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绿我开始的黑人同学 (09) 作者:Leftsword - Cslo

.

【从绿我开始的黑人同学】

作者:Leftsword2020/08/15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九章

那件事几天后,妈妈她们也没有再教训我,倒是和我聊起了修炼的事情,原本她们还准备教犬一郎修炼,不过这家伙却说什么修炼麻烦,不想修炼,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哼,等到我修炼大成,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到时候,公司的继承人身份也会回到我的手里。今天没什么事,冰儿和水儿陪犬一郎逛街去了,只有我和妈妈两人在家,妈妈也是决定对我进行一些修炼上的指导。

果然,经过妈妈的教导,我对金龙决的理解也上了个层次,修炼起来也是得心应手,虽然刚刚踏过了普通人的门槛,但离真正的一阶武者还是有些距离。

妈妈此时也是双手叉腰,干练的白色衬衫包裹着挺拔的酥胸,将妈妈上半身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今日妈妈也是化了个淡妆,却也是从眉眼中透露出万种风情,活脱脱的一位妙龄少妇,因为良好保养的原因,肌肤也是雪白下透露着淡红,下半身则是一条包臀裙,只不过很短,刚刚好包裹住妈妈的肥臀,从侧面刚好能看出妈妈的S型身材,看得我下半身也是蠢蠢欲动,不过一想到上次的事也是给我忍了下来,实在是太难受了。

“小龙,我从上面了解过了,你的身份很特殊,既然金龙选择了你,那你就要担任我华国守护者的重任,现在起,你要努力修行,保卫华国,与天狗作战,你能做到吗?”

此时的妈妈眉宇间洒脱着英气,犹如一位战场上的将军,气势也是无人出其左右。

听得妈妈的话,我也是赶紧立正,“我明白,妈妈,我一定会努力的,可是妈妈,你不是商人吗?怎么会了解到这种事情呢?”

听得我的疑惑,妈妈也是逐渐给我解释。原来京都的军区司令叶文静是妈妈的闺蜜,她们二人的关系也是秘密,不能为外人所知,而妈妈的一身本事,也是和叶阿姨在军区训练出来的。

“从明天起,除了叶婉儿,还有林影儿和林月儿,她们三人都是军区的人,她们会辅佐你早日找到天狗,铲除天狗。”

我的天,没想到林影儿林月儿两姐妹也是军区的修炼者,这些人看起来这是个普通学生,没想到实力这么强。

“可是妈妈,这天狗在哪呢?”

妈妈似乎早已料到我会这么问也是立即回道,“军区的林老爷子临终前说道,这天狗就在你们学校里,你可要细心侦查,发现情况早日汇报。”

“是!”我敬了个礼。妈妈见我回了礼,也是微微一笑,似乎是对我好感颇增,紧跟着便说道,“你先休息一会,等会继续修炼。”

说完,妈妈便走进了房间,我也就坐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

此时,妈妈的房间里,除了妈妈,原本应该在商业中心逛街的冰儿水儿还有犬一郎三人竟然也是在房间里。

“好老公,那本改过的法决人家已经交给我的窝囊废儿子了,你可要好好奖励人家。”只见妈妈用着从来没有的嗲嗲的语气,双手环抱着犬一郎的脖子,柔声的说道。

犬一郎则是搂着妈妈的腰,脸上带着坏笑,嘴上却说着,“你怎么能说人家是窝囊废呢?好歹也是你的儿子。”

妈妈则是一脸不屑道,“快别说人家那个废物儿子了,他不是窝囊废还是什么,居然拿着我的照片撸管,要不是老公你,他早被我赶出家门了。”

犬一郎则是大手揉着妈妈的酥胸,弄得妈妈娇喘连连,“哼,把这傻小子赶出家门我还怎么玩?你儿子对着你的照片撸管就是窝囊废,那我肏你的骚逼我是什么?”

妈妈听到后却是深情地吻了犬一郎,一脸娇羞,“你当然是人家的主人是人家的老公啊。”

啪!犬一郎的大手在妈妈的肥臀上狠狠一拍,打得妈妈臀浪翻涌,骚叫声也是响起,犬一郎的嘴上也是没闲着说道,“为什么呢?”

“老公当时你没发现吗?人家那个窝囊废儿子射了一内裤的精液虽然看起来很多,但是却十分的淡,不是窝囊废是什么?看起来都不如主人你的十分之一。”

“哼,就那个废物,射出来这种精液也是正常。”犬一郎把玩着妈妈的肥臀,“好雪儿,你这屁股这两天怎么感觉又大了一圈?”

妈妈则是羞红了脸,“还不是好老公你每天日夜辛苦操劳,帮人家锻炼身体,要不然人家的屁股怎么会大这么多?”在外面不可一世的女王此时在犬一郎面前就像个娇羞的小姑娘。一旁的冰儿和水儿也是吃起了醋,“好了好了,妈妈,不要一个人霸占老公了。”

妈妈听后也是不情愿的脱离了犬一郎的怀抱。

犬一郎看着眼前的三女也是说道,“都准备好了吗?等会给那个窝囊废个‘惊喜’,可别露了馅。”

妈妈也是说道,“老公放心,凭我们的实力,哪怕给我那个窝囊废儿子发现了也没事。”

犬一郎笑道,“嘿嘿,也是,毕竟那个窝囊废看到你都怕个不行。”

“好了,你先出去吧。”

随着犬一郎一声令下,妈妈也是调整了下表情,走出了房间。

……

看见妈妈走出了房间,我清楚,休息结束了,刚准备站起来,却见妈妈一手将我按在了沙发上,真不愧是妈妈,果然是强大的修行者,在妈妈面前,我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自从上次被妈妈单手拎起,将我扔在爸爸的灵牌前,我对妈妈也是心有余悸,平时的妈妈也只是威严,但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对妈妈的害怕又进一步加深了,哪怕知道妈妈是为了我好。

妈妈也是坐在我的旁边,秀发飘散的香味夹杂着成熟女人的味道令我也是兴奋不已,只不过也只能强忍着生理冲动。

“小龙,其实,除了金龙诀的修行,每个修行者都要在精神上有一番历练。”妈妈语气严肃地说道。

看着妈妈精致的脸上露出的严肃的表情,我也是问道,“精神?妈妈,难道不是打架越厉害就越强吗?”

妈妈看着我也是笑道,“傻子,修行者除了战斗力的强弱,有更加重要的则死精神的历练。你可知道,有很多民间高手便是在精神的锻炼上不够,终其一生无法突破更高的层次。”

我听到后大吃一惊,没想到除了武学的修行,在精神上也要进行修行,怪不得修行者的修炼如此困难。

我也是十分焦急,“那妈妈,我该怎么办?”如果不能变强,我日后怎么从犬一郎手中夺回公司。

妈妈也是抚摸着我的头,纤细光滑的手划过我的脸颊,妈妈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意。

“想要练就强大的精神力,必须要有一个高手在其身边护法,保证其不会走火入魔,让后引导其进入精神深处,最后要么等其自己苏醒离开,要么由护法唤醒,精神力的修炼也是要看修炼者自身的潜力。”

我看着妈妈也是心中一喜,“难道说?妈妈你……”

妈妈回道,“没错,你是我的孩子,由我来为你护法,再合适不过,不过你不要勉强,若是觉得自己撑不住精神领域的试炼一定要想办法离开,毕竟若是你受了伤,我是会很伤心的。”

说到伤心两个字,妈妈还特意咬重了读音。

我听完妈妈的话也是立刻跪在地上,给妈妈磕了三个响头。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决不辜负你的期望。”

妈妈听后也是将我扶起,一边解释道,“好,待会我就为你护法,你记住,精神领域的试炼十分困难,它会直击你的灵魂深处,你所碰到的试炼可能都是你心中最期望的诱惑或是你最害怕的恐惧。守住你的本心,只有这样你才能磨练自己,最重要的是你要寻找本来的你,也就是本我。”

“本我?”

“没错,就是你为何而生的自己,修行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没有一颗本心,没有属于自己的大道。”

“我明白了,妈妈,开始吧。”我坚定地说道,为了妈妈,为了冰儿和水儿,为了华国的未来,我能承受得了。

“马上我会将你送入你得精神领域,再你的精神领域中,我会用能量为你做个标记。等你真正醒来后,标记便会消失,记得分辨,不要被迷惑。”

说完,妈妈将我放躺在了沙发上,只见妈妈嘴里念念有词,我也只觉得自己开始渐渐有了睡意,看来我要进入精神领域了。

……

随着我陷入沉睡,一旁得犬一郎和冰儿水儿三人也是同时跑了出来,令人惊讶的是,三人皆是赤身裸体,一身黢黑的犬一郎毫不在意自己胯下的巨根,如同旗帜一般摇晃,而冰儿和水儿两人雪白的肉体则是白花花的,不管是谁看到,绝对的血脉喷张。

妈妈看到三人出来,也是立即跑了过去,犬一郎也是问道,“准备好了吗?”

妈妈温柔地说道,“嗯,就等老公你发话了。”

犬一郎也是嘿嘿笑道,“那就开始吧。我们先去穿个衣服”

妈妈听后也是嘴角划过说不清楚地笑,一打响指,躺在沙发上的我也是逐渐苏醒。

……

随着我苏醒,睁开双眼,嗯?这里不是家里吗?难道我没有进入精神领域?妈妈人呢?随着我的疑惑,我也是感觉到这里似乎与原来的家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明明一切都一样,为什么我有种被困于囚笼的感觉,这就是领域的压力吗?

我想起妈妈的话,抬起左手,果然,感受到妈妈的能量标记,这里果然是我的精神领域,没想到人类的精神领域竟然如此厉害,竟然可以将一切模拟的如此逼真,哪怕是如今最先进的科技水平的全息模拟也是做不到如此逼真的感觉吧。

我该如何历练呢?该死,我竟然忘了问妈妈如何历练了。

随着我的懊恼,我也是打算四处走走,既然领域模拟出了我的家,估计也是想通过诱惑来乱我心志。

突然,我似乎听到一些声音从餐厅传来,似乎还是那种嗯嗯啊啊的声音,我的心跳也是逐渐加快,难道这领域还能模拟出人再做爱吗?

随着我快步走进餐厅,只见餐桌上,两具身体正交缠再一起,二人的身体散发着无尽的荷尔蒙。

随着我看清了女人的发色,是酒红色的,再一看侧脸,什么?!是妈妈?!

而那个黑色的身体的主人竟然是,犬一郎?!

怎么可能?!我的内心突然遭到重击,不会的,妈妈怎么可能会和犬一郎接吻,而且还是如此堂而皇之的再家里的餐厅里。

想到这么荒唐的事,我又突然冷静下来,真不愧是精神领域,竟然如此恐怖,我这段时间最怕的就是犬一郎夺走本来属于我的妈妈的爱,再加上我对妈妈身体的迷恋,它竟然模拟出如此恐怖的情景来震撼我,如果不是妈妈之前的提醒,估计我此刻已经陷入无知的迷茫中了。

“可恶,一上来竟然就是这种关卡,我该怎么办?”

一旁的妈妈和犬一郎似乎是发现到我的出现,也是没管我,彼此之间的交流更加深入,舌头间的情深意切,以及口水的吞咽声都深深地刺激到我,哪怕我强烈想要克制住身体地冲动,但还是可耻地硬了。

“看着妈妈和犬一郎亲吻我竟然硬了,我可真是个混蛋!”看着我最爱地妈妈竟然和犬一郎这个黑鬼接吻,而我竟然还恬不知耻地硬了,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混账,这个精神领域太恐怖了,第一关就是让我有些心神失防,怀疑自己,怪不得妈妈在之前仔细叮嘱我。

随着妈妈和犬一郎地接吻结束,只见犬一郎也是大马金刀地坐在旁边地椅子上,眼中带着蔑视地眼神看着我,仿佛是苍鹰看着地上地蚂蚁地眼神,哼,和现实世界的他一样,都是那么讨厌,还有他嘴角的邪笑。

犬一郎看着我也是开口道,“哟,这不是我的好儿子吗?起床了吗?”

嗯?我一愣,什么意思,儿子?这家伙是不是脑子不好。

犬一郎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继续说道,“这么快就忘了吗?昨天雪儿已经接受了我的求婚,等会我们就要结婚了,准备去领证,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我也是生气道,“妈妈怎么会答应你这家伙的求婚,别做梦了。”

坐在桌子上的妈妈突然生气道,“小龙,你在胡说什么,昨天不是你求着让老公做你的爸爸吗?你忘了吗?”

我给妈妈的话弄懵了,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让犬一郎做我的爸爸呢?

妈妈又说道,“你这家伙,还不给爸爸道歉,妈妈自从你那个窝囊废爸爸去世后就一直欲求不满,还是你把犬一郎带回家说可以让老公做你的爸爸,我和老公相处了一晚后觉得可以,便答应了他的求婚,这一切你都忘了吗?”

看着妈妈严肃认真的眼神,我从她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虚假的意味,这个精神领域竟然想摧毁我的常识,太恐怖了,而且,妈妈竟然喊着自己曾经的爱人,我的爸爸是个窝囊废。

哼,看我打破你!

我朝着妈妈怒吼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过是虚拟出来的人而已,妄图摧毁我的精神,我告诉你,老子不怕你,在我的精神领域里,你不是我的对手!”

随着我的怒吼,只见一旁的犬一郎露出了嗤笑,而坐在餐桌上妈妈的脸色居然变得有些阴沉,怎么回事,难道这个领域不是这样打破的吗?

“什么精神领域?!我看你这个家伙就是脑子出问题了,自己做的事不敢承认吗?”妈妈的语气除了阴沉更多的还有愤怒。

只见妈妈走下了餐桌,慢慢朝我走了过来,看着妈妈走过来的身姿,我竟然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惧在心底油然升起,怎么回事,这是心魔吗?这就是妈妈说的恐惧吗?

我随机准备用起妈妈刚刚交给我的招式,却发现怎么也动用不起自身体内的力量,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呢?

还没等我想起对策,妈妈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前,“妈妈……”

话没说完,妈妈甩起玉手,一个巴掌便把我打倒在地,又是一脚踩在了我的头上,我内心深处只有四个大字,无能为力。

我从妈妈的巴掌里再一次感受到了上一次的恐惧,这就是妈妈带给我的恐惧吗?

“你是想摧毁妈妈的幸福吗?”

我被妈妈踩得不能动弹,“不是的妈妈,我没有。”我的语气里充满着卑微与求饶。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的好儿子。”妈妈还着重在好儿子三个字上。

我解释道,“我不理解妈妈你为什么骂爸爸是窝囊废,你不是最爱爸爸吗?”

妈妈听后也是轻蔑一笑,“哼,你和你那个窝囊废爸爸一样是个窝囊废,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妈妈?我不是窝囊废!”我激烈地争辩着。

只见妈妈松开脚,走到犬一郎身边,拉下裤子,一根二十多厘米地巨根便展现咋我的眼前。

就在我惊讶于这家伙地老二为什么这么大时,妈妈也是说道,“懂了吗?窝囊废,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看上了那个窝囊废,还生下了你这个窝囊废儿子,你这辈子唯一的用处就是帮妈妈我介绍了个新老公,也帮你自己介绍了个新爸爸,就是犬一郎老公,以后对你的新爸爸尊重点,别再提你那个窝囊废的爸爸了,知道吗?”

我也是无话可说,看着犬一郎胯下的巨根,我也是说不出话来,和他的巨根相比,我那根几厘米的小玩意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进行比较。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犬一郎发话了,“雪儿,既然我们的儿子不愿意相信我们之间的爱,不如我们就在这……”

妈妈听后也是俏脸一红,“儿子在着呢……”妈妈虽然嘴上不情愿,但是身体确实不断靠近犬一郎。

难不成他们真要当着我的面做爱吗?

也没多说,犬一郎则是直接脱下了妈妈的包臀裙,露出了雪白的肥臀,浑圆的翘臀不仅软,还透露出一股淡淡的体香。但是犬一郎却没有急着下手,而一把将妈妈一个公主抱给抱到了餐桌上上,将妈妈两腿呈M型分开,露出了妈妈的桃源地。此时妈妈的桃源地里溪水潺潺,在外面光亮的照应下显得淫光闪闪,淫水也是不自觉的从妈妈的小穴里流出。上半身还穿着工作的制服,下半身却是暴露在空气下,这是妈妈从来没有感受过得刺激场景。“老公,你怎么在这……太羞人了。”别看妈妈平日里的样子,平时和自己的老公最多也就是在床上口交,就连后庭,爸爸也都是没有做过。

犬一郎则是露出了常人没有的雄性巨根,即便是这些天里每天感受着这根巨物的撞击,但是每次见到它妈妈的心跳都会加速,尤其是现在的场景,在自家餐厅的餐桌上,又是这样的姿势,更是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自然是让妈妈羞涩起来,双手也是挡住了自己的小脸。

“挡什么挡,你要是挡住自己的脸,我可不插进去了。”只见犬一郎大手握着自己的巨大肉棒,挑逗着妈妈的阴蒂,却是在外磨了几圈,就是不肯进去。妈妈听后也是赶紧放下了自己的手,“好老公,我不挡了,你还是赶紧插进来吧。”犬一郎笑道,“插进哪啊?”

“插进雪儿的小骚逼里,雪儿的小骚逼就等着老公你的大鸡巴了。”

听着妈妈的淫语,我大吃一惊,这里的妈妈实在是太淫荡了,和现实里的妈妈简直就是两个人,要是我也能和妈妈……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异样,妈妈也是冷声喝道,“窝囊废,好好看着你的新爸爸,看看什么才叫男人。”

妈妈的厉喝也是刺激着我的神经,怎么回事,这里的妈妈明明是在骂着我窝囊废,但是看着妈妈的躯体,我竟然还是一直硬着,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哼,骚婊子,就知道吃老子的大鸡巴,看老子肏烂你的骚逼。”

说罢犬一郎便一用力,大半的肉棒直接一口气插穿了妈妈的肉穴,穴里的褶皱在这期间即便想要阻拦犬一郎肉棒的突刺却也是来不及做出反应,肉棒直接冲撞在妈妈的小穴尽头,直撞得妈妈花心乱窜,每一次抽插都是新的享受。

“好雪儿,真不愧是我的小骚逼,每次插你都觉得你的骚逼里别有洞天,就连冰儿都比不上你的骚逼。”

“好老公,人家的骚逼再怎样不还是你的大肉棒调教的好,再说了,冰儿也在为侍奉老公努力着呢?”

犬一郎也是更加卖力的耸动着熊腰,黑实的屁股下压制妈妈的白色雪臀,黑粗的肉棒则是在那个白色的肉体上肆意撞击,子孙袋也是在妈妈的屁股上撞击出‘啪啪啪’的声音。

“好雪儿,有你这么个小骚逼,真是我的福气。”

“老公,人家的小穴……就是为你的……大鸡巴而生的,不仅是人家的小穴,就连人家……也是为了你的鸡巴而生的。只要你愿意,雪儿……可以为你……奉献一切,甚至改变一切。”犬一郎则是深情地吻着妈妈的嘴唇,“好雪儿,有你在我身边真是我的福气,等到我掌控了你们华国的命脉,我就正式娶你。”

“老公你是说人家的那个窝囊废儿子吗?”

“哼,既然金龙选择了他,那我就让他做一个傀儡,替我们服务。”

“老公你可真厉害,连那个金龙都不是你的对手。”二人在激情的碰撞里也是顺便将我的未来规划好了,二人的甜蜜冲撞也是即将推向高潮。

简直太恐怖了,不仅是我的修炼之路,还有金龙诀的秘密以及原本不愿意修炼的犬一郎都在这个精神领域里变成令我所害怕的东西,我能离开这个疯狂的精神领域吗?

餐桌上的妈妈也是被草的发出各种淫声浪语,听得我也是下半身硬的发疼,只不过因为太过短小,裤子确实连个小包都没鼓起来。

……

“好老公,好厉害,雪儿……雪儿要来了……”

“好雪儿,你的骚逼怎么越来越紧了,可要夹死老子了。”

“不行了,老公,雪儿要忍不住了,快……快射给雪儿吧……小骚逼快要忍不住了。”

“小骚逼,我也要忍不住了,快给我接住,给我生个小野种。”

“好,好……老公,人家一定要给大鸡巴老公生个野种,给人家的窝囊废儿子生个野种妹妹,给人家的废物傻逼老公生个野种。”

“好雪儿,你可真是我的好骚逼,要……要射了,给我接住了,要来了……啊……”

“好老公,啊……好多……好烫……”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二人的言语以及肉体的碰撞,一道白浊的液体从犬一郎的马眼中射出,带领着无数子孙射进了妈妈的子宫里,大量的白浊液体灌满了妈妈的子宫,滚烫的精液也是让妈妈觉得肚子暖暖的,直到犬一郎抽出肉棒,许多精液也都从妈妈的小穴里流到了餐桌上。

射完的犬一郎则是坐在了椅子上,而妈妈则是躺在餐桌上,眼神中带着说不清的妩媚,这是我从没见过的妈妈,此时此刻的妈妈,哪怕是精神领域制作出来欺骗我的假象,却让我心神波动不已,至少现在,我见到了自己想见却见不到的妈妈的小穴。

白浊的精液慢慢从妈妈的小穴向外流淌,只见妈妈伸展着修长的玉腿,用脚背垫在我的下巴上,性感的红唇也是说出了我从未听过却又刺激的话,“想舔妈妈的小穴吗?好孩子。”

我?我?!有机会舔妈妈的小穴吗?哪怕知道这是假的世界,我依然兴奋不已。不行,这是诱惑。

反正是假的,不如……

我的内心在挣扎,可是看着妈妈的玉腿和小穴,最后,我还是败给了欲望。

我一把爬到了妈妈的胯下,可是看着小穴里的精液,我又犹豫了,这是犬一郎的精液。

妈妈看出了我的犹豫,也是不停地诱惑道,“怎么了,好儿子,妈妈的小穴你不想舔吗?”

说完,妈妈两条大长腿一把钩住了我的脖子,强行把我的脸颊硬按在了她的小穴上,我只觉得自己的舌头仿佛有引导地伸进了一处湿润地桃源中,小穴地淫荡气味和精液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我竟然没有一丝丝排斥,而是开始将妈妈小穴里的精液一点一点地舔进了嘴里,就像狗在喝水一样。

桌上地妈妈看着我,脸上也是露出了满意地笑,“好吃吗?小龙。”

我听到后也是点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妈妈的小穴是最美味的。”

“不不不,妈妈说得可不是小穴哦,而是你爸爸的精液,是不是很好吃?”

听到妈妈的话,我竟然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听到我的话,妈妈也是哈哈大笑起来,“真不愧是窝囊废的儿子,竟然还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好儿子,只要你和妈妈在一起,就永远有的吃,不管是妈妈的小穴还是你爸爸的精液,想吃多少都有哦。”

此时妈妈虽然在骂着爸爸,可我的内心却是一点反驳的感觉都没有,而是埋着头认真地舔舐着妈妈的小穴和精液,就像一只清理精液的狗一样。

妈妈看着我也是说道,“看你这个小窝囊废这么认真地帮妈妈我清理小穴,妈妈也给点奖励,老公,能帮人家脱一下咱们儿子地裤子吗?人家要给咱们的儿子一点奖励。”

犬一郎自然是乐意效劳,随手一扒便是脱光了我的裤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觉得胯下一阵凉风,我的老二就这么露在了二人面前。

只见妈妈眼中露出一股鄙夷的眼神,一条长腿也是转移到我的胯下,我只觉得妈妈的两根脚趾便夹住了我的小鸡巴。

“真tmd窝囊废,果然跟你那个废物爹一样是个窝囊废,一样的鸡巴小,一样的爱帮老娘舔屄,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废物。知道吗?你那个废物爹也喜欢帮老娘舔屄,只不过他没你那么好运,还能吃到别的男人的精液,小龙,你可要好好谢谢你的新爸爸啊。”

听着妈妈的话,我也是疯狂点头。

“真是个贱货,舔着精液还是这么贱,真是个小王八。”一边说着,妈妈的脚趾也是一边夹着我的小鸡巴,一边上下撸动。

只是几秒钟,我就感觉自己撑不住了,热流从鸡巴里射出,几股稀薄如水的精液射在地上,此时的我跪在地上给妈妈清理着小穴,而犬一郎则在旁边看着,这番景象简直让曾经的我难以置信。

妈妈也是将脚在我的上衣上擦了擦,一脸厌恶地把我踢开,“好了好了,舔到现在还没舔干净,真是个废物。现在知道了吗?小龙,犬一郎以后就是你的新爸爸,以后见到爸爸要尊敬一点。”

我也是一脸卑微,“知道了,妈妈。”

犬一郎突然说道,“对了老婆,你结婚的消息要不要和你那个前夫说一声,至少也要让我跟人家打个招呼吧,毕竟男人间也是要聊聊天的。”

妈妈也是一脸媚意,“都听你的。”

随后妈妈也是看着我,“跟过来,小贱货,你的新爸爸要和你那个窝囊废爹聊聊天。”

只见妈妈和犬一郎二人走进了我前几天跪着的房间里,爸爸的灵牌正摆在台上,上面还挂着爸爸的黑白相片,一脸精神的帅气小伙,这就是我曾经最崇拜的父亲。

犬一郎一巴掌打在了妈妈的翘臀上,只见妈妈自觉地趴在了台子上,撅起了自己地丰满雪臀,犬一郎也是不含糊,听到腰身,下半身的巨根一口气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唔……”显然,妈妈还是不适应这么长的鸡巴。

只见妈妈的身体随着犬一郎的冲击耸动着,声音也是颤颤巍巍,“老陈啊,这是人家的新老公,犬一郎哦,自从你走后,人家可是为你守了那么多年地活寡,下面地小穴都快干旱死了,要不是你这个好儿子给人家找了个新老公,人家估计真的要寂寞死了呢,人家可不像你当初一样窝囊废只会给人家舔屄,这么长的大鸡巴估计你想都没想过吧,也难怪,毕竟像你这种小鸡巴当久了自然也是没见过真正的大鸡巴长什么样了吧,人家现在也是后悔嫁给你这么个小鸡巴了,还生出了个小鸡巴废物,不过这个小鸡巴做的唯一的对事,就是给人家介绍了新老公,你可不能骂儿子哦,来,儿子,跟你爸爸说两句。”

只见妈妈回头望着我,我也是硬着头皮看着爸爸的照片以及台子上的骨灰盒说道,“爸爸你放心,有我和新爸爸在家,妈妈不会受欺负的。”

妈妈听后也是不乐意,“谁要你这个小鸡巴废物保护,跟你那个废物爹一样,都是个小鸡巴,还这么恬不知耻,我问你,是你那个窝囊废爹鸡巴大还是犬一郎爸爸的鸡巴大。”

“是……是犬一郎爸爸……的鸡巴……大。”

“哼,知道就好,连个大鸡巴都没有,就别说自己是个男人知道吗?”

“老公,你和人家的窝囊废前夫聊几句吧。”

犬一郎则是摸了摸鼻子,双手开始有节奏的拍打着妈妈的大屁股,“前夫哥,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以后雪儿的小骚逼我就替你收着了,毕竟你这个小鸡巴窝囊废也满足不了她,到死连人家的处女膜都捅不破,也难怪雪儿骂你是个废物,今天当着你的面操你老婆也是没办法,毕竟要向你表达出我们之间的爱意,实在抱歉了。”

妈妈听后也是不乐意了,“有什么好道歉的啊,好老公,能有大鸡巴操,是我的福分,你干嘛要给这个窝囊废道歉啊,窝囊废你听着,老娘我就是喜欢大鸡巴,当初你用花言巧语骗了我的青春,却让我十几年没有感受到大鸡巴的滋润,你知道我过得有多煎熬吗?除了和你这个小鸡巴废物儿子一样会舔屄你还会什么?现在你也死了,你就别想着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有大鸡巴老公操逼,又有个小鸡巴儿子舔屄,我现在过的很幸福呢。”

听着妈妈的话,我也是感到十分兴奋,难道我的就是那种挨骂就会兴奋的体质吗?

只见妈妈一边骂着小鸡巴爸爸,一边夸赞着犬一郎的大鸡巴,背后的犬一郎则是不停地操弄着妈妈的美骚穴,淫水也是滴滴答答地滴在了地板上。

“废物老公,你看到了吗……现在……人家的大鸡巴老公正在干着你老婆的小骚逼呢……”

“好老公,大鸡巴老公……人家的……人家的……骚逼……好舒服……”

妈妈的淫声浪语不停地冲击着我,令我都快忘了这里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假地世界,只见犬一郎地下体犹如巨龙撞击般,黑龙冲撞着神秘地洞穴,犬一郎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憋不住的表情。

妈妈也是似乎发现犬一郎有了要射的征兆,做了一个令我难以想象的动作。

只见妈妈一把将爸爸的骨灰盒盖打开摆到了地上,正对着自己和犬一郎的交合处,回头柔声道,“好老公,大鸡巴老公,射到这里吧,让我的窝囊废老公知道你对我的爱意到底有多深。”

妈妈居然……居然要让犬一郎把精液射到自己前夫的骨灰里,我现是愤怒,然后却是一脸的无能为力,毕竟我阻止不了他们,我太弱小了,然后心底却是升起了一阵异样的兴奋与刺激感。

只见犬一郎大吼一声。

“哦……”

犬一郎一把拔出了沾满淫水的肉棒,右手扶着肉棒,无数的精液喷射进了盒里,足足射了有几分钟,盒里的骨灰也是被粘稠的液体浸染,混合在一起。

只见妈妈也是回头望着我,“小鸡巴废物,你也要射哦。”

听得此话,我胯下早已软了的鸡巴却是又挺立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