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 (586-600)

作者:奶酪小猪日期:不详发表于:不详字数:32582

第586 章:醉酒的叔叔渐渐的张飞宇身下的费美玲,感觉没那么刺激了,心里也舒展开来,天,不自主地抱住了这个坏人,自己当真喜欢这种快乐的味道,真的好快乐,一股飘飘然的感觉,让自己的腿都不自主地抬了起来,小脚踩在这坏人的小腿上,感觉一片的光滑。

张飞宇猛烈地占领着费美玲的阵地,这个高贵的的女人,此时再次张开小嘴大声叫着。

费美玲的小草原被张飞宇的强势完全占领着,身子不停滴颤抖着,每一次的占领,让费美玲都叫的很是大声,那里还有一丝高傲的端庄。

白芊芊此时也趴到了下面,闻着那浓浓的气息,张开小嘴吃到了张飞宇下面圆圆的小球。

张飞宇也到了关键时刻,真的太舒服了,白芊芊真的是越来越乖巧了,这要是省城那群小子,看到白芊芊这么对自己乖巧,真不知道会不会都把眼珠子惊掉,他们以前的高傲女神,嘿嘿。

张飞宇越想越兴奋,再次把费美玲修长的白白的腿,扛到自己的肩头,任凭那小脚摇动着,接着白白的小腰,接着就是完完全全的占领,一次次地激烈碰撞着……

董冬雪此时躺在自己的床上,脑海里闪现着以前的那件事,那次自己真的有些对不起阿勇。

那一天,董冬雪陪着大领导朱蒙吃饭,朱蒙可是自己爸爸的战友,从小对自己就很是喜欢,自己对这位叔叔也感觉不错。

可吃过饭,朱叔叔居然走进了自己休息的寝室。董冬雪俏丽冰冷的脸上,也不再冰冷,满是红晕,看着这位高大的中年男人胖大的脸,心里一阵的羞耻,他可是爸爸的战友,自己没少喊过的叔叔,现在他居然要自己,虽然博雅剧团的团长这个职务很吸引自己,可当真要被他睡,真的对不住阿勇!董冬雪的眼神闪烁,显示着内心慌张,此时她也有些后悔,真的不该和朱叔叔谈这个事,更不该默认让他亲近自己。

胖胖的中年人正是朱云卿的爸爸,朱蒙此时已经喝醉了,看着靓丽的人妻,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女歌星,更是迷醉,挺着大肚子抱住了董冬雪的娇躯,大嘴裂开笑着说:“小雪,叔叔早就喜欢你妈妈,可是却被你爸爸捷足先登了,现在你长得和你妈妈太像了,叔叔有了你,一定把什么都给你,来,让叔叔亲……”

董冬雪闻着胖子的酒味,心里一阵的恶心,天,早知道这个男人喝醉了这么疯狂,真不该让他进来,啊,自己竟然有了反应!董冬雪的脸更红了,身子一阵阵的无力,朱蒙的胖手竟然钻进了她的裤子,隔着小裤裤按压着董冬雪的娇羞花园。

一时间,董冬雪全身都颤抖起来,天,这可是爸爸战友的大手,自己怎么啦?怎么能忍受下来?朱蒙醉眼朦胧,可心里真的兴奋无比,一定要弄了她,干了她,娟姐你不是选择了老董,现在我就弄你女儿,我一定要骑着她,让她大叫!朱蒙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把这个董冬雪压在自己肥胖的身下,把这座博雅剧团的冰山融化开来,让这个自己初恋情人的女儿知道自己的滋味。

朱蒙肥厚的嘴唇压在了董冬雪薄薄的红唇上,带着酒味的嘴死死地堵着柔软的小嘴,厚厚的舌头早已趁着董冬雪尖叫的时候,硬是塞进了小嘴,侵略进去那甜美的地方,疯狂地掠夺着,甚至把董冬雪的小丁香掠夺走了,在自己的满是酒味大嘴里可劲地吸着……

董冬雪心乱了,嘴里一阵阵的恶心,那酒味直直地冲进自己的喉咙,真的想呕吐。以前自己根本不会理会那些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总觉得他们是都不怀好意,都很…

可今天自己都被这个喝醉的男人抱在怀里,那大嘴更是把自己小丁香都吸走了,自己真的太恶心了,可不知为什么,自己居然从内心深处竟然有一种渴望,难道阿勇不在家,让自己真的有些……

朱蒙的大手竟然把董冬雪的小裤裤拨开,按到了董冬雪娇美的小花园上,轻轻地磨蹭着,接着那胖胖的手指就滑了进去,董冬雪脸更红了,全身颤抖着,低声呼着:“拿走,快拿走,你这个坏人,我……”

董冬雪冰凉的小手使劲推着朱蒙胖大的脸,想推开他的热切,却没想到朱蒙直接压了上去,董冬雪感觉到自己的长裤被完全拉开,白白的长腿,可劲地踢蹬着,小脚上的短腰红袜也掉了,晶莹的小脚蹬在整洁的床单上……

董冬雪拚命挣扎的时候,朱蒙用大嘴疯狂地在柔软的小嘴上,不停地掠夺着,董冬雪心跳的飞快,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把自己的腿压住了,天,这坏人竟然脱了裤子,啊,不行,真的不行,这样自己还怎么见阿勇?董冬雪清晰地感觉着朱蒙那可怕的狰狞,隔着他的裤子轻轻地磨蹭着自己腿,急切地叫着:“朱叔叔,你不能,真的不行,放过我,我不想当什么团长,我不要当团长了,行了吧,啊,你这个……”

“哈哈,那怎么可以,来吧,叔叔要好好地滋润你。”

朱蒙狞笑着,解开自己的长裤,可趴在董冬雪身上,怎么也脱不下来裤子。

他真的有些胖,可看着娇艳的董冬雪,他当真心里无比的焦急,可越是焦急,越是脱不掉,气的只好从董冬雪身上起来,可他的酒意也跟着上来了,摇晃着倒在床边,迷糊不清地说:“快来给我脱掉裤子,要不然,以后你就……”

董冬雪蜷曲着身子,坐在床头,那里敢过去,就在这时,门开了,三个人快速走了进来,董冬雪看到自己的姐妹们,委屈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大姐林凤茹上前抱住她,低声说:“别怕,姐姐来晚了,不过,以后咱们可多了一个大领导,只要你成为团长,姐妹们全都是你的人。”

这时,董冬雪忽然听到朱蒙舒服的大叫:“啊,真的好舒服,小雪,叔叔以后就是你的人,你想要什么,叔叔全给你。”

董冬雪没想到,二姐陈金双居然把朱蒙的长裤拉下,脱掉自己的长裙,代替自己扑了上去,两人抱着滚到了大床上。

朱蒙兴奋的大叫,醉眼朦胧的他,根本分不清人早就被替换掉了,抱着个光滑的身躯,以为是董冬雪这位小侄女的,心里无比的兴奋,那个不大的东东,硬是直接放了进去。

巨大的身体力量让那不大的东东轻易全部放进陈金双的花园,陈金双故意尖叫了起来。

晶莹的小手,握成了小拳头,可劲地砸着朱蒙的肩头,假装着阻挡不住,激发着朱蒙的欲望。

第587 章:小姨敲门在钱沐的摄像机下,朱蒙可劲地占领着陈金双的至美花园,每一次都是全部的放入,虽然根本不能占领一半,但每一次都感觉陈金双全身颤抖,嘴里更是叫的大声,朱蒙完全疯狂了。

醉酒的朱蒙趴在陈金双的身上,疯狂地顶着,肥硕的屁股快速勇猛地挺着,大嘴张开,呼着浓浓的酒气,那胖大的腿跪在床上,也全力输送力气。

董冬雪没想到这个胖大的叔叔,居然体力这么的强悍,幸亏二姐的舞蹈功底好,肺活量大,而且身子的柔韧度要的很,才勉强承受住朱蒙胖大身子的压挤冲撞!这时,大姐站起来,来到朱蒙身后,轻声说:“小双,你捏捏他的胸,这种醉酒迷糊男人,只要找到敏感点,几下就可以了。”

陈金双没说话,伸手捏住了朱蒙的胸前那堪比女人的小山,最顶端,轻轻捏了几下,果真朱蒙狂叫着,身子一阵的颤抖,接着趴在陈金双的身上不动了,接着打起了鼾,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林凤茹看着董冬雪,从衣兜里拿出一包东西,递了过去,低声说:“小雪,一会他醒来,你把这把东西,放进茶里,让他喝掉,或者一会儿他在睡梦里,要是口渴,你就让他喝掉。”

“姐,这是什么药?你不会要毒死……”

董冬雪看着那包药,有些犹豫。

“你呀,这么聪明,怎么现在有些迷糊?要是想毒死他,刚才不如直接杀了他,还用得着,让你二姐替下你吗?再说这个人可是权高位重,弄死他咱们都没好下场,不过,这包药喝下去,他的下面就开始不管用了,那种欲望就会减弱。”

林凤茹看着像死猪般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朱蒙,脸上一阵的冷笑,陈金双已经坐了起来,接过三妹递过来的湿巾,擦着那些赃物,低声抱怨道:“这冢伙就弄得陕,可真的太短,弄不到里面,人冢现在很难受的。”

董冬雪已经穿好了衣服,接过大姐的药,脸上还是有些犹豫,低声问道:“姐,你是不是还要我脱了衣服,躺在他的身边?装作被他……”

“唉,小雪,你怎么这么笨?真是关己则乱,你穿好衣服坐在一边,他醒来,你就哭,他刚才舒服了,难道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他要是听话,咱们留下他的录像,就悄悄放着,要是不听话,就先把他的那几张特写照片发给他,不能直接发录像,那样会逼他直接冒险的。”

“那他也很可能看到照片,起杀心,想动咱们,怎么办?”陈金双穿着衣裙,低声问道。

“那这个录像就是一个对付他的武器,像他这种大人物,可不敢真的弄出这种东西,当然要是他依旧不服,那咱们只能逃走,不过,在他这种人物的手下逃走,真的很难,所以咱们现在尽量多争取些逃走的资本,咱们要是有了这些资本,他肯定就服气了。”

林凤茹正说着,趴在床上的朱蒙就含糊地叫着:“渴,渴,水……”

林凤茹脸上一阵欣喜,笑着说:“小雪快些,这可是你的机会,只要他吃了这个药,不多,只要三次,咱们掌握他的机会大一半,这种药吃了三次,身体完全没有欲望,但只要喝我配的另一种药,就会产生强烈的欲望,疯狂过后,依旧不会有欲望,当年武媚人就是用这种药控制她的男人。”

“那,那我,我真的不想和他再……”

正在忙着倒水的董冬雪,听到大姐的话,忍不住看了眼朱蒙白胖的肚子,心里一阵的恶心,忍不住想拒绝。

“呵呵,你呀,真是傻,这次他感觉得到了你,肯定会感觉对不起你,准备给你东西,那时,你什么也不要,就哭着说以后不要提这件事,他肯定会更加信任你,你让他喝第二次药才有机会,不然你想要他喝药可是很难的,别看今天人家和咱们吃饭喝酒,那些酒菜,可是检查过的。”

“那,那他喝了以后,咱们怎么办?我可不伺候他?”董冬雪心里乱糟糟的,什么也想不出来,没看一次那白胖的肚子,听着那呼呼地鼾声,心里就恶心。

“水,水,给我水!”朱蒙的声音忽地大了董冬雪慌忙端着放了药的水,走过去,看着朱蒙闭着眼,伸出的胖手,忙把水杯递过去,可看着朱蒙端着水杯,心里一阵的紧张,真的要像大姐说的那样?就算自己当上团长,能管理好吗?……

董冬雪躺在床上,正想着很多年的事,枕头边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翻身伸手拿起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神情一阵的兴奋,忙坐了起来,笑着说:“大姐,你回国了?现在在哪?人家马上过去。”

“小雪,这么兴奋,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和你姐夫,可是刚回来,还没到家呢,来吧,到我家,这次姐回来,可是给你们三个都买了好东西,你们见了保管喜欢。”

林凤茹的声音很是响亮,现在虽然不唱歌,可嗓子还是那么的响亮。

张飞宇听着费美玲身子接连颤抖,还捂着小嘴,表情很是难受,又感觉到费美玲下面的小草原好像活了一般,居然每一次都用力吸着自己的强势,知道此时的费美玲已经快要到最高点了,心里忽地一动,脸上再次露出坏笑。“没有力气啦,妈,让我休息会儿。”

张飞宇笑着说道,当真停止了运动,那个长长的强势,只是在小草原的门口,轻轻地磨蹭着。

“别,别停下,小宇快点儿,快点放进去,我,我要……”

费美玲感觉张飞宇的强势没有了,全身都难受起来,特别是心里一阵阵极度渴望,让她再也顾不上羞耻,苦苦地祈求着。

“飞宇,不要这样,妈妈真的受不住的,你快些,人家……”

白芊芊说着,还用小手推着张飞宇的屁屁,真的让张飞宇心里爽,女儿推着自己的屁股,让弄她的妈妈,嘿嘿。

“答应我一会让我弄小屁屁,不然,我就休息一阵。”

张飞宇说着,故意倒在费美玲白肉肉的身边。

没想到,张飞宇刚躺倒,就传来一阵的拍门声,费美玉在门外大声问道:“

芊芊,芊芊,看到你妈没?她怎么不在房间?“

第588 章:小姨羞恼听着费美玉的叫声,白芊芊慌了心神,忙说:“我也不清楚,可能去外面散步了吧?”张飞宇没想到的是身边的费美玲,猛然翻身直接骑到自己的身上,看着费美玲急切地伸手抓住自己的强势,白白的身子就蹲了下去。

真的好舒服,费美玲感觉到自己极度空虚的地方,再次被完全充满,完全顾不上其他了,任凭自己的妹妹,在门外,大声说:“芊芊,你开门,我有事找你谈谈。”

白芊芊听着小姨的话,看着妈妈坐在张飞宇腰间,兴奋地扭动小腰,双手按在张飞宇的胸口轻轻地捏着那两颗小颗粒,像个草原的疯狂骑兵,伏着身子骑着烈马,在草原上纵横驰骋。

妈妈颤抖着白璧无瑕的的挺拔双峰,任凭大坏人用大手可劲抓着,泛着白色亮光的身子却一阵阵的颤抖,更是把坏人的武器完全淹没着挺动着。

“小姨,我,我刚洗过澡,有些不方便。”

白芊芊听着小姨越来越响的拍门声,慌忙应付着。

“什么不方便?我是你小姨,快些过来开门。”

费美玉有些不耐烦了。

费美玲却好像根本没听到妹妹的话,反而更加疯狂扭动着身子,两人的下面都湿湿的,甚至打湿干净的床单。

张飞宇听着费美玉的声音,心里更是激动,猛然翻身而起,再一次把费美玲白白柔软的身子,压在下面,接着把费美玲翻转过来,低声急促地说:“跪起来,把屁股抬高点,我要从你后面来,陕些,放心我不会搞你的屁屁,快些儿。”

费美玲很快就跪起来,把自己的屁屁抬得好高,任凭这个坏人看着自己的大白屁股,还喘着香气说:“快,快弄进来,我我真的又要……”

白芊芊看着妈妈居然像小狗一样,跪在坏人面前,还主动把臀,抬的那么高,就连自己坐在侧面,都能隐约看到妈妈后面那道……

张飞宇看着那圆润的完美的臀,不再迟疑,直接把自己的强势,捣进白夫人的娇羞小草原,接着双手卡着白夫人柔软的腰,刺激的“啪啪”声,很是响亮,接着费美玲身子又开始颤抖,忙趴下去,小手捂着嘴怎么也不敢大声乱叫,显然她清楚妹妹就在门外。

“芊芊,你快来开门,是不是他在里面?你这个死丫头,开门!”费美玉忽地想到那个坏小子,自己的侄女喜欢那坏小子,自己可是知道的,可她没想到大白天,在自己面前懂事文静的侄女儿,会和那小子在床上胡闹,只想着两人可能在哨哨说话。

张飞宇感觉到了费美玲身子急剧颤抖了,而且还想无力地倒在一边,慌忙更加卖力捣着这位省长夫人的小草原,恨不能直接给捣坏!长长的强势太给力了,费美玲根本无法抵挡,全身更是颤抖起来,死死捂着小嘴的手,忍不住松开。

“芊芊,快来……妈妈……不行了……快来帮忙。”

费美玲低声惨叫着,再也顾不上什么羞耻。

白芊芊没想到妈妈会喊自己帮忙,这边小姨还在门外呢,可是看着妈妈被坏人那么欺负,真心忍不住,快速爬了过去。

费美玲此时完全没有了什么省长夫人的高贵,优雅,真正的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小羊羔,白生生的身子跪趴在张飞宇身下,被这个坏小子可劲地折腾着,小手无力地抓在床单上,左面的小白脚甚至都垂在床外。

“叫我爸爸,我就饶了你,快些,要不然,我可要更加用力。”

张飞宇坏笑着低声说道,下面却更加凶猛捣着费美玲完全张开的小草原。

“爸……爸,人家……真的不行了,饶了……女儿吧。”

费美玲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那个强势捣的自己全身不能自以,美妙的飘飘然,让她无比的敏感,虽然无比的舒服,可是次数越来越多了,真的受不了了,感觉坏小子的大东西只要轻微的一碰进来,自己忍不住就全身颤抖。白芊芊没想到妈妈真的给这个坏小子叫爸爸,一时间有些发呆,心里一阵的混乱,却没想到,张飞宇却伸手把自己抱过来,直接让自己躺在妈妈的背上,此时的妈妈已经完全趴了下去。

白芊芊的腿被分开了,下面被张飞宇的强势猛然就贯了进去,白芊芊感觉到了妈妈背上的温润软绵,下面又被坏小子塞得满满的,真的是无比的舒服,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很是羞耻。

“芊芊,你是不是和那坏小子在里面胡闹?开门,你给我开门。”

费美玉等了一会,发觉侄女居然还不来开门,意识到两人一定在里面胡闹,心说:“趁着这个时候,抓住这小子的把柄,到时候,他还不乖乖把他师娘请来?这小子也真是的,什么请不来师娘,分明就是推脱。”

“等,等一下,人家,人家马上……啊,啊,来。”

白芊芊本想回答小姨的,可是被张飞宇疯狂一阵的扫射,那一股浓郁的热流,真的冲击强劲,让她忍不住就啊了一声。

费美玉确定侄女在里面被弄了,心里一阵的羞恼,这个坏小子刚才居然搞着芊芊,还让芊芊给自己说话,这小子,小子真的太坏了!“给我快门,快些!”费美玉真的气愤了。

“好,好,人家马上来。”

白芊芊听着小姨的声音,知道小姨一定是生气了,慌忙回答着,没想到,门外忽然有人大声说:“美玉,你找芊芊什么事?这么的大声。”

第589 章:婆媳齐相聚费美玉没想到赵清韵走了出来,心说:“这可不能让她知道,芊芊和那坏小子在里面,虽然她是坏小子的干妈,但怎么说也是芊芊的婆婆,人家肯定还是向着人家的儿子。”

“清姐,没什么事,你去干嘛?下面可是熬好了酸梅汁,你去尝尝。”

费美玉轻声说道,很想支开赵清韵,现在就算芊芊和坏小子都穿好衣服,走出来也同样说不清什么,肯定会被人家猜疑。

“那正好,喊上芊芊,让她和咱们一起下去。”

赵清韵说着来到了门口。

费美玉看着推脱不过,便拍了几下门,大声说:“芊芊,你妈让你下去陪她喝点酸梅汁,你快点出来,怎么还没换好衣服啊?”费美玉故意很大声喊道,给白芊芊报了信,怎么说白芊芊是自己的侄女,打个掩护还是要的。

房间里面的费美玲此时也恢复了很多,看着张飞宇就躺在自己身边,心里一阵的后悔,自己刚才真的太下贱了,最后求着女儿来帮忙。

“走,阿姨,这个房间有没有什么暗道,小门什么的?我带着你躲一下。”

张飞宇翻身抱住费美玲低声问道,大手还抓住一只极其柔软的大白峰。

“去,你以为妈是特务?还把房子全都修成密道?芊芊这间卧室没有什么密道,你抱妈躲进窗台上,那宽大的窗帘,从外面看不出什么?”费美玲说着推开张飞宇的大手,脸上红了一下。

“我倒是觉得衣柜你叫安全。”

张飞宇说着,快速抱起费美玲翻身下床,光着脚,躲在白芊芊的衣柜。

白芊芊快速把两个人的衣服鞋子,全都丢进衣柜里,才慌乱地对着门外喊:“小姨,妈妈,你们要不先下去,人家换好衣服就来。”

“没事儿,我们也不急,等一下吧。”

赵清韵笑着说道。

白芊芊忍着下面开始的疼痛,快速穿上衣服,这才去打开门,费美玉很不想让赵清韵看出什么,忙慌着走进去,没想到四下看看,发觉那个坏小子真的不在里面。

芊芊的豪华大床可是恒温水床,根本不可能藏着人,电脑桌当然更藏不下,最后眼睛就落到了那衣柜上。

赵清韵走进来,一股异样的味道,她就明锐地抓到了,心里一股酸酸的,不用说:“这家里唯一的男子肯定回来了,那坏小子一定和白芊芊在一起来着。”

赵清韵慢慢走到床边,果真看到床上有些痕迹,虽然床单很整齐,但是上面那一片片的水迹,还是逃出赵清韵的眼睛。

此时的费美玲正蹲在衣柜里,而张飞宇就躺在她的身边,身下还垫着几件衣服,心说:“这衣柜真的好大,躲几个人一定没问题。

张飞宇想着,胆子就大了,伸手抱住费美玲,把她抱到自己身边,大手顺势抓住一只鼓鼓圆球,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低声说:“来,费姨,我还想吃吃这个,你保养的真好,这对奶,居然一点也没垂下去,白叔叔没少给你揉吧?”“别说话,外面有人,要是被逮住,阿姨还怎么做人?”费美玲说着,主动用小嘴堵在张飞宇的大嘴上,心里想着张飞宇的话,一阵的羞辱。

费美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外面,姐姐居然敢在女儿的衣柜里和女儿的男朋友抱在一起,而且两人都没穿一丝衣服。

“妈,别看了,咱们下去吧,小姨熬制的酸梅汁可是很美味的,很是解暑。”

白芊芊说着,还站在门口,把门拉开。

“呵呵,芊芊你这个卧室很不错,你和你小姨下去吧,我想上网找点资料。”

赵清韵心说:“坏小子,你以为躲在衣柜里,我就找不到你?我就在外面等着你,看你出来不?”忽地赵清韵想起,以前张飞宇给自己讲过的一件事:我有个哥们儿叫王超,一天他在女朋友家,正和女朋友办事,没想到女朋友的妈妈查房,听到女朋友妈妈叫门,吓得王超那小子,光着腚子,抱着衣裤,躲进女朋友衣柜里。隔着衣柜的缝隙,看到女朋友妈大步进来,四下查看,女朋友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王超躲在衣柜里,看着女朋友妈,心里一阵阵的祈祷,不要来查柜子,没想到人家还真的没打开柜子,转身看样子就想离开。

王超觉得真的有些像演电影,无比的刺激,忍不住哨哨摸出手机,给我发了条短信,很得意地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我。

我看着短信,没说话,直接接通了王超的手机号码,一阵的悦耳的彩铃响起,我感觉比王超还得意。

赵清韵清楚地记得,当时张飞宇那坏小子,还笑着挥舞着手机,现在自己是不是也该给他打个电话?嘻嘻。

想到这里,赵清韵拿起白芊芊床头的电话,接通了张飞宇的手机,心说:“坏小子,这可是你教给干妈的,可不要怪干妈,谁让你这些天总是逃跑,不知道干妈想你?现在你还是给我乖乖地出来吧,到时候,大不了我装作开明大方,不责怪芊芊也就是啦。”

白芊芊看到婆婆拿起电话,心里就感觉不妙,刚想说话阻止,没想到衣柜里一阵的手机彩铃,铃声响了起来。

费美玉听着柜子里的铃声,心里一惊,不过她反应可是很快的,我还是快些离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清姐,我找姐姐还有些事,找了一遍也没找到,我出去给她打个电话,芊芊,你去看看,衣柜里怎么还有手机铃声?”费美玉说着,转身快步离开了,而且还真的掏出了手机。

白芊芊看着小姨居然也掏出了手机,看样子真的要给妈妈打电话,天,这可不行,会出大事的!“小姨,我知道妈妈在哪儿,别打电话,我这就带你去。”

白芊芊大声喊着,接着转身看了眼婆婆,轻声说:“妈,我带小姨去找找妈妈。”

看着白芊芊扭着腰,慌慌张张跟着费美玉走了出去,赵清韵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

躲在衣柜里的费美玲听到铃声,可吓得全身一阵,心说:“糟了,被发觉了,这可怎么办?我……”

第590 章:干妈张飞宇笑着拍拍费美玲,低声说:“别怕,我出去就行了,你躲在里面。”

费美玲低声说:“咱们的衣服还堆在一起,你准备光着身子出去?你干妈可是芊芊的婆婆,到时候,怎么办?”张飞宇伸手找到手机,索性接通了,低声说:“干妈,你下楼去吧,一会儿我找你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说说你在哪?”赵清韵笑着问道。

费美玲听到赵清韵的笑声,还以为赵清韵气的冷笑,忙低声对张飞宇说:“看来你干妈真的生气了,要不你出去先陪个不是,回头,我带着芊芊去给人家陪个不是。索性把芊芊和她儿子的事,说清楚。”

张飞宇心说:“不能说下去了,不然费姨听到,肯定会露出马脚的,可怎么才能让费姨听不到呢?”张飞宇感受着费美玲趴在自己怀里轻轻磨蹭,那光滑的身子如玉般细腻,看着费姨端庄的脸上红晕还未褪去,红红的香唇依旧那么的诱人,张飞宇心里一动。

张飞宇脸上故意露出一丝痛苦,低声说:“啊,费姨,我,我可能刚才弄你的时候,太猛了,下面的吉吉,现在酸酸的,很不舒服,费姨,你帮帮我吧,给我吃吃它,含着它让它缓解下酸麻。”

“去,坏小子,你一定是想…唉,好,费姨就帮帮你。”

费美玲看着张飞宇痛苦的表情,明知道是这个小子故意的,还是答应了下来,伸手撩开散乱的头发,慢慢爬到下面,看着那还带着痕迹的强势,居然没有嫌弃脏,伸出小手抓起那软了但还有些硬硬感觉的坏东西,张开小嘴,当真亲在上面。

张飞宇感到疲惫的强势,真的一阵的温暖湿润,舒服的双腿一下子,都伸的笔直,手里的手机差点掉下去。

“坏小子,是不是在里面穿衣服?别穿了,快出来,干妈想要你。”

赵清韵急切地低声说道,说话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呼气。

“干妈,我现在有些不方便,你下楼喝酸梅汁吧,一会儿,我去找你行吧?”张飞宇极其低声地说道,他可不敢出去,要不然出去被干妈抱住,那不用说,费姨一定会知道的。

“嘻嘻,算了,干妈是逗你的,你真的以为干妈是那么饥渴的女人?好了,我下去喝酸梅汁,今天晚上,干妈等你,要是不来,以后别再让干妈看到你。”

赵清韵说着挂断电话,迈步走了出去。

听着那响亮的脚步声,费美玲心里一阵的轻松,不觉加大了小嘴的力气,每一次都吸的那么的卖力……

张飞宇洗过澡,穿好衣服走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坐了好多人,当然费美玲先洗过澡,直接去董秋水房间,坐了好一会,最后和董秋水一起走下去的。

费美玉看到姐姐和董秋水一起,心说:“芊芊这丫头,倒也很机灵,不想被婆婆当场抓到,就追着我出来,还说带着我找姐,不过,当真便宜了那个坏小子。”

张飞宇看着费家三姐妹全都来了,却没有发现什么男子,刚想上前说话,问问张小艺的事情,没想到费超群却先走过来,低声说:“你跟我出去下,我有事找你商量。”

费美玉虽然隐约知道张飞宇在自己家,可能和自己的三位侄女,会过面了。

在此说一声,小猪写错了白芊芊和费美玉的关系,呵呵,一时粗心,白芊芊应该是费美玉的外甥女。费美玉看着费超群居然带着张飞宇快步出去,显然两人早已认识,而且关系还很不错,自己的这个侄女虽然喜欢女扮男装,可是最讨厌男人,没想到却还会主动引着张飞宇那个坏小子,真的有些不妙。

费美玉没想到费凤丽居然也迈步追了出去,咦,凤丽怎么也跟了出去?这个坏小子太招惹女孩子喜欢了,而且那么多女朋友,当真太花心了,可不能让三个侄女和他再有关系。张飞宇跟着费超群走到大院,站在费超群的身后,踏着绿绿的草坪,看着平静的温泉水面,也不说话。

“张小艺和她姨妈还有表妹都离开了,去了广秋,原来小艺她姨妈都是为了帮你,才会被绑架的。”

费超群转身盯着张飞宇说道。

“嗯,唉,那是我刚来京北,吴长河老医生得罪了一位权贵,我帮他出了京北,就是许阿姨帮着联系的飞机,我没想到这个权贵报复心,这么的强,现在我才知道那个权贵可能就是葛天来那个混账,即便不是,也和他有关系,放心,我会帮她们找回公道的。”

“不,这个权贵不是葛天来,我和大姐送她们的时候,有个神秘的电话打来,要许阿姨永远不要回来,不然她也会跟着出事,而且还告诉我们,那个权贵就是金二少。”

费凤丽走了过来说道,表情依旧冰冷,眼睛像两把利刀,不过,落到张飞宇身上时,一片的柔和。

张飞宇听着费凤丽的话,想着金二少这个人,接着想到吴老医生,金三少,接着想到了林叔说过,白姑购买的那种药,联系的手机号码和金三少的手机号码,只有一位不同,难道是金老二的?张飞宇想着药,又想到玲玲说的被下药后被拍下视频,还有在那个洗浴中心,茗茗姐闻着的催情香,心里隐隐感觉好像有很多关系,可怎么也想不通,金二少那么的有钱,不会去卖药吧?难道吴老爷子是因为药物,才得罪了金二少?张飞宇脑子里飞速旋转着,思考着这些信息,眼睛有些发呆,好像盯着费超群不放。

费超群看着张飞宇居然,也盯着自己,不由脸一热,低声说:“二妹给你说的话,你听见没?幕后是金二少,而且你还好像和金三少的死有关,你说说,金家为什么还不对你下手?”

第591 章:你阿姨手艺不错“我也不知道金家为什么不对我下手?不过,许阿姨的事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对了,我怎么电话联系不上她们?”张飞宇看着费超群,低声问道。

“在飞机上,等到了广秋,她们会联系你的,我给小艺钱,她不收,我给你,你再转给她。”

费超群显然真的很喜欢小艺。

“呵呵,嗯,好的,不过,小艺是我的女人,你一直掺乎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张飞宇看着费超群冷下来的脸,忙站到费凤丽的身后,低声说:“丽丽,咱姐可是想对我动手,还不帮老公挡住?”费凤丽没想到好好的张飞宇居然这样,一时心里乱乱的,身上凌厉的刀意刹那间小了很多。

“脸皮厚,躲到女人身后,算什么本事?”费超群冷冷地说道,可心里清楚,自己一个人真的打不过他。

张飞宇刚想再嬉皮笑脸,逗逗这对儿姐妹,忽然手机响了,心说:“这又是谁?”果真还是个陌生号码,不过,还是接通了,凌局长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宇,你在哪儿?”“啊,凌叔,呵呵,我在费阿姨这边。”

张飞宇听出了凌局长的声音,忙笑着说道,怎么说人家也帮了自己个忙。

“你让我扣押的那对外国情侣车手,不会忘记了吧,现在怎么办?可没查出人家什么不妥,扣押可是有时间的,你再不来,我只能把人家放了,现在人家一直要起诉我们呢。”

“呵呵,没什么事,那就放了吧,我就不过去了,等我和妈妈去看过姥爷,一定和严叔请您吃饭。”

张飞宇心里一阵的汗颜,自己还真的忘记了那对红毛子。

“呵呵,你小子一定是忘了人家,算了,改天,你和你严叔一起,来叔叔家吃顿饭,你阿姨的手艺可很不错,特别是做的面条,掺着红薯粉,不但有嚼劲,还带着股甜味,很不错。记得一定要来。”

凌局长笑着说道,官腔很足,但也很亲切。

“好,我也喜欢吃红薯面儿,从小就喜欢,那就这样吧,先把那对红毛子他们放了吧。”

张飞宇说完,笑着确定了下。

“呵呵,好,那就这样,回头一定要来。”

凌局长说完挂断了电话,感觉这个张飞宇很懂礼貌,喊自己凌叔,当真感觉很不错。

张飞宇刚台上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张飞宇听着铃声一阵阵的响,想起自己躲在柜子里,心里一阵的郁闷,是不是把来电呼叫,设置成震动,最起码减小被抓的几率小很多。

“哼,二妹,咱们走,人家张大公子的事情真的不少。”

费超群很不满张飞宇在电话里,还讨好卖乖。

费凤丽没说话,转身向客厅走去,正好看到小姑费美玉走了出来,而且小姑看到自己就大声喊道:“丽丽,喊一声你大姐,快进来,有什么事,吃过饭再说。”

张飞宇却慢悠悠打开电话,没想到是卢丹青打来的:“小宇,你在哪儿?今天下午,你快些坐飞机离开,要出大事了。”

“丹姐,什么事?看你惊慌的,放心,我有自己的人,不会害怕谁的。”

张飞宇淡然的声音,让卢丹红稍微平静了些,继续低声说:“小宇,葛天来准备明天对你下手,是不是明天你要去董家?”“是啊,我和妈妈一直准备去老头子家,给老头子拜寿。难道葛天来准备在董家门口准备埋伏?这个葛天来当真的好阴险。”

张飞宇忍不住说道。“不,据我所知,葛天来当真不愿意和你在这个时候开战,现在恩波小镇的生意可是最旺季,他怎么会和你开战?听蓝涛也就是小青的哥哥说,葛天来本来还说要和你不要冲突,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着就当场宣布要杀了你!而且还真的知道你会出现在董家门口。”

卢丹红的话,让张飞宇心里也一阵振东,自己和妈妈去董家,只有几个人知道,他葛天来怎么这么清楚,而且还一点也不怕董家报复,怎么说,董老头子也是军界的高官,而且脾气暴躁。

“呵呵,好,丹姐,谢谢你,我明天一定小心些,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张飞宇笑着说道,但心里真的在考虑,还是马上让张叔,把人手分配下来,这个葛天来估计很强势,还是早作打算的好。

“那你小心些,其实我觉得,你要是去董家,不如今晚提前去,或者过了明天再去。”

卢丹红提议道。

第592 章:女儿给爸个机会朱云卿开过会,刚走出总部,坐进目己的车子,就接到了爸爸朱蒙的电话,看着爸爸的号码,朱云卿心里一愣,自从爸爸被爷爷秘密赶出家门,几乎就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也很少关心自己和弟弟,就连妈妈住院做手术,都是在最后一天才出现。

朱云卿很不想接,想着爸爸那霸道的神情,举着手打妈妈的情景,朱云卿伤心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动。

朱云卿按下了拒接,可是接连几次,还是一直打来,显然有种你不接听,我就打到你接听。

朱云卿很想关机,可是金局长开会专程说过,所有人的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现在京北暗流涌动,特别关注的有个叫李志辉的人,好像弄了个什么论法会,大肆宣传迷信活动,现在很是嚣张,居然还暗中组织人去围攻报社。

朱云卿现在的任务就是查清这个李志辉的身份,看看他是不是被别的人或者组织所控制利用?看看他身边有没有间谍特务出现。

朱云卿最后真的不耐烦了,还是接通了朱蒙的电话,很不悦地问道:“你不是说过,我们都不是你的子女?干嘛还要打来?”朱云卿说着,心里的委屈,再也忍不住,要是爸爸没有外遇,不被爷爷赶出去,自己也不会要出任这个组长,那么自己心爱的人,也不会跟着自己加入,那他根本就不会死亡!“卿卿,爸错了,真的错了,对不起你们母子,也对不起你爷爷,卿卿,能给爸爸一个机会吗?爸爸想和你好好谈谈。”

朱蒙低声说道,声音里带着很多伤感。

“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不认识你朱大检查官,你也不用认识我这个酒店的老板。”

朱云卿说完,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朱蒙再次打了过来,朱云卿接通手机,就吼了起来:“别给我说这些,有些事你做了,就不要后悔,当初你抛弃我们,就不要再来打扰。”

“卿卿,爸不是打扰你,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和那个张飞宇什么关系,爸知道你这些年苦,可爸爸也有苦衷,爸不要求你的原谅,但却真的不想再伤害到你,那个张飞宇要是你喜欢的人,你就让他早些离开京北,最起码不要去董家,不然他真的很危险。”

朱蒙说完,挂断了电话,朱云卿看不到朱蒙身前还跪着一个曼妙的女孩,那女孩正在用红艳的小嘴,伺候的他的东西。

又一个女人走出来,扭着小腰来到朱蒙身边,双手按在朱蒙的双肩,轻轻揉捏,接着才缓缓地说:“朱叔叔,你干嘛非要给她打电话?直接发个短信不就成了?”朱蒙回手,拍拍自己肩头的小手,轻笑着说:“慧慧,看来你还是没有冬雪聪明,我发个短信,有打点电话效果好吗?卿卿现在可是一个秘密组织人,权势通天,我和她拉近关系,到时候万一恩波那边出了事,我也有条退路,快去给我沏杯荼,最近总感觉没力气,喝了荼,我这次可要好好收拾你个小妖精。”

朱蒙说着,一脚踹开前面伺候他的女孩,低声说:“滚一边去,这么久了,老子都没感觉,什么技术,滚。”

朱云卿想着爸爸的话,知道爸爸肯定不会撒谎,那个坏小子的笑脸也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心说:“哼,这个没良心的,我要是不给打电话,你难不成把人家忘记?”朱云卿正想着,手里的手机居然又响了起来,忍不住一股火起,也没看来电显示,快速接通后,就大声喊道:“你还有完没完?告诉你,别用张飞宇那坏小子来……”

“姐,什么事?我怎么坏了?这几天,我可真的没去找你使坏,你可不能冤枉我。”

张飞宇的声音,让朱云卿羞得一阵的脸红心跳。

“你就是个坏小子,姐才没有冤枉你,说,你现在在哪?马上给我回到办公室,记住一个人,我真的有事找你商量。”

朱云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丢在身边的座位上,双手捂着脸,来回揉揉,刚才被爸爸引起的不快,也随之消散。

张飞宇走进客厅,看到妈妈坐在费美玲身边,神情好了很多,当然费美玲却不敢和自己直视,肯定是害羞。

“小宇,你到底要找多少女朋友,才能安心?刚才又有几位女孩子,给娇娇打来电话,说到了京北,让娇娇去机场接她们,我问娇娇才知道,全都是你的女朋友,人家还准备给你个惊喜,这几个女孩子而且都是广源的,小宇,妈妈让你去广源上学,不是让你谈恋爱的。”

董秋水看到张飞宇,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而且越说越严厉。

张飞宇也没想到,广源的女朋友,会找来京北,心说:“真是越忙越乱,谁来了?娇娇也真是的,给你打电话,你哨哨去就是了,怎么还告诉妈妈?”张飞宇四下看看,也没有看到娇娇,心说:“我刚才在外面,娇娇怎么也对我说一声?”“找什么找?我让娇娇去接了,让她们全都去宾馆,别来你费姨家添乱。”

董秋水大声说道,其实董秋水还真的想那几个女孩子来老师家,这里可比宾馆安全,自己和小宇这次在京北,可不是游玩的,明天去董家,说不定还真的有危险,这几个女孩子留在老师这儿,安全还是没问题的。

“秋水,你可是有些不对,怎么还对老师客气?小宇,给娇娇打电话,直接把你的女朋友都接来,好好热闹一下。”

费美玲笑着说道,眼睛却看了眼芊芊,心说:“芊芊,看到了吧,就算你嫁给这个坏小子,面对他的那么多女人,你还不是……”

“大姑,蓉蓉姐找我还有些事儿,就不留下吃饭了。”

费凤丽知道张飞宇又有几个女朋友,心里很不舒服,忍不住站起来,就想走。

“二姐,你现在为了他,又撒谎了,蓉蓉姐刚才给我打电话,还说你的手机没开机,问你在哪儿?我告诉人家在大姑这儿,蓉蓉姐说,一会儿来看望大姑,二姐,你不就是喜欢张飞宇?这不,趁着董阿姨也在,告诉董阿姨,张飞宇都把你的定情信物收了,却……”

第593 章:绑架费美玉“三妹,别胡闹,什么定情信物,就几把飞刀而已。”

费凤丽说着脸红了,悄悄看了张飞宇一眼,低下头去羞答答的样子,差点让费美玉站起来,在她的心目中,这个二侄女,从来都是冷淡非常,动不动就拔刀相向,没想到遇到这个坏小子当真像个女孩子了。

张飞宇心头一震,自己还真的装着人家飞刀,不过,现在还真的不能给,要不然看费凤丽这个样子,要是当场还给人家,肯定被人家拔刀砍死。

“呵呵,丽丽的飞刀,我真的很喜欢,一直都戴在身上,丽丽姐说,要是喜欢就留着防身。”

张飞宇看着大家都看向自己,假装傻乎乎地说道。

“哼,说的轻巧,我二姐对那几把……”

费晨晨没说完,就被费凤丽狠狠瞪了一眼,吓得真的不敢乱说了,二姐看样子真的生气了。

“小宇,你把飞刀还给……”

董秋水沉下脸来。

“秋水,小孩子的事,咱们可不要插手,他们一个愿送,一个愿收,又没有什么矛盾。”

费美玲笑着说道,她也看出自己的二侄女也喜欢张飞宇,还不如把二侄女也拉进来,到时候,芊芊也不至于人单势孤。

“是啊,我觉得也对,小宇,听说你的车技很不错,帮着蓉蓉的超跑俱乐部赢了九辆保时捷,刚才梅姐给打电话,让我去酒店处理一些事,正好坐你的车,感受一下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费美玉说着站起来,其实藉机想接近张飞宇,说说他和芊芊的事,然后要求这个小子陕些把他的师娘请过来。

“费姨,我有急事,要去万福金大酒店。”

张飞宇想起朱云卿,赶忙说道,自己要是再不赶过去,说不定这次卿卿姐真的生气了。

“没事,我也正好去万福金大酒店,找卿卿谈谈菜肴上的事,接着再去我的酒店,走吧,我也看着你些。”

费美玉说着都挎上了小包。

张飞宇很无奈,可人家一切都准备好了,这样也成,还能了解下,妈妈以前的事。点点头,低声说:“那好吧。”

张飞宇走出来才发觉,自己的车子已经被娇娇开走了,只能开着费美玉的车子,飞速向万福金大酒店而去。

“飞宇,你师母什么时候能来啊?打通电话没?”费美玉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前面的路景,轻声问道。

张飞宇看了眼全身蓝色制服套装的费美玉,低声说:“昨晚,打通了,可师娘说,现在带着小师弟去海南度假了,最早还要二十多天。”

无意间,张飞宇看着翻镜里的黑色轿车,心里微微一动,好像这辆黑色的轿车从小区外,就一直跟着自己,难道是小白的车?这时,手机响了,张飞宇带着蓝牙耳机,低声问道:“谁?什么事?”“宇少,有人跟踪,我被拦截了,你小心些。”

小白的声音,让张飞字心里一惊,居然都把小白他们拦截了,这是谁这么清楚自己的行踪?张飞宇的意识中,费美玉肯定没有什么仇人,最起码,没有人会对她下手。

“费姨,你不是想感受下风驰电掣?那你系好安全带,咱们可要开始了。”

张飞宇说着,猛然提高了车速,费美玉连忙挂上安全带,笑着说:“别开那么快,虽然路上车少,可是拐角不少。”

后面的车子也骤然加速,里面的司机,对着后面的几个戴墨镜的男子说:“兄弟们,她好像察觉到咱们了,都坐好,我可要加速了。”

“哈哈,那小娘们,听说还是个处女,平时高傲的紧,老三,你小子那要拿出本事,别他娘的让人家跑了,她的保镖,在后面被老二带着人,堵住了。咱们可不能让她跑了,人家货主可是说了,抓了这个女人咱们一辈子都不用再干这个了。”

车后的一个胖子,摸着大光头,笑着大声说道。

“是啊,老子有钱了,立马离开那个鬼地方,不过,胖哥,咱们这样出来接私活儿,葛老大要是知道了,还不知怎么收拾咱们?”一个红毛青年把眼镜去掉,苦着脸说道。“去,尽说些丧气话,放心吧,老子上次还不是把他的跑车,一次输了九辆,没想到他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我留,不但打了我个半死,还把老子弄成个大秃驴,娘的,我呸,没有他葛老大,咱们兄弟照样有钱花,小三,开快点!”胖子大声叫道。

“胖哥,这次咱们抓了这个费美玉,听说他可是费家集团的一分子,名下有着很多的酒店,咱们抓住她,嘿嘿,到时候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咱们一旦有钱,就离开那个葛天来,我现在看着他,心里都发毛,以后大家都跟着你胖哥混。”

红毛青年坐在胖子身边,笑着说道。

“胖哥,我们也害怕,葛老大现在看着真的好可怕,动不动就撕扯辱骂,真的好可怕,对了,胖哥,你以前可是负责保护大嫂的,现在大嫂怎么样了?我们看大嫂现在脸色都红晕滑润,不会被你小子哨哨滋润了吧?嘿嘿。”

胖子左边的尖下巴青年,也把墨镜摘掉,笑着问道。

“去,老子可没那个福气,大嫂可不是一般女人,除了喝醉酒,还可以靠近些,要是清醒了,就连葛老大,都不敢对人家怎样?不过,我倒是知道大娌被别人干了,就是那个小子赢了春车,来路好像很强,就连老大都没敢马上出马报复。”

胖子摸着大光头说道。

“胖哥,不行了,我追不上,真的追不上,太快了,打电话,开始拦截包围吧。”

前面的司机心里发毛了,自从人家开始加速,一个漂亮的漂移转过一个弯道后,自己一直没看到人家的车尾。

“红毛,你还愣着干嘛?快打电话,让狗二他们开始行动,这次一定要成功,带上枪!”胖子气的一阵的大喊,没想到费美玉这个女人,居然能让自己的专业赛车手追不上!

第594 章:沉沦“胖哥,狗二他们都出动了,可他们不知道那女人在哪儿?怎么办?”红毛拿着手机,瞪着两只大眼看着胖子的大光头,焦急地问道。

“别慌,我给那个人打电话。”

胖子掏出自己的手机,接通了那个人的电话,低着大光头,说:“我是胖子,那个女人的车技太强,三子都被甩开了,现在不确定那女人的位置,要不咱们今天……”

“废物,胖子你怎么想我夸口的,手下都是什么超跑俱乐部的车手,哼,怪不得输给人家黄和榕,你等一下,我让梅奴给她打个电话,再确定一下她在什么地方,今天必须把她拿下,现在她肯定知道有人对她不利,以后再想抓她,当真的不容易。”

那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个大酒店的经理办公室,费美玉手下的梅经理也就是费美玉喊得梅姐,现在像一条漂亮的小狗,穿着笔挺的西服套裙,跪在地上,眼神有些呆滞,看着办公椅上的白面男子,脸上满是献媚的笑。

“过来,再给费美玉打个电话,问问她在什么地方?”男子对着那梅姐招招手,说道,眼睛顺着梅经理宽松的领口,看进去,西装外罩里,什么也没穿,那白白的双峰,是那么的饱满,上面两颗鲜红的小颗粒,更是让男子看的眼睛发亮。

“是,主人。”

梅姐说着,跪着向男子爬去,黑色丝袜裹着的白腿,在地板上跪着磨蹭,这时要是有个男人站在女经理身后,一定能看到高傲的女经理,套裙里一片白光,雪白的臀上,没有一丝遮掩,就连臀中间的那道风光,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原来套裙里没穿小裤裤!梅经理慢慢爬到办公桌后面,男子伸出大脚,踩在梅经理的头上,磨蹭了几下,又在梅经理的脸上磨蹭了几下大脚,甚至把脚趾头伸进梅经理的小嘴,肆意拨动了几下,才满意地放下大脚,把手里的电话,弯腰递了过去。

梅经理忙接了过去,很乖巧地接通了费美玉的电话号码。

“梅姐,以前你是我的女神,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可你呢,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别以为你在费美玉手下就能逃出老子的手心,等着吧,等我玩够了你,再把你赏给以前那些喜欢你的同学,那个时候,他们一群人弄你,你肯定是爽死了。”

男子说着,用脚慢慢睬在梅经理的背脊上,轻轻地磨蹭着。

梅姐再次打过电话,当然电话是开着免提的,男子很清楚知道了电话内容,狞笑着弯腰伸手,扯住梅经理的头发,把她扯了过来,男子没穿衣服,下面那根粗粗的东东,直接弄进来梅经理的小嘴里。

男子感受着梅姐小嘴的温热,才慢慢拿起电话,很舒服地靠在本该是梅姐的办公椅上,给胖子打了过去。

“她在环城路,已经快进市区,这次要还抓不住,胖子,你就去死吧,记住抓住那女人,谁也不准动她,让我来好好调教,到时候,保管让你们一个个享受到她的伺候,一个个的小门,全都让你们试试。”

男子说着,就邪恶地笑了起来,接着一把扯起梅姐,直接把她按到办公桌上,一把扯掉梅姐的套裙,看着那雪一样白的屁屁,狞笑着扑了上去……

车子停在了环城路边,张飞宇坐在车里,看着脸色苍白的费美玉,低声说:“想吐,就打开窗吐吧,刚才真的有些快,不过,我总觉得有些不妙,对方怎么对咱们行踪这么了解,咱们刚出来,就被盯上,开始我以为是葛天来的人,要对付我,可我刚才觉得,好像不对,这可是你的车。”

“什么?你……你是……说有人要害我?不可能,我……我根本就没有仇人。”

费美玉趴在窗口,边说边呕吐,吐了几下,感觉好多了。

费美玉幽怨地看了张飞宇一眼,接着低声说:“你个坏小子,可把人家害苦了,刚才人家的心都差点跳出来,以前觉得超群开车疯狂,没想到你开车是玩命。”

正说着,费美玉的手机响了,张飞宇心里一动,低声问道:“费姨,你出来的时候,好像说,是什么梅姐打的电话?你看看现在是不是又是她?”费美玉拿着手机,看着来电显示说:“当然都是她,她找我我去的,难道你怀疑梅姐?不,不可能,梅姐可是我最信任的,她的命都是我救下来的,绝不可能背叛我。”

“呵呵,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猜的不错,她一定是背叛了你,现在……”

张飞宇没说完。

费美玉就拿着手机,接通了,还故意大声说:“梅姐,我马上就要进市区,现在就在东环城路口。”

费美玉说完,得意地看了眼张飞宇,心说:“你就自以为是,我都没看到有什么追兵,你就一路狂飙,差点把我全身给晃荡散了,现在又装作高人,哼,毛头小孩子,不就是想吓唬我,然后多占些便宜?”“费姨,你,你会后悔的。”

张飞宇掏出手机,直接接通了朱云卿的手机,没想到刚接通,就听到朱云卿说:“快些来,我正在开会,领导都在。”

张飞宇只好接通了张叔的电话,没想到,张叔低声说:“宇少,我正想找你呢,你在哪儿?夫人在哪儿?”“我在东环城路口,准备进市区,你快些带人过来,我感觉有些不妙。”

张飞宇很严肃地说道。

费美玉也看出了张飞宇的严肃,心里不由仔细想,还真的感觉自己这次刚出门,就被跟踪,还真的很有些内人提供线索的可能,但梅姐可真的对自己很忠心,她万万不会背叛我的。

“费姨,现在咱们不能再向前了,前面很可能有人家的人,你看那边好像有个厂子,咱们先去躲在那里,一会儿,我的人来了,咱们再进市区。”

张飞宇低声说道。

第595 章:我是你妈妈的闺蜜费美玉看着那个围墙上写的黑体大字“计划生育人人有责”心里一阵的不情愿,梅姐怎么会背叛自己?这个坏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人,他要是欺骗自己,不,怎么说他也不会对自己硬来,他那么多女朋友,自己还是他妈妈的同学闺蜜。

费美玉胡思乱想的时候,张飞宇已经把车调头,顺着一条石子铺成的路,向那个厂子驶去。

“没开门?大门好像锁着,要不咱们回去?”费美玉看着越来越近的大铁门,忍不住低声问道。

张飞宇皱皱眉头,不过依旧开着车来到近前,跳下车,看到厂子是个棉衣厂,现在天气还比较热,棉衣厂也就放假了,大门口的标语却好像是新写上去的“严禁烟火,安全生产”“有人吗?”张飞宇拍着大门大声喊道。

“现在厂子领导都不在,全都放假了,现在不开门。”

看门的是个中年男子,个头很高,脸很长,双眼无神,一看就知道他没有什么战斗力。

男子说着打开小门,弯腰走了出来,看着张飞宇,还有那豪华的轿车,特别是看到里面还坐着位漂亮的成熟女人,男子眼睛就亮了。

“我们想进去喝口水,休息会儿,和朋友约好的,一会朋友来了,我们就走,当然也不白让你帮忙。”

张飞宇说着,把准备好的一叠钱,递了过去。

男子一看,足足有三四千,心里更加确定,这个小子一定是小白脸,或者是个阔少,一定是来这里和车上那漂亮女人玩的,不管谁玩儿谁,总之是来玩野战的,要真的玩的过瘾,说不定还能拉上老子玩一把,车上那女人看着真的带劲儿,好白!搞一次绝对……

男子接过钱,转身把大门也用钥匙打开,冷淡地说:“那进来吧。”

张飞宇开着车子,就驶进了大院,费美玉很不高兴,那个高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太邪恶了,真的好恶心,回头找人来砸了这个厂。

“费姨,你的人,什么时候能来?”张飞宇把车子停在大院子的左边,看着外面的小水池,低声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的,你问这个干嘛?要喝水你去,我可不下车。”

费美玉看着张飞宇推开车门,忍不住说道。

“陕下来,人家一会儿,就来了,咀们必须先找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张飞宇说着跳下车,这时,那个看门男子也走了过来,看着张飞宇说:“要休息,去我们经理办公室吧,那儿最干净,就在楼上。”

棉衣厂还真的不小,水泥铺成的院子足足有三千多平,院子里东面是一个大敞篷,里面放着很多平板车,还有些白色的大包。

西面是一座三层高的对楼,房间在两侧,中间是走廊的那种,清晰地看到楼上合金玻璃窗上面,还安装着一个个空调外机,有的玻璃窗还挂着绿色的窗帘,看样子可能还住着人。

南面是大门,北面是个很大的圆拱门,好像是厂房,里面估计有机器什么的。

大院四周也有花儿池,不过,里面种的全是四季青,也没人管理,可劲疯长,一米多高而且还很是密集。

花池没有一朵花,每隔一段大约十几米,都有个水泥砖头砌成的小水池,上面有自来水管。

大院卫生还可以,地面没有什么破布片什么的,灰尘还是有的,看样子不是经常打扫。

张飞宇绕过车,拉开费美玉这边的车门,看着费美玉说:“快下来,时间真的不多。”

费美玉看着张飞宇严肃的脸,觉得他不会真的对自己胡闹,才慢慢伸出穿着小皮鞋的脚,从车子里走出来。看门男子看着费美玉那笔挺的制服套裙,浅色的小皮包包,特别是那绝白匀称的小腿,看着就想冲上去,这女人绝对身份高贵!嘿嘿,不过,这种女人要是疯狂起来,那才是男人的顶级享受,老板的那个千娇百媚的小明星儿,和人家一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小野鸡儿。

张飞宇看着呆呆盯着费美玉的看门男子,低声问道:“楼上,不会还有人吧?”“嗯,有,有,还住着一些外地女工,不过,白天大多去市区打工,晚上才回来住,毕竟市区的房子太贵了,经理的办公室就在三楼,钥匙就在门前的花盆里。”

男子低声说着,心说:“嘿嘿,那个房间可是老板专门用来打泡的,里面东西可不少,老子昨夜还在里面和小娟那个妖精在里面……”

张飞宇拉着费美玉就向楼上走去,低声说:“快走,大铁门都响了,说不定人家都到了。”

费美玉感觉小手被抓的紧紧,心里一阵的乱跳,这个坏小子不会真的想对我使坏吧?哪里有什么敲门声?不,他要是真的对我用强……

张飞宇听到大院里好像有了汽车的引擎声,心说:“来的真的太快了,看来打一场是不可避免了。”

张飞宇感觉费美玉走的太慢,在平坦的走廊里还几次都差点跌倒,小皮鞋的后跟真的好高。

张飞字忍不住回过身,弯腰就把费美玉横着抱了起来,闻着费美玉身子的香味,看着那对鼓鼓的挺拔,特别是大手抱着人家光滑细白的小腿,张飞宇心里一荡,“啊,坏小子,你想干嘛?我可是你妈妈的同学,我和你妈妈可是姐妹,我是你小姨,不要这样,快放我下来。”

费美玉没想到这个坏小子刚上二楼,就忍不住抱起自己,心里一阵的慌乱,举起小手用力推着张飞宇的脖子。

“别推,人家马上就冲进来了。”

张飞宇说着,加快了脚步。

“彭”一声枪响,让费美玉心里一惊,这下确定了,外面真的来了一群亡命徒,自己真的被梅姐出卖了。

“现在信我了吧?那个看门的肯定被打死了。”

张飞宇说着把费美玉放下来,伸手向门口的花盆摸去。

“别去经理室,说不定人家也知道……”

费美玉此时心里慌乱一片,竟然真的有人对自己下手,自己要是被绑架,天,那群粗鲁凶恶的绑匪能把自己折磨成……

第596 章:快些进去“思要把把钥匙拿走,让他们以为咱们就在里面,能拖一分钟,算一分钟。”

张飞宇说着从花盆里拿出一串钥匙,接着一脚把花盆踹翻。

弯腰再次抱起费美玉的娇躯,冲向前面的拐角,一边跑,一边看旁边的门,果真有个门虚掩着,张飞宇一脚踹开,就冲了进去。

“今天可不行了,不知道人家男人一会儿下班回来吗?冤家,昨夜你把老娘折腾的全身都没力……”

里面套间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红色睡衣的女人轻巧地走了出来,看着来人根本不是自己想的人,不觉愣住了。

“别说话,一群劫匪闯进来了,刚才那个看门的被开枪打死了。”

张飞宇听到这个女人的话,心里隐约知道这个女人刚才以为是情人来了,这个大院除了那个看门的,自己还没看到别人,说不定她的情人就是那个看门的,故意说了出来。

“啊,大老王被打死了?”女人脸上没有一丝的悲伤,惊恐倒是有的。

接着又是一阵的枪声混和着清脆的打击声,张飞宇低声说:“他们以为咱们真的在老板房间,估计正在砸门。”

响亮的枪声,让女人的脸色刹那间苍白了,身子一个劲发抖,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别怕,我们已经报警了,你快躲起来。”

张飞宇故意说到警察,果真女人脸色好多了,慌忙说:“我家床下可以藏人,以前,以前我……”

女人没好意思说出来,但费美玉和张飞宇也猜到,肯定是女人幽会情人,被丈夫堵在门里,才慌忙把情人藏起来的。

“你先躲进去吧。”

张飞宇低声说道。

“能,能躲三个人的,真的,我家床很大。”

女人的话,让费美玉觉得这个女人还不算很坏,这个时候,还想帮助别人。

走进里面,发觉卧室还真的没什么东西,除了有两个简易的衣服柜子,就只有一张大床。

女人蹲下去,掀开床围,一排纸箱子堆放在外面,费美玉忍不住低声说:“这么多东西,要是拿出来,人家也能猜到咱们在床下面。”

女人没说话,伸手拉出一个纸箱,说:“进去吧,里面都是空的,递过来一个被子,我铺到下面。”

费美玉没想到,床下面的几个纸箱,原来是遮挡物,这个样子还真的不容易被发现,不过,看着那黑乎乎的床下,而且这个女人还不是个干净女人,当真,真心不愿意钻进去。

“我,我……”

费美玉看着张飞宇,很想说:自己不想进去,可看到张飞宇已经把一叠被子递给了那女人,低声说:“谢谢,有这个地方,还真的不容易找到,费姨,你快些进去,我去把他们引开。”

费美玉看着张飞宇要离开,慌忙伸手抓住张飞宇的胳膊,慌乱地说:“不要走,不要丢下阿姨,万一你走了,那群畜生抓到阿姨,可怎么办?阿姨害怕。”

张飞宇看着费美玉可怜兮兮的俏脸,心说:“还以为费姨是很强悍的,看来不是那个样子,在费家的保护下,才有这番作为的,不是那种自己拚搏来的成就。”

张飞宇伸手抱住费美玉,看着那双漂亮清澈的大眼睛,低声说:“乖,听话,你躲进去,我会在门外保护你的。”

“不,你不能走,阿姨真的好怕,要不你和人家一起躲在床下,要是被发现,阿姨也认了,你去拿他们家的菜刀,要是被发觉,你就先杀了阿姨。小宇,到了这个时候,阿姨也不瞒你了,阿姨喜欢你,真的,每次看到你,阿姨心就乱跳。”

费美玉说着乖巧地把头贴在张飞宇的胸口。

“你们怎么还不进来?要是被逮住会没命的,快些进来,要不是怕你们死在我家……”

女人没说完,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踹门声,还听到有人高喊:“老大,这个房里没有。”

“这个也没有!”“找,给老子找,把门统统踹开,一间间给老子搜,仔细搜!一定要那女人找出来!谁先找到,谁他娘第一个上!”彪悍粗鲁的声音,让张飞宇怀里的费美玉,身子一阵的颤抖,显然心里极度恐惧。

张飞宇把牙一咬,低声说:“老子也不喜欢藏猫猫,来吧,费姨,今天咱们就一起战斗,和他们拼了。”

张飞宇说着,上前从床上扯下一条床单,“刺啦”床单被从中间扯裂,张飞宇把一半床单,氏速拧成一条布绳。

“你想干什么?不会想从这里顺到楼下吧,谁知道下面有没有人?”费美玉担忧地说道。

“你干嘛扯床单?人家进来看到,一定会更加仔细搜的,你……”

床下的女人说着,焦急地再次爬出来,伸手想夺下张飞宇手里的布绳。

“别怕,来,你帮我把她捆在我身上,一会儿,我要冲出去,到时候你躲在床下,就真的安全了,快些捆,一定要牢固些。”

张飞宇说着,把两条拧好的布绳递给女人,自己蹲在费美玉的全身,低声说:“快爬上来。”

费美玉看着张飞宇的后背,抬腿想跪在他的背上,可是跪了几下,都没成功趴在张飞宇的背上。

“你还磨蹭什么?快些抱住他的脖子,把腿分开,让他抱住你的腿,再迟疑一会儿,咱们就全完了。”

睡裙女人忍不住催促,并且开始准备用布绳捆了。

费美玉红着脸,还是照做了,娇躯向张飞宇背上一扑,双臂抱住张飞宇的脖子,那对鼓鼓的还没有被男人碰过的包包,在张飞宇背上弹弹的,接着身躯就想滑下去,没想到张飞宇反应很快,大手直接托住费美玉的臀,向上托了几下,低声说:“快捆,左右捆一下,上下捆一下。”

费美玉感觉自己的臀,好像着了火,那有力的大手,真的好有力,坐在上面软乎乎的,却羞的脸红心跳,这个坏小子还是摸了自己的臀,而且还是光明正大,而且当着别人……

费美玉羞羞地想着,忽地感觉一个软软的东西,居然从自己的腿间穿了过去……

第597 章:放小姨下来费美玉感觉腿间多了一条软软的东西,忍不住叫了一声,慌忙同下看去,原来一条布绳从自己的腿间穿了过去,自己和张飞宇被捆在一起,接着感觉腰间也是一紧,横着又被捆一道。

“你松手试试。”

睡裙女人低声说道,看着十字麻花捆着着两人,感觉捆的很紧。

张飞宇依依不舍地松开托着柔软翘满的臀,没想到刚松开,费美玉的身子就向下滑,那道竖着捆着的布绳,直接勒进了费美玉的下面娇羞的小地方。

“啊,不,不行,这……我……磨……”

费美玉心里大叫着,感觉那道布绳正好勒着自己的小娇羞,虽然隔着短裙还有小裤裤,可真的勒的紧紧的,稍微扭动身子,下面就一阵的酥痒,拚命咬着牙,死死地抱住张飞宇,极力想把身子向上,不敢垂下去。天,真的痒死人啦,不,不行,人家受不了。

“好了,掉不下来,你们快出去,我可要藏起来了。”

睡裙女人看到费美玉虽然身子滑下来些,布绳也稍微拉的长了些,可看上去好像没拉断的问题,却不知道布绳勒着这位贵妇最私密,最娇嫩的小妹妹。

“不,不……”

费美玉慌忙说道,可还没等她说完,就听见外面一阵撞击门的声音,张飞宇猛然转过身,低声说:“他们来了,费姨抱紧我。”

张飞宇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转身,就让费美玉磨蹭的下面一阵的酥痒,小腹冒出一股热火。

费美玉全身都有些发软,可是听着那强烈的踹门声,费美玉又一阵的恐惧,当真是娇羞和恐惧并存,只能咬着牙,用力抱住张飞宇的脖子,幸亏以前还练过些拳脚,两条白嫩的腿从裙摆里伸出,顾不上羞耻,缠住张飞宇的腰。

此时那条布绳正好又勒住费美玉丰满香香瓣瓣中间,紧紧地勒住那小菊的上面,酥痒感稍微小了,可羞羞的感觉却更加强烈,想着那布绳肯定也勒着张飞宇的下面,感觉自己的小菊和这个坏小子的那个坏东东连接到了一起,脸热热的,反倒让心里的恐惧小了很多。

张飞宇伸手掏出了手枪,接着把费凤丽那套薄薄的飞刀也拿了出来,张飞宇对于飞刀可是很有自信的,师娘教自己暗器的时候,没少用鸡毛掸子教训。

“费姨,你会用枪吗?”张飞宇低声问道。

“我,我,我不……能。”

费美玉本想接过枪的,可发觉自己只要松开手,就会滑下去,那条布绳就再次勒住自己的小妹妹,那一阵阵的酥痒,让自己全身软软的。

“彭”门被踹开了,张飞宇拿着枪,对着站在门口发呆的大汉,就是一枪。

三毛子踹开门,没想到自己要找的人,就站在正前面,看着自己,那黑呼呼的枪口,正对着自己,一时间就呆住了。

“砰”一枪,打在三毛子的胸口,三毛子低下头看看,心说:“老子就踹开一个门啊!”张飞宇不等三毛子后面的人反应过来,接连就是几枪,虽然张飞宇的枪法不怎样,但距离太近了,枪声很清脆,子弹威力真的很强,鲜血飞溅,惨叫声接连响起。

“啊,我,我中枪了,狗哥!”“我不想死f 不想死,救命,狗哥,快,快…”“”呜呜,我还有娘!我……“

几个倒在走廊惨叫的劫匪,地上的鲜血很快就一滩滩的,安静的走廊,让那惨叫声,更显得凄惨。

二十多个劫匪,吓得全都冲进刚才踹开的门里,真的不敢站在走廊里当靶子。

“躲,躲什么躲,一群胆小鬼,他们就一支枪,都给老子冲上去,冲上去。”

一个刀疤脸站在距离张飞宇那个门最近的门口,大叫着,可他也不敢冲出来。

“什么狗哥,有本事来和老子单挑,让兄弟冲有什么本事?”张飞宇已经站在门口看着三毛子尸体,心里也一阵的颤抖,以前虽然杀过人,可没这么近距离用枪打死过人,刚才要是人家先开枪,死的就是自己。

“手雷,手雷,给老子用手雷炸死他们,这钱不要了,也要给三毛子报仇。”

刀疤脸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张飞宇看到果真有一只拿着手雷的大手,伸了出来,心说:“跑吧,跑上楼顶,也能坚持一会儿。”

张飞宇拿着枪对着那颗手雷就是一枪,心说:“死吧。”

“轰隆”手雷没丢出来,被一枪打中。躲在门后的两个劫匪,来不及惨叫,就失去了生命。

“娘的,老子和你拼了,都他娘用手雷给老子炸!”刀疤脸眼睛都红了,大脸无比的狰狞,手雷炸死的正是自己的弟弟,弟弟总是第一个执行自己的命令,没想到却引来杀身之祸。

张飞宇看着好几个门都伸出了手臂,快速胡乱打了几枪,吓得那些手都慌忙收了回去,张飞宇趁机冲出门,快速向楼梯拐角冲去。

身后的费美玉完全垂了下来,尽管她死死地抱着张飞宇的脖子,感觉下面的布绳磨蹭的飞快,一阵的急促的磨蹭,让费美玉下面的娇羞完全湿润了,那一股股的热流,冲击着她内心深处的空虚,让她全身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啊,不,不行了,我,我要……

“彭”一声枪响,张飞宇心里一惊,忙冲进一个被踹开的门,拿着手枪对着外面第一个冲出来的刀疤脸,就是一枪。

“彭”吓得刀疤脸,慌忙又退了回去,即便他恨死了张飞宇,可那些子弹真的不长眼啊!张飞宇再想扣动扳机,却发觉里面没有了子弹,心里有些后悔,刚才要是小白,绝对一枪打爆那刀疤脸的头,绝对能让那群没了头目的恶狼,不敢轻举妄动。

“小宇,小宇,你把小姨放下来吧?小姨真的不行了,难受死了,别……动,别……啊,不要动了,小姨求求你,快些松开那绳子,阿姨……要,要……想袅袅!”费美玉真的忍不住了,下面太渴望了,布绳快把自己的小裤裤磨破了。

“他没子弹了,兄弟们,给我冲,谁打那个小子,那个女人就是谁的!”刀疤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第598 章:点燃小姨的渴望刀疤脸虽然这么喊,可是他不出头,手下的那些人也不敢冲过去,刀疤脸有些急了,看着身后的长发青年,一个耳光打过去,吼叫着:“给老子带队冲过去!”青年看着刀疤脸杀人的目光,特别是那抵在自己胸口的手枪,忙转身向门外出去,还大声喊着:“兄弟们,跟上来,他没有子弹了。”

长发青年冲到走廊,发觉对方果真没开枪,心里一阵的欣喜,更是欢呼着,拿着枪对着张飞宇那个门口,边扣动着扳机边快步冲了过去,后面的那群恶狼也兴奋起来,想着那美色,刚才几个兄弟死去的恐惧,都好像忘记,嚎叫着跟着向前冲去。

张飞宇心说:“看来费凤丽的这套飞刀是要派上用处了。”

顾不上身后颤抖的费美玉,张飞宇感觉枪声稍微迟钝了些,猛然向对面的门冲了过去,同时扬手三把极其薄的飞刀就出手了。

“噗噗噗”三刀,三个冲在最前面的青年,捂着脖子,无声地倒了下去,倒在地上的身体,还在扭曲着踢蹬,鲜血从手指缝里弥漫出来,后面的绑匪看的太清晰了,感觉死亡的威胁就在眼前,全都快速躲到旁边的门后去了。

“狗哥,咱们走吧,我,我不干了。”

一个小光头说着,就哭了起来,接着跪在地上,抱着头一阵的痛哭,对方太厉害了,不但有枪,而且还有飞刀!自己昨天晚上才泡上的小情,还没有浪漫过呢,这次要是挂掉,多……

小光头心里崩溃了,幸亏和他躲在一起的是他的邻居,任凭刀疤脸气的大吼,要杀了小光头,可小光头的邻居大哥,只是扑到小光头,死死地摀住他的嘴。

不光,小光头受不了,费美玉这位绑架的目标,也受不了,那条布绳磨蹭的太厉害了。

张飞宇没想到费美玉这个时候,居然发情了,感觉着费美玉全身一阵的颤抖,接着肩膀一阵疼痛,居然用小嘴咬了自己。

“宇,宇,你快些把阿姨放下来,阿姨死就死了,总比这样难受死,真的受不了了。”

费美玉下面虽然一阵的极度舒服,可紧接着又感到那布绳的磨蹭,下面的小妹妹太敏感啦,感觉湿哒哒的小裤裤,好像都被磨破了,只剩下那圆圆的软软的布绳磨着自己完全张开小门的……

张飞字把手里的一片小刀,轻轻在目己前面的布绳上划了一下,布绳断了,费美玉尖叫着想掉下去,却被一只大手及时托住屁屁。

大手伸进了裙摆,张飞宇感觉着大手上的湿润,心里一阵的火起,天,费姨居然把小裤裤真的尿湿了,不,不是尿,还黏黏的……

费美玉也没想到坏小子的大手居然托着自己的屁屁,却滑进裙摆,直接摸着自己的小裤裤,那条布绳更是紧密地磨着自己的小眼儿。张飞宇脸上一阵的坏笑,伸手撤掉了那软软的布条,一阵的磨蹭,再次让费美玉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那颤颤的声音,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在安静的走廊飘荡。

地上躺着的三个青年,全都不动了,脖子旁边全是鲜红的血,让本该听着那销魂的声音,有欲望的劫匪们,没有一个人的下面发硬。

“把手雷都给老子丢过去,炸死他们,老子不要狗屁钱了,炸死他们!”刀疤脸说着,自己也掏出一个手雷,就丢了过去。

“轰”走廊里多出一个满是钢筋的小坑,张飞宇所在的那间房子的墙壁一片灰尘,没有什么事。

其他的劫匪也全都掏出手雷,可没有丢出去,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刀疤脸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狗二,你他娘抓到那个女人没?人家的援兵到了,太猛了,兄弟们顶不住”胖子的声音很是响亮。

“顶不住也给老子顶着,你他妈不是说只有一个女人?现在可是一男一女,男的不但有枪,还是个硬茬子,老子的弟弟都被他杀了,你再顶一会儿,老子这就炸死这对狗男女!”刀疤脸说着再次掏出一个手雷,准备带着手下一起砸过去。

“狗二,你不要乱来,那女人绝对不能死,你可别…不行…我要撤了!”胖子说着,那边的枪声更是激烈,接着慢慢减小。

刀疤脸狗二知道胖子顶不住,带着人窜了,看来对方真的火力很强,他刚想骂上几句,就感觉额头一震,接着眼睛感觉黑黑的,接着听到身边的兄弟惊恐地喊道:“狗哥,你,你……跑吧,狗哥死了!”躲在门里的张飞宇听到楼下的枪声,心里就轻松了下来,看着面红耳赤的费姨,心里的邪火慢慢上来了,伸手抱住身子有些软趴趴的费美玉,坏笑着说:“费姨,刚才你好像是说喜欢我列吧?”费美玉看了眼张飞宇坏笑的脸,心里一阵的乱跳,忙低下头去,低声说:“小宇,别乱说,你放开费姨,刚才费姨说喜欢你,可没有别的意思,费姨可是你妈妈的好姐妹,就算喜欢你,也是长辈……你……不……”

费美玉正说着,感觉一只大手托起自己的下巴,那只大嘴就压住自己的小嘴,啊,他怎么能这样?不,不可以的。

费美玉心里大叫着,可全身无力,根本不能阻挡一只摸进裙摆的大手。那只大手用力按在费美玉那湿哒哒的小裤裤上,来回磨蹭了几下,温热有力的大手,很快点燃了费美玉心里的那股极度渴望!

第599 章:闻着臭汗味儿当张飞宇呼着热气,把费美玉抵在墙边,双手忽地捧着费美玉张成熟的滴水儿俏脸,张飞宇心里一阵兴奋,这可是妈妈最好的姐妹,还是白芊芊的小姨,京北强势的女老板!张飞宇使劲捧着那柔软光滑的脸,张嘴对着费美玉这位京北女强人淡红柔软的香唇,就亲了上去。

霸道的大嘴可劲吃着费美玉柔软的香唇,上唇被吃进去,狠狠吸几下,接着换成下唇,不停地吃着,也没放过费美玉的俏脸,鼻子上,额头上,脸颊上全都留下自己的口水。

费美玉闭着眼,心里一阵阵的慌乱,死死地咬着晶莹的小牙,心里一阵阵的冲动:“秋水啊!秋水,是他,是你儿子,是他主动亲我的,秋水啊,是你的儿子先亲人家的,真的不能怪人家,你儿子他……他太……啊,他还摸人家……秋水姐,你快来管管你家……你这个坏儿子,他……不,他要弄……”

张飞宇的大手顺着那俏丽的脸,摸到了费美玉洁白如玉的脖颈,大嘴更是亲到了费美玉那晶莹的小耳朵,热热的软软的大舌用力舔着,太刺激了,费美玉的身子一阵阵的无力,小腹火热的感觉再次萦绕出现。

“不,不要舔……小宇,小宇,我是你小姨……不要……弄了。”

费美玉颤抖着叫着,可小手却主动抱住了张飞宇的脖子,小嘴张着娇喘着。

费美玉的外罩被解开,那双大手摸着那小扣扣,本想解开的,可解了下,发觉很麻烦,索性用力扯了下,“刺啦”白色的衬衣,被大手直接扯开,淡绿色的小罩罩颤抖着,跳了出来。

“啊,不,不……”

费美玉惊得慌忙叫了起来,却被张飞宇趁机把大舌伸进她香甜的小嘴,毫不客气压在那柔软甜美的小丁香上,硬是磨蹭的费美玉小舌头想躲到一边,可被张飞宇的大舌压着怎么用力,也移不开躲不掉,费美玉羞得满脸通红,身子一阵的热切,裙摆下的腿紧紧贴在张飞宇的腿上,用力贴着。

张飞宇看着费美玉脸上一阵的娇羞,感觉那腿玉腿磨蹭着自己,心里的邪火更加大了,两只大手毫不客气地抓住那绿色的小罩罩,向上一推,一对雪白浑圆的肉肉跳了出来,上面两点空空的小颗粒让张飞宇张嘴咬在上面。

“啊,不要吸,不要舔,阿姨,阿姨受不了啦,真的好难受,小宇,你陕……”

费美玉感觉自己那圣洁的,几乎还没有被男人碰过的雪峰,被热乎乎的大嘴吃着,一股股的吸力,简直让自己全身都轻飘飘的,太舒服了,小腹里的火一下子燃烧起来,下面最娇羞的小妹妹,刚才虽然极度舒服了,可是没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更是一阵的空虚。“小宇,快,快些给我,快些……小姨要,要你……”

费美玉颤抖着大叫着,更是挺着那那对鼓鼓的包包,硬是塞进张飞宇的嘴里,希望他更加用力。

张飞宇忽然放开费美玉的双球,大手直接掀开了那套裙的裙摆,低声说:“快,快些转过去,我要从后面搞你!”费美玉羞得没动,可是张飞宇忽地抱起她,大步走向房间里的单人床走去。

“啊,不,人家不在这儿!不要,人家……”

费美玉趴在那小床上,闻着上面一股的男人汗臭,浓浓的心里一阵的恶心,忍不住叫了起来。

张飞宇看着费美玉一阵的挣扎,那长长的白白的腿胡乱踢蹬着,居然让张飞宇感觉到了一点强暴的味道。

伸手按住费美玉,对着那丰满成熟的臀,可劲拍了几下,打得“啪啪”直响。

“不,小宇,别打了,别打……人家……人家……”

强烈的痛,让费美玉这个娇娇的女总裁感觉那股难闻的汗味,也不是那么的难闻,屁屁上火辣辣的痛,真的好难受,痛的眼泪差点滴落下来。

“费姨,今天你要是不跟着我,肯定已经被那群畜生抓走了,这样打你,都是轻的,抬起屁股!老子要干你。”

张飞宇说着,一巴掌拍在那小裤裤上,痛的费美玉惨叫了一声,却还乖巧地跪在那满是汗味的床上。双手扶着里面的墙,主动抬起了臀,感觉裙子被掀开撩到了腰间,下面一阵的凉爽。

张飞宇看着乖巧的,还在低声哭泣的费美玉,心里更是兴奋,伸手抓住那薄薄的已经湿了很多的小裤裤,直接向下扯。

费美玉慌忙并拢双腿,左边的小手也慌忙抓住小裤裤,大声叫着:“不,小宇,不能,你真的不……”

张飞宇伸手抓住费美玉的头发,一把把她扯了过来,看着她痛苦的俏脸,坏笑着说:“刚才你可是很是想要,现在居然又不想要了,来吧,我好好地弄你!”张飞宇说着,抱住费美玉的头,大嘴地堵在上面,大手更是抓住左边的白白的满是弹性的雪峰,可劲地捏着,揉着,那鼓鼓的山峰愣是被捏的扁扁。

费美玉感觉自己的小嘴里被那大舌塞得满满,更是一次次地压着自己的小丁香,磨蹭着,伸进自己的喉咙,对自己一阵阵的恶心,全然不顾,自己那几乎没被男人摸过的雪峰,更是被捏的一阵阵的生痛。

费美玉还想挣扎,可忽地一只大手,按在了自己的小裤裤上,啊,不,不行了,我,我要!我真的要!那只大手再一次打开了费美玉,刚才被痛苦淹没的情欲,这次更是来的汹涌,费美玉什么也顾不上了,小手主动把自己的小裤裤推了下去,抓住那只大手,按在自己最空虚,最酥痒的小地方……

张飞宇只要这位小姨终于完全沦陷了,也不再迟疑,直接把费美玉这位高贵优雅的女总裁,给按在这满是汗味的小床上,大手直接分开了那白白的长腿……

第600 章:侄女全看到了“痛,痛,真的好痛,不要了,不!”费美玉哭叫着,整个人都痛的打颤,眼泪流淌,上半身几次想坐起来,可张飞宇那个长长坏棍子头捅在自己的小妹妹里,当真太痛了,坐起来又被捅的倒下,小手挥舞着还想坐起来推开张飞宇,可全都失败了。

费美玉两条保养极好的腿,痛的紧紧夹着张飞宇的腰,居然忘记用脚把张飞宇踹开。

张飞宇也没想到费美玉,这个妈妈的姐妹,下面的小花园,居然比她的外甥女白芊芊的还要紧,太紧了,自己那么大的力气,紧紧捅进去一个头儿,接着感觉里面极其的小,再也很难顶进去。

看着费美玉如此痛苦,张飞宇心里一阵的怜惜,慌忙说道:“小姨,别动,你别动,我拔出来,拔出来你就不痛了。”

费美玉听着张飞字话,心里一阵羞涩,不过从小就害怕痛的她,还是慌着点点头,说:“快,快拿出去。”

张飞宇向后一退,那笔直火热的强势,脱离了费美玉那绝美的小花园,可费美玉没想到那个一离开,自己那疼痛非常的地方,居然一阵的空虚,接着痒痒的一直冲进心里,空虚的无比难受。

“小宇,小宇,阿姨怎么又难受起来?真的好难受,你快告诉阿姨,这,这……”

费美玉很想直接把手按进自己的下面小花园,可看着张飞宇正盯着自己的下面最羞的地方,羞得再也说不出话。

张飞宇看着费美玉那欲语还言羞答答的样子,心里的邪火再次燃烧旺盛,脸上的坏笑涌现了出来。

费美玉看着张飞宇那坏笑的脸,强忍着下面一阵阵的空虚难受,心里更加乱了。

张飞宇猛然把费美玉推倒在小床上,抓住她的两条大腿,把她翻转过来,完全不顾费美玉的挣扎,大手按住那两瓣光白雪亮的屁屁,那长长的强势直接从下面顶到那娇嫩滴水儿的小花园。

“不,不要!”费美玉脸趴在小床上,那股浓浓的汗臭味,直直冲进鼻腔,心里的恶心让她忍不住张开小嘴,可刚张开,发觉被单上一片片的白色的斑点,就在眼前,太清晰了,太脏了,稍微一动自己的小嘴就碰到那些脏片片。

高贵无比的费美玉,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狼狈地趴在一张恶心脏乱的小床上,被自己姐妹的儿子,欺负着。

张飞宇的大手卡住费美玉的小腰,向上拎着,接着感觉下面的吉吉,已经抵住了那温暖炙热的紧紧的小地方,深深地呼了口气,把身子向前再一次用力捣了进去!居然没有捣进去。

此时的张飞宇邪火更加旺盛,左手拉住飞宇的右手,右手抱起费美玉的一条长腿,再次把那坚硬的强势抵住费美玉那娇红色的小花园门口。

“费姨,忍着些,我可要真的弄你了。”

张飞宇说的猛然用力,那强强的长东西,再一次捣进了费美玉的小花园!“不,痛,真的好痛!”费美玉什么也顾不上了,那对傲白的雪峰也在那脏脏的小床上被压的变形,仰起头,张嘴大声叫着,任凭浓浓的臭汗味儿,没阻挡就冲进自己娇娇的鼻腔。费美玉趴在那脏脏的床单上,张开嘴叫着,很想阻止张飞宇的那个长长的有力的让自己无比痛苦的东西。

不过,再次被张飞宇从后面用力一顶,痛得她张着小嘴,亲在那无比脏的被单上,屈辱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自己居然在这里被欺负了……

“小姨,你,你居然,居然是个处!你,你这么多年都……”

张飞宇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感觉着下面无比炙热,简直有种火烧的感觉,刚才自己那么的用力才慢慢顶进去,自己清晰地感受到了那层东西,这女人居然是处!“呜呜,呜呜地……”

费美玉双臂蜷曲,自己的脸趴在上面,呜呜地哭了起来,张飞宇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景,一时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办……

费美玉哭了几声,感觉下面疼痛小了,不过却憋涨的难受,忍不住小心地扭动着小腰,可感觉稍微扭动,很可能把那个止痒的大东西给弄得掉出去,吓得也不敢动了,可那股憋涨越来越强,越来越难受。

“你,你动,动一动。”

费美玉像个新婚夜的新娘子,声音不但轻微,而且还羞答答的。

张飞宇一听费美玉的请求,就坏笑着说:“小姨,来吧,我给你幸福!”那长长的强势开始了在费美玉身体里活动,一滴滴的鲜血也滴管到了那脏脏的床单上,娇嫩的小花园终于迎来了舒服的甘露。

费美玉也尝到了甜头,下面涌出来的热流,让坏小子的长长强势更加捣的流畅,不过,后面响起的“啪啪啪”声,真的太羞人啦。

费美玉什么也顾不上了,甚至闻着那汗臭味好像变得香甜了,张开小嘴大声叫着,放肆地叫着,管他外面有多少人!张飞宇忽地把费美玉翻转过来,双手抓住费美玉白皙的细软的脚腕,直接把这对穿着小皮鞋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看着费美玉那白条条的身子,坏笑着说:“小姨,趴在这小床比你的那个大床要舒服吧?以前,夜里你就没想过,要男人干你?这么好的资源,居然几十年都不让男人碰,幸亏遇到了我,好资源就该好利用。”

张飞宇故意说着流氓话,还伸手掰开费美玉的小花园,用长长的强势抵住那小花园门口的小豆豆,可劲磨蹭。

费美玉听着张飞宇的流氓话,本就心里害羞,感觉自己的双腿搭在他的肩头,这坏小子一定清楚把自己的下面看光了,更没想到他,他还用手掰大自己羞人的小地方,啊,磨蹭的真的好痒,不,不能……

“不要,不要磨蹭了,快来弄小姨……”

费美玉喊着想坐起些身子,然后用小手抓住那个坏东西,快些弄进自己的下面,可她刚坐起些,却看到了自己的侄女费超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