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靡女侠 (痴女 微重口) (04) 作者: b8272330

.

淫靡女侠

作者:黑礼帽2020/8/1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来。自我介绍下。”

“啊……是。”

云逸用眼神示意,侯千张父子不要出声然后一脚将身旁的柳欣慧踢到两人面前。被踢倒柳欣慧发出一声吃痛的呻吟,但她立刻就调整好了身形,由于双手反绑在身后,柳欣慧像被处刑的犯人一般低着头跪在地上,有些迫不及待的说到。

“在…贱婢是被主人买下的娼妓,是来犒劳各位大人的。请…所以使用……”

柳欣慧边说边像娼妓般下贱的扭动着赤裸的身体不断晃动展示着自己的一双豪乳,一双红唇更是主动打开,用涌出的热息和不断活动吮吸的香舌勾引着。

见到柳欣慧如此痴媚的样子,乳笔迫不及待的将阳具拍到柳欣慧的脸上。只见柳欣慧像见到肉的饿狗一般伸出舌头不断舔舐着脸上的阳具,很快乳笔的阳具就被柳欣慧用口水涂抹的油光发亮,不但如此仿佛是炫技似得,柳欣慧用她灵巧的舌尖在不剥包皮的情况下将整个龟头清理的干干净净,最后更是炫耀的将包皮垢卷食入喉。

看着不断用脸蹭着自己阳具不断讨好的柳欣慧,乳笔扶住柳欣慧的头将阳具压在她伸出的香舌之上。感受着双唇呼出的阵阵热息,乳笔冷笑着说到。

“想不到,柳庄主这么淫贱。”

“……这声音…你是!!…呜呜呜”

乳笔的话让柳欣慧愣住了,显然这与她和云逸约定并不一样。乳笔不慌不忙的揭开柳欣慧的蒙眼布,在看清楚是乳笔之后柳欣慧本能的想要抗拒,但乳笔冷笑着将阳具捅入柳欣慧错愕张开的口中。伴随着乳笔的动作,腥臭的肉棒不断的在柳欣慧的檀口红唇中进出带起阵阵呜咽的水声,不断如此,柳欣慧的俏脸与乳笔胯下的浓厚咸腥与漆黑阴毛不断碰撞亲吻。

渐渐的,乳笔感到柳欣慧的抗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殷勤的口喉的蠕动,就连狭窄的口喉都在迎合著阳具的抽插,不断的收紧蠕动。乳笔感觉到,难以言语的苏爽正源源不断的传来,饶是花丛老手的他亦差点把持不住。

这时云逸解开柳欣慧双手的束缚,只见柳欣慧一把抱住乳笔的双腿改跪为蹲,腮帮凹陷卖力的吮吸起来,娟秀的脸颊更是拉的成长条卖力的吞吐口中的阳具,拿痴媚的神情好像巴不得要把整个阳具吞下。眼见乳笔快要把持不住,侯千张绕到柳欣慧身后直接拦腰将其抱起,不想却看见柳欣慧丰韵双腿间的肉穴与菊穴之内都塞着檀木做的圆珠,看着不断渗出的淫液显然已经戴上许久,侯千张对云逸投以一个赞许的眼神接着解开裤头,直接顶着木珠将肉棒捅进肉穴之中。

“呜呜呜。”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原本正在榨取口中肉棒的柳欣慧,浑身颤抖发出阵阵呜咽,雪白修长的双腿瞬间伸得笔直,泄身的淫液从被塞满的肉穴缝隙中涌出,一双美目此刻也颤抖的上翻。侯千张看着神色舒缓的乳笔有些不悦的喊到。

“瞧你这点出息。来,让我们好好伺候下柳庄主。”

听到爹的话,乳笔忙收敛心神,配合着爹一前一后操弄起柳欣慧这具熟美的媚肉。还未从刚才泄身中回过气的柳欣慧此刻口喉被堵,完全乱了气息节奏,再加上侯千张父子两人默契的动作,一时间只能任人鱼肉,可即便如此柳欣慧的脸上却并未有痛苦之色,相反更是露出痴媚激爽的神色。

房间内,两个男人中间成熟丰韵的柳欣慧正在不断扭动着身体迎合著男人的操干,此刻支撑这具洁白媚肉的只有两人一前一后两根阳具而已,在两人默契的前后抽插之下,柳欣慧口中的香诞与肉穴涌出的淫液在地上形成两滩清晰的水渍。终于,男人们猛的抱住柳欣慧的琼首与丰臀,在一阵低吼之后,新鲜的白浊从柳欣慧的口鼻、双腿间流淌而下。

“哈…哈…哈…这就结束了?”

趁着侯千张父子休息的片刻,柳欣慧跌落在地,只见她舔舐完地面上的白浊之后,缓缓的爬到乳笔面前盯着他有些疲软的肉棒有些期待、有些鄙夷的说到。

“当然不止。”

一旁的云逸说着,从门外将装着侯千张父子家伙的袋子丢了进来,同时更有几名练家子家丁走了进来。云逸接着说到,

“这些家丁都吃了阁下准备的药,如果不能满足柳姨,阁下可能再也走不出神机山庄了。”

“哼。有了这些家伙事。别说区区一个柳欣慧就是加上沈垂烟那个骚货都没问题。让你小子开开眼,你们几个过来。都戴上。”

侯千张从口袋中取出数个表面带着像白蜡一般圆刺的皮质圆环抛给那些家丁让他们套在阳具之上,在看到云逸面露不屑之后,侯千张故意大声说到,

“小子。看你也是同道中人,我就让你开开眼。这就是江湖上排名第4个媚药,冰炭同器。”

“什么?这白蜡就是冰炭同器?”

“正是。只要涂抹上,涂抹处就会立感冰凉,宛若寒雪,但感官却又格外敏锐,这时候如果被肉棒操干,那感觉可谓妙不可言。只不过………”

侯千张一边说着,一边让家丁们走向柳欣慧。看着走向自己面露色相的家丁以及阳具上拿环形带刺的皮套,柳欣慧有些急不可耐的跪坐在地,双眼满是饥渴的光芒,在听到侯千张的解释喉更是将双手伸入玉腿间那湿润颤抖的肉穴,随着手指的撩拨,大量的淫液不断的溢出,柳欣慧吐气如兰媚眼如丝的望着面前的家丁们,等待和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操弄。不料侯千张话锋一转。

“但是!虽然这玩意对身体无害,不过却容易让女子兴奋异常,泄身如注,以柳庄主的内功修为怕是…嘿嘿。”

“不…不…我…我要…求求你快给我。我已经…已经等不及了。求求你…”

不等侯千张说完,已经被男人们阳具气味挑逗的受不了的柳欣慧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蹲在地上,双腿打开露出肥厚多汁的肉穴饥渴的吼道,那样子哪里还有一丝贤惠人妻的端庄,堪比最下贱的娼妓。

侯千张让家丁上前从柳欣慧身后拉起她的双手,让柳欣慧站起的同时以老汉推车的姿势狠狠操干起来。短短的几个抽插之后,柳欣慧立刻浑身颤抖,开口狂呼起来。

“哦哦哦…好…好凉…啊…啊…要…要被冻…嗷嗷嗷…这这这…这是什么?啊啊…里面好冷…但…哦哦…好…好烫…感觉要…啊…啊…要融化了…啊啊啊啊…不行…这冷热交替的感觉…好…好爽…去了…去了啊啊啊啊”

随着柳欣慧的叫喊和家丁用力的冲撞,泄身的淫液不断的从两人的交合处涌出,房间内充斥着沉闷的水声以及淫靡的气味。就在柳欣慧沉溺与冰炭同器带来的泄身快感之时。乳笔走到柳欣慧身前一把握住了她胸前抖动飞舞的豪乳,在稍一打量之后淫笑着捏住柳欣慧的脸说到。

“柳庄主,想不想来点更刺激的?只不过以后你这对诱人的奶子可就没法喂奶咯。”

“哈…哈…要…我要…还有什么…快…快给我…啊啊啊啊…乳…乳…好凉…啊啊”

只见乳笔从自己的笔盒中取出两支金属小楷毛笔,轻沾些许冰炭同器后,运劲一戳将笔毫完全陷入柳欣慧那对豪乳顶端宛如熟透葡萄般的乳头之中,就在柳欣慧因为冰炭同器的效用感到冰凉之际,乳笔手劲一旋。柳欣慧只感双乳内的笔毫瞬间散开,将双乳内里整个填满,冰凉之意瞬间扩散开来,只觉双乳如坠冰窖,就在柳欣慧感到吃痛的时候,乳笔将蜡烛放到了金属毛笔的尾端。只是短短数息时间,原本感到吃痛的柳欣慧像发疯了似得疯狂甩动起来,口中更是惊叫起来。

“嗷嗷嗷嗷…好热…要…要融化了…啊啊…双乳要…啊啊…不要搅动呀…啊啊…这太…刺激了…要要要…啊啊啊啊。”

只是片刻的功夫,柳欣慧感觉到自己的双乳在笔毫的挑逗旋钮之下,泛起阵阵汹涌的冰凉,而蜡烛原本足以灼伤的热量也变成了汹涌的热浪,冷暖交替之下无与伦比的快感不断的滋生翻搅直将柳欣慧本就残破的理智彻底绞碎。

为了固定住柳欣慧,乳笔再次用阳具堵住了柳欣慧大张的咽喉。随着浪叫变成呜咽的呻吟,柳欣慧洁白成熟的肉体就这么夹在乳笔和壮汉之间,而她下垂的豪乳随着两人的动作不断的晃动带起阵阵炫目的乳浪。很快,房间内弥漫起一股诱人的奶香,仔细一看竟是点点乳汁随着插入的毛笔缓缓滴落在蜡烛上发出的,纵使被家丁拉着操干,纵使口喉被塞满蹂躏,纵使双乳被摧残把玩,但柳欣慧的脸上却洋溢着享受痴媚的神情,身体更是兴奋的迎合抖动,炼乳的气味和香艳淫痴的场景更加刺激了男人们的性欲,乳笔和家丁像着了魔一般操干着。

就在云逸欣赏眼前的活春宫时,一旁的侯千张眼向门外给云逸递了下眼色,用唇语说到。

“小兄弟外面还有一头呢。”

云逸一听会心一笑回到,

“我知道。可惜在下功力不及,怕是力有不逮。何况,把她加进来我怕世叔走不了。不瞒世叔,我师承阴寿魔君,家传日天枪。”

“你就是云家后人,那当日之事?”

“世叔放心,凤鸣仙子这个采补圣品我可没打算独吞。”

“既然如此我有一个法子。”

知道云逸的师承出生后,侯千张不由放下些许戒心笑着将一个盒子递给云逸然后低语几句。

此刻,金牢的院门外,白管事正站着戒备,而在金牢外的小屋内。一名女子正在门边的墙上一边听着金牢内男女交合之声一边自慰着。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柳欣慧的义结金兰,昆仑掌门飞雪寒剑:沈垂烟。

只见沈垂烟背靠墙靠坐着,额头的环冠被她丢弃在一旁,发髻松散,瀑布般的黑发散落开来,冷若冰霜的脸上满是绯红,丹凤眼中那原本冷厉的目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涌动的阵阵春情。

身上的类似道袍的白色布衣完全敞开,露出内里没有任何围兜亵裤的身体,虽然年逾30时但她的身体依旧白皙水润。常年的练武更是让她的身体十分的紧致软弹,她一只玉手不断的揉弄把玩着自己那对坚挺的双峰,虽不如柳欣慧那般汹涌,但圆润的形状以及坚挺的轮廓显得格外饱满,更不要说那依旧如少女般粉嫩的乳晕以及嫣红的乳头,好似两颗蟠桃一般可口诱人。

没有一丝赘肉的修长双腿上套着白色的高筒丝袜正用力的分开,而她正用力的将剑鞘插入自己的肉穴之中,那柄江湖上人人想往的神兵,此刻不过是沈垂烟手中用于自慰的玩物。

“啊…啊…这声音…太…太诱人了…我…我快…呃…啊~”

伴随着呻吟和颤抖的身体,泄身淫液从肉穴中喷溅而出。原来,她自告奋勇帮柳欣慧护法,但内里传出的浪叫,彻底勾起了她体内的欲火,知道四下无人沈垂烟也不再掩饰直接一边幻想屋内的场景一边开始自慰起来。

就在沈垂烟瘫软在地的时候,云逸走了出来对着沈垂烟笑道。

“沈姨。要不要侄儿让你快活快活??”

说着云逸也不等沈垂烟答应径直上前解开裤头露出早就挺立的阳具,看着面前的阳具本就饥渴的沈垂烟也不再掩饰,将剑丢到一边,打开自己的一双白丝美腿迫不及待的叫到。

“快…快给我…我不要冷冰冰的玩意…快把你的插进来…啊~~”

伴随着酥媚的叫喊以及扬起的白丝美腿,云逸压在沈垂烟的身上将滚烫的阳具狠狠的插进她饥渴的肉穴。光是被阳具填满的充实就让沈垂烟浑身颤抖,淫液更是从肉穴中喷溅而出好似小解一般。

不同于,冷嫣然的紧致与柳垂烟的成熟,沈垂烟的肉穴十分的软弹更不断的收缩蠕动好似要将体内的阳具箍断榨干!不等沈垂烟开口,云逸就运足十成功力用肉棒重重的撞击着沈垂烟的肉穴花心。直撞的沈垂烟淫叫连连。

“啊…啊…好烫…啊…这就是二姐说的?…啊…”

“没错。这就是云家的日天枪,柳姨的身子骨禁不起我全力的操弄。现在正好用力来发泄下。”

“哦哦…太…太深了…肚子…肚子要…啊…啊…不行…这实在是…啊啊啊啊。”

沈垂烟很快就在云逸的嘲弄下连续泄身,但修为精湛的她并未有丝毫的疲惫反而愈加兴奋。用一双修长白丝美腿紧紧的锁住云逸的腰身,肉穴更似漩涡般不断压榨着云逸,面对如此骚浪的美肉云逸很快就把持不住精关大开。滚烫的阳精也让沈垂烟发出满足的浪叫。

“进来了…进来了…啊啊啊啊…如此…啊啊…要…要被融化了…啊啊啊啊啊。”

“沈姨,想不想更刺激的?只要你…”

“想想想…快…快给我呀…啊啊”

就在沈垂烟迫不及待催促的时候,云逸猛的一掌拍在沈垂烟的玉颈之上,瞬间的刺痛之后就是一阵无力感,沈垂烟立刻发现自己的内力瞬间就被封住了6成!就在沈垂烟面露期待之际,云逸笑着说。

“沈姨为了保险只能暂时锁住你的内力了。世叔我这弄好了。”

不待云逸说完,侯千张就带着几个家丁走了出来,看着内里被制的沈垂烟露出垂涎的淫笑。

“贱货,想不到会落在我手上吧。”

“哈…哈…算我看走眼…要杀…要刮…呀。”

话音未落侯千张直接将挣扎着想要站起的沈垂烟丢到桌子上,趴在桌子上的沈垂烟刚想起身就被家丁从后压在了身下,在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后,沈垂烟面露不屑的盯着侯千张。

侯千张冷笑着将一个白蛋一样的东西塞进了沈垂烟的肉穴然后与家丁们一起肆意操弄起来,很快房间内就响起沈垂烟的浪叫。

“你们…你们这帮…家伙…我一定…啊啊…前后都…啊啊…要…要昏了…”

但很快,沈垂烟就感觉自己体内的异物消失了,接踵而来的是更加澎湃的快感以及子宫内出现的异物瘙痒感,于此同时更感觉到内力正随着每次的泄身飞速流失着。看出沈垂烟疑问的侯千张一边操干一边笑着说到,

“这玩意可是我花大力气从苗疆学来的化宫蛊。蛊虫会寄宿在你子宫之内,以阳精为食。如若没有得到满足就会肆意啃食子宫壁,让你瘙痒难耐,再贞洁的女子都会变成荡妇。不过,你本就是个骚货,它还一个作用就是每次泄身时会带给宿主绝强的快感,同时也会化去宿主的内力。”

“什么?…你…居然…啊啊啊啊…看我…啊啊…不要…不要…再射了…又要…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太…太爽了…已经…已经停不下来了…啊啊啊啊”

听闻侯千张的讲解,沈垂烟慌忙想要挣脱,但她身体已经彻底沦陷在泄身的快感之中。

当天蒙蒙亮,金牢之内。一个盛满了阳精的小碗放在地上,只见浑身赤裸的柳欣慧与沈垂烟一左一右如同小狗般趴在碗边伸舌卷食着碗内的阳精。而在场的男人除了侯千张父子以及云逸外,所有家丁皆无力的倒在地上一副被榨干的样子。看着一脸痴媚舔舐精液的两人,侯千张露出得意的笑容。一旁的云逸扶着腰起身颤颤巍巍的向屋外走去。

“世叔。我去打点好守卫。好让你们上路。”

身心疲惫的侯千张不觉有疑挥手示意,待关上门后云逸对着已经在屋外守了一整晚的白管事行礼说到。

“已经处理好了。”

不久,房门打开。沈垂烟搀扶着晃晃悠悠的柳欣慧走了出来,看到上前帮忙的云逸,沈垂烟一拳打在他的身上有些有气无力的说到。

“看在二姐的份上我就不灭你口了。”

“沈姨,你轻点。就算被化去6成内力,我也吃不消你的拳头呀。”

“贫嘴,下次有机会,让我试试血玲珑。”

纵使被奸淫化功一整晚,沈垂烟的手劲功力仍是让云逸有些吃不消,不由暗暗赞叹。而一旁的柳欣慧则忽然咳出了血,白管事立刻送上了丹药和遮掩的衣物。柳欣慧服下后面色好转有些可惜的说到。

“真是,下次再找这样的高手就难了。要不是你执意灭口,我还想留下乳笔那个家伙。”

“我这不是为你好么,你要真放了他们指不准他们会怎么乱说呢。不过,我这个化宫蛊要咋办呀。”

“能咋办。找三姐去吧。正好我也想带侄子给三姐认识。”

“那你的家业?”

“放心。官家比我还要上心呢。白管事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是主事了。”

仿佛是茶余饭后的闲谈,柳欣慧和沈垂烟直接定好了三人的行程。白管事在听完柳欣慧交代的事后带着下人去金牢收拾残局去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