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薛爽 (熟客情缘 续写) (第1部 - 2) 作者:为爱鼓掌

.

美人薛爽

作者:为爱鼓掌2020-8-11发表于SIS

第一部 绝色浮萍

2

当天晚上,老邝连着给薛爽打了七八个电话她都没接,微信也毫不例外只字不回。老邝倒也不急,经验丰富的他明白,不接电话不回微信的过程就是她消气的过程。

另一边从酒店回到宿舍的薛爽,内心五味杂陈。和老邝做爱的刺激快感,那无与伦比的高潮,让此前从未高潮过、性爱经验贫乏的女孩回味无穷,对老邝的好感也更深了一层。可正在她逐渐向老邝敞开心扉,却在第一次交合的时候被恶心的王洪插了一脚。老邝没有阻拦说明他也只是把自己当做众多炮友之一,这让原本有意倾心的薛爽又气又恨,晚班也懒得去上找了别人带班。

老邝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这家伙还挺执着,看来并没放弃自己。这让薛爽略微消了点气,但还是不愿搭理他。

睡前薛爽去酒店的公共浴室洗了个澡,温水划过脸颊时,脑里突然闪过王洪那根滚烫的肥东西在嘴里冲撞的场景。那种塞了满嘴只能用舌头纠缠的痛苦感,居然让她有了一种新奇的刺激。薛爽以前不喜欢给男友口交,是因为不喜欢那腥臭的味道。王洪是她口交过的第二个男人,老邝她都没有给舔。可被王洪射在嘴里时却似乎并没有厌恶感,反倒有一丝成就和满足,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想着想着,冲洗的动作停了,感觉下身肉缝里热乎乎的。伸手一摸,居然有汁液流出来,那是明显区别于洗澡水的黏黏液体。

“居然想着王洪湿了,我真是疯了。”薛爽瞬间羞红了脸。

提着衣物和洗漱袋从浴室出来,在酒店门口看到刘振生等在那里。看来他是知道自己没去上班特地等在这里,薛爽心里虽然烦闷但还是迎了上去。

“你晚上怎么没上班?”果然是这句。

“我不太舒服,找小惠带班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看医生?”刘经理边说边上下打量着她。

乌黑的头发还有些湿,带着几个大波浪垂在脸旁,黑发和奶油般白嫩的肌肤对比鲜明。虽然是素颜,但刚刚浸过热水,瓜子脸红润光洁,白里透红仿佛含羞的花朵。精致的五官在酒店大堂金黄色的灯光映衬下,美艳不可方物。

因为是夏天,薛爽图方便就只穿了睡衣就去洗澡,里面连内衣都没穿,想着洗完就回宿舍了也没人看见,这可便宜了刘经理。只见小美女穿着亮粉色花底短袖睡衣,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白皙的脖颈,D 杯的浑圆乳房把睡衣前襟撑起诱人的弧度。从浴室出来后,被大堂的空调凉风一吹,肌肤紧绷,小奶头硬挺起来,在胸前的弧度上撑起两个突点。

刘振生咽了咽口水,眼光像要穿透那层薄布看清里面起伏的软肉。薛爽意识到他眼光火热,俏脸一红,两条藕臂把衣物袋往上抱了抱,挡住胸口。

“不用了,睡一觉就好了,谢谢刘经理关心。”

刘振生赶忙收敛了目光“那就好,有啥事跟哥说,以后别叫经理,生分。来我送你回宿舍。”说完伸手就去提薛爽胸前的衣物袋。

薛爽赶忙往后退了退,摇着手说“不用不用,就两步路我自己走回去就好。”她夏日睡衣的袖口很短,为了凉快下叉开在腋下。扬起手臂后,顺着胳膊下方,一瞬间刘振生看到了她硕大乳房的外侧,那白皙柔软的弧度在阴影下更加诱人。他想如果站在薛爽侧面一定可以看见她的奶头,只可惜不能太放肆,只是百爪挠心,胯下也隐隐鼓了起来。

“来嘛来嘛,这大晚上的人多眼杂,你穿这么少多不安全。哥陪你回去就没人敢打你主意了。”刘振生嬉笑着强行把袋子抢了过去,要不是因为在酒店大堂,他都想搂一搂美人的香肩了。

酒店门童斜眼看着他们拉扯,大堂里客人和前台也都不少,薛爽不想弄的难堪,只好跟着刘振生走了出去。刘振生边走边聊,薛爽1 米68的个子也就比他低半个头,他不用低头就能看到薛爽高耸的胸部顶着睡衣,那两团软肉随着步伐一颤一颤,顶端的小颗粒也在颤动中和布料摩擦着。薛爽意识到不便,只好抱起双臂,遮着胸部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走回宿舍。一路上刘振生都遗憾没能透过腋下再看看她的奶子。

到了楼下刘振生还想送她上去,被她强硬拒绝只好作罢。回到宿舍,薛爽松了口气,这老刘的热情总是让她难以应付,好在总归是关心自己,也没想太多。打开手机一看,老邝的信息弹了出来,她上了床一条条细细看着,老邝那些软话不禁让没什么心机的薛爽有些感动。她自打来了B 城无亲无故,只有一个不太入眼的刘经理算是同乡。薛爽的性格外刚内柔,在外人面前有些孤傲冷峻让人不敢接近,所以真心的朋友不多,这些年除了前男友之外就只有眼下老邝的温言软语了。

第二天一早,老邝电话和信息都没有再来,薛爽心情又有些低落,难道他就这么放弃了?惴惴不安到下午,老邝突然来KTV 找她,在大厅拦住了她。她心情复杂既期待又气恼,仍然端着架子不理他。老邝对付女孩心里有数,故意在大厅里提高了声音恳求她,果然薛爽脸皮薄,不想在同事面前丢脸,拉着他走了出来。

出来以后老邝立刻反客为主,拽着还穿着旗袍工作装的薛爽就上了他的车。薛爽挣他不过,干脆抱着双臂坐在副驾驶位,看他如何。

老邝帮她拉上安全带,一边说:“小宝贝,你可想死我了。我跟你解释这么久还不原谅我啊?”

薛爽也不看他,推开安全带,恨恨说道:“你知道我讨厌王洪,还让他碰我,不想理你!”

老邝缩了手,坐回座椅叹了口气,沉默了。

这招欲擒故纵果然好使,片刻后薛爽先开了口:“咋不说了,你不是挺多话么?”

老邝说:“你想听啊,那我们找个地方详细和你说。”再次帮她拉上安全带,这次薛爽没有拒绝。安全带插好后老邝看了一眼薛爽贴身旗袍包裹的浑圆胸部,安全带把两只乳房分开,让那两团更加高耸凸显。薛爽并没看到他的眼神,漂亮的脸蛋还带着薄怒,红润的小嘴微微撅起显示着她的倔强。老邝突然闪过念头:这样美妙的人儿应该据为己有,分享给别人未免太过可惜。但转念想起在广东的旧债,未知的将来,依然狠下心来“没有别的路,只有舍得一身剐”他实在太需要转运了。

车子上路后,老邝讲起自己在南方的失败经历,北上的目的,讲起王洪的背景和对他的重要性,其间不免添油加醋一番以博同情。最后说道:“我那么喜欢你,但对你一直很尊重没有强迫过吧,所以怎么会强迫你和不喜欢的人亲热呢?”这里他的伏笔是强迫二字,只要不强迫,那就算薛爽和王洪怎样也都与他无关了。

薛爽被他一番掏心掏肺说动,心里的冰霜消融,嘴上还是最后的强硬:“那你那天为什么看着我被他欺负?”

老邝道:“之前我微信上都给你说了嘛,那天我和你做的太投入,真的没注意,等注意的时候你都给人家舔上了。再说你那小骚逼又紧又滑,我魂都被你吸没了,射完整个人都瘫了,哪还顾得上别的啊”

薛爽羞嗔:“臭流氓,满嘴下流话!”

就这样,车行一路,两人矛盾消解,更显亲热。老邝巧舌如簧,薛爽娇羞欢喜。到了目的地老邝把车停好,拉着薛爽软绵的小手走进一家粤式茶餐厅,两人找个靠窗的角落坐下吃起了下午茶。吃的开心聊的开心,饭后两人喝着茶饮,老邝趁机继续挑逗:“哎你那天怎么就给王洪吃鸡巴了啊?”

薛爽实话实说:“我当时那么舒服闭着眼,以为是你手指插进来啊”

“那后来怎么没拒绝呢?”

“那会都上头了,我不想打断咱俩亲热……我想着你开口骂走他呢,结果你个要死的货光顾着弄我!”

“哈哈,那你当时啥感觉,前后都有人伺候爽不爽?”老邝开始慢慢引导她降低心理防线。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反正我不喜欢!”毕竟还是小女生,心里真实的想法羞于启齿。

“哎呀没事啦,反正也没被他真的插到小逼逼里嘛,我看你给他嘬的挺投入的”

“滚蛋!他那玩意臭死了,再也不要给他嘬了!”

“哦?那意思是可以给他插下面喽?”老邝淫笑着调戏她。

“想都别想,本姑娘不想给的人这辈子都没门!”圆圆的眼睛瞪了起来,清澈明亮;薄薄的嘴唇撅了起来,如花瓣娇艳欲滴。

“那王洪那东西大不大,我看你吃的那么深哦。”老邝逐步帮她卸下心防,涉世不深的薛爽在陌生人面前冷傲,但对自己愿意亲近的人却完全不同,会不由自主的交心交底,什么话都愿意顺着他说。这和她这床上的温顺体贴是同样道理。

“……讨厌……他那根好肥,撑的我嘴巴酸……”

“最后是不是让他射嘴里了?”

“……嗯……”薛爽犹豫着,怕老邝生气,但老邝完全不在意道:“哈哈那下次我也要射里面!”

“要死啦你!小声点别人听到!”羞红了脸的小美女捶打了他一下。

“哈哈看吧,其实口交也没有那么难受,对吧?”

“……那我也不喜欢……”

“给我口也不行么?”

“……我不知道啦……不说这个了”

“哈哈哈”

吃完下午茶,老邝把薛爽送回皇宫KTV ,路上两人完全冰释前嫌,老邝说晚上下班后来接她,薛爽答应了,内心不禁有些期待。

准备晚班的时候薛爽一边忙着,想起老邝和她聊的内容,一边想着和老邝做爱的情景,感觉下身又微微潮湿了。

“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人么?”薛爽摇了摇头“我才不是孙倩那种浪货!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做爱的感觉罢了。”

想到下午聊起关于王洪口交的事,脸又是一红,心中暗骂:“老邝你个老王八蛋,那么喜欢看我给别人口交么?都怪你让我老是想起这个!”其实老邝仅仅是引导她几句,重点在于:昨天下午老邝王洪两人对她前后夹击时,她爆发出的那次前所未有的高潮,给薛爽留下太深的烙印。以至于这一天来每当她想起做爱的快感,头脑中都会闪出那个无与伦比的瞬间。

晚上开业一切如故,9 点后各色人等聚集到达高峰,鱼龙混杂乌烟瘴气的夜生活在这里露出端倪。皇宫KTV 是附近最大的K 歌场所,每晚都生意兴旺。薛爽穿着工装旗袍,在各个包厢进进出出。她来B 城还不到三个月,上班不久,对一切充满新奇。那些包厢里黑暗中的场景常常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有时下班后都能感觉到下身的潮热。

10点多时薛爽给一个三男一女的包厢上酒,这已经是第三波加酒了。几个人喝的兴奋,其中一个男子脱光上衣手舞足蹈。因为那女子始终陪在一人身边搂搂抱抱的唱歌,他们还叫了两个公主作陪,光膀子的男人嫌弃陪他的公主太丑,看见薛爽蹲在茶几前一瓶瓶的放酒,扎着简单的马尾,雪白的大腿从旗袍开叉处露了出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和大屏幕的亮光看清薛爽容貌之后,男人嘿嘿一乐,晃晃悠悠说:“嘿,这个小妹妹漂亮啊,你来陪我吧!”说完一把就把薛爽搂了过来,薛爽正在放酒,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啪”的一声,酒瓶摔碎在地上,酒水撒了一地。

虽然上班不久,但因为惊艳的美貌,薛爽已经受过不少骚扰,无论是员工、经理还是顾客。她也早有心理准备,当初把她调到这边时刘振生也没少跟她唠叨。她的目的很简单,这边给的钱多,气氛也不像酒店那边那么死板。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喜欢灯红酒绿的夜晚,以及那些白天隐忍夜晚疯狂发泄的情绪。每当看着那些人在包厢暴露出真实的面貌,她都觉得分外有趣,这大概就是她从小到大被人说性格奇怪的原因之一吧。她总是勇于尝试一些别人眼里不寻常的事,不过兴趣也很短暂,因为不久之后她就投入到另一件极端里去了。

每次被骚扰时,她冰冷孤傲的一面总会成为保护色。她是简单的人,喜欢的人怎么样都行,不喜欢的绝对没有商量。说话也直来直去,绝对不会为了讨好而委曲求全。所以大部分骚扰者碰了钉子之后就灰头土脸的放弃了。

而对于顾客就有些麻烦,毕竟不能得罪,这是唯一让她不喜欢的地方,每次都要纠缠一段时间。不过她也慢慢有了经验,人都要成长成熟。学会虚与委蛇和人情世故,对于简单刚直的薛爽来说就是她的人生课题。她不会跟顾客翻脸,陪个笑脸说几句软话,虽然心里不爽,但起码不会吃亏。

可今天被人突然搂住,让她有些慌乱。之前的骚扰者起码还碍于同行的人,不敢太过放肆,最多嘴巴上占点便宜。今天这个二货喝了酒撒疯,上来就动手,而且光着膀子那股子强烈的异性气息连带酒气,一下子将薛爽包裹,让她有些眩晕。加上摔了一瓶价格不菲的洋酒,薛爽心里想的全是按规定要赔多少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那样被男人搂着。

光膀男看她没有反抗,更加得寸进尺。搂着她就坐到沙发上,一把推开陪酒公主,大手直接伸进旗袍开叉,摸上了薛爽大腿。那光滑细腻年轻弹性的肌肤,让他欲火大盛。

薛爽这才反应过来,一边伸手推拒一边说:“……先生别这样!我只是服务员,不能陪你的!”她毕竟年轻经验少,还把今天的骚扰者当成之前讲理的人,殊不知这种二货已经酒色上头,根本不顾其他了。

大腿上的淫手力气之大薛爽完全推不开,光膀子男人搂的更紧,对着她俏脸吹着气说:“你这么好看,我当然要你啦。”说完就亲了上了去,薛爽奋力侧脸躲过他嘴唇,男人一看落空,嘴巴向下一拐就亲在了她脖颈间。那滑腻的皮肤、诱人的体香立刻让男人兽性大发,胯下鼓胀。大腿上的手抽出来,攀上了薛爽的胸部,抓住一只饱满的乳房就是狠狠一捏。薛爽心里大惊,知道今天非同以往,双手缩回胸前,隔在胸部和男人胳膊之间死命向外推开。

男人一抓之下立刻明白了薛爽的乳量有多大,手心传来的弹软肉感让他更加兴奋,那乳肉的丰满和弹性简直人间极品。手虽然被推开,但男人哈哈淫笑着,抓住薛爽双肩就把她推到在沙发上。旁边陪酒公主嘻笑的看着,完全没有阻拦帮忙的意思。薛爽的美貌在这里让多少男人饥渴,就有多少女人嫉妒。

男人压了上来,脸在薛爽胸前乱拱,她被压的死死完全挣不开,心里害怕只想大声呼救。但她张嘴喊着,却发现自己惊恐之下声音都喊不出来了。酒后的男人力气之大,带来的压迫和无助把她完全压制。就在她无助绝望时,一个身影出现,一边拉着薛爽身上的男人,一边说:“好啦好啦老龚,你喝多了,别乱来啊!”大屏幕的光线在这人身后投射出黑色的轮廓,看不清长相,这一刻薛爽觉得那身形十分伟岸。

身上趴着的男人还想乱来,来人干脆两手穿过他腋下,把他抱了起来。只不过他两手穿过男人腋下时,顺着薛爽被旗袍绷紧玲珑有致的身躯,由下往上摸了一把。那只是很细微的一瞬间,两只手在饱满的胸乳两边托了一下。混乱之中薛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身上的男人被拉起来时,她赶紧抱着胳膊坐了起来,眼中含泪。

借着灯光看清那人是三个男顾客之一,带着眼镜。他把光膀男拉起来后,扳着他肩膀教训。薛爽冷静了一下,听他口音是本地人,貌似是几个人中职位较高的。

眼镜男教训完后,光膀男清醒了一些,低着头打晃。眼镜男给他嘴里插上一根烟,点着火之后,转向薛爽说:“对不起啊,吓着你了吧?”

因为包厢里背景音太大,薛爽又受了惊,没有听清他的话,只看到他对着自己动了动嘴。看薛爽没反应,眼镜男靠近了些,双手扶在薛爽肩头,柔声说道:“别怕别怕,不好意思啊,这家伙喝高了就发酒疯,你没事吧?”

眼镜男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丝质旗袍传到肌肤上,让薛爽感到一丝温暖。她回了回神,想骂几句,但嘴张了张,眼泪先掉了下来。

眼睛男摩挲着她的肩头,细细看着她娇艳的脸蛋说道:“好啦好啦没事了,我代他跟你道歉,摔碎的酒记我们账上,别哭别哭。”哄孩子一样的温柔声调,让缺乏父爱的薛爽感到温暖,紧绷的心情也放松下来。眼镜男抽了一张纸巾递给薛爽。

薛爽不是喜欢哭哭啼啼的人,只是年纪还轻,加上事发突然惊吓到了。拿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很快冷静下来:“谢谢你,没事了……”她虽然说的平淡,但心里火大。只不过感激这人出手救险,他的态度也让她不好发作。

“那就好,我让他给你道歉吧,你叫什么名字?”

“……不用了,你们玩吧,我出去了。”薛爽气大,这已经是她最大限度的克制。

“等下。”眼镜男掏出五张100 ,递了过来:“对不起啊小姑娘,这点小钱你拿着,就当我们给你赔礼道歉吧。他本来也不这样就是喝了酒犯浑,我之前是没看到,要不然我早拦着他了。你大人大量多多包涵,好在还没把你怎么样,没弄疼你吧?”几句话就打了圆场推了责任。薛爽也不好再发火,勉强说:“没事……就是吓着了,钱我不要,就当陪酒钱吧。”

他们点的轩尼诗VSOP,一瓶差不多是这个价格。不过一次给500 小费,哪怕在B 市这种一线城市,也算不低了,毕竟这里不是夜总会只是普通的KTV.薛爽感受到眼镜男道歉的诚意,心里好受了不少。但她不是为钱出卖身体的人,今晚这事让她觉得羞辱,所以眼镜男还想塞给她,薛爽站起来就走了出去。服务规定进出要鞠躬,但按薛爽的脾气没发火就已经是给脸了。

郁闷的是出去没一会又进来,还得把瓶渣和地上的酒水打扫干净。薛爽不想再见到那个光膀男人,可是这包厢今晚归她服务,无奈之下低着头又走了进来。

进来后直接走进包厢里的洗手间,内心咒骂着拿出工具就开始清理地面。光膀男没脸没皮的搂着公主大声吼歌。眼镜男走过来,抢过拖把说:“今晚是我们不好,我来我来!”薛爽争抢不过只好随他,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一些,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只是出去也不是,留下也别扭,手足无措站在那里看着他清理。

打扫完后,薛爽小声对眼镜男说了声“谢谢!”红着脸出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脸红,就是觉得今晚虽有惊吓,但也感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柔。她是个善良单纯的人,除非看到事实,否则不会把别人往坏里想。而眼镜男帮她解围时,那是她当时唯一的救星,这种心情下她对眼镜男充满感激。

11点后,这三男一女包厢到点,来到大厅结账。其他人扶着光膀男出门,眼镜男让前台把薛爽叫了过来。大厅明亮的光线让薛爽看的清楚了些,这人眼睛细窄大鼻头宽脸庞,虽然五官略丑但眼神总是带着笑意。他递上一张名片:“我叫洪炜。再次为今晚的事向你道歉。希望不会影响你的心情。”洪炜声线非常温柔,有一股平和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听他说下去。虽然长的略丑但看着笑眼听他说话,薛爽竟然有种很有魅力的感觉。

“能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薛爽。”薛爽也没有扭捏,面对有好感的人她会下意识的变得坦诚。

“我是做摄影艺术的,你也可以叫我洪老师。”洪炜笑着伸出手,和薛爽握了一下。纤细的手指像是在洪炜心里挠了一下。

“那咱俩现在就算和解了哦,这些辛苦费你还是要收下,是我们的赔礼,也是你应得的。”洪炜拿出500 块钱,和他的名片一起递过来:“这是我名片,我的艺术馆和很多杂志、模特公司都有合作,如果你想换工作欢迎联系我,你的条件很不错。”他想了想又说:“我觉得你在这里太委屈了,年纪轻轻多危险呐,不是每天晚上都有我这样的人帮你解围啊。”

薛爽有些犹豫的接过了钱和名片。她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喜欢尝试不同的感觉,当一件事物让她反感失去兴趣,那就意味着变化。虽然她对未来还没想过太多,但还是说:“谢谢你洪老师,那……有机会我考虑看看。”这倒也不是敷衍的托词,薛爽自己也清楚,这份工作的收入和工作性质注定做不长久。

“你微信多少我加你,以后也好联系。”洪炜有些兴奋的拿出手机,和薛爽互加了微信。

“那我先走了,你呀赶快把今晚的事忘了,我等你消息哦!”洪炜喜笑颜开的向她告别,薛爽似乎被他的笑容影响,也微笑挥手回应。

洪炜走后,薛爽回想起今晚的事,胸部被人抓揉的触感仍在心里,光膀男的气息让她厌恶。但想到洪炜出现的瞬间,他临危出手,彬彬有礼,心里对他很有好感。

“有空的话试试新工作好像也不错。”薛爽想着。

12点下班后,老邝来接她。薛爽把今晚的事跟老邝说了,但收钱和加微信这些事她下意识的没说,大概是不想老邝多想吧。老邝听完皱皱眉:“这鸟地方上班,时间长了确实不是个事,找找别的工作吧。我听说王洪他老爸手下好几个公司,要不让他帮你找找看?”

薛爽刚想拒绝,但想到今晚的情景说不定以后还会出现,自己人生地不熟,暂时先保留一切可能比较好。于是没把话说死。只说“回头再看吧。”她知道老邝也有求于王洪,估摸着以后很可能还会跟王洪见面,不想弄的难堪让老邝难做。

两人找个夜市吃了点夜宵,老邝一直在逗她开心,不断说些下流笑话。等开车到了老邝的酒店,一切已经顺理成章。薛爽早想到今晚会和老邝一起,也没有忸怩,毕竟昨天做的那么舒服,今天也没有理由矜持了。

进了房间房门一关,老邝就搂住薛爽,一边亲吻一边摸索着她柔软的身体。薛爽穿着两件套连衣裙,裙角刚过膝盖。老邝的手伸进裙子,在她两腿间一抹,内裤中间已经有些湿润了。

“是不是路上就湿了?”

“……讨厌……还不是你……一直讲下流话闹得……嗯……”薛爽开始喘息。回来的路上,她就想到今晚会对老邝再次敞开身体。少女怀春食髓知味,从昨天的高潮之后就不断的想起那种快感,甚至今晚被客人猥亵的回忆都不那么让她厌恶。如果放在以前,今晚的事可能让她饭都吃不下,可是这次被客人摸了身体之后,她反倒想快点见到老邝。

两人边吻边脱,等到了床边都已一丝不挂。薛爽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白嫩身体,在橘黄的夜灯下发光。老邝一边吻着,一边在她下身的嫩穴里抠挖,这是她的死穴,被人在肉洞里一挖,身体就软趴趴的任人处置了。

经历了昨天之后,两人都不再尴尬生疏。口舌交缠,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口水。美人甜甜的口水老邝怎么都喝不腻。

老邝把她放倒在床上,用那根大屌戳着她的嘴唇说:“你给王洪吃过,给不给我吃?”薛爽娇嗔的看他一眼,调笑说:“你是不是觉得王洪先得到我的嘴巴,你很吃亏啊?”

老邝装委屈说:“是啊,王洪得到了你的第一次,我都没有。”

“呸!人家的第一次才不是给王洪……”

薛爽闻了闻鸡巴,似乎不是那么难闻。都给王洪吃过了,给老邝吃鸡巴自己还更能接受一些。她也想让老邝舒服,于是张开嘴先把龟头含了进去,舌头交缠着舔了一圈。龟头已经分泌出液体,有点咸有点腥,薛爽忍耐了一会,发现慢慢开始适应味道,于是有些羞涩的把整只肉棒都含了进去。老邝的鸡巴有些长,吃到还剩两指宽的时候,龟头已经顶在薛爽的喉头。她口交经验很少,不敢让鸡巴继续深入,就这样用舌头舔着棒身。

“老邝的鸡巴比王洪的长啊……”心里不自觉的比较起来。王洪的比较肥大,在口腔里撑的满满的,老邝的细一些但是更长。想到昨天给王洪的口交,薛爽的嘴巴开动的幅度更大了。扎着马尾的小脑袋前后吞吐,吸舔的滋滋出声。

老邝看她躺着吃鸡巴略显费劲,把她扶起来坐着,自己站在美人面前,这个高度正好口交。坐起来时发现薛爽不用他教,主动含着鸡巴没有松口。老邝感叹“这美人真是床上极品!”心里也有一丝预感,这样的极品美肉不会长久属于自己。

经历了昨天给王洪的口交之后,又适应了鸡巴的味道,薛爽已经完全放开。老邝御女无数,看她技巧生疏,于是慢慢教她。薛爽学的很快,只不过她对深喉承受不来,不喜欢那种被顶着喉咙想要呕吐的感觉。好在虽然吃的较浅,但嘴巴吸裹的非常用力,舌头也缠绕个不停,不一会老邝就被吸舔的有了射精的感觉。

按老邝之前的想法,这块美肉他要慢慢操到对自己完全依赖,变成自己禁脔。但现在情况不同,他需要保持距离,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以薛爽的刚烈性格,如果和她太近,想和别人分享她的身体,她一定会彻底断绝关系。19岁的女孩正是感情至上的年纪,这个尺度把握不好粘上自己,惹得一身麻烦。虽然他巴不得天天和这样极品的美女操逼,但是想到在广东背着债务,现在依然寄人篱下前途未卜,他别无选择。

此时薛爽在老邝胯下前后忘我吞吐,美丽的大眼睛时而抬起看着他的反应,时而闭上眼帘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两只纤手扶在老邝大腿上,胸前两只浑圆翘挺的奶子随着摆动,肉球顶端的两颗粉嫩的奶头已经勃起,上面还有老邝之前吸舔的口水印记。

老邝看着这香艳绝伦的画面,狠了狠心“算了,以后如何老天知道!现在不享受更待何时”抓住薛爽的脑袋,开始深插猛操。薛爽被他突然的加速弄得不知所措,瞪大了乌黑的眼睛看着他,惊呆了一样默默承受着老邝有些狂暴的抽插。看到老邝青筋暴起,口里的鸡巴也胀的比之前更大,这才明白老邝快要射精。她体贴的乖乖张大嘴巴承受着风暴,舌头加紧交缠,口腔壁裹紧鸡巴没有一丝空隙。只是老邝的鸡巴插的太深,一下下顶着喉头,刺激的她阵阵反胃。

老邝下了决心后,没有耐心教她如何深喉,只想把这美人玩个够本,以免今后后悔。于是动作猛烈豪不怜香惜玉,一棍一棍刺向美人娇小嘴巴深处,插的噗叽直响口水四溢,美人“呃呃”翻着白眼。薛爽感觉气都上不来,终于受不了双手想要推开老邝,但老邝两手有力把着她脑袋,一丝一毫都挣不开。反胃加上呼吸不畅让她恶心感窒息感加剧,嘴巴说不出话,只能在鼻腔里发出“嗯嗯……!”的求饶声。

老邝已经到了爆发边缘,完全忘我,哪里顾得上薛爽的反应。又深深操了十几下,把薛爽脑袋往胯下一塞,龟头往喉咙里一捅,感受着口腔食道里的紧紧裹缠,精液喷涌而出。

此时薛爽也被粗暴口交弄的快要昏厥,呕吐前的颤抖让口腔喉管把鸡巴夹的更紧,精液更像是一股股被榨出一样,浇在她体内。

老邝这次射的特别长,几十秒的射精对薛爽来说仿佛过了一年,她感觉肚子里已经濒临崩溃,胃里叽里咕噜的反涌上来,把精液的腥味冲上鼻腔脑仁。

绝境下她用力捶打老邝,想要分开。老邝被打疼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把薛爽当做之前那些淫荡女人了,殊不知这小美女床上技巧比那些人尽可夫的骚货差得远。赶忙“波”的一声连拔出肉棒,薛爽终于吸到空气全身瘫软,可是胃里的恶心让她“呕”的一声,捂住嘴巴跑进浴室,趴在马桶上狂吐。

直把肚子里吐的空空荡荡,可那精液的味道依然在脑子里环绕,胃部本能的继续蠕动催吐。薛爽想起以前有次喝醉也是这样狂吐不止,可这次更加恶心。

老邝也进来拍着她后背,薛爽甩开他手,等呕吐停了之后在水池漱口擦嘴。一切弄完,这才长出一口气恨恨骂道:“你他吗要弄死我啊!我气都上不来了知道不!”

老邝倒了杯热水递上,陪着笑脸道歉:“哎呀刚才爽上头了嘛,骚瑞骚瑞。”

“你爽了就不管我了啊?一点也不心疼我……以后再也不想用嘴了!”薛爽喝了口水说。

“是我不好嘿嘿,不过你嘴巴太小了啊,我以前都没有把人捅的呕吐过啊”

“那你找别人做去,少他妈拿我跟别人比!”老邝的意思是她嘴巴紧小,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在薛爽听来像是说她技术不行,加上在人面前呕吐很是丢脸,一时火气上头,拿起衣服就穿。

老邝看她要走,赶紧抱住她解释:“我没那个意思啊,你看你想哪去了?”

薛爽委屈涌上心头,想起晚上皇宫的事,推开老邝说:“你们这些狗日男人,精虫上头就啥也不管了,都一个球样!”

老邝听她意思是把自己和别人比了,也不敢发火,只好说:“哎呀我和别人不一样的,咱俩多试几次就好了嘛,你现在经验少,我慢慢教你啊。”

薛爽听他意思还是责任在自己,骂道:“滚蛋,以后别他妈找我!”穿上衣服就要出门。老邝赶忙拉住,死求活求总算哄着留下。可是彼此没有兴趣再做,时间也已经凌晨,于是分床睡了。

早上起来老邝买好了早餐送到面前,薛爽这才消气,老邝忙不迭道歉才把美人哄好。吃完后老邝拉着她想来一炮,薛爽心情不佳但也勉强配合,这次老邝没敢让她口交,在床上草草操了一回,两人都没找到之前高潮的快感,扫兴结束。

把薛爽送回宿舍后,老邝觉得这美人虽好,但脾气太爆。和那些阅历丰富的成熟女人相比,虽然有着极品美貌和诱人身材,但青涩带刺且不好操纵。

老邝是个无拘无束的人,打炮这事喜欢随心所欲,对女人也只是当做工具而已。这次遇到薛爽是他从没见过的美女,所以才委屈了性子配合她。到手之后觉得两人性格不合竟是麻烦多过快感。想起自己今后目的,如果继续和薛爽交往,可以预见还会有多少矛盾。而且自己从来都是和别人分享女人,那样才有乐趣。想到这里,心里通透也没了遗憾,开始谋划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