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郝叔同人) (86-90) 作者:sis989796

.

落花流水(郝叔同人)

作者:sis989796:2020/8/16首发:sis001

.(八十六)

老杨那边效率很高,只让左京等了一夜,第二天就开始行动了,老杨果然手眼通天,左京穿着一身修空调的工作服就有惊无险的过了几道关卡顺利进入了被双规的老白秘书的房间,当左京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把那个刘秘书吓了一跳。俩人很熟悉,所以直奔主题。

“小左,我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了,肯定被双开,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关键是白部长的事情,他有一张对账单和一份账户资料,藏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具体地方我不知道,你要自己去找,找到之后白部长就干净了,但是白部长的办公室肯定被搜查了几遍了,我怕你找不到。而且你潜入进去的机会肯定不多,如果你找不到的话,那么迟早会被对方发现,所以你要确定好之后在去找。”

“你觉得会被我爸藏在什么地方,这样我也可以有点线索,不然毫无头绪的进去乱翻一气也没有用,而且你刚才说机会不多,那么应该有进去的方法,还请你指点迷津。”

“你很聪明,藏在什么地方我真的没办法给你线索,但是我有办法让你进去一回。我马上报给你一个手机号码,你记在脑子里面,回去后你就联系他,他有办法。对了我想起来了,白部长曾经很喜欢一部诗集,是泰戈尔的飞鸟集。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线索,那些东西也许并没有在办公室里面藏着,说不定藏的是个线索而已。”

“行,那我把号码记熟后,我就先走了。这里实在是没办法多待,你好好保重,我想如果我岳父出来你就应该没事了。”

“但愿如此吧,其实本来这次白部长是准备要退了,没想到会出这么个事情。你要万事小心,希望你一切顺利。”

左京出来后,直接上了老吴的车子就直接向北京走。老吴这个人是个老江湖,知道不该问的不问,所以也没有问左京和秘书见面的情况。左京很默契的没有多说什么,就是问老杨那边什么时候要拿钱。老吴说:“那边给我们一周的时间来筹备钱,因为他们要做好跑路的准备,所以就看你的了。”

“行吧,上次我有点小人之心了,这次我会在规定是时间里面把钱给他们。”

到了家之后,左京没有着急联系秘书给自己的那个号码,虽然事情很急但是左京还是想和童佳慧商量一下,他害怕万一秘书反水而这边不知道那就完了,毕竟这次的事情有点太顺利了。那么听听童佳慧的意见就很重要了,左京决定再去见一次童佳慧。这时候李萱诗才回来,她去机场送白颖的,左京没有能赶上和白颖道别。

但是李萱诗现在也很重要,左京要用李萱诗的钱,左京手上没有那么多,只有变卖掉兴源公司股份。但是前一段时间左京花费了不少钱,为了酬谢徐琳和何晓月左京没有小气,加倍给了她们一大笔钱。在往前建设实验室的费用,也把左京的元气损耗了不少,再加上郑市长的事情给了老杨一笔现金,现在的左京只有一些小钱在身上了。

李萱诗倒是二话不说的把所有积蓄贡献了出来,但是还差着一大截。两人商量着只好把手里的股份给出售掉了,李萱诗就连夜回长沙,看看哪个大股东可以吃下自己手上的股份。而且还准备把金茶油公司给出售掉,合作的那家环保公司对金茶油公司很感兴趣,李萱诗这次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想把钱准备的越多越好。

左京不知道母亲已经准备倾家荡产了,拿了母亲的卡就去找老吴,老吴没有太大的把握,但还是咬牙答应了左京的要求。

到了第二天老吴通知左京可以去了,左京先见到了老吴。老吴一脸抱怨:“妈的,以前见我都是求着帮我办事,现在一个个都给我明码标价了。不过小左这次为了救白部长我是豁出去了,直接拿人家把柄去要挟人家才算是把事情办成了,这次不守规则以后我也不用在这个圈子混了。”

“老吴,没事的。等事情过去了,我岳父也退了我想你也应该不做他司机了,到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养老安家的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能尽快搞定事情,我的一切都是白家给的,所以大家一荣俱荣,要是白部长真的出了事情我这种小虾米也跑不掉的。只要白部长的金字招牌不倒,那么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不做司机了我也能在老家县政府混个一官半职的。”

“那我就放心了,我问你我岳父平时都有什幺小嗜好或者有什么特殊的习惯什么的,我现在在找一个东西,干系很大可是有点像猜哑谜一样毫无头绪。”

“这个你猛地一问我还真的一下子想不起来,回头我要回去好好的想想。”

“行了,等你想起来再说吧,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我岳母?”

“马上就去见,后面就没有机会了,你过去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有什么话挑重要的说,不过我听说好像我表姐快要出来了,你为什么现在一定要去见她。”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拖延才要去见她的,老吴你不要多问了。”

老吴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左京又到了童佳慧被软禁的房间,童佳慧看到左京过来有点惊讶,但是左京的话使她立刻深思起来。

“小京,既然那边暂时没有找到那么我想老白一定藏的很隐蔽了,或者只是一条线索而已,不知道的人看见了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没有在意。那么你这次进去一定要有的放矢,不然也是白费功夫,还有这个钱可能要你帮忙出了,我和老白这么多年来也就那么点工资。真是难为你了,这个谢字我就不说了。”

“妈钱的事情就不要在再提了那是我应该出的,秘书说岳父非常喜欢看一本诗集那么你能够想到什么吗?”

“这个我倒是知道的,老白有一本精装的原版英文诗集,是泰戈尔的《飞鸟集》以前在家里经常阅读,后来就不怎么看了。那本书应该被他拿到办公室去了,有可能线索就在这本诗集里面,老白非常喜欢里面的一些短句好像还做了记号,你最好把诗集拿回来好好的研究一下。”

“那么这次我就直接把诗集拿走就可以了,我相信我也找不到别的什么了。那妈好好保重,听说过两天你就可以出来了,到那时候你就先住在我家好了。对了小颖被我弄到英国去了,为了以防万一。”

“你做的很好,我就怕小颖有什么事情,何况她还怀着你的孩子。现在我放心多了,你快点回去吧,尽快拿出那本诗集来。”

左京离开后就去找到了秘书让他联系的那个人,此人是在老白工作的布里面负责安保和内勤事务的一个小官员,这个人姓李名甲,四十来岁一副老于世故的样子。

见到左京后他倒是没有保留把自己介绍了一番。原来他之前是个国企的高管,因为经济问题差点儿被抓起来,因为是秘书的好朋友。

老白帮助秘书拉了他一把,最后来了这里当一个闲差,不过现在派上了用场,他准备安排左京借机会从通风管进去老白的办公室,但是大概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行动。这里面装了监控,只要有人进去就会被看监控的发现。听到这里左京有点疑问了。

“那我一进去不就被发现了吗?这样不是白送人头吗?”

“这样的我在你进去后就把电源切断,然后我到门口去守着,你最好在他们来之前弄好,那样我还能有跑路的机会,如果人来的时候你还在里面就只能让他们当场抓获了。”

“这十分钟我能在里面做什么?还有你意思是不管怎么说你都脱不了干系是吧?”

“是的,不然我把我经历告诉你做什么。没事的就是被抓了我也判不了几年,之前要不是白部长拉我一把,我现在还在里面没出来哪。如果白部长出来了我就回来自首最多也就是半年左右,如果白部长这次栽了再重也就是三五年,我反正算是抱了恩了。现在就是担心你能不能把东西带出来了,所以你好好珍惜这十分钟的时间,别的都无所谓了。”

左京无奈的摇摇头表示一点把握都没有。就连保证都不能当面下给这个重情重义的李甲,不过李甲没有什么失望的表情,而是继续把自己的布置说给左京听。

两人商议了半天,包括左京撤退的路线和李甲逃跑的方式,最后把时间定在明天的中午时分,到时候让老吴在外面接应左京,实在不行就一定把诗集带走让童佳慧和李萱诗去研究。

这次确实凶险,李甲告诫左京万一失手被擒就不要有任何抵抗,这帮人其实也是准备等着白家派人来这里拿东西,其实不只是这里还有白家也是被布置的天罗地网,等人去自投罗网。而那些人没有想到李甲会有这么光棍的方法来对付他们,直接就是丢卒保车了。

左京想想也只好这样了,而且自己需要把那本诗集拿走,少了东西后面肯定会被察觉的,所以李甲是怎么都不能全身而退,就依了李甲的办法回去准备了。

.(八十七)

左京回去后就到银行预约第二天上午提现五百万,然后到租车行租了一辆小车。回家之后联系完老吴后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

左京直接去银行取到钱,装进一个大袋子里面。放在那个小车的后备箱里。然后把车停在老白单位的附近的一个车位里面,把钥匙放在了车前轮上面,这都是左京和李甲商量好的,这么多钱是给李甲跑路用的,说不定左京还要和李甲一起跑路。

然后老吴到了,老吴把车停在左京车的旁边,等左京上了车就开到老白单位的后面,指着围墙对左京说到:“这里有一棵树,我在那边准备了一个梯子就浅浅的埋在下面的土里,你到时候和李甲直接从这里出来,上我的车。”

“如果我的脸被那边看见了,估计要和李甲一起跑路了。你就把东西带回去等我岳母出来给她就行了。”

“好的,我一定会完成任务,我现在就让李甲出来接你进去。”

不一会儿李甲就把左京带进了大楼里面,李甲一路上时不时的提醒左京低头躲避监控。

最后到了和老白办公室同一层的厕所里面。李甲再一次和左京确认了撤退路线后就去配电房了,左京先爬到管道里面,比想象中还要狭窄一点,本来也没有要设计给人爬,左京只好慢慢的 向前挪动着,不一会就到了老白办公室的天花板上面,这里气窗的螺丝已经事先被李甲拆卸掉了,左京打开后,就看着手表等着约定的时间一到就跳下去。

左京一边等一边观察着里面的陈设,进门左手有一排书柜和文件柜,老白的办公桌是靠着窗户的,一张大靠背椅可以被用来撤退时候垫一下脚。左京看的差不多了,就等着行动时间的到来。

当秒针走到约定时间的时候,左京并没有第一时间下来而是为了以防万一又多等了十秒钟才跳下来,其实落地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紧张万分的左京耳朵里面却是一声巨响。左京调整了下呼吸,就开始在书柜里面查找了起来。

老白的藏书颇丰,四大名著、四小名著、唐宋八大家文集、四书五经,统统都有,还有很多原版的英文书籍,左京在网上看过那本《飞鸟集》的外观,而且知道老白不可能把这本书刻意的藏在什么地方要是那样就会被人怀疑的。

可是时间过了一半了,左京还没有找到,这时候左京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主要是书太多了。但是左京跳过中文书直接找的英文书还是一直没找到,左京这时候心里已经很是慌张了。

而大门传来了两下敲门声,这是和李甲约定的暗号,表示李甲已经在门口守着了。左京咳嗽一声回应了一下,如果左京没有回应那么李甲就立刻离开。然后过一分钟李甲会敲两下,左京一旦不回应就说明左京已经走了,那么李甲就会去后围墙那里和左京一起走。

左京无奈的打开文件柜子,书柜已经翻了两遍了。潜意识里左京觉得这次算是失败了,老白这样的人不可能把书乱放在文件柜里面的。如果文件柜在找不到就只有去翻办公桌的抽屉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上锁,要是锁起来还要想办法把锁给弄开,看来时间是来不及了。

当左京开到第二个文件柜子的时候就一眼看见那本《飞鸟集》这个真是喜出望外了。原来老白办公室被很仔细的搜查过,那本诗集本来是放在老白的办公桌上面的,而搜查人员弄完之后给一起塞进文件柜了,所以左京之前算是白忙活半天。

左京赶紧翻开诗集发现里面果然有不少短句被用笔划了下划线,确认无误后左京把诗集贴身藏好。拉过大靠背椅踩着椅子背上面就上来通风管道。在离开前左京用力的咳嗽两下,外面传来了一声敲门声后就悄无声息了。

左京又一次的艰难爬出通风管道,来到厕所里面。也没有出门就直接顺着厕所窗户外面的排水管下了楼,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后围墙冲刺过去,因为左京在翻出厕所窗户的同时已经听到外面的人声嘈杂,和许多脚步声。

还好到了后围墙的时候李甲已经把梯子给架好了,招呼左京先上去,左京没有和他客气以最快的速度上了四米多高的围墙。看到老吴在下面招手,左京就一跃而下。左京落地的时候在地上滚了一圈,还好没有受伤,这时候墙头出现了李甲的身影,可是这会儿李甲有点不太敢跳下来了。

这李甲怕受伤和恐高,在上面有点两腿发抖的意思,左京也不敢大声呼喊他,只是拼命的对他招手示意。其实道理和意思李甲全都明白但就是腿不听使唤往下跳,好在老吴反应及时猛的一个油门把车子开到了人行道上面,然后快速的几下挪动就把车停在了李甲的下面,李甲这时候也回过神来,看着车顶把心一横就跳了下去。

咚!落在车顶上的李甲被车顶反弹了一下重重的向地面摔去,好在左京在旁边推了他一把消除了不少作用力,然后又拉了李甲一下总算是没怎么摔着。

两人连忙上车,老吴迅速把车开到左京放车的地方,这时候李甲已经戴上老吴给准备的口罩和帽子。提着一个小包就下去了,在关上车门的之前三个人同时说了一句“珍重!”

老吴驾车一直跟着李甲上了国道确认后面没有人跟踪。才回头去左京家里,在车上对左京说到:“后面全部看你的了小左,这次算是出了大事,我想除非我也跑路要不然明天我肯定会被弄进去问话,不过他们从我这里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那你什么时候能够出来?是和李甲一样去坐牢吗,不会吧,你都没出面?”

“不是坐牢最多也是和表姐一样,你放心吧。李甲那小子因为之前搞钱太多差点被判,结果人没事但是钱是一分都没有享受到,这次他肯定拿着钱先找个地方去潇洒个把月再说。所以这小子跑路是一定的,至于我,只要你能顺利我就不会有事的。”

左京有点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热。原来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看重这情义二字,而岳父也是个重情义的男子汉。所以有那么多忠诚的下属为了让他不倒台而甘愿付出所有的一切,那么郝江化这样的人渣简直不配活在世上,可笑当年岳父得知左京救人的时候还对左京做法大加赞赏。

左京突然觉得之前对郝家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一点都不过分了,就连对左翔之死的负罪感也减轻了不少。临走的时候老吴又来了一句:“别忘了,明天一早去接我表姐,我也是刚才收到消息,大概九点左右吧。”

“这是提前放出来的?那太好了,我还发愁你再一走我连个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了。有妈在那就好多了。行我明天一早就去接她,对了你家里还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

“不用了我家里的事情表姐出来后会安排好的,这个你不用担心。其实我想说的是你长得和你爸爸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且比你爸爸要帅多了。”

“你认识我爸爸?你怎么会认识的?”

“表姐和我一直关系非常好,那时候表姐上大学的时候回来总是提起你爸,当时我去看她的时候见过你爸爸几次。那时候……算了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做什么。”

老吴没有在说什么就驾车离开了,左京没怎么在意今天老吴似乎话多了点,回去胡乱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翻开那本诗集,左京的英语水平不差但是欣赏这种大文豪的诗还差了点意思。勉强能看懂意思但是不明白这其中的诗意在什么地方,看这种书籍是十分容易睡着的,但是左京恨不得立刻能够窥破里面隐藏的秘密,就强打精神一条一条的把那些老白做过记号的句子全部抄写了下来。

由于白天的事情过于惊心动魄,加上研读这本英文经典十分的晦涩身心俱疲的左京最后一个人趴在书桌上面睡着了……

第二天左京在晨光中醒来,话说趴在桌子上面睡觉起来的时候是两酸一麻,腰酸背酸加上腿麻,这会儿左京走路都有点蹒跚了,好不容易缓解了下来这才想起今天要去接岳母出来,赶紧弄点早餐吃下,不是非要吃饭,而是左京昨天晚饭都没有吃,刚才洗澡的时候都有点头昏眼花的感觉。

左京在北京最不适应的就是在外面吃早餐了,北方的小吃大都是经济实惠,没有南方的精致可口,而且左京原来被白颖带进不少坑里,比如豆汁儿,其实白颖自己都不怎么爱喝这个老北京人补充维生素的饮料,但就是愿意看着当时还是男友的左京出洋相,左京后来只要是出去吃小吃如果看到白颖偷偷的带着相机,就会留着心眼儿,不让自己在女友面前出丑。

想起那时候白颖拿着相机一脸失望的样子左京心中又是一阵子甜蜜,左京最后在家里胡乱下了一碗馄饨吃下去,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八十八)

左京一路飞驰到了门口,结果还是晚了点时间,童佳慧还是穿着那身卡通睡衣,头发扎着马尾,随手提着个包在门口好整以暇的东张西望着,看到左京下车则一路小跑过来,左京差点把岳母抱在怀里,最后两人在一个适当的距离停止了动作。

最后左京尴尬而又礼貌的让童佳慧上了车。童佳慧比之前更加消瘦了一些,而且显得有点疲倦,但是话说的一刻不停,在得知昨天左京已经得手之后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小京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做,你让我表弟去做不就可以了。要是你被当场抓住或者出什么意外,你让我们怎么办,尤其是小颖还有李萱诗。”

“妈,我只是不想让老吴他们知道那么多事情,还有别人去做我实在是有点放心不下,如果被抓了让别人替我受过的话我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而且那样显得我太没用了,这也不是我的性格,我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你现在和老白有点像了,是个有担当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我事实上没有岳父那样的远大志向,比起岳父只能是性格差不多而已,我妈说我更像我爸爸,但是比我爸爸要强硬一些。可能岳父的性格比我爸爸要强势一些吧。”

“不说这些了,你有没有瞧出什么端倪来,那本书我也看过,但是我的英文水平不足以看懂这本诗集。算了,我先休息一会儿,然后你带我去吃烤鸭,里面的饭菜难吃死了。”

“去吃烤鸭没问题,可是妈你不回去换换衣服吗?”

“哎呀差点忘了这茬了,还是先回去吧,你把烤鸭点回来吃,我要好好的洗个澡换一套衣服,然后在和你好好研究一下老白密码。”

“妈,没想到你心情挺好的,其实我心里面一直是七上八下的,我总是想要是我们找错了方向怎么办,我的意思是这本诗集或者就没有什么在里面。毕竟这些都是我们几个推断出来的,没有一点证据显示这个就是线索。而且就算是找到线索后面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现在真是觉得有点前路漫漫了。”

“小京,你还做过大公司老总哪,在最黑暗的时刻就是最接近黎明的时候,一件事情只要到了最坏的时候,后面就不会更坏了。所以,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妈,你说的这一套都是我之前总是给员工打气的话,没想到公务员也玩这套。不过我倒是确实有点恢复信心了,我就不相信我能十六岁考上北大,那这个书我想一定能够把秘密找出了来。”

这时候两人已经进了家门,门口的烤鸭外卖已经送到了。左京拿了外卖回家在桌子上面打开,就和童佳慧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继续刚才的话题。

“就是,你当时没有继续深造确实可惜了,不然现在一定是博士了。以后你的孩子你可要让他们好好上学,对了你妈现在为什么不在家?”

“她是不在家,她去长沙筹钱去了,上次要付的钱还差不少,我妈把原来的股份全给卖了,包括我的,现在买家正在准备钱,过两天就回来了。”

“李萱诗这次倒是没有小气,我倒是之前小看她了。”

“我妈不是大方而是准备倾家荡产了,你好像对我妈一直有成见。”

“李萱诗勾引我女婿难道我还能给她好脸色吗?不过这次我要好好谢谢她了,这回看来要把你爸爸一生奋斗的遗产给折腾光了,真是对不住你爸爸。”

“妈往事不要再提了,小颖都原谅我了,再说我爸爸要是还在的话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钱出力,毕竟是一家人。”

两人吃过饭,等童佳慧梳洗打扮后,左京眼前一亮,童佳慧穿了白颖的一件连衣睡裙,消瘦了不少的童佳慧穿着白颖的衣服居然有些嫌大了。

左京则还在研究那张抄满了英文短句的纸,左京拿着一本英汉词典,费力的在一个个的查找着。现在左京的方法是把字母一个个跳着读看看能不能组成一个新的词,然后在词典上面查意思,然后来组成句子看看能不能破译出来。

童佳慧过去帮忙让左京把跳着读的词写下来,然后由童佳慧来查词典。左京隔着字母梳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通顺的句子出来就是词语也没有几个能用的,于是就跳三个字母开始重新梳理,这次换做童佳慧来写左京来查。

后来有换成两人一人一份,然后各自按照不同的次序开始跳读,一个从后往前跳,一个从前往后跳。

左京拿出了手机使用翻译软件直接翻译,童佳慧则拿着词典。两人一直折腾到半夜才累的受不了各自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床继续奋战,其实两人都有点泄气了,这种方法也不知道对不对,这样做似乎是无用功。

左京无聊的拿起诗集翻看着原文,又拿起手机在上面查着中文译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童佳慧似乎也有点不耐烦了,伸出雪白的藕臂打了个哈欠,左京抬眼望去瞥见了童佳慧袖口里面穿着的一件性感的内衣,那是白颖穿过的衣服,左京曾经不止一次从白颖身上脱下这个胸罩。

左京多日不碰女人了,这会儿有点心猿意马了,正看的入神被童佳慧一声娇嗔:“小色鬼,你看什么啊,以为我是李萱诗吗?”

“我……我正在想这个拼音是不是……”左京正想掩饰过去,却突然灵光闪现了一下。

“对啊,我为什么一定要用英文来找哪,我可以用汉语拼音来看看。”

“是呀,那么我们先找声母看看后面有没有可以匹配的韵母这样就简单的多了。”

左京连忙打开诗集很快就把第一句里面的几个能拼成汉字的拼音给找了出来,但是找到了好几个字,左京没有管那么多连忙翻下一页。

“小京,你确定所有的做过记号的短句你都找到了吗?”

“都找到了,我在有短句的那页都做了标记,你看看。”说着左京把自己折页的地方给童佳慧看。童佳慧看了一会儿,也好像灵光闪现了一下。

“那么我想这个页码的数字是不是和字母的次序有关?你先试试看。”

左京闻言立刻开始照着童佳慧的意思来拼写汉字,很快弄出了一句话和一串数字来。

“老房子*********”左京暗自佩服童佳慧的冰雪聪明,童佳慧也佩服左京的聪明才智。

当结果出来的时候两人居然欢呼了起来,左京情不自禁的和童佳慧拥抱了,童佳慧被抱在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里面,呼吸着左京身上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有点陶醉不自觉的把头靠在了左京胸膛上面,此刻童佳慧把左京当成了青年左轩宇,童佳慧虽然对左轩宇难以忘怀但是之前只是牵过手而已,这次却真实的被抱在了怀里。

左京则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顶在了童佳慧的小腹上面,连忙想向后退去不想怀里抱着一位佳人使左京失去了重心,跌坐在了沙发上面两人手忙脚乱的滚做了一团,不知怎么搞得左京居然找到了童佳慧的嘴唇并且一口吻了上去,童佳慧这会儿无法抗拒女婿的热吻,迷乱的回应着。

直到左京把手伸进童佳慧的内裤里面,童佳慧才清醒过来一把把左京推开。左京不敢造次连忙起来收拾自己,左京已经脱的只剩下内裤了。

等左京穿戴好,童佳慧还在沙发上面半躺着高耸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童佳慧的穿着白颖的内衣不是很合身,现在已经被左京扯得什么都遮不住了,两个乳头挺立在空气之中,雪白的乳房十分的诱人,左京赶紧把掉在地上的睡衣拿起来遮住这美景。

童佳慧狠狠的瞪了左京一眼,转过身子把睡衣套上,但是把扯坏的胸罩给扔到了沙发上面并没有再穿上。

左京这时候心里有些害怕,刚才确实是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如果在等一会就算是童佳慧推也推不开了。

童佳慧心里十分的复杂,没想到自己和李萱诗竟然是一路货色,一开始是因为高兴抱了一下,但是自己知道后来左京顶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十分的享受的,当左京向后推的时候自己居然向前靠过去。

最后推开左京的时候,看到左京清醒了自己还有点失落和后悔,而且之前有好多次机会可以推开左京,但是一直都没有做。只是下体被左京摸到的时候自己害羞了才推开的。

左京连忙拿了两张抽纸擦了擦手,这个举动让童佳慧更是害羞了,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连忙推了左京一把,“去洗洗手,再回来继续研究这个。”

“妈其实没什么好研究的了,这上面明显是给自己人看的,别人就是看到也不一定知道地方,你看这个老房子我估计也就是你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许小颖也知道,后面的数字一定是个保险柜什么的密码。”

“老房子,老房子……这个是我和老白结婚之初在北京买的一间单室间,那时候我们都很忙见面的时间很少,也没什么钱后来有了颖颖就放在奶奶家里带,我和老白一旦回北京就在那里相会,后来条件好了那个老房子也一直没有处置就放在那里也没有出租。其实这个就是留给我看的,颖颖都不一定能想起来。老白看来只信任我一个人,可我刚才却差点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来……”

“这个……这个都怪我,是我不好,我是个下流坯子,妈你不要自责,你现在就打我一顿,或者事后在和我算账都行。刚才我确实被色欲冲昏了头,你又穿着小颖的衣服,我一激动把你当成小颖了。”

“也不全怪你,我一开始推开你就没事了,你精神上面的问题我也知道,我也有点责任,看来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算了不说了,我们现在就去那里。”

“好的,我现在就出去开车,你去换衣服,然后把这些材料和诗集全部烧掉,密码我已经记在脑子里面了。”

“只是可惜了这本诗集,这是老白三十岁生日时候他父亲送给他的。算了干系实在是太大了,还是毁掉吧,等老白出来我在和他解释吧。”

童佳慧还是有点舍不得下手就放下诗集就去房间换衣服去了。

.(八十九)

左京知道岳母下不了手就拿起来翻了几下,用力的把书撕扯成碎片,然后找到左翔以前的搪瓷尿盆把所有有关的纸张一起塞了进去,拿出一罐子打火机油全部浇到里面拿到露台上面点燃了。

过了几分钟烧成了灰烬左京拿着一根晾衣架翻弄了几下看看没有什么残留,但是还是不放心就把里面淋上水,弄到厕所里面的把灰烬全部冲进了马桶里面最后把搪瓷盆子洗的干干净净一点残留都没有才罢手。

这时候童佳慧换好了衣服,看到桌子上面空空如也,知道这个女婿善解人意已经处理好了,就不再说什么了跟着左京出门上车。

左京在童佳慧的指挥下七拐八拐进了二环,问道:“还有多远才能到?”

“还有一小会儿,怎么了?”

“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但是我不确定是不是。”

“那你等会开快点,然后多变几次方向我来注意一下。”童佳慧也有点紧张了。

左京依言在几次加速变向后,终于注意到后面有两辆车在轮换着跟踪自己。左京则故意下车买水,而跟踪两辆车一辆远远的停下来,一辆则慢慢的从左京旁边超了过去。

左京回到车上,递了一瓶水给童佳慧。

“看来真的是被跟踪了,我说怎么就那么快把你给放了出来,原来是别有用心啊。”

“老吴早上就没有给我发信息,估计这会儿已经被控制了,他昨天说老白被举证的期限被延长了,原来那边很厉害故意把我放出来钓鱼。”

“那今天是不能去了,晚上我在来一趟,看看有没有机会。”

“晚上你也不能来,他们也一定会盯住你的,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我想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那怎么办?不如找个信任的人来让她去取这个东西。”

“那么找谁哪?老吴现在已经联系不上了。”

“现在只有我妈可以了,别的人都没办法百分百信任了。”

“李萱诗人总是在长沙,他们应该没见过,也许调查过她但是毕竟不熟悉。”

“那么能不能想个什么办法来让我妈安全的拿到东西?”

“办法我倒是有了,也是刚刚想到的,只是东西不能留下了,让李萱诗直接去那里然后当场销毁,不然可能一出来就可能被反应过来的他们当场抓住。”

“那不如我去好了,万一出了事情我总是个男人也好一点。我不想让我妈冒这个风险。”

“哼,你那么护着她,干脆我去好了。再说你只要去了一进门他们就会当场按住你。直接把保险柜抬走。”童佳慧酸溜溜的说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能不能想个办法规避掉风险。”

“办法倒是有,到时候我们两个还是去那一片转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然后李萱诗要辛苦一点了,直接从长沙开车过来,这样他们就摸不准她准确的行踪,然后由李萱诗趁机过去拿到东西直接当场烧掉,一了百了。”

“那这个办法好,可以试试,但我还是有点担心我妈。毕竟她以前没有做过那么危险的事情,我怕她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

“那怎么办?除了她我看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现在老吴已经进去了,其实老吴就是没进去也不能去,他目标比你还要大。总不能我亲自去吧,他们倒是不敢动我,但是抢个东西什么的还是有那个胆子的。其实你不用但心,李萱诗不是一般人物,只要她能当场销毁掉东西就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人家也不一定能够注意到她。”

左京总算是有所动摇了,才不情愿拿起电话打给李萱诗,李萱诗那边倒是很爽快的一口答应了,李萱诗今天下午就出发,从长沙到北京大概要开十五个小时的车,李萱诗会在凌晨时分到达。也就是说明天凌晨的时候就是行动开始的时间,而李萱诗做完事情后就直接开车回去不在北京做停留。

左京也没好说什么当下商议已定,细细思量这个计划十分的完美,除非那边事先知道李萱诗要来,不然不可能知道会由李萱诗来做这件事情,而且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地方,没有办法具体布控和盯梢。最大的可能是左京和童佳慧带着他们在外面兜圈子,而李萱诗从从容容的把事情给办成。

不过左京确实有点心情不好,童佳慧也看出来这一点,童佳慧也有点不高兴,心想左京刚才占了自己那么大便宜,可是一提到李萱诗就立马非常关切的样子立马表露无疑。

童佳慧知道自己不好,老白现在身陷囹吾而自己却在外面和自己女婿玩着暧昧,不仅对不起老白还对不起颖颖。

原因很简单那天童佳慧联系不上老白后,第一反应就是想让左京过来,但是她还是通过让白颖先回来在找左京。随后自己就被控制起来了,当左京来看她的时候童佳慧心里是有不少期盼的,这个事情原由还在左京和李萱诗的身上,原本童佳慧只是拿左京当孩子看待,后来知道了左京和李萱诗的那点烂事后心里很是排斥所以很极端的把白颖当场带走了。

后来因为左翔的事情不得不妥协接受这个事实并且默认了他们母子乱伦的关系,然后她又在背后支持左京除掉左翔这个麻烦后似乎和左京有了默契和秘密。

就这样两人的关系就很亲近了,而且童佳慧对左京和李萱诗的行为也不那么排斥了。加上左京根本不在乎伦常道德这些东西,以及这段时间一起患难与共,童佳慧不自觉的把左京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

左京要是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心想这岳母和母亲是一般大的年龄,应该需求也很旺盛,就算岳父还行但是这会儿也分开好长时间了,刚才在童佳慧的桃源洞抄了一手的溪水就是证明。

左京这会儿有点蠢蠢欲动了但是确实不敢对岳母明目张胆的下手,这个要是被白颖和岳父知道了那就万劫不复了。

这会儿左京建议先吃晚餐,然后早点休息等李萱诗那边的电话过来,到时候提前出门带那帮盯梢的人兜兜圈子。

晚饭自然是童佳慧下厨,家里实在是没什么东西了,不过是简单的打卤面。午饭没吃的左京呼呼啦啦的吃下两大碗,坐在对面的童佳慧则看着左京香甜的样子,心里十分的矛盾,这会儿童佳慧算是想明白了,其实自己就是对左轩宇有一种执念而今转移到了他儿子身上了。所以才会有那种想法,这个其实和李萱诗是一样的心理,李萱诗在家寂寞难耐守着清白,却失身给儿子也是因为左京和左轩宇的长相和气质很是相似,直到后来为左京生下孩子后才真正的全身心的爱上左京。

童佳慧现在很冲动,也很敏感似乎左京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够触发她当年和左轩宇相处时候的一段回忆,沉浸在往事回忆中的童佳慧看着左京有点痴了。

当童佳慧看到左京向自己走来的时候并没有反应而是把手中的碗筷放在了桌子上,左京从后面将童佳慧抱住,而童佳慧则转身和左京温柔的接吻,左京搂住童佳慧的腰身一弯腰把童佳慧抱起,现在的童佳慧似乎比白颖还要轻盈,被左京小心的放在床上,童佳慧解开了左京的衣服慢慢的褪下衬衫在左京的身上轻柔的吻着,左京把阴茎轻轻的插入童佳慧的阴道里面,童佳慧轻轻皱着眉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左京,随着左京的抽送嘴里发出一阵阵小声的呻吟。

当左京适应了之后一下子重重插到了底部,童佳慧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紧紧的抱住左京在左京的耳边说到:“左京,我们只有这一次,好好爱我吧……”

左京心里十分的清醒,他对于当年的事情李萱诗早已对他知无不言了,所以左京很有数,他一直以为童佳慧拿自己当做父亲的替代品,就像一开始李萱诗对自己那样。

没想到刚才童佳慧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莫非童佳慧是真的喜欢自己而不是拿自己当成父亲了。左京只觉得心里一团火焰在燃烧,只想着用最激烈的性爱来酬此情,来征服这喜欢自己的高贵妇人,来取悦一直对自己好美丽的岳母。

说是一次,最后左京做了四次。童佳慧还第一次为男人做了口交,两人身上布满了爱的痕迹和欲望的液体躺在床上平息了下来。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纱的缝隙照在两人的裸体上面,左京把童佳慧搂在怀里在童佳慧胸前一对巨乳上面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童佳慧老实的像一只小猫咪一样任由左京为所欲为。

左京其实还想来一炮,但是童佳慧受不了,左京弄了一会儿准备招呼童佳慧一起去洗鸳鸯浴,开灯一看发现怀中美人已经海棠春睡了。只好无奈的起身打水把童佳慧的全身上下仔细擦拭了一遍,弄完左京自己也是精疲力尽了,最后勉强自己去洗了澡,上床把全身赤裸的童佳慧搂在自己怀里面睡着了。

.(九十)

第二天凌晨时分左京被手机铃声吵醒了,看到时李萱诗的电话,左京连忙接了起来。

“妈,你到哪里了?”

“我现在在窦店服务区了,马上就要进六环了,你起床了吗?”

“我才起来,你开车累不累?”这时候童佳慧也被吵醒了,睡眼惺忪的童佳慧依然赤裸的躺在左京怀里不想动。

左京这时候的表情精彩极了,虽然隔着电话但是左京有种被李萱诗捉奸在床的感觉,虽然知道没事但是毕竟心中有鬼。说话的腔调和平时都不太一样,童佳慧使坏的把手按在了左京的阴茎上面,左京只好逆来顺受的任其所为。

“没事的,我其实带了一个司机,是以前给你爸爸开车的那个,我现在把他放在了服务区里,我自己开车进城,这次为了保险起见我让他帮忙借了一辆车,让他一路开过来的,我其实一路都在睡觉。”

“妈你真聪明比我想的还周到。好吧,我们马上就出发,昨天和你说的那些事情你没有忘记吧?”

“没有忘记,我早就背熟了,这是那个地方我不熟悉,怕找的时候会花不少时间。还有你们怎么把钥匙给我?”

“哎呀,我把这茬给忘了,我马上去和妈商量,过会儿给你打电话。”

童佳慧听的真真切切,也是犯了愁,倒是把这个事情给忘了,总不能让李萱诗破门而入吧,不说李萱诗有没有那个本事,就算有也不行,要知道那里可是老朝阳区,此区群众实在是厉害,真正的警民一家示范区。

左京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直接问童佳慧要钥匙,童佳慧起身依然没穿衣服拿出自己的包包取出一把钥匙交给左京。左京开始穿衣洗漱去了,童佳慧也把衣服套上做出门的准备了。

左京没有开车而是带着一个保温杯子,把杯子藏在袖子里面,童佳慧则远远的跟着后面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这时候一大早天蒙蒙亮四周没什么人,所以那些盯梢的都没有出现,可能都隐藏在黑暗的隐蔽处。

左京和童佳慧坐在早点摊子上面点了几样早点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左京不经意的把袖口里面的杯子放在小桌子下面,这个小桌子很矮小,除非趴在地上才能发现。

左京和老板颇为熟悉,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吃完左京就带着童佳慧离开了,两人离开后立刻上来两个人观察了一番早点摊子,一无所获后顺手买了几样早点就离开了。

这边两人直接是没有回家而是把车开了出来,左京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就开着车在北京城里四处游荡了起来,果不其然后面跟着两辆小车,只不过这次更加小心翼翼了。

左京有意识的把几个环线都跑了一遍期间还加了一次油。和童佳慧的交流也只是在手机上发短信,防止对方在车上安装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李萱诗来到早点摊子的时候,已经是天大亮的时候了这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买早点了,李萱诗坐下飞快的吃完一根油条和一碗豆浆,就付钱走了。

回到车上后李萱诗打开保温杯从杯子里面倒出一把钥匙。

左京在第三次下四环的时候,终于收到了李萱诗发来的一条短信。看完后对童佳慧点点头,两人仿佛一下子泄了气一般放松下来。左京把车慢慢靠在无人的路边一把抱住童佳慧热吻了起来…… 李萱诗在烧掉卡和开户单的时候确实犹豫了一下,主要是这上面的数字实在是太惊人了,一长串的零后面的货币标志居然是美元,饶是身家不菲的李萱诗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白家也真是不显山露水的,表面清廉其实也是个巨贪,最后李萱诗还是找出一口铁锅,把东西放到里面统统烧掉了。

一切顺利的李萱诗开到窦店才给左京发了报平安的短信,然后让司机把自己放到保定下车,让司机自己回去,李萱诗则在保定找了个宾馆住下了。

这边左京和童佳慧在卧室里面翻云覆雨的抵死缠绵着,童佳慧在车上被左京吻的情动至极,违背了昨夜的承诺再次和女婿滚到了床上,这是大难过后的情绪爆发,这是离别前的感情宣泄,这是禁忌之恋的刺激欲望。

这回只做了一次,但是两人全身心的投入使高潮来的猛烈无比,在这次强烈的高潮后就连健壮的左京也无力的趴在童佳慧的身上无法起身。

童佳慧感觉自己刚刚失禁了,下面的床单已经湿透,但是她不想动一下,任由那些液体弄湿自己和身上的男人。

“小京,我们真的不能在这样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为什么,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只是宣泄情绪和生理需要而已,我也很喜欢你。”

“不是那样的,也许你是这样,但我不是。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好孩子其实现在看也不是,我知道你的精神问题所以不怪你对我这样。这里面还有李萱诗的原因,当年你爸爸选择了她,我很伤心不过我认了,后来遇到老白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但是她又差点破坏了我女儿的婚姻,我是不服气的为什么左家的男人都迷恋她,而我和颖颖都受过她的伤害,所以我才会和你欢好,我要看看李萱诗的男人到底会不会被我吸引。”

“那你成功了,我确实被你吸引住了,我早就被你的魅力吸引住了,只是我们的关系和地位实在没办法让我对你有想法。”

“那是你好色,只用下半身考虑问题,我现在后悔的很,觉得自己好傻。男人在美色当前是不会考虑什么的,那地位有差距你为什么还和我那样。你不怕你岳父吗?你不怕颖颖知道吗?”

“这个,我……确实我做错了,都是我不好。”

“你不用和我道歉,我刚才说了不怪你,你并没有对我用强,我知道只要我拒绝就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我们以后也不会在有什么了,马上老白就要出来了,颖颖也可以回来了。”

“我答应你,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和你那样。但是岳父怎么会马上就会出来?”

“现在证据没有了,我就没什么顾虑了可以发动所有关系去斡旋这件事情,而那边看到我们的反应,也应该会明白事物可为,到时候很可能会顺水推舟自己下个台阶。”

“那要是这样就太好了,我还以为要等个一年半载哪。那么不用多久大家就会团圆了,以后可以恢复之前平静的生活了。”

“是的,以后就会平静的生活下去了,这次事情结束后老白就要退了,我也不想干了,到时候无官一身轻,也不会有任何麻烦了。可惜了老白和我一生奋斗的事业,要是当初我给他生个儿子就好了,其实你也可以的。”童佳慧看着左京脸上有点期盼的神情。

“我就算了吧,我这个人其实你早看出来了,胸无大志、好色如命,这是我妈说我的话,我连自己家企业都不想管,就别说做官了。好在小颖对我没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守在她身边就好了,我也愿意这样。”

“哼,以后你就和李萱诗还有颖颖一起过没羞没臊的生活,这才是你的志向吧?”

“呵呵……我其实没想那么多,我妈说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就要出国了,我本来想让她带着孩子出去,我和小颖留下照顾你们二老,现在看看只能一起去了。”

“怎么了?我们其实不用你照顾,但是颖颖同意吗?”

“原来我家也是有钱人,现在算是千金散尽了,我只好带着颖颖一起到国外打拼了。不然我妈是没办法在外面生活下去的。颖颖我和她商量过了,她无所谓,只要跟着我到哪里她都愿意,我也一样,只要有颖颖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了。”“我家里还有些存款,你们到时候拿去先用吧,出国的费用恐怕你们都难以凑齐了吧?”

“一点不错,我准备把这套房子给卖了,如果你赞助我们那应该差不多了。”“也好,要不然李萱诗在国内其实日子也不好过。好了我们要去忙正事儿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打很长时间的电话。”

左京不再打扰童佳慧,穿上衣服出去了。

左京出来后弄点东西吃了下去,然后联系了李萱诗,李萱诗告知左京自己在保定,左京决定马上去接李萱诗回来,进去和童佳慧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童佳慧果然没有说大话,门口的盯梢已经不在了,而左京一路上也没有人跟踪了,顺当的到了李萱诗的宾馆,左京上楼找到李萱诗房间在门口发了一条短信,没一会儿李萱诗就开了门。

左京知道李萱诗没事儿,但是这会儿看见李萱诗还是心疼的把李萱诗搂在了怀里面,李萱诗也是担心受怕了几天,她虽然不知道左京都做了什么事情但是从这次拿证据的行动来看,肯定也是凶险万分。

两人缠绵过后,李萱诗突然把大灯打开了,一下子骑在了左京的身上坏笑着对左京说到:“好儿子,你是不是把丈母娘给睡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