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空间 (21) 作者:jellyranger

.

【欲望空间】

作者:jellyranger2020年8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一章 圣女的淫乱

就在教堂被袭击、烧毁之前,陆芷柔便已悄悄离开了。那个教堂里的女人给她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她的容颜、她的气质,尤其是在男人的包围中赤裸穿行时那波澜不惊、优雅大方的仪态,都在陆芷柔心理唤起一种奇妙的感受,就仿佛某种被压抑许久的力量从灵魂中迸发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就连她自己也未必十分能理解这种感受,但从那女人身上散发的吸引力,一时间竟让她忘乎所以,将大哥的警告全抛在了脑后。

“我要去找她——我有好多话想要跟她说。我想她一定可以告诉我许多我想要知道的事。”陆芷柔丝毫没有思考自己该和她说什么,又为什么一定要去见她。她仅仅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于是便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

她立刻隐身,三步并作两步绕过教堂外的人群,往后门去了。

“她应该是会从那里出来的。”

陆芷柔四下寻找,忽然看见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背影。她一眼就认定那就是她要找的人,那个被人叫做玛利亚的女人。

“可是我到底为什么要找她?我究竟是要向她问什么?我见到她之后又该说什么?”

陆芷柔一时有些迷茫,不敢直接追上去,只是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后面。一路上总有男人向着玛利亚吹口哨,甚至走上去在她的屁股上摸一把。玛利亚对此也只是轻轻一笑,任由那些男人动手动脚。

“她为什么一点也不在意呢?”

她继续跟随,忽然见到玛利亚在一栋屋子前停住了。她见玛利亚就要进去,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冲动,赶忙现身冲上去叫住她。

“等一等,你……”

玛利亚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这个忽然跑来的少女,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有什么事吗?”

她的声音缓慢而温柔。在陆芷柔的记忆里,即使是亲生母亲,也从没有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对她说过话。那一瞬间她竟有些脸红。

“我……我找你……是想问问……”

“嗯?”

陆芷柔低着头,绞着手指,却什么也说不出。她根本没想通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来的。她只是隐隐觉得自己有一种不可告人且不愿拖延的目的,而凭借她的直觉,她觉得这个女人会帮自己实现这一目的并解答自己的疑惑。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用语言描述这种感受。

“没关系的,”玛利亚看出了她的窘迫,“你可以慢慢和我说——要和我一起进去吗?我现在必须要洗个澡了。”

“嗯,可以……我们一起……”陆芷柔直到这时才注意到玛利亚身上那股浓重的刺鼻气味——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味道。可是此时她竟一点也不觉得反感。玛利亚身上残留着的白色精斑所残留的男性精液气味,与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仿佛可以催情的气息。

“对了,你应该是刚来罗马吧?”玛利亚牵住陆芷柔的手。

“嗯。”

“那你知道这的澡堂是男女混浴吗?”

“啊?”陆芷柔惊得将手松开了。

玛利亚噗嗤一笑:“没关系,如果你不愿去的话,就先在外面等我吧。一会我再听你慢慢说。”

陆芷柔还没来得及回答,玛利亚已经走进去了。

她呆站在原地,木然地看着面前的浴场。

“我应该在这等吗?”

她在脑海中想象着里面的情景,想象自己光着身子进去,在一群赤裸的男人间穿行,就像玛利亚在教堂中那样做。她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些男人看见自己裸体时的目光。陆芷柔不禁喘息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

“可是,玛利亚的身材那么漂亮,假如是我的话,他们真的也会感到那么兴奋吗?”她把手放在胸前揉了揉,那里并不算小,但和玛利亚那充满肉欲的丰满双乳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感觉到了失败的耻辱。

“我为什么又不敢进去呢?我已经不止一次做这样的事了,为何现在却犹豫退缩了?假如能在这里面走一圈,又毫发无伤地出来,岂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吗?”她微微一笑,大着胆子进去了。

很难相信,罗马这样连饮用水都要节省使用的穷地方,她的浴场却是免费开放的。据说这座浴场之下是一座天然的温泉。最初罗马还不属于一号城的的一部分,然而人们纷纷因这座温泉慕名而来,并逐渐围绕着温泉建立房屋,与城市的西北部分连成一片,形成一小片新的城区。至于罗马最终被一堵高墙隔离开来成为如今的贫民窟,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她穿过门厅的雾气,揭开一旁的布帘,进去便是更衣室,男人与女人的衣服被随意扔在一排排敞开的柜子里,一旁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跪在地上轮流为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口交。那沾满淫唾的大肉棒在两女嘴中反复进出,看得陆芷柔浑身发热。她这才发现,自己这一路跑来,浑身都汗湿了,内衣裤都黏糊糊粘在身上,十分不舒服。

“我的确是该洗个澡了。”

她红着脸,绕开那一男二女,跑到角落的衣柜处将衣裤脱个精光。她低头打量自己的赤裸的身体,忽然感觉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

“假如我现在现身的话,那个男人一定会不顾一切扑上来吧……”她坏笑一声,准备进浴室去。

当她再度从那三人身边经过时,那男人忽然低吼一声。陆芷柔闻声看去,男人的龟头猛喷出一股精液,大多都射在了两个女人的脸上,把她们的漂亮脸蛋染上一层白浊,而竟有少许飞溅到了陆芷柔的大腿上。

“哎呀,真恶心!”她小声抱怨道。她感觉到那东西粘在大腿上,又慢慢顺着肌肤向下蠕动,弄得自己痒痒的。她无意向那里摸了一把,自然弄得满手滑腻。她正想一把甩掉,却看见那两个女人满脸痴态地接吻,互相舔舐对方脸上、嘴中的精液,竟不由自主地将手凑在嘴边,用舌尖将上面的精液舔了一下。

“味道有点奇怪,但好像并不是太恶心……”她想着,忽然“啊”了一声,连连甩手,可是精液实在太黏,根本弄不干净。

“算了,直接进去洗洗好了,玛利亚或许就在里面……算我倒霉。”她朝着那男人做了个鬼脸,进了浴室的门。

浴室中的景象却让她惊呆了:在浴室之中,无数男女在墙边、浴池边甚至浴池之中疯狂地交合着。淫声浪语在封闭的空间里回响着。陆芷柔看见一个女孩刚刚在淋浴下把满身的精液清洗干净,又立刻过来两三个男人将精液再次射在她的身上。

这景象实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几乎可以近距离观看任何两个人的交合。她蹲在一对男女身边,将脸凑近那在阴道中猛烈抽插的阳具。

“原来那里被插进去的时候,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她剥开自己的阴唇,用手指轻轻插入,随着那两人的节奏自慰起来,感受自己的身体的变化。

忽然,那女人的小穴一阵抽搐,一股阴精喷在了陆芷柔脸上,惊得她一时身体不稳、跌坐在地上。那女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转头看过来。陆芷柔忙爬起来逃走了。

她沿着浴池边缘跑,打算去到对面,那边似乎人不多。她一边跑,一边寻找玛利亚的身影。忽然她脚下踩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向前一倾。她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就要跌倒了,却忽然感觉撞在了谁的身上。

她睁眼一看,面前是一个浑身横肉的光头男人。那人显然没料到这样一个小美人竟凭空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但脸上一瞬间的惊诧很快就被下流的笑容取代了。

陆芷柔正要转身逃走,却早已被一把揪住。

“小美人,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不过来都来了,就留下来陪我玩玩嘛!”

“放手啊!”她挣扎着,却根本拼不过这男人的力气。她被男人死死箍在怀里。这时她才意识到,这男人和这里其他人一样,都是一丝不挂的。而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正在她身上最敏感与私密的部位磨蹭着——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不要……不行!我还是处女呢,难道就要在这里把身子丢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她的脑子开始飞速运转,许多回忆一瞬间涌进来。

她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莫名其妙跟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寻求刺激。

接着她又回想起那天半推半就被程中轻薄了一顿。她突然对程中生起气来。背后裸体男人的肉棒在她股间缓缓摩擦,让她重新回想起那天被程中固定在身上玩弄的感觉。“如果第一次一定要丢掉的话,还不如丢给你呢。你那时为什么就不干脆进来呢?”

接着她又责怪起哥哥陆亚德,怪他为什么没有及时来找自己,没有在这样的要紧关头出现在自己眼前。她还想起自己以前趁哥哥洗澡时闯进浴室里的那一幕。

“假如那时我没有让他跑掉,说不定就可以……”

她却没有再想下去。背后男人的大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胸部上,粗暴地揉捏起来。

“哎呀,这里没有想象中的大啊,不过没关系,等我多干你几次之后,你就会跟那些女人一样大了。”

陆芷柔害怕起来:不是因为自己将会失贞,而是她发觉自己竟开始兴奋与期待起来。

她仍是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可意识到毫无作用后便逐渐停止了动作,闭上眼等待自己的命运。

“哟,不挣扎了吗?那也就是说你愿意让我干了?”

陆芷柔没有说话。

男人掰开她的腿,正要插进去,忽然一旁传来一个女声:“放开她。”

陆芷柔立刻认出这个声音。她睁开眼,见玛利亚就站在一旁。她此刻在身上围了一块白色浴巾,一头淋湿的长发披散在肩上,浴巾之下两条白嫩的长腿微微分开,胯间隐约可见几根黑色的阴毛。她的神情依然是那么温柔,但眼神却多了几分不容反对的强势。

“哎呀,圣母大人也来洗澡了?怎么之前没有看到您呢?”那男人放开陆芷柔,甩动着那根粗大的肉棒朝玛利亚走去。

一旁还有不少本等着看戏的男人,见这场好事被打断,无不满脸失望,但见到打断好戏的人是玛利亚,顿时又激动得容光焕发,纷纷把陆芷柔丢在一边,向玛利亚围了过去。一时间,玛利亚便被七八根挺立的阳具团团包围。

“这个小姑娘和您是什么关系?”那个光头男人首先发问道。

“她——是我的妹妹,”玛利亚冲着陆芷柔嫣然一笑,“她第一次来这里洗澡,不懂这里的规矩,还望各位见谅。”

“既然您开口了,那就算了,只不过,”男人哼笑了一声,“她这么漂亮的小美人突然扑到怀里,搞得老子下面现在硬得不行,这可怎么解决?”

“就是啊,我们在旁边看的也都一样!怎么办呢?”旁边几个男人纷纷附和道。

“嗯,既然如此,那我便替妹妹向你们赔罪了。”

玛利亚说着,双手伸向胸口,将浴巾解开,用两手的食指与拇指分别夹住浴巾两端,向着两边缓缓张开,逐渐展现出那丰满曼妙的身体。她的小腿微微分开,膝盖紧贴在一起,摆出一副最具诱惑力的姿势。她的笑容依然如故,只是此刻却平白多了几分淫荡的意味。

不仅是那些男人,就连陆芷柔都惊呆了。不同于教堂之外,这一次她如此近距离地观赏到玛利亚的裸体。她的丰乳、她的纤腰、她的美臀,还有那最小腹之下最诱人的倒三角地带,无不看得人口干舌燥,陆芷柔几乎就要冲上去搂住玛利亚、狠狠吸吮她的乳头。她现在竟无法理解,那些如饥似渴的男人为何此刻还能把持住而没将玛利亚扑倒。她已经能听见男人们沉重的喘息声了。

接着玛利亚松开手,浴巾自然滑落在地上。她慢慢低下身、跪在浴巾上,又高昂起头,向着身边的男人勾了勾手指。

男人们如蒙大赦一般,纷纷将肉棒凑上前去。玛利亚脸上仍带着笑意,轮流用手在七八根肉棒上撸动起来。接着她含住其中一根,耸动脖子为其口交。她的手与口在肉棒之间不断交替侍奉,众人不断发出愉快的呻吟声。

不过几分钟,已有几人在她熟练的技术下缴械投降,捂着软下的肉棒匆忙离去了。而此时,浴场里的人都已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事。当他们听说是玛利亚在为大家服务时,纷纷靠拢过来打算“分一杯羹”。每离开一人,便又有一人添补上玛利亚身边的空位。

才不过一刻钟,玛利亚已不知服务过了多少人。她的脸上、发上、颈上、胸上,无不被男人的精液浸染。至于她的嘴,更不知饮下了多少次精液。

有一些男人并没有接受玛利亚的侍奉,他们在和其他女人大干一场后,便忙将阳具抽出,把精液射在玛利亚的身上,仿佛这样可以得到赐福似的。

陆芷柔就这样被撇在一边,此刻竟连瞟她一眼的人也没有,所有人的目光焦点。她看着玛利亚这幅模样,心中百味杂陈。她望着自己湿透的小穴,又看着玛利亚此刻狼狈的模样,忽然一股莫名的火气冲上来。她跑过去,扒开人群,挤到玛利亚的身边。

“干嘛啊?谁在挤我?想弄就排队啊!”

几个被挤开的人骂骂咧咧,但忽然看见挤开自己的竟是个娇小可人的小姑娘,顿时又惊又喜。

“你这是……”玛利亚转过她被精液弄得凌乱不堪的脸,看着陆芷柔。

陆芷柔跪在她身边,轻声说道:“我来帮你。”她的脸红得像水蜜桃,却又作出一副坚定不移的表情,既可爱又好笑。

“是吗?”玛利亚噗嗤一笑,“那也好,你就像我这样做吧。”说完,她又含住一个男人的龟头,舔吮起来。

陆芷柔的双手也握住了两根靠近的肉棒,她凭着感觉前后撸动起来。从那东西的反应来看,她觉得自己应该弄得对方很舒服。

忽然一根肉棒顶在了她的唇上。她抬眼一看,竟又是刚才那个光头男人——这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可他直到现在仍然坚守着。陆芷柔都不禁暗暗钦佩,但还是不自觉地试图躲开那根巨大肉棒的袭击。

之前她一直没敢看,这时才终于感受到那光头男人的肉棒是何其粗壮。假如刚才不是玛利亚叫停,这样大的东西进入自己处女的阴道,只怕会弄得自己流血致死。她想到这里,不禁浑身颤抖。

“没想到你竟然回来主动要求做这种事,看来你还真是个小淫娃啊。不过你既然愿意这样,老子今天就不破你的身子了——含住吧。”

“不行……”她支支吾吾地说,“太大了,我不行的。”

光头男人见她不从,正要来硬的,玛利亚却凑上来一口含住,并熟练地吞吐起来。光头男人喊了一声,便安安静静地投入到享受之中了。

陆芷柔会意,与玛利亚交换了一下位置,并开始服侍一旁几根不算太粗大的肉棒。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顺从地为一群陌生男人提供口交服务。那又腥又臭的东西卡在嘴里并不好受,但她却觉得莫名有趣。当一股股不知道是谁的精液一次次喷射在她的身上时,强烈的成就感涌上她的心头。她意识到自己和玛利亚一样被浸泡在精液之中,便更加感到快意。

当二女身旁只剩下一个男人时,她们的皮肤几乎都已经被精液覆盖了。而那最后一个留下、尚未射精的,竟依然还是最初那个光头男人。陆芷柔此刻连吃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瘫软地躺在地上,任凭精液在身上流动。

“这就不行了吗,小美人?我还可以坚持很久呢——那圣母大人呢,您看现在怎么办?”

“还真是小看你了,”玛利亚笑道,“看样子,这种程度是不足以让你满足了?”

“那当然。”

“既然如此,那今晚就给你点特殊奖励吧。”玛利亚将手上的精液舔吮干净,拉着那男人的手,让他躺在浴巾上。他十分顺从地照做了。

陆芷柔忙爬到一边,既害怕又兴奋地等待将要发生的事。

只见玛利亚跨坐在男人的腰上,用大腿夹住阳具根部,又用手握住棒身,身体轻轻扭动起来。

“舒服吗?”她轻声问道。

“这可不够。”

玛利亚的动作持续了一会,男人还是不见有射精的迹象。她便抬起腰,向前挪动了一些。陆芷柔靠近一些,看到了玛利亚的阴部,惊讶地发现那里仍是处女一般粉嫩干净。

“现在就要插进去了吧?”她屏住呼吸,等待玛利亚将那根阳具送入自己的小穴。

可是玛利亚并没有那么做。她接着将臀部向前挪了一截,两腿向两侧分开一个极大的角度。男人的龟头便顶在了她的后庭屁眼上。在试探性触碰了几下后,玛利亚径直坐下去,男人的阳具便没入了她的肠道。

“啊,这屁眼夹得真舒服。”

玛利亚的身体在他身上起伏着,胸部摇晃着一阵阵乳浪,同时发出悦耳的呻吟声。陆芷柔并拢双腿跪在一旁观看,并情不自禁地抚摸起湿淋淋的小穴。她注意到,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玛利亚脸上的神情依然是那么端庄、甚至神圣。她的脸颊染上轻微的红晕,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整个人完完全全投入到性爱的快感之中。

“嗯……嗯……”陆芷柔也不禁发出了声音。

忽然玛利亚伸手拉住她。陆芷柔没有多想便靠了过去。

“这孩子看来也想要了,”玛利亚对光头男人说道,“不如你来帮帮她。”

她叫陆芷柔骑在男人的脸上。陆芷柔照做了。她与玛利亚面对面,感受着男人的又热又滑的舌头在小穴周围游走。玛利亚兴奋的脸又离她那么近,二人自然而然地搂在一起,激吻起来,互相清理对方脸上的精液。她们的胸紧贴在一起,压成一大一小两对肉饼。在此起彼伏的浪叫声中,三人先后高潮。男人的阳具在玛利亚的肠道中终于射精,当他拔出来时,一张一翕的屁眼不断向外冒着白浊液,陆芷柔的淫水也溅了那男人满脸。

她疲惫地伏在玛利亚身上喘息。忽然她心中一荡:“都做出了这种事情,我竟然还是处女……”

玛利亚带着她到淋浴间将身体清洗干净,接着问她还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或许我应该回去了,但是我好像又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哦?是吗?”玛利亚站在她身后,暧昧地为她擦洗身体,“我还没有问呢,你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我现在说不清……”

“没关系的,”玛利亚为她擦干净身体,“要来我家坐坐吗?我可以慢慢听你说。”

陆芷柔点了点头。

当玛利亚带着陆芷柔到家时,外面传来了教堂被烧的消息。她们远远看见窗户外那最抢眼的建筑被包围在火海中,不断有人赶往那里救火,也不断有人从那里逃回来,并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

陆芷柔脸上做出一副不太自然的同情模样,但玛利亚似乎不以为意,只是苦笑。

“你好像并不在意?”

“我为什么又一定要在意呢?”

“因为……你不是在教堂帮忙拉拢信众吗?你是信仰那个神的吧。”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玛利亚慢慢说道,“对了,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什么吗?”

“他们都叫你玛利亚,这不是你的本名吧?”

“我的本名嘛,我自己已经忘了,可是这倒不重要。西边的人叫我玛利亚,而东边的人有些叫我阿芙洛狄忒或者维纳斯……不管是什么称呼都无所谓。因为我并不赞同他们的信仰。”

“哦?”

“在这世界上,其实只有一个神,而那些塑像都只是人们凭借臆想创造出的罢了。过去我只信仰那一个神,至今仍是。至于教堂,那样的地方总会有毁灭的一刻。这是必然的命运。”

“那你又为什么要去教堂做那种事呢?你看起来也不像是被强迫的。”陆芷柔接着问道。

“当然是我自愿的。你知道罪恶的思想大多是从哪里诞生的吗?”

陆芷柔摇摇头。

“这里……”她在陆芷柔的两腿间轻触一下,后者嘤咛一声。

玛利亚接着说道:“人们需要洗涤的可不仅是灵魂。我已经帮助很多人解决过一时冲动的需求,许多人都因此逐渐从善,虽然不是全部,但我想我所做的终究不是毫无意义。我将性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也就将人们的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那你……每一次做那种事,好像都是只用后面……”

“的确,”玛利亚笑道,“因为玛利亚是圣处女,大家都知道的。”

她们又聊了许久,到半夜时分,听到外面有人喊“皇上即位”,没多久又有人高喊“有人行刺”。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之后又渐渐平静下来,有人说皇上已经被杀了,但更多的人却说是平安无事。

“今天好像很不安宁呢。”陆芷柔说。

“这个世界每一天都处在动荡之中,不足为奇,”玛利亚淡淡地说着,“我们不过是从一场混沌到达另一场混沌。”陆芷柔似懂非懂地点头回应。

“对了,你现在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

“或许吧。我现在有些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而来的了,但我还是不太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没关系,你是个好孩子,将来你会慢慢明白的。”

陆芷柔应了一声,向玛利亚辞别:“我该回去了。家人一定在到处找我。”

玛利亚正要送她出门,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震得整座房子都摇晃起来,使二人摔倒在地。

“发生什么了?”陆芷柔叫道。

“看来时候到了。正如我说的,这或许就是我们接下来要步入的混沌。”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