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性福生活 (27-31) 作者:一兵

.

【村长的性福生活】

作者:一兵2020.8.17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七章 璐莹

荫荫集团的名气越来越大,引起了当地的第一大媒体电视台的关注,电视台对村长进行了独家采访,并制作了一期节目报道播出,这更增加了企业的知名度。为答谢电视台,村长邀请电视台领导及工作人员一同吃饭,电视台台长、副台长、编辑记者等人参加了宴会。席间一个女子引起了村长的关注,此女子年龄不过三十,身高足有一米七五,长发飘飘而自然,衣着庄重而得体,眉目清秀笑颜如花,席间谈吐优雅,彬彬有礼。村长偷眼观瞧,惊为天人,席后一打听,此女子正是电视台的当家美女主播璐莹,她主持的电视节目万家灯火,收视率在全国始终排在前十名。这可是美女主播,在全国都很有名气的主持人,色狼村长胃口越来越大,居然动起了璐莹的主意。几番打探才了解到,此女子还有一个身份,她是市委书记公子的未婚妻。村长贼心不死,他想起高瘸子的老婆也在电视台工作,跟她或许熟悉,一问方知,高瘸子老婆跟她不但熟悉,而且关系好的像亲姊妹,但是她不想帮他这个忙。在村长一再的请求下,她才答应问问,没想到人家很快给了答复,一夜二十万戴套,不戴套要四十万,村长喜极而泣,此事居然可成,那就来个不戴套的,四十万就四十万。

接下来,璐莹要求先支付酬金,村长满口答应,无名无姓的骗子要小心,有名有姓的主持人怕啥呢?按照指定的账户,村长把四十万汇过去。三天后,两个在宾馆里见面了,尽管只有一面之缘,但双方似乎没有一丝陌生感。相互寒暄问候,璐莹就宽衣解带,白皙的身体光光如野,她大大方方在红地毯上走来走去,展示着自己最美的身姿,村长惊叹于这上帝的杰作,时间居然有如此完美尤物,他跪倒在璐莹脚下,尽情的抚摸亲吻,从脚趾开始,一直吻到嘴唇,吻遍全身。在璐莹再三请求下,村长才提枪上马,一展雄姿。村长问她是不是经常这样干,璐莹说是第一次,因为弟弟出国留学,缺少一笔资金,高瘸子老婆给她说有阔佬相中了她,问做不做,我以为是开玩笑,随口说了个四十万,没想到是真的,而且你真就给了四十万。说话间两人已经高潮迭起,女人一旦上了劲,要求绝不亚于男人。村长惊叹于这女人强大的需求,身体的震动,下身的蠕动,以及嘴里大呼小叫的喊声都让村长极度受用。一晚上她不停的索取,村长不停的送货,最后把村长累的爬不起来,璐莹还意犹未尽,你出了大价钱,我不能让你失望,总要让你感到物有所值。一早,璐莹穿戴整齐,稍事打扮就迈着大长腿扬长而去。

三个月后,高瘸子老婆突然打来电话,说有麻烦了,璐莹跟她男朋友拜拜了。村长很困惑,拜拜就拜拜,跟我有啥关系。是跟你没关系,但是上一次一夜情,璐莹居然怀孕了,她去医院做人流手术,但是医生告诉她,她已经做过三次手术,如果再做,就会永远失去生育能力,终生无法怀孕。考虑再三,她打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个孩子是你的。村长半信半疑,但还是亲自去璐莹家看望她,请璐莹去他家修养,待生完孩子,再送她家。璐莹就这样来到村长家,村长对她非常体贴,腊梅和世虹也对她很好,村长的儿子儿媳也很喜欢她。孩子生下来后,村长给这个孩子做了亲子鉴定,果然是自己的种。此时璐莹已经不愿意离开这个家了,就这样璐莹成为村长的三夫人。村长大喜,电视台当家花旦,全国知名美女主播委身于村长做三奶,四十万搞个一夜情代价不菲,但是四十万把一个美女主播娶进家门,这可占了大便宜。

第二十八章 捉奸

荫荫集团董事会由村长、大羽、彩霞、明珠、青林媳妇和白族姑娘组成,大羽、彩霞跟明珠的老公都是村委会成员,青林不在村委,但是青林媳妇做事严密,为人低调,大羽不敢得罪。白族姑娘没有什么后台,她也进了董事会,大羽一百个不服。不就是跟村长有一腿吗?有啥了不起,大羽一直想把她挤出董事会。另外,大羽跟村长不清不楚的,敬田因为这没少跟大羽吵架,想来想去大羽想出一个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县里组织各村代表去南方考察,敬田是村长,这个名额自然是他的。荫荫公司做为一个独立的单位,也有一个名额,村长脱不开身,把这个机会给了大羽,两口子一起出门,对于他们来说是好事,也体现村长对他们的照顾。但是大羽以夫妻一起去惹村民闲话为借口,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白族姑娘。其实大羽心里有数,敬田是好色之徒,白族姑娘性格开朗,他们一起出发不出事才怪。

敬田当上这个村长以后,开始也给村里办了几件好事,逐渐地私欲膨胀起来。他暗暗计划着,在自己任职期间,把村里的年轻媳妇全部搞遍,到目前已经有多名女人遭殃。对歪子的女人他很感兴趣,但这女人有老村长撑腰,又是公司董事会成员,敬田一时找不到机会下手。听说白族姑娘要跟他一起去考察,高兴得敬田合不上嘴,连夜把自己的行礼包准备好。大羽偷偷检查了一下,里面居然有一盒子避孕套,看来这小子早有准备。

一路上敬田对白族姑娘大献殷勤,白族姑娘知道敬田心里想啥,对他处处提防。敬田看到没机会,居然从服务员手里骗出备用房卡,深夜趁白族姑娘熟睡之际潜入房间干坏事。白族姑娘梦中惊醒,拼死抵抗,十个指甲插入敬田两臂皮下组织,但没有阻挡他攻击的步伐,敬田忍痛把孽根插进了白族姑娘的玉体,肉搏战随即结束了,敬田征服了白族姑娘。

考察结束了,敬田和白族姑娘都平安回来,敬田表面若无其事,聪明的大羽却嗅出别样的味道。她检查了敬田的行李,避孕套用了一多半,大羽知道敬田已经干完了,她只需静待机会,早晚抓到证据。没过多久,她听到村里的孩子们说,一男一女,走在一起,一看没人,钻进树林,她拉住一个孩子一问,男的是敬田,女人就是歪子的媳妇,原来,左树林就是二人的约会地点。大羽安排自己的亲信,终于捉奸成功,把两人当场抓获。她让人用绳子把敬田跟白族姑娘捆在一起,喊来老村长看现场,大羽以为村长会一怒把白族姑娘开除出董事会,这正是她的本意。没想到村长大骂大羽鲁莽,说敬田是一村之长,这件事传出去可不得了。当场给他们解开绳子,随后交代现场人员,不能说出此事,否则把他们扔到河里喂鱼。村长不想跟敬田搞得太僵,毕竟他是现在的一村之长,而白族姑娘也没怎么样,仅仅对她罚了一些款,保留董事一职,这可把大羽气得半死。

第二十九章 逃过一劫

大羽治不了白族姑娘,就迁怒于村长,她认为村长护短。其实,她对村长也早有意见,尽管她的孩子是村长的种,但是村长还有很多孩子,以后自己的孩子未必能够继承遗产,想到这些,她又计划除掉村长。

村长第一次见月涵就被她高贵的气质所吸引,她个头跟大羽差不多,身材苗条而匀称,走起路来挺胸抬头、目不斜视,表情矜持严肃,运动短发显得英姿潇洒,动作敏捷干练,很有些军人气质。大羽说她是自己的同学,村长没想到,就是这个月涵差点要了自己的命。月涵确实是大羽的高中同学,她与大羽是公认的全班最美的女生,身高不相上下,容貌也不相上下。但月涵性格不像大羽那么张扬,她思维严谨做事积极,学习比大羽好,因此在同学们的眼中她是第一美女,大羽只能排第二。她考取了军校,毕业分配到大军区司令部通信连,没想到被军区年轻有为的少将相中,成为少将夫人,后来老公又被提拔为中将。大羽对这些一清二楚,而村长却蒙在鼓里,他不知道这个月涵是不能动的,傻呵呵地请求大羽撮合。大羽满口答应,但她知道以月涵的身份,她绝对不会同意的。大羽鬼点子多,她把月涵拉到大酒店客房里,偷偷给她喝了催情药。月涵不知道自己被大羽算计了,只感觉莫名其妙的兴奋,浑身滚烫得难受,特别想做爱。接着大羽引村长进来,他给月涵宽衣解带,就像对待其他女人一样占有了月涵。一觉醒来,月涵发现自己赤条条躺在一个裸体老头子怀里,她大惊失色,一把推开村长,问村长把她怎么了。村长安慰她,不要怕,我会负责到底的。月涵厉声问他,你知道我是谁吗,村长说知道,大羽的同学月涵,没想到月涵一个大嘴巴抽过来,打得村长眼前金星直闪。随后,她迅速穿好衣服,丢下一句话——等死吧,惊得村长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神来。

三天后,三辆军车驶进荫荫公司,车上下来七八个荷枪实弹的军人,把村长押走了。村长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也不知道自己所犯何罪,稀里糊涂被带到一处神秘地方关押。当天晚上,没有任何审讯程序就对村长动用了刑罚,辣椒面子灌肠,电击棍,烤灯连续数小时炙烤,差点没把村长烤成乳猪。三天后,月涵才露面,关押人员全部退到外面,月涵冷冷的说,你的死期到了,明天就会有人送你见马克思。我就算有罪也不至于死刑,我有的是钱,你要多少都可以给你。月涵冷笑一声,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我老公就是大军区长官上官基业,他是军委主席第一接班人,没想到我会被你这头老猪糟蹋,现在你明白了吧。我知道了,是大羽这个骚母狗暗算我,她没有跟我说你的身份,我确实死有余辜。月涵给村长脱下裤子,拿出一把尖刀,今天我要割下你的命根子,给我老公泡人鞭酒补补。村长说,听说过鹿鞭、虎鞭酒,没听说人鞭酒还能补身体,补不好别再补个胃出血,另外脏了贵妇人的手也麻烦,真要泡酒,等我死掉也不迟。月涵说,你还挺有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那就给你留个全尸,今天给你吃点好的,做个饱死鬼。

第二天村长等着来人枪毙他,一等一整天也没动静,第三天村长被无罪释放了。村长跟做了一场噩梦一样,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才搞清楚,上官基业一派在政治斗争中落败,他被免职了,凡是跟他有关的案犯全部无罪释放,村长因此幸免于难。

【未完待续】

第三十章 巨龙集团

村南一片土地被巨龙集团相中,这是一家规模较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村民对土地的赔偿条件不满,毕竟这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他们拒绝搬迁。开发公司三令五申未果,动用当地黑社会暴打村民,强迫搬迁。巨龙集团在本地赫赫有名,在众多开发公司中,业绩一直是遥遥领先。公司老总少雄大名鼎鼎,他的楼盘遍布全市各个角落,这次自持财大气粗欺负村民,有多名村民被打伤住院。村民告到村长敬田那里,敬田没有能力解决这些事,只好请老村长出面。村长把情况给二夫人世虹说了,世虹的能量不亚于黑龙,她很快召集了一百多人,手拿刺刀砍刀菜刀尼泊尔军刀,甚至还有关公大砍刀,个别人员手拿自制枪支,跟少雄的人火拼,三次大规模械斗后,世虹的人大获全胜,打得对手再也不敢出来了。雄总一看自己人吃亏了,来个恶人先告状把村长告上法庭,说村长动用黑社会打伤施工人员,阻挠工程开工。倩倩是村长的法律顾问,村长全权委托她打官司,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就是厉害,法庭上能言善辩,不温不火,摆事实讲道理,赢得了法官和陪审团的赞赏,几轮下来,巨龙集团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少雄在房地产界混了多年,第一次遇到这么难啃的骨头,他只好私下派人找村长协调。代表雄总做说客的不是外人,正是雄总的贤内助蔚兰,此女子年纪轻轻,是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系高材生,毕业后考取了政府公务员,在房地产交易大厅工作。雄总发现了这位美女,不惜代价把她娶进家门,尽管雄总已经四十开外,比她大得多,但是雄总风度翩翩,而且是成功人士,蔚兰也没犹豫就嫁给了他,姊妹们都夸她嫁得好。这蔚兰其实也是事业型的女人,雄总了解自己的老婆,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聪明伶俐能言善辩,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谈判好手。因此,雄总每次外出谈判几乎都带着她,她审时度势察言观色,总能不失时机地发表个人观点,为老公签下满意的合同发挥重大作用。这一次他派蔚兰单独完成这个任务,一来是对她实力的信任,二来是对村长这个老狐狸的重视。村长没想到少雄会来这一手,初见蔚兰,一身蓝色西装短裙职业装,内穿白色衬衣扎领带,脚穿白色高跟鞋,两条长腿笔直而匀称,未穿丝袜,光滑细腻的皮肤清晰可见,身姿挺拔胸部高耸,长发颈后紧扎,简单而干净利索。蔚兰简单自我介绍,表明了身份而后坐下,她双腿并拢,微微向一方自然倾斜,更显端庄矜持,目光柔和而自信。一上来她不谈巨龙开发公司的事,而是顾左右而言他,说起中国的经济环境,房地产业的发展现状,房地产泡沫等等问题。看到村长听得起劲,她话峰一转,说起房地产企业的艰难,各种看不见的费用抬高了房价,降低了企业的利润,最后把村长说得心服口服。

村长心里有数,人家派出自己的老婆,赔礼道歉说好话,自己必须拿出积极的姿态,得饶人处且饶人,否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村长说出自己的想法,在保证村民利益的前提下,为巨龙公司做出让步,蔚兰甜美而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微笑,最终村长与巨龙集团达成了折中的协议,显然双方对这个协议都很满意。

事后雄总对老婆大加称赞,蔚兰得意地说,你以为你老婆是啥人,西南财经大学校花,学校大专辩论会的主辩手,口才好是公认的。雄总心服口服,买了一辆红色法拉利谢娇妻。工程按计划开工了,村长与雄总也成了好朋友,一次酒后,雄总嬉皮笑脸地给村长提出一个要求。他说村长的私人司机圆圆真漂亮,能不能借给他,村长大骂雄总好色,雄总连忙赔礼,并说自己不会亏待她。村长问他真喜欢圆圆,雄总点头称是,村长说你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得到她,拿你的蔚兰交换。

雄总哈哈大笑,这笔生意很有意思,我有兴趣,不过我还有个条件。村长问他什么条件,我拿蔚兰换你的圆圆和你那位出色的法律顾问倩倩行不行?你一换二,我岂不是吃亏了,村长摇头。雄总说你不亏,你是情人,我可是正牌夫人,村长听后哈哈大笑,好吧好吧,就这么定了。

村长以为他是酒后说胡话,没想到一周后雄总给村长打来电话,指责村长说话不算话。村长连忙解释,最近事太多,让他定个时间。尽管村长与蔚兰只打过一次交道,但蔚兰音容笑貌始终在他脑海里萦绕,让他寝食难安,此等女子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到手,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用两位钟爱的情人交换的原因。

村长与雄总如期入住五星级酒店,村长带着圆圆与倩倩,私下安排圆圆,务必给少雄吃至痿胶囊。雄总带着蔚兰也按时到了,女人各自安顿好,少雄拿着村长的房卡进了村长的房间,圆圆与倩倩正在等他。村长拿着雄总的房卡进了雄总的房间,梦寐以求的蔚兰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还是初次见面那身打扮。村长大赞蔚兰美丽动人,自己第一次见到她就爱上她了,蔚兰嘿嘿笑了笑,鬼才相信你的话,你们都是生意人,无奸不成商,逢场作戏是你们的本性。村长立刻跪倒在蔚兰脚下发毒誓,蔚兰哈哈大笑,从包里拿出一粒胶囊,知道这是什么?少雄给我的,他让我偷偷给你吃下去,你就不行了,这叫致痿胶囊。村长大惊失色,少雄居然暗算我,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因为我恨他,他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公司那些售楼小姐都跟他有一腿,还有外面那些野女人,多的跟苍蝇一般,娶了我以后他也没收敛,我干嘛要为他守身如玉。蔚兰起身进了浴室,把浴缸里的水温调好,宽衣解带躺倒浴缸里泡澡。村长等了一会不见蔚兰出来,也脱光衣服进了卫生间,看到美人沐浴,不顾蔚兰反对毅然跳进浴缸,玩儿起了鸳鸯戏水。村长怀抱蔚兰的玉体,捧起水来从蔚兰香肩洒下,村长下面那任性的黑鳝鱼此时也开始不老实地游来游去,情急时泛起阵阵水花儿,黑鳝鱼没长眼睛却很有灵性,钻来钻去很快找到入口,蔚兰一不留神居然被异物入侵了。小小的浴缸里挤着两条大河豚,赤条条地纠缠不清,蔚兰只感觉异物越钻越深,突然地大叫了一声,吓得村长停下来,把蔚兰搀扶到床铺上,问她怎么了。

蔚兰说没事,让他再来,接着两个人在床上又开始了激情碰撞,完事儿后蔚兰告诉他,少雄从来没有插过这么深,刚才在浴缸里她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因而大叫一声。

雄总那边也已经开始,圆圆没有听从村长的安排,没给他吃致痿胶囊,因为圆圆认为雄总很帅,她动心了。倩倩洗澡的空,她跟雄总已经玩上了。倩倩一出来,雄总放下圆圆,迫不及待地把倩倩抱在怀里,跟倩倩耳语,我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你,自从看到你在法庭上慷慨激昂的样子,我就发誓不惜代价得到你,今天是心想事成了。事后圆圆跟倩倩一交流,雄总的那玩意儿短,插得不深,不过瘾。后来雄总再约她俩儿,她们以各种理由推掉了,其实是嫌他那玩意太短。而村长跟蔚兰却越搞越热乎,后来的几次约炮都是蔚兰主动提出并安排的。

一年后蔚兰生了个大胖小子,没过多久雄总得尿毒症死了,留下了数十亿遗产。蔚兰是唯一法定继承人,但她知道,自己一个女子,无法保证巨龙集团的运转,必须找个可靠的男人。村长的实力她很清楚,强强联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嫁给他。她给村长打电话,说儿子是你的种,你要负责,村长不信,带蔚兰的幼子做了亲子鉴定,居然真是自己的种。

村长高调迎娶蔚兰,当然,有腊梅这个原配,她只能做小妾。但她身价太高,村长不敢怠慢,让她做了第一小妾,而世虹只能排在她后面。

这样一来,村长不费吹灰之力就收编了巨龙集团,巨龙集团从此改名为荫荫巨龙集团,公司法人代表蔚兰。自此,村长把经营范围扩展到房地产领域。

. 第三十一章 圣诞老人

在荫荫集团一次庆功会上,圆圆说村长无情无义,现在老婆成群,情人一大堆,却不应该忘记一个女人。

村长说是谁?欣欣,她怎么样了?

你不知道,她回家后几次割腕自杀,现在住在她父母家。

第二天村长就去找欣欣了,到了她父母的住所,欣欣却不见她,村长在她家里长跪不起,三天三夜,终于感动了欣欣的父母。

欣欣在父母的劝说下,从房内出来,村长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身材高挑婀娜多姿的欣欣,此时居然一头白发,变成了白毛女。村长请求欣欣跟他回去,遭到欣欣的拒绝,但是她父母对于孩子的现状很清楚,觉得这或许是孩子重获新生的唯一机会。因此,他们极力劝说欣欣跟村长走,最后村长带着欣欣回了家。

圆圆跟倩倩都来看欣欣,并鼓励她努力生活下去,腊梅与世虹还有蔚兰看到现实生活中的白毛女,对她的遭遇非常同情,也都欢迎她回来。在大家的鼓励下,欣欣安稳下来,三个月后她恢复了常态,头发又变成了油光发亮的黑色秀发,姿态优雅自信满满,性格开朗而热情,她顺理成章地成了村长第五夫人,也是最后一位夫人。

一年后,欣欣为村长生下一个儿子,村长老年得子,高兴的不得了,为奖励欣欣,送给她一套别墅。谁知道乐极生悲,欣欣一时大意,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丢了。孩子放在婴儿车上,在院子里晒太阳,车子还在,就是不见了孩子。车子上留下一个字条,请到村外左树林领你的孩子,不得报警,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你就来收尸吧。

欣欣吓得要命,没敢告诉村长,就只身来到左树林。

原来,是敬田这条色狼干的,上一次他跟歪子的媳妇偷情,被大羽捉奸,村长却把此事压了下去。但是敬田不思悔改,居然恩将仇报,打起了欣欣的主意。他知道欣欣是散打运动员出身,功夫非常了得,自己一个人很难制服她,因此拉上彩霞老公红军,红军对老婆彩霞跟村长的事也了解一些,他早就想报复一下。

村长的夫人腊梅年纪大了,他没啥兴趣,这个小妾可是年轻貌美,正和他的胃口。敬田跟他一拍即合,他们又一起叫上妇女主任秋萍,秋萍对村长不让自己进董事会耿耿于怀,也想报复他。他们乘人不备,把孩子偷走了,留下了字条。

当欣欣赶到左树林时,看到秋萍怀里抱着自己的孩子,敬田嬉皮笑脸的说,孩子没事,不必担心。

快把孩子给我,欣欣伸手要抢,被红军挡住。

敬田说,别着急,孩子会还给你的,但你必须付出代价。

欣欣明白,不能跟他们来硬的,毕竟孩子在他们手里,红军拿出一根绳子,把欣欣绑在一棵大树上。

敬田色迷迷的走上前来,撕开欣欣的衣服,露出两个饱满的咪咪,不顾欣欣辱骂,抚摸玩弄着,接着又脱掉欣欣的裤子,露出迷人的体态,敬田掏出小鸟就逼了过来。

在千钧一发之际,欣欣突然挣脱了绳子,一个正蹬腿把敬田踹倒在地,红军一看不好,双拳紧握向欣欣冲过来。

红军当过兵,有两下子,但是对付一般的流氓地痞尚可,对付专业运动员可不递招。

几个照面下来,欣欣前手一个虚晃,后手跟进摆拳重重打在红军的太阳穴,他没发一声就一头栽倒在地起不来了。吓得秋萍目瞪口呆,连忙赔不是,孩子好好的,睡得很香,不怪我,这都是他们俩儿的主意。

敬田被送回家,裆部肿得跟柚子一般大,躺了两个星期才能正常走路,但是一颗睾丸被欣欣那一脚蹬碎了,尽管还有性能力,从此却变成了圣诞(剩蛋)老人,搞女人的热情也大大降低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