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宝石(修正版) (6) 作者:hollowfores

.

【催眠宝石(修订版)】

作者:hollowforest2020/08/17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6章

张浩竖着他那根和年龄极度不符合的粗壮肉棒盘腿坐在床上,这是一根永不疲倦的、专门针对女人的武器,它随时随地就能硬立膨胀起来,能持续一两个小时不会疲软下去,哪怕连续进行了十多次的发射,它依旧可以坚挺如初。张浩甚至曾经看到它在一次扭曲的欲念加持后,上面的皮肤开始硬化,呈现出带着棱角的角质层,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但也仅止于此了。

此刻张浩那宽敞的卧室里,一共跪着五名赤身裸体、从23岁跨度到41岁的女人,这里面有学生,有公务员,有企业经理,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张浩的邻居们。而引起张浩嗤笑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别墅区的这些年龄不一的邻居们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不错。这让他得出一个结论,不是说有钱的女人就漂亮,而是漂亮的女人总是容易有钱的。

除了跪着的五名女人,还有一名身材丰满的中年美妇正光着身子在张浩的床边,正明晃晃地悬挂、摇摆着一对丰满得夸张的大奶子,弯腰为张浩折叠着衣物。她也是张浩的邻居,住在正对面的孙媚孙太太,开珠宝店的,一个月前和家里人声称去国外的商学院进修了,但实际却是住在别墅的客房里,她既是张浩发泄性欲的性奴,又是佣人。

“要出远门吗?”

孙媚一边整理着衣物放进旁边的行李箱中,一边用温柔的声音朝着张浩问道,一反她平时对待街坊邻居那傲慢的态度。

_ 这些食粮已经没多少作用了,我也有些腻歪了……_ “嗯。等我出去后,你们就都自行回去吧,把一切藏在心里,直到我传召你们过来前,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明白了吗?”

“明白了——!”

整齐划一的回答。

——

今天张浩全家要出发去S市旅游,这是何沅君昨天的临时决定。当然,这个何沅君临时起意的计划,其实是张浩的计划。

也因此,在S市等待何沅君的,将会是一场噩梦。

而这一切都是张浩的游戏。

得到戒指之前,张浩在现实生活中饱受冷眼、讥讽、嘲笑……,即使父母从未嫌弃过他,但周围的人、亲戚们,甚至自己的亲姐姐都厌恶他,鄙视他。这让他感到自卑,一直到家里给他买了一台电脑,到他第一次接触电脑游戏。

电脑游戏给张浩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那个世界他可以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可以是肆意破坏城市的怪物,也可以是尾行女生的变态——他可以是任何人!他开始沉迷游戏,躲在虚拟的空间里寻求成就感。他并不觉得这样有任何问题,每个人都在追求美好的东西,无论是富人穷人,不过大家追求的方式和目标不一样罢了。有人追求金钱,有人追求梦想,那么就有人追求虚拟。

张浩不喜欢网游,他喜欢故事性更强的单机游戏,他喜欢把自己代入角色里面,他从中获得无与伦比的快感。

——直到他遇到了一位强大无比的BOSS。

修改器。

修改器,或者叫金手指,作弊器,外挂。当他在某个游戏里的一个关卡卡了许久的时候,失去耐心的他第一次尝试使用了修改器。在修改器的帮助下,他轻松地通过关卡,看上去他似乎又获得了快感,尤其是那些敌人像切菜一样被他收割。但张浩很快就发现,这个所谓的救星才是他最大的敌人。因为离通关还有一半进程的时候,他就已经没兴趣玩下去了。他没有成就感。修改器破坏了他的成就感,但成就感其实在是让他获得满足和快乐的最重要食粮。

而此刻他手上佩戴的黄宝石戒指就是金手指,一个能操纵人类大脑的修改器。

张浩初期沉迷了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就醒觉过来了,游戏修改器是前车之鉴,他知道一些威力无边的东西,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他开始改变了戒指的用法。

_ 一个支线故事,一个场景……_ 张浩来到母亲的卧室门前,那扇平时总是关着,必须要敲门才会打开的深棕色木门,此刻却虚掩着,只需要轻轻一推就会完全打开来。但他并不急着进去,只是伸手把门推开了少许,然后倚在门框边上,往里面看去。

母亲何沅君此时背对大门在衣柜前,正双脚左右稍微岔开站着,弯腰俯身,身体呈150度在衣柜最底下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一般人面对这么低的抽屉通常会蹲下来,但在学校的时候是体操队,毕业后也一直健身瑜伽的何沅君轻易就能完成这样程度的动作,所以她有时会习惯性地为了省事用这样的姿势直接弯腰拿东西。

但对于一名女性来说,这样的姿势却是异常的不雅,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尤其是这名女性此刻正裸露着大片的肌肤。

张浩从母亲的脚踝一路往上看去,能清楚地看到妈妈那对雪白修长、毫无瑕疵的美腿上面,那雪白丰满的大屁股随着翻找得动作在摇晃扭动着——何沅君的下身居然没有穿衣服!!

_ 真是神奇,母亲的身体总是看不腻……_ 过去一个多月里,在戒指的帮助下,张浩对母亲是百般淫辱,母亲的身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他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永远也不会腻歪一般,母亲总是让他兴致勃勃,尤其是这种香艳的美景,无论何时看到都能让张浩感到血脉沸腾。

张浩摸了摸中指上的指环,轻轻推开门蹑着脚步走了进去。

走到了何沅君身后三步远的时候,他才发现妈妈并不是光着屁股的,而是穿了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因为妈妈的屁股特别丰满,丁字裤那条窄布带陷入了股沟中,所以在大门那里看过来视觉上产生了光着屁股的错觉。

何沅君那丰满的蜜桃臀部随着翻找的动作轻轻扭动着,丰腻的臀肉像果冻一般轻颤着张扬着它的弹性,小小的丁字裤偶尔随着动作被扯偏,露出了下面那褐色的菊蕾,张浩甚至有种错觉看到那菊花偶尔在开合。

_ 在哪里呢?

我真的有买过那样的丝袜吗……_ 并不知道自己正被儿子视奸着,何沅君此刻正在翻找一条性感的玫瑰花纹丝袜。她此时胯下的丁字裤也是特意“挑选”的。

_ 咦?_ 突然,她留意到脚下的影子似乎有些怪异。“啊——!”何沅君惊叫了一声,猛地站起来回头,看到是儿子张浩,那乱颤的小心肝才稍微平稳了少许。

“你这孩子!你要吓死人啊,进来也不会敲一下门嘛!真是的……啊……”

何沅君嗔骂了一声,才看到儿子眼神怪怪的,这个时候她才醒觉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套蕾丝内衣,而且是情趣内衣,半球形的蕾丝镂空胸罩根本遮挡不住什么,不但露出了大片的乳肉,半透明的蕾丝薄纱布料让她那褐色的乳头乳晕也清晰可见。而重灾区在下体,低腰丁字裤不但在阴阜上方露出了一下片阴毛,裆部那里大阴唇也阴毛缭乱地裸露着,说不出的淫靡,让她顿时又惊叫了一声,一手横栏胸前,一手捂住下体,脸蛋因羞恼荡起了一片红晕。

“张浩——!你没看到妈妈在换衣服吗?给我出去——!!”

何沅君有些气恼,柳眉一竖,立刻摆出严肃的表情,喝令儿子出去。拥有200多号员工的企业老总在喝骂间有股不怒而威的威严。

_ 就是因为你在换衣服,我才不可能出去。_ 张浩的内心冷笑着。要是过往,别说他会转身出去,就是在门缝窥见妈妈在换衣服也只会快步走开,唯恐被母亲发现招来一场无妄的责骂。

_ 木偶戏上演时刻!_ 张浩肥嘟嘟的手指朝着妈妈打了个响指,然后何沅君身体一震,脸上的寒霜和怒容褪去,一对杏眼里瞳孔高速地抖动着,很快那眼神就变得迷离起来。

“放松你的身体。”

随着张浩的命令,表情木然的何沅君将遮掩隐私地带的双手自然垂落下来。

“来,让我们一起看看剧本是怎么写的……”

——

当何沅君迷离的眼睛恢复了清明,她突然有种想要欢呼雀跃的感觉,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不再像早些日子那般混乱、迟钝。

“张浩,你找妈妈有事?”

何沅君一本正经地带着疑惑的神情问道,她双手此时垂了下来,自而然地站着,再没有因为在儿子面前这样性感羞耻的装扮而感到羞惭。

“妈,你真健忘啊,不是你喊我过来给你出出主意,这次旅游你要穿些什么衣服吗?”

张浩露出了一副天真无辜的神情。

“噢,对,瞧你妈妈那记性……。来,那你帮妈妈挑一下吧。”

何沅君轻拍了一下脑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她当着儿子的面,就这么若无其事地穿着一条淫秽的丁字裤,扭着屁股转身把几个衣柜门一一打开:“随便挑吧,我相信儿子的眼光。”

“但是,妈妈,我觉得就这样挑并不合适啊。我认为我要先了解妈妈的身体,才能做出最英明的选择呢。”

“啊?怎么了解?”

何沅君一脸的疑惑。

“当然是让我摸一模你的身体啊,我要彻底了解妈妈身体的曲线,这样才好选择呢?”

荒唐的论调。然而……

“这……,好吧,你来吧………。”

面对儿子张浩这么无礼冒犯的要求,身为妈妈何沅君也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很快就答应了,她双手抬起,摆出一副随你搜身的姿势。

虽然答应了,但何沅君情不自禁地轻轻咬着自己的下唇,自己也感觉到奇怪,脸上发烫着,分明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羞耻感,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答应孩子这样的要求。

张浩露出猥琐的淫笑,直接上前,伸出手抓住妈妈的右乳,隔着乳罩就大力地捏弄起来。何沅君毕竟有一定年纪了,无论她如何注意保养健身,一对36E的巨乳此时也有些轻微下垂了,弹性也比青春少女要逊色一些,但损失了些许弹性,带来的却是入手却软腻生香的柔软度,张浩能清楚地看到妈妈的乳球在他的按捏中不断地变幻着形状,却又是别有一番风情。

“妈妈,你的胸围多少?”

“啊……?36……36E……”

“哇——!这尺寸太夸张了吧?”

“啊——!张浩,你弄疼我了……别这么大力……”

身为母亲,自己的乳房被儿子肆意地揉弄亵玩着,何沅君脸蛋红的发烫,心里更是感到极度的羞耻难堪,但偏偏身体却没有一点抵抗的意思都没有,一边告知自己儿子胸围尺寸,一边还维持着方便儿子玩弄的挺胸姿势……

张浩留意到妈妈的眼眶已经开始泛起泪花,但嘴却是维持着淡淡的笑容,他内心兴奋地在嚎叫,他最喜欢这种档位了,在那些食粮身上反复练习,戒指的能力他如今算是运用的有些得心应手了,此刻施加在母亲身上的这种矛盾之美,比直接操逼更叫人血脉偾张。

“别……那里不行,快放开!”

何沅君惊呼一声,因为儿子刚刚将她一边乳罩扯下,手不但直接抓捏着自己的乳球,居然还逗弄着她的乳头。胸部被直接袭击,让何沅君露出痛苦和狐疑的神情,眼眶里的泪珠滑下,她伸手拉开张浩的手,一边责怪着一边重新把自己的奶子塞回乳罩杯里,快速整理好乳罩。

她气愤得胸脯剧烈起伏着,一双大奶子也跟着抖动,她呼吸粗重了起来,却不是被张浩撩拨起了情欲,反而是因为某种升腾起来的愤怒。只是,她的身体并没有回应她这种情绪,她拉开张浩的手后,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既痛苦又迷茫地看着这个小儿子。

过了好一会,面对故意装出疑惑不解神情的张浩,何沅君的心情逐渐也平复了下来,她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对儿子说道:“我是你妈妈,那些地方……你……你不可以随便乱摸,知道嘛?”

_ 你身上三个洞都被我插遍了,还不可以乱摸?_ 张浩心里讥笑着,脸上却不表露出来,摆出一副不乐意的表情说到:“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不能摸?”

“那是乳……哎……”何沅君下意识地想要回答,但很快醒悟过来那些字眼的敏感:“反正女性的那里,你不能乱摸,别问那么多了!”

张浩心里窃笑,走上前去,左手托住妈妈右乳的下沿,右手隔着薄薄的蕾丝胸罩,随意捏弄把玩起来:“那为什么隔着内衣就可以?”

“这……,这……,因为……,我……”

看着儿子随意把玩自己的乳房,何沅君想说隔着内衣也不可以,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来。她此时开始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她支吾着,组织不起逻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啊——!你……你……”

何沅君发出一声惊呼,就在刚刚,儿子隔着半透明的蕾丝内衣,居然捏住了她的乳头将她整个肥硕的乳球拉扯起来。何沅君的手下意识要抬起来给儿子一耳光,但她抬起来后,手臂就就那样悬空着,没有朝儿子的脸蛋落下去。

“这样就可以了吧?隔着衣服的话……”

“妈妈……,妈妈也……不知道,这……,这……,可以……。”

何沅君支吾了几下,最终泪水又涌上了眼眶再从脸蛋上滑下,但她点了点头,对儿子的行为默许了。而随之的,那抬了一半打算制止儿子的手,也突然失去力气垂了下去。

_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儿子在隔着胸罩搓弄我的……我的乳头……

但隔着胸罩,应该没问题吧……没有直接触碰到……

咦?

有些不对劲……

啊……疼……

他在干什么?

扯得我的乳头很疼啊……_ 就这样,儿子就当着她的面,捏着她的乳头又拉又扯,但突然间,她灵光一闪,她一把拍掉了儿子手。

“帮我挑衣服不用弄……弄妈妈的乳头吧。”

何沅君还是对儿子说出了那个字眼。

啊……婊子,老子正玩得痛快呢!张浩突然觉得有点不耐烦起来,他又打了一个响指,再次增加了一系列的命令,将档位调高了一位。这虽然违反了他尽量按照剧本进行的初衷,但有时候外挂就在那里,要他放着不用的确是很难克制的事情。

“妈妈,我要摸你的臀部了,你能把底裤拉下来,让我摸得更准确一些吗?”

被修正了“档位”的何沅君脸红得发烫,一股强烈的羞耻感笼罩着她,让她的手颤抖着,伸出又收回,如此两次后,还是伸了出去,抓着内裤两边细绳一般的布带,弯下腰把丁字裤拉到膝盖上方。当她准备直起身子时却被张浩按着脑袋。

“妈妈,扶着自己膝盖,你就保持这种弯腰的姿势就好了。”

这个时候何沅君上半身弯了下去,一对大奶子也随之垂了下来,在那里摇摆着,在完全地展示着它惊人的分量。本想开始玩弄母亲丰臀的张浩,忍不住伸手抓住两只肉球,又把玩了好一会。

“妈,你的腿分开一些。”

何沅君双腿应声左右岔开,将夹在中间的玉蚌暴露出来。

操!

绕道妈妈身后的张浩发出了一声赞叹,母亲翘着光屁股,在儿子的面前露出了长着茂盛阴毛的私密唇瓣,肥厚的阴唇因为双腿的张开而微微露出一条缝隙,像一处神秘的峡谷,风光无限。这种光景,张浩是怎么也看不腻。

“你别看了,快摸……快摸妈妈的屁股……”

何沅君垂下的头发遮掩了她脸上极度羞赧的表情,并没有发现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裸露阴部有何不妥之处,反而用一本正经地催促着儿子摸她的屁股,好给她选条裙子。

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事情了!

张浩下身已经有点硬得发疼了,真想立刻把肉棒插进那两片阴唇里面,但他还不能这么做。他享受现在进行的一切,这段时间过度的淫乐虽然在戒指的加持下并没有让伤害到他的身体,但他却总结了一些心得,例如:单纯的性交只是低级的兽行。

张浩的手在上面摸拭着,感觉像摸着一匹光滑的丝绸。丰臀肥腻饱满得又没有一丝赘肉,因为妈妈一直坚持瑜伽和运动,那些软肉依旧保持着活力,显得结实而富有弹性。

张浩开始大力地捏弄起来,而且手指时不时故意触碰妈妈的阴唇。果然,何沅君扭过头来面露不悦,就要发作。但张浩立刻把手挪开,装作是无意间触碰到,这样她又发作不得,只能强敛怒容。

她羞红了脸,完全没发现是儿子故意所为,反而感到脸蛋发烫:自己居然在孩子面前起了反应。

“张浩,你……你还没好吗?怎么要摸那么久啊……你……快点……”

“妈,你下面怎么突然冒水了,这是怎么回事?”

张浩故装天真的疑问,让何沅君感到羞惭难耐,她咬着下唇,狠狠地剐了儿子一眼。

“别……别多事……!啊……你别碰到妈妈下面,啊……小心点,刚说完呢……,反正你快点,快点摸完,给我选条漂亮的裙子。”

“妈妈,你说过的,做人要不耻下问,你‘必须’回答。”

何沅君的眼珠子轻微地抖动了一下,持续了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然后她赤红着脸蛋,颤抖着声音说道:“那是因为……因为……妈妈……发情了,所以……妈妈的阴道,就会分泌出……淫水……”

“淫水?是淫荡的水的意思吗?”

“这……,是……是吧……”

“那么说分泌淫水的阴道是淫荡的阴道咯?妈妈,你有个淫荡的阴道吗?”

“不……不是……阴道就是……阴道……没有……没有淫不……淫荡的分别……”

“那什么是发情呢?”

_ 儿子怎么可以问这样的问题……

好难堪啊……

但……但这是个给儿子进行性教育的好机会啊……_ 何沅君咬咬下唇,开始强忍着内心的羞耻和屈辱,张嘴说道:“啊……,发情是……,是指妈妈……妈妈渴望性交了……”

“那些淫水有什么作用呢?”

“张浩!你……”

“妈妈你‘必须’回答。”

张浩走到了妈妈前面,将她的头发撩拨到一边,再轻微用手托着下巴让她的脸蛋仰了起来。

_ 不要……儿子……

不要这样看着妈妈……

不要带着这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妈妈……_ “淫水……能让妈妈的……阴道……更加湿润,好方便……方便……男人的阴茎插入……”

_ 呜……,我到底在说什么……_ “那妈妈,你现在的阴道流了这么多淫水,你那里是想男人的阴茎插入吗?”

“这……”

“想不想?”

“想……呃——!张浩!你在干什……,呃——!啊——!什么……”

_ 怎么回事?

什么插进来了?

是儿子的……那里吗……?怎么会这么粗……

好胀啊……胀满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还在前进……_ 刚刚还在想着“单纯的性交只是低级兽行”的张浩,终究没忍住把肉棒送进了母亲的阴道里,粗大的肉棒在淫水的润滑下,轻易地直捣黄龙,一插到底。

_ 好……好粗……

为什么他的……的……鸡巴会这么粗……

天啊……_ 何沅君被猛烈的撞击撞得一对奶子疯狂甩动起来,她脑里隐约觉得觉得不对劲。

_ 我在干什么?

这不是性教育……

这是乱伦!

快停下来何沅君!_ 然而虽然这么想着,但她的双手却依旧扶着膝盖,完全没有去制止抵抗的迹象。她一边感慨着儿子的鸡巴的粗壮,一边嘴里却开始叫喊着:“张浩……,不可以……,不……,呃————!我是你妈……你不可……呃啊——!啊——!”

“啊……不要……啊……嗯啊——!张……张浩……不要……,妈妈……妈妈下面……受不了了……”

_ 这种胀疼感是……

捅到子宫了吗?

那种长度……一定是捅到子宫口了……

啊——!他要……

不可以……

不要——!_

“不——!张浩!不能——!”

“不能射在妈妈里面——!啊————!啊…………”

灼热的精液直接填满了何沅君下身的腔道,被儿子内射的惊恐,让何沅君直接晕死了过去,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以不雅的姿势躺在地板上的何沅君,那阴毛茂盛的下体此刻被儿子的巨龙捣弄得一塌糊涂,糊满了精液淫水,两片肥厚的褐色阴唇无法合拢,阴道口直接裂开了一道口子,那白浊的精液正不断地从里面往外涌出……

_ 果然还是忍不住……_

张浩抬起脚,脚丫子塞进妈妈晕死过去后半张的嘴巴里,又抽来踩踏了一下妈妈那对柔软的大奶子,嘴里发出啧的一声,脸上露出不爽的表情。

_ 用修改器的感觉还是这样叫人不爽,但没办法了,不这样的话,今天的剧本就无法完成了……_

黄宝石戒指散发着无形的波纹,笼罩着何沅君脑子的“藤蔓根茎”开始不断地颤动起来,一会儿,晕死过去的何沅君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木然地走进了卧室的浴室里,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她又穿着那套淫秽的内衣走了出来,来到张浩面前转身,把内裤再次褪到了膝盖处,再次弯腰扶着膝盖,岔开了双腿。

一切仿佛“NG”重拍般归位了。

何沅君眼神恢复清明后,当张浩的手攀上她的臀峰开始揉弄起来,又很快又变得迷离起来,莫名的情欲再次涨潮,让她感到自己的阴穴开始瘙痒起来。

_ 啊……

刚刚他是不是碰了我那里?_

一切被重置到了何沅君为了让儿子挑选一条裙子而弯腰翘臀让儿子抚摸自己下半身了解自己身体的时候,在何沅君的理解,“正常”的做法是,儿子抚摸自己的臀部和双腿,就足够了解她的下半身曲线了,她只是疑惑,为什么儿子的“了解”停留在臀部如此长的时间,不但搓面团般地揉弄,偶尔居然还拍几巴掌……

“张……张浩,你摸完没有……”

妈妈不得不“善意”地提醒一下儿子,因为这样的揉弄实在是让她感到太羞耻太难堪了。

“还不行呢,妈妈,我还要更‘深入’地了解清楚。”

“什么?你……啊……”

_ 他……他又碰到我那里了?

应该……应该是不小心的吧……

呃?又——!_

这么想着,何沅君扭过头来面露不悦瞪了儿子一眼,就在她要发作的时候,张浩却立刻把手挪开,装作是无意间触碰到,这样她又发作不得,只能强敛怒容。

抱着“孩子只不过是不小心碰到的”的念头,何沅君没有出言制止。但在“不小心”的次数多了以后,她才发现情况开始有些不妙了。一种强烈的瘙痒感觉,开始在她的阴道里蔓延起来,然后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蠕动着,居然有淫水从逼穴里流出。很快,整个阴穴就完全湿润了起来,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那不断涌出的浪水就要滴下来了。

她低着头,秀发垂下来掩盖住她的脸,张浩看不到妈妈什么表情,但耳朵却能清晰地听到妈妈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气和呻吟的声音。

_ 不要……

不要摸了……

再这样摸下去……妈妈要忍不住了……_

当张浩从轻轻触碰一下私处发展到直接手掌包裹在她阴穴上搓弄几下,沾满了淫水又涂抹在她臀缝上揉弄起来时,何沅君已经彻底迷乱了。一方面她对于被儿子玩弄下体而起了反应的自己感到羞惭难耐,另一方面她却又不知道为何没有做出制止的行为,唯一的抵抗居然是在脑里发出哀求的声音……

_ 他……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直接摸我的私处……

啊……

他在揉弄我的阴唇……

不可以……我是你妈妈……张浩……你不能这样做……_

对自己下体的称呼从“逼穴”变成了“私处”、“逼唇”变成了“阴唇”,却表明何沅君更贴近真实的自己,但偏偏这样她反而要承受更强烈的羞耻和屈辱。

场面开始变得荒淫起来。

当张浩第一次将一小节手指插入何沅君的阴穴又快速地拔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开口抗议了一下,但仅仅是口头的责骂。但第二次、第三次……,何沅君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在自己的私处,大脑开始恍惚起来,彻底被撩拨起来的性欲淹没,开始本能地开始追求起棒状物体插入自己阴道带来的快感。然而这种快感偏偏是一瞬即逝的,这样的撩拨更让她感到饥渴起来……

何沅君并不知道,自己被儿子“调教”着,张浩在妈妈情欲高涨的时候,开始开放更多的“自我”给妈妈,这样状态下何沅君清醒度其实是相当高的,但偏偏因为身体和大脑处于“发情”的状态里,她又没法清醒地思考……她只会认为是这些日子的独处让她变得空虚饥渴,才会做出这种有悖伦常的荒唐事……

而且张浩用了一些小把戏,他虽然恢复了妈妈更多的理智,但他却让戒指加强了母亲性器的敏感度,几乎是常人的数倍以上。

当儿子一节手指快速地插入抽出,何沅君感到自己的阴道却像是一根粗壮的鸡巴猛烈地抽插了一下,这么几下后,她那被淫水涂满的肥厚唇瓣,此刻像开花一样绽放着,透明的淫水止不住地涌出,开始滴到拉扯在两腿间的底裤上、地板上。

然后,当儿子将整只中指完全捅入她的阴道里,并未抽出来,反而在里面开始勾挖起来的时候,面对儿子的指奸,作为妈妈的何沅君没有再发出任何抗议,反而仰起了头颅,秀挺的瑶鼻呼吸出热气,朱红的嘴唇里挤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

抽出,插入,抠挖,抽出,插入,抠挖……

抽出,突然不再插入了,只是在阴道口磨蹭着,何沅君的大脑在剧烈斗争着,但最后,她咬了咬下唇,身躯颤抖着,然后,那丰满的臀部开始向后拱,主动把儿子的手指吞没进自己的阴道里。

但儿子插入她阴道里的手指,还是不动。

“呜……”

因为极度羞耻和难受而直接哭出声的何沅君,在几声悲啼后,她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丰臀,然后,身体向前,向后,向前,向后……,胸前那一对因为身体前倾而垂下来的木瓜奶,随着下身淫荡地前后抽拉着以便让儿子那三根手指像肉棒一样抽插着她的阴道,也随之前后大幅度地甩动着。这样高难度的动作让何沅君汗水、浪水不断地飞甩着,粗重的喘息声,压抑不住的呻吟……

当处于“清醒”状态下的母亲却“失去理智”地摇摆着自己的身体让儿子的手指指奸着她的阴穴时,张浩那怒涨的阳具马眼张开,精液直接开始流淌出来,强烈的快感开始冲击的张浩的大脑,但在戒指加持下,他没有因为这股欲念彻底迷失,反而还能一边享受着小高潮的快感,还能一边开声调教母亲:“妈妈,舒服吗?”

“啊?舒……舒服……,嗯,啊……”

“我的手指插得你的逼穴很舒服是吧?”

“啊……,不……不是的……”

何沅君下意识否认。

但很快……

“哦……哦哦哦……啊——!啊————!”

一声发自灵魂的浪叫后,何沅君让自己的臀部往后撞去,那肥大的臀瓣完全吞没了张浩的手指。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何沅君在攀向高潮顶峰的时候,儿子张浩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他左手环抱着何沅君的小腹,右手一发力,整个手掌居然完全没入了妈妈的阴道内,其中中指还直接突破子宫口、子宫颈管,插入了何沅君的子宫腔里。

“呃啊——————!”

何沅君瞪圆了眼睛,剧烈的疼痛撕裂感和怒涛一般的高潮快感同时传来,她嘴巴张至极限,舌头往外吐着,从喉管深处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呃叫,整个身体不断痉挛颤抖着,等张浩的手从撕裂的阴道口完全拔出的时候,她直接跪倒在地板上,尿道口不受控制地打开,金黄色的尿液飚射出来……

张浩看着自己湿漉漉的右手,猛地又扑上去,将怒胀的鸡巴一下捅入何沅君的菊蕾内,开始剧烈地发射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何沅君从昏迷中醒来,她的记忆却停留在自己被儿子指奸至高潮那里,而被“拳交插入子宫”这一段已经被彻底从脑子里抹去。她喘着气,一手捂着淫水淋漓的私处,一手捂着脸哭泣了起来,却是陷入极度的自责自怨中,无法理解自己居然被欲望吞食了理智,和儿子做出这样的行为。

她嘶哑着嗓子喊道:“出去!你给我出去——!!!”

张浩装出怯懦懊悔的声音低声说了两句“妈妈,对不起……”,加深了何沅君的羞耻和自责,然后很快跑出了房间。

大概十几分钟后,何沅君才从地板上起来,失魂落魄地从腿上把已经被淫水弄湿的丁字裤脱下来,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面,然后看着垃圾桶里那团内裤,又掩面再次哭泣起来。

然而,在她哭完后,她走到衣柜前,又翻出了一条丁字裤套在了自己湿漉漉的逼穴上,没有被清理的淫水迅速被那轻薄的布料吸收,蔓延开来……

而何沅君却毫不理会。

此刻房门洞开,她甚至没听见楼上传来女儿美晴的尖叫声,和“张浩,你干什么——!”的呼喊。

——

又过了2个小时候,穿了一条蓝色底蝴蝶花纹连衣裙的何沅君拖着行李箱站在客厅,看着背着背包从楼梯走下来的儿子,神色复杂。

半个小时前,逐渐“冷静”下来后,何沅君再次“意识到”刚刚那荒唐淫戏中,是她在摇摆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的阴道去套弄儿子的手,以换取高潮的。她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虽然儿子也有错,但却是她这个妈妈“勾引”了儿子啊。

尽管感到无比的羞耻,但她还是上楼按儿子的门铃,想和儿子谈一下刚刚的事情,她想了许多说辞,想要教育儿子,关于性、关于禁忌、关于伦理,顺便为自己的行为作出掩饰和辩护。但儿子没有回应。何沅君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某些价值观已经被完全改变了,自己赤裸着下体被儿子指奸至高潮,在她眼里,儿子的侵犯居然只是青春期性萌动的事情。

此刻见到儿子,趁着女儿还没下来,何沅君还是走过去,低声地对张浩说道:“你……你下次不可以这样了。你不能这样对待女生。更何况我是你妈妈,这是一种……”

何沅君自己脸又发烫起来,乱伦这两个字她说不出口,况且,她是被儿子用手指……

两母子最终也没能说什么,何沅君是因为张美晴这个时候从上面下来,张浩作为“上帝”,却是根本不在意妈妈说些什么。

“好,我们出发吧。”

“妈……我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美晴?”

“算了……没什么了……”

张美晴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好,她觉得自己有些不舒服。走在最后的她,趁着妈妈和弟弟不注意,摸了一下屁股。她感到极度的疑惑,明明自己早上还好好的,临出发的时候她却感觉到自己的菊蕾有些疼痛,但除此之外又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了,看起来并不影响出行。

张浩走在后面盯着着妈妈的臀部,柔顺的连衣裙在上面勾勒出两道诱人的弧线。正当他想着要不要接着帮忙装行李上车的时候揩一下油,他手指的戒指突然发烫起来。

一辆本该在这个别墅小区禁止通行的摩托车在他面前飞过驶过,笼罩在别墅的能量场对于这个突然的闯入者毫无办法,但毕竟是在它的领域内,这边的张浩感到自己的脚一软,身子一歪就要向跌倒在地的时候,一阵巨大的力量从肩膀传来,把他推得向后跌去,然后黑暗瞬间袭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