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熬(第四季) (09) 作者:月朗

.

【奸熬(第四季)】

作者:月朗2020/8/2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9)

天色渐晚,翁琴拖着疲惫地身子在寒风中急急地赶着路,路上的行人已是渐渐地稀少,就连想打一辆车都是不见踪影。

说好的两个小时,却被那三个洋鬼整整折腾了四个多小时,下身的肉穴一直敞开着小嘴,阴道里已经没什么其他的感觉了,仿佛还好像插着男人的那根祸害人的东西一样,一股股连翁琴都不知道是男人灌进自己子宫的精液还是自己的爱液,不受控制地从大敞着的屄洞口里流出着,也许是赶路赶地太急,步子迈得太大了,让翁琴感到自己的裤裆里越来越湿,冰冰凉凉地,非常地不舒服。

凛冽的空气让翁琴的嗓子也不舒服,四个多小时里不停地吞吃着超大尺寸地鸡巴让翁琴的咽喉炎又开始发作起来,尤其是口腔里与鼻腔里那股始终挥之不去地男人精液的腥臭味,让翁琴不断地作呕着。

终于找到个厕所,翁琴撩起羊绒毛的长裙退下连裤丝袜与内裤,从阴道里抽出已经被汁液泡发大了好几倍的卫生棉条,在棉条被抽离身体地一瞬间,一股股粘稠地像鼻涕一样的白色液体便从堵了很久的子宫里一泄而下。

翁琴皱了皱眉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用熟练地已经不能再熟练的手法,先纸巾搽拭着被打湿了的阴唇和阴埠,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才刚刚长起到阴毛,又一次被那个可恶的印度阿三像玩弄一只玩具一样,被剃得干干净净,深褐色地桃形阴户被愈加地突显出来,也显得愈加地淫靡与成熟,翁琴厌恶地蹲下身用中指狠狠地在自己的阴道里抠挖了几下,想让里面还留存在自己子宫里的精液加速地流出,虽然经验告诉翁琴这根本没什么用,可是翁琴还是怀着一种莫名地对自己极其厌恶的心情自虐着,仿佛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更干净一些,扣完了阴道又狠狠地扣了扣肛门,肛门里火辣辣地疼痛让翁琴不得不放弃深挖,只能逼着自己撒了一会儿的尿,才觉地好过一些。

翻开精致昂贵地手提包,从里面拆开一包新买的卫生棉条,翁琴很喜欢用这样的棉条,因为这些棉条可以塞地很深,甚至可以塞进自己的子宫颈里,这样就能更快地把里面那些男人的秽物带离自己的危险的器官,这个偏方还是翁琴在一次无意中听妇产科的母亲亚群说起的。 至此以后,一包卫生棉条一打避孕套以及一盒口服的避孕药,就是翁琴包里的必备之物,当然这是绝对不会让外人尤其是自己的丈夫知道的。

在每逢每周去向那个印度阿三汇报工作的日子里,那个印度阿三在自己的阴道里射,精绝对是雷打不动地保留节目,即使是在自己的生理危险期,这个可恶的印度阿三就像是事先知道一样,在那几天里,是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留宿的,一个晚上除了在自己的阴道里,很少在别的地方喷射,就算是翁琴用尽了献媚的一切手段,什么口交、乳交、肛交、脚交、腿交、甚至耳交、胳肢窝交、奶头交都用上了,可是这个阿三在要发射的时候,也必定是要把那根对翁琴来说比对自己丈夫更熟悉的肉屌,粗鲁地一枪见底地狠狠插进翁琴的阴道里,不管翁琴有多么激烈地反抗,都会死死地抵着翁琴的屄芯子射精。 甚至翁琴觉得,这个阿三简直就是已经把那根肉屌插进了自己的子宫颈里去了,因为只要自己一剧烈地挣扎,便会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好像都要一块被他的肉屌给一起扯出自己的身体一样,不得已翁琴都只能每次任由这个阿三把他的那些湿婆神的子子孙孙,一股又一股地强行射进自己娇嫩的子宫里,滚烫地精液与强劲地喷射,每次让翁琴敏感的子宫一转眼就有了鼓涨灌满的感觉。

翁琴只能悲哀地等待着,等待着的这个卑鄙的印度阿三用他那条送自己下地狱的鸡巴,在自己原本只属于自己丈夫贞洁的阴道里,一次又一次地喷射着,因为只有这样那根无休无止地蹂躏自己的鸡巴才会慢慢软去,并最终被自己狠狠地挤出自己体外,而就在这个对男人来说是极乐的巅峰时刻,但是对一个美丽的东方人妻和贤惠的母亲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漫长而又痛苦的煎熬,翁琴唯有紧要牙关,一边承受着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异族男人,对自己娇羞子宫地受孕喷射,一边在滴血的心里默默地祈祷……

“不要怀孕,不要怀孕,千万不要怀孕啊…不要啊…”

就在翁琴把一根新的卫生棉条从新塞进阴道里后,刚想起身,就又再一次蹲了下来,打开包翁琴再次从包里翻出刚刚放好的卫生棉条来,又取出一根,一手拿着棉条一手用食指与中指分开自己的肛门,把手中的那棉条慢慢地塞了进去,一边塞一边忍不住嗯嗯地痛吟着,显然感到无比地痛苦。

这也难怪,今天为了不冷落任何一个鬼佬,翁琴不得不让三个鬼佬同时插满自己全身的肉洞来取悦他们,而那个墨西哥鬼佬是最粗野的,而自己的肛门今天又恰恰是最多分配给这个鬼佬享用的,每当自己要抗议的时候,那个印度阿三都会不失时机地把他那根咖喱味道黑香蕉堵住自己的嘴,在三个鬼佬默契地制衡下,翁琴唯一能做的就是前倨后恭地撅着屁股苦苦地挨肏!肛肉破了火辣辣地痛,还被灌进大量滚烫地精液,翁琴只能祈祷这个鬼佬不要有什么该死脏病,一想到这些,翁琴就不由地浑身起鸡皮疙瘩来。

收拾妥当后,翁琴起身抚平昂贵地山羊绒的裙子,离开厕所,一个干练的女白领,在今天好不容易才看到的一丝黄昏的余辉里显得那么地风姿绰约,每个从他身边匆匆而过的人,都不禁回头想多看她几眼。可是此时的翁琴哪有心思去在意旁人艳羡的目光,尽快地赶到婆婆的家,不要误了除夕的家宴才是翁琴此时此刻心心念念的头等大事。整整一个下午屈辱悲哀地侍奉和讨好那些洋鬼子,难到不就是为了不耽误这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团圆宴吗?

一间简单但又雅致的卧室里,符大兵惬意地躺在床上,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符大兵仿佛觉得好久好久都没有这样有活力了,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个紫色的小葫芦瓷瓶,打开瓶塞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要不是符大兵早有准备,说不定早就呕吐起来了。

虽然符大兵是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去吃的,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自从那一次在车里逼奸了自己梦中的女神电视台的乐海阁后,不知道为什么符大兵就开始觉得自己对房事力不从心了,脑海里满是乐海阁哀怨的目光和她那美丽又残缺的胴体,仿佛就像是鬼魂不散一样纠缠着自己,这种无法向人诉说的痛苦,简直要把符大兵给逼疯了,每次一个人的时候便会想起乐海阁,自己的阳具就涨得不行。 尤其是回想着那时自己一边奸淫她,一边逼迫她口述自己玩弄她女儿的情景阳具就坚硬似铁,可是一上床,鸡巴却是一点劲道都没有,就像条被人抽了筋的死蛇一样,软榻榻地趴在裤裆里。

更让符大兵闹心的是,尤其是对着自己这位如花似玉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林舒,符大兵更是惭愧不已,自从半年前自己刚好路过一个车祸现场,自己拼着命把林舒的儿子柴林从着火的车里给拉出来,从而认识了这位本市电视台的一姐后,符大兵就被这位美丽又低调的妇人给吸引住了。

两人彼此也互有好感,终于在花好月圆之日,符大兵鼓起勇气向林舒表白了爱慕之意,虽然符大兵做好一万个被拒绝的准备,尤其自己还是有妇之夫,可是没想到地是,林舒竟然一下子就感动地答应了,也许是林舒现任大领导曾经的情妇身份,所以在生活中大家虽然对她一向客客气气,可是要说有什么亲近的人那倒是真的一个也没有,反倒是背后龌龌龊龊的小人时不时地会阴阳怪气地损一下林舒,所以这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莽汉子才会阴差阳错地独占了林舒这支花魁。

可是让符大兵尴尬地是,就在这天两人共赴爱河的时候,符大兵却怎么也不举,好在林舒也是个清心寡欲的人,不仅没有怪他,反而是好言安慰,后来的几次也是次次如此,不管符大兵吃什么药都是一样,不得已符大兵每次都不得不用手和嘴来满足林舒,而这一次,符大兵吃了自己的线人给的,这瓶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药丸后,今天便成了符大兵和林舒相识的大半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两人同房,而且从电视台林舒的化妆间到两人回到林舒的家里,符大兵已经数不清自己已经让林舒高潮过多少次了,而自己仍然是金枪不倒,即使是射过了也依然很快就能重整雄风,甚至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厉害。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