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之苗寨欢歌 (1) 作者:pwxueqi

.

【极品家丁之苗寨欢歌】

作者:pwxueqi2020-8-15发表于SIS

第一章:入川

自京入川,日夜兼程,那疲累困苦可想而知。三哥接过糕点狼吞虎咽几口,又猛灌一顿清水。冰凉地水珠顺着脖子钻入胸膛。说不出地清爽伶俐,他放下水囊,眺望长江,久久才长吁一口气:“叙州,终于到了。不容易啊!”

“没事,没事。就当旅游了!”三哥嘻嘻一笑。目光幽幽向前眺望。

山路盘旋着,横挂在山腹中,淅淅沥沥往前延伸。又行了一截,却是突然断落了。再也找不到出口。

又仔细看了几眼,依然如此,他蓦然睁大眼睛。满脸的愕然:“坏了。没路了!”

三哥愁眉紧锁、冥思苦想了半天,目光落到那汹涌奔腾地江水上,忽然眼睛一亮,兴奋的跳了起来:“谁说没有路。这不就是么?!”

这江湖交汇处,水流湍急,就仿佛一处通天河,别说木船了,就是一块巨石掉落下去,也翻不起个浪花。高统领目瞪口呆:“兄弟,你别吓唬我,这江水怎么行船?!就算能行船,又有哪个?是啊,谁敢摆渡呢?!”

三哥唉了声,默默摇头,眉头紧拧在了一起。

“咦,”身后的那小厮远远地瞅了几眼,忽然惊叫道:“三哥三哥快看,前面好像有船!”

话音未落,便听崖间响起一阵悠扬的山歌:“喂——菊花开在凉山上,牡丹娇嫩气味香,郞若有情别开口,呼朋唤友来帮忙——”

自脚下的山崖壁中,缓缓行出一叶竹排,上有老少二人,左右各持一只绣,缓缓撑水而行。歌声正是从船上飘来,浓雾散去,三哥却惊讶地看到,一名苗族少女举重若轻地撑着竹竿,身后的老者却抱着她的身体,一前一后地抽插着。少女却稳稳地站在船头尽责地撑船,任由竹排颠簸起伏,摇摆不定,却始终不曾掀翻。

早就听说苗家作风彪悍,民风开放,却没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也能如此自然的交合。高统领眼睛瞪直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三哥却是早已听安碧如述说过苗寨的种种,不以为意,很:“大叔,大叔,能不能载我们一程,我们要—”

那水流湍急,他喊了几声,船上人才听到。二位?是一个健硕的老者和一个清秀地少女。那少女皮肤白皙,面容秀美,身着一件青黑色斜襟长衣、绉褶花裙,领边、袖口、围腰都以五色丝线镶竹,正是典型地苗女装扮。

小船缓缓停了下来,苗女转过头来,望了他们几眼,惊奇道:“你们是华家人?!”

这少女的华语带着川音,清脆甜美,几人听得舒服之极,三哥急忙点头:“是的,是的,我们都是华家人!小姐。我们是你们圣姑安碧如的朋友,能不能请你行个方便,载我们一程?!”

少女转过头去,在那老者粗糙的脸皮上轻吻一下:“阿爹。这三个华家人要过河,要不要捎上他们?”

老者耸动着屁股:“圣姑早已吩咐,但是我看华家人羸弱不堪,还不如试他一试!他要是能通过你的考验也就算了,他要是通不过,我们拦下他,圣姑那里也可以交代。”

三哥听不懂他们地苗语。但看那苗族老者没有点头。便知事情不妙,急忙道:“小姐。你放心。只要你能载我们过河,要多少渡河钱我都给你!”

这一语却把苗女惹怒了。她狠狠一拍在水面上,娇声怒道:“阿爹讲,华家人阴险狡猾,一点都没错,开口闭口就谈钱。只有你们华家人才会这样!助人还拿钱财,要是传回山寨。九乡十八坞都会笑话我们!”

她语声清脆。带着好听的川蜀韵味,说的又疾又快,那苗族老者笑着点头,为女儿喝彩!

三哥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小姐说地对,助人本为快乐之源,是我这人太庸俗了,恕罪恕罪!那个,请问我们怎样才能上船?”

女儿看了阿爹一眼,笑了笑:“我怕你们上的船来却下不去呢!”

三哥大奇:“这又是从何说起啊?”

少女微微一笑:“你如果是圣姑的朋友就一定听她说过,我们苗寨不像你们华人有那么多约束,从来都是随心所欲,做起这档子事来也是很平常。”说着她缓缓动了动屁股,把阿爹的肉棒从她的身体里面退出,露出阿爹那根硕大无比、满布青筋的肉棒来:“所以,我们苗人特别看重一个人是否有足够的本钱。”

三哥大吃一惊,他以为自己的肉棒就已经够大了,却没有想到在这山野之间的人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肉棒。再向那少女的阴户看去,只见那里光溜溜、白嫩嫩的一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三哥甚至怀疑这窄小的洞口能否吞纳这根粗硬的肉棒。

也许是看出了三哥的疑惑,少女抓住阿爹的肉棒,轻松而又缓慢地将肉棒吞了进去,一边慢慢地吞吐这自家阿爹的肉棒,一边温柔地说道:“在我们这里,不能干是要被鄙视的。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娶圣姑,可圣姑在我们这里也是被像我阿爹这样,甚至比他更大、更粗的肉棒喂大的,你要是没点本钱,就趁早死了心回你们的老家去吧。”

三哥摇了摇头:“姑娘此言差矣,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能干与否,当然还是得看实际。”

少女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这倒是新鲜。”

三哥轻咳一声:“所以说,我能干与否,姑娘没有亲身体验过,一定是不知道的。”

少女噗嗤一声笑了:“说那么多没用的,还不如赶紧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的本钱。”

三哥如蒙大赦,赶紧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自己的肉棒来。

少女见他脱了裤子,也示意自家老爹从自己的身体里退出,随即来到林三跟前蹲下,用白嫩的手指在林三的龟头上轻轻一点,三哥的肉棒便一下怒发冲冠。少女点了点头,抬头对三哥道:“看样子还算不赖,就不知道本事怎么样了。”

“那还能有假…嘶”三哥的话还没有说完,少女就把他的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轻轻搅动了起来。

三哥注视着这模样清纯的苗族少女,只见她熟练地吞吐着自己的龟头,不时还用自己粉嫩的舌头去舔舐卵袋,这让他舒爽不已,不由开口赞叹道:“小姑娘,你的本事可也不小啊。”

“那是当然。”少女高高扬起玉首,一脸骄傲:“在我们那里,我是最小的女孩,也是最受疼爱的,从小,我喜欢的哥哥都愿意把自己的肉棒交给我吃。”

林三听完这话肉棒一下子变得更硬了,这么小的姑娘,要是在汉地,也许连肉棒是什么都不知道,可在这里,却已经不知道享受过多少肉棒的滋润了,这不由让他为汉地的女子感到悲哀起来。他想到这里,又说:“看来小姑娘你从很小就开始享受生活了啊。”

少女哼道:“不要叫小姑娘了!我爹叫布依。我是在莲花池边生地,按照我们苗家习俗,取我爹的名字和我地出生地,我叫依莲!

三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肉棒都已经被人家妹子放进嘴里了,却连他们的名字都还不知道,看来这苗寨开放,确实非同一般呐。

“依莲?!”林晚荣哇哇大叫:“这个名字太好了!老天,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美丽的名字呢?!我下次生个女儿,就叫林依莲!妙啊。太妙了!”

“油嘴滑舌!”依莲说着站了起来,一手握住三哥的肉棒:“在你放进去之前,把你的名字也告诉我吧。”

“我叫林晚荣,你叫我阿林哥就好。”

“好的,阿林哥。”依莲微微一笑,把三哥的肉棒放进了自己的身体。

三哥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紧密的所在,少女蜜穴内的软肉仿佛每一处都紧紧地包裹着自己,几乎让她瞬间就要精关失守。

这不由让三哥大奇,从小吞吐过无数根粗壮苗人肉棒的依莲,密道居然还这般紧致。

就在这时,依莲的唇轻轻凑到他的耳根:“本来阿爹让我给你一个下马威,但是我看你长得还可以,算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放你一马,要是进了苗寨,相信有很多大美人想要跟你亲密一番,到时候你可不要忘了我哟。”

三哥被这紧致的洞穴迷得不要不要的,连忙点头表示答应。

少女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在三哥的唇上留下一吻。

于是,三哥一下就感到密道变松了一些,让他急于喷射的心情大为缓解。不过尽管如此,少女的阴道依然十分紧致,依旧让他感到舒爽无比。有了依莲的帮助,三哥自然也要投桃报李,开始用合适地节奏在依莲的肉洞里一进一出。这让依莲轻声哼哼起来,闭着眼睛开始享受。

三哥抱着依莲的身体,双手抓着她小巧而精致的乳房,不紧不慢地抽插着,抬眼一看,却发现高酋和那名小厮正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

“高统领,那个,不好意思哈,我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三哥暗想依莲现在给自己操,也未必愿意让高酋操,只好向高酋道了个歉:“让你受委屈了。”

高酋的眼神紧紧地盯着两人的交合处,声音有些嘶哑:“没事,三哥,我看看也好。”

不料依莲听了两人的对话,睁开眼睛看着高酋:“这位…高大哥,你也想操依莲吗?”

高酋低下头去:“不敢,不敢。”

依莲冷哼一声,又继续问那个小厮:“那你呢?”

小厮怯懦地回答:“小人不敢。”

依莲白了三哥一眼,不由分说从他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只听得波地一声,三哥的肉棒从蜜穴里退了出来,让依莲打了个趔趄,三哥正要去扶,却被依莲躲开了。

三哥疑惑地说:“依莲妹子,你这又是为什么?”

依莲愤怒地看着他:“你好大的官威啊,这两人明明都想操我,但都害怕你,不敢来,你们华人真是规矩大啊!”

三哥苦笑一下:“依莲妹子,你误会了,我跟他们都是朋友,我只是怕你不愿意让他们操,所以才没有提这茬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三哥打蛇随棍上,温柔地抱住依莲,又抓住机会连忙把自己的肉棒又塞了进去。

“哼,我才不信呢。”依莲又把肉棒退了出去,指着两人说:“这下我要让他们先操。”

三哥楞了一下,又看向高酋和小厮,只见两人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三哥只好哈哈一笑,朝两人点了点头,这下两人才展露笑脸,连忙脱下裤子,走到依莲跟前。

只见这两根肉棒,一根黑黢黢,毛发旺盛,一根白嫩嫩,毫无毛发。依莲看着小厮,用哄小孩般地语气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呀。”

小厮弱弱地回答:“姐姐叫我小云就好。”

依莲点了点头,看着三根竖起来的肉棒都笔直地朝向自己,她调皮地笑了笑,依次吮了吮,又说:“阿林哥你的好像没有高大哥的大,但是又比小云弟弟的大很多。”说着,她翘起屁股,对着高酋:“高大哥,您先请吧。”

高酋听了激动地扶着肉棒,猛地一下就插入了依莲的身体里,让依莲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她回头冲高酋笑了笑:“高大哥的棒棒挺大,不过也不要心疼依莲,要打起精神,狠狠地操我哟。”

高酋听了激动不已,顿时疯狂地动了起来,让正在吮吸小云肉棒的依莲几乎没法顺利进行下去,只好紧紧地闭上嘴巴,把小云的小肉棒含在嘴里,用舌头在他小小的龟头上打着旋儿。

三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伺候得这名可爱的苗家小少女低声呻吟着,也让一旁的布依老爹激动不已,走到三人跟前让依莲用手替自己撸动肉棒。

三哥看得热血沸腾,于是走到另一边想让依莲用她另一只可爱的小手为自己解决一下。

可没想到依莲握紧了另一只手,吐出小云的肉棒,没好气地说:“你刚刚让他们受了委屈,现在我也要你受受委屈。你就在一旁看着吧,我正好也让你开开眼。”

听到这句话,正眯着眼睛享受的布依老爹陡然睁开双眼,用苗语问道:“骚女儿,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

依莲也用苗语回答:“爹爹,人家下面有点空空的难受嘛。”

布依老爹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慈爱地抚摸着依莲的头:“好吧,好吧,女儿大了,老人家也不中用咯。”

依莲正色道:“爹爹,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爹爹想要,依莲身上每个洞洞都随便你插。”

布依老爹点点头:“没事,只要女儿高兴,爹爹怎么都行。”

听着两人的对话,高酋一脸雾水,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依莲道:“说让你把你的棒棒拿出来。”

高酋摇了摇头,紧紧抱住依莲,满是不舍地说:“依莲妹子,我可没有得罪你啊。”

依莲冲他一笑:“放心吧高大哥,小妹一定让你来个痛快,不过,也不能让我爹爹在一边看着不是?”

高酋点点头:“那是自然。”

依莲亲了他一口:“那你就乖乖躺下来,我想骑在你身上。”

高酋这下乖乖放开依莲躺在地上,一根粗黑的肉棒上面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正对着苍天怒目而视。

三哥眼看着依莲一手抓住肉棒,张开双腿,那窄小的洞口却一点一点地将这根丑恶的肉棒吞了进去。

依莲咯咯一笑,冲布依老爹喊道:“爹爹,快进来吧。”

布依老爹挺着一根大肉棒,走到正在交合的两人身后,扒开依莲白嫩的屁股,露出那只小小圆圆的粉色后门来,他吐了一口唾沫,均匀地抹在依莲的屁眼上,然后大喊道:“乖女儿,我要进来了!”

依莲一边叫着一边回答:“快点,我的好爹爹。”

在两人的淫叫声中,又一根粗大的肉棒进入了依莲的身体。三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个同样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把白嫩小巧的苗族少女夹在中间,毫不留情地抽插起来。也许是这样的方式过于刺激,刚刚一直只是低声娇喘的依莲也开始放声大叫。

小云看得真切,见依莲已经完全沉溺于肉欲,并没有打扰她的享受,只是站在她面前飞快地撸动着自己的小肉棒。也许是眼前的一切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只是撸动了几下,就射了一股乳白的液体出来,正好打在依莲的嘴唇上。依莲似是受了一下惊,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连忙将小云的肉棒含在嘴里,这才让小云在温暖的小嘴里喷洒出自己的童子精来。

小云结束射精之后,依莲又包裹着他的肉棒在嘴里多过了几个来回,方才吐出这根被她舔得油光水滑的小肉棒来。

这时,依莲才回过头来,那双上面还沾着些许精液的嘴唇微微一弯,苗族少女微笑着说:“阿林哥,快到依莲前面来。”

三哥如蒙大赦,连忙挺着硬的发痛的肉棒走到依莲面前。

依莲轻轻地揉捏着三哥的肉棒:“阿林哥你要记住,在苗寨,我们不分高低下上,都要分享自己的快乐,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更好地生活在一起,明白吗?”

三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千里迢迢来到苗寨,还没有见到自己亲爱的妖女姐姐,却先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教训了。

依莲身下正在享受蜜穴的高酋冲自己一乐,三哥见他那么享受,心里也十分着急,为了解决眼下的饥饿,三哥也不得不低下头,语气温顺地说:“依莲妹子教训的是。”

依莲甜甜一笑,不再说话,默默把三哥的肉棒吞进嘴里,轻轻地吮吸起来。

在依莲身下,高酋一脸享受地抚摸着依莲的小巧乳房,正不管不顾地向上顶,而身后的布依老爹正抓着依莲的小屁股狠狠地抽插着。三哥两手无用武之地,只好托着依莲精致的小脸,好让她的吞吐更加顺利一些。

就这样,四人连成了一个享乐的共同体,一同享受着别样的愉悦。

很快,在依莲身后的布依老爹先忍受不住,加快抽插了起来,依莲也感觉到了爹爹的忽然加速,便说:“我爹爹快射了,我想你们一起射在我身体里面。”

高酋和三哥点了点头。

只见依莲翘了翘皮肤,身体忽然一紧,身下的高酋不由大喊道:“依莲妹子,你怎么忽然变得那么紧?”

依莲淫淫一笑:“秘密。”说完,她更加快速地吮吸着三哥的肉棒。

三哥一面享受着依莲的绝妙口技,一面看着她同时被自己老爹和高酋狠狠抽插的画面,几乎马上就要喷薄而出。

就在这时,布依老爹狠狠地操了几下,顶在依莲的屁眼里不动了。

在依莲身下的高酋感受到布依老爹的肉棒在依莲屁眼里一动一动地喷精,一时也忍受不住,抓住依莲的乳房,也一泄如注。

依莲闭上眼感受着两根在自己身体里同时喷射的肉棒,大叫一声,紧紧地吮吸着三哥的肉棒,一动不动,三哥也在这别样的刺激之下,喷涌在苗族少女滑嫩温暖的小嘴里。

也不知过去多久,三人分别退出依莲的身体,只见依莲下身两处洞穴同时流出乳白的液体,嘴角的漏出的一丝精液也很快被她用手指刮进嘴里吞了下去。

三哥看着依莲满足的样子,亲昵地抚摸着她的乳房,问道:“现在,可以让我们上船了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