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情劫 (5-6) 作者:如梦如幻

.

【欲海情劫】

作者:如梦如幻2020/08/16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5章:栽赃陷害

昏暗的石室内,烛火轻摇,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男子战战兢兢的站在下方,身体微微前倾,神态极尽恭敬,他躬身看了一眼前方帷幔内的朦胧身影。

“六护法,死了?”帷幔内,缓缓传出一道淡漠的女声,显然里面坐着的是一位女子。

男子听后身体不由得微颤,立刻低下头,答道:“是……是的。”

半晌后,帷幔内的女子方才继续道:“怎么死的?”

“据属下调查,当时经过那里,并有能力杀死六护法的……只有一人。”男子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答道。

“那就找到他,剁碎了,喂狗吧。”女子淡淡的语气中毫无波澜。

但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男子知道帷幔内的这位女子有多么的可怕。

男子的额头上直冒冷汗,颤抖着答道:“我们……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哦?那人是谁?”这时,只见女子伸手轻轻一挥。

顿时微风吹拂,烛火摇曳,帷幔朝着两旁缓缓收拢,里面的身影慢慢显露了出来。

那人身着一袭修身的紫衣斗篷,坐在案桌后方背对着男子,斗篷连着帽子将她的秀发完全遮盖住。

她那似如柔荑的左手置于胸前,掌心朝上,一把闪烁着寒芒的锋利短刃,悬浮在她的掌上不住地转动着。

男子微楞,许久后方才回过神来,立刻答道:“那人是刀冢之主,破空刀莫天痕。”

女子眸光微凝:“就是那位天下第一快刀吗……”此人的确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

“是……是他。”男子点头答道。

这时,女子忽然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下方的男子。

女子长的极美,但见她腰肢纤细婀娜,胸前的山峦起伏高耸,透过敞开的斗篷,被束身的里衣勾勒出动人的曲线。

只是她神态淡漠,眸光中微微透着冷凝,像是一株带刺的玫瑰,美艳之中,又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即便在暗淡的烛光下,她的美貌依然艳丽照人,白皙的额间上,印着一道紫色的火纹,在紫衣斗篷的烘衬下,更是别具风韵、神秘而又魅惑。

但下方的男子却把身体躬的更低了,他不敢生出半点觊觎之心,哪怕只是稍稍抬头不经意地窥见一眼,也是对女子的莫大不敬。

“六护法已死,而你却完好无损……”女子眸光微冷,左手把玩着锋利的短刃,右手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

男子听后不由得打起冷颤,突然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叩首道:“当时六护法命属下在城中等候,所以,所以属下……”

这时“铮”的一声。

那把锋利的短刃径直插在男子身前的地面石板上,就这么随手一抛,便能使短刃入地三分,足见女子的功力之深厚。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女子从座位上起身,淡漠的看了男子一眼,随即便转身离开,消失在黑暗中。

男子好似松了一口气,朝着黑暗中的身影,再次叩首道:“属下……多谢夜魅大人。”

话音刚落,男子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决然,他紧咬牙关,拔起地上的匕首,朝着自己的左臂奋力挥去。

……

圣剑峰。

凌昊与阿乞,走了半个时辰的山路后,终于来到了山腰处。

此处刚好地势平坦,远远可见前方屹立着一扇高大的石门,上方刻着‘圣剑门’三个大字,字迹刚劲有力,一气呵成,沉稳之余又透着几分潇洒飘逸。

想必这刻字之人定是一位性格成熟而又洒脱有趣的性情中人,其剑术造诣必然也是绝顶的。

“少爷,这圣剑门,好气派呀。”阿乞流露出向往的神情,可惜他资质愚钝,且境界地位,连成为圣剑门普通弟子的资格都没有。

“走吧,过去问一问。”凌昊抬手拍了一下阿乞的脑袋,看着远处站在石门前的圣剑门弟子,说道。

阿乞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随即便跟着凌昊往石门那边走去。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石门前。

“唉唉唉!你们干什么的?”不等凌昊开口询问,其中一名圣剑门弟子就将两人拦住。

“这位师兄,在下前往剑道阁参加试炼,不知可否劳烦师兄带个路?”凌昊拱手,朝着那位弟子客气道。

“什么?”那位弟子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围着凌昊与阿乞转了一圈。随即满含鄙夷地说道:“就凭你们?还想要参加剑道阁的试炼?哈哈哈……”

这位弟子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另外几名弟子听后,也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少爷他可是很厉害的。”阿乞听出他们的嘲讽之意,满脸不悦道。

“哦?很厉害的吗?那我们可得领教领教了。”那位弟子笑着拔出了手中的剑,似要与凌昊一较高下,他们这些站在石门外值守的俱是普通弟子,对于那些亲传弟子享受着宗门内最好的修练资源,他们早已心生不忿,此刻恰好把怨气撒在了凌昊二人的身上了。

凌昊自然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他小声在阿乞耳旁说了两句,阿乞不情不愿的从包裹中取出一锭银子。

“这位师兄,还请行个方便。”凌昊走到那位弟子身旁,将银子悄悄递了过去。

这位弟子接过银子后,当即便换了一张脸,笑着说道:“嗨嗨,这位兄弟果然识趣,此乃小事一桩,且随我来吧。”

于是凌昊与阿乞便跟着这位弟子,顺利的进入圣剑门。

圣剑门的建筑颇为恢弘,大大小小的屋舍与宫殿加起来足有数十栋,也不知可儿住在何处,来到圣剑门后,不知不觉间,凌昊便想起了那位甜美可爱又带着几分俏皮的小姑娘,两人曾约定今日在剑道阁外相见,想来待会儿应该就能见着了吧。

走了约莫一刻钟后,那名弟子带着凌昊二人来到一处广场上。

在广场的正中央,屹立着一幢高达九层的阁楼,阁楼旁的地面上,插着一柄长达十丈的巨剑,剑身上刻着‘问剑天下’四个气势磅礴的大字,在晨阳的映照下,散发出夺目的剑芒。

“好了,剑道阁就在这里,你们自己进去吧。”那名弟子用手指了指前方的阁楼,便转身离开了。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嘴角却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

“少爷,现在就进去吗?”阿乞问道。

“不急,再等等。”凌昊抬眼望去,未见到可儿的身影,便决定等一等可儿,反正也不急在一时。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一众急促的脚步声。

“各位师兄师弟,就是此人!”紧接着听见一道略微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

凌昊与阿乞转身望去,只见约莫二三十位圣剑门弟子,朝他们疾步而来,看众人脸上的神情,似乎来者不善。

这时,在人群中,凌昊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数日前与可儿一同出现,之后被匪徒擒住羞辱,最后独自返回宗门的赵炎。

凌昊的心中忽然生起不好的预感……

很快,这二三十名圣剑门弟子就将凌昊与阿乞团团围住,众人的脸上皆隐含着怒意。

“少爷,他们为什么围着我们?”阿乞心生惧怕,不由得靠近凌昊。

“不知我二人哪里冒犯了众位?”凌昊面露疑惑地看着众人,但他心中却已经隐隐猜到,定是赵炎的缘故。

这时,站在人群后方的赵炎往前跨出几步,来到凌昊身前,冷哼一声道:“凌昊,你就算装傻也没用,我们得到线报,有人亲眼看见你与血神教的人有来往,你是否承认?”

“血神教?”凌昊眉头微皱。

他不知道赵炎是什么意思,随口一句就想诬蔑他吗?这样未免太过天真了,但直觉告诉他,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哼!怎么,你不想承认?”赵炎再次冷哼一声,逼问道。

“不知,是谁看到我与血神教有来往的?可否叫他出来说个明白。”凌昊自然不会轻易掉入赵炎的圈套,而是反问赵炎,将问题重新抛回给他。

“这……”赵炎被凌昊问住,一时语塞。

他思索了片刻后,终于眼睛一亮,说道:“那人乃是我圣剑门安插在外的密探,身份保密,自然不能轻易现身,以免暴露了身份。”

“既然如此,我忽然想起曾有人说过,亲眼所见你与血神教往来密切。”凌昊冷然道。

“你休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与血神教往来密切了?”赵炎当即怒道。

凌昊闻言,眉头一挑,轻哼道:“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

赵炎被凌昊说的脸色一下青一下红,半晌后,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凌昊,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抵赖了吗?我既然会站出来指摘你,自然不是空口无凭。”赵炎扬起嘴角,冷笑道。

“各位师兄师弟,可以检查此人的包裹,便能一辩真假。”赵炎朝着众位师兄弟拱手后,伸手指向凌昊身旁的阿乞。

“你胡说……”阿乞虽然心中畏惧,但被赵炎这般诬蔑,也是气不可耐,忍不住叫骂出声。

“哼,是否胡说,打开包裹一看便知。”赵炎也懒得与他们争论,他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于是,趁着阿乞不注意的时候,站在阿乞身后的一位弟子,忽然冲上去夺走阿乞肩上的包裹,阿乞只有武境两重的修为,在场的圣剑门弟子们至少都有武境七八重以上,甚至地境中期的修为,阿乞自然无法反抗。

而凌昊则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隐隐猜测到自己可能被栽赃陷害了,否则赵炎不会这般有恃无恐的指摘他与阿乞。

随即凌昊忽然想起,一个时辰前他们在客栈下楼时,阿乞差点被一个驼背老头撞倒,当时他便觉得哪里不对劲,此刻算是明了了。

“找到了!”

果不其然,那位夺走包裹的弟子一番搜查后,忽然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大声朗道。

“这是……血神教的血丹?”另外一名弟子看后,惊讶道。

“没错,这正是血丹!”

“哼,果然与血神教有勾结!”

“这下证据确凿,看你还如何抵赖?”

……

在场众人顿时群情激昂,纷纷声讨起来,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都燃起了怒火。

二十年前,血神教残害天下苍生,顺我者活逆我者死,令正道各派死伤惨重,虽然那时候他们中许多人都还未出生,但这些年来通过江湖传闻、文献记载、以及族中长辈们的口口相传,让如今的年轻一代都无比痛恨血神教。

“凌昊,你还有何话说?”赵炎怒视着凌昊,冷然道。

“好一招栽赃嫁祸!之前以为你傲慢冲动无脑,难成大器,如今看来当真是小瞧你了。”被赵炎摆了这么一道,凌昊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今日怕是难以善了了。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各位师兄师弟,此人实力不俗,大家合力擒下这个血神教的余孽。”赵炎振臂一呼。对于圣剑门弟子而言,擒下血神教余孽也算是大功一件。

方才凌昊说的话,已经让赵炎的心中怒不可遏,但他明面上却是强忍着怒火,以免稍不留神着了凌昊的道,那就得不偿失了。

既然凌昊说他傲慢冲动无脑,呵呵……那么从现在开始,他会让凌昊重新好好认清他的,他就是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人,他会让凌昊后悔得罪他的!

“我要见你们掌门!”眼见众人就要朝他围攻而来,凌昊忽然喝道。

“想见我们掌门,你还没资格,大家一起上!”赵炎再次怂恿道。

凌昊目光森冷的看着赵炎,恨不得一剑将这个卑鄙小人斩杀当下,只是此地毕竟是圣剑门,他若是出剑逞凶,后果可就难以收拾了。

但他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性子,看着那张阴谋得逞后的无耻笑脸,凌昊再也忍不住了,他忽然身形一动,朝着赵炎猛挥一拳,正中其脸上。

这一拳的威力可谓不小,赵炎只觉得眼冒金星,脑袋昏昏沉沉的,脸蛋也迅速肿胀了起来,嘴角的鲜血止不住的溢出。

“放肆!竟敢在圣剑门逞凶。”其中几名弟子怒喝。

随即一众圣剑门弟子朝着凌昊围攻而去,他们可没有什么顾忌,纷纷出剑挥向凌昊。

但凌昊毕竟拥有着地境后期的修为,而这些弟子多数都是武境后期,只有少数几位达到地境初期或中期,故而即便凌昊不出剑,只用剑鞘抵挡与还击,一时之间也未落下风。

赵炎的心中暗暗着急,迟则生变,一定要尽快拿下凌昊,以免生出意外。他早已知道凌昊的实力不俗,但未料到会这么强。

这时,赵炎看见躲在远处的阿乞后,忽然眼睛一亮,对着身旁的两位师弟说了几句,旋即这两人便朝着阿乞快步冲去。

而凌昊这边已有数名弟子被他打趴在地,大家都被凌昊的实力所震慑,出剑变得畏首畏尾起来,竟让凌昊渐渐占了上风。

“住手!”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呼喝。

众人顿时停了下来,凌昊抬眼望去,只见阿乞正被两名弟子用剑架住了脖子。

“少爷……”阿乞目露惊恐,双腿不住地颤抖,差点被吓至失禁。

“你若不束手就擒,我们就打断他的腿!”那名按住阿乞胳膊的弟子大声说道。

凌昊目露寒光,看着那人说道:“圣剑门好歹也是名门正派,中州三大剑宗之一,你们如此卑鄙的行径真叫人不齿!”

那人顿时语塞,一声不知该如何应答。

“大家别听他妖言惑众,此人可是血神教的余孽,对付这种祸害天下的恶徒,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赵炎急忙怂恿道。

“没错,对待邪魔外道,不可仁慈。”其他弟子附和道。

凌昊犹豫了一下,问道:“我若是束手就擒,你们会如何处置?”

“放心,我们会带你去长老殿,由长老们亲自对你审判,绝不会冤枉于你。”一位年龄稍长,境界较高的弟子站出来说道。

这位弟子名叫江渊,乃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据说已经快突破至地境后期了,在宗门内颇有几分威望,即便是赵炎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赵炎听了江渊的话后眼皮直跳,心中暗恨:这家伙是要坏他的好事啊!他本打算擒下凌昊后,由他带走,假意交给长老处置,实则自己暗中将凌昊关押起来,再慢慢折磨,如今看来是不行了

不过也无妨,即便交给长老殿处置,赵炎也无惧,因为圣剑门的二长老赵飞龙便是他的师父,同时还是他的二叔,有这层关系在,他要折磨凌昊自然也是易如反掌。

“好,希望你们信守承诺。”凌昊思忖了一会儿后,终于点头同意,放弃了抵抗。

看着凌昊束手就擒,被几名弟子用绳索捆绑起来,赵炎的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暗道:哼!敢跟我作对,你还嫩了点……

——————————————————————————————————————

第6章:艰难抉择

不知过了多久,赵炎与江渊等数位弟子押着凌昊与阿乞来到了长老殿,而其他弟子则各自散去。

早在他们过来之前,便已有人通禀至各位长老处。

此刻的长老殿内正上方,摆放着七张椅子,但到场落座的却只有四位长老,听这些弟子们所称,分别是二长老、三长老,以及六长老和七长老。

凌昊之所以会束手就擒,除了被要挟外,还因为他想见到传说中的‘飞雪剑仙’五长老,如今发现五长老竟然未至,心中难免有些失落,甚至隐隐感到不安。

“各位长老,此人便是众师兄弟们合力擒下的血神教余孽,这是从他身上搜到的血丹。”赵炎率先站出来,朝着众长老拱手后,将血丹送了上去。

坐在中间位置的二长老拿到血丹后瞧了两眼,随后抬眼看向凌昊,微微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凌昊。”与二长老对视一眼,凌昊隐隐觉得对方的眼神有些奇怪。

二长老听后,脸上毫无波澜,但他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

方才凌昊进入长老殿时,他一眼望去,便觉得此人有些眼熟,只是无法确定心中的猜想,故而又特意问了一下名字。

这个姓氏,让二长老想起了一位将近十八年前的老朋友,那位老朋友也姓凌,名叫凌天扬,只不过……他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身死。而如今出现在长老殿上的这个少年,容貌上与凌天扬竟有六七分相似,并且也姓凌,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直觉告诉二长老,该少年恐怕就是凌天扬之子,因为他不仅与凌天扬长相酷似,且眉眼之间的神态也有几分那个人的影子,而那个人是他一生的遗憾,当年为了她,他做出了一些疯狂的事情……

“既然已经证据确凿,那便先关入地牢吧。”半晌之后,二长老才缓缓开口道。

什么?

在场众人皆是一愣,齐齐看向二长老。

向来心思缜密的二长老,竟然只是问了一下对方的名字,就给定罪关押了,实在叫他们感到……匪夷所思。

“此事涉及血神教,自然非同小可,先将此子关押,待掌门出关后,再行定夺……各位可有异议?”二长老瞥了一眼众位长老后,说道。

等到了地牢后,他完全可以随便寻个由头让凌昊消失,之后即便掌门出关了,也无从追究。

“如此甚好!”六长老与七长老连连点头道。

而三长老则是微微皱起眉头,坐在位置上没有说话,他也觉得这位少年有些眼熟,但并未多想,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反对!”这时,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从殿外快步跑进来一个青衫长裙的丽影,正是与凌昊约好在剑道阁外相见,却又迟迟未到的唐可儿。

“我反对,昊哥哥是无辜的!”唐可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站在凌昊身旁,神色中满含焦灼。

凌昊眸光微动,心中有些动容,对可儿投去感激的目光。

而赵炎则望着那道跑进来的丽影,眼神中充满着嫉妒与愤恨,这个女人从未正眼瞧过自己,却跟一个相识不过数日的陌生男子情比金坚了?真是可笑,他绝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唐可儿之所以姗姗来迟,亦是赵炎的杰作,他略施小计就耽搁了唐可儿一个时辰的时间,这才让他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丫头!你跑来捣什么乱?快过来,到为师身旁来。”见唐可儿突然闯进长老殿,三长老大惊,生怕她因此遭受牵连。

“师父,徒儿不是来捣乱的,凌昊真的是被冤枉的,徒儿可以保证!”可儿信誓旦旦的说道。

“别胡闹!快来为师这边。”三长老轻喝道。

可儿无奈,只得噘着粉唇,一步三回头的往三长老那边走去。

站在三长老身旁后,可儿微微弯下腰,凑近三长老,轻声说道:“师父,如果没有昊哥哥,您可就见不到徒儿了,他对徒儿有两次救命之恩,而且我们还差点被血神教的人杀了呢。”

“哦?竟还有这事?”

三长老听后不禁皱起眉头,这可就麻烦了,这少年对可儿有救命之恩,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出手相救,但看二长老的架势,似乎不愿放过这个少年啊。

“三长老,你们师徒二人聊完了吗?”二长老神色有些不悦。

三长老闻言,轻咳一声,说道:“此事我看疑点颇多,不如再细细盘查一下此人的来历,以免冤枉了无辜之人。”

“哦?三长老是要为此子开脱吗?”二长老面无表情的看了三长老一眼,又继续说道:“听闻令徒与此子私交甚密,如此看来,令徒也难逃嫌疑啊。”

“二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三长老面露怒意,站了起来。

“哼!血神教的血丹就在这里,你难道看不见吗?已是人赃并获,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查的!而你这徒儿却与此人关系亲密,不得不叫人怀疑啊。”三长老轻哼一声,淡淡地说道。

“赵飞龙!别以为我会怕了你,你若再胡言乱语诬蔑我徒儿,休怪我不客气!”三长老怒了,他已经忍了二长老很久了,眼下是再也忍不住了,就当是冲冠一怒为徒儿。

“不客气吗?看来三长老的修为是有所突破咯?正巧我也想见识见识。”赵飞龙随即也目光冷然起来。

“哼!”三长老怒哼一声,往身侧的剑柄上一拍,剑鞘顿时飞了出去,朝着赵飞龙疾袭而去。

赵飞龙淡定如常,右手端着茶杯,而左手则随意一挥,那柄剑鞘在距离他不足半丈时被反弹回去,竟往三长老方向回袭。

三长老神色凝重,当即抬起手掌往剑鞘方向猛然一推。他知道赵飞龙的实力在他之上,但没想到会比他高出这么多,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就化解了他的攻击,并且还“回敬”给他。

此刻那把剑鞘就悬停在两人之间,被两股真气控制着,进退维谷。

“还以为三长老的修为有所突破呢,不曾想却是一年不如一年啊,当真是令人失望!”赵飞龙冷笑着讥讽道。

“老匹夫,休要欺人太甚!”三长老爆喝一声,全力运转真气,双掌齐推。

那把剑鞘终于开始动了,朝着赵飞龙方向猛冲而去。

面对使出全力的三长老,赵飞龙也得认真起来,而且他才四十岁出头,却被三长老骂作老匹夫,心中难免有些恼火。

他们二人实际上都是天境中期,属于同一境界,只不过三长老因为一场意外,导致实力下滑,这才与赵飞龙拉开了差距。

赵飞龙放下茶杯后,足下一点,整个身体飞跃到半空,随即往剑鞘上奋力一掌拍去。

“呯!”的一声,强劲的真气将剑鞘击飞了回去。

而随之产生的气浪则将附近的座椅尽数震碎,殿内众人连连后退,修为稍弱的弟子更是被震倒在地。

“噗!”三长老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晃晃,连退了五六步方才止住,虽未倒下,却已受了内伤。

“师父!”被震退到远处的可儿大惊失色,立刻冲上去,扶住了三长老。

“师父,您没事吧?都是徒儿不好,是徒儿害了您……”可儿急的眼泪直掉,心慌意乱的看着三长老。

“傻丫头,为师还没死呢,你就开始哭了?”三长老强忍住身体上的不适,半开玩笑的安慰着可儿。

“师父您胡说什么呢……”可儿赶紧擦掉了眼泪。

这时,赵飞龙的目光扫向他们师徒二人,淡淡地说道:“看样子三长老受伤不轻呀,唐丫头还是赶紧扶你师父回去休养吧,万一落下什么病根可就得不偿失了,至于剩下的事情我自会处置。”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警告三长老别再插手了。

“师父,我们……”可儿正欲开口,却被三长老用眼神止住,她只得闭上嘴巴,同时满含担忧与歉意的看向凌昊。

此事到此,暂时告一段落。

凌昊与阿乞被分开关入地牢,可儿无奈只能先送三长老回去疗伤,同时思索着解救之法,她担心凌昊会在地牢中遭受折磨,甚至有生命危险,因为那位卑鄙无耻的师兄赵炎,确实做得出这样的事,更何况如今还有二长老的袒护。

“师父,您再想想办法,救救昊哥哥吧……”三长老的伤势稍稍恢复了一些,可儿便急不可待地抓住他的胳膊,央求起来。

“唉~ 如今二长老大权独揽,在宗门内威望极高,即便是掌门也得给他三分薄面。”三长老一声叹息,也是有些无奈。

瞧着可儿眼泛泪光,满脸忧愁的样子,三长老微微摇头道:“等掌门出关后,为师便舍下这张脸面,到天剑峰去一趟,求掌门出面,兴许还能救出那小子。”

“师父~ 等掌门出关时,昊哥哥不知都被折磨成什么样了。”可儿急道。

“丫头呀,这也是没办法的,如今掌门闭关,无人奈何的了那个老匹夫啊。”三长老满含愧疚的说道。

这时,可儿忽然想到了什么,美眸一亮,盯着三长老说道:“师父,我知道有一人,兴许可以……”

“不行!”三长老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可儿的话,。

“师父~ 为什么不行呀,徒儿知道您与五师叔关系很好,整个圣剑门除了掌门以外,只有您可以上的去‘听雪峰’,您就去求求五师叔……”可儿哀求道。

“你五师叔也救不了。”三长老再次拒绝,语气中似乎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怎么就救不了?五师叔不是号称‘飞雪剑仙’,天下第一剑吗?难道还打不过二长老?”可儿不免有些生气了。

她可以确定师父是疼爱她的,对于她的请求,向来也是有求必应,但不知为何,一提到关于五长老的事,师父就像变了个人。

“这是打斗能解决的事吗?”三长老有些愠怒了。

“就是打斗能解决的事,哼!”可儿生气地哼了一声。

“你……”三长老被可儿气得不轻。只是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又安慰道:“你五师叔喜欢清静,不喜被琐事打搅,也从来不管宗门之事,所以还是等掌门出关后,为师再去请求掌门出面吧。”

可儿听后未再吭声,她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师父刚刚才为了维护她而被二长老打伤,怎好再喋喋不休的缠着师父为难他呢?

“师父,对不起,是徒儿不懂事,让您为难了。”可儿低着脑袋,轻声说道。

三长老揉了揉可儿的脑袋,脸上露出欣慰的笑,他的徒儿终于开始懂事了。

……

昏暗的地牢内,显得异常寂静。

此处乃是地下二层,属于‘重犯地牢’,专门关押那些穷凶极恶,且又实力强悍之人。

只是如今,这偌大的地牢却只关押着一人,此人便是凌昊,至于阿乞则被关押在上面一层。

这时,地牢内忽然响起一记沉闷的击打声。

凌昊的双手举过头顶,被两条铁链分别吊挂在左右上方,他的嘴角溢出一缕血痕,方才这一拳重重的打在腹部,火热钻心的绞痛感令他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哎呀,这么不耐打啊!轻轻一拳就受不了?这才刚刚开始呢……”赵炎戏谑着说道。

话音刚落,赵炎再次挥起拳头,俨然将凌昊当成一个沙袋,在他的腹部左右开弓,双拳连连重击。

凌昊的嘴角不住地溢出鲜血,身前的衣服被血液染红。

一连打了数十拳后,赵炎终于停了下来,若非凌昊修为不俗,内力深厚,这么一通重拳下来,怕是要当场毙命。

赵炎并未打算就此放过凌昊,他伸手拍打着凌昊的脸蛋,说道:“小子,你不是挺能打的吗?敢跟我作对,抢我的女人,打我的脸,是谁给你的勇气啊?”

“呸!”凌昊突然往赵炎的脸上吐出一口血水,凄然一笑道:“卑鄙……小人!”

赵炎眼皮直跳,眸光狠戾,他伸手抹掉自己脸上的血水后,就挥起拳头往凌昊的脸上猛然一拳。

这一拳威力巨大,竟直接将凌昊打晕了过去。

看着晕死过去的凌昊,赵炎狞笑道:“我这个卑鄙小人,如今掌握着你的生死,而你这个正人君子却沦为阶下囚,是不是很有趣啊?哈哈哈……”

在肆意的笑声中,赵炎离开了地牢。

才回到住处,便有师弟来报,说是可儿师妹来了。

赵炎听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暗道:“鱼儿终于要上钩了吗……’

随即亲自出门将可儿迎进屋内。

“师妹,请坐。”赵炎悠然落座后,也示意可儿坐到他身旁的椅子上。

可儿却对赵炎颇有戒备,就站在距离赵炎三丈外的大门前,踌躇了片刻,说道:“师兄,我……我想请你帮个忙。”

“师妹,你离师兄这么远,师兄我可听不太清楚呢。”赵炎端起一杯茶,轻抿了一口,缓缓说道。

可儿不禁在心中暗骂赵炎仗势欺人、装腔作势。

但确实也无可奈何,可儿只得往前走去,在靠近赵炎半丈时,停下脚步,微微低沉着脑袋,说道:“师兄,我想请你帮个忙。”

“哦?师妹怎么跟师兄如此见外了?”赵炎面含笑意,一双眼睛放肆地打量着可儿。

见赵炎这副姿态,可儿也没心情跟他虚与委蛇了,直截了当道:“师兄,你能求求二长老,把凌昊放了吗?”

赵炎凝视着可儿的俏脸,半晌后,才缓缓开口道:“原来师妹来此,只是为了这事啊,那小子能得师妹垂青,真是叫师兄羡煞,只是事关血神教自然非同小可,所以师妹所求也着实是让师兄有些为难啊。”

可儿听后,忍不住都想怒骂这个卑鄙小人了,这一切还不都是他栽赃陷害给昊哥哥的。

可儿有些生气了,抬眸直视着赵炎,说道:“师兄,你明知道凌昊是冤枉的,为何还要说这样的话?”

“那小子是否冤枉,可不是师妹说了算,自有我二叔决断。”赵炎平静地说道,且刻意提起二叔两个字,就是要让可儿明白,如今的圣剑门到底是谁说了算。

说起来,二长老赵飞龙确实是赵炎父亲的二弟,也就是赵炎的二叔。在赵炎孩童时,其父母意外身亡,此后就被赵飞龙收养,跟着赵飞龙在圣剑门习武练剑,故而他俩的关系既是师徒又是叔侄,所以赵炎才能在圣剑门飞扬跋扈,而嫌少有人敢招惹他。

“你……”可儿被气的胸脯颤动,看着眼前这人的丑恶嘴脸,真想一巴掌招呼过去。

“若是师妹没有其他事,那就请回吧。”赵炎摆了摆手,当即就要送客了,显然他对可儿上门求人的态度很是不满。

可儿深呼吸一口气,忍着胸中的怒火,缓声道:“师兄,那你让我去见见凌昊,可以吗?求你了……”

“我看师妹是不必去了,那小子刚刚才晕死过去。”赵炎不以为意的说道。

什么?

可儿听后,娇躯不由得一颤,随即美眸圆睁,愤怒的瞪着赵炎,质问道:“你……你折磨他?”

“是那小子嘴硬死不承认,那就只能怪他……自讨苦吃咯。”赵炎的语气很平淡,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你就不怕掌门出关后,追究你滥用私刑?”可儿气急道。

“呵~ 掌门日理万机,哪有精力管这等小事,再者……如果是那小子自己畏罪自杀了呢,掌门还如何追究?”赵炎冷笑道。

可儿听后,顿时心慌意乱,心中的忧虑更盛,她忽然意识到,赵炎或者二长老确实对凌昊动了杀心,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二长老这样的身份,会对一个寂寂无名的少年动杀心,但此刻最要紧的是尽快解救出凌昊,否则……后果她实在不敢想象。

看着可儿失神慌乱的样子,赵炎缓缓开口道:“当然,若想那小子活命,也并非毫无办法。”

可儿闻言,当即抬眸看向赵炎,神色中满含急切。

“师妹可知晓,师兄对你的一片真心?”赵炎注视着可儿脸上的神情,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说这个做什么?”可儿微微侧首,避开了赵炎的目光,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凌昊能否活命,全在师妹一念之间……师妹冰雪聪明,应该明白师兄的意思吧?”赵炎含笑着说道。

赵炎话中的意思,可儿自然能猜到几分,但能猜到,不代表就能面对。

只是……事到如今,她还有的选择吗?凌昊是因她的缘故,才会得罪赵炎的,完全是遭受无妄之灾。而且,数日的朝夕相处,又经历了多番劫难后,凌昊那俊逸英武的模样,以及正直的品性早已深刻在可儿的心底,不知不觉间她对凌昊已然情愫暗生,芳心暗许……

“你想怎样?”可儿咬着粉唇说道。

“不知师妹,能为他做的什么程度?”赵炎嘴角扬起戏谑的笑。

“我不知道。”可儿扭头,这人实在太过无耻,竟然问她这种问题。

“嘿嘿,无妨。”赵炎一声轻笑,又道:“若是师妹你能陪师兄十日,师兄便带你去见他一面,并且保证他性命无虞,如何?”

“你无耻!”可儿听后气急,忍不住骂道。

“师妹不愿意?难道你来找我时,并未做好献身的准备?若是这样,那师兄也不强人所难,师妹请回吧!”赵炎摆了摆手。

看着赵炎这副令人作呕的小人嘴脸,可儿实在待不下去了,气急之下怒哼一声,便转身离开。

望着可儿消失的丽影,赵炎不以为意,这条鱼儿既已上钩,早晚会任他享用,决计是跑不掉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