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汁 (6-7、终)作者:冈田留奈

第006章☆、 从来没向今天一样,当我看到早上的太阳时,感觉是如此地幸福。 没错,我还活着。能够像现在这样深深的吸口气迎接凉爽的早晨。我已经不再有任何奢求,不会有任何的不满了。今后,永远都过着如僧侣般戒慎恐惧的日子。 自从昨天发生了那件事后,我几乎失眠了一整个晚上。因为我认为古书中提到的最大的剧变,应该就是死亡…所以我彻夜担心自己会不会在睡梦中突然心脏停止、莫名奇妙挂点的惨剧。 当然啦,现在还不可以太大意。不过,知道诅咒的力量还未发动的事实,还是让我心中的大石,总算得以暂时放了下来。 “…搞不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诅咒哩。”就在自个儿自言自语时…我发现声音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样。 该不会是感冒了吧?感觉今天的音调,好像比乎常自己听到的还要高。喉咙好像也不会痛啊。为了避免再继续胡思乱想,就把它当成定一般的小感冒吧。再加上最近忙东忙西的…可能因此使抵抗力减低了吧.小小一个感冒,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才对。 “啊!啊!啊!…好奇怪的声音喔。算了,不管它。”我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出房间前往洗手间。由于昨天晚上太害怕了,搞得我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 我走下楼梯,打开了厕所的门,进到了厕所里。 我像往常般,将睡裤脱了下来,把手伸到内裤里,准备从里面掏出那根我引以自豪的肉棒。咦,今天早上怎么都还没勃起呢。可能是昨天经历了人生最大的难关之故吧…“咦?”我将手伸到平常早以精神奕奕,硬直挺立的肉棒。然而,我却找不到它的踪迹。搞什么啊…昨晚明明没有睡,居然还在做梦哩。 我不动声色,把手伸到股间处,试着去寻找我的命根子。真的…就这样…不见了。 “哇啊啊啊!我、我的肉棒失踪了!”这里没有,没有,那里也没有!没有藏在股间,也不在大腿内侧,更没有躲在屁眼里头!我的小鸡鸡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啊啊啊!该、该不会! …最大剧变的意思是? 男人的特征全部消失的意思吗? “冷、冷静,冷静下来!把手放在心脏上,慢慢地思考…”啪地,手掌贴在心脏的位置。 咦。这是什么。怎么有一颗圆圆的球。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我的胸部上居然被放进了一颗球。摸起来软绵绵的触感…对了,如果要以实物来比喻的话,就好像是女孩子的乳房…“哇啊啊啊!”像乳房,这、这根本就是女孩子的乳房!不折不扣的乳房! 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现实,我继续搓揉着胸前的两颗乳房。 “嗯…啊啊…嗯哈…好、好舒服喔。超敏感的…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逃离了现场,急忙地冲出了厕所。 …该怎么办。原来面临最大的剧变,竟然是把我变成女人! “…喔呼…咦,早安啊。姐。”就在我还不知所措,满脑子乱成一团的时候,突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是未卯。唔哇…惨了。这下子事情真的大条了。要是被未卯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搞不好她会吓的昏死过去…,慢着,刚才未卯好像是叫我“姐”的样子? “早、早安,未卯…你的玩笑也太刺耳了吧。居然叫我姐。”我无法转头面对未卯。因为我现在还没有那样的勇气! “呼哇…不行这样叫啊。那我叫你大姐就是了嘛!” “…咦?”到了此时,我才终于转过头去看着未卯。 “你刚才叫我姐吗…?” “喔!姐你今天很奇怪耶。人家明明平常都是这样叫你的啊,为什么今天要特别咬文嚼字呢?”是、是…? 未卯脸上浮现着甜甜的笑容。她没有任何改变,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可爱妹妹…但没想到未卯居然没有任何的怀疑,完全接受站在她眼前的我。 “未、未卯。我从以前就一直都是你的姐姐吗?” “没错啊。啊,虽然我们没有血缘上的关系啦,但你永远都是我最喜欢的姐姐啊。”…没错。 未卯的记忆似乎被抽换掉。不,说不定应该说是我的记忆被替换掉吧…在这个世界上,我从一出生就被设定为女孩子。 咒语的力量真的如此强大吗…? “早啊!咦,姐你怎么了?”啪地,一股力量突然打在背上,那股冲击力让我整个人跌坐在地板上。 “唔哇、对不起!我刚才打的太用力了!”菜菜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我…明明不是很大的力量,但我却理所当然地跌坐在地上。 我的视线突然落到了双手…唔哇啊、怎么那么细啊。难怪刚才那一丁点的力量,就把我整个人推倒在地上。 “姐你太瘦弱了啦。非得要多锻炼一下身体才行!” “说的也是!…不过,别看姐姐那么瘦弱,但是她的胸部可就傲人了,真令人羡慕啊。”两人高兴地笑了起来。不只是未卯,就连菜菜也理所当然地把我视为她们的大姐。这么说来的话,那结希也不例外啰…“早安啊,姐姐。”从楼上传来了咚咚的下楼声…结希走到了我的面前。 啊啊,果然没错…我、果真是她们的姐姐… “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在欺侮姐姐了呢。” “咦!我才没有欺侮姐姐呢,不信你问未卯?” “…咦,可是菜菜刚才用力推了姐姐一把。” “真是拿你们两个没办法。姐姐,请把手伸出来。”我有气无力地伸出手。唉…没想到居然还要女生来帮我出头…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我现在一点力也使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那垂头丧气的嘴唇上,突然碰触到一个柔软湿润的物体。 “咦…?” “嘻嘻…早晨之吻!”结希把手放在双唇上,露出了一脸羞涩的微笑。吻…早晨之吻。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是女生耶。 “啊啊啊…!结希你好诈喔!你居然比我还先亲姐姐!” “太、太过分了吧!大家之前不是说好了嘛,只有第一个碰到姐姐的人才可以亲她耶!”由于未卯与菜菜两人突然勃然大怒,我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 “咦?你们两个人还没有亲吗?” “废话!今天我绝对饶不了你!” “我、我也绝不放过你!”两人说完后便上前追打着,夹着尾巴到处流窜躲避追杀的结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们家究竟变成什么状况呢…? 我为了可以独处一下,于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深深地叹了口气后,我从衣橱礼拿出了一面落地的大镜子,小心翼翼地将它靠在墙壁上.…啊…我还是应该先确认一下自己的模样。虽然心里有着百般的不安,但还是得把现实的状况给搞清楚…我决定先从双脚一点一点地往上看。 我拉起了睡裤,看着映在镜手里头的双脚。那是一只纤细白晳的双脚。就连脚踝都光滑无比,没有任何的皱折。接着移到了小腿…哇哇,连一根腿毛都没有!白皙粉嫩的肌肤!脑海里出现一种奇妙的感觉…接着是大腿。这里也是一样,没有半根的腿毛…自己称赞自己是有些奇怪,但我的的确确有着一双令所有女人称羡的美腿。要是穿上迷你裙,包证可以让一缸子的男人鼻血狂泄。 “白、白痴啊!我到底在懋什么东东啊!”我恢复正常,再度将视线移到了腰际.唔哇,骨盆及腰都好娇小纤细喔。连屁股都粉嫩粉嫩、弹性十足。然而胸前这对丰腴的乳房却与娇弱的身材形成强烈的对比。 …也就是说,我的身材完美的几乎无可挑剔! 最后…就是脸了。 我鼓足了勇气站在镜子前面,猛然地擡起头来看着自己。 “哈哇哇哇…”一头及肩的咖啡色头发。再配上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与一个可爱的鼻子。还有那两片表面泛着亮光的粉红色双唇…我,还蛮可爱的嘛!不,是真的超可爱的! 镜子里的我,完完全全是一个美人胚子…完美无瑕的可爱脸蛋,简直跟美少女没有两样。以前的我,要是看到街上出现这样的女孩子,早就冲上前去跟她搭讪了…唔哇啊啊啊,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心里五味杂陈。当然啰,如果真要获得重生的话,当然长的愈漂亮愈好啰。可是…难不成我永远都无法再回复男儿身了吗? “…爸,你怎么还不快点回来啊。”我全身无力地坐了下去。对面临人生最大困境的我而言,父亲是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因为他是颇具权威的考古学家…说不定他会帮我找到解开这个千年诅咒的方法。 …等一下。也就是说,也许现在的状况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恢复原状啰?如果走这样的话,我不如好好利用这个身体来体验一下当女人的乐趣。 “没错…搞不好这是因祸得福哩。”换个角度来思考,总算让我能一扫阴霾,重新找到展开新人生的动力。 即然如此的话,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我再度坐在镜子前面,脱下了身上的睡裤与里头的小裤裤。 “嘻嘻…变成女人的我…到底是什么滋味呢,真令人期待啊。”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缓缓地张开了双脚。 当我看着一片光滑的股间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我张大眼睛凝视着裂缝的中心处。 泛着桃红色的表面,闪烁着…一道带着湿气的淫靡光芒。由于构造极为复杂,短时间里我还搞不太清楚…这个突起来的小珍珠应该就是阴蒂吧…“…嗯呼啊。”当食指轻轻碰触到那颗浑圆的突起时,双唇竞发出了连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娇嗔声。 我从来无法想象,原来小阴蒂竟是如此的敏感。那是一种与平常搓弄肉棒截然不同的快感。 我再次以食指轻压着阴蒂。 “啊嗯…啊…”糟了…真的超舒服的!那种深入大脑的快感,让我不敢置信。女生…真的超敏感的! 我完全沉浸在手淫的游戏里,我一边搓揉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摩擦着小阴蒂…啊,真的完了…感觉超舒服的…! “姐…!,你还没有送给人家早晨之吻耶!…啊。”房门突然啪嗒地打了开来,我反射性地擡起头将视线移到门口处。 我的视线与一睑惊讶的菜菜不谋而合地看着彼此。 “啊…姐姐…” “…哇啊,菜、菜菜!不要看…!”我赶紧拿了一旁的睡裤,慌慌张张地掩盖着我的股间。这下糗大了!居然被菜菜撞见我自己手淫的模样。 然而,菜菜并没有走出房间,反而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姐,你怎么那幺小气啊!居然自己偷偷做那档事,也不叫人家来陪你!” “咦…?”我张口结舌,一脸发愣地看着菜菜。咦…她居然没有半点轻蔑的口气? “姐姐,快点到我这里来!…嗯呼、太好了!我终于可以一个人独自占有姐姐了…!”菜菜拉着我的手臂,让我横躺在床上。她拉开了我遮掩在股间的小手,手指一溜烟地伸进了裂缝里。 “啊啊…” “我最喜欢听姐姐的叫声了…感觉好色喔。”话才一说完,菜菜便凑过头来亲吻着我的双唇。 我的全身动弹不得。从以前到现在…我不知道夺走了多少女孩子的初吻,没想到如今却变成受害者。菜菜的舌尖伸入了我的腔口里,缠绵悱恻的舌吻,让唾液注入我的…而我像走被鬼压身一般,全身动弹不得。 “唔嗯…菜、菜菜…嗯噗…啊…嗯啾…”啊啊,完全使不出任何的力量…“嗯…?姐姐的下面,是不是已经湿了。只是接吻下面就变的那么湿啊?” “没…没有…嗯呼啊!”菜菜的手指伸入了我的小穴里。哇,伸到里面的话…啊! 就在我把脸朝向门口的时候…眼前映入了一头黝黑的长发。未、未卯…“…呼啊啊,菜菜…你好奸诈喔!人家也是为了要和姐姐接吻才来的…” “啊…糟了。”菜菜淫荡地伸出了舌头,嘻嘻地笑了出来。未卯则显得有些不悦,光着脚啪嗒啪嗒地冲到床上来。 “人家也要和姐姐玩!”未卯奂着睑大发牢骚后,她拉起了我身上的T恤,开始用手搓弄着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 “嗯…!未卯…!”从被抚摸的地方传出了一阵甜美麻痹的快感,支配着我的身体。未卯以她那娇小的双手爱抚后,突然伸出泛红的舌尖,开始啾噜啾噜地舔弄乳头。 “啊…啊、呼啊嗯!啊呼啊…!”虽然想要刻意压低声音,但身体却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在两人的爱抚之下,声音自然从我的双唇流泄出来。 没想到女孩子的身体,竟然是如此的敏感… “…啊啊,你们两个…在对我的姐姐干什么好事呢…!”在雾般的蒙眬意识中,我仿佛听到了结希的声音。 “结希你少臭美了!姐姐是我们大家所共有的!” “就是说嘛。更何况你刚才还违反规定,先偷亲了姐姐呢!” “耶耶,可是这样不公平啦…我也要加入…”我的脑海里不断闪过三人在交谈的声音。不一会儿,床上变的更挤,有另外一只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那,我用这里好了!姐姐,我来让你觉更舒服喔…”说完后,结希的手指冷不防地插入了我的股间。 “…嗯…结希…那里是…呼啊!”结希的手指撑开了我两边的肉壁。从阴蒂到臀部小穴,都插满了不断蠕动的手指头,刺激着每一条敏感神经。 “哇啊,姐姐你的…变的好湿喔。”我的秘部传来了咕啾咕啾的抽送淫声。我自己也感觉到,下腹部不断流泄出湿热的液体。真、真是太糗了…我居然会爽成这个样子…“结希,你帮姐姐舔一下爱液啦。” “唔嗯,好啊!”结希嘻嘻地发出笑声后,不动声色地将嘴巴…靠到了我的裂缝里。 “呼嗯…!啊,啊啊、啊呼嗯!”眼前出现一片火花。头脑宛若被狠狠地搅拌过般,一片混乱…结希的舌头啾噜噜地来回舔吮着淫穴的周围。不时还发出了滋滋的吸吮声音…她一边上下涂着唾液,并随心所欲地利用舌尖与双唇抚弄着我的爱唇。 一股令人搔痒、又像是刺痒的快感,让身体尝到仿佛飘浮在空中的滋味…觉得…自己像是跌落到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般…令人感到不堪负荷,但又充满刺激的快感。 “姐姐好像很舒服的样子…不过,是不是还想要更舒服一点呢?”我的眼前出现未卯与结希点了点头的模样。更舒服的意思是…比现在还要更大的刺激,可能会让我发狂吧…“喂,未卯,该是让那家伙上场了…” “嗯…耶、耶啾…”未卯的手从我的身上移了开来,并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嗯?看她的样子,好像是在脱衣服的样子…“好不容易才长出这个宝贝东西!如果偶尔不拿出来用的话,实在太可阶了?”宝贝东西…不用可惜…只有这个时候,我的头脑像是一台超级计算机般,反应速度飞快。 啊,我真的是个白痴!从早上就一直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体产生巨变的事情上,居然把那件事情给忘了。既然诅咒的力量确定已经发生的话,那受害者就不只有我一个人…“姐姐…人家的小鸡鸡不是很大,对不起…!”未卯回过头来对着我赔不是。而、而且,她的下半身…有一根已经完全勃起硬直的男人性器… “…等、等一下。我…我不要…我真的不想。” “啊啊,姐姐不要那么怕羞嘛…!” “不、我不是害羞啦,只是,因为我…” “姐姐…你果然不喜欢未卯的…”未卯一脸泄气地低下头去。 不,不是那个意思啦,未卯。我,其实是个男儿身,只是现在不小心暂时变成女人罢了…咦,那我现在还是个处女啰?不要、我不要,我最怕痛了啊啊啊! “未卯,姐姐她只是害羞而已啦,是不是啊?”结希在我的股问解释给未卯听。我好像大声地叫出来,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啦。然而,如果我再继续抗拒的话,说不定未卯会难过的哭出来吧…“啊!啊,都走你拒绝未卯啦,害她的小鸡鸡又缩回去了。唉,没办法啦,只好用那一招了。”菜菜说完后…便伸手握住未卯的男根,一口含入了嘴巴里。 “啊唔…啊…呼啊…”我一脸茫然,看着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昼面。菜菜咕啾咕啾地前后摇动着头,努力地抽送未卯的肉棒。未卯则一脸舒爽忘我的表情,低下头去看着吸吮着肉棒的菜菜…“嗯啾…啾噗…呼啊…又变大了…嗯嗯…” “嗯,我一定不可以输给菜菜,我也要努力。”结希再度将舌尖伸到了我的裂缝里。一边用手指噗呢噗呢地拨弄着湿滑的阴蒂,一边将舌尖执拗地伸入了淫穴里。停顿的快感再度卷土重来,展开一波海啸般的力量,袭向我的身体…好恐怖喔,如果再被她们搞下去的话…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啊,姐姐的阴蒂也逐渐膨胀起来了。”结希高兴地用嘴巴含着肉芽,啾噗啾噗地吸吮着。 “嗯…啊唔…嗯呼啊!”所有的意识全部都集中到那个部位。眼前一片模糊,全身逐渐发热。乳头一阵肿胀的闷绝感。啊啊…我的身体…要溶化了…“嗯噗…啾噗…嗯呼呼,只要听到姐姐的娇淫声,未卯的小鸡鸡就会瞬间硬了起来。” “因、因为…姐姐实在是太可爱了嘛…”三个妹妹围在我身旁,兴奋地互相交谈着。 我的脑筋一片空白,什么事情都不能想。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快乐浪潮,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就在我再度恢复意识时,未卯的脸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 “姐你要把身体披轻松喔…”…咦? 我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的时间,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我陷入了完全没有意识、无法思考的状态之中。 我的大腿缓缓地提了上来,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顶住我的股间。感觉不像是手指…比手指还要更粗,而且还散发出温热的感觉…“…嗯啊啊!”我惊惶地想要连忙起身。我感觉到一根硬物正准备插入我股间的裂缝里! “姐姐,不可以挣扎喔。我帮你从后面抚摸乳房喔,要把身体放轻松喔…” “啊…可是…嗯啊!”未卯的…男生性器,继续往前推进了一点。没想到我居然要把自己的处女之身献给了未卯。 “呼哇…姐、姐姐的入口,好紧喔…”未卯眉头深锁,一点一点地移动着股间的小鸡鸡。我感觉到腔内的嫩肉像走被撕裂般,一阵难忍的痛楚冲上了脑门。 “好痛喔!不、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没有当场昏死过去还真是奇迹。那种被硬生生撕裂的痛,比今年去治疗牙齿、或是脚指头踢到柱子,甚至是一头撞到电线杆…的痛,还要加上好几倍。真的好痛喔。啊啊啊! “你不用害怕喔,待会儿就会很舒服的…乖喔?”菜菜、未卯,还有结希…你们实在太厉害了。居然可以忍耐如此剧烈的疼痛…姐、姐…我,已经快要昏死过去了! 虽然结希体贴地帮我轻轻按摩着大腿的肌肉,然而对于下半身的强烈痛楚,的确没有任何的帮助。反正就是超痛的…! “啊,不要。好、好痛喔!” “再一下下就好了,你要忍耐喔…”未卯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用力地将腰往前一提。 “咕啊啊啊…!”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切断般。腔室内的肉壁,激动地蠕动着。我的股间…紧紧地夹着…夹着一根又热又大的肉棒…! “未卯…是不是已经放进去姐姐的里面呢?” “嗯、没错…已经放进去了。里头好舒服喔…” “真令人羡慕。要是我也有肉棒就好了…!”我听到菜菜完全不知怜香惜玉的话…然而,我又哪有怪罪她们的资格呢。在我还是男生的时候,还不是为了贪图自己一时的快乐,而带给她们相同的痛苦呢。 当我正感觉到未卯已经将肉棒完全插入我的淫穴时,她开始缓缓地展开抽送的运动。 “啊…啊啊!咕呼啊…!”肉棒噗滋噗滋地贯入了我的腔室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强烈的痛楚依旧没有改变,但是身体却彷佛飘浮在空中般…“啊唔…好热喔…啊、呼哇啊…姐姐,你不要夹那么紧…”我没有夹紧啊…我只不过是稍微用了点力…我清楚地感受到未卯的分身在我的淫穴中连续不断地前后柚送。啊啊…感觉…好像是被带到暗黑的漩涡般…! “啊嗯…呼啊…嗯啊…呼唔嗯!”渐渐地痛楚不复存在,最后只剩下突刺的感觉支配着我的意识。下腹部突然感到一股灸热。正当我感到自己掉入一处深渊时,飘浮感再度出现…咕啾…噜啾…噜啾… “哇啊,姐姐与未卯之间流泄出大量的爱液!” “咦!真的耶?姐姐的身体,会不会太敏感了啊?” “…嗯,好舒服喔…未卯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我努力地想要让自己逃出这股浮游的快感。然而,我的身体却与意识相反,双脚不受控制地紧紧夹在未卯的腰际,让两人的阴部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啊啊…姐…你、你不要再动了…” “可是、啊嗯…是我的身体自己…啊啊嗯…动、唔唔嗯!”两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的性器官,在床上激烈地互相撞击。腔室的肉壁紧紧地吸吮着未卯的小鸡鸡,展开与未卯相反方向的抽送动作…“呼啊…我、好舒服喔…!”我顾不得什么形象。大声地叫出舒灸的淫声。足以震破鼓膜的声音。 “姐、姐,未卯,已经不行了…要,要射了…!” “啊啊…嗯呼啊!啊…啊…啊啊、嗯呼啊啊啊!”…眼前一片模糊。 就好像把身体丢到一个无重量的空间里似的…然而下一分锺,前方却又出现了一道令人豁然开朗的曙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就完全不记得了。 在我的意识逐渐消失之际,我却清楚未卯射出的精液温度。同时,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原来这就是女人愉悦的最高点…今后会变的怎样我都无所谓。什么咒语的东缚,我真是有够蠢。只要我永远都能够像现在一样,被人如此的疼爱,我还有什么好奢望的呢。今后,只要我能和她们三姐妹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就感到心满意足了。不管我是男人还是女人,那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有很深的体认。 …就是女人在做爱时,要来得比男人舒服好几十倍。

第007章☆、最终章 我叫做小日向晶。 自我转变成女人的身份以来,已经有一个礼拜的时间了。 …不要误会喔,我可不是去做什么变性手术喔。不过真要提及之所以会变成女人的原因,任谁也不会相信…我原本是男儿之身,然而有一天突然受到千年前诅咒的魔力,让我一夜之间变成女人。 总之,我还不是很习惯以女孩子的面貌来面对人。 可是啊,你们听我说喔!我现在已经可以像一般女孩子一样的上厕所,就连自慰我也驾轻就熟。只不过,生理期倒是还没有经验啦…所以我还满心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因为这些都是男人一生当中,绝对无法体验到,只有女人才有的特殊事件。居然会从自己的阴部流出血来…真的是超特别的!光只是想想,就让我感到兴奋不已。 “…唔!嗯。这样的感觉,应该还不错吧。”我站在镜子前面,深深地叹了口气。 “感到兴奋不已!”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变态啊?生理期的时候有多么麻烦。我还甯可月经永远都不要来哩。唔嗯,道理很简单啊…明明没有受伤,居然会从自己的下体,莫名其妙流出一些令人作嗯的血水。光只是凭空想象,就搞得我几乎要贫血了! 我想自己这一星期以来,已经让我越来越像女孩子了。 因为我已经以男生的身份过了十几年的生活。要我的一言一行在短时间内跟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过,只要我在讲话方面再多下一点工夫,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我站在镜子前练习,但总是有种不自然、不搭嘎的感觉。 即使如此,我那有点粗枝大叶的行为,只不过留给周遭的人一种比较男孩子气的印象而已。我也只好顺水推舟,将突兀的行为给合理化…起初虽然感到无法接受…唔唔嗯,我对于自己超乎常人的适应性倒是感到相当自豪。 前一刻才因为自己变成女儿身,使得身心陷入绝望之中,谁知才不过短短的几十分锺,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乐趣,并与妹妹大搞4P的禁忌游戏。我尽情地享受着成为女人的喜悦,搞不好心里还为此而感到庆幸呢。我以前从未发现自己的性格竟然是如此积极乐观。 因为当女生的我要比以前获得更多的快乐。例如,以前的我根本就不可能享受与姐妹们一起洗澡的乐趣,但是现在…却可以光明正大的四个人一起洗澡,一起帮对方擦背。而且,还是每天喔! 此外,晚上睡觉也是如此。四个人挤在同一张床,虽然显得有些窄小,但是却可以在玩完禁忌的游戏之后就倒头睡个好觉。丝毫没有任何不方便的地方。 所以,我决定永远都不要恢复男人的身份。我希望以女人的身份度过这一生…“…小晶,起床了。小晶快起来。”身体被一阵摇晃后,我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外头已经一片漆黑,我也弄不清楚自己究竟睡了几个小时了? “小晶,你还在昏睡啊?”我揉了揉眼睛,把头给擡了起来。咦…咦你是…“幸、幸惠!”活生生的幸惠,的的确确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并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你、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刚回来的啊。原本我还期待你们会出来迎接我的。” “啊啊…对不起,我下午不小心睡着了。”我不好意思地抓着头。幸惠坐到了床上,轻轻地亲吻了我的额头。 “妈想死你了,小晶。” “我…我也是…咦,爸他人呢?” “那家伙应该也快回来了吧?他在回家的途中,突然想到要先去学校一趟。” “喔,原来是这样喔….咦,你手上拿的东西该不会是带回来给我们的礼物吧?”我眼捷手快地指着幸惠手上拿的箱子。 “啊啊,没错。这个是你父亲耍带回来给你的东西。这东西看起来好像还蛮贵重的样子。” “耶…太好了!让我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说完后,就在我伸手准备把箱子拿过来时,幸惠却迅速地把箱子往上提高。 “咦…” “还不用急着看礼物啦。在这之前。你应该先为我做一件事情才对啊?” “咦?咦咦?”就在我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幸惠将箱子摆到一旁,把我…压倒在床上。 幸惠丰满的胸部压在我的乳房上。一股浓郁的香味从她那头长发飘散出来…我感觉到那已经消失的肉棒,再度蠢蠢欲动。 “返家的热吻呢?”幸惠一脸正经地说道。 “咦?吻?…呣咕咕咕!”幸惠不分青红皂白,用力地亲吻着我的双唇。与妹妹们截然不同的感觉,更成熟…更浓烈的接吻。 甜美的唾液在两人的口腔中流动,时而互相啾噗啾噗地吸吮着舌尖,时而轻咬着那片柔嫩的双唇,让我的下半身不自主地产生哆嗦。 “嗯啊…幸惠…嗯啾…啊…” “啾噗…嗯嗯…小晶,才一阵子没见面,没想到你身体的发育有大幅度的成长?你看,连胸部都比以前要人上一个罩杯…”呣啾,乳房突然被幸惠这么一摸,大量的灸热蜜汁,瞬间从淫穴里流泄出来。喔…又得换小裤裤…“…你真是个坏小孩。才模一下胸部就那么兴奋啊?”我羞愧地连忙摇了摇头。可是我的心里却怀着她继续爱抚我的渴望。 幸惠一边搓弄着我的乳房,一边把手移动到股间的位置。 “啊、不行…啊、不要!”幸惠的手指一溜烟地伸到了我的小裤裤里。她精确地发现了蜜壶的位置,咕伊咕伊地弯曲了手指的第一关节,顺利地伸入到湿淋的裂缝里。 “…哇,已经湿成这样了。是谁跟你说可以那么色的呢?” “啊嗯…对不起…”我无意识地,将双唇贴近幸惠上衣的领口处,开始吸吮着她胸前那对丰腴的巨乳。 “…嗯…啊…小晶…”嘴巴里含着如樱桃般的乳头,啾滋啾滋地吸吮着.接着用舌头拨弄着瞬间勃起的乳头。 我伸出手搓揉着左侧的乳房,像是在揉面团般地抚弄着那两颗左右摇晃的丰满胸部。我无意识地将脸埋进了乳沟中,两颊感受着被乳房团团包裹住的快感。 “啊呼嗯…啊…小晶真是一个爱撒娇的女孩…嗯、呼啊…”幸惠一边淫靡的轻声细语,一边悄悄地将她的拇指插入了我的蜜壶里。接着,她抖动着第一关节,前后激动地搓弄。 “啊…好、好舒喔…啊…啊…嗯…嗯唔啊!”虽然我也想要去爱抚幸惠,但是由于阴部受到大拇指的强烈刺激,让我顿时感到全身虚脱无力。只能像是婴儿般啾噜啾噜地吸吮着眼前的这对巨乳。 咕啾…咕啾,从我的阴部传来了淫秽的声音。当这道声音灌入我的耳膜时,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竖了起来。啊啊…感觉好像全身被羽毛爱抚一样…“…小品的淫穴像是洪水溃堤般湿淋不已。为什么你会是一个如此淫荡的女孩呢?” “嗯…因为,真的很舒服嘛…嗯嗯喔…!”当我下半身一个用力紧缩时,幸惠拇指搓弄的刺激暂时缓和了下来。腔室的空间被压缩,使得手指活动的空间受到阻碍。然而,幸惠加入了旋转的动作,腔室受到拇指的一阵搅弄,一股强烈的冲击直接袭向脑门。 “啊、啊、呼唔…啊,怎么办…啊,我…好像快要泄了…!” “没关系…来,尽情地达到高潮吧…”幸惠更激烈地搅弄着我的洞穴,我的脚尖出现了不断往上升的浮游感…紧接着,我又再次看到那道光。 “…嗯哈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嗯…!”…我再度达到高潮。幸惠彷佛要帮我持续快感般地继续温柔地蠕动着拇指…接着她噗的一声,将手指从小穴里拔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嗯、好好吃喔。小晶,真的好可爱喔。”幸惠轻轻地亲吻了我后,从床上站了起来整理一下身上的仪容。我感觉身体还浮在空中似地动弹不得。 “那,我先下楼去。如果不赶紧把礼物拿给那几个丫头的话…” “嗯,好…”幸惠的脸上浮现出心满意足的微笑,转过身去打开房间的门。 楼下传来了妹妹们大声嚷嚷的声音。一定是看到妈回来而兴奋地大叫吧…“哇啊,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妈…未卯好想你喔!” “妈,你带了什么礼物送我们啊?”一幅幸福家庭的和谐昼面。我躺在床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们家…有些部分的确是蛮令人争议的,但和父母亲之间的感情,却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但愿这样的幸福可以永远持续下去…“啊,对了。礼物礼物…”我迅速地从床上站了起来,伸手去拿幸惠摆在一旁的箱子。 因为幸惠说是爸爸送我的礼物,所以最好不要抱太大的期望。虽然说是贵重的东西,但箱子看起来破破的…这类属于具有历史价值的物品,对于那些没有兴趣的人而言,等于和一般的垃圾没有两样。 我打开了包装纸后,发现了箱子的盖子。 看起来应该是年代非常久远的东西吧。上头似乎写着一些文字,但是由于几乎已经褪色,所以无法判读。 “里头该不会躺了一具木乃伊吧…?”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脑海里浮现其它较有价值、有趣的东西。嗯,像是金字塔的宝藏啦。还走黄金、红宝石、绿宝石…要是耶稣基督的圣骨也不错啦。 当我打开盖子,四周扬起一阵灰尘。咳咳,还真的有点脏耶…咦,里头好像有一张纸条。上头也蛮脏的…因为布满灰尘而无法看清楚上面写着什么东西。好像是楔形文字的样子…“这是什么东东啊?…拥有这些瓶子的人啊。大声地念出能够解放你的愿望与欲念的咒语吧。如此,就等同在我的圣地里念出这些咒语般。咒语就是…我以殷安纳之名提出要求…结果…咦咦咦咦?”…比滋比滋! 脑海中突然掠过一道白色闪光,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丢下箱子遮住了自己的睑。我突然觉得…好像有遇过类似状况的经验…我用颤抖的手拿着纸继续往下念。 “…再者.如果想要使用这股力量…就必需将玻璃瓶中装满了成熟男人的汁液才得以启动…如果没有完成这个规定…拥有这些玻璃瓶的所有者.便会…面临…史上…最恐怖…的噩运…?”我战战兢兢地擡起头来,看着那只箱子。此时,从倾倒在床上的箱子里滚出了我所熟悉的玻璃瓶…“不要啊啊啊!又、又来了啊啊啊!”…等一下!我要先冷静! 最恐怖的噩运。上次的情况是让我从男人变成了女人。 也就是说,理论上这次应该是让女人变成了男人啰…可是,我已经决定不再变回男儿之身了…那也就是说,如果我不想让自己变回男人的话,就必需要解开咒语的东缚。换句话说,我又必需回到那个每天收集汁液的日子。 …可是,这次不是“少女的汁液”。 “必需要装满了成熟男人的汁液,才得以启动。”也就是说…这次我得收集那些“欧吉桑的汁液”?汁液…男生的话,就是那个白浊…黏黏的…精液…不要。我不要…怎、怎么会这样。 我绝对不要。啊啊啊…! 《全书完》

尾声☆、 我想有玩过这款“妹汁”游戏的玩家应该很清楚…本书的结局与游戏中的分歧剧情有些许的不同。不,严格来说应该是很大的不同。 这是囚为我希望本书中的内容能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点…所以才会在结尾处加了一些我个人独创的部分。虽然最后的结局有些迥异,但大家后来都遇着幸福日子的大方向则是一致的。至于故事结束后,主角晶的未来,就让读者发挥各自的想象空间吧。 这本书最后终于得以顺利的出版,期间受到许多人的帮忙。 对于相关的工作人员,您们平常给我的关怀与照顾,我真的点滴在心头,感到非常的窝心。也多亏了大家的协助,才让我能够一路走来。 还有长久以来一直支持我的读者们。感谢您们的默默支持与鼓励,我再次向您们表达十二万分的感激。 此外,还没有玩遇这款游戏的玩家,也请您们一定要亲自体验这款游戏。特别是一些本书中没有提到的超激昼面,之全都收录在游戏之中,绝对不要错过呀。我保证您们一定会爱死这对闪光三姐妹。 最后,再一次感谢购买本书的所有读者,真的谢谢您们的支持。 希望可以尽快地和大家再度见面。 2003年1月冈田留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