中的妹妹趴在哥哥胸膛哭泣,兄妹的关系应当是很好的,哪像自己家那个蠢妹妹,近几年什么都想跟她比较,你让着她反而得寸进尺,于是暗地里免不了争锋相对。

“还好。”苏秦摇头一笑,能不好么,以往每个月工资有小半都是花在她身上,亲爹都没那么宠。

又柔情蜜意闲聊了一会,眼见午休时间所剩无几,靳丽华才恋恋不舍的起身整理发皱的校服,弯腰在苏秦面上一吻,声音清冷且软糯道:“脏了的校服和内衣裤你拿回去帮我洗干净,以后放在医务室当做备用,晚上我们再用视频通话。”

少女捧着空空如也的实木食盒离去。

她下楼前用手机发了条信息,刚走到高中部教学楼底下,身着女士小西装的短发丽人便早早等候在那,她是靳丽华的生活助理颜玉卿,这位助理不动声色恭敬接过大小姐手上的食盒,对换下来的旧校服和胸衣丝袜到哪去了没有显露半点好奇心,她的高额薪水确实是靳华开的,可真正能决定她去留的还是面前的大小姐。

靳丽华正是欣赏颜玉卿的本分和识时务口风紧,才一直任用她当自己的生活助理。

苏秦拉开窗帘把窗户打开通风透气。

下午,他先是帮两个跌倒擦伤的初中部学生处理好伤口,还给一个低烧不愿请假的检查后开了退烧药,还有几个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来咨询的女生,都很快处理好了,其余时间都在和靳丽华、莉莉娅用微信聊天,苏璎珞那边一直没回信息,估计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总的来说东陵国际的校医工作颇为轻松惬意,尤其是高中部和初中部各设有一个医务室,极大的分担了工作量。

放学下班后与往常无异,这就是学生身份的局限性,三女家庭关系正常,更别说有两个是豪门千金,一个是外籍人士,任哪个夜不归宿都会在暗地里引起天大的骚动。

苏秦只能遗憾独自开车回北天区的百合苑,他本来觉得坐地铁上下班就好,还不会堵车,后母安知雅却觉得男人到社会上立足必须要有辆车充当脸面才行,她来付钱也可以,被后妈缠住磨了许久,最后一人一半出资买了一辆二十多万的大众轿车。

学校离小区不远,不塞车约莫十来分钟路程。

提着纸袋回到家里,父亲苏政不在家,最近上完课后主要精力都放在著作上了,嫌家里不安静,专门在郊区的大学附近租了一间房用来写作。

苏秦心知这理由就是扯淡,他和妹妹苏慕清平时要上班上学,后妈安知雅在西餐厅的处理事务和生意,通常要比较晚才回来,何况一家人都是成年人了,怎么会吵到他查资料写书,无非是厌恶安知雅为了餐厅生意总是早出晚归,没一个贤妻良母的样子,干脆躲到别处眼不见心不烦。

当年他亲妈薛令月就是事业心太强不愿老实当个家庭主妇,才致使两人婚后观念发生分歧,最后不得不以离婚收场,薛令月带女儿远赴日本。

等苏秦上初中后苏政再婚,原以为安知雅生于书香家庭,总不会太过闹腾,却没想到又是个女强人,虽说持家很有一套,把苏家的总资产翻了几十番,但这不是苏政所想要的,他这人说透了就是清高,重名不重利,更想要个在家相夫教子的良母贤妻,能赚多少钱反而不在意,这天天不着家忙到大晚上像什么样。

但女儿都十几岁了,总不能再离婚,于是苏政劝过几次没变化后捏着鼻子忍了,夫妻间的感情自然也愈发疏离,相处起来和普通朋友一样。

“哥,你回来啦,今天晚上咱们吃什么啊。”苏慕清趴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听到开门声,支起身子瞧见是苏秦回来,利落跳下沙发,玲珑赤足踩在木地板上,像小狗似的小跑过去抱着苏秦的手撒娇,一对发育中的娇嫩美乳隔着单薄衬衣紧贴在男人手臂上。

苏秦低头瞧了眼亲密抱住自己的妹妹,女孩刚过豆蔻年华的年纪,身高不足一米六,蓄着及腰长发,容貌不及靳丽华她们那般绝色惊艳,却也是小美人一位,五官精致,肤白皓齿,抿嘴一笑能看到两个小小酒窝,平日里在外人面前说话细声细气,给人一种文学少女的书卷气息。

和后妈一样,属于那种幼瘦矮白美的类型。

“要是给爸看到你趴着玩手机没个女孩子样又要训你一顿了。”苏秦伸手亲昵刮了刮女孩高挺的秀气鼻梁,想了想道:“今天去吃自助餐怎么样。”

“反正爸回来会提前说的,自助餐可以啊,你先休息一下。”苏慕清拉着苏秦的手来到沙发上坐下,帮他把挎包拿下来,看了眼苏秦手里提着的灰色纸袋,眨了眨大眼睛好奇道:“哥,这里面是什么啊,你买的新衣服?”

少女没有因新奇或仗着苏秦喜爱就去动纸袋,这也是苏秦一直愿意宠着苏慕清的原因之一,乖巧自律不以自我为中心,聪慧懂得关心人,这性格倒是把父母的优点全继承了下来,换个整天喜欢乱动你东西还不当一回事的妹妹,他可宠不来。

“你未来嫂子的衣服,脏了我拿回来洗。”苏秦随口道,这事他没打算瞒着妹妹和后妈,苏政那边能瞒多久是多久,不然这事非得闹个鸡飞狗跳不可。

苏慕清霎时睁大眼睛,半响才低沉哦了一声,没有因为哥哥终于找到女朋友而开心不已,连眼神都黯淡了不少。

“小傻瓜,我就算是有了女朋友也会继续疼你啊,你可是我妹妹。”苏秦瞧见苏慕清一副兴致不高的表情,哪能不明白小姑娘的想法,无非是担心有女友以后没那么宠她了。

“俗话都说娶了媳妇忘了老娘,我还不是娘呢。”苏慕清抿起粉唇小声嘟囔道,她又不是真的小傻瓜,会信苏秦的这句安慰之语,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分给了另一个女人,必然要从自己这边夺去不少,可哥哥找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她难道还能反对不成。

女孩心里颇为不是滋味,父母间的貌合神离她长大后看在眼中也逐渐理解,自小爸爸只会严厉的教育她好好学习,怎么做才是对的,那样的行为是错误的,孜孜不怠灌输着他的老旧观念,想着如何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大家闺秀,母亲见她有哥哥细心照顾,近几年也将重心更偏向于生意上。

唯有年长的兄长苏秦会温柔待她,在意她的想法,回应她的撒娇和愿望,让女孩得以喘息,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宠爱。

“等以后你也找了喜欢的男朋友,说不定还会嫌弃我管着你。”苏秦笑着道,说这话时心中很有种自家的小白菜未来可能要被猪拱了的微妙不爽感,他和苏慕清年龄相差十五岁,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当女儿来照顾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自己也理不清。

苏慕清闷闷应了声,她一点也不喜欢学校里那群自命不凡乳臭未干的同龄男生,同时敏锐察觉到了自身的异样,往常还没发觉,现在被苏秦有了女朋友的消息一刺激,女孩才惊觉自己对哥哥的依恋有多深,甚至可能有些扭曲,普通的兄妹感情再如何深厚,肯定不会像自己一样失落恐慌闹别扭。

再想想自己进入青春期后偷偷看的色情读物和影片,确实有不少兄妹相关的。

细细回想一下,日常生活里她早就有了类似的下意识行为,比如平时洗完澡后会穿着单薄的睡衣跑到苏秦房间里,毫无顾忌的从后面抱住他,将娇嫩青涩的身体贴在男人背上,乐此不疲看着他玩游戏或看漫画电影,这和平时极其注意男女距离的她根本不像一个人。

女孩越想越豁然开朗,一时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悲伤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