屐上霜 (十一)

蓓蓓继续暂代广告职责,替韩小贼张罗一下。

感谢各位朋友支持~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四十八)

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魏凌允站在玄关愣了一会儿。狭小的便宜旅店房间里几乎没有多少下脚的地方,走进去就是占了大半个房间的双人床,和劣质桌上的便宜电视之间只能容一下一个不太胖的人走过去。

余蓓别无选择,只能坐在床上。空调的热风不是很有效,她把腿伸进被子里暖着,手也缩在厚睡衣的袖子里。

她抬起头,洗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眼睛就已经消了肿,但血丝还是挺密,“你酒醒了吗?”

魏凌允嗯了一声,过来坐下,头还有点疼,但脑子里清醒得就像刚挨完老板的臭骂。

她抿着软软的嘴唇,吸了两下鼻子,看来是在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要掉泪,“从你上班儿到现在,咱俩打了得有一百多个电话,加起来几百个小时了吧?”

“嗯。”他知道余蓓在愤怒什么,但他无话可说。

他以前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觉得这样隐瞒现实的奋斗特别爷们特别帅气,说不定能把她感动得眼圈发红甚至大哭一场。

结果上而言,余蓓的确大哭了不止一场,但,和感动没什么关系。

彼此之间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所以魏凌允清楚,她是三分生气和七分心疼。所以他也清楚,这次,他的麻烦大了。

倔劲儿不上头的时候,余蓓除了偶尔有点小公主脾气外,简直是天下最可爱最乖巧的女朋友。

可一旦上了头,她认准的那件事,办不成,就没完。

他猜得到余蓓这会儿认准的事情是什么。但他还想再挣扎一下,也许,答应换种活法,不那么拼命不那么节俭,事情就还有转寰的希望?

“我几乎每个电话……都要问你在这边过得好不好,吃得怎么样,有没有好好休息,你怎么跟我说的?”余蓓的话说到最后已经在发颤,鼻尖又有些发红。明显,那不是冻得。

“蓓蓓,北漂……又是我这样的专业,刚开始肯定没那么好混啊。而且,你刚才看见那些都是我应急用的,我也不整天吃那个,我在外面跑业务,断不了要应酬,那吃喝的我都想吐,偶尔自己在家,吃点简单的,也算洗洗肠胃。”魏凌允慢悠悠说着,心里抓紧盘算,“至于住的地方,你来之前我就跟你说了啊,我说我住的地方小,还是跟一个大哥合住,说你来了咱们就开房在外面睡,我……也没特别瞒着你什么。”

“你过来,坐我旁边儿。”余蓓往里挪了挪,吸吸鼻子,拍了拍身边腾出的地方。

他乖乖过去,不知道她打算干什么。

“这儿是热风口,不冷,你把上衣脱了。”她皱着眉,盯着他,不容拒绝地说。

余蓓很少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这让他觉得,事情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但让脱衣服,这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路数吗?他忍不住做了个提肛动作,有点担心今晚状态不佳哄不“好”她。

把衬衫一丢坐在那儿,他开始酝酿情绪,说:“呐,脱了。”

她抿着嘴一侧身,拉起他胳膊,小手张开拇指和中指,在他腰上爬了一圈,带着哭腔大声说:“魏凌允!你出来这才不到三个月,你腰围少了快半拃!你是不是当我傻啊?我做梦都想着你,你瘦了超过五斤还能瞒住我?”

她拿起衬衫往他身上一贴,一边擦泪一边说:“这是咱俩一块儿买的那件吧?买的时候明明正好的……呜呜……现在都松垮垮的了,呜呜……你还说你……过得好……这好个屁啊!”

“上班刚开始是这样的。”魏凌允抵赖不了,虽说他也没称过自己又轻了多少,但酒量暴涨肚子反而露出腹肌,肯定不会是胖了,“大城市,不拼命加油,就要被淘汰了。”

“咱主动被淘汰不行吗?”余蓓一张胳膊抱住了他,把眼泪往他光溜溜的胸膛上一个劲儿的蹭,“我不想让你这么拼,我又不求着……过什么大富大贵的日子。咱们回家吧……呜呜……”

“不是,蓓蓓,你说……我一个大男人……”

她一下子抬起头,恶狠狠瞪着他,“大男人怎么了?咱老家市区也百十万人呢,里头大男人少吗?”

“那不一样,那种小地方……没有前途。我回去考个编制,或者接我爸的班,以后几十年的人生一眼就看到头了。咱结婚时候过什么日子,可能以后永远都……”

“那不好吗?”余蓓又一次打断了他,“安安稳稳生活哪里差了?”

魏凌允闭上眼,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不愿意讲明的真正理由,“我知道你喜欢那样,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

余蓓坐在那儿,斜着身子,屁股压着一边的脚丫,被压的那个发红,旁边的赤足发白,并在一起,却不再是同一种颜色。

她泪汪汪看着他,可怜兮兮地问:“那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这话你问一百年答案都一样。”他毫不犹豫表态。

“咱俩要一起过一辈子,没错吧?”

“没错。”

“那,我爸妈下面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们将来养老,是不是指望咱俩?”

“嗯。”他没办法否认,明知道之后就是他避不开的那个话题,也只能硬着头皮撞上去。

“我家的东西,都是我的,我的,就都是咱家的,你什么都没有,我有,不也一样吗?”余蓓很慢很慢地说着,每一个字都说得异常小心。

毕竟,她也知道,魏凌允很在意的面子问题,其实就是当前最大的症结。

至于父母的阻力,她反而不太在意。

她这辈子既然认定了她的乐乐哥哥,那么,爸妈不要魏凌允,就等于不要她。

魏凌允低下了头,心里又甜又酸,既想抱住她大哭一场,又想狠狠捶自己一顿。他的情绪复杂到有些超出了思维运算的极限,难过、自卑、厌弃……种种负面情绪藏在起伏的爱意波涛下汹涌纠缠。

他其实不是天生就想凡事拼到最好的性子,只是……好像从小学因为头脑的优势奠定了尖子生这个概念之后,他就被那些赞许的目光和称颂的客套话推着屁股,跑得停不下来。

他当然知道,余蓓需要他已经如同需要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而然,因为他也是这样需要她。所以,他完全可以用这份爱作为筹码,把一切负担都丢给她,回去安心做新郎倌,花她的嫁妆,住她的房子。

可那样别人怎么看?又会怎么说?

目标是他,他想像一下就会觉得浑身难受,要是再换成说她……他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了。

魏凌允已经跟余蓓去参加过两场她同学的婚礼。

她高中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班花境遇不在正常百姓碰得到的范畴,只有文学价值没有参考意义,姑且不论。那她另一个毕业就结婚的大学室友呢?

男方出财礼,买房买家具,女方带嫁妆,陪车陪电器。不说婚礼风光皮相下的实质如何,至少在明面上,要讲究个“门当户对”的匹配。

这是他即使经历了家庭变故,也想要给予余蓓的底线。

他不想让人说余家招了个上门女婿,更不想让碎嘴子们在余蓓背后指指点点,说她瞎了眼。

他半夜累瘫在床上,累到睡不着的时候,就会想想她,来激励自己。

不给奋斗找一个足够的动力,他在这陌生的天地真的有些难以坚持下去。

之前他一直憋着不说,这会儿借着还没消干净的酒劲儿,干脆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前言不搭后语想到什么说什么,一股脑儿,都告诉了她。

余蓓默默听着,这次没有打断,也没有插言,等到他把苦水倒了个干净彻底,说到没什么话可说,最后甚至有点尴尬地坐在那儿,才伸出手,抓住他的胳膊,抱在自己怀里,靠在他身上,认认真真说了一句话。

“乐乐哥哥,我别的什么都不在乎,我就想问你一句,你的蓓蓓和你的面子,哪个更重要?”

(四十九)

其实这种单选性质的问题多少有点狡猾。

就像是“你妈与我掉河里你先救谁”一样,是个主观上把选项彼此对立起来的不合理行为。

但越是平常讲理的姑娘,关键时刻的不讲理越需要谨慎应对。

因为这意味着她主动放弃了逻辑和理性,通常来说,这就代表着决心。

魏凌允知道,余蓓在逼他做选择了。

可毕竟相处了太久,关系好到让他稍微有那么点肆无忌惮。于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出了这个问题的症结,“蓓蓓,我说句实话,你别不爱听。”

余蓓擦了擦泪,“那就别说,我这会儿听见不爱听的,肯定要跟你吵架。”

“呃……”魏凌允挠挠头,“可不说我憋得难受。”

“那你是准备好跟我吵了是吗?”

“不是……可……蓓蓓,你肯定比面子重要,重要得多,但我不觉得我两个只能选一个啊。你就让我奋斗几年,奋斗几年,我一定风风光光回去娶你。”

“几年……”余蓓侧身展开细细的胳膊抽出包里的面纸,用力擤了一下鼻子,泪汪汪看着他喊,“你在这地方过这种日子,还跟我说要几年?几个月我都受不了!而且我们女生有多少个几年能拿出来挥霍啊。我从首都车站出来,这儿到处都是好看姑娘,个儿比我高,打扮比我时髦,过上几年你在这儿拼出来了,我不想离开老家,你不想回去,你是不是该就地换个年轻的了?”

“你、你这扯到哪儿去了……我脑子都被你栓鞋带儿上了,别的姑娘知道我这臭德性光剩下觉得我变态了,也就你肯要我。”魏凌允赶紧陪着笑脸说好话,想逗逗她。

“你说得好听,谁知道是不是认识这么多年看烦我了,转回头就嫌我是小地方的土妞,上不了台面。”余蓓定了定神,放出另一个杀招,“再说,你等得了我,我也不知道等不等得了你。”

“啊?”魏凌允一个激灵坐直,脸色都不对劲儿了,“蓓蓓,你什么意思?”

“办公室大姐一直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我们上头大大小小那堆领导,有仨托人问我能不能跟他们儿子见个面互相了解了解。我说我有男朋友了,就是暂时在外地,人家都不是很在乎。说啥现在的年轻一代思想开放,上学时候谈个恋爱都很正常,还暗示我结婚就要慎重考虑,毕竟那是以后的生活。”她叽叽咕咕带着怨气说了一通,摸出手机解锁,递到他脸前,“喏,你自己看,单位迎新有人给我拍照片,完了就一直有人打听我手机号发短信约我吃饭。里头有一个,我爸都说不能拒绝得太生硬,不然以后要穿小鞋。”

魏凌允愣住了,但转念一想,他女友大学文凭长得漂亮性情还好,又已经进了编制工作稳定,在他们家乡那种小城市,一个人在外地的男朋友恐怕还真没什么威慑力,就是说有未婚夫,不在身边一样有人要蠢蠢欲动。

狼多肉少的地方,一块鲜美肥膘足以引发流血事件……

余蓓观察着他的表情,口气放软下来,“你别急着阴沉个脸跟要杀人一样……你知道的,我这人认死理,一时半会儿,我肯定顶得住。我跟他们说了,我说我和男友约好了毕业就结婚,我说我俩现在正准备呢,至于之后……穿小鞋啊不给机会啊,我都无所谓,我不在乎那个。咱们家乡地方虽然小,但我相信你要是回去了,一样会很拼命不让我吃苦的。”

“我当然会,但……我就怕回去之后没有机会,我拼命……你还是要吃苦。”

“那就一起吃。”她抓紧他的手,很用劲儿攥着,“哪儿有一起过日子,不能同甘共苦的。”

看魏凌允不吱声了,余蓓小声继续说道:“乐乐哥哥,以前你家比我家好,好得特别多,我老去你家吃饭,阿姨有事儿没事儿就带我逛街,给我买过好多新衣服,好多漂亮的小首饰,别人都说待我跟对亲闺女一样。我……不是都乖乖穿着拿着了吗?我觉得,这是没把我当外人。”

“我爸妈其实也已经没把你当外人了,我这次来,我爸还说,小魏在大城市要是太辛苦,不行就回来吧,早点结婚,省得那些爱做媒的老娘们不消停。我爸又不是不知道你家的情况,他这么说,肯定也有心理准备啊。”

“结婚是两个家的孩子,在外面建立一个新家,这个新家从此就把两家人联系成了一家人。咱们两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老是说跟一家人一样,那真的要成一家,为什么你还要计较那么多呀?”

“你说你要奋斗,需要几年时间,那……咱们打个商量,这样好不好?你回老家,咱们一起奋斗,或者,你奋斗,我照顾你。老家机会是少一点,可……可起码咱们不用分开了啊,这样……好歹……好歹咱们还能在一起……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心尖儿一抽一抽的疼,魏凌允低下头,抱住余蓓,钻进了她的怀里,那柔软的、温暖的胸膛,承托着他满是硬毛茬的脑袋。

她抱住他,紧紧搂着,小手恨不得陷进他的后背里,唯恐他能呼啦一下飞走似的。

“乐乐哥哥,你总说你都是为了我好……那,好不好,是不是应该以我高不高兴为标准啊?”余蓓低下头,轻轻亲着他的后脑勺,“哪有说着为我好,最后让我哭得稀里哗啦,整天难受得不行的啊?”

“我不是……不想……那么没出息吗。”工作的压力,家境变故的难过,对未来的迷茫,一股脑倾泻在女友暖融融的怀抱里,魏凌允玩命地忍,可话里,还是带上了浓重的鼻音。

“我也没盼着你特别有出息啊……”

“男的不就应该有出息吗?”

“那我允许你没出息,我不歧视你。咱家男女平等。”

“那咱家以后谁做饭?”

“我。”

“别了吧……”

“你讨厌!”

抱在一起的两人嘀嘀咕咕嘀嘀咕咕说了个没完,仿佛要把这些日子没见面的思念,都说个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到最后,魏凌允依然坚持认为,余蓓那种好像活在浪漫故事里一样的想法太不现实。

但他也承认,奋斗并不是只有一种形式。

被消磨的志气渐渐抬起了头,他告诉自己,离了大城市,他一样可以让余蓓过得很好——即使初期可能需要忍耐。

不过不要紧。

她愿意陪着他。

这就够了。

第二天,魏凌允办理了辞职手续,用这段时间玩命节俭攒下来的钱,买了一个挺便宜的戒指,在出租屋收拾好的行李前,当着笑呵呵的同屋大哥面,单膝下跪,向她求婚。

余蓓愣了三秒,拽起来他拍拍裤腿,“你忽然发什么疯呢,地上多凉啊……发票呢?回去前赶紧退了,瞎花钱。”

“呃……蓓蓓,我求婚呢。”

余蓓又愣了三秒,跟着一扁嘴,“我愿意我愿意。那……戒指也得退了,我才不要这么小的。等你将来有钱了给我买个好的,我再要。”

这次,魏凌允没让步。

回去的火车上,余蓓那白白细细的手指,已经被他的小金属环,牢牢圈住。

不过,后来她也没舍得让他再买好的,有需要戴戒指的时候,就乐呵呵从柜子深处翻出来那个小盒子,喜滋滋戴上,盯着上面那个几乎看不清的小碎钻,笑得满眼都是春天。

(五十)

辛苦三个月换了枚戒指,辞职前也没通知家里,一回去就说想结婚,魏凌允面对的困境可想而知。

但余蓓真的和他坚定不移地站在一起,为了让他不至于打退堂鼓,回家第二天晚上下班,就把魏凌允抓去了家里。

之前他也经常去,但身份定位始终模模糊糊暧昧不清,这次倒是挑明了,男朋友的头衔还没得到过余家爸妈认定,就直接跳级成了未婚夫。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父母说的,魏凌允进门后喊完叔叔阿姨坐下,就觉得氛围不对,一下子紧张到手心都在出汗。

余叔叔近些年已经很少在家里抽烟,这次却点上了一根,余阿姨虽然在皱眉,但也没让他掐了。

余蓓没嘟囔爸爸,进门换好鞋,就过来坐在魏凌允身边,搂住他胳膊,靠得很近,宣示意味十足。

余叔叔夹着烟拉过茶几边的垃圾桶,往里磕了磕烟灰,寻思了半天,扭头小声跟妻子说了两句悄悄话。余阿姨眉头皱得更紧,嘟囔了一句:“这不好吧?”

魏凌允心里顿时就是一紧。

余叔叔叹了口气,把烟放到嘴边,没抽,又悬在膝盖边,晃悠了一会儿,抬头说:“小魏,要说啊……叔叔是看着你长大的,咱两家这关系,我看有话就别憋着了,我直说吧。”

魏凌允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儿来,下意识抓住余蓓的手,说:“叔叔你说,我听着。”

没想到,余叔叔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放到茶几上,推了过来。

魏凌允傻了眼,“啊……啊?”

这什么意思?让我拿了钱滚蛋别再骚扰蓓蓓吗?

余叔叔神情有些局促,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说:“你看这个事儿吧,我跟你阿姨也没经验,跟街坊打听吧,又有点拉不下脸。再说,这一家跟一家的习俗不一样,犯不着问那帮老碎嘴子。”

“嗯。”魏凌允完全懵了头,之能讷讷应了一声。

“我听蓓蓓说了,她跟老魏两口子一起回你们老家那回,就拿了见面礼。那你这第一次换身份登门,我们也该给你准备个见面礼,是吧?”余叔叔神情尴尬地抓起那叠钱,“小魏,叔叔阿姨跑了好几个地儿,实在是蓓蓓说得忒突然,我们没买着红包,你就直接装兜里吧,都是自家人,别玩那么虚的了。”

“呋呋……”余蓓扭开脸,抿着嘴用鼻音憋着笑了两声。

魏凌允赶忙摆手,“没有没有,没这个说法吧?我没听我爸妈说过,而且这么算,他俩也还没给蓓蓓呢。”

“那就是他跟嫂子的事儿了,蓓蓓去你家再说。”余叔叔硬把钱放在他手里,“我这儿抹不开脸问,也不知道咱这地儿一般见面礼是给多少,这是两千,你拿着,回去跟老魏说清楚,给蓓蓓别比这多,自家孩子,一视同仁,都一样,啊,都一样!”

推让几下,魏凌允涨红着脸收进兜里,不过比起刚进门的时候,确实不那么紧张了。

作为男友……啊不是,作为未婚夫登门,他最大的压力就是怕余蓓父母不认可,没了这个顾虑,他作为这家的常客,可以说就算是放下了心里最大的那块石头。

余叔叔回去原处坐着,旁边余阿姨给了他一肘子,小声嘟囔:“都跟你说了找点红纸包一下,直接给钱多难看啊。”

余叔叔嘿嘿一笑,弹掉烟灰,往前一探身,“小魏,孩子结婚呢,是两家的事儿。大的问题,回头咱们两家人坐到一起,吃着饭,慢慢谈。今天就不多念叨了,我就说一点,你仔细听好了。”

魏凌允赶紧扶住膝盖,正襟危坐,“叔叔您说。”

“将来一起过日子,不要让蓓蓓哭。”

余阿姨照他背后就拍了一下,“你个大老粗突然文艺啥啊,蓓蓓那有事儿没事儿就掉泪的,你让人乐乐咋答应?”

她抢过话头,“乐乐啊,叔叔阿姨的要求很简单,你俩……这么多年了,都挺好的,将来呢,希望你们一直都能好好的。蓓蓓被我从小惯坏了,这个不会那个不行的,将来生活里有了磕磕绊绊的呀,你稍微让着点儿她。她真过分了,你跟阿姨说,阿姨训她。”

魏凌允的眼眶已经有点酸,点头认认真真表态了一通,跟着双手握紧,说:“余叔,阿姨,我……我家……这个情况,您二位也是知道的。所以我……”

“别,别别。”余叔叔一挥手打断了他,“你俩孩子别操心这个,过好你们的小日子。大人都还没死呢,轮不到你搬砖扛水泥去。”

余阿姨满脸无奈,“你咋说话的,不会说就抽烟去。乐乐,你们家的情况,我们当然知道。但更重要的是,你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你对蓓蓓怎么样,我们更知道。这不是以前,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现在再怎么说,你们结婚也不可能需要担心吃穿吧?你一个大学生,有脑子,肯吃苦,暂时没工作不是什么大事。你不要钻牛角尖,你是什么人阿姨难道不清楚吗?你都不舍得让蓓蓓做饭。”

不是,阿姨,这个是误会,主要还是不敢,健康重要。

结果,这一晚上下来,魏凌允除了拿到见面礼两千块,什么大事儿也没定下来,但又和定下来了基本没有分别。

毫无疑问,他和余蓓的婚事,不太可能有来自父母的阻力。

唯一的阻碍,大概就是他家当前的状况了。

这周六,就是双方父母见面的日子……

(五十一)

尴尬的是,两家大人没让小两口参与。

两对未来亲家找了个小饭馆的包厢,就把俩孩子扔家不管了,让他们自己吃饭。

魏凌允蹬着车子跟余蓓去以前的老校区门口小吃街怀念当年的牛肉板面,顺便消解一下紧张情绪。

不过收效不大,手一抖醋都倒多了,干脆让老板又多加了一堆辣椒,他一边跟余蓓闲聊,一边吃得哈哈抽气。

吃饭溜达了一会儿,送余蓓回去,家里还是没人。

魏凌允忐忑得满脑门冒汗,她看着还以为热,只好开了家里窗户让暖气为世界做贡献。

等到九点多,余家爸妈还是没回来,魏凌允只好先回家。

将近十点,他接到电话,下楼扶老爸上去。

他爸喝多了,听说余叔那边也差不离,就是担心余蓓搀不动,保持在了能自己上楼的程度。

安置好醉醺醺的爹,扶着他拍背顺气等他吐完,清洗了盆子给他换好衣服,魏凌允才算是能坐下听妈妈说最后的结果。

当然,婚事定下来了,下周末,魏凌允一家带着他爸一个同事作为主管,登门下聘,新年之前找好办婚礼的酒店,把订婚宴办在那儿,顺便试菜。

婚礼暂定次年劳动节假期,明天余叔开车过来带小两口去算个好日子,让他俩提前把证领了。

婚礼前这大半年,抓紧时间解决魏凌允的工作问题。

这就是商谈的结果。

魏凌允听完,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问:“妈,这婚……怎么结啊?”

“领证,拍婚纱照,找好酒店找婚庆公司,到时候不用你操心,都有人安排,你照着办就行。”

“不是,妈,我是问,这婚……结在哪儿?新房呢?”

他妈妈有一会儿没说话,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又好像两者皆有。

她愣愣思索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乐乐,你余叔老房拆迁补的那套,已经交钥匙了,本儿上写的蓓蓓的名,要的时候为了大点儿,亲戚朋友间借了十来万。老余的意思,你两口子住着,慢慢把那笔钱还了……就行。他们两口子已经在联系熟人,下个月就开始装修,跑跑味儿晾一晾,肯定赶得上。”

“妈。”

“嗯?”

“我……我要是说我心里不舒服,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不知好歹啊?”

“嗯。”她点点头,“不管你怎么想的,憋着。蓓蓓这样的媳妇儿,是老天爷赏的,你闹别扭,就别认我这个妈。”

“可是……”

“你可是什么?”他妈妈一扭脸,瞪着他,“有多大本事吃多大碗饭,你矫情,那你现在拿出钱来咱们家去买个新房子啊。我不想弄个漂漂亮亮的三间半给你把蓓蓓娶回家吗?我起早贪黑进货做买卖为了谁?不就是你这个儿子吗!蓓蓓不说我都不知道,你可真有出息,北漂住地下室吃咸菜挂面豆腐乳去了?你打算吃几年给你媳妇省出一套房啊?你以为人家水灵灵的大姑娘没人要只能等你?你知道蓓蓓单位多少人打听她吗?连以为她是我干闺女那个曹秃子,都问我能介绍一下让他侄子见见不。”

魏凌允无话可说,只能低下头,摁住心里那股拧巴,噼噼啪啪在脑海里抽耳光。

“这阵子你就忙婚事吧,蓓蓓要上班,装修的事儿你多盯着点,等忙完……你看看怎么安排未来。”他妈妈一脸疲倦地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我知道你好面子,但真正的爷们,不是跟你舅一样,有事儿没事儿就甩钱,除了养家屁也不管,还觉得贡献大老子天下第一。你看看你爸,他单位效益不好,我开店养家的时候,他闹别扭了吗?甩脸子了吗?”

“两口子一起生活,要互相扶持。你爸忙的时候,我做饭收拾家,后来我忙,他闲了,现在不就是他做饭收拾家?家是搭起来的,别老跟个古代人一样想着当什么一家之主,和和气气过日子比什么都强。而且就蓓蓓那脾气,难道你住了她的房子她就能对你横挑鼻子竖挑眼?你对她这点儿信心都没有?”

“行了,别整天瞎想。早点睡吧,没事儿她下班时候多去接接她。她单位领导挺烦的,弄得她压力不小,这才是你该表现的像个爷们的时候。”

可惜的是,那问题根本没轮到魏凌允去解决。

因为余蓓从下周开始,上班就戴着订婚戒指,见人就公布被求婚的消息,直接给自己断了所有行情。不知道是不是这拒绝的方式过于生硬,忘了给做媒的热心大姐们留余地的缘故,之后余蓓又被调去试用期时候就在干的抄表,在那个一般新人最多呆一两年就能熬回去的位置,一下子干了五年多。

但她真的完全不在乎,跟闺蜜逛街买了舒服的软底鞋,保护好魏凌允格外钟爱的小脚丫,就自得其乐地溜达在小区楼里,重复着没什么创造性的工作。魏凌允有时候想劝她,她还觉得忙半个月闲半个月的节奏挺好,让他狗咬刺猬无从下嘴,只好继续默默按摩小腿。

一月初,新居正式开始装修。这个月的第一个吉日,魏凌允跟余蓓起大早去民政局排队,领到了象征着关系发生质变的那两个小红本本。

作为庆祝,俩人一起在商场后面的路边摊吃了一顿麻辣烫。

热腾腾的蒸汽后,余蓓笑着扬起小脸,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他,小声说:“诶,我是不是可以改口叫你老公啦?”

“这有啥不可以的,人好多谈恋爱时候就开始这么叫的了。还有在网上老公老婆乱喊的呢。”魏凌允笑着拿了两串她喜欢的鱼豆腐,给她扒到芝麻酱里,“我还是喜欢喊你蓓蓓。”

“为什么呀?”

“老婆总觉得把你喊老了,你看着这么小,穿校服都能混进母校去。”

“哪有。”她笑着插起一块海带,塞进了他的嘴里。

和余蓓的兴高采烈不太一样。魏凌允高兴,但心里那点别扭,始终还是没有消散。

晚上在电脑前搜索各种本地招聘信息,挨个投简历,等面试通知等不到,心里难免烦躁。不知不觉,他又捡起了大学时候玩过一段时间的游戏,但没时间也没心情下副本,只是在湖畔镇烧着点卡钓钓鱼,望着那熟悉又陌生的风景发呆。

这段时间,每夜入睡之前,他都辗转反侧,想很多事情,想得头昏脑涨,然后勉强入睡,全部遗忘。

他常上的论坛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涯。

天涯的情感天地其实有不少能让他找到共鸣的先例,但那里混迹的女性用户对类似事情给出的回馈远远谈不上友好,虽然不如嘲讽凤凰男那么卖力,但吃软饭的标签贴起来绝不会客气。

而另一个和游戏挂钩的论坛虽然男性用户为主,他一样没勇气跑去大旋涡提问,说自己没工作和女友要在女方的房子里结婚该如何调整心态。

那边的朋友大概会当他是在变相炫耀直接召唤版主。

就在魏凌允时不时浮现的纠结情绪中,婚礼的进程有条不紊地继续推进。

酒店找好之后,订婚宴正式补办,两边家长的亲朋好友坐了三桌,感觉就像是婚礼的预热。

年前余蓓就已经看好了几家拍婚纱照的地方,打算新年后就跑一跑比比价钱。

新房渐渐成形,他跟着看家具,转得晕头转向,偏偏余蓓还总是让他拿主意,而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关注样子还是价钱,两天逛完东西挑好,嘴角就起了燎泡。

过完年,新居的卧室里进了全套家具——余家出的钱。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魏家父母东拼西凑弄来的彩礼交到了余蓓手上,准备为家里购置电器。

这个周六的傍晚,转了一天电器的两人就近到新房里休息,已经有了小家样子的爱巢让余蓓眉开眼笑,躺在床上面滚来滚去,拉着他的手念叨,说她爸正在挑车当陪嫁,想跟他商量,让他趁着有空,去把驾照考了。

余蓓大学毕业前的乱考证时期已经拿了驾驶本,但是胆子小,至今上路经验为零,家里将来要是有车,毫无疑问是魏凌允的责任。

魏凌允后仰躺在床上,把胳膊递过去让她枕着,犹豫了一下,说:“过后吧,我……这阵子可能没空。”

“嗯?你面试有合适的了?”余蓓一骨碌就翻到了他胸前,很高兴地看着他。

“不是,都……不太满意。但我妈最近腰疼,她忙了半辈子,我想跟她学学,替她去开那个服装店。”

她愣了一下,小声说:“你不是……不爱干那个吗?店里主要卖的还是女装,你行不行啊?”

他笑了笑,掀起衣服捏了捏肚皮,“不行就学,学不会就拼,你瞧我这阵子闲得,都快有小肚子了。到时候你一看,我才刚领证就中年发福,反悔怎么办?”

“才不叫发福,你这都比大学时候瘦。我都觉得硌得慌。”她一边说,小手就一边在他衣服里头摸了起来。

魏凌允以为是要嬉闹,可对上余蓓湿润的眼神,才猛然意识到,回来之后,事情发生了这么多,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和她,竟然一直都还没亲热过。

“你……是不是想?”他左右看了看,虽然被褥还不齐全,但应付一场应该问题不大。

“你不想啊?”余蓓的音调都透出了一股娇媚,“今天晚点回去……好不好?”

“好。”他笑着抱紧她,翻身将她吻住。

按说,这是她第一次喊着他老公与他做爱。

她也非常投入,非常兴奋,甚至少有的仅靠体内的活塞运动就到了高潮,在空调的暖风下愉悦得通体发红。

魏凌允卖力地动着,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无法形容的淡淡失落感弥漫在心头,让肉体的舒畅都被干扰,消散。

他不知道自己动了多久。

他只知道,他出了很多汗,到最后也没射出来,就那么在她一如既往销魂紧凑的里面,动着动着,软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