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与月之歌(重铸版) (4) 作者:DTCBLOOM2008

.

【日与月之歌】

作者:DTCBLOOM20082020年8月2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四章 叫我爸爸

美娜的家是顶楼一个300多平的大平层,拥有三间卧室,一间客厅,一间侧厅,一间餐厅,一间书房,一间保姆房,中西双厨房以及四个露台。站在客厅外的露台上可以看到江海市最棒的一线江景。宽敞明亮的客厅把三间卧室隔成东西两个区域,客厅的西边有两间而东边有一间。因为美娜家里并没有请保姆,所以本来我是可以住在保姆房的,不过保姆房被改成了储藏间,用来摆放月盈女神各式各样的高跟鞋而东边的卧室又被改成了健身房。所以我只能住在和美娜父母的卧室一墙之隔的美娜的卧室里面。

虽然之前和美娜睡过几次,不过这么近距离的一起睡在她父母的旁边的话,估计想要近水楼台天天打炮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哎,毕竟女孩子总是害羞嘛。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美娜看着满头大汗,大口喘着粗气刚刚把行李收拾好的我说道。

“像什么?”

“像一只在外面跑了很远的路才终于回到家的小狗”,美娜指着我张开的嘴巴说道,“你看看你喘气的样子像不像小狗吐舌头啊?”

我知道美娜在和我开玩笑,可是“回家”这个字眼却实实在在的戳到了我内心柔软脆弱的地方。我没有家,严格来说,我原来居住的地方只能称作住所。我的老爸早就死了而老妈也一直没有见过。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一个人活到二十五岁,我其实真的感到很孤独。

美娜似乎是注意到我落寞的神情,柔声安慰道,“对不起,我刚才说的话你千万往心里去,我向你道歉”。

“没事的,美娜。你没有说错,我很高兴我能有一个家,回家的感觉真好”,我挤出一个笑容看着美娜说道,“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

“呃?”美娜看我脸色好转,心中便也不那么自责了,顺口问道,“哪里错了?”

“我可不是一个小狗”,我张开双臂,化掌为爪作出一个猛虎扑羊的姿势,向美娜扑了过去,一把将美娜按在床上,“我是一条专吃小白兔的大灰狼!”

“坏死了你,大坏蛋!害的人家以为自己说错话,替你担心。”

美娜气呼呼的用拳头在我的胸前轻轻的捶了几下,被我一把抓住。我压在美娜的身上,躺在她的床上,我和她的脸此刻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美娜,谢谢你”,我眼神真挚地看着身下的姑娘,“谢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

“谢我干嘛?”美娜脸颊微红,低吟道,“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呀”。

听到美娜这么说,我心头一暖,低下头在美娜娇嫩的红唇上轻轻地吻了下去。美娜双臂抱住我的后背,上下的抚摸,旋即变成了拍打,“快点去洗澡,臭死了你”。

“你陪我一起洗”,我看着美娜色迷迷的笑道。

“你发什么神经,妈妈还在厨房里给我们做饭呢,万一被她撞见了该多尴尬”。

“她怎么会撞见,我们在你卧室里面的卫生间洗澡,她总不会跑到你的卧室的卫生间来上厕所吧”,我仍不死心,一只魔爪覆在美娜的酥乳上尽情的揉捏,嘴巴贴近美娜的耳朵往里面吹着热气,用舌头舔弄着美娜的耳垂,在她的脖颈之间细嗅道,“美娜,你身上也都是汗水的味道,该洗澡了”。

“乱讲,明明是你的口水”,美娜脸色通红,嘴上却并不认输。

我右手向下顺着美娜的酥胸滑过腹部插入美娜两腿之间的神秘三角,拨开一层薄薄的内裤,触碰到一大片被黑色毛发覆盖的湿滑区域,指尖在湿软的肉缝上划过,在阴蒂上轻轻按压转动。我知道美娜最怕我这一招摸阴的手段,只见美娜紧闭双眼,脸色酡红,嘴中发出“呜……嗯……”的声音。

“这也是我的口水吗?”,我把沾满美娜体液的手指放在她的面前晃动道,“还是某人的淫水啊?”

“大色狼!”

“让你知道大色狼的厉害!”,说着我抱起美娜,挺着早已高耸的帐篷向卫生间走去。

“放我下来,你这个大色狼。”

我抱着美娜走进卫生间,在门口的卫浴柜前将美娜放下。卫浴柜上面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镜子里美娜的头发微曲蓬松又带着一丝凌乱,蛾眉淡扫,红唇轻咬,竟有了一丝说不清的妩媚风情。

美娜双手支撑在浴柜上,穿着黑色皮革包臀短裙的肉臀自然后翘,顶在我的裆部,后腰处向下弯曲和挺翘的肉臀形成一个迷人下凹曲线。我隔着抹茶绿色的打底衫将一双大手牢牢地覆盖在美娜的酥胸之上,胯部扭转,胯下大屌隔着衣物在美娜的肉臀上摩擦。美娜是一名女警,长期锻炼的身体紧张又有弹性。一对肉臀虽然不像月盈女神那么肥硕饱满,可也算是别有一份滋味。

“爪子拿开,大色狼”,美娜面色娇羞的扭动娇躯,“去,把门关上啊”。

“去关门我有什么好处啊,来,叫声爸爸,你叫爸爸,我就去关门”,我双手下移,左手从酥胸滑到美娜的细腰上,右手则抓住美娜的右手向后放在我鼓胀的裤裆上,“乖女儿,帮爸爸拉拉链”。

“死变态啊你!”美娜不肯就范,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我的束缚。

“哼,小浪蹄子,看爸爸怎么降服你”,说着我自己拉开拉链,放出炽热坚挺的大屌,抓住美娜的白皙玉手放在我的火热的大肉棒上轻轻地撸动。

“啊,好烫!你这个死变态天天就想着这些淫荡的事情”,美娜想要抽回玉手,被我牢牢的攥住手腕。

“你不想这些淫荡的事情,下面怎么湿了啊”,说着我左手掀开美娜黑色的皮革包臀裙,露出黑色开裆丝袜半包的雪白肉臀和一条迷人的臀缝。臀缝中夹着一根黑色蕾丝丁字裤。

我拨开丁字裤,将庞硕如鸭蛋的龟头抵在美娜早已泥泞湿滑的肉穴口,右手握住棒身,龟头在肉缝上面上下滑动,“这里滑溜溜的是怎么回事啊,还不承认你是小浪蹄子?”

美娜脸色涨红,“别闹了,快点……”

我又将龟头向前迫入一分,半个龟头滑进了蜜穴之后又旋即抽出,继续在肉缝上滑动,不时的用灼热的龟头顶撞美娜的阴蒂,“快点什么呀?快点关门?”,我将身体贴近美娜的后背,嘴巴在美娜的耳边吐着热气,“还是快点肏你啊!”

美娜闭上眼睛,不肯说话,只是发出“呜呜”的低吟之声。我岂肯轻易放过,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按在阴蒂上由慢到快的旋转摩擦,右手贴在蜜穴上轻轻一滑,手上沾满了美娜的淫水。然后将淫水涂抹在我硬挺发胀的大肉棒上,龟头炽热,将刚刚涂抹上去的淫水蒸成了水汽,一瞬间淫靡的气氛被瞬间点燃,整个房间的温度仿佛都灼热了起来。

我将龟头再次挺进臀缝,不过这次针对的目标不是蜜穴而是屁眼。美娜立刻感受到了局(菊)部传来的热力,惊慌道,“郑阳,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啊。”

我当然不是真的要给美娜的菊花破处,我只是想要逼她就范,喊我爸爸。没错,我就是这么变态,哈哈。

“郑阳?郑阳是你应该叫的吗?好好想想你应该叫我什么?”,我声音低沉,龟头紧紧地贴在美娜的菊花上,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美娜的菊花因为紧张而不停的收缩。

“爸……”,美娜终于勉为其难又极其羞耻的张开了嘴巴。

“爸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我作势将龟头前冲。

美娜感受到菊花传来的热力似乎要突破括约肌的束缚,冲入嫩菊的肠道之中,急忙叫道,“爸爸……爸爸……”

“乖,这才是爸爸的好女儿”,说着我将龟头向下一滑,快速的挺入美娜早已湿热滑腻的肉穴之中。我如同打桩机一般急速挺动大肉棒,小腹和美娜的肉臀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爸爸……啊啊……爸爸……”,美娜也不知是被肏爽了失去意识还是慑于我之前的爆菊威胁,嘴里不停的喊着“爸爸”。

“你是谁啊?”,我用手拍打在美娜白皙的肉臀上,“你是爸爸的什么人,快说!”

“呜呜……我是爸爸的……女儿……啊啊……”,美娜呜呜啊啊的乱叫,将肉臀向后挺,迎接着我猛烈的撞击,“我是爸爸的小浪蹄子”。

“对,你是爸爸的小浪蹄子”,我双手伏在美娜的肩头,下半身卯足马力一阵狂抽,看着镜子中的美娜妖娆动人,媚态横生,如同暴雨中的梨花,狂风中的弱柳被我裹胁征服。

听着美娜的“爸爸”,我内心深处产生一种难以明说的兴奋和满足,一种好似犯罪般的刺激感不断冲击着我的心房,刺激着我的心跳。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形象逐渐模糊,仿佛真的变成了美娜的爸爸林岳的模样而美娜竟也变成了李月盈的模样。美娜原本甜美可人的脸蛋此刻变成了李月盈那张狐狸精一样勾魂摄魄的妖艳脸庞。微卷蓬松的头发也仿佛变成了李月盈大波浪的乌黑长发,蛇腰极细,胯下的肉臀也变得更加肥硕饱满。我越想越兴奋,越想越刺激,血脉膨胀,肉棒狂跳,隐隐然竟有了射精的冲动。

我和美娜做爱从来没有过这么刺激这么快就想要射精的经历,急忙稳住心神,大肉棒从美娜的蜜穴之中抽出,将美娜翻身背靠卫浴柜旁边的墙上,捧着美娜的俏脸,张嘴含住美娜的红唇,粗壮的舌头粗鲁地闯进美娜的口中,用力一吸将美娜的嫩舌卷进我的嘴中,吸吮舔弄。

美娜双手也不闲着,解开我的裤带,然后两只手同时握住我上翘如长矛的大肉棒来回的撸动。被美娜这么一套弄,刚刚憋回去的射意再度来袭,我急忙蹲下身子,把头埋在美娜的双腿之间,抱着美娜的黑丝美腿,在她的蜜穴阴蒂上舔动着湿热有劲的舌头。我将舌头从大腿内侧开始,慢慢向中间移动,先是外围的大阴唇,然后是里面的小阴唇,最后整条舌头覆盖蜜穴的肉缝之上,用力向上一挑,舌头划过肉缝,停在肿胀的阴蒂之上。舌尖上翘,在阴蒂上快速的舔弄弹舌。

忽然,美娜大腿剧烈内缩,两只手抱住我的头,嘴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快点……快点……我要……”

“你要什么呀?”,我故意使坏,停了下来。

“我要……高潮了……”

“想要高潮就叫爸爸!”

“爸爸……快一点……”

我满意地加快舌头舔弄的速度,只听美娜呻吟道,“再快一点……啊啊……我到了……啊啊……”

我明显感到美娜身体在剧烈收缩,腿脚似乎都站不稳了,立刻站起身来,抱住美娜的肉臀,将她整个人压在背后的墙上,美娜顺势将两条黑丝美腿盘在我的腰上,我胯下用力,将坚挺的大肉棒猛的插入美娜因高潮而紧缩的蜜穴之中。

“啊……真你妈屄的紧啊!”,美娜的蜜穴因为高潮比刚才插入时要紧很多,我一边肏她,一边在骂着脏话,“你妈屄真紧”,用这种一语双关的脏话,幻想着我在肏的是美娜的妈妈,李月盈。

美娜刚刚被我舔阴蒂高潮,现在被我用大肉棒撞击阴道,加上污言秽语的言语刺激,第二波高潮瞬间而至,阴道收缩的更紧,“肏死我……呜呜……”,黑丝美腿也把我的腰盘的更紧,“亲我……爸爸亲我……”。

我看着眼前的美人因为高潮梨花带雨,眼中含泪的样子,狠狠地一口吻在了美娜的唇上。

“我肏死你!”,终于我喘着粗气,在美娜的耳边发出如野兽一般低沉的声音,肉棒一跳,在美娜的阴道深处射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和美娜洗完澡一起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刚才我们不仅卫生间的门没有关,连卧室的门也没有关,不知道刚才我们的叫声有没有被厨房里做饭的李月盈听见。好在我们走到餐厅的时候,看到李月盈正在摆盘。

李月盈今天穿着卡其色露肩短袖T恤衫,搭配一条黑色亮片小短裙。T恤衫采用一字领的设计,不仅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更将迷人的锁骨一览无遗的展示出来。白皙细长的藕臂在卡其色短袖的衬托下,更加白皙晃眼。

“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帮忙?厨房里面还有菜呢?”,李月盈看到了我和美娜说道。

“快去”,美娜暗中拽了拽我的衣袖示意道。

“哎,好勒!”,我知道美娜刚刚被我连番炮轰已经走路发飘,没法帮忙了,于是一溜小跑向厨房跑去。

餐桌是一张可以坐六个人的长桌,两端可以各坐一人,两边可以各坐两人。为了让大家都能尽可能的离菜的距离最近,我和美娜坐在了一边,而李月盈坐在了我们对面的一边。

“美娜,你爸刚才和你打电话了?他怎么说,有没有到炎都市啊?”,李月盈端起一碗米饭,看着美娜说道。

“没……没有啊……”,美娜一脸错愕,“我爸没有和我打电话啊。”

“没有?我刚刚在卧室换衣服的时候好像听到你在房间里面喊爸爸来着”。

美娜的脸刷的就红了,而且很烫,我在她旁边都能感到她红通通的脸蛋发出的热量。我在一旁又担心事情穿帮,又觉得好笑。看着美娜紧张局促的神情,忍不住偷笑了出来。

“都怪你,你还笑”美娜小声的咒骂,在桌子下用脚踩我的脚,又怕动静太大,改用手在桌面下捏我的大腿。

哎呦,看来这小妮子是真生气了,捏得我还挺疼,筷子一下没抓住掉了下来,滚落到了地上。

“怎么了?”,李月盈疑惑的看着我问道,“郑阳,你不会是刚才跑得太快抽筋了吧”。

“啊,是的。最近缺乏锻炼,猛的运动一下抽筋了”,我一边笑着打哈哈,一边弯腰下去捡筷子。

刚刚把头埋在桌下,就看到了月盈女神修长完美的黑丝美腿。可惜只看了一眼,还没来及多看两眼,就听到月盈女神说道,“筷子掉地不能用了,我再给你拿一双”。美腿瞬间从眼前消失了,我那叫一个恨啊!只能悻悻的将身子重新擡回到桌面之上。

“给”,李月盈把一双新筷子给我,转头看向美娜,“你刚才还没说呢?你没和你爸打电话,我怎么好像听见你喊爸爸?”

“没有,你听错了”,美娜刚才朝我这么一发泄,也不那么紧张了,坚决否认道。

“哦,这样啊。我得给你爸爸打个电话。炎都市特殊案件调查科请他协助案子,估计是有大案子发生了,也不知道他到了没有,晚饭吃了没有。”李月盈一边拿起手机一边说道。

“喂,老公啊,你到了没?”

“哦,这样啊。案情很复杂你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啊。这半个月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嗯嗯,月盈也会照顾好自己的,人家在家里等你回来哦,拜拜,爱你哦~ ”

我在一旁一边吃着菜,一边听着电话的内容,半个月才能回来,岂不是意味着这个家里半个月之内只有我一个男人?我怎么听着这个消息就那么暗耐不住的兴奋呢?我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呢?我盯着李月盈妖精似的迷人脸蛋,不停的问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脏,我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