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修仙记 1-2(加料)作者:最多不过禽兽

【小明修仙记(加料)一、二章】

作者:最多不过禽兽2020/8/20发表于:书屋字数:13172

作者:最多不过禽兽、本人加料、塞私货

简单说下,对于作文,我向来喜欢看小众作文,人气不高的作文我是很喜欢的,但喜欢归喜欢,作文里蕴含的思想才是我得以拿来加料的,像这本作文就很有意思。我看玄幻小说不多,基本上大家公认的大神作品一概不看。反而喜欢小众作品,所以就拿这个搞笑的小说加料了。

原作者是最多不过禽兽。

********************

第一章穿越

奇怪!真是奇怪!小明怎么会到了这里来?醒了之后目之所及,全是陌生面孔与环境。

原来小明前世是一个数学老师,每天晚上都要备文案上课,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几年。这几十年过得并不轻松,不轻松不是生活的枯燥乏味,而且是他老碰到一些脑残家伙爱挂嘴边说看史书十几年或从事这方面工作十几年的装屄权威话。

小明觉得很纳闷,你又不是去应聘工作,何以时常要给自己开阅历。在个人学力这点上,空口无凭,你倒是在实际行动上拿点干货出来便是给自己最好的打广告方式,而不是一味的说自己如何认真努力,研究了多少年历史,别人都不识货。大神高处不胜寒!一篇目中无人的文章或一句狂妄自大的话,反而将自己学识的底蕴全部暴露出来,是愚蠢,还是愚蠢呢?

由此可见,小明也算是懂了那类群体的集体通病——轻佻浮躁。他们最常见做法,动不动就拿自己的阅历来给自己脸上贴金,就像钱钟书先生说的留洋的海龟人士,出了就像长水痘,过了也就忘了,哪能天天给自己贴标签。

小明这番话看似无厘头,不明所以。实际上在他学校里的石老师就具备了他所说的一切“优点”。石老师掌教历史老师十几年以来,每次上完课之后都会找小明来诉苦,动不动就说现在的学生历史素养不够,对历史没有敬畏之心,更不懂得尊重老师。继而又说起了当今的老师不团结,这样学生更看不起老师……扯着一大通牢骚,他又说起了他对满清余孽的痛恨。所以他开始写了一篇明朝的小说借此表达自己的想法,只可惜没几个懂他的心。

(他原话大意是,作者与作者之间不团结,守在个人圈子里坐井观天。稍微改动,到底是谁坐井观天一目了然)

(附录石头原话如下:“但是与以前不同的是,尊重回复的数量不达要求,永不会更新,作者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心里。读者可以自私无情、不尊重甚至藐视作者,但是作者自己要把尊严放在自己心里第一的位置。

作者与作者之间,在这个世道也失去情义,互不理睬也罢了,更不会互相尊重扶持,哪怕一方扶持着对方。这是现在国内文学界的悲哀,一个个作者都愿意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井底而不愿意出去张望外面的世界怎样……人为何会这样,亦与清兵入关有关,可悲可叹。”

最后还是他犯贱,给自己打脸,我原本以为他有骨气,嘿,谁知跟我一个鸟样,说话不算话。我退出了好几次都不成功,哈哈,都是一类人啊,何必呢,,哈哈。

各位看到这里都有条秤杆,我就不细说了。也不知他心里明白不明白什么叫“双向选择权。”就好比去面试的时候,人家看不上你,你自以为是个人才,所以不通过时就大骂面试官。又或者,他看不上那家公司,走人。那么面试官如他的强盗逻辑——我跟你谈理想,你却跟我要钱,他妈的!那么多人来面试,我给你机会你不懂珍惜,知道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求进来我都不给。

再换个场面,变成他追女孩——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不跟我睡,你他妈还是人么,是不是长脸了。谁给你的勇气!同理,回到写作上,他强迫读者的行为的做法是否感到不妥?他压根儿就不觉得自己有错!微嗔之流亦如此,可悲可叹?!蛇鼠一窝,能有什么办法,什么人爱跟什么人在一起,基本断定了是什么货色!色城的地狱蝴蝶丸要像我这样“骂”微嗔之流,才有种,他躲在色城,不能指名道姓,每次发帖都问候,说了人家一两年,这算什么?真是缺德。为什么不拿他们的“傻话”去干他们,去批判他们。

他的强盗逻辑就是这样——作者是有思想、有尊严的人,读者没有,只能唯唯诺诺,可以奉承,但你看我文章不回复就是不尊重我。

最后,我只想说:莫道你在选择人,人亦能选择你。基于这个原则,我不喜欢强迫人,少有的能做到自己不打脸行为。我很尊重别人的选择权。这个世道在个人选择权这点上还是有比较大的自由权利的,虽然蛮不讲理的人占少数,且有着王权思想。我之所以“骂那些王八蛋”就是在于这个原因。其实很多人洁身自好,不爱惹事,或一笑置之。我佩服真正的君子和道德家。见到伪君子,有王权思想的“傻逼”,我不能由着他们装屄,所以使出了一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因为跳出来指责,你必须得放低姿态,而且你已经跟他们一个境界。虽然有高低之分)

小明不懂他,也没想过要懂。

孤芳自赏谁不会呢?

一个不从自己身上找毛病的人,只会看到他人对自己的冷落是不值得别人去尊重的。

没错,小明讨厌他,并且也远离他,大老远看见就躲着他。

其实小明刚开始对他并不反感,甚至有些可怜他,可是相处下来,新鲜感褪去,令他不胜其烦的,长此以往的抱怨令他对这个有着病态的石老师有些惧怕,恨不能立马将他调离学校或者小明主动离职,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但很快这样的折磨就消失不见!

因为小明居然穿越了,你没看错,小明真的穿越了,作为一个数学老师,他讨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星期左右,他对眼前的世界不敢说了如指掌,但起码也略知一二。这里是龙华大陆,龙华国,龙华省,龙华郡,龙华县,龙华村,龙华修行初级学院。

在他原先世界里的打怪升级换地图的修仙方式居然到了这里一模一样。不过相比于小明原先世界的修真,这里的门槛稍微高一些,十八岁才能进去门槛,是最低的起点;并且也没有繁目众多的修真法宝名器什么的,这里的人思维过于简单。但并不是指他们头脑不灵活。

即便看上去修真名称简单,各位也不要小看他们,这里的人们比起小明的世界要有耐心得多。这不,正在一边思考的小明,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萧炎!”

“到!”

一群修行者,现在正在龙华修行初级学院的演武场上,排队等候,一个接着一个进行传说当中的期中考试。

此刻,考核老师叫到了萧炎。

“到萧炎了,到萧炎了啊。”此刻,听到老师叫出萧炎的名字,人们立即沸腾了。

“听说萧炎他是从幼儿园直接跳级升上来的,刚刚修习不到半年,听说他现在都已经有二年级的实力了,十以内的加减,根本难不住他,听说百以内的加减,他也参悟了一些,这次期中考试,肯定是难不住他。”

“是啊是啊,老师也经常夸奖萧炎呢,虽然他才修习一年,但是现在已经有了小学二年级的实力,就算是对上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也可以斗一斗,在老师眼中,萧炎可是实打实的天才啊。”

“我还听说萧炎他有一个初中生的哥哥呢,甚至传说当中的高中生,他家也曾经出过……”

“高中生?!”众人再次惊叹了。高中生啊,整个龙华县都没有出几个高中生,就算是龙华县的城主,也才是一个初中生。传说当中,高中生可是上天的宠儿,每一个人都是天地之间的天才,传说当中,有可能他们上辈子是折翼的天使转世而来,他们一出身,就带有无上的气运,一般的人要想成为的升级到高中生,简直是不可能成为高中生的。

虽然按道理来说,只要坚持修炼,只要修炼到小学六年级,然后成为一个初中生,最后就可以成为一个高中生了。

但是,修仙可是一个逆天行事的过程,虽然可以看到小学生,到高中生只有两三步之遥。但是修仙路途仙路慢慢,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戳骨扬灰。

要想成为一个高中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仅要修练到从小学一年级,修炼到小学六年级,而且,在成为六年级的强者的时候,还要经历一次名叫“小升初”的小天劫。

这个,是极其恐怖的,那些六年级的强者每年因为渡过小天劫死的人数,整个龙华国不可计算,一万人个六年级的强者之中,能够有一个度过去,就算是天道开嗯了。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人物,惊艳人物,他们一路上修炼顺风顺水的,好不容易修炼到六年级的强者,但遇上“小升初”之后,这些有天才之称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抱着遗憾死于“小升初”的劫雷之下。

甚至从龙华县建城以来,成功的度过天劫,成功的成为初中生的人也屈指可数。龙华县的人们板起指头都可以数得过来。

但是,只要成功的度过“升初”之称的天劫,六年级的强者就算得上是一个初中生了。算得上一方有权利,有地位的人了。龙华县的县长就是一个初中生,他掌握了整个龙华县的资源。在这些学生的眼中,已经惊为天人了。

但,这还不够。

初中生要想成功的修炼到高中生,不仅仅要艰难的打好基础,修习好初一知识点——搞明白什么是负负得正后,还要继续修炼成为更加难修炼的初二、初三知识点。

历史上不乏有些就算是成功修完初中学业的人,也会因为考核中发挥失常,走火入魔,从而不得不坠入有魔界之称的“社会”。最后,初中生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三,才有机会无限接近高中生。

但是,要想成为真正的高中生,就必须要经历一个比“小升初”的天劫,那更加恐怖,威力更加巨大的天劫――中考!!

中考可是比“小考”还要厉害一万倍的天劫,素来有湮灭天劫之称。因为小升初的时候,天劫劫雷只有三道,语文和数学、英语,渡过了就可以成为初中生。

但是,中考时候的天劫,可是有足足七道劫雷,能够承受住七道劫雷的洗礼的人,简直是万中无一,凤毛麟角,往往一百万人初中生之中,还不一定有一个可以成功的度过呢。最后,只有渡过了中考的天劫的初中生,才真正的成为高中生。

“哇……那么厉害啊……那这次考试对萧炎来说,岂不是菜一碟啦。”高中生这个神圣的字眼一说出来,就震惊了许多人,好多人也才是第一次听说萧炎居然有那么雄厚的身份,然后,人们看向萧炎的眼神有不同了。以前最多有些羡慕,有些轻视,那么,现在当听到萧炎家居然有高中生的时候,眼神就变成羡慕之中带有一些惊惧了。

此刻的演武场,因为萧炎家有高中生的消息,仿佛变成了菜市场,周围的谈论,惊叹,嘈杂成了一片,众人眼中的羡慕,嫉妒,畏惧……等等,各种复杂的表情,也都若有若无的偷瞄着萧炎。

萧炎也听到了周围的谈论,深深的鄙视这群乡巴佬土包子的见识浅薄。我岂止你们所说的那样,别说是斗一斗了,就算对方是三年级的强者,他也有信心打败。不过,他才懒得和庸俗人等见识。

在一片惊叹声和羡慕崇拜的眼光之中,萧炎仿佛生出了凌云之上,一览众山的感觉,迈着步子都要大了一点,头也抬高了一些,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抬头挺胸的走进了考试房间。

此刻,排在长长的队伍身后的一个总爱低着头,浑身有些脏乱的人,听到人们的惊叹,也抬起了头,正好看到了趾高气昂的萧炎。

“什么时候,我也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赞叹呢?”小明的双眼看着萧炎露出了炙热和羡慕,此刻,他要是萧炎就好了,他也能够听到师兄弟们的赞叹。

“只是……”小明似乎想到了什么,眼色一黯,立马又低下了头。看着地下,双手的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心,充满了汗水。他来到这个世界不过是附身于某个废物之身。

没错了,看到这里就明白,这本就是一本废柴流的小说,俗是俗了点,但小白们喜欢看啊。

期中考试,对于萧炎来说,自然是大出风头的时候,可是对于小明,却是异常的艰辛,想着想着,小明的眼光更加黯然了。

“上场了……上场了…萧炎终于上场表演了!”

小明刚刚低头不到三秒钟,就又听到了前面的师兄弟的骚动声音。

“萧炎果然厉害,期中考试,对于他来说,果然只是菜一碟。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轻易的过了,他家果然不愧有过高中生……”

萧炎又趾高气昂的走了出来,环顾四周,嘴角稍稍扬了一下,双眼似乎看了一下小明,然后,给众人留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然后就走上了演武场,留下了众人自己发挥想象。

“前面几个师兄进行考试,他们都过了好久才出来,萧炎果然不愧为天才!”小明心中叹道,刚刚萧炎不是在看他,而是看他身后的若兰。

若兰是萧炎暗恋对象,这年头,没有实力是没有交配权的,况且女人本来就喜欢强大的男人。一想到这里,小明的眼神更加暗淡无光。他不敢保证自己心爱的若兰会不会有一天离他而去。

他望了望身后的若兰,一身时尚清凉长裙,精致立体的五官,麻利柔顺的马尾辫,这个青春美少女鹤立鸡群是何等的耀眼,再想想自己身无长物,前途一片黑暗。小明更灰心丧气。

若兰在萧炎瞧她一眼后,她的白皙脸上抹上一层红霜,当众被人羡慕,是女人最骄傲的资本。可是这对若兰来说,是一种耻辱,因为她喜欢的是小明。

但随着一声“到!”小明又回到现实,这里的等级非常奇怪。用他那个年代的教育方式来代表修仙法决。

考试仍在继续,并不会因为出现萧炎而停止下去,人们还是接着要考试下去。长长的队伍,也在慢慢的前进着。

可是,随着队伍的前进,小明的心跳却是越来越快了。

“明哥哥哥……不要担心,你会顺利的通过的。”小明的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那是若兰鼓励的声音。

天哪,若兰居然叫我不要担心,小明的脑海中又是一阵激动。

然后,紧接着,小明就感受到了一阵香风传来。

“明哥哥,你都着急的满头大汗了,我来帮你擦擦。你不要着急,就是一个期中考试而已,你都经过了三年的努力,这次一定会过的,我相信你。”若兰吐气如兰,一边为小明擦汗,一边安慰道,惹得那些单身狗咬牙切齿,远在演讲场比赛的萧炎也大为光火,恨不得将小明挫骨扬灰,以泄愤恨。

“若兰妹妹……我……我不紧张……”小明的脸立即红了。原来若兰是和他一起长大邻居,两人从到大都是在一起玩,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不过眼前的小明已不是她原先认识的小明。

若兰不是没有察觉,她觉得这个小明有点怪怪的,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自从那场病醒过来后,小明头脑聪明百倍,更对这里颇为好奇,随着慢慢适应,他才有了一点心理准备,学习能力进步很大。

没料到高兴没有几天,又听到了要期中考试,他自然害怕,原来他的心里还残留着原主人的王八气息。本就是一个很废物东西,对考试非常恐惧,纵有千般能耐的小明也难以一时惹人注目。

而小明自从占据他的身体后,并没有完全适应过来。他只回忆起自己以前是一个数学老师,出试题为难学生是他的拿手戏,现在反过来被人监考,那种滋味可想而知,身份一时转变不来,出现了上面的一幕难堪之态,更何况这里的东西他还没有完全掌握好。

现在小明又看向若兰,发现她越长越大,越长大越漂亮,前凸后凹,小明色眯眯到底明目张胆欣赏引起了萧炎的注意,他恨不得撕碎小明的狗眼。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弱者是没有交配权的,这点小明也很清楚,这任何时空,任何时代都是如此,一个男人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是何等的耻辱。

小明心里有股声音传来,不论如何,若兰都是他的人。这么一想,感觉自己的压力就越大。因为在这个世界里的真实的小明读了三年一年级,居然连十以内的加减都还没有会,都还没有炼熟练,与自己同样岁数的若兰妹妹,虽然晚了自己三年修炼,可是她和萧炎一样的天才,才读书半年,同样已经全部会了十以内的加减,比自己强多了。

这里要再次交代一下,这个修仙世界是到了十八才能修炼的,到了十八岁才能踏入修真这门槛。为什么要这么做,跟加料作者本人有关,十八岁以上就可以写成人内容了。哈哈。文中小明设定为21岁还读一年级,况且这里的人平均寿命120岁。

若兰如此优秀,自己那样差劲,小明现在都不敢和若兰呆在一起了,变得很自卑,话也不敢多说了。可是,若兰不嫌自己是万年吊车尾,反而每时每刻和自己呆在一起。

现在若兰竟然当众为自己擦汗,小明突然感觉心跳越快了,脸也发烫,说话不觉有些吞吞吐吐了。

“明哥哥,还说不紧张,你看你汗水越来越大了,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若兰感受到了小明的异状,更加担心了。

“啊……没事,没事,若兰妹妹,我只是感觉有些热而已,我去那边透透气就好……”小明不敢呆在若兰身边,假使让若兰给自己擦汗了,反而使他心跳更加快速了。

“那个万年吊车尾,他是给若兰灌什么迷魂汤了,怎么若兰老是对他那么好……”一丝嫉妒,蔓延在演武场,看到了若兰竟然给小明这个万年吊车尾擦汗,好多人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因为若兰的美貌可是公认了的,若兰可是龙华修行初级学院的公认校花,可是,若兰这个校花,竟然每天都和小明这个已经停留在一年级修为三年的万年吊车尾呆在一起,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让很多人心中都有一股怨气。

第二章考核

众人恨不得狠狠的揍小明一顿解气,然后好威胁小明让明彻底离开若兰,然后他们就可以接近若兰了。

可是,让很多人恨得牙痒痒的是,若兰竟然每天都和小明在一起,简直是小明的尾巴,小明去哪儿,若兰就去哪儿,就算是小明去厕所,若兰也会在外面等着。好多人想揍明,就是找不到机会。

至于小明那永远停留在一年级的修为,则让众人直接无视了。修习了三年,就算是一头猪,也早就突破了,可是小明他竟然在三年之中,连最最基础的十以内的加减都使不出,对于小明这个废材,众人是毫无压力的。

原本以为小明先修炼三年,理应算是他们的师兄,可是这等师兄,他们才绝对不会尊重,龙华大陆可是强者为尊的大陆,拳头大才能够被人尊重,小明这种基本上已经可以宣布成为真正的废人的废材,才不会受到人尊重。

修习了三年,连修仙的门都还没有进,小明的表现,是让很多人不耻的。

不过,若兰虽然比小明优秀,明知道他是一个废材,可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小明一起修炼,呆在一起,人们虽然恨得牙痒痒,但也没有办法。谁叫小明和若兰是邻居,而且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呢。

“小明!”

此刻,考核不因为众人的愤怒嫉妒恨而结束,老师也才不会管他们之间的什么嫉妒不嫉妒的,考试才是最重要的。经过了一连串的考核之后,终于轮到了小明。

“明哥哥,到你了……加油啊,我相信你,这次一定行的!”若兰跑到了小明的身边,粉拳扬起,为小明加油。

“嗯……我会的!若兰妹妹。”看见若兰美丽的样子,本来差不多要平复的心跳,竟然又猛的跳动了起来,小明也感觉脸又要开始发烫,为了不让若兰再次看到,再次担心自己。这次,他只是偷偷的瞥了若兰一眼,然后就像是偷一样,快速的跑上前去。

“明哥哥,加油哦,你这次要是考过了,回家我给你一个惊喜哦!”

走了几米远,快要走到考试的房间,小明又听到了若兰的声音,回头看去,若兰正如一个活泼可爱的仙子,如同众星捧月一样站在人群的中央,替小明加油。

“嗯,若兰妹妹,放心,我会的!这次我一定会通过考核的!”小明没有明面回答若兰,只是猛的点了点头,心底暗暗发誓,拳头也紧紧握起。

若兰曾经说过,如果他在考试中胜出,她就会给小明一个惊喜,至于是什么样的惊喜,小明那时追问了她很多遍,若兰却难为情地说出要给小明看自己的内裤。

天哪,内裤!这个邪恶的词眼出现,小明又想起在他原来那个时代,他青春期无意中看到少女的身体。

那会儿他最看三级片了,可现实中的小明完全没有见到十八岁的女孩子的美丽可爱充满诱惑力的胴体,在他幻想里十八岁女孩子应该是皮肤娇嫩,有了女人该有的味道,就是青涩了一点的苹果。

小明心里住着一个女人,她叫陈静霞。每天上学他都要过去跟她套近乎,可是静霞是个很冷淡的女孩,不爱与男孩子说话,即便是看起是熟人的小明,她也不会多说话,至多是表示感谢或者其他不咸不淡的话。

直到有一天,下起了倾盆大雨,静霞没有带雨伞,很多人回去了,留下了静霞孤零零一个人,小明逮到了机会,立马上前给她一把伞,然后做出准备淋雨的手势。

静霞也是一惊,问他为什么给她伞,小明想好了一切套路,后来静霞提议不如两人一起撑伞回去,反正都是同一条路,不过静霞家比小明家要近一点。

那天雨下得很大,把两人的衣服都淋湿了。小明不经意间瞥见,顿时整个人立住了。只见静霞上身衣服被雨水打湿后,白色的衣服紧紧的贴在红色的奶罩。那轮廓又大又圆。

小明禁不住咽了好几下口水,喉结发出沉闷的声音引起了静霞的注意。所以当她发现自己的狼狈模样后,脸蛋泛起一阵红晕来。并且警告小明,不准他色眼乱眯。一路上两人心情忐忑不安。

到家后的静霞才发现小明的左肩湿透了,她很感动,叫小明先别走,她要拿她大哥的衣服给他换。

小明说什么也不行,最后静霞发脾气了,“你要是感冒了我会自责的。听我话,先穿上,等雨小了再走不迟。”

小明穿上了静霞大哥的衣服。有些不合身,这是一个成年高大男子的上衣,虽然小明也十八岁了,但他也还是长身体的时候,骨骼没有完全成型,何况自己的身形偏瘦削,自然撑不了那么大的衣服。

刚一换上,静霞看了小明的衣着就发笑。可没多久,小明也开怀大笑,因为他看到静霞笑得花枝乱颤时,她的奶子也在晃动。红色的奶罩也在起伏跌宕,跟着女主人一样畅快的心情。

但很快,静霞发现了小明眼里笑中的异样。

“你先在我家等等,我去换衣服了。”抛下这句话,静霞羞得满脸通红,立马进屋换衣服了。

小明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无所事事,所以他在静霞家四处张望,最后停留在一张全家福的照片上。

上面还有日期,写着1999/10/7。

小明稍微心算一下,那不是她七岁的时候么?相框里的小女孩天真无邪地与家人坐在草地上,引人注目的却是旁边的一个小男孩在咬着苹果在逗女孩。

想必那个就是她大哥了吧,小明在静霞家看了许久不见她出来,以为出了什么事,他走去静霞的房前,发现门没关,他凑近了一点,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在穿着白色的内裤对着镜子在照,先是正面,后转成了背后,这时他与静霞一对面,来不及惊叹赞美静霞的娇躯,静霞却先尖叫起来。

“啊,你快点出去!”

小明被她吓一跳,不过刚才静霞的春光初露还是让他心情一惊,真想不到女孩子的身体是那样子,那时的静霞穿着白内裤,仔细看发现她那里有一块黑点。这是什么东西来呢?

该不会是阴毛吧,女人也会有阴毛吗?在小明的世界里,女人是没有阴毛的,正如他没有发现过女人有腋毛是一个道理。因为小明浏览的三级片里,个个女演员都是剃了阴毛,腋毛。

凭着这股好奇心,完全忘却了静霞的警告,心中的邪念控制了他,又悄悄去偷窥静霞更换内衣。

这次他看见静霞只戴着胸罩,白色的镂空花纹,一直压着的欲念无法制止,小明直冲进去。静霞也没有了之前的尖叫,反而笑意盈盈地来到小明跟前。

不动声色地脱下了小明的内裤,从里面掏出那根早已膨胀大得青筋暴起的肉棒。没有一丝犹豫,径直往口里塞去。

小明一阵抖擞,大肉棒被静霞含住的那一瞬间,他心里一阵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说不出的爽歪歪。

静霞不像是一个生手,她的口交非常娴熟,时而舔舐,时而吮吸,又或者悄悄来到在阴囊上轻轻地舔舐,那里毛发众多,一点都不嫌弃。将整个儿鸟蛋含在嘴里,舌头在口腔内随意打转,清洗。

更有甚者,她的另一只手在小明惬意的享受当中时,往他的肛门上方点上一下,小明的屁眼一阵抖动,受不住惊吓,一时之间将积累了二十一年的精华倾盘而出,毫无保留的射在了静霞的口腔里。

白色的、黏糊糊的、厚重的精液实在太多,有些从静霞嘴角边溢出来,静霞将大部分吞下后,在回味品尝之余,仍不愿浪费那些残留在外的精华,吐出鲜艳灵活的舌头将嘴边的残渍精液一扫而光。

小明被静霞的做法感动得一塌糊涂。

若兰看着小明呆鸡一般站在自己眼前,满脸的兴奋与脸色潮红,胸间起伏不停。她又再次叫了几次,才唤醒了小明。

惹来若兰一阵埋怨与翻白眼,这个小明也真是的,感觉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明不知道若兰心中所想,他也不关心,就在刚才,已经在幻想中当了一名男人,成为了真正男子汉,远比之前的他一心想要赢得比赛更为可贵。

但毕竟是梦境,尽管体验真实,却不是真实发生。所以他给自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过这次的考试。这样他就可以看若兰的小内内了,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呢,白色?跟前世里的静霞一样么?最重要的,能不能成为一个突破口哩,顺便将若兰的处子之身一举拿下。

他很好奇。

给了小明动力,小明很有信心的转头,再次看到了考试房间,他立马又害怕了。双眼也有了一些犹豫和担忧,脚步怎么也迈不开了,紧握的拳头,也渗出了汗水。

他已经三年没有通过考核,三年的修炼,让他迟迟到达不到一年级的修为,三年的三次期末考试的年终大考核,他都没有通过,学生一年级的修为,仿佛离他很远很远。十以内的加减法,仿佛像是一道天涧一样横在他进阶一年级修为的道路上,让他迟迟到达不了一年级的修为。

为了到达一年级的修为,他三年之中,每天都只有那么努力了,十以内的加减,他每天都要练习不下万次,一招又一招的招式,他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无论风雨,无论春秋。可是,每每一到考核的时候,他都会出状况,不会通过。

当年一同开始修炼的同门,他们早就已经修炼到了三年级的修为,传说早就去学习更加深奥玄妙的功法,传说之中的乘法了。相比之下,自己还在修炼基础的十以内的加减那么基础的功法,就显得自己就真正的是一个废材,垃圾了。

现在,每每走在学校的时候,明看见了他以前的那些同学,都要远远的绕道走,以免被他的那些同学撞见。

可是,三年之中,小明的名气已经很大,三年修炼不到一年级,这个记录,龙华初级学院自从建校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个名气,足以让他被全校知道了。

小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师兄师弟他们不和自己玩了,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也不知何时变成了鄙视,轻蔑,而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废材,垃圾,万年吊车尾等等的一系列的代号……这一切的一切,都施加到了小明的身上。他只得默默的独自一个人去承受。

“小明……怎么还不进来!”监考老师的一声训斥,叫醒了犹豫之下的小明,这时候他竟然忘记进入考试房间了,在门口竟然呆呆的想了十秒。

“哈哈……那个万年吊车尾,不是害怕了吧……刚刚还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还不进去,莫非是想临阵脱逃了……”

“肯定是啊,小明的废材我们学院谁不知道,谁不知晓,就算他这次去考核了,只怕还是不通过……”

小明愣了十几秒,然后,后面的一系列的奚落,取笑,鄙视,又如同洪水般的向他涌来。

“明哥哥……加油!”可是,在一系列的嘲讽,奚落看不起的话语之中,若兰的话,显得是那么的温暖。

“我一定能成功!”此刻,小明的眼神再次坚毅,就算不为了看若兰的内裤,就凭她力压众人给自己的力量,也应该有勇气面对考试。几乎毫不做停留的,小明直接掀开考试房间的门,进去了。

房间里面摆设什么的都没有,很空旷,只不过地上会有一些打斗过得痕迹,然后房间里面只有一个男子。

石老师带着一副漆黑的眼睛,透过眼镜,他的眼神深处,似乎有一道惋惜,一道深邃闪过,显示了他的深不可测。

小明知道,这个石老师不同于原先世界里的唠叨病态的人,尽管名字相同,但他只是个负责考核的老师,相传以前这个石老师,曾经是一个高中生。不过,小明他们没有看见过石老师出手过,也不知道传说是不是真的。

“小明,你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小明虽然还是有些忐忑,但还是点了点头。

“规矩你知道了吧,我出招,你只要在我的手底下支持住三招,你就可以通过这次考核了,你考了三年,应该知道吧。”石老师还是重复了一句。

“嗯,知道的!”小明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要出招了,你看好了!”石老师见小明已经做好准备,他的手在空中迅速点了两下,然后,空中的天地元气似乎微动了一下,紧接着,空中立即出现一个二加三的式子,以迅疾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小明袭来。

这一招,算是学生一年级考核的基础一招了,要破解这一招。小明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硬抗,最多吐口血,第二个是在这一招袭来的时候,迅速打出一个五进行破解。

石老师出手还是留情了,这一招,小明三年之间,不知道练习重复了多少次,自然知道该出一个五进行化解,小明的脚尖轻点,轻轻一跃起来,双手在空中勾勒出一个五字,迎上了石老师的一招。

“砰……”空气中响起一阵微动,小明后退了一步,总算是破解了这一招。

但是,虽然小明接过破解了这一招,可是石老师的那招式之中,还是有很大的力道,那巨大的力道,也顺着小明的手,传到了身体之中,小明立即感觉到气血翻腾。

小明虽然站稳了脚步,可是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脑袋也立即冒汗了。

“哎……”石老师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当了三年的考核老师,三年之中,小明在他的手中考核了六次,小明的实力,石老师可谓是最清楚的一个了。

看了小明的脸色,他已经知道,这差不多是小明的极限了,要是出威力稍大的一招,只怕小明又要不过了。石老师心里开始同情小明,内心有些恻隐之心。

三年了,小明的努力他是看见了的,从刚刚的这一招,小明回击的快速而准确,就可以看得出小明在这一招上,花的时间很多了,比去年进步了。但是奈何小明天生资质一般,虽然比去年进步了,可是进步并不是很大。

修仙光是有毅力,有坚持和毅力是不够的,有时候,悟性和仙缘,往往是最最重要的。小明三年还修习不过十以内的加减,就可以看出,小明并不是修仙的这块料子,他在修仙上的悟性低得令人发指。

不过,小明的坚持,让石老师也心软了。他准备下一招,就放一点水。要知道,小明要是再考不过,就会被学院记录宣布,要是在三个月的之后期末考核的时候,再不行,他就只能被驱逐回家了,永远会断绝修仙之路,再也没有留级的机会了。

“小明,你可要仔细看好了!”

石老师提醒了一下小明,并没有像是之前考核萧炎那样,直接三招连着出击,而是让小明稍作停顿了一下,另外出手也开口提示小明了。

像是萧炎等人来考核,石老师可不好开口提示什么的。可以看出,石老师这次也是心软了,打定心思要让小明过了。

石老师的双手,再次再空中点了一下,一招比之前的气势还要稍微弱一点的“三减一等于”向小明袭来。

看着这一招,小明强忍着咽下了喉咙哪儿的鲜血,强提一口气,再次迎了上去,这次他知道,石老师这一招,需要点出一个二,或者像是石老师那样,打出五减三,是刚刚石老师打出的第一招的变形,就可以破解了。

练习了几千次,上万次的小明,这次双手双脚都动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终于打出了一个五减三,迎上了石老师的这一招。

“轰……”两个招式在空气之中强烈碰撞,激起空气的一片震荡。

“咚……”好强大的力道,直接让小明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同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小明!”石老师一惊,立马过去想要扶起小明。

“老师,没事,你……你继续出……招……我还能坚持!”小明虽然感觉浑身痛苦,可是他还是强咬着牙,颤巍巍的慢慢的站了起来。双眼之中,充满了坚毅,不可动摇。

“好吧……最后一招,明你要支持住!”看着小明虽然受伤了,但是眼中的坚毅,眼中的斗志,都让石老师肃然起敬了,他准备下一招,意思意思一下,让小明过了就算了。

石老师眼神露出了一丝怜悯,一丝同情,最后,石老师打出了一个一加一……是修仙之中,基础的基础的一招,只要是下定决心修炼的,基本上都能够熟练的使出这一招。

这一招“一加一”轻飘飘的,软绵绵的,像是一个没吃饭的人打出来的,对上现在的小明,只要他稍微抵抗一下,或者打出刚刚石老师出的第二招,也能够化解,然后就可以轻易的过了。

可是,当这一招“一加一”在空中慢慢飘过来的时候,小明却是整个脸,立即苍白,双腿更加的颤抖了。

因为,这修仙史上最最基础,最最简单的一招,他不会,他也没有任何一招可以应对,这简简单单的一招“一加一”就仿佛天地初开时候最为简单,最为基础的规则,虽然人们知道,可是却不能描绘出来。

每每小明在平时的练习的时候,他虽然能够打出一加一这一招,可是,他不知道答案,每每他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的时候,他的头脑就会莫名其妙的头晕,然后整个人一下子就晕掉了。

小明可以打出十以内的最厉害的一招五加四,也可以打出九减一,这些招式,是一年级修为里面最为威力巨大的两招,就算是曾经天才如斯的萧炎,他打出这两招的时候,也花费了半年,三个月的时间去参悟,去修炼。

但是,对于小明来说,他可以打出,他可以使出最为厉害的这两招,他也有应对招式。可是,他却是想尽办法,无论如何也解不了一加一这一招。

要知道,一加一这一招,是修仙入门的基础,只要是修仙的人都会的。但是,他们却不拿这一招去争斗,而是努力的打出威力强大的五加四和九减一,以最大的杀伤力杀害对手,绝对不会使出简单的基础的一加一一招的。

随着这一加一越来越近,小明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最后他只感觉浑身僵硬,气血凝固,然后就再也动不了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加一击打到自己的身上。

“砰…”下一秒小明整个人直接被石老师的“一加一”打飞出了考试房间,最后狠狠的摔倒在了演武场上。

“噗噗噗……”活生生的摔倒在地上的小明,再也忍不住,口喷鲜血,最后,晕了过去。

“啊……明哥哥哥……”若兰惊呼一声,飞快的冲了过来,看到了躺在演武场上吐血不止的小明,她的眼泪立马就流了出来。

“小明……”石老师也追了出来,他也想不通,为什幺小明竟然会被这么弱的一招打飞出来,甚至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控制好力道,自己强大的力道误伤了小明。

“若……兰……兰……妹妹……我,我,是不是又失败了……”似乎是感觉到了若兰的香味,小明又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眼之中,充满绝望和失落,一脸的哀伤落寞气息。

(待续)注:原话贴在幻想的作文下,去年我在国庆节写了一篇随笔,直接引用他的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