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道天尊 (3) 作者:不知火

.

【绿道天尊】

作者:不知火2020/08/17发表于:

第三章:变故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晚上,我和师傅相对而坐,妈妈也在旁边,三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因为我出事了。

在和龙心约会完回来之后,我就察觉到了身体发生了异样,等我仔细检查的时候,却发现我的修为竟然已经全部消失了。不仅无法运用气,就连身体素质也大大降低,现在的我,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而这,也就是我和师傅正准备谈论的事。

“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回家就这样了。”我和师傅说了这件事,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

“我看了一下你的身体,除了修为尽失以外倒也没有其他的问题,只是变回了普通人而已,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清楚。”师傅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我还能变回去吗,师傅?”

“你这情况,倒是连我也没有见过,所以也不敢妄下断言。你可以先继续修炼着,看看会发生什么。”

“顾姐姐,阳阳他,真的没事吗?”一直待在一旁的妈妈忧心忡忡的问道。虽然她不懂修炼上的事情,但是因为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所以很担心我的身体再出现什么问题。

“没关系,有我在,不会让阳阳出事的。而且修为尽失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正好趁此机会好好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也不错。”师傅微笑着安慰妈妈道。

“阳阳,无论是继续修炼还是当一个普通人,妈妈都尊重你的选择,但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好不好,妈妈不想再看见你在受到什么伤害了。”听了师傅的话妈妈稍微放心了一点,但仍然是担心的对我如此说道。

“我知道的妈,我不会勉强自己的,不用担心。”也许正如师傅说的那样,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也没有关系,在现在这个社会也不是非要成为修行者不可。只是我自己心里清楚,人皇转世的身份注定了我要成为一个修行者,而且必须是一个很强的修行者,这样才有把握应对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转世第九劫。

“阳阳,把手伸出来。”师傅突然这么说道。

我下意识的把手伸了出去,然后有些疑惑的看着师傅,不知道师傅要做什么。

“不是这一只,是带有九劫的那一只。”师傅有说道。

我才明白过来师傅是想要九劫,于是赶忙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只见在我伸出带有九劫的那只手后,师傅也伸出了手,纤纤玉指在九劫上轻点了一下,随后九劫竟然绽放远胜之前的光芒。就在我和妈妈都还在看着那光芒惊叹的时候,突然屋子里响起了一个不属于我们三个人但是我却很熟悉的声音:

“干什么?老妖婆,竟然把我叫了出来。发生什么事了?”高傲的语气里面带有一丝被打扰的不满,九劫的器灵绯,上古神兽朱雀绯凭空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这小红鸟倒是皮痒的很,竟还是如此的口无遮拦。”师傅虽然仍然还是微笑着,但是语气里也多出来一丝不善。器灵绯听了也是缩了缩身子,警惕的看着师傅。

我因为已经在九劫空间里见过绯几次了,所以此时看到她出现虽然惊讶倒也没有过于震惊,可是妈妈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红发小萝莉,而且还是凭空出现在屋子里的,此刻已经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了。

“这~~这~~这是、这是谁?”

“妹妹不用惊讶,她是阳阳手中器物的器灵,如今只是被我叫出来了而已。”

“那么,叫我出来到底是有什么事?”绯问道。

“只是觉得如今的世界还是挺有趣的,你也应该体验一下,顺便帮我照看一下阳阳而已。”

“有你在身边这小子还需要我来照看?再说了这小子如今已是灵明境,不说多厉害自保的能力总该有了吧。”绯说着就朝我看了过来,然后面色突然就变了。

“喂,小子!发生什么了?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修为。”

“冷静一下,不用这么激动。现在的世界已经变了,修行者们都已经隐居在幕后,如今已经很少见了。所以即使是暂时失去修为也没什么问题,我正好想借着这个机会让阳阳好好过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师傅对着绯解释道。

“那为什么还要叫我出来?”

“之前说过了,现在的世界还是挺有趣的,所以我觉得你也应该来体验一下。还有就是阳阳毕竟不是普通人,总要有人看着点以防万一,而我最近有些事要做,可能不会有时间一直注意着这边。”

“知道了知道了,总之不让这小子挂掉就行了吧。”

师傅和绯的对话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听着直到她们谈完,不过师傅的意思我是听明白了的,说白了就是给我找了个以防万一的保镖,不过让神兽朱雀来当保镖,这可真是非常荣幸了。

“妹妹方才你也听到了,以后她就要和我们待在一起了,不会给你添麻烦吧。”师傅对着妈妈说道。

“不会不会,这么可爱的丫头能住下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妈妈笑着说。

“喂!说谁丫头呢,我可比你要大得多。”绯不满的喊道,但是妈妈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张开双臂笑着就朝着绯抱了过去。

“唔嗯嗯~~真可爱啊。我是阳阳的妈妈,以后我家儿子就麻烦您了。”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用脸蹭着绯的脸蛋。而绯虽然看起来很不情愿但却是没有挣脱,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虽然没有了修为,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影响,就是不知道和这个高傲的绯能不能相处的好了,不过看妈妈的样子应该没问题。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醒过来了,因为昨天久违的没有修炼的缘故,睡得很早,醒的也自然很早。我来到客厅,看见绯正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嘴里还在吃着冰棒;而妈妈和师傅已经在客厅里准备着早饭了。

“早上好!师傅、妈妈。”我冲着她们打招呼。

“早啊!早饭还要等一会儿,你先去和小绯看会儿电视吧。”妈妈这样说着,也不知道绯是看电视看入迷了没有听见,还是已经根本不在乎了,竟然对“小绯”这个称呼没有反应,很难想象这是那个一直要我叫她“女神大人”的家伙。

我走到绯身边坐下,发现她看的竟然是新闻。因为有网络,所以我很少看电视,更是对新闻之类的没有一点兴趣,我觉得那太枯燥乏味了,但是没想到这个绯竟然能够看的下去,我在想是不是因为在九劫空间内待的太久了,所以现在外面世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很新鲜。

绯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根本就无视了我坐在她身边这件事。新闻现在报道的正好就是我们所在的金城市里发生的事情,似乎是连续失踪案,而且就是在近期发生的。

“看来现在的社会也不是表面上那么太平吗。”我感慨道。不过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对于失踪案却没有一点实感,甚至可能马上就会忘了一样没有太在意。

绯却是若有所思的抬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看回电视屏幕了,一句话也没说。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一直保持这个样子直到吃饭的时候。

“一会儿阳阳和顾姐姐都要去学校了,家里就只剩下小绯一个人了呢。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吗?”吃饭的时候,妈妈这样问道。这几天妈妈似乎一直都会出门逛街什么的。

“嘛,倒是没什么特别想做的。再来一碗。”绯吃饭的速度和饭量都很惊人,一会儿功夫这已经是第三碗了。

“那样的话要不要出去到处看看呢,城市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哦。”妈妈笑着说道。

“嗯,那样的话也不错。”绯回答道。

吃过早饭,我和师傅就要去学校了,我也没有在意绯为什么没有跟着我,因为我潜意识里就认为自己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在学校和师傅分开,因为还有时间所以我就想要在学校里面转转熟悉一下,失去了修为之后我也开始想要去做一些普通人会去做的事情了。只不过没走多久,我的眼睛就突然被人从后面蒙住了。

“嘻嘻,猜猜我是谁?”本来还有些惊慌的我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之后又立刻安心下来。

“嗯~~~会是谁呢?手这么滑,一定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大美女吧。”我把手放到蒙住我眼睛的手上摸了摸,然后故意取笑似的说道。

“真是个大色狼!”龙心笑骂道,然后松开了手来到我面前,我俩很默契的给了彼此一个浅浅的吻。

今天的龙心穿着普通的JK制服,脸上竟然带上了眼镜,给人一种更加知性却也更加诱惑的感觉。

“有没有想我啊!老公。”是的,昨天我还是成功的让龙心对我的称呼变成了老公。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是我们两个的关系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当然想了,做梦都想。”

“少来了。说!刚刚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很好看的女人是谁?”龙心气势汹汹的问道。

刚刚和我在一起的,好看的女人,那就只有师傅了,我只是一想就明白了过来。

“那是我师傅,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所以我们一起来的。”我解释道。

“师傅?”龙心对我这有些特殊的称呼不解。

“嗯!我和你说,师傅她人很好的……”我和龙心一边说笑着,一边在这个校园里闲逛,而我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被另一个男人看在了眼里。

在另一边,绯在我们都走了以后也出门了,并没有跟着妈妈而是自己一个人在城市里四处转了起来。

其实我之前想的没错,对于在九劫空间里待了上千年,除了睡觉就还是睡觉,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的绯来说,这个世界的所有几乎都是新奇有趣的,正如师傅所说,现在的社会确实应该来体验一下,不过和以前的社会相比让绯觉得不满的一点就是,人变得太多了,而且太乱了。

一个人走着的绯,在这个已经称得上是十分庞大的城市里面,走一会儿就很容易迷路,虽然对于修行者的她来说不至于找不到回家的路,但是对于这个陌生的城市绯却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怎么走比较好。

“唔!那里有很香的味道。”突然闻到了很香味道的绯向着对面走去,那里是一个超市。

超市并不大,但是里面像薯片、饼干、冰棒这类的零食很齐全,绯闻到的香味就是从这些零食上面散发出来的。可能是神兽和人类的嗅觉不同吧,能够轻易的闻到人类闻不到的味道,当然也可能是和很久以前根本没有这类食物有关系。

绯被零食的香味吸引过来,然后直接就从架子上拿下来一袋薯片打开吃了起来。“唔!好吃,现在人类还是很不错的嘛,竟然做出来这么好吃的东西。”

绯很快吃完了一袋然后马上就去拿另一袋破开,而这个时候这家超市的店员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走了过来。

“小朋友,不付钱就偷吃东西可是不行的。”店员蹲下来看着绯说道,“你的父母呢,他们去哪里了?”

“哈?你在和我说话吗人类?”被打扰了吃东西的绯露出很不爽的表情。

确实,绯是高傲的神兽,还是修为高深的修行者,原本就是看不上普通人类的,虽然对我们还算和善,但也仅仅只限于我们了,绯的脾气其实并不是很好。

而店员听了绯有些奇怪的发言也只能苦笑了一下,对于这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他也只能认为是孩子不懂事,于是他站起来环视着店里然后问道:“谁是这个小朋友的父母?她的父母在这里吗?”

一个有着一头火红色双马尾,而且长得也很精致漂亮的小萝莉,不会有人认错才对,如果她的父母在这里应该早就出现了,但是,没人回应。

店员见状叹了口气,只能再次蹲下来对着绯说道:“小朋友,看起来你的父母不在这里。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请个假然后带你去找父母好不好呀?”

在绯看来,她根本就不明白这个店员在做什么,也不理解他的意思,于是就也不再管他而是自顾自的又拿下来一袋薯片破开吃了起来。

“啊!这样不行的啊小朋友,没有钱是不能随便拿东西的。”

“钱?那是什么!”

店员愣住了,因为绯和其他真正的小孩子比起来实在是太不一样了,有点太过不谙世事了。连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他也不知道要对她说什么好了。绯也不管他,只是自顾自的吃着零食。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就在店员不知道怎么做才好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孩子是我的女儿,有点不懂事,这是她吃的东西的钱。”男人这么说着,把钱给了店员。

店员看了看男人有些疑惑,但是既然孩子的家长来了付了钱,那就也不太需要在意了,于是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店员离开之后,男人也蹲下来微笑的看着正在吃零食的绯小声说道:“小朋友,你很喜欢吃零食吗?那不如和叔叔走吧,叔叔给你买好多零食吃好不好?”

“你能让我随便吃这些东西?”绯看着男人问道。

“嗯!,只要跟着叔叔走,这些想吃多少都可以哦。”

绯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直接答应下来了,然后就让男人几乎把这个超市的一大半零食都买下来了,付钱的时候也能看出男人一阵肉痛。

之后绯就跟着男人一直去到了他的家里,已经吃零食上瘾的绯也没有管其他那么多,只是很享受一般的吃着男人买来的零食,而男人就在一边微笑着看着也不着急,只是那笑容里好像带着一些其他的意味。

看着买回来的那足以让一个成人吃好几天才能吃完的零食被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吃掉,男人都惊讶的合不上嘴巴了,而绯在吃了这么多零食之后也没有露出丝毫的不适,更是让男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吃完了,谢谢你的款待了大叔。”吃了大半零食之后,绯也有些腻了,于是如此说道,然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只不过已经在一旁等了这么久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让绯离开,于是他赶忙挡在绯面前,然后说道:“小朋友,你看叔叔对你这么好,买了这么多零食给你吃,你是不是也要报答一下叔叔啊。”

“是你自己要给我的吧,我可没有让你这么做。”绯不屑的说道,“不过我也确实吃的很开心,你想要什么说来听听。”

“嘿嘿,叔叔这啊,其实有比那些零食更好吃的东西你要不要看看啊?”

“更好吃的?是什么?拿出来我看看。”

听了绯的话,男人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然后竟然直接就解开了腰带把裤子连带内裤全都一并脱了下来,把里面男人的肉棒赤裸裸的暴露在外面绯的面前。

“看,这可是大肉棒,比冰棒还要好吃一万倍的东西哦。”因为对于小萝莉的兴奋,男人的肉棒已经充血半硬了起来。

“比冰棒还好吃一万倍,骗人的吧大叔。”绯从来没有碰上过这种事情,也没有见过男人的这东西,所以也不知道男人现在的举动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因为听到比冰棒还要好吃,所以就带着一丝好奇、一丝期待还有一点不相信的看着这根肉棒。

“你尝一下就知道叔叔有没有骗你了,来,把舌头伸出来,舔一舔肉棒的前端。”男人把肉棒挺着离绯的俏脸又近了一点。

“唔!有股奇怪的味道,身体有点热了。”从龟头的马眼处流出的腺液散发出的气味吸引着绯的嗅觉,身体也因为闻到了这种味道而开始变得燥热起来,“是这样吗?咸咸的、臭臭的,好奇怪的味道,但是不讨厌,有点好吃。”

绯伸出香舌小心翼翼地在龟头上舔了一下,一些腺液被吃进嘴里,给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对!就是这样,好好舔舔,大肉棒就会流出来更多更好吃的汁液哦。”

绯用舌头在肉棒的龟头处打转,来回舔舐着,确实就像男人说的那样肉棒流出了更多的汁液然后被绯吃进嘴里,绯也开始迷恋的贪婪这种汁液和味道。

“小朋友,不要只舔前面,后面也要舔舔!就像吃冰棒一样,大肉棒的棒身也不能漏掉。”男人淫笑着说出指挥一样的话语,而绯也听话地开始连棒身一块舔舐。

“唔~~~嗯……大肉棒,是这么称呼吗?变得更硬了,和冰棒不一样,感觉,比冰棒还要好吃!嗯……”绯一边舔舐着肉棒,发出下流的声音,一边说着自己的感想。

而男人低头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充满了成就感。对于身为萝莉控的她,没有什么比看着一个如此可爱漂亮的萝莉在自己身下为自己舔鸡巴更美妙的事情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正在一脸天真的给他舔着鸡巴的红发小萝莉其实并不是人类,而且已经活了上千年。

“小朋友,不要只是舔,试着把都肉棒吃进嘴里怎么样!”在绯舔弄了一会,把鸡巴全身都涂满了口水之后,男人又再次开口说道。

“吃进嘴里?”绯停下了舔弄肉棒的动作,带着不解抬头望着男人,希望男人能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对!吃进嘴里,就是像含冰棒一样含住!不过不要用牙齿。”男人解释道。

“是,这样吗?”绯尽力地张开小口,然后把龟头吞进了嘴里,同时听男人的话把牙齿收了起来只用舌头在龟头上打转舔弄。

“对!就是这样!你做的很棒!年纪这么小就这么擅长给人舔鸡巴了,长大了一定会是一个出色的婊子的。”

绯也没有在意男人的话,而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肉棒上面,卖力地吸裹舔弄着肉棒的前端,发出“噗嗤、噗嗤”的淫荡的声音。

“能不能再吞进去多一点?”显然只有龟头被吃进去男人是不会就此满足的,于是提出了想要让绯更加深入的要求。

而绯也是十分顺从地长大了嘴巴,一点一点的尽可能的把鸡巴吞进嘴里更多。但是男人还是不满意绯这么慢吞吞的动作,于是双手扶住了绯的头在闷哼了一声之后,猛地向前一挺腰,鸡巴整根没入绯的嘴巴里面。

绯被男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双手按在男人的胯部想要推开男人,却因为身体的燥热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只能拍打着并发出呜咽的声音。

“呀!~~~~”肉棒被整根吞进小萝莉的嘴巴里面,男人舒爽的叫了出来,“这呜咽着的喉咙真是不错呢,想要把异物挤出喉咙擅自抽动而发出声音,我的肉棒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那种响动,正是因为尚未习惯才能做到,果然小萝莉的喉咙小穴,第一次做才是最棒的呢。”男人肆意的发表着自己的感受。

“反抗是不行的啊,只有努力服侍好了大肉棒,让大肉棒觉得舒服了,大肉棒才会射出来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来啊,所以舌头的动作也别给我停下!”

男人这么说着,开始一前一后的摆动着自己的臀部,鸡巴在绯的嘴巴里面进进出出,就像是真的把这里当成小穴一样来使用了,而绯因为无法反抗男人,又因为男人说了肉棒会射出来最美味的东西的话,也只能认命似的配合着男人的动作活动起了舌头,只为了给大肉棒更舒服的感觉。

“唔唔……嗯……呜……嗯嗯……”绯把嘴巴张到了最大方便着鸡巴的进出,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水渍的声音和绯的呜咽声结合成了动听的淫声。

抽插了几十来下,男人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同时嘴里还说道:“要来了,喔~~~~好爽!要出来了!就这样先射一发!给我好好的接住!”然后双手死死的箍住绯的头,鸡巴挺进到喉咙最深处,然后在里面释放。

“全部吃掉,一滴都不能漏出来,这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精液。”射完精,男人依然没有放松双手,直到绯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全都咽了下去松开,然后把有些疲软的鸡巴从嘴巴里抽了出来。

“咳咳、咳咳!”鸡巴刚一抽出来,绯立刻就咳嗽了起来,当然并不是为了把射进嘴里的精液咳出来,只是单纯的被呛到了而已。

“休息一下在进入下一回合,不过在那之前先让叔叔看一下。”男人淫笑着说着,然后一把推倒了绯,把裙子掀开用手拨弄着绯的下体。“这不已经湿成这样了,明明这么小却是个骚逼,说你一定会成为婊子还真是没说错。”男人这么说着,却没有发现绯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随着绯抬手的动作,男人的身上突然就凭空燃起了火焰,火焰燃烧的迅速,等到男人反应过来还来不及惨叫就已经将其整个燃烧殆尽了。

“呼!竟然强迫我做事,还想要碰我那里,真是愚蠢的凡人!”看着已经被她烧成灰了男人,绯如此说道。“不过肉棒的味道确实很不错,还有那叫精液的什么,真的很好吃啊,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再吃到。”绯嘴里嘟囔着,离开了男人的家。

而我这边,上完课之后,本来是准备再去找龙心的,但是在路上却被一群人给围住,挡住了去路。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冷着脸问道。

“干什么?小子你恨牛逼啊,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谁!而且竟然和龙心走的那么近。今天爷爷我就给你个教训,给我上!”其中一个领头的人这么对我说道。

我有些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一开始对龙心死缠烂打的那个叫金刚的家伙,当时我确实是出手小小的教训了他一下,没想到今天就带着小弟找上来了。

随着金刚的一声令下,十几个把我围住的这些人全都一起冲了过来。如果是以前,就这样的普通人在多来几十个我也完全不怕,但不巧的是我昨天晚上刚刚失去了修为,现在只是普通人一个,完全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十几个人的拳头打在我身上把我打倒在地,然后就开始了毫不留情的用脚踹我,而我没有一点还手的能力,只能躺在地上蜷缩起来身体想要减少受到的伤害,但是这群人似乎是铁了心要把我往死里打一样,直到我彻底承受不住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的时候他们还在继续,然后我就彻底昏了过去。

“老大,都录下来了,你看怎么样?”一个拿着手机录像的小弟对着金刚谄媚的说道。

“呵,这就是和我抢女人的下场,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金刚蔑视的看着躺在地上昏过去的我说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我感觉并没有过很久,我就醒了过来,金刚和他的小弟们都离开了。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疼痛了,明明刚刚都被打到昏过去的程度了,但是现在却一点事都没有,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而且我惊讶的发现,我的精神感知比之前强了不少,虽然还是没有修为,身体素质也还是普通人,但是精神强度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还发现原来修炼成功的魔种就在我的体内。

而在我欣喜着这些变化的时候,我不知道的是,金刚在打完我之后立刻就去找到了龙心。

“金刚,你又来干什么,上次和你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有男朋友了,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还是说你又想被我男朋友修理一顿了。”龙心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金刚,面色冷冷地说道。

“就他?还修理我!龙心你真是搞错了什么,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那个废物怎么可能配得上你。”金刚播放了手机里刚才录下来的我被暴打的内容,然后递给龙心看。

龙心看见视频里的我被十几个人围攻暴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她甚至都没有看完就直接把手机摔在了地上,然后猛地给了在一旁很得意的金刚一个嘴巴。

“金刚!”龙心喊了出来,愤怒的盯着金刚。

而金刚也是被龙心这一下给打蒙了,不过在短暂的发愣之后也是反应过来,也同样愤怒地盯着龙心:“秦龙心!”

听到金刚喊自己的名字,龙心马上又是一个嘴巴扇过去,只是这一次却没有打中还反被金刚抓住了手腕。

“你放手!”

“放手?呵!”金刚冷笑了一声,直接把龙心的身子拉过来,然后低下头去在龙心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强吻上了龙心。

龙心睁大了眼睛,完全想不到自己会被金刚强吻,下意识的闭紧了牙关不去回应金刚的吻。但是金刚可是接吻高手,一把把龙心搂得更紧了,同时舌头也没有闲着灵活的活动着试图撬开龙心的牙关。

本来龙心确实是想要抵抗的,但是被金刚抱着的她不知道怎么就开始身子发软,抵抗的力度也越来越小,而金刚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努力地朝着龙心嘴里伸着舌头。最后,龙心终于再也抵抗不了,被金刚的舌头钻进了嘴里,同时自己的舌头也忍不住回应着,两条舌头缠绕在一起。两个人开始了深吻。

这是龙心真正意义上的初吻,和我的那种完全不同,金刚也不愧是一个接吻高手,从一开始就占据着主导地位,让龙心只能跟随着他的节奏走。

而龙心在接受了金刚的深吻之后,也暂时把我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如同一个痴女一样贪婪地向金刚索求着这个吻。两个人一直吻了三分多钟,直到快要无法呼吸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甚至分开的时候,两人的舌头之间还拉出了丝。

龙心被金刚抱在怀里,因为刚才的深吻而变得面色潮红,不敢与金刚对视;金刚则是得意的坏笑着,看着龙心的脸变得羞红,然后就又把头低下去想再来一次刚才那样的深吻。这次龙心的身体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没有抵抗就接受了。

只不过这一次金刚的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老实,开始了在龙心身后游走,从后背一直到臀部。金刚在龙心那挺翘的屁股上狠狠地抓了一下,丰满圆润充斥了他的那只手,但也就是金刚的这一抓,也抓醒了龙心。

龙心停下了和金刚的深吻,然后奋力的推开了金刚,挣脱了金刚的怀抱。龙心喘着粗气,平息着自己的心情,然后过了一会,就恢复到了之前冷漠的样子。

“你做过了金刚!”龙心说道。“无论是我还是他那边,你都越界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让我知道你再动他一根汗毛,相信我,你全家都不会好过的。”

龙心冰冷的声音让金刚一颤,竟是有些被吓住了。金刚知道,龙心或许真的能像她说的那样对付自己全家,因为她是帝都大家族的大小姐,而这也是金刚一直没敢对龙心用强的理由,如果没有这层身份龙心早就和其他女人一样被他玩烂丢掉了。

“切!神气什么!骚逼,早晚有一天让你跪下来哭着求我操死你!”金刚用龙心听不见的声音小声嘟囔着,只不过他没发现的是,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转身离开的龙心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加快了脚步离开了。

就在我还在为自己的身体变化而感到欣喜的时候,龙心已经从金刚那边离开并且找到了我。

“老公你没事吧。”龙心担忧的来到我身边。

“嗯?我没事啊,怎么了老婆,为什么这么问?”

“刚才金刚说要来找你的麻烦,我怕你出事就赶紧赶过来了,真的没事吗?”龙心担忧的上下打量着我,生怕我出个什么事。

“没事没事,你老公我可结实着呢,就他们那点劲,连给我挠痒痒都算不上。”这我倒是真没说大话,虽然挨打的时候挺疼,但现在回想起来就真的和挠痒痒差不多。

“没事就好。如果下次金刚要再来找你的麻烦,一定要告诉我,我绝饶不了他。”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来亲一个!”

听到我说亲一个的时候,龙心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俏脸微红,然后才迎了上来。

晚上,我的家里。

妈妈正在准备着晚饭,师傅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着明天的教学,小萝莉绯仍然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看起来心情不错。我在研究了一会自己体内的魔种未果之后,就顺其自然了。

“叮咚!”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阳阳去开一下门,看看是谁来了。”妈妈说道。

我起身去开门,站在门外面的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高个子美女,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和绯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你是谁?”美女见到开门的是我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寒声问道。

“呃,你找谁?”我有些不爽这个女人的态度,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呢?”女人却也是再次反问道。

“什么原来住在这里的人?你到底是谁?又想干什么?”

“阳阳,究竟是谁来了?”妈妈疑问的声音从屋里面传来。

我刚想回答不知道,却只见这个女人快速的出手直接就制服了我把我按在了地上,虽然我的精神力让我看清了这个女人的动作,但是普通人的身体还是反应不过来。而且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这个女人是一个枷锁境的修士。

“到底怎么了阳阳?”妈妈从厨房出来走到了门口,然后在看到门口这一幕之后愣住了。

“你是,月华?”妈妈看见了女人的长相之后,有些惊讶的说道。

月华?哪个月华?我突然就想到了我那个素未蒙面,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的姐姐,好像名字就是:李月华。

“妈?!”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