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原虫 (74、吴侨的心意)

本文就是免费文,所以也没有什么流出不流出的,我发到哪儿就是写到哪儿。 我看还有说写到90的,我特此申明啊,没有的事,我自己都没写到90,哪来 的流出到90了。

074、吴侨的心意

陆阿姨说完,带着吴侨走出了卫生间,到自己房间里找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给 她穿上。

我接着陆阿姨的视线观看着吴侨的换衣过程,她的肌肤似乎变得更好了,不 像昨天那样一看还是小孩子,明显变得光滑了、白皙了。

她的乳房也不再是一个小鼓包,变得如同小碗那样大,不过也不算是小碗, 比小孩子用的那种碗还稍微大一些,只是这两只‘小碗’是圆形的,在重力的影 响下微微向下坠着,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从这景象上都能感受到那对还不算十 分丰满的乳房是多么的有质感、多么的有弹性,手慢慢就往妈妈的领口摸去。

‘啪’,妈妈看楼上没人下来,更加用力地给了我一巴掌。

“别摸!怎么不挑时候!!”妈妈没好气地说道。

我‘嘻嘻’一笑,在她耳边低声道:“那,妈妈,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时候摸?”

“你小子越来越过分啊?再说,再说,再说以后都别想了。”妈妈脸上羞红 道,忽然眼睛朝我一瞟,嘴角露出一个冷笑,“对啊,你都有吴侨了,以后确实 不需要我了。”

“啊,不是,不是,需要的,我不管多——大,都是需要妈妈的。”我连忙 解释道,只是解释的时候夹枪带棒,不禁把‘多大’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还把这 两字的音调故意拉得很长。

“不着调…”妈妈的脸更红了,不再说话,低头继续喝她的豆浆。

我看看房间里的陆阿姨和吴侨还在换衣服,知道她们还要等一会才能下来, 看着妈妈羞红的脸只觉得格外的诱人,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还来!!”妈妈更紧张了,抬头看向上面。

我不紧不慢地走回自己的位置,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冲她示意:“放心吧, 还没下来呢!”

妈妈开始一愣,很快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脸色才好转起来,转而又是一变, 问道:“你一直在…监视她们?”

“嗯。”我点点头,“而且我还发现能力有了一些变化,我现在可以同时观 看那边的画面和我自己眼前的真实画面了。”

“啊?”妈妈惊讶了,“你是说…在你跟吴侨…那个以后…你的某些能力增 强了?”

“嘻…”我看着陆阿姨的眼前画面笑道,吴侨的睡裤已经脱了,露出了里面 的草莓小内裤,可是因为她的臀部已经变丰满了也变宽了一些,大腿也变丰腴和 有弹性了,昨天还能穿的小内裤今天已经是紧紧箍在了身上,看着有些可笑,但 是整体感官却更有丁字内裤的效果,更加的性感了,再加上她已经有了女人妩媚 感的加持,看起来倒是更有女人的魅惑力了,看得我也是心潮激荡,真想上去扑 倒她。

“笑什么笑!回答我的问题。”妈妈不知道我在笑吴侨的事情,厉声问道。

“没有啦…妈妈…”我撒娇道,“我说的不过就是观看别人的视线这种能力 增强了,但是你的问话,给人一种…嗯…那个…那种能力增强的感觉。”

妈妈摸了摸脸颊,又冲我一瞪眼,说道:“想什么杂七杂八的!!我说的也 就是视线增强的意思!!”

“嗯!嗯!妈妈说得对,是我想歪了,而且增强得还挺多的,比第一次跟你 做那事之后增强得还要厉害。”我忙点头。

“闭嘴!”妈妈的声音更紧张,“别口没遮拦的,让别人听到我们还怎么做 人?以后再提,就再也别想着跟我…”

“嗯?她们要下来了!”妈妈话还没说完,急忙说话打断了她。

一听这话,妈妈也赶忙住了嘴。

画面中的吴侨已经换好了衣服,只是这衣服是陆阿姨的,虽然她穿着嫌小, 可是穿在吴侨身上还是大了,显得很是不伦不类的,不过这衣服还是不错的,尽 管大了一号,修身束腰挺胸提臀的效果一个不少,把吴侨衬得更有女性的魅力。

真不知道陆阿姨怎么想的,明明要让吴侨装作假小子来着,偏偏又给她拿了 一套这么有女人味的衣服。

“女儿真是长大了啊…”也许是吴侨穿她的衣服也能这么有美感的缘故,陆 阿姨感叹道,“等会出去买衣服就不要买这样的了…太危险了…”

我深表赞同,现在的吴侨既有年长女人的妩媚,又有青春少女的纯真,我看 着都想要跟她共赴巫山,更不要说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了。

楼上传来关门声,我和妈妈对视一眼,知道是吴侨和陆阿姨要下来了,都低 头吃着手里的东西沉默不语。

两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坐到饭桌前,拿起各自的早点吃着,我偷眼观瞧吴侨, 她的头也低着,并没有看向我,脸上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热的还是因为害羞, 倒是更显出她的可爱美丽、妩媚诱惑。

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如果说以前我对吴侨只是少男少女的初开情 愫,可是从这一刻开始,我感觉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姑娘,在她作为假小子的 时候,跟我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如今她又成了大姑娘,让我生出了想要保护她、 关心她的意念。

桌上一时之间很是沉默,只听见吸溜豆浆的声音,包子放在桌上冒着热气, 但谁都没有伸手去拿。

“咳…”陆阿姨干咳了一下,我抬头看向她,她冲着我和妈妈微笑点头,继 续道:“呵呵,张姐,你说这还真是…孩子的成长速度真是令人想不到啊…”

“额…”妈妈一时语塞,朝我看了一眼。

嗯?我心中也是疑惑,难道陆阿姨发现了吴侨的变化是因为我跟她…?可是 不对啊,刚才她们的对话中根本就没有涉及到我的词句啊。

“额,是啊,是啊,你看看,我都没怎么注意,小俊就这么大了,你说我怎 么能不老呢?”妈妈打着马虎眼道。

“呵,张老师你开玩笑了,你的模样可一点都不老,跟小俊站在一起说是他 姐姐都不会有人怀疑的。”陆阿姨笑道,“你看我虽然比你年轻,还用了自家的 化妆品,可岁月的痕迹还是很明显啊。”

嗯…还真是…这么多次以来,我都没有太仔细观察过妈妈,其实每一次跟她 做爱之后,她的身体和面貌都会发生一些变化,也许是因为我每天都跟她生活在 一起的原因吧,又因为原虫的能力,我觉得有什么变化也都是正常的。

现在陆阿姨提起,我才发现她的话是多么正确,妈妈如今的样貌说是二十四 五岁左右也不为过,甚至还会更年轻一些,毕竟她是跟我做爱次数最多的,而且 母子之间似乎还有一些我并不清楚的额外变化发生,这让她的精神面貌也跟这个 年纪的女子相符合。

“额…小洁你谦虚了,你跟吴侨在一起,也很像姐妹啊。”妈妈大概是不知 道怎么接陆阿姨的话茬,脸上的笑容很勉强。

“你看我家侨侨,昨天还是个假小子,一夜之间就成了个大姑娘了,我真是 不能不感慨啊。”陆阿姨又是一声叹息。

“呵呵…”妈妈又是勉强笑了两声,“孩子嘛…总要长大的…”说话间,她 还瞪了我一眼。

“是啊…”陆阿姨感慨一声,“等会我想带侨侨去买两件衣服,家里的衣服 都不能穿了已经,她身上穿的还是我的,最小号的她穿着也还是大了。”

“嗯,行,那你跟吴侨去吧,我跟小俊就不去了。”妈妈点头道,“他这么 多天没上课了,我正好给他补习补习。”

诶?那怎么行?我还想着要给吴侨出谋划策呢!难得有这机会,我不得帮她 挑挑我喜欢的啊?

“别啊,妈妈,我们也去嘛…”我连忙撒娇道,“我的假至少还有一周呢! 补习的事可以交给侨侨嘛!学习的事情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落下的。”

我这话一说完,桌上三个女人都看向了我,三人都是愣怔的表情。

看她们的神情,我也是一愣,怎么?我说错话了?

沉默了好久,妈妈先说了起来。

“你去?你去干什么?女孩子买衣服你跟着算怎么回事!”妈妈的语气严厉 了起来,眼睛瞪得更大了,“老实在家待着,拿吴侨的书看看有没有笔记什么的!”

“我不!我就要去!”我毫不退缩地说道,“我去可以给她点建议啊!”

“哈哈!”妈妈还在瞪着我,忽然就笑了起来,“你给建议?你的眼光比得 上你陆阿姨吗?”

我一时倒还真是语塞了,我的眼光说不准还真不如陆阿姨,可是,我也不能 因为这个就不去啊?毕竟,这算是给我老婆挑衣服嘛!

看我一直不说话,妈妈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没话说了吧?乖乖待着,看 看书,你的伤也没算好呢!休息休息也是好事。”

“呵呵,张姐,小俊要去,就去吧!”陆阿姨笑着说道,“而且给侨侨买的 衣服,也是以男装为主,她的头发也得剪剪。”

我看向吴侨,她的脸已经红透了,更显得娇俏可人,看着她稚嫩而又俏丽的 脸庞,能够想到当年的陆阿姨是多么的风姿绰约,我的身子一震,不知怎么,我 想起了陆阿姨给我讲的她的悲惨经历,顿时心中也警醒。

对啊,我怎么能给吴侨看女生穿的衣服?她已经这么美了,再换上女装…陆 阿姨那么忙,有时候就是直接让她自己回家,我又不可能随时保护她。

这个时候,我才觉得陆阿姨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这可能是最简单的方式, 也可能最有效的举措了,让她一直以一个男孩子的身份生活,同性恋毕竟还是少 数,可是在这样一个包含着娇俏、妩媚、可人、清纯的少女面前,任何一个男人 都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妈妈看了我一眼,叹气道:“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住了。”

她这话就是同意了?嘿!有人帮衬着说话就是好。

果然,妈妈又道:“那我们就一起去吧!我正好也买两件衣服。”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几人都把豆浆给喝了,收拾收拾 就出了门。

进了美发中心,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对着陆阿姨道:“陆姐,来啦?今天 是准备换个发型吗?”

看来这地方应该就是陆阿姨经常做头发的地方了。

“不了,今天还是给我儿子剪个头发,这小子一直不肯剪,今天实在看不下 去了,让我硬拉出来的。”陆阿姨说着让吴侨坐到了理发椅上,回头又对那个理 发师道:“老样子,剪短点,只要不是寸头,随便你怎么剪。”

“诶!好嘞!”那人痛快地答应了下来,熟练地掏出剪子之类的给吴侨剪了 起来。

趁这时候,陆阿姨拉着妈妈去了另一边,我也凑过去看了看,这里竟然还兼 职做美甲。

“张姐,来,咱都做一下美甲。”陆阿姨招呼着妈妈。

“啊?不了,不了。”妈妈推辞道。

“别客气,今天我请客,你别看她是借了这里的地方,但是她的手艺很好的, 我都是在这里做的。”陆阿姨殷勤道。

“不是,不是,我是老师,怎么能做这个?”妈妈解释道,“我还让学生好 好学习,不要只注重外表,我自己做了美甲,就没有说服力了。”

“呵呵,没事的,老师也可以的,我们这里有透明的那种,也就是给指甲增 加一些光泽,也有很多老师做的。”那个美甲师插嘴道,“陆姐经常在我这里做, 我的手艺你放心,绝对看不出来是特地做的。”

我看看妈妈的表情,知道她是意动了,而且她也有好几次提到过自己想做美 甲,但就是担心给学生做了不好的榜样才打消了这念头。

“那…那就做一个透明的吧。”妈妈点头道。

“要做肉粉色吗?”美甲师问道。

“啊?那也可以做透明的?”妈妈惊讶道。

美甲师点头道:“嗯,可以的,这样可以更自然。”

“嗯…行吧…那就做这个…”妈妈缓缓点头。

“好的,那陆姐你呢?还是老样子吗?”美甲师看向陆阿姨道。

陆阿姨拿过她柜上的册子道:“你先给张姐做,我看看,今天换一个。”

看妈妈已经在做美甲,我就搬了张凳子坐在吴侨旁边,看着她的秀发一缕一 缕地掉落,看着她的发型一点一点地变成了男生的发型,心里感觉好失落。

她的眼睛一直看着镜子,偶尔瞟我一眼,但是很快就又看向了别的地方,也 许是我一直看着她的原因,她的脸一直都满是红晕。

“你…你坐别的地方去…”吴侨悄声说道。

“唔?为啥?”我摸了摸后脑勺,“我坐这里碍着你了?”

“嗯…别扭…”吴侨说道,“张老师和我妈在做什么?我这里很快的,每次 都是这阿姨给我剪。”

我点点头,又看了看妈妈她们那边,说道:“在做美甲,我妈已经在弄了, 你妈好像还在挑。”

“哦…那你…那你…”吴侨的脸更红了,这次干脆闭上了眼睛,“你去休息 区坐着吧,我好了过来找你,她们做美甲估计要挺长时间的。”

“哦…好吧!”听了她的话,我只好去了边上的休息区。

好在这里有几台电脑,上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网,吴侨才过来了,她的头发 又剪得很短,没有了黑长直的加持,她的女性特征才算是减弱了一些,加上她穿 了一件很宽松的外套,也看不出胸部的大小,刚才剪头发她都没敢脱下来。

在知道她是女生的前提下,她给我的感觉还是很俏丽动人的。

“看着我干什么?”她好像心情平复了许多,脸上还是红红的,可是说话语 气什么的已经又像一个男生了。

我看这里人多,不好意思大声说,比了个口型道:看你好看。

“去你的…”吴侨看了看周围悄声道,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们去那边坐会,别玩电脑了。”吴侨拉着我的手道。

感受到她软软温温的小手,我的心又激动起来,反过来扣住她的手,跟她一 起去了旁边没人的沙发上。

坐到沙发上,她想挣开我的手,我死死地捏着抓着,就不让她挣脱,她看看 边上,轻声道:“你松开,在别人眼里我是男生,你不怕被人误会是基佬?”

“嘻…我不怕…”我嬉皮笑脸道。

“呀!放开!趁我妈还没做好美甲,我还有事问你呢!”吴侨一边抽着手一 边说打。

我看她神情不像假的,才放开了她的手:“你问吧!”

“你刚才在张老师和我妈面前,为什么叫我侨侨?”吴侨问道。

额?我想了想,好像没怎么注意这个称呼啊,难道就是她们都发愣的那个时 候?

“额…这个…我就是顺嘴说出来了,喊习惯了。”我说道。

“把这习惯改了,要是在学校你也说顺嘴了,怎么解释?”吴侨不满道。

我马上点头道:“嗯,好,我一定改。”

“好,那我再问你些别的事情。”吴侨皱着眉头说道,“我身上发生的这些, 是不是跟你有关?”

“嘻…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啊?”我仍然笑着,继续问道。

“流氓!”吴侨眉头还皱着,但眼珠一蹬。

呀!呀!呀!这副嗔怒的美人相,真真是太诱人了,我在心中赞叹道,咽下 了一口口水。

“不是,我怎么就流氓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啊!”我也轻声道。

“一定是你!昨天我们…之后…那个诡异的光芒,然后今天早上我就这样了, 不是你还能是谁!”吴侨语气坚定地说道,好像认定了事实一样。

“那你给我讲讲,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把这事瞒着她,正色 说道。

“哼!真是流氓,非要我说的这么清楚…”吴侨鼻子一尖,转过身来背对着 别人,用手在胸口轻轻一拖,“这里…变大了!昨天我的小可爱穿着还有些大, 今天就紧勒着,差点喘不过气来。”

“那你现在是没穿咯?”我龌龊地问道。

“想什么呢!穿了!我妈的!”吴侨不满地哼道,“穿她的才算正好,你说! 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有一夜之间就发育这么快的?”

“这说不准啊,万一你体质特殊呢!小说里不是经常有这种情节吗?”我装 作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简直…简直…你简直是放屁!!”吴侨看起来真的是怒了,这种话都骂 出来了,“小说是小说!那能当真吗?而且,我的个子变高了怎么解释?还有这 里!这里!生理卫生科你当我白上的吗?你那些小片子以为我白看的吗?”

她点指着自己的翘臀和大腿,我顺手就摸了上去,嗯…弹性不错…还很柔软 …隔着裤子都能摸出来光滑的肌肤,好耶!好耶!

“拿开!快给我说清楚!!不然我…我…”吴侨支吾了好一会,憋出一句话 来:“不然我们就分手!”

听了她这话,我忙拿开了那只咸猪手,正经地坐了起来,往她那边挪动了一 下,靠得更近些,她可从来没说过我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可是从她这话听来, 她的心里其实是默认的,只是不好意思说?

“侨侨,你要我解释,我就给你解释,但是你听了之后不要惊讶。”我面色 凝重地说道,看看旁边,这个区域人还是很少的,“而且你也不要说出去,在我 妈面前也不能提起这件事,她一直不让我说的。”

保险起见,我还是给她打个预防针,别她听完了去问我妈,这事可都是我编 的,也没跟妈妈串过供。

吴侨神情一滞,有些讶异道:“你说吧,我绝不说出去。”

“嗯,好。”我点点头,这事我已经解释给过两个女人听,轻车熟路,甚至 有的细节我都想过了。

“你知道蛊吗?”我说道。

……

在我说话的过程中,吴侨一直都没有接话,直到我把‘蛊’和‘蛊人’这个 概念都跟她解释完了。

“你是说…你和张老师,都是那个什么…蛊人?”吴侨询问道。

“对,我和妈妈都是,不过我是最后一代蛊人了应该,养蛊法已经失传了。” 我也一脸正经地说道,“我的体格这么健壮,也是因为这个,蛊人都是作为村寨 的保护者出现的。”

“那…那…那你们…岂不是满身都是那种叫‘蛊’的小虫子?”吴侨神情有 些害怕。

“额…不是,不是。”我连忙解释道,她这个问题倒是很突然,陈老师和陆 阿姨都没有问过,大概她们的潜意识里也觉得应该是虫子吧!

但是吴侨毕竟还小,对虫子之类的有天生的恐惧,尽管我自己知道我体内都 是原虫,但也不能说‘是’,这要是让她觉得我是个满身是虫的人,我还怎么跟 她做那事嘛…“蛊虫只是一个古人的说法,其实并不是虫子,我也去医院检查过, 什么都没有,其实更确切地讲应该是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渗透在身体里,会在某 一个部位大量聚集,大概…大概就像是人体的重金属堆积那种吧!”我脑中飞快 思索应对的词句,“但是古人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认为应该是某种虫子 在起作用,所以就起个名字叫‘蛊虫’,就像埃及人认为太阳是由屎壳郎推到天 上去的一样。”

“哦…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有些明白了…所以张老师才会显得那么年轻?” 吴侨点头道。

嗯…这倒是个好借口,我还没想到过呢,刚才陆阿姨说妈妈显得十分年轻的 时候我就在想应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了,既然她这么说,我就默认好了。

想到这里,我郑重地点点头。

“那你的那种物质,是堆积在哪儿?昨天那种光芒就是因为这个吗?我的忽 然发育也是因为这个吗?”吴侨继续问道。

吴侨真是…直击心灵的三连问啊…我应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嗯…这个…嗯…”我嗯嗯啊啊地一阵支吾。

“你倒是说啊!”吴侨等得都有些急了。

我比她更着急,回答任何一个都不怎么对劲。

“应该是吧…”我含糊地说道。

“什么叫应该?哪一个是应该?是那个光芒还是我的发育?”吴侨眉头又是 一蹙,继续问道,“你还没回答我那个物质是堆积在哪里呢!”

我急得是抓耳挠腮,随口道:“堆积在鸡巴那里!!”

“啊?”吴侨惊愕地说道,“怎么会是哪里?”

我默不作声,只希望她不要问了,结果…

“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是堆积在哪里?”果然!!果然!!看看,我说什么 来着!!我就说不对劲啊!!

“你说,你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做过,所以知道那东西堆积在那个位置。”女 人遇到这事似乎格外敏锐,吴侨还是个小女生,但这种天赋一点也不缺啊…“骗 子!大骗子!我还是处女!你竟然…你竟然…”吴侨嘴巴一嘟,眼眶瞬间就红了 起来。

我心急火燎,思绪‘啵’一下好像通了,忙说道:“不是!绝对不是!我也 是昨天才知道的,昨天跟你做了那事之后我才知道的!”

“我才不信你!骗子!”吴侨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眼瞅着眼泪就要落下 来。

“真的!”我急忙递了张面纸给她,“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那个东西堆积在 什么位置,我也很好奇,我自己也做过各种尝试,不过一直没有头绪。”

“啊,对了对了!”我快速说道,吴侨已经在擦拭泪水,“我半年前出过一 趟车祸,那是一个很严重的伤,伤到了那个地方。”

“呃?”吴侨擦拭泪水的动作停了下来,斜眼看看我,“那里?”

“对对,就是那里,然后医生本来说可能没用了,结果第二天我就跟没事人 一样了,医生检查了说一切都正常。”我继续半真半假地编着,“当时我就怀疑, 有可能我身上的堆积地就在这个位置,昨天跟你那个之后,竟然还有那种异像, 我就更确定了。”

“为什么?”吴侨问道。

“我外公身上的聚积地是头顶,曾经他用过头顶血治愈过一个植物人,当时 就是有一种光彩在那人身上出现,然后他就睁开眼了,也能说话了。”我看她还 有些不信的样子,又加了一句,“这都是是我妈亲口跟我说的,绝不会错。”

吴侨瞅瞅我的脸,又低眉看看我的下腹,怀疑地问道:“真…真的是这样? 这么说…你也是处男?”

“当然是啊!!”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吴侨又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脸色才慢慢缓和了起来,也有了笑模样:“好吧, 那我就再信你一次。”

她捏了捏自己的腰,又摸摸自己的翘臀,轻笑道:“也好,原来书上说的是 真的,发育了脂肪真的会往这里堆积啊…”

我看她笑呵呵的,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又过去低声道:“侨侨,你的胸现 在多大啊?”

“咿呀…你这流氓…净问这些问题…”吴侨脸上泛起红云,但还是轻声回答 道:“我妈的胸罩我穿着正好不算紧,但是我觉得应该还要大一点…”

???我一头雾水,陆阿姨的尺寸,我也不知道啊…“那那我问一句,你妈 的那个是多大啊…你这么跟我说,我也没有数据对比啊…”我问道。

“我看标签上是80B,我觉得我应该有C吧…”吴侨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陆阿姨的尺寸也不是很大嘛…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大的样子…“嘻嘻…侨侨,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作出一副思考的样子,“你说如果事情不说清楚,我们 就怎么来着?”

吴侨的脸更红了,低声道:“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嘿嘿…你不记得,我可记得呀。”我上前搂住她的肩膀,之所以不搂她的 腰是因为在别人眼里,她可是个男孩子,要是搂腰,我不真就成了基佬?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吴侨说道。

“你说,如果我不说清楚,我们就分手。对不对啊?”我不管她,继续说道, “那也就是说,在你说出那句话之前,一直是认为我们是男女朋友来着,是不是?”

“哼…”吴侨低着头闭着眼,轻哼了一声,看似什么都没说,但却等同于默 认了。

“嘻嘻…”我笑呵呵地凑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那你就是我的老婆了呀 …”

吴侨羞赧得在我腿上用力一锤,没事,我这就当是爱的鼓励。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吴侨像是忽然想起来一样说道,“你要是也说 清楚,我…我就承认你说的…说的那个…”

“什么?什么那个?”我仍然是嬉皮笑脸,但思绪已经紧张起来,不敢松懈 对待,生怕不小心说错了话。

“就是…就是…那个什么婆的…”吴侨低声说道。

“嗯嗯!好,你问!我一定如实说。”我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更小心应对 她的问题。

“昨天我们那个事结束之后,你忽然跑出去,还说了一句‘你妈’,是不是?” 吴侨问道。

这…没法抵赖啊…我只能老实地点了点头:“嗯。”

“后来我妈真的就进了我的房间看我,你说,这又是怎么回事?当时你可是 在我房间,我妈在隔壁房间,你怎么就知道她起来了?”吴侨的眼神直勾勾地看 着我,像是要把我每一个表情都看个一清二楚一样。

嗨!我还当是什么,就这个啊?前面的基础已经打好了,这解释起来就算容 易啊!

“嗯…这个…这个…”我装作很为难,不想告诉她的样子,“太难解释了。”

“快说,你刚才说的什么蛊虫蛊人我都接受了,还能比这更怪异吗?”吴侨 逼视着我,丝毫不退步。

“嗯…那你也别说出去…”我说道,看看妈妈她们那边,妈妈已经在烘手, 陆阿姨正在做。

“你跟我讲实话,我肯定不说出去。”吴侨俏声道。

“嗯,好。”我正了正脸色,“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吴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眼睛也瞪了起来,像是要生气,我继续道:“我的 意思是我不清楚别的蛊人是不是也这样。”

我看她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似乎在等我继续说,便接着道:“你知道吗?每 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气息。”

吴侨茫然地摇摇头,别说她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因为这是我胡扯的。

“嗯,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可是从那次车祸之后,我发现我忽然能感受到不 同人身上的气息。”我继续道,“我不知道这应该怎么解释,大概就是我接触过 几次的人,只要他在我的附近,我就能感受到他的位置,而且如果他的位置发生 了改变,我也能感受到。”

这其实就是我的感应状态的变种了吧?不过也无所谓,换个说法拿来蒙一下 吴侨也行,蛊虫蛊人这事她都信了,再玄一点应该也会信的吧。

“你的意思是昨晚你感受到了我妈位置的变化,所以你知道是她?”吴侨问 道。

“对。”我立刻答道。

吴侨的神情变得有些难以明言,说信又似不信,说不信又似信,她看着我, 说道:“那我的气息,你也能感受到吧?”

“那当然,老婆的气息能不知道吗?”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好!”吴侨笑了,“既然这样的话,我这就出去转两圈,两分钟之后你出 来找我,要是找不到我…哼哼…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了!”

“可以!但是你不能太远了,目前我大概能感受到百米之内的,超过这个范 围就不怎么灵了。”我连忙说道,我也担心她跑得太远了。

“行!”吴侨说着就起身去了妈妈她们那边,说了两句话就推门出去了。

在她出去的同时,我也进入了感应状态,紧紧锁定她的感应点,现在周围感 应点变多了,她的感应点虽然格外的亮,可那也不是万无一失的,还是提前锁定 比较好。

妈妈和陆阿姨都看向我,眼神中满是询问,似乎在问我为什么不跟过去。

我笑着走过去,说道:“马上去,她让我在这等一会。”

我老神在在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感应出来的视线里,吴侨走两步就回一下 头,走两步就回一下头,似乎是怕我跟着,我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还不快去?”妈妈眉头皱起问道。

“别急。”我笑得更欢了,只见她竟然走进了一家内衣店,还拿了一套内衣, 然后在售货员惊愕的眼神中走进了更衣室。

“哈哈…”我实在忍不住乐出声来,看来那人是分不清她到底是中性化的女 生还是女性化的男生了。

“妈,阿姨,我出去看一下吴侨,马上回来。”我看时间已经有了两分钟, 对妈妈和陆阿姨说道。

“嗯,快些回来,我们已经好了,等会还要给侨侨买衣服。”妈妈说道。

咦?她怎么也喊吴侨做‘侨侨’?难道是默认我跟吴侨处朋友?

“行…我知道了…”我惊讶地看了看妈妈,然后也出门去了。

出了门,我三两步就奔到那家内衣店,售货员看到我,眼神更加惊愕。

我不管她,径直走到更衣室前敲敲门:“吴侨,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

门打开了,吴侨从里面探出了头,说道:“你还真找到我了啊?”

“嗯。”我冲售货员点点头,“捉迷藏藏到这里来,你也是够了,快出来, 我们走吧,妈妈们还在等我们呢!”

“你进来一下。”吴侨缩回头去,传出来这么一句。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这朋友就是…贪玩,我进去把她叫出来。”我对着 售货员不好意思地说道,然后跨步进去了。

更衣室很小,容纳两个人确实有些费劲,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

吴侨身上的衣服已经除去了,她换上了刚才拿进来的那套内衣,这是一套墨 绿色的套装,胸罩是蕾丝花的前扣式,把她的乳房挤了出来,形成一条深深的乳 沟,三角裤是蕾丝透明的,在阴阜处有一块颜色较深的花纹,但其实也是透的, 仔细看是可以看到里面的肉色的。

好像…没有毛?我定睛看向三角裤颜色较深区域的位置,确实,是没有毛。

墨绿色的胸罩和三角裤,更显得她皮肤白皙,虽然是男式的短发,但这套内 衣将她的女性魅力和妩媚气质全都衬托了出来,看得我都愣住了神。

“好看吗?”吴侨轻声问道。

“好看!好看!太好看了!”我忙不迭点头道。

“好看就行,那我就买下来了。”吴侨说道,“我的尺寸是85C,确实比 我妈的要大一些。”

“好,我带了钱,就是不知道够不够。”我说道,身边倒是有零花钱,不过 成套的内衣好像都挺贵的吧。

“我有的,我看了价钱才拿的,这套正好。”吴侨说道,“不然我也不会把 内裤也穿上,这个是不能试穿的,我就是决定要买才穿的,你也觉得好看就太好 了。”

她后面那句话说得十分的羞涩,但我也知道了,她这就是要买来穿给我看的。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18_12_12 14:37:23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qinqiyan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