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世界之路 ”-(卷一 复苏 1-4)(怪物猎人长篇同人)

“猎人世界之路”-(卷一 复苏 1-4)(怪物猎人长篇同人)(求红心求回复)

作者:女王刹那雪的小弟

2020,8,15首发于SiS001

序幕:引发上古文明毁灭的人龙大战,近代的修雷德王国毁灭,背后的真相是隐藏了什么秘密?掩藏于历史的真相将由东多鲁玛的青年一步步揭开……

(一)袭击

风光明媚的阳光照耀下,在东多鲁玛一群青年正在兴高采烈的讨论大长老的故事,大长老是传说中每几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巨大龙人,相传他曾经一刀砍下了老山龙的头!可以说得上奇迹,要知道老山龙的体型是十分巨大,即使是大长老的体型也只不过相等于老山龙的头可能还要少一点。

一众青年都向往成为猎人,希望成为英雄,为独一旁的艾伦在默默的看书,和别的青年不同艾伦的爷爷就曾是一名猎人,艾伦的爷爷是一个伤残者,他的一条手臂就是在狩猎的时候丢掉的,和爷爷一起泡澡时的艾伦发现爷爷周身上下都是疤痕,让艾伦清楚明白猎人的残酷。

不过另一方面,艾伦却十分痴迷怪物的生态,一般的怪物习性艾伦背得滚瓜烂熟,再加上有一个退休的猎人爷爷,艾伦就是一个小型的怪物百科大全!

就在这时候东多鲁玛的警报大作,一个卫兵慌张的跑进了街道大吼:“全部人快躲进避难所,有怪物袭击了!前面的防线已经失守,怪物要攻进来了!”在卫兵大叫的同时天气突然转变,太阳被云层盖过,天空中电闪雷鸣更加开始下起了冰粒!

不过数秒时间,怪物就冲进了街道,体型巨大的怪物四足着地,头上有着两根长角,巨大的双翼展开发出令人几乎晕倒的咆哮!漆黑为主的身驱,配上紫色的花纹有如死神降临!

无视从后而来的猎人,怪物大肆破坏一切,正在逃跑的艾伦和一个小女孩被伴倒在地上,眼看要被怪物追上,一个勇敢的卫兵挡在他们面前保护他们,可惜下一刻怪物锋利无比的爪子将这个卫兵拍飞,鲜血淋漓的撒了艾伦一身,看着身后的小女孩,艾伦捡起卫兵的长枪,悍然刺出,神奇的刺中怪物胸口甲壳的空隙,血顺着枪身沾上了艾伦的身上,怪物震怒的咆哮把艾伦甩飞到墙上,才15岁的艾伦立即口吐鲜血,五脏六腑有如翻江倒海,骨头像散了一样,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在怪物即将向艾伦作出最后一击时,怪物突然之间放弃,展开翅膀迅速的飞离,然而怪物的血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之下渗入艾伦的身体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三天之后,艾伦在临时搭建的病床上醒来,张开双眼就发现到处都是人,不过不是躺在床上哀号的就是在病床边流泪的亲人,受不住如此惨况的艾伦默默的走开了这个伤者区域,心里五味杂陈,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家门口!

刚踏入家门,洪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是谁来了?这几天打样不做生意!”艾伦勉强提起精神回应:“是我,我回来了爷爷!”艾伦爷爷还是冷淡的说:“回来了就进来吧,刚好开饭了!”两爷孙平淡的吃饭之后,艾伦躺在自己的床上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睁开双眼的艾伦发现自己正在广场上阅读,周围的人惊恐看着自己的身后,那双眼正是那头怪物的,艾伦从它的双眼读出了愤怒和不屑,怪物从口中射出了暗红色的射线催毁了整个东多鲁玛,四周围变成一片颓门败瓦,断肢残臂,唯独艾伦一人生还,看着眼前的地狱艾伦抱住头尖叫… …

真正醒来的艾伦满身大汗,心有余悸的回忆那可怖的梦境,下了一个影响了他一生的决定……

洗了个澡的艾伦来到了院子告诉爷爷他的决定,艾伦的爷爷从退役之后当起了铁匠,每天早上都一定在打铁,如同往常一样,他正在院子里工作。艾伦来到了爷爷的身后说出了心里的想法:“爷爷,我想去当猎人……”艾伦爷爷转个身来凝视着艾伦:“为什么?”艾伦沉重的回答:“我想要力量,几天前的怪物袭击,让我很无助,我好怕这种无力的感觉,我想要强大起来,足以守护一切的力量!”

艾伦的爷爷伤感的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这只手是怎样丢的吗?在一次狩猎中我为了守护一个人,整只手被砍掉,基本上从来没有多少猎人可以老去,退休,你有足够的决心走这条路吗?”

艾伦沉默了片刻语气坚定的回答:“即使是这样,我也想试一试,再说,现在连东多鲁玛也被弄成这样,这世界还有安全的地方吗?我要让自己变得强大!”

艾伦的爷爷从怀中拿出了一枚金币递给艾伦:“你拿着这枚金币去猎人公会申请成为学徒吧……这枚金币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接过金币的艾伦向爷爷道谢后,激动的向猎人公会跑去,只是在艾伦背后凝视着的爷爷一瞬间好像又苍老了十年口中喃呢着:“终久他还是踏上了这条路,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二)考核

到达猎人公会的艾伦把手上的金币交给了前台的看板娘,看板娘看了看手中的金币立马拿出了一份资料让艾伦填写,正色的告诉艾伦想成为猎人学徒必须要进行考核过程有一定的危险性希望艾伦可以考虑清楚才决定!

艾伦已经下定决心,坚持的道:“姐姐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我一定会成为一个猎人!”看板娘只好叹气:“好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斗技场,顺便跟你说一下核考的内容。”艾伦高兴的回应:“那就谢谢姐姐了。”一路上看板娘开始讲解:“一会的考核是让你独自狩猎一只蓝速龙,别小看了蓝速龙,它的速度和利爪对你们这年纪还是十分危险的,记得如果有生命危险记得要求救,到斗技场了,一切小心小弟弟!”

除了艾伦在这里等待考核的还有三人,为了舒缓紧张大家都互相交流了起来,为首的男孩先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加拿,我们一会要对付的怪物大家有信心吗?”背上挂住一把长弓的女孩紧接的说:“我叫艾沙娜,我对这次的考核还是挺有信心的!”轮到了艾伦作介绍:“大家好我是艾伦,一会大家可以留意下,蓝速龙的弱点是在腹部!”最后一个长发女孩不屑和艾伦他们交流:“无聊!”冷哼一声就先站到一旁等着!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加拿忙转移话题:“艾沙娜是用弓,我是用长枪,艾伦你是用什么武器的?”艾伦尴尬的回答:“其实我从来未拿过武器的! ”听到艾伦的回答众人大惊,艾沙娜不敢置信的问:“艾伦你说真的?”艾伦肯定的说:“真的我没有拿过武器。”一旁的长发女孩插口数落艾伦:“你这是来搞笑吧,连武器也未拿过居然来考核,你的脑子是进水了吗?”

这时候考宫出现了,指着艾伦:“由你先开始,一会顺序再进去考核!”一旁的加拿和艾沙娜鼓励艾伦:“加油,尽力而为吧!”艾伦苦笑着跟随考官进入,在一道木门之前考官见艾伦没有武器好心的告诉他:“你没有武器的话就在那里挑一把吧,一会儿有什么不对就认输吧!”艾伦道谢后从架子上拿了一组片手剑,疑惑的想考官的说话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不过不容艾伦多想,考官已经打开了木门让艾伦出去。

踏入斗技场的艾伦看,发现观众台上有十个人在打量着他,随行的考官向艾伦宣布规则:“考生和怪物战斗,无任何规则,可使用一切手段,上面十位是特别考官,会根据你的表现决定是否邀请你成为他们的专属学徒,未被选中又通过考核的将会前往训练营进行集体培训,为了更有效测试你们的潜力,这次的怪物将由蓝速龙改为蓝速龙王,现在开始!”

随着考官的指示下,斗技场中的牢笼打开了,被困很久的蓝速龙王仰天鸣叫“呜呜呜……”,虽然蓝速龙王和蓝速龙的攻击手段都一样是尖牙和利爪,但是多了一个王字两者的危险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蓝速龙王的体型比起蓝速龙大上一倍,二米多高的身形对比起艾伦只有一米五的身体高出了不了!

怪物的野性和复仇心让它想将眼前的艾伦撕开,把艾伦当成食物满足原始的本能!

台上十人手上拿着艾伦的资料不禁交头接耳:“这小子完全是一个小白,让他面对蓝速龙王是不是太过份了?”一个冷酷的中年人喝止了众人的低语:“猎人本来就是十分危险,在野外什么事也可能发生,没有死的觉悟就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猎人!”在场唯一的女猎人插话:“他要是过关了,就是我的谁也不许抢!”冷漠的中年人也干脆回答:“可以,不过前提是他可以达到要求才行!”

女猎人信心满满的:“可以的,因为他是那个男人推介的,我相信他的眼光!”

众人奇怪的翻阅后面的资料在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不禁露出讶异的目光,就连冷漠的中年人也不禁惊讶!

(三)苦斗

面对突然超出预算的怪物,艾伦稍稍露出了怯意,这一丝怯意让蓝速龙王更加大胆,轻盈的跑到艾伦面前挥动它那尖利的爪子,未完全集中的艾伦为此付出了代价,直到爪子临门才慌乱的用盾牌抵档,爪上的力量完全不是艾伦可以承受,艾伦在蓝速龙王的爪击之下被拍飞数米远狼狈的在地上翻滚,拿着盾牌的左手不由自主的颤抖。

身体的痛楚让艾伦拉回现实,脑海电光火石的思考,心里浮出认输的打算,不过瞬间就被艾伦否决:“这只是一头蓝速龙王我就打算逃避,那之后我还怎样面对那头恐怖的怪物,拼了!”

重新打起精神的艾伦站起了身子举刀平放身前严阵以待,蓝速龙王的瞳孔收缩一声鸣叫后高高跃起打算一下子收拾艾伦,只是这次有了准备的艾伦并没有让它得逞,一个侧身避过了蓝速龙王的攻击同时右手全力一挥,剑刃在蓝速龙王的肚子划过成功在肚子制造出一个伤口!

蓝速龙王的肚子是身上除眼睛以外最脆弱的地方,虽然艾伦蓄力一击之下成功击中蓝速龙王的肚子但他的力量实在不足,仅仅破开了表面未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虽然受伤不大只是流了点血,可是那种王的尊严让它感觉到耻辱,血液完全成为蓝速龙王全面进入状态的导火线,蓝速龙王的兽瞳死死盯住了艾伦,此刻的蓝速龙王发誓要撕开眼前的"食物"维护它作为王的尊严!

蓝速龙王在撕吼中再次展开攻势,以远超艾伦所想的力量和速度挥舞爪子攻击,尝过苦头的艾伦左闪右避的躲开锋利的爪子,可是久守必失,躲了几下的艾伦始终没能避过去,蓝速龙王的右爪狠狠在艾伦的左臂划过,制造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噗通"一声艾伦左手的盾牌掉在地上,整条左臂无力的垂下。从未试过受这种伤的艾伦咬牙忍着痛楚,从腰中抽出一条布带勒紧左手减慢出血,知识丰富的艾伦心知必须尽快打倒眼前的怪物,因为他很快就会失血过多。

心念一动的艾伦强忍手上的痛楚挥动片手剑攻向蓝速龙王,不过作为一个族群领袖的蓝速龙王,明白受伤的野兽更危险的道理,灵活的跑动不愿跟艾伦交锋,猛攻一轮的艾伦面色因失血过多逐渐苍白,只能勉强站立气喘呼呼!

谨慎的蓝速龙王,眼看艾伦虚弱下来打算给眼前的猎物发出致命一击,眼看面前逐渐迫近的蓝速龙王,不甘心的艾伦心里愤然自己的弱小。

"为什么?我是这么的弱?我要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打倒一切!"

强烈的情绪引动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从艾伦身上面涌出一股力量同时散发出一股微弱的气势,虽然仅仅只是一丝但是足以令蓝速龙王产生恐惧动作一顿,这时的艾伦身体无意识向前冲去狠狠一剑直刺入蓝速龙王腹部的伤口直没入柄!

受到致命伤害的蓝速龙王反应从恐惧中挣脱出来猛然发力将艾伦拍开,凄惨的悲鸣,被拍飞的艾伦失去意识的倒下,虽然蓝速龙王受到重伤,但是并未死去,缓一口气打算杀死艾伦发泄怒气。

这时候一道银光一闪,天空之中涌现一条血色喷泉,还未反应过来的蓝速龙王在地上疑惑的看着自己身体,就此失去了生命!

出手了结蓝速龙的正是刚才冷酷的中年人,中年人深深的望住倒下的艾伦,向台上九人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的评价是这个测试者表现合格,你们有什么意见?"

明显中年人是十人中比较领头或者说有威严的一个,众人纷纷表示同意,女猎人十分高兴的宣布自己对艾伦的所有权。

"那人就归我了,你们继续选吧!"

在场的另外九人也想争取艾伦这好苗子,不过谁让他们刚刚同意了,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女猎人把艾伦带走……

(四)一入团 虽然艾伦失血过多昏了过去,但其实没有太大伤势,只要包扎一下,这两天多补充营养很就会回复正常,在女猎人把艾伦丢在床上时他已经醒来了,只是他还很虚弱也没有力气发问,隐约听见叫了一个人来照顾他就又昏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艾伦从床上醒来,伤口已经包扎好,旁边的桌上已经放好了早餐附上一张纸条:"吃完早餐之后出来开始训练!",看到这里的艾伦明白自己成功通过考试成为一名见习猎人了,马上狼吞虎咽的吃了早餐,穿上衣服出去准备训练! 走出帐篷的艾伦差一点以为自己去了女儿国,这里全是清一色女性,成熟少妇,高冷御姐,清纯女孩各式各样的美女应有尽有,让艾伦不禁呆在这绝色美景之中,直到一声充满不屑的娇斥才把艾伦的魂魄唤过来! "你这个臭男人看那了?我就说男人都是一个得行!团长快把他赶走吧!" 一个紫色头发看起来十分冷艳的御姐开口,艾伦的视线也被吸引过去,这个女人在艾伦眼中绝对是这里艳冠群芳的存在,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饱满的胸口纵使在铠甲之下仍然高耸入云! "好了,别闹了沙叶,过来吧,小家伙,我们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紫月是这个凤舞猎人团的团长,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徒弟,新的见习猎人也是我们团的第八个成员,你们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 站在面前七个大小美女,在紫月的指示下开始自我介绍,不过大家也是不太乐意艾伦的加入,不过在紫月的面子下才简单说了下名字之后就离开了,紫月也察觉到了只能够无奈的一笑,唯独只有沙叶留了下来! "啊,算了,她们一时间不能够接受也是正常的,言归正传,艾伦.林森,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紫月的徒弟,也是一个见习猎人,今天我会向你介绍一下我们猎人的一些基本知识。" "看他这样的笨,教他也只是浪费时间,团长你就不要管他了,我们来练习昨天的招式吧!" 这个叫沙叶的女孩似乎对艾伦的加入十分不满,故意在这里捣乱,让紫月十分头痛。 "沙叶,你先自己练习一下,下午我再来和你一起练吧!" "哼!" 在紫月的劝导下沙叶不满的娇哼一声才离开,艾伦一脸的无奈不知道这个丫头为什么这么的讨厌自己? "好了现在我们专心的说一下吧,你知道有关猎人的分级吗?" "啊,我不知道?" 艾伦的爷爷的确说了很多怪物的知识给他听,但是关于猎人的方面却是少之又少,可能他心中根本不想艾伦成为猎人! "你爷爷没有教你吗?也是看你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有受过训练,怪不得……" "团长你认识我爷爷?" "是啊,我的一身本领也是你爷爷当年教导我的,我之所以收你为徒也是这原因,不过你也不用叫我师傅,你叫我做紫月或者团长就可以了,老实说我也只能够领你进门,一个合格的猎人只能自己找到自己的风格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强大猎人!" "接下来我说一下猎人的基本知识,公会将猎人分为八级,你是最低级的见习猎人,每一个星级的猎人也要完成公会安排的特别任务才能够升到下一级,猎团也是相似的情况。" "呃……团长,我想问一下,几天前那只袭击东多鲁玛的怪物是……" 听到艾伦的询问,紫月沉思了一会儿才再开口。 "老实说我们也不太清楚,我们团当时不在东多鲁玛,不过就这受害程度,我估计这神秘的怪物至少是古龙级的存在⋯⋯我什至听闻大长老也没有信心击退它,这样看来这怪物会定性为七星级怪物吧!" "七星级别吗⋯⋯" 艾伦突然发觉自己的这条路似乎不太容易,不过艾伦紧握拳头,心中还是抱有一点希望。久经沙场的紫月自然清楚艾伦的心态,不过她也不想浇灭艾伦的斗志。 "好了,接下来的是关于猎人的修炼法门,一般来说,我们猎人的实力分为两方面,装备和个人实力,你别看沙叶和你差不多年纪,她已经是2星猎人了,装备方面一般都是猎人自己安排的不过一把好的武器绝对是狩猎的重点之一,另一方面就是个人实力了,一般来说怪物就算只是蓝速龙王也比一般成年人的更强壮一倍有余,那我们是怎样对抗更高级的怪物呢? " "答案就是气,我们猎人会修练气这东西,气的用途很广泛,可以强化身体增加我们的体力,力量,攻击力和防御能力,气一共分为九级,1-3级为人级,4-6级为地级,7-9级为天级,从古至今从未有人修成9级气,传说中修练到九级可以只身抗衡古龙⋯⋯传闻中大长老是九级气的修成者但从来未有人证实过这说法,沙叶已经修练到三级的气,我给你的目标是一个月内修练到二级,之后我会再教你实战技巧,这是一至六级的修练方法你自己研究一下,不懂的就再问我吧!" "那个团长我想问你和我爷爷是几级的高手?" "我嘛,五级吧,你爷爷我估计至少七级,你努力炼气吧!" 紫月说完留下一本小手册,兴奋的艾伦如获至宝一样马上翻开了小手册阅读起来,上面记载了修练气的法门,旁边注入了一些小字看起来是紫月写上去的注解。 看了好久的艾伦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盘膝坐下,开始根据上面的法门修练,努力尝试静下心来的艾伦刚开始还可以克制冲动,可是他始终无法感受到任何的改变,时间一张艾伦也就失去了耐心,正当他打算放弃休息一下时门口传来了沙叶的嘲讽! "真是没用,连气感也感觉不到吗?你这资质还是回家吧,这样的进度就别拖累我们了,滚回家吧!" 面对沙叶的恶言相向,艾伦实在无力反驳,毕竟自己的确是连入门也入不了,也没有资格反驳,心情烦躁的艾伦推开了沙叶离开了帐篷…… 沙叶看着艾伦离开的背影似乎若有所思…… 艾伦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走,一直到天色昏暗才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湖泊,放松下来的他双腿已经有些微微酸痛,艾伦干脆躺了在草地上,闭上眼睛放松了身心,湖中潺潺的流水声,微弱的虫鸣,自然的微风这一切是那么的协调,这大自然中产生的美妙音乐让艾伦听得如痴如醉,在艾伦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一阵笛声传入艾伦耳中…… 这笛声十分悦耳,更难得的是这笛声完美的交融在自然之中没有任何的隔阂,朦胧之中艾伦自然的感觉到身体中有一股微弱的气渐渐产生,艾伦无意识的按照早上背下的方法,将气引导到全身上下,每当气流到之处艾伦就感觉到说不出的温暖,这股气在全身上下运行了九次之后就停在了艾伦的丹田之中! 当气停止了运行之后,艾伦也彻底的清醒过来,本来微微酸痛的双腿不但完全消退,而且艾伦觉得身体比之前的要好得多,四肢传来十分强劲的力量,让艾伦兴奋的紧握拳头。 "这就是气的力量嘛,好厉害的感觉,我感觉那头蓝速龙王我可以轻易的解决它,还有刚才的笛声是?" "哼,别沾沾自喜了,那些蓝速龙王是被饿了好几天才放出来给你试手的,真要和野生的蓝速龙王打,你未必能打得过的,还有你才不过练成一级气,基本上和菜鸟差不了多少!" 从树下走出来的人,居然是沙叶,一头浅绿色短发的她手上拿着一支短笛,明显刚才的曲子是她吹响的,本来艾伦只是想休息一下,但是沙叶的一首曲子配合自然成就了艾伦感悟的契机,不得不说这是艾伦的天赐机缘。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喜欢在湖边吹曲,你管得着嘛?" "我只是好奇而已,另外多谢你的曲子,很好听,也帮我大忙,有什么要我帮忙随便开口,我一定尽力做到!" "哼,凭你的实力你能帮我什么忙?" "呃……我不知道,不过你有需要就告诉我吧,我们回去吧?" "哼,你自己回去吧!我还要多待一会!" "好吧,那我走了,你自小心点,呃,我想问一句,有人说过你其实很可爱吗?你笑起来应该挺好看的。" "什……什么可爱,你这个菜鸟笨蛋快给我滚回去,再乱说我就揍你了!" 艾伦看着沙叶脸红的样子越发觉得她有趣,不过看她脸上的红色艾伦也不再多说挥挥手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紫月来检查艾伦的情况,这一看就让紫月有些惊喜不已,她没有想到艾伦在一天的时间就练成了第一级的气! "好,只是一天就练成了一级的气,果然是他的孙子,今天我就来教你如何使用气的方法!" 艾伦老实的交代昨晚的情况,自己只不过是好运才练成的,紫月又是讶异,感叹艾伦的运气。 "啊,虽然是有点运气成分,不过按照正常来说要练成第一级最快也要七天,你现在一天就成功了也算是奇迹了,今天我用教你如何把气应用在战斗上面,一般来说我们人类大部分是不能和怪物相比的,我们的反应和速度都追不上怪物,这时候气就发挥作用了,气会让我们的速度反应变强,当你使用气的时候会令身体得到强化!" "用气在身体中流转达到加强自身的效果,这是人级猎人的基本要求,一般来说这级别的猎人气会修到三级为巅峰,要是想更进一步成为地级猎人的话除了要把气的级别提高之外,也要开始把气应用在攻击和防御之上,例如这样!" 紫月指了指树林中的一棵小树,右手抽出了腰间的双剑,身体快速的向前冲去,银光一闪,小树被X形的切开,造成的切口整齐干净,在艾伦眼中紫月玲珑的身影快到几乎看不清,展示了的紫月收刀慢慢走回艾伦身边继续说。 "这就是使用气之后的攻击效果,一些高级的魔物我们的力气不足以破开它们的鳞片和甲壳,这时候我们会在武器上附上气加强攻击力,而防御力上面一般也是用气附在铠甲上,不过除了重装甲我不建议使用硬抗的防御方式,因为强大的冲击也是会受伤的!" "不过这些技巧不是你现在应该学习的,我刚才接到了公会指示一个月后我们猎团要去波凯村驻札一段时间,所以这个月你的任务除了将气修练到二级外还要加上学习使用气和武器训练,实战经验训练就到时候在波凯村进行吧!" 艾伦听着紫月细心的讲解之后,问了一个令他十分不解的问题。 "团长,我有一个问题,当我们使用气之后会强化身体,那当气用完之后我们的身体就会打回原形吗?有方法可以让我们一直保持或者是真正的强化身体吗?" "能这样问就证明你有用心听和自己思考,答案是可以的,一般来说四级以上的猎人身体会逐渐被气永久性的强化,三级到四级可以说是一个大瓶颈,这一关难住了五成的猎人,当你突破到四级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会永久强化到一级的状态,五级时会升到二级状态如此类推,至于六级之后的我也不太清楚,我也只不过是刚突破到五级不久,有机会你可以问问你爷爷,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的,体质血脉也是有影响的!" "好了,理论课教学完了,今天你的训练是使用气引导到手和脚上面去,那边有十个木柱,你要做的是运气在手脚把木柱全部打断,限时在三十分钟内,什么时候完成之后就开始下一个训练,开始吧!" 艾伦看着眼前的木柱将气集中在手,用力挥拳打了过去,木柱没有断开反而是这条木柱飞了出去,紫月见此不由得噗哧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你自己慢慢摸索吧,我给你一点提示,除了硬实力之外,这训练也是要用脑袋思考的,你自己努力吧!" 说完紫月就离开了,艾伦把木柱捡回来之后没有再去尝试,静心的坐了下来开始思索怎么做才能够在半小时内打断这些木柱,从早上一直到晚上艾伦不停的思考和尝试,一次次的尝试之后艾伦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该怎样完成了! 月光下闭上眼睛的艾伦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睁开眼睛的艾伦不用使用双手,而是改为使用了双脚,势若迅雷的一击踢在木柱的中心位置,木柱应声而断,艾伦一口气连续踢了五脚,一脚一条木柱,五脚之后艾伦用光了身体的所有气,刚刚修成一级气的他体内气的量实在不多,不过他马上坐在地上努力的重新聚集气,二十多分钟之后艾伦勉强踢断了剩下的五根木柱! 用尽气力的艾伦跌坐在地上满意的看着被踢断的木柱,打算明天去找紫月接受下一个训练,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阵掌声传来。 "啪啪啪,好,好,做得不错!" 拍掌的人正是紫月! "本来我想这个训练你要一星期才能完成的,不过你的方法虽然有点取巧了,但总算是完成了,你知道这个训练的目的是什么吗?" 艾伦想了想回答。 "恩,这个训练是打算让我熟习运气和思考?" "你这个答案只对了一部分,我本来打算的是让你努力练气增加气的数量,这个几乎没有任何捷径只能靠自己修行,也没有想到你会弃拳用脚,让你钻了空子,另外一个你没有提到的是我想你明白自己的极限在那里,猎人要知道自己的极限在那,努力去突破他,但不是盲目的冒进,而是因时制宜的去尽力做好自己!" "我明白了,多谢团长的教导!" "哈哈哈哈,虽然你取巧完成了,但你明白了背后意义就可以了,不过练气方面不能落下,这是猎人毕生的功课,明天开始武器训练吧,哈哈哈哈!" 高兴的紫月不停的在笑,只不过紫月本来打算就寝了,只是心血来潮出来看一看,平常穿的铠甲已经脱下了,现在紫月身上只穿上贴身的内衣,藏匿在铠甲下的姣好身材完全展露无遗,丰满的翘臀露出了一半,饱满的胸脯失去铠甲包裹之后得到释放,在紫月大笑的时候一颤颤,像两只大白兔激烈的跳动,白花花的乳果在月光下闪烁迷人的光芒。 未曾经历这种场面的艾伦马上就被这样的画面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艾伦的眼前仿佛只有紫月胸前的双峰,那抛荡的双乳让艾伦产生了把他们抓在手心的冲动,意识到不妥的紫月顺着艾伦的视线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只穿着内衣,脸颊一下子就升起了腮红,右手狠狠敲在艾伦头上,转身走回自己的帐篷! "小色鬼!" 被紫月敲头了的艾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丑态,可是紫月转身的一刻那丰满的翘臀又再一次勾走他的魂魄,痴痴的看着紫月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艾伦才回过神来,但满脑袋中都是刚刚紫月在自己眼前展现的曼妙曲线,好不容易艾伦才把这些画面抛开回到自己的帐篷休息……

早上,艾伦被紫月带去了武器库,拿出了一个大木箱,由艾伦吃力的捧着来到了湖边,紫月示意艾伦打开箱子,自己挑选一件武器,艾伦打开了之后发现箱子里的全是木制的武器,对于武器艾伦并不熟悉,想了想艾伦还是拿起了一组片手剑,紫月见艾伦挑好之后自己也拿了一对双刀,走开了几步和艾伦拉开一定的距离之后开口。

"一个月后我们会前往波凯村,接下来的时间白天我会指导你使用武器,晚上你就好好的练气,如果一个月你不能达到要求那你就只可以回家等待我们回来,明不明白?"

"明白!"

被紫月突然严肃的问话吓了一跳,艾伦慌忙回答,脑海中又浮现昨晚紫月的美景,急忙拍了拍自己让这些绮念离开。

"在开始之前,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猎人在战斗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面对紫月的这个问题,艾伦想了想回答。

"打败怪物,达成目标!"

"错!这个问题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为什么要当一个猎人?我们是一个刽子手吗?所有的怪物也该死吗?这三个问题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不过在战斗中有三个最重要的事情,这是我要求你一定得做到,第一任何情况以安全为优先,任务失败可以再来,命掉了就没有了!第二,在团体狩猎时尽可能互相合作,我不希望看到有人伤亡,最后就是努力战斗,但差距过大的话就逃吧!"

艾伦细味了紫月的这一段话,若有所思,但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答案,紫月嫣然一笑示意艾伦不用心急,慢慢再想,现在先开始训练吧!

"你手上的片手剑虽然有盾牌,但是你要注意这面盾牌轻巧薄弱,它不能让你真正的防御得到怪物的攻击,它的主要作用是让你在躲避不及的时候减轻一些所受到的伤害,主要的还是靠你自己去躲避,这个月我会和你使用一样的身体能力让你去尽快熟悉手上的武器,在狩猎中武器就是你的第二生命,即使你之后换了武器也要记住这点,好了我们开始吧!"

虽然紫月说将身体压制到和艾伦一个层次和他对练,但是紫月作为团长的实际经验怎可能少,老手对新手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再加上艾伦根本就没有系统性的学习过,出招的时候单凭着感觉,下场自然是被紫月一脸倒的血虐。

不知道紫月是不是有心报复艾伦昨晚无意中看到她的春光,训练结束的时候艾伦总是鼻青脸肿的回去,但是艾伦却是感到十分充实,青春期的艾伦经常的想起紫月那一夜外泄的春光,每晚总觉得有点心痒难耐的,日子一天一夜的过去……

时间回到了艾伦参加考核的那一夜,艾伦的爷爷平常足不出户的,但其实那一天他也去了看艾伦参加考核,场上的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可是他感觉到了,那一瞬即逝的感觉,那是一种血脉上的威压,那一刻就连他也有一种恐怖的感觉,回到家里之后他思考了一整天,最后还是下定决心离开了家门!

那一种感觉让他越想越不安,在经过一层层的守卫之后,艾伦爷爷来到了大老殿,在他面前的这是东多鲁玛的传奇人物巨大龙人一大长老,大长老好奇的打量着他,沉默了好久才开口。

"巴伦,十五年了,自从十五年前,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难得你今天来找我,先和我这个老头喝一杯吧!"

"是,大长老有这个兴致,巴伦自然陪大长老把酒当歌了!"

巴伦也就是艾伦爷爷的名字,接过侍女递过女的酒杯,和大长老伸过来的巨大酒杯轻轻一碰之后仰头一饮而尽,单手擦擦嘴巴,感叹了一句。

"这酒的味道还是没変,只不过可惜的是已经物事人非了,我还记得我那时出完任务之后最喜欢向大长老讨酒喝,龙人族的佳酿真是世间一绝!

"哈哈,就算你退休了,我也欢迎你来我这里喝酒,当年的事你还是放不下吗?"

"放下?我怎么放下?儿子儿媳老伴战友全部死在我眼前,他们什至尸骨无存,我怎么能够放下,可恨的是我的手也掉了,我这生这世再也没有能力亲手为他们报仇了!"

"唉!自从那次之后我也再没有听过有相关的报告了,我对不起你们!"

"别这么说大长老,要不是你赶到我的命也保不住了,但我肯定那畜牲肯定没死……不说这些了,今天我来是想报告一件事,是关于当年我救下的那个孩子……"

"哦,那个孩子有什么事吗?"

"早几天那头神秘怪物袭击之后那孩子要去当猎人……考核的时候我去了看看,那孩子在危险的时候身体涌出了一股一闪即逝的气息,连我也觉得很恐怖,这种感觉比得上那只畜牲的危险感,我觉得十分不安所以想和大长老商讨一下!"

听到巴伦的话,大长老闭上眼似乎在回想一点很久远的记忆,良久之后才再次开口。

"巴伦,你有听说过那个有关上古时代的传说吗?"

"大长老指的是那个传说?但那只是一个传说吧?"

"虽然只是一个传说,但是那个神秘怪物和你的感觉结合起来让我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好了,你先回去吧,我会多加注意这孩子了,有什么事我会出面处理的!"

"我明白了,大长老。那我就先告退不阻碍大长老休息了!"

艾伦的爷爷离开之后,大长老找来了艾伦的档案,看着艾伦的资料神情凝重又严肃低头开始沉思起来。

"艾伦.林森……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