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之下 (4) 作者:mm6553156

.

【冰山之下】

作者:mm65531562020-8-21发表于S8

第四章:镜花水月

涵在睡梦中个感到一阵阵的快感,双腿似乎被人架开了。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就看到广东佬架着自己的双腿正在用力冲刺。

“一大早干嘛啊……”涵转过头,带着困意揉了揉眼睛,广东佬不说话,只是“呼哧呼哧”的发力。

涵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床上凌乱的扔着各种情趣内衣、情趣用品,被子不见了,涵在地上看到了被子的一抹白色。

记忆一点点回显,涵想起了昨晚的疯狂。在夹着尾巴给几个人口交、做爱后,几个人仍是没有满足,拔掉她插在屁股里的尾巴,不顾她的反抗强行将肉棒捅进了涵的屁股里,三个人都在涵的屁股里射了精,那个广东佬似乎尤其偏爱捅屁股,在里面射了两次才罢休,当广东佬气喘吁吁地拔出插在涵屁股里的肉棒,涵感觉自己屁股后面火辣辣的,菊花不受控制的一阵阵的收缩。

涵正想着,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涵摸索出手机看了一眼,剩余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

“哎呀!快九点半了,我要来不及了!”涵想要起身,广东佬却是正在关键时刻哪顾得上涵的焦急,搂着涵的美腿只是冲刺,直到将自己的精华再一次射在涵的身体里才摸着涵的美腿停下动作。

涵推开瘫在自己身上的广东佬,赤裸着身子跑到地上,想要冲个澡看了一下时间还是放弃了,抽出一张纸草草地擦了擦下体就套上内裤衣服。

“小骚货,逼里带着我的精液去见你老公女儿啊。”广东佬躺在床上看着涵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随着一件件衣服穿到身上,淫荡骚货逐渐变成了清纯的少妇人妻,似乎连神韵都发生了变化,看的广东佬暗暗称奇。

涵走到客厅,看到娜娜已经穿好了衣服正要往外走,两人便结伴而行,在电梯间匆匆补了个妆,刚出电梯就看见了等待已久的老公和女儿。

“妈妈!”小汤圆看见涵高兴地扑了上来。

“昨晚妈妈不在你乖不乖啊?”涵蹲在地上看着女儿肉嘟嘟的小脸蛋,心都要化了。

“妈妈我好乖的!”小汤圆大声说道,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涵站起身牵着小汤圆的手和娜娜并肩往大厅外走去,在起身的一瞬间涵感觉一股滑滑的液体从自己的下体流了出来,打湿了内裤。

刚才太匆忙了没有擦干净,内裤湿了怎么办啊……涵行走间感觉双腿根部滑腻的黏液,有点不舒服。

“涵你裙子后面怎么有褶啊?”涵正想着自己双腿间的小烦恼,突然听见身后王浩的声音,突然想到自己昨天在那位长者的要求下穿着裙子服侍他,裙子恐怕是留下了印记了,可不要被王浩怀疑啊,想着连忙一边扯裙子一边回头看去,身后裙子上果然有几道褶。

涵快速地想着借口,思绪却总是不受控制地转到昨晚的疯狂上,脸不由一红,双腿也有些软了。

“都怪我,昨晚玩得太开心了下手没了轻重,要不回去换一件吧?”正在涵无计可施的时候,娜娜插了一句道。

昨晚……涵似乎又感受到了屁股后面若有若无的刺痛,想到昨晚撅着屁股跪在地毯上等待后面被插入时的忐忑与一丝丝期待,还有随后被一根粗粗的肉棒侵入时的酸胀疼痛……菊花被他们弄大了一圈,看样子短时间是没办法复原了,王浩不会发现吧?

“涵?想什么?你要回去换衣服吗?”

“啊?不……不了吧,太麻烦了,要来不及了。”涵回过神来,慌忙说道。

“也没有很明显,那就走吧。”

娜娜在酒店门口和涵挥手告别,趁王浩不注意隐秘地给了涵一个眼色,涵瞬间领悟了娜娜的意思,想到今天到达的那两位,又想到身后一天都在自己身边的丈夫,内心一阵烦躁。

涵带着心事陪着小汤圆在迪士尼玩耍,在坐旋转木马的时候跨坐在木马上,黏黏的内裤紧紧贴在下体,再加上出汗,下体黏糊糊的非常不舒服,涵轻轻在木马上蹭了蹭,忽然想到自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丈夫又在下面看着,一瞬间羞红了脸,连忙向左右看了看,还好还好,自己动作轻微,没有人看到。涵端坐了身子,艰难的忍耐着下身的不适感。

包里的手机动了,涵拿出手机,是一条微信。

“小骚货,是不是欠操了啊,在木马上扭什么。”

是昨天没来的那两个人,他俩就在附近!

涵心中一惊,就想回头寻找他们,却又立刻忍住了,老公就在下面看着呢。

“找机会离开你老公一会儿。”那边又来了消息。

“好。”涵匆匆回了个字便将手机放了回去。

从木马上下来,涵看到了在王浩身后徘徊的那两个人,悄悄点了点头。

三人来到小熊维尼历险之旅的场地,这个项目是小汤圆最期待的,王浩提前用手机做了预约。

看着兴奋地冲到最前面的小汤圆和紧跟在小汤圆后面的王浩,涵迟疑着走在了最后面。涵想要陪着女儿小汤圆,然而后面那两位的要求又不能置之不理……“涵,快跟上。”王浩回过头说道。

“那个……我不太舒服,你带着小汤圆玩吧,我在外面等你们。”涵犹豫着说。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王浩关切地问道。

涵最无法承受的就是王浩的关切,急匆匆地把王浩往入口推去。

“可能是连续玩了两个转圈的游戏有点晕了,你不用管我了,快进去吧。”

“爸爸,你快进来呀!”小汤圆在入口叫王浩。

“那好吧,你在这坐着休息一会吧。”王浩嘱咐了一句便走进了入口。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入口,涵松了口气。

“涵,这次你老公怎么跟来了?”

涵转过身,看到了说话的人。两个人三十多岁,穿着红红绿绿的沙滩短裤,戴着墨镜,走在前面的男子身材魁梧,非常强壮,胳膊上的肌肉鼓鼓地几乎要爆开了,稍后一点的男子相对瘦一些,却也是线条分明。

“王哥李哥昨天怎么没来呢?”涵一手放在额头挡着太阳笑着对来人说。

“单位有点事没走开。”后面那人说道。

“小骚货,我俩昨天要是来了你受得了吗?”前面那人走到涵身前坏笑着说。

“王哥你好过分啊!”涵娇羞着微微低头道。

“听他们说昨晚干你屁眼了?”王哥坏笑着问道。

“……嗯……”涵红着脸用蚊子般的声音嗯了一声。

“爽不爽啊?”王哥不依不饶。

“……爽……”

“还想不想更爽?”

“嗯!”

“今晚我俩去找你,让你爽个够!”王哥笑着说。

“啊?”涵抬起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行,我老公在……”

王哥一幅了然的神情,伸手从裤兜中掏出一个小瓶塞到涵手里。

“成人用量加倍,好了给我发信息。”

涵看了看手中的瓶子,还想说话,后面李哥突然道:“里面人出来了,我们走吧,别被她老公看到了。”涵急忙回头,果然看到王浩带着小汤圆从里面走出了,正看向这边,涵连忙攥紧了手中的小瓶子。

“你刚才跟谁说话呢?”王浩走过来问道。

“啊?”

果然被看到了。涵想着理由,悄悄用包包挡住了握着瓶子的手。

“不认识,坐的比较近就随便聊了聊。”涵定下神来,镇静地说。王浩似乎是没有怀疑,乘着王浩没注意,涵悄悄把小瓶子放进了包包里。

接下来的游玩无甚风波,一家人一直玩到晚上九点才高高兴兴的回到酒店,此时三人俱已精疲力尽,涵尤其疲惫。昨晚高强度运动又没睡好觉,今天又走了一整天,涵现在只想赶快回到住处好好地休息一下。

正想着酒店柔软的床垫,电梯门突然被一只手掌挡住,涵听到了一声耳熟的声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是王哥!

电梯门重新打开,走进来的人果然是王哥,进来后笑着跟王浩道谢,后面跟着的是李哥。

不是说好了晚上……他现在过来干什么……涵偷偷瞥了眼王浩,又看了看挂着笑容的王哥,有些紧张的想。

酒店二楼是巨大的大厅,电梯门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王哥和李哥借故钻到了涵身后。涵被人群推攘着向后退了好几步,贴在了王哥健硕的胸口,一只大手隔着裙子握住了涵的半边翘臀,涵心中一荡。

涵看着王浩用手护住小汤圆,又紧紧抓住自己的手,屁股微微向前动了动,想要摆脱身后那只手。

那只大手感受着涵翘臀的弹性,轻轻摩擦。

涵紧紧攥住王浩的手,努力让自己忽略心中荡起的异样敢。

指尖顺着天然的沟壑向深处探索。

涵绷紧了双腿,想要阻止那只手的侵略。

那只手不顾涵的反抗,顶着裙子向里前进,指尖轻轻触碰在涵的小穴上。

“叮。”电梯门开了,涵紧跟在王浩身后,冲出了电梯间,一家三口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都笑出了声。涵一边笑,一边感受着下身的湿润,莫名的有些不舍。

回到房间,涵第一时间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又把内裤洗了。果然是敏感的体质,刚刚在电梯被撩拨,内裤就又多了一块湿润,在已经干涸的印记中格外显眼。

洗完澡换上舒适的睡衣,涵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的计划,内心有些复杂。王浩长相蛮英俊的,学历高,工作好,收入也还好,有时间就会帮自己做家务,结婚这么多年,王浩从没有对自己发过脾气,涵有时候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然而已经覆水难收了,有些事情不是想要退出就能退出的,况且……涵轻轻夹紧双腿。

王浩洗完澡出来,缠着涵想要,被涵拒绝了。昨晚的疯狂在涵身上留下了短时间难以消除的印记,膝盖上久跪留下的红印,后面还没有完全恢复原样的后庭,再加上晚上还要……涵不能让他们等太久。

涵悄悄将药片放进牛奶中,看着王浩全部喝下,躺在床上睡着了,松了口气。

“王浩?王浩?”过了一会儿,涵轻轻推了推熟睡的王浩,王浩没有反应。涵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过了片刻收到了回复,涵走到门口悄悄打开房门,王哥和李哥走了进来。

李哥探头看了眼床上熟睡的王浩,轻声问靠墙握着手肘静静站着的涵:“药给你老公吃了?”

“嗯!”涵点了点头。

李哥踮着脚走到王浩身边用手推了推王浩,王浩仰躺在床上没有反应。

“睡得还真死嗨!”李哥笑道。

“小点声,别把女儿吵醒了。”涵小声说道。

“这次没给小家伙吃?”王哥挑了挑眉头问道。

“她今天玩了一天太累了,一回来就睡着了。”

“那吵不醒的。”王哥说,却还是放低了声音。

“快点吧,我好困啊。”涵催促道。

“小骚货,听说你们昨晚干了一晚上?”王哥猥琐地笑道。

“哪有一晚上,两点多就睡了。”涵辩解道。

“让我看看你屁眼是不是真被操肿了!”王哥命令道。

涵顺从地褪下睡裤,扶着膝盖弯下腰,雪白浑圆的翘臀对着王哥撅起来。王哥走到涵身后,双手扒住涵两边翘臀用力分开,看着涵刚刚洗过的菊花,菊花周围颜色略深,向里收缩,完全看不出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前这里曾经被不止一根肉棒粗暴的侵犯过。王哥抿出一口唾沫,唾液拽出一条晶莹的丝线砸在菊花花芯,惊起一阵阵收缩。

涵轻哼了一声,换了个姿势膝盖并拢在一起承受屁股上双手的压力。

王哥用食指绕着菊花将唾液涂匀,手指顺着菊花的蠕动往里面深入。

“啊!不可以!”涵惊呼一声,小声哀求道。

“他们干得,我就干不得?!”王哥生气道。

“今天里面没有洗,我也没有润滑液,不可以的。”涵头倒垂着,脸颊微微涨红,苦苦哀求。

“那算了吧。”王哥失望的拔出已经捅进半根的食指,顺手拍了下涵的屁股:“跪下给我口!”

涵生怕他改变主意,睡裤也不提上就跪在了地上,轻轻为王哥解开腰带。

王哥的下面已经有了些起色,肉棒半软不硬,涵用双手轻轻捧出王哥的枪,十根纤长的手指上下套弄。涵的手法很熟练,手指活动间王哥的小老弟就已经被撩拨的抬起了头。

涵微微抬头瞥了一眼王哥,小口微张,将手上的肉棒吞入口中。

“嘶~”

王哥倒吸了一口冷气,双手按住涵的秀发。这时候自进屋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褪下裤子走到涵身前,涵腾出一只手抓住李哥的肉棒轻轻套弄。

涵将肉棒含进嘴里的时候舌头也没闲着,舌尖灵巧地在肉棒小孔上扫过,又围着蘑菇边缘打转,不过几个来回,王哥就已经快要缴械了。

“行了,我还要留着精华干你的小骚逼!”王哥扶着涵的螓首拔出了肉棒,一条银丝顺着涵的口角滴落在地板上。

涵挪动了一下膝盖转向李哥身前,又张口吞下了李哥的肉棒。

王哥解开涵睡衣扣子,一只大手伸进去抓住涵软软的小乳鸽,手指拨弄着软绵绵中的那点凸起。

涵感受着被王哥玩弄的那个乳房上传来的一阵阵战栗,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腰肢。

“嗯……”李哥轻哼了一声,却是在涵的攻势下丢盔弃甲,射在了涵口中。

涵舌尖转动,清理干净李哥肉棒上的黏液,小口微张含着里面白色的精液跪在地上,大眼睛看着李哥轻轻眨动。

“小骚货喜不喜欢吃精液?”王哥笑呵呵地问道。

“嗯!”涵轻轻点头,像极了呆萌的卡通人物。

“那还不快吃。”

涵合拢口,将口中的精液咽下,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流出的液体。

“小骚货,快趴下!”王哥揪着涵的头发把她提起来甩在床上,涵刚趴好,王哥的手就扣在了涵的翘臀上,中指抠在涵的下体用力抖动。涵的下体还没有充分湿润,突然被一根干燥的手指侵入,产生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涵不敢挣扎,趴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攥住床单,默默忍受身后男人的粗暴指奸。

好在涵是敏感体质,不一会儿小穴就涓涓细流,火辣辣的感觉没有了,一阵阵快感冲击着涵的大脑。

“啊~”涵双眼微闭,翘臀微挺,感受着下体的快感。

王哥拿出湿漉漉的右手伸到涵面前说道:“小骚货,你水真多!”

涵发出了一声婉转的鼻音,没有吱声。

王哥把已经坚硬的肉棒在涵小穴门口上下扫动,说道:“小骚货,想不想让我干你?”

涵轻轻嗯了声。

“大声点,想不想!”

涵被王哥毫不控制的音量吓了一跳,连忙抬头去看王浩,好在之前在牛奶中放的安眠药足够多,并没有被吵醒,反倒是小汤圆动了动脑袋,却也没有醒来。涵松了口气,胸中却涌起了一股异样的快感,涵想起了大学时候跟男朋友乘着夜色在学校裸拍,在没有人的小角落做爱,涵突然很想要。

“王哥快操我,用力操我!”涵看着王哥哀求道。

王哥嘿嘿一笑,扶着肉棒用力一挺身,肉棒整根捅进了涵的身体。

“啊~”涵咬着嘴唇发出一声婉转叹息。

王哥似乎没准备慢慢享受,一开始就是全力冲刺,涵趴着床沿,修长双腿膝盖并拢,小腿微分迎合着王哥的高度,默默忍受王哥的粗暴。

“啊……嗯……啊……”涵克制着不让自己在巨大的快感中叫出声,换气的时候还是不出了荡人心神的咏叹。

在熟睡的老公和女儿面前偷情似乎给了双方额外的快感,王哥用力越来越大,肉棒拔出涵的肉穴,又在下一瞬间整根没入,大腿与大腿相击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声响。

两人早已进入了忘情阶段,只顾着享受肉体上巨大的快感,涵娇弱的身子随着王哥每一次挺动而在床上起伏,紧闭的贝齿也已微微开启,从中传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

王哥突然加快了节奏,涵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忍受着汹涌而来的快感,在阵阵快感的浪潮中,一股热流从王哥插进涵身体的肉棒中射进了涵的子宫,强烈的刺激让涵在一瞬间达到了高潮。

“啊!”涵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

“嗯……妈妈……”小汤圆睫毛颤了颤,小手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

涵正处在高潮的快感中,看到小汤圆缓缓睁开眼睛,吓得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身后王哥经验丰富反应迅速,小汤圆刚发出声音,王哥就一个战术卧倒趴在了床边地板上,因为肉棒从涵小穴里拔出的太快,涵轻哼了一声。

“妈妈,你怎么了?”小汤圆脆生生地问。

“我没事,小宝贝是做噩梦了吗?”涵维持着趴在床上的姿势不敢动,睡裤还褪在脚踝,涵只要稍微起身,水淋淋、赤裸裸的下体就会暴露在小汤圆视线内。

“嗯~”小汤圆摇了摇头“我是被妈妈吵醒的,妈妈在干什么呀,出了好多汗。”

涵吓了一跳,不用照镜子涵也知道自己此时肯定面颊带着红晕,满脸是汗。

“是妈妈不小心,宝贝有听到什么吗?”涵小心翼翼地问道。

小汤圆又摇了摇头,眼睛挣扎着张开最终还是闭上了。

“宝贝睡吧……”涵轻声说。

“嗯……”小汤圆梦呓着,又缓缓睡去。

过了片刻,王哥轻轻爬起来凑到涵身边小声问道:“小家伙睡着了?”

涵松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这才直起腰,抽出湿巾擦了擦大腿两侧的液体。刚才王哥内射后小汤圆就醒了,精液从下体顺着双腿往下缓缓流淌,涵感受到一阵瘙痒,像是有一只蚂蚁在腿上爬动,涵又不敢伸手去擦,只能忍受。

“吓我一跳!”王哥感慨道,躲到厕所里的李哥也从里面走出来。

李哥胆子比王哥小多了,经过刚才的惊吓更不剩下多少,但俗话说色胆包天,李哥还是不忍心离去,拉着涵的手走进了洗手间。

五星级酒店的洗手间的空间还是蛮大的,甚至还有一个浴缸,李哥让涵扶着洗漱台撅起屁股,从后面“呲溜”一下子滑进涵的身体。

李哥没有王哥来的壮实,却也是线条分明,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此时扶着涵的小蛮腰又是一顿挺动,涵已经高潮了一次,身体更加敏感,稍一刺激不一会儿就又高潮了。

李哥却才刚刚开始,又让涵坐在洗漱台上张开双腿,双手握住涵白嫩的小脚丫,又是一顿输出。洗漱台是大理石的,涵坐在上面并不舒服,只好双手撑着减轻重量,默默地忍受李哥的侵略。

王哥和李哥心满意足的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涵精疲力尽,双腿战战兢兢甚至有些站不起身,最终坚持着冲了个澡清洗了下体才爬到床上睡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