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情深 (5) 作者:手握九千菊

.

【岳母情深】

作者:手握九千菊2020/08/21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趁胜追击

高潮渐行渐远,追逐无果的灵魂双双回归了肉壳,这个纷乱繁杂又秩序井然的现实世界里,我俩就是那作恶的妖魔,即使逃避过世人的审判,却免不了道德之火的熊熊烈焰,快乐属于过去,痛苦才是人生的永恒。

岳母松开了紧抱着我后脑的双手,捂着脸轻轻哭了起来,压抑的音调若断若离,轻柔不可闻声。我趴在她波涛之中却不愿面对现实,不争气的想长眠于此算了。论抗压能力不得不说女人比男人强的多,还在我苦思冥想之际,岳母却轻轻的推了推我,示意我从她那无尽妖娆的身上下来,随后找出纸巾背对着我擦拭已脏乱不堪的私处。略显宽阔的背部无法阻挡从两边探出的双乳,即使岳母的动作是那么的轻微但弹性十足的乳房却颤悠悠的乱晃着,没有了内衣的束缚,它们显得异常活泼而淘气。

我侧躺着,这才有时间细细的观察这具让人疯狂的酮体,虽然只是背影,却也散发着无限的成熟和性感。笔直的脊梁看不出丝毫岁月的痕迹,看来岳母不只是个好吃懒做的家庭主妇,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保养秘诀吧。不自觉中小弟精力充沛的又悄然昂起了头,直对着岳母方向,一跳一跳好似那躲在草丛择人而噬的毒蛇!热血不断地向小腹聚集,龟头的皮肤已被血充得几乎要龟裂,小弟所有的皮肤都已被撑到极致,丝丝疼痛让人心惊不已,从来没有过的刚硬和坚挺让我怀疑它要二次进化,可想而知眼前这具肉体对它是何种的诱惑。

不知什么时候停下动作的岳母,双手抱着腿把头埋在了膝盖处,良久没有任何的动静了。我不得不壮起胆子坐了起来,一时间语塞不知该如何打破这宁静的夜,最终深深吸了口气,颤抖着把手搭在了她的肩头。岳母微颤了一下任沉默不语,手上滑腻的触感却莫名地让我胆气一壮,“对不起妈妈,我喝醉了,我不是人!”极尽温柔的语气生怕岳母转身抽我一巴掌!没有任何回应!我咬了咬牙,搭在肩头的手微微摇了摇她:“您打我吧,别憋在心里,我真不是故意的!”

良久,岳母带着哭腔的声音冷冷传来:“是么?醉的不省人事还能做这些?醉得是谁都分辨不出了还能知道射在外面?”

声音不大却透出满满的激动之情,没有狂风骤雨般的喝骂指责之意却扑面而至,一句话让我彻底重新认识了身前之人,把我对她好吃懒做拈轻怕重甚至一无是处的印象打翻在地,原来她如此内秀,只是平时优渥的生活无需她考虑任何事情而已。呆立当场的我被问的无话可说!

“我们把你当亲儿子看待,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们对得起小曼吗!”岳母情绪渐渐激动起来,“他们知道了我还活不活了?”满腹的委屈和惶恐让她情难自已又开始低声哭了起来。

此刻的我心里一团乱麻,平时自认为还算口齿伶俐但现在却张了几次口发不出任何声音。心里焦急万分胸中万千言语卡在喉咙,眼前颤动的娇躯更让我五内俱焚,暗骂自己的不中用。逐渐高亢的哭声,声声痛击着我不堪重负的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扑上去死死抱住了她!岳母惊得哭声戛然而止,死命的挣脱着我的束缚。

“别哭了妈妈,我不是人!我早就对你有想法,今晚我就是借酒壮胆强要了你!”视死如归的吼出来心里反而不再紧张,怀里挣扎不休的岳母也呆住了。

“您实在是太美了,您的一颦一笑都那么得风情万种,每次看到您,不论面貌还是身材,都无法让我把您当做五十岁的母亲对待啊!”岳母红透的耳根和脖颈不知是羞是愤!激动之余嘴里胡乱不清的叨叨着什么,猛力挣脱着。

“我不是见色起意的禽兽,您对我视如己出,照顾的无微不至,我真的非常幸福和自豪能有您这样的岳母,但随着我们一起生活这段时间,我发现您全身心都在为这个家付出着,自己受多少累心里多少委屈都默默承受着,我心疼啊!”

怀里的岳母仿佛根本没听进去,挣扎的力道丝毫不减。

“放开我,你非要让我打电话给你爸吗!”岳母呵斥着挣脱开来,向她房间逃去!短暂的失神我也大步追了过去,岳母跑到床边翻出手机对着我!瑟瑟发抖的娇躯双腿交错着想要把那羞处藏起来,这个场面我这辈子无法忘怀。奢华的卧室被暖黄色的灯光衬托的更为华贵,古典的红木家具散发着岁月的厚实感觉,岳母可怜兮兮的站在床边惊恐的看着我,身如白玉面如红霞。

“您知道吗?上次您自己在房间里孤独凄苦的翻来覆去,那时我就在这卧室的卫生间里!拿着您刚换下的内裤从门缝看着您!”我失心疯似的把心里最大的秘密抖露出来。上次我一个人在家时偷偷潜入岳母卧室的卫生间,翻出她来不及收拾的内裤疯狂的嗅着,哪知突然返回的岳母独自在家掀起裙子放肆的自慰起来,这让我目瞪口呆的场景彻底激发我要把岳母据为己有的决心!

听到此处的岳母又羞又恼,泪水涌出了大大的眼睛,指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从那时就发誓要好好保护你爱你!再也不让您一个人这么痛苦下去,我……”话没说完,下定决心的岳母收回颤抖的手低头急速的想要打电话!这可如何是好,今晚的事只要第三人知道那就是石破天惊的结果,我揉身上前,想要抢夺手机,岳母见状转身爬上床想要躲避!我从后面把她扑倒再床上,利用健硕的身体死死压住她!岳母双手护着手机笔直的竭力向前伸着防止我抢夺!厚实的臀部左右躲闪着以为我要强暴她!

此时的我也被这又香艳又害怕的场景冲昏了头,感觉身下那硕大浑圆的柔软,心一横,双腿膝盖用力把岳母并拢的玉腿强行撑开!小弟豪不迟疑从后面插进了岳母的蜜洞,狠狠的顶到她最深处的花心上!挣扎的娇躯伴随着岳母“啊!!!”

的一声尖叫,停止了!岳母竭力想把我翻下身来却苦于羞处被制,刚硬无比的小弟由于角度不对在阴道里差点被掰断!或许岳母也被这拧巴的力道弄得疼痛不已,臀部不自主的向上抬起竭力的把阴户上翻着。

“袁超!你疯了!滚下去!”岳母真的生气了,语调冰寒无比,侧着脸冷冷的盯着我!

我被她这从未有过的目光看的浑身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心虚害怕到了极点!但紧致的蜜洞死死箍着小弟,热辣麻痒的快感让我无所畏惧起来!心里想着就算死了也要爽个够再死,再说死在岳母的身上何来后悔可言?

双手挤进被死死压在床垫里的双乳上,尽情的握了个结结实实。此刻的岳母却如定身术般寒光四射的看着我,紧咬着银牙默不作声,好像我紧握着的两团乳山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但又更紧致三分的阴道却无声的暴露了她藏在心里深处的异样!

我躲开被她刺痛的眼睛,开始在岳母光滑雪白的肩头和美背上舔了起来,小弟也开始大力的抽插着,仿佛宣泄心中无边的恐惧!岳母柔软的腰肢弧度惊人的后弯着,把阴户向上彻底翻了出来好似再无羞涩之意,阴户强烈的压迫无法阻止我蛮横的嗜血神兵!

“放开我袁超!再不停下我真的告诉你爸和小曼了!”岳母冰冷的声音被抽插的断断续续,反而有了异样的春情。

“对不起妈妈,我好爱你,真的很爱你,我克制不住自己,就让我死在您身上吧!”我胡乱的低吼着,现在只想把她的巨乳揉碎,把她的蜜洞捅穿!别的什么我已无力去想,只有沉沦在这无双肉体带来的欲海之中,愿我永不苏醒!

岳母被我糟蹋得不再迟疑,拨通了岳父的电话镇静的等待着!!!我一惊双手支起了上身,岳母得以喘息,想爬起来抓住来之不易的逃生机会,可是被极度害怕激起的叛逆之心让我双手扣住逃跑的臀部一把拉了回来,让差点从蜜洞滑出的阴茎大彻大悟般一往无前顶了进去,半爬起的玉背随着这致命一击,瞬间向后弯到了极致,复又狠狠砸回了床上,只留硕大耀眼的臀部斜指苍天肉浪颤颤的痛诉着我的罪行!“嘟……嘟……嘟……嘟……”伴随着催命的铃音一声声传来,我心底那最后一丝期待和恐惧荡然无存!!!

我双手用力把肥臀向两边撕开,视死如归的用尽毕生精力开始了我人生最后一次冲锋,次次的齐根没入,次次的齐根拔出!穷尽一切力量来索取岳母的美好!

大量的淫水被我暴力的抽出流得到处都是,啪啪之声犹如那冲锋的号角,明知前方断无活路,也要炸裂出视死如归的惊天气势,给生命唱响最终的篇章!

岳母这辈子都没有被如此暴力的索取过,男性狂野暴烈的一面竟然在性爱之处尤为夺人心魄,竟然痴傻般的向后坐着屁股,让每一次的撞击都撼动了灵魂!

抽插二十几下后,终于!电话被接通了!

“喂?”岳父苍老疲惫的沙哑之声有气无力的传了过来!

突然岳母却像疯了一样竭力回过头来用手死死扣住我的大腿,示意我保持不动不要再拔出,满眼含泪哀求至极的眼神灼痛了我,口里无声的说:“求你了,不要动,不要动!!!”惊恐万分的眼神在确定我冷静下来后才不放心似的斜瞟着我。

“嗯……睡了么?”半晌岳母没话找话的轻问了一句。

“这都几点了,我看看……已经两点多了怎么还不睡?”岳父不耐烦的声音听起来有了点精神。

“我刚收拾完,也没看时间,担心你还在熬夜”岳母声音越来越轻,心虚的厉害。

“快睡吧,真不早了别累坏了,袁超没什么事吧?”岳父还在担心我这个禽兽!我五味杂陈的抿了抿嘴。

岳母身体微微的抖着,阴道也如高潮快来似的夹住我哆嗦不已,好半晌才回到:“他没事。”声音里没有了刚才的镇静,一丝丝委屈夹杂其中让人不知深意。

“没事就好,那小子人小鬼大,这次好不容易把他哄骗到矿上来,我们以后才真正有了指望。”岳父这句话好似放下了千斤之担一般尤为轻松。

岳母斜撇着我又无声的泪流了满脸,长发被泪水打湿驳杂的粘在她红透的脸颊上。如惊慌失措的幼鹿被群狮围住,假装倔强之下是那根本藏不住的惊恐和绝望!

“好了,快睡吧,明天你俩吃完早饭就来矿上,省的他半路逃跑,挂了。”

岳父干净利落的掐断了岳母最后的希望。

岳母呆呆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她柔弱的声音传来:“我腰疼。”可怜的模样瞬间击垮了我!我赶紧拔出好似在岳母阴道里生根的小弟,岳母闷哼了一声,瘫软在床上,也不去遮掩暴露在外的玉体和私处,喘着粗气看来累的不轻。

好半晌缓过来的岳母抱着她那孩童般脑袋大的巨乳侧身蜷缩在一起,把背部和两片肥美的屁股对着我,双腿回勾在一起,整个人和个胖胖的虾米一样,不再动弹,可爱的粉红色足底反射着灯光莹亮如宝玉。我一时不知所措,所谓一而再三而竭,刚才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气概竟然消失殆尽,只留下了跪坐在玉体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在尴尬的气氛中凌乱不已的裸男!

就在我思前想后不敢再进之时,握着不知进退还在那耀武扬威的二弟,悻悻然逃之夭夭之际!岳母玉足轻触了一下我的大腿!我顺势握住了她的玉足,不知是何意!岳母闷声闷气的说了句让我泪流满面的话:“别跟任何人说,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你才开始做人,今晚……不早了,快点吧”听到此处,泪不自控的流了下来,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自责、开心、疑惑等等乱七八糟的情绪掺杂其中,道不明白。

岳母轻轻翻身拉过来被子把头死死遮住,仰面躺在床上,双腿羞涩的微微错着,不再言语。我愣了半晌喜极而泣,此时心中满满的感动尽然把魔火般的情欲都压制在了下风。

我缓慢的爬上了她的身体,岳母开始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紧张的心神溢于言表,我双手轻抚在她的乳峰上缓缓的揉捏了起来,随着力度的加大岳母双腿交织的更为频繁。我俯下身把她的双手推上脸颊两侧,喷射着热焰的嘴唇轻轻的一寸一寸顺着岳母的脖颈吻了下来,来到了山下,舔到了山顶,含住了乳峰,轻轻用牙齿撕磨着那粒乳峰上独有的果实,岳母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双腿在我身下交织着摩擦着,肉欲的大门被我缓缓推开!

既然慈爱的岳母放下所有包袱,恩赐给我此生最大的奖赏,我不能只为自己快乐而忽略她内心的感受,同样我应该也让她体会到别样的刺激和快乐才对。

再肥沃再宽广的土地也逃不过劳动人民辛勤的耕作,硕大的乳山已被我连舔带吻弄得湿漉不堪,不复往日的圣洁被揉捏成火红的颜色。舌头开始向未曾开垦过得腋下划去,岳母腋下天生没有毛发,色泽和雪白的胸脯一样不曾相差分毫,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让岳母情不自禁的哼哼起来,也许是头上的被子给了她躲藏的空间,随着我滚烫的舌头滑过肌肤,掩耳盗铃的岳母在自己黑暗的小天地里开始不再压抑天性,动人至极的低吟为轻舞般扭动的娇躯配上绝妙无比的音乐,舌头不知疲倦,向岳母小腹滑下,停在了她有两层赘肉的小腹间,在那微起皱纹的肚脐边来回画着圈,她不知在期待还是害怕着什么,双手伸过来虚抱着我的双耳,以防可以随时制止太过不堪的事情。

我在她小腹间停留了很长时间,以便她放松警惕,被我双手撑开的大腿内蕴含着随时合拢不容置疑的力量。心中早有对策,双手十指紧扣住她的玉指,轻轻的把岳母的双臂拉下来别在她双腿内侧,她以为我要开始了,大张的阴唇早已分开,黑红的阴唇混合着爱液贴在阴户两边,露出了深不见底的蜜洞,殷红似血的阴蒂仿若透明的血玉,散发着盈盈的红光,诱人至深。

一股股热气蒸腾着爱液骚味是那么的浓烈,那么的香醇,肥厚的鲍鱼无法让饥肠辘辘的恶汉有多少耐心去审美,我猛地低头,含住了岳母那五十年却未曾含苞待放的阴蒂,除了她自己的纤纤玉指,这辈子那颗宝珠才迎来了此生第二个玩伴。

“啊!不行……滚开……!!!”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岳母大为惊慌失措,她那里除了被自己丈夫年轻时夜夜抽插之外再无其他,偶尔被抚摸也竭力躲了开去,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里才是她最为亲密无间相伴到老的玩伴,不容旁人所知的秘宝!

岳母哪还顾得上其他,双手被死死缚在大腿内侧,阻挡了回防的玉腿,不得已间惊惧的想要起身,我赶紧轻咬着阴蒂死命吸吮起来!

“啊!!!”半起的上身也许是双乳太重了,也许是肚子上的赘肉阻挡了岳母仰卧起坐,也许是阴部强烈的刺激让她力竭,半起的身子又重重砸回了床上,吼出今晚最为嘹亮的一嗓子后,不规则的疯狂扭动起来,想要躲避这羞人欲死的呧舔!

我双手用力控制着岳母的肉躯,嘴上不停上下翻飞的舌头把阴蒂挑逗的更为坚挺,岳母开始哭嚎起来,这么羞人的侵犯把她刚才善良的怜悯刺激得粉碎,现在羞愤欲死只想翻身坐起狠狠给身下这无耻之徒两巴掌!奈何几次三番反抗无果,只能哭叫着骂了起来:“真不要脸你,快停下!啊!……”

骂声被淫叫声所代替,强烈的刺激让她不得不短暂忘却其他,岳母的阴户原来如此的敏感,大量的爱液沾满了我的下巴,把臀瓣都浸得油光明亮了!

我如畜牲饮水般把嘴凑到岳母蜜洞口,吸溜吸溜之声此起彼伏,夸张的吸着淫水,大口吞咽的声音好似喝着琼浆玉露,美不胜收!岳母叫骂一直没有停顿,最后力竭似的败下阵来,哀求着我放开她:“求你了!别这样!脏死了,别!!!啊……!”

潮水般的快感再一次打断了她言语攻势。我听而不答,自顾自把阴户里的美酒尽情私吞到肚子里,忘乎所以的舌头顺着阴缝竟然滑向她的屁眼。

我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举动!电光火石间舌头已不假思索之势舔了上去,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想,完了,应该有点臭,我尽然会去舔女人的屁眼!

极度羞愤让岳母差点挣脱了我的束缚,菊花被袭这是她再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惊惧的岳母整个人都僵成了一块,随着羞愤的蛮力把我渐渐拉了起来,于此同时她的屁股也随之向上反而彻底暴露在灯光之下,灰黑色的臀眼犹如一朵纹理清晰整齐的菊花,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想象中的杂物,在紧张的对峙中一缩一缩的显得娇小可人,是的,它给我一种非常可爱的感觉。

岳母声嘶力竭的尾音证明她是下了死力气的,被我抓着的双手也满是汗水,摩擦力在渐渐消失,我不再犹豫,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眼前,不敢再细细观瞧浪费时间,一口深深的吻上了她绝对的禁地,满眼的淫水被我瞬间吸干,岳母惨叫一声,屁眼开始抽搐起来,无处可躲的尴尬和极度的羞辱让她不能思考了,在我以为她就此认命准备开始大快朵颐之际,一股巨力袭来仿佛岳母被大力士附身,双手唰的一声抽了回去,紧接着两条腿蹬着我的胸膛借力逃出升天!

我还欲再追的身形被火辣辣的一巴掌拍定在了当场!岳母仿佛打完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回床上死死抱着胸口,惊魂未定的看着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也打蒙了,愣愣的不知该如何自处,火辣辣的脸上并不觉得有多疼,只是被打处烫的厉害,耳朵也嗡嗡作响整个人没有清醒反而有种更为昏昏沉沉的感觉。

魂飞天外的岳母发现我跟个傻子似的定在那里,心底的善良和母性的光辉再一次填满了丰胸,紧张的半跪起来伸手摩挲着我的脸颊,想把我抱在她的柔软里,“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你……你也是太过分了,你……”不等她说完,我便双手环抱住岳母的蜂腰顺势让她坐在我的怀里。

极度深情地望着她:“我爱您妈妈,您的每一处肌肤都让我疯狂,您的每一个眼神都让我迷醉,在您这我不受控制的变成一头彻彻底底的色狼,我无法控制不去想你,就是你的巴掌也让我动情不已,我是疯子,在您这我就是不顾一切的疯子,我爱你,岳母也好,妈妈也好,我管不了那么多,您就是打死我我也这样,我爱你啊!”

岳母被我粗劣的情话羞得整个人都快变成红火色了,双手推着我结实的胸膛想要逃离我的控制,动作间跪坐在我怀里的双腿用力撑起身子,反而释放了将要被压折的小弟,使它猛地抬起了头死死抵住了岳母泥泞不堪的私处!敏感的神经让双方意识到彼此迫切的需要,但此刻两人都是清醒的,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那乱伦之事了,只能僵在那里,掩耳盗铃般不知进退起来。

四目相对半晌无言,我的手开始试探性的扶着岳母的蜂腰,缓缓用力想要把她的身子拉回来,她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身体猛地向后一倒借势挣脱了我的怀抱。

跌坐回床上的岳母拉过被子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低下头假装环视着四处,结结巴巴的说:“不早了,快回你房间睡觉!”我看着她不言语,岳母又推了我一把:“快去!别太过分了你!”

看着她略带假意的恼怒神情,秋水盈盈的眸子不敢再多和我对视,不过有意无意的一直瞟着我的身体,我暗自运了几次气才把扑倒她随心所欲折磨一番的想法压制住,慢慢的起身,挺直腰杆从她床上站了起来,笔直的小弟若有如无的划过了她露在外面的脸颊,让健硕的躯体彻底展示着它的雄性之力。

岳母小脚隔着被子轻踹了我一下,示意赶紧离开,我这才停止了色诱之术,一丝不挂的缓步踱了出去。今晚是福神高照的一夜,也是梦想开始的地方,祝福我吧,从此世上多了一个乱伦岳母的禽兽,保佑他能走的更远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