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妩媚教师妈妈 原名 (追忆妩媚教师妈妈) (11) 作者gwb

.

【我的妩媚教师妈妈】

作者gwb2020.8.20 发布于第一会所

第十一章

之前戏剧性的认识了陈思思【不好意思,现在才发现前面把人家美女的名字都打错了,这里改正,是陈思思】,又戏剧性的帮她打赢了游戏,获得了美女的联系方式,并送她回了家,就这样我们渐渐成为了好朋友,陈思思应该是我第一个认识的比我大的女性朋友,毕竟人家都18岁了,具她自己说,她高中上完,就没有上学了。其实随着越来越了解她,我知道她并不是那种学校外面的女混混,她调皮可爱,完全不像是姐姐被的女孩,倒像是同龄同学一般的感觉。 不同于现在这个时代以“非主流”为时尚,她给我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总是穿着短T恤衫,偶尔露出俏皮的肚脐,下身以百褶裙为主,不过虽然不是熟透的美妇人,也只有18岁,但胸前的巨大凶器却一点也不逊色于妈妈和胡阿姨,可能是因为从小的恋母心理作祟,我总是喜欢和具有妈妈相似特点的人交流,陈思思的巨大胸器和母亲差不多,胡阿姨的年龄韵味。 这天和往常一样我们在QQ上聊了起来。 小也子,在干什么呢? 你猜阿,思思姐, 你,,,,都跟你这个笨蛋都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姐 好吧,忘了, 你真健忘,你到底在干什么呢 还能干什么啊?我在看书,看小说呢,你要不要看看。 我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啊?什幺小说啊?为什么要发坏笑的表情 你懂得, 色色的表情 陈思思发了两个敲打 的表情。你真是个小色狼 哈哈,你在干什么呀 无聊呢,我在等我闺蜜呢,她们要去唱歌,KTV去过吗 没有,我妈不让我去。 你可真是“听妈妈的话”的好孩子 那可不? 说真的,我今天也不想去,闺蜜们叫了他们的男朋友,就我一个是单身汪,,,哭的表情 那你可以不去阿,听说ktv那种地方不怎么好。不是什么好地方 哼,,,小孩,要不要我带你一起去啊 我还是不去了吧,不喜欢玩那个 那,,,,,,,,,,好吧 嗯嗯 你确定?不去吗???? 我真的不喜欢玩那些,不好意思阿, 好吧。我出发了。 88 陈思思今天觉得很不自在,两个闺蜜的男朋友居然还叫了一个27.8岁的青年,这青年留着寸头短发,脸上满是横肉,光看样子都让她一阵后怕,从两位闺蜜的男朋友都叫他“鬼哥”看来这位哥应该是个社会人,当然这个年代的还没有进行全国范围的扫黑除恶,各地都有混子,也就是黑社会。平常她也很少接触到这些人,并没有什么了解。这位鬼哥开着一辆有点破旧像是二手的 现代悦动来接的他们。 陈思思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后面一位丰满闺蜜的男朋友充当中间人介绍了起来 “鬼哥,这是我朋友的闺蜜陈思思。”。 鬼哥歪头打量了一下陈思思,眼中露出不可察觉的仿佛猎豹盯着猎物的凶光。 “妹妹多大了?谈朋友没??“陈思思没有想到,鬼哥这么直白,怯生生的说”18啦。嗯,还没男朋友“ 鬼哥,拿出一包黄鹤楼。给后排的两个小弟,一人递上一根,自己点燃了香烟,“没事别拘束,都是朋友,以后我就是你哥,今天放开点随便玩。咱们今天去的这个场子,是我朋友的,想喝酒想干啥随便点。”说着发动了汽车,向KTV开了过去。 在KTV包间里,陈思思只觉得越来越不自在,几个人老是把她往鬼哥旁边挤,两对恋爱中的情侣搂搂抱抱,弄的她超级尴尬。 鬼哥在拿着话筒,当起了麦霸,时不时的还给陈思思敬酒,都被陈思思婉拒了。 没办法,陈思思只得拿出手机跟我聊天儿。 。“哎,无聊啊,早知道不来了”。 看到陈思思发来的消息,我很快回复“哈哈,都说了不想去就让你别去,你还去”。 “主要是有不认识的人,他好像还是个混混”。 “怎么啦?你害怕啦?” “哼,我怕什么呀?人家又不吃人”。 “说的好像我会吃了你似的,无聊你就唱歌呗”。 “不想唱,有别人在,。他还老是想灌我酒。” “那你就找个理由出去呗。我陪你聊天。” 这边的鬼哥看着陈思思雪白的大长腿,挺翘的丰满胸部,眼中流露出一丝欲望的感觉,但是她看陈思思又不喝酒,又不唱歌,这么不上道。 于是叫停了大家“来弟弟妹妹们,给你们整点好东西”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一条锡纸包裹着的东西,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告诉大家“这东西贵的很,这玩意儿舒服的很,只要来一点,马上让你能,嗨翻天。” “鬼哥,这不会是冰毒吧?“ “哥能害你了吗?那东西哥不会碰的,这是k粉,没有副作用,不会上瘾。”接着他有又开始吹牛,“哥有的是钱,这也是看在跟你们关系好,真心拿你们当弟弟妹妹的份上,才给你们玩玩。一般人出钱我都不给他”。 几个人跃跃欲试。陈思思却一阵后怕,她连忙拒绝“鬼哥。。。。我。。。我不弄,我。。。” “怎么啦?思思妹妹,这么不给哥面子?瞧不起哥是不?鬼哥似乎有点恼怒了"怎么这么玩不出去" 陈思思确实也怕,还是坚持不碰这玩意儿。另外的两男两女,此时已经吸上了,鬼哥灵机一动,将自己旁边的一杯酒里,悄无声息的加入了一些粉末状的白色颗粒,“妹妹。跟哥哥出来玩儿,啥你也不搞,你这也让哥太没面子了吧,这些东西不碰,也行,你把这杯酒干了” 陈思思此刻已经厌恶无比,心里只觉得这个人真啰嗦,又讨厌,人家不想喝,他非要强迫人家,但是又想到,他是个黑社会混混,早知道她就听我的不来玩了,几个闺蜜真是什么样的朋友也交,害苦她了。她一个小女孩,还是不敢把场面弄得太难看。 只好勉为其难的喝下了这杯酒,她并不知道,这杯酒,已经被鬼哥加了料。而那边几个人吸入K粉已经几分钟了,两对情侣都已经开始产生了幻觉,变得异常兴奋,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干起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上下其手,又吸又吻,这些场面,让陈思思觉得,淫秽不堪,对她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俗称毁三观。并且不知为何,平常不可能喝一杯酒就醉的她,此刻只觉得头晕目眩了起来,只感觉脑袋越来越重,她强撑着,不让越来越重的眼皮闭上。挣扎着拿出手机。给我发了一条消息。“王也,。我好晕啊,你可以来接我吗?我在君悦KTV。。504包间”。发完这条消息,。她在也拿不动手里的手机了,顺其自然的掉落在了地上。眼角流下不甘的泪水。 鬼哥知道药效已经起了作用,此刻陈思思已经成了板上待宰的鱼肉,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要玩儿他就要玩得疯狂一点,三个女的都不想放过,那两对情侣,因为此刻已经磕了药的原因,都已经陷入了幻觉,在KTV的沙发椅上。做起了原始运动,一时间嗯嗯啊啊的声音响彻在包间里,鬼哥走向陈思思身材丰满一点的闺蜜。 这两个人正在女上男下的姿势,疯狂的操干,鬼哥直接抽出皮带,脱下裤子,露出自己坚挺的肉棒,然后吐出一大口口水,在这个身材丰满一点的女生的菊花上抹了抹,正在被她男友疯狂操干的丰满女孩,不断的发出呻吟。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菊花将要被侵犯,伟哥伸出手指抚摸玩弄女孩的菊花。接着又往自己的肉棒上。吐上一口口水,用手揉动两下,面对着女孩菊花猛插进去。。“啊。。。。“的一声惨叫,丰满女孩只觉得屁眼火辣辣的痛,仿佛要裂开一样。鬼哥得意的看着自己整根肉棒完全没入女孩的菊花,然后屁股向后一挺,带出一条条血丝,他没有停止而是疯狂的挺动屁股,并用大手使劲儿打在女孩儿雪白的大屁股上“我操,。。。这屁眼子真鸡巴紧,老子鸡巴都快被夹断了,。干……。!” 我看到陈思思给我发的消息,就知道出事儿了,早就说了让她不要去这种场合,她偏不信。急匆匆的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了君悦KTV,踹开快开405房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一个全身赤裸白胖白胖的女生正在被三个男生轮奸。这画面惨不忍睹,她下身躺着一个瘦弱的男生正在操干她的蜜穴。嘴里还在给你一个男生口交,而他的屁眼则被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寸头短发青年开发。另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跟得了精神病似的,在那儿嘻嘻哈哈。。。不过陈思思的身上,倒是完整,应该是刚被迷倒不久,还没被他们来得及侮辱。幸好我来得快。也幸好,她在被迷倒之前给我发了消息,不然她今天肯定避免不了失身了? 几个人之中,只有鬼哥是没有嗑药的,他听到“砰”的一声门被踢开,还以为是服务员来了,并没有拔出他的鸡巴,而是对我吼道“谁他妈让你进来的?赶紧滚蛋”。 我没理他,快步走到陈思思身边,摇了摇她的身子“思思,走了” 见她没有反应,我便想要抱起她的腰,扶她出去。鬼哥已经从女人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愤怒的瞪着我“你哪儿来的?叫你他妈滚蛋没听到啊?”“ 这是我姐,我要带他回家。” “滚鸡巴蛋,哪来的小蛋子,你他妈不想活了”说着,便提起一个酒瓶朝我走了过来。见他气势汹汹的走来,我便知道他的动作,便抄起旁边的酒瓶,伟哥直接将瓶子对着我的头部扔了过来,这时候,我超常的反应力,再次发挥了作用,。神经反射似的向旁边一躲,躲了过去。 “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今天我必须带她走。”我大声吼道,给自己壮胆。 “你跟谁俩呢?小蛋子。今天你谁也别想带走,你今天也别想走了”说着,鬼哥再次拎起一个瓶子,往我的头上砸了过来,但是就在他的酒瓶,即将要接触到我的时候,“碰”的一声。我手里的酒瓶已经在他的头上绽开了一朵血花。。“额。。额。。”鬼哥这个身材魁梧的健壮年轻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此刻房间里的另外两对情侣,好像根本不知道旁边发生了什么事儿一样,还在做着原始的动物交配运动。。 我扶着陈思思的身子,将她驾在我身上,只想赶快找车去医院。刚走出KTV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只觉得头顶一阵剧痛,什么带有温度的液体从头上流了下来,遮挡住我眼里的视线,接着便是头痛欲裂的感觉袭来,仿佛脑袋里面被刀子割了一样痛。我强忍着剧痛,我用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一脚将刚才勉强爬起来用瓶子砸到我脑袋的鬼哥。踢飞出两三米远,这次他好像再也起不来了。。。。。 没有停留,忍耐着身体的疼痛,我赶紧出了KTV,再次打了的来到了医院,刚走进医院门诊部的大门。我再忍不住头上的剧痛,闭上了眼睛,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隐约之间,。我仿佛听见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渐渐的,我睁开了双眼,只见身旁坐着的是陈思思,。此刻她早已经在医院得到了救治。挂了吊水醒了过来。 我抬手想要抚摸有点痒痒伴疼痛的头顶,奈何手上被固定在病床的把手上,正在输液。 “哎呦”发出一声有点疼痛的呻吟 “。思思,。这是哪儿,?我怎么了?” “王也,你醒了,。护士快来快来,叫医生,他醒了”陈思思惊喜了起来,带着哭声喊道护士。 终于过了一会我缓了过来,魂儿回到了身上,看着身边的陈思思问道"思思你没事吧?" “是你有事啊,大哥,你头上都缝了好几针”陈思思眼含热泪的说着。 我用另外一只没有被束缚的手想要去摸头顶, “别摸,医生说会感染” “这下好了,头上秃了一块儿我得戴帽子了”我打趣的说道。 “对不起王也,我不该不听你的,我就不应该去的害你还受了伤”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