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教师白澜 (6) 作者:赵奕欢不欢

【少妇教师白澜】

作者:赵奕欢不欢202/8/23首发于第一会所

. (6)

“周小诚,你怎么回事!早读迟到,上课开小差,作业不写,你想干什么!”

周五放学后,学生们陆陆续续都离开了学校,高二8班的教室外,一位身穿教师制服的美貌少妇教师气得双手叉腰,对面前的低个子男生咆哮着。

白澜本是一位举止优雅、脾气温和的女教师,她以前年年被评为省级模范教师,她从未对学生发过火,今天之所以这样实在是太生气了。

面前的小个子男生名叫周小诚,在自己调到这个学校教学前还是尖子生,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成绩下滑得厉害,于是她把他的座位调到第一排正中间——最靠近她讲台的位置,没想到他成绩没有丝毫起色,而且最近学习态度极差,经常早读迟到,上课开小差,作业不交。就在刚刚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是一节课堂测试课,她给每一位学生都发了一张测试卷,下课时其他学生都答好交上来了,没想到他居然交了白卷,从没发过火的她终于忍不住把他放学留下来批评他。

白澜气得娇躯乱颤,威严干练的教师制服掩藏不了她胸前的硕大,被撑起两座小山包的轮廓随着主人生气时急促的呼吸而起伏不定,性感笔直的美腿上套着薄薄的肉色丝袜,脚上穿着优雅的高跟鞋,白澜气得真想在地面踏两下。

“白老师,作业……作业我不会……”

小个子男生低着头,一副犯错委屈的样子。

看着比自己小十几岁孩子的委屈模样,白澜有些于心不忍,略微放低了些声量:“不会?听说我来这儿教学前你还是尖子生呢,怎么一道题都不会吗?今天测试卷的题都是我最近刚讲过的!”

“白老师,我……”

周小诚说不出话,无意地抬了下头,个子矮小的他不经意看到跟自己身高齐平、与自己距离不到十公分、差点贴到他脸上的两团巨包,那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白老师的丰满玉峰,此刻正随着主人发怒的情绪汹涌不定,那汹涌程度感觉要把主人上身只系着几颗纽扣的教师制服撑开。看到这让任何男人都不能淡定的画面,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不禁红了脸,好在没人知道他的心里。

“别这么生气嘛白老师,瞧你把孩子吓得!”

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从楼道口传来,听到这熟悉而让她慌张的声音,白澜的心不禁一跳,侧头一看,走过来的正是校长——朱建峰。一看到这张让她恶心的中年人脸,白澜就想到这些天被他玩弄的事,娇躯不由得一颤,心跳都加速了,心想他要干嘛?难道他又要?白澜瞬间慌乱了。

自从第一次被这混蛋校长下药迷奸后,之后又被他胁迫干了几次,但是内心坚定的她还是没有习惯校长的淫弄,甚至一直让她惶恐不安,担心事情败露。

“校长好。”周小诚抬了抬头,向校长问好。

虽然校长不可能把学校里的每一名学生认全,但是作为一校之长,每一个学生还是都认识他的。

白澜居高临下地眼睛盯了下个子矮小的周小诚,略微有些不爽,心想你是我的学生,跟这混蛋校长打什么招呼,不过想到朱建峰特别会做场面事,自己的单纯学生怎么会知道校长对自己做的混蛋事呢,恐怕全校师生还以为朱建峰是个人品端正的校长呢,白澜心里原谅周小诚了:“周小诚,放学了,你先回家吧。”周小诚这才听话地离开了。

看自己的学生走远后,白澜看着朱建峰没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心里的厌恶都写在脸上。

“白老师怎么一见我就没什么好脸色呢?我来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想你了!”朱建峰笑道,话没说完,人已经来到了白澜身后,两手不老实地搂住美人的小蛮腰。

白澜挣脱不开,一看整条楼道的学生都放学回家了,也不再挣扎,任由朱建峰搂着自己的腰肢,没想到朱建峰只是单纯地搂着她的腰,隔了好一会儿两手也没有不老实地摸来摸去,虽然有些不解,但她还是正色道:“还没抱够吗!”

“宝贝,几天没干你了想你,让我再搂一会儿!”

白澜有些无奈,知道今天不让他干一次走不了:“谁是你宝贝了!要做就快点,我还要回家呢!”

“回家干什么,这么着急回家陪你的绿帽老公吗?既然白老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磨蹭了,来干吧白老师!”

一听到朱建峰说自己老公是绿帽老公,白澜就有些生气,虽然她被他胁迫干了很多次,她确实是隐瞒了自己老公,但是那也是她最爱的老公,给了她幸福婚姻的老公,白澜怎么能容忍这个混蛋调侃自己的老公呢。她正想为自己的老公鸣不平时,朱建峰接下来的举动直接让她慌乱了。

朱建峰把她转过身子面对自己,然后居然直接在楼道就开扒起了她的衣服,白澜叫道:“呀,别……别在这里呀,去……去教室!”白澜指着就在他们身旁的教室。

虽然在她平时教书育人的教室里干她会让她感到更加屈辱,但是慌乱中白澜还是下意识地叫道去教室,至少在教室这种封闭的环境里不会像楼道随时可能被路过的人看到。

“怕什么,学生都放学回家了,没人会看到,就在这儿干你!”

白澜很是无奈,这几天朱建峰没找自己可能真憋坏了,并没有听自己劝告,直接在原地把她的教师西装解开,接着解开白色衬衫,把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推到上面,然后整个人的头都钻进了她衣服里,像猪拱食一样哼哼哼就开啃了。

这种让她毫无准备、又激烈的事弄得白澜又麻又痒,完全受不了,似乎为了抵御胸口的巨痒,只见两只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不时地在一起磨蹭,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也不时地在地面踮起放下、踮起放下,好像主人正遭受着被蚂蚁撕咬的折磨。

“啧啧啧~啧啧啧……妈的,这奶子真软!”

朱建峰的大嘴在白澜的乳房上疯狂啃吸,两只手也没闲着,狠狠地揉捏美人的巨乳,雪白柔软的巨乳被他揉捏出各种形状。

白澜很快就受不了了,整个人就要无力地倒下,她双手下意识地抱住正钻在她衣服里吃奶子的校长的脑袋,虽然主动抱着侵犯自己的混蛋校长的头很屈辱,但这样既可以让她减轻一点身体的巨痒,又可以避免她身体因为麻痒无力而倒下。

“来,白老师,抬腿!”

吃够了奶子,朱建峰头从白澜的衣服里出来,抱住白澜一条肉丝美腿抬起来,白澜还没反应过来,朱建峰已经将她的这条腿扛在了他肩上,身上的短裙也因为这条腿的抬起而卷到了要上,白澜顿时面色大变,叫道:“你、你干什么!把我的腿放下来!”

“白老师,这叫金鸡独立,你老公没有这样干过你吧,今天我们玩玩!啧啧,白老师腿上这肉色连裤袜,薄薄的,摸着既丝滑又柔软,白老师的美腿穿上这丝袜,真是锦上添花啊!”

朱建峰一脸享受地抚摸着被他扛在肩头的丝袜美腿,嘴里还不吝啬地赞美道。白澜听得是又羞又喜,羞的是腿被人以这种羞耻的姿态扛在对方肩上,还被对方肆意地抚摸和大肆地品评自己腿上的丝袜,喜的是她平时就很注重保养自己的腿,一双美腿又白又滑,她也很舍得投资自己,平时买的丝袜少则上百块,多则上千块,今天忽然被人赞美自己的丝袜还是第一次,终于有人认可她买的丝袜了,要知道连她的老公都一直不理解她丝袜为什么要买这么贵。

“嘶~”

朱建峰把白澜的一条腿扛起来后,美人教师只穿着薄薄的肉色连裤袜的下身就暴露在了他眼中,从小腹到脚踝,包括美人的腿根秘处,一片薄薄的肉色,美丽又诱人,然后朱建峰又把她的丝袜裆部撕开了,这下就淫荡多了。

白澜快气死了,这已经是朱建峰第N次撕她的丝袜了,她虽然也是丝袜热衷者,购买了无数条丝袜,但数量再多也架不住他这么撕呀,而且她的丝袜都是上等丝袜,一双丝袜好几百块呢。

“哈哈,没想到白老师下面都这么湿了!”

肉色连裤袜被撕开一个洞,朱建峰一只手伸进去,拨开美人的蕾丝小裤裤,感受美人洞口的湿润,朱建峰知道,白澜下面是在被自己亲她奶子、揉她奶子时湿的。

自己下面的真实情况被朱建峰说出来,白澜羞得满脸通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被这混蛋校长玩弄了这么多次,乳房越来越敏感了,经常被他稍微一揉弄就好像要发情似的,她本想做个端庄贞洁、内心坚定的女人,可是似乎敏感的身体越来越不容许她这样做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