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人生 (33-34) 作者:臀控

【我的完美人生33-34】纯爱,后宫

作者:臀控2020年8 月25号同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SEXINSEX字数:10345

厨房里。

“晚上想吃什么?”

“糖醋鱼和海蛎豆腐汤。”

“好,妈妈做,你先放开好不好,一天了,你不腻歪吗?”

对我来说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搂着妈妈就不想松手,笑道:“一辈子也不腻,再说了这样也可以做饭啊,我感觉这样做出来的菜应该更好吃。”

“歪理,快去洗澡吧,等下可卿就要回来了。”妈妈用手肘轻轻顶了顶我。

从侧面看过去,妈妈的脸上带着一抹绯红,分外诱人,估计是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嫂子,我的手掌不受控制的又攀上妈妈的豪乳,轻轻揉搓起来。

能感觉到妈妈的身子软了软,然后伸手拍掉我的手,嗔道:“还不老实。”

我对着妈妈的肥臀顶了顶胯,凑到妈妈耳边低声道:“妈,对着您我都硬了一天了,难受死了。”

妈妈转过身红着脸掐了我一下说:“活该,谁让你脑子里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还不是因为妈妈太有魅力了,特别是昨晚的那身打扮,嘶,想想就受不了!”。

“唉,唉,唉,不说了不说了,疼。”

最后还是吃了几记羞恼美母的二指禅,被她赶了出来。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嗷嗷——”

“放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一边洗着澡,一边大声唱着歌。

洗完澡,刚想再进厨房里调戏调戏妈妈,吃吃豆腐,“咔擦”一声,门口打开门的声音响起。

只见嫂子手里拎着几个购物袋走了进来,一身T 桖短裤配凉鞋,扎了个丸子头,少妇的风情一览无余。

“回来了。”我直勾勾的盯着美嫂。

只见嫂子一看见我,脸马上就红了,应该是想到昨晚的电话里的声音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区区的小眼神怎么可能吓到我?

我笑着跑上前说:“哎呀,这么重的东西,这么不通知一声?让我下去提?累坏了吧?”

“噗呲”

自己就买了几件内衣和两件上衣,在他嘴里成了那么重的东西,宋可卿没憋住一下笑了出来,但是马上又板起脸说:“不用,我拎的动。”

我一脸殷勤的伸手接过嫂子手上的东西,说:“那不行,这种事情就该男人来,可别把我亲嫂子的手给弄伤了。”说着我拉起嫂子的手“我看看,还好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晚上来我房间,我帮你再按摩一下就好了。”。

宋可卿看着他一脸煞有其事的样子翻了翻白眼,抽出手退后一步说道:“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真的,我刚学的新的保养手的按摩,专治这种拎东西造成手酸,手累之类的。”

“噗呲”“不用,我手不酸。”

“你酸的,你相信我,只是现在你感觉不出来,经过我的按摩你就能感觉出来了。”

“那我不按不要感觉出来不是挺好的吗?

我一时语塞,头脑疯狂转动。

“会留下隐疾!非常可怕的隐疾。”

宋可卿看着他一脸煞有其事的胡说八道,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歪理来,咬着牙问道:“噢?说来听听?”。

“你凑过来。”

嫂子倒退两步一脸警惕的盯着我,“我才不上你的当。”

“真的,妈妈都不知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哼,骗鬼去吧你。”

眼看小娘皮不上当,我也没招了,只能硬来,扔下东西,上前一步一把搂住她的蜂腰,封住她的嘴唇。

“唔——,你——”

“滋—滋滋——”

“真甜,嫂子你是不是吃糖了?”

“你放开我,妈在呢。”

“妈在厨房看不见。”“唔——滋滋——”

“流氓——”

我抓着嫂子两只手别在身后,低笑道:“我就是流氓,看见你就想耍流氓。”

“哼——,你对妈耍流氓去吧。”

我愣了愣神。

“哈哈哈”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儿媳妇吃婆婆的醋,看着嫂子一脸羞恼的样子,我猛的大声喊道:“妈,嫂子吃你醋了”。

厨房传来妈妈温柔的声音,“什么醋?再说一次,妈妈没听清。”

嫂子用力挣着想伸手捂住我的嘴,但是手却被我抓着。

“我说嫂子——唔—吃——唔。”

情急之下,嫂子用柔软的小嘴堵住了我的嘴。

我当然不会放过送上门的肥肉,一脸促狭的盯着她,尽情享用嫂子红嫩的小嘴,只要她一表现出要松开嘴的前兆,我就做出要大声喊叫的样子。

看着嫂子一脸羞急的样子,我促狭的对她眨了眨眼睛,松开嘴威胁道。

“伸舌头。”

“不要——你快松开我。”

我立马做出一副要大声喊叫的样子。

“你无赖——”嫂子一脸羞愤的盯着我。

“呵,要不我们再来个选择题,要么晚上来我房间,要么现在伸舌头。”我带着笑意一脸有恃无恐的看着嫂子。

“乖,亲一下就放过你。”我步步紧逼蛊惑道。

“你说的,不准再得寸进尺。”

“嗯,来,搂着我的脖子。”我牵着嫂子的手搂在我脖子上,一脸得逞的笑意。

只见嫂子娇俏的白了我一眼,慢慢闭上眼睛,缓缓吐出红嫩可爱的小舌头。

我搂着嫂子的腰,痴迷的盯着她的俏脸,伸出舌头轻轻勾住小香舌,马上感觉到嫂子的小香舌往回缩了缩。

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盈盈一握的蜂腰,马上感觉怀里的娇躯软了软,小香舌又顺从的伸了出来。

“丝——丝- 嘶。”我如痴如醉的含着嫂子的小香舌吮吸着,不时的放开嘴,勾着嫂子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缠着,双手下滑捏住她挺巧的香臀,揉捏抚摸。

嫂子偶尔睁开眼,但是一触碰到我的眼神,马上又惊慌的闭上,鼻子里不时发出腻人的鼻音。

(呵,就不信你不动情。)我得意的想到。

感受到胸前的坚挺和饱满,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用力握住嫂子的椒乳。

“唔,不——”

“滋——滋—滋”感受到嫂子的反抗,我立马加大揉搓美乳和美臀的力度,嘴里更加用力的吮吸着嫂子嘴里的香津。

果然,敏感的嫂子马上又软绵绵的倒在我怀里。

“呼——够了吧你?”几分钟后我松开嘴,嫂子一脸潮红气喘吁吁的嗔道。

“一辈子都不够,但是看你表现乖巧,今天就放过你!”我依依不舍的又揉了揉嫂子的美臀,才松开手。

嫂子退后两步,整理了一下衣服,娇俏的瞪了我一眼,捡起地上的袋子才扭着蜂腰走进客厅。

看着嫂子走进房间里,我又溜进厨房,只见妈妈一看见我马上一脸防备的盯着我,手里拿着锅铲,仿佛在说你再过来就先问问我手中的锅铲。

“妈,你这也太拿我当回事了,您打我根本不需要武器。”

“哼,那可难说,你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妈妈此时的样子透着一丝可爱,俏皮,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原因还是即将面对嫂子,妈妈脸上的红晕从回来就没有下去过。

我心痒难耐的上前两步,妈妈马上挥舞了一下锅铲,我只能赶紧站住,想了想,故技重施说道:“妈,跟你说个秘密。”。

“我才不上当。”看着妈妈跟嫂子几乎说出来一样的话,我莫名的感觉很有喜感。

“真的,嫂子回来了,我偷偷告诉你,不能让嫂子知道。”我就像一只饿狼盯住了妈妈这只小白兔。

妈妈听到嫂子回来的消息,脸上仿佛更红了,还闪过一丝尴尬,更加用力的瞪了我一眼。

看着妈妈脸上带着将信将疑的神色,我又向前走了一步,看见妈妈没有反应,一个健步冲上去夺过妈妈手中的锅铲抱住她。

“呀——你快些松开。”

“别急啊,我说完秘密就松开。”

“你松开,我不想听了。”

“关于嫂子的,你真的不想听吗?”

听到关于嫂子的,妈妈果然停顿了一下,低声道:“那你快点说,别靠那么近。”。

“秘密当然要靠近一些说了。”说着我把头靠近妈妈耳边低声道:“嫂子吃你的醋了。”。

“吃你个头,别胡说,快出去。”

突然,厨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妈妈猛的挣扎起来,小脸涨得通红。

我就是要让嫂子看到我和妈妈亲热的画面,怎么可能松开手,双手用力搂紧,瞅准机会,一口封住妈妈的嘴唇。

“呀——”一声惊呼传来,紧接着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渐渐远离。

不用想也知道,嫂子肯定看到我和妈妈的厨房激情,很有可能妈妈的眼睛还直接对上了嫂子的眼睛。

“你混蛋。”

突然,妈妈用力推开我,眼含泪珠一脸愤怒的盯着我。

我蒙了一下,妈妈的脾气一直很好,这样的生气的盯着我,可谓是少之又少,更别说现在刚刚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妈——”我有些不知所措的低喊了声。

只见妈妈突然转过身,肩头微微耸动,似乎抽泣了起来。

我上前一步,伸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心疼道:“妈——,我——”,却是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道歉“对不起”。

妈妈用力抖了抖肩膀,挣脱我的手掌,一阵让我心疼的无以复加的抽噎声慢慢传来。

可能是妈妈为人母的羞耻心让她不能接受刚刚的事情,或者是当嫂子面这样强迫妈妈,让她感觉情难以堪吧,毕竟有些事知道是知道,但是当面又是另外一回事。

“妈,对不起,我——我没尊重你,你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都慌了。”我轻轻搭住妈妈的肩膀微微用力让她转过身。

“妈,以后我不会这样了好不好?您原谅我一次?”我轻轻搂着妈妈的腰,一脸歉意。

“要不然您打我吧?解解气。”我说着拉起妈妈的手用力打在我的胸膛上。

“你要不是不解气,打我脸上。”我抓起妈妈的手用力打向我的脸庞,即将打到的时候突然感觉妈妈用力挣了挣手。

我自然是笑逐颜开,讪笑道:“妈,你原谅我了?”。

“你皮那么厚,最后疼的还是我的手。”妈妈狠狠的剐了我一眼,挣开我的手嗔道。

说话了就好,说话了说明没那么生气了,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死皮赖脸搂住妈妈拉着长音轻声道:“妈——”

妈妈用力挣脱的我的手,板着脸道:“出去,别以为我这么容易就原谅你。”

“妈——您要我怎么办都行,只要别不理我。”

“出去!”

看到妈妈态度这么坚决,我只能边退边说:“行行行,我出去,您别生气了就行。”

我垂头丧气的走出厨房,嫂子正坐在沙发上,看我出来瞪了我一眼,然后又是可能看到我神色不对,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摇摇头指了指厨房,做着枪的手势指着自己的脑袋。

看到我的动作,嫂子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低声道:“活该!”

我也没了调戏嫂子的念头,苦笑着摇摇头,坐在了餐桌前。

不一会儿,妈妈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面无表情。

“妈,我帮您。”说着我就想起身。

只见妈妈放下菜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只能讪笑着又坐了下来。

“妈,我帮您。”嫂子从我身边走过。

妈妈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婆媳俩一起走进厨房,不一会儿,一人端着一碗饭走了出来,然后安静的吃了起来。

(没装我的饭?)

可能是我懵逼的表情太有喜感了,又或者是我一个人呆呆坐在对面看着她们的样子太滑稽了。

“噗呲”“咯——咯—咯”嫂子一下子笑了出来,我敏锐的察觉到妈妈的嘴角轻轻勾了勾,正当我想细看的时间,妈妈仿佛察觉到我目光,马上又恢复面无表情瞪了我一眼。

我只能灰溜溜的自己走去装饭。

“妈,这是我给您买的生日礼物。”说着嫂子从旁边椅子上拿起一个盒子。

“嗯,谢谢可卿。”从我视角看过去,婆媳俩对视一眼皆是红了红脸,可能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昨晚的电话门事件,我偷偷的笑了笑,不料两双眼睛仿佛有默契般一起瞪了过来。

(惹不起惹不起。)我赶紧埋头狂塞。

晚饭在安静而诡异的氛围中结束,而我最爱的饭后水果也被迫取消了,婆媳俩收拾完各自回了房间,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也只能躲进房里。

接下来几天,婆媳俩仿佛达成了共识,都是没有理我。

而我也渐渐的投入到酒吧的筹备工作中,白天几头跑,晚上吃了饭除了跟柳妖精撩撩骚就没有别的活动了。

终于,酒吧的事情也到了尾声,装修设备人员全都准备就绪,两天后开业,这段时间我也算是跟姨夫的那些朋友混熟了,三天两头的酒局让我感觉都吃胖了几斤。

早晨,饭桌了,已经好几天没有理我的婆媳俩依旧是默不作声的吃着饭,偶尔低声交谈几句,当我不存在。

“妈,明天晚上酒吧就开业,您跟嫂子来吗?”我一脸期盼的看着两人。

最后还是没有答复,婆媳俩依然我行我素,当我是透明人。

傍晚6 点,酒吧街已经开始营业,街上人声鼎沸,人来人往,一阵鞭炮声传来,酒吧街的尽头罕见的围满了人,两边的花篮排了好几米长,门口正中央站着十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多数是中年人,只有那么几个年轻人夹杂在中间。

“小星,剪彩了。”

“唉,来了。”一个上身着蓝色休闲西装,下身黑色紧身牛仔裤的高大青年跟几个青年示意了一下走了过去。

“开业大吉!哦——”大家一起高声喊道,鞭炮声再度响起。

大门打开,人群鱼贯而入,几乎没有空位,开业前股东们加自己的朋友已经定掉了大半的卡座,剩下的也早被订的差不多了,出来玩的人都是喜欢热闹,看到两千多平方的酒吧坐的满满的,就算是只能坐在酒吧吧台前也不想走,有的干脆三三两两点了杯酒靠在一个柱子上喝着聊着。

“各位叔伯,你们可要敞开了喝,千万别客气,等下我给你们打个99折。”

“哈哈哈,老吴,你这侄子也太扣了。”

“是啊,不说咱们这关系,就说我们股东的身份起码也能打个八折吧?”

“对,我看我们今晚就不买单了,让小徐请客。”

最大的卡座上加上陪酒的姑娘坐着近30个人,满满登登,一时间有打趣的,有故作不满的,但是无一例外都是笑容满面。

“行,今晚我就大出血一回,就当孝敬各位叔伯。”

“这还差不多。”

“到时候可别肉疼。”

“可别哭鼻子。”

“哈哈哈。”

“废话少说,干一杯。”

招呼完最重要的一桌,一转头只见门口走进来三个风格各异的美人。

“妈,嫂子,你们来了。”“媚儿姐,你也来了。”

三女看到我似乎也都是愣了愣,应该是第一次见我穿的比较正式,有些认不出来。

妈妈和嫂子还没说话,倒是柳妖精先开口了:“过来帮你看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免得你开不下去了我收不到租金,咯咯咯——。”。

“那您老人家先看,有什么指示等下下达给我。”我笑着回了一句,打量了三女一眼,婆媳俩今晚都穿着淡色的连衣裙,画着淡妆,清丽脱俗,跟平时打扮没有两样,显得跟周围喧嚣的环境格格不入。

倒是柳媚儿这个妖精,一如既往的紧身连衣短裙,配上高跟鞋,不同往常的是,今晚穿了黑丝袜,我有些眼馋的在她腿上多停留了一秒,却是不敢多看,就怕家里这两个醋坛子等下打翻了。

好不容易把婆媳俩盼来再给气走了就玩大了。

“我领你们去楼上吧,下面比较乱。”三女没有倒是都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领着三女来到楼上中间的包间,被我改成了办公室,中间的一个大门窗打开可以看到楼下的全景。

虽然很想留在上面,但是下面还需要招呼,我带着三女进入包厢就下了楼。

拎着一瓶掺了可乐的红酒,拉着姨夫和几个股东一个个桌子招呼过去。

以我的酒量如果喝不掺假的这样招呼过去不用几桌估计就要躺在那里了。

三女从楼上窗户看下去,看着徐星一桌一桌的敬酒,谈笑风生显得游刃有余,脸上是神色各异。

苏雅晴脸上是心疼,宋可卿是面色潮红中带着倾慕,柳媚儿眼中则是带着一丝欲望,偶尔看向宋可卿时的表情则是有些玩味。

好不容易敬完酒,我有些晕乎的靠着柱子,缓了缓,招过大厅经理低声交代了一句。

突然,音乐停止了,灯光也慢慢暗了下去,一时间宽敞的酒吧里徒然安静了下来,但是马上又恢复喧嚣。

众人还没来得及询问,只听到一阵优雅的曲子响了起来,酒吧上方射出一道亮灯,照在酒吧后台的拐角处。

众人顿时猜到这可能是什么节目,大都伸着头望着灯光的位置,有的干脆站了起来,酒吧里瞬间又安静了起来。

“哒——哒——哒——哒——哒”

整齐的几乎同步的高跟鞋的声音响起。

只见6 个宫装丽人从拐角处走了出来,穿着改造过得旗袍,露出大半条美腿,在灯光的照耀下,一双双大白腿闪着耀眼的白光,一个个穿着高跟鞋身高几乎都在1 米75左右,发髻整齐,凹凸有致的身材,瑶鼻粉唇,除了第一个手上没有拿东西,后面的5 个人皆是端着一个托盘,有的放酒,有的放杯,有的放着冰桶,有的放着精致的小碟。

股东桌的卡主闪起五颜六色的光芒。

“恭喜我们尊贵88号桌的客人点的价值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至尊帝王套餐。”DJ抑扬顿挫的声调非常刚好的烘托起了气氛。

“哗——”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燃到了极点,男人们不言自明的目光,女人们羡慕的目光。

“由于本酒吧新店开业,现在有各种优惠套餐可供选择,详情可咨询各桌的服务员。”

不知哪位心急的,在DJ话音刚落就点了一个另一个套餐。

“哒——哒——哒——哒——哒”

同样是整齐的几乎同步的高跟鞋的声音响起。

一个稍微成熟一些的御姐领着五个OL职业套装黑丝短裙搭配高跟鞋的的女孩从拐角处走出。

“恭喜我们68号桌点的价值十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至尊总裁套餐。”

出来玩的不缺有钱人,这种情况下就是有些勉强的也要点个便宜点的套餐威风一下,一时间酒吧内热闹非常。

各种节目轮番上阵,把酒吧里的气氛掀上一个个高潮。

“不错嘛小弟弟,鬼点子挺多的啊。”

我一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柳妖精走到了我的身后,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玩味的盯着我。

“不知道妖精姐姐有没有什么指点的?小弟洗耳恭听!”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了她的黑丝美腿上。

“咯咯咯——,暂时没有,小伙子干的不错。”柳妖精娇笑着调笑,后又注意到我的目光般动了动腿撇了我一眼。

“确实,小伙子干起来就是比老头子有力,你说呢妖精姐姐。”我意有所指的邪笑道。

“啐——”只见柳妖精脸上挂起一丝诱人的绯红啐了我一口,接着道:“那谁知道?有的人银枪蜡笔头也说不准。”

我扫了扫四周,确定没有人在附近,上前一步靠近她的耳边邪笑道:“是不是银枪蜡笔头试试不就知道了,我这柄银枪专治深闺怨妇。”

“咯咯咯——,我可是听可卿说你好像没谈过女朋友?小弟弟,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咯咯咯——”

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想不到嫂子连这个都跟柳妖精说,看来两人的关系确实不错。

前几天才刚刚甩掉处男的身份,真说起来,真正的性爱就是和妈妈的几次。

柳妖精可能是看到我脸上的尴尬,眼底瞬间挂起了魅人至极的水雾,幽幽的问道:“不会被我说准了吧?”,问完后又马上想到什么似的接着说:“你没把你嫂子吃掉吗?”

第一次给了妈妈,又不能对外人说,再加上柳妖精眼光毒辣,只一次一起吃饭就看出我和嫂子的不对劲来,连续的问题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你管我是不是处男,还有我嫂子的事你可别乱说,都是你瞎猜的,无凭无据,小心我告你诽谤。”

柳妖精眼里的玩味好像更浓了些,一脸促狭的盯着我“小处男,咯咯咯——,难怪还没有把亲嫂子拿下,要不要姐姐给你支个招?”。

柳妖精仿佛拿到了主动权般不停的调笑着,一对美乳随着娇笑不停的左右晃动。

“不劳您费心,你还是先说说要不要我帮你止痒吧?那次在厕所某人可是喷的一塌糊涂。”

“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姐姐对处男没有兴趣。”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万一效果超出你想象呢?”

“噗呲——”“小处男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一口一个小处男,叔叔可以忍,婶婶也忍不了了,我伸出手快速的在柳妖精的丰臀上拍了一巴掌,“啪”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你——”柳妖精惊呼一声,做贼心虚般四处瞄了瞄。

“哈哈哈,某人表面上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怕是也是个嘴巴厉害的角色。”

柳妖精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关你什么事?老娘乐意!”

我继续上前一步,几乎整个人贴在她身上。

柳妖精似乎有些狼狈的想躲,但是犹豫了一下又做出一副老娘不怕你的样子站住,眸子里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不甘示弱的盯着我。

“真的,要不要试试?背着老公偷情,多刺激?”我贴在她耳边诱惑道。

“呸,偷情也不找处男。”柳妖精的脸更加的红了起来,让我想到了一个词,娇艳欲滴。

本身就憋了好几天,此时鼻子里闻着美人妻令人性欲高涨的香味,让我有些控制不住,再加上酒精的刺激,激动之下我半拉半拽着柳妖精来到一个角落,把她按在墙角。

“你,,你,别乱来。”柳妖精呼吸有些急促的看着我说道,双手按在我胸前。

“摸摸看,哥哥的肌肉硬不硬?!”我一脸吃定她的表情。

“呸,臭流氓,谁要摸,让开,我要出去。”

“呵,还说不是嘴硬?天天在微信上调戏我?到了关键时刻就怂了?天天勾引我你就没想过会引火烧身吗?”

“我只是逗你玩。”

“我有那么好玩吗?”看着柳妖精不说话,我一把搂住她的腰,抵着她的额头,低笑道:“那不如我们玩更加好玩的?”

“呀——你松开我,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鼻子里闻着柳妖精吐气如兰的气息让我更加性欲高涨,“怕什么,这么黑,别人又看不清,你先回答我,要不要玩更好玩的?”

“你——勒疼我了,什么,,更好玩的?”柳妖精此时仿佛变成了一个纯情少女,娇羞的说道。

我凑到柳妖精的耳旁,看着小巧晶莹的耳垂,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马上感觉到怀里的娇躯发出一声低吟,软了软。(看得确实是块敏感的美肉。)

低声道:“跟我一起偷情,给你老公戴绿帽子。”

“呸——,你想的美,要戴我也找别人,才不要跟你。”

“呵,还在嘴硬,身体这么敏感,小骚穴是不是已经湿了?”

“胡,,说八,道,快,放开我。”嘴里说着让我放开她,但是在我下流话的刺激下身子仿佛更软了些,几乎整个人躺在我怀里。

“微信上调情哪有现实中调情刺激啊?微信当做开胃菜算的话,也该吃完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吃正餐了?”

“吃你的头。”

眼看着柳妖精还在嘴硬,我的手有些不受控制了起来,下滑抓住两瓣肥美的丰臀揉搓起来。

不同于美熟母的温润绵弹,也不同于小嫂子的结实Q 弹,柳妖精的臀肉应该算是介于两者之间,刚摸下去软,但是马上又会弹起来,让我爽的叹了一口气。

怀里柳妖精伸手拉住我的手用力挣扎了几下,但是在我的揉搓下,马上又软绵绵的瘫软下来,喘着粗气,低吟道“你太过分了,快点松开。”

“哈哈哈,是不是比微信上更刺激?现在很有可能四面八方都有人偷偷看着我在玩你的大屁股。”

“你——,你无耻。”

“呵,你承认吧,你也感觉很刺激是不是?背着老公被别的男人在酒吧的角落玩着屁股。”“啪——啪——”说着我用力拍了拍柳妖精的丰臀。

等了几秒没有听到回应,只听到怀里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只小手无力的搭在我腰上。

(真够敏感的,看来是真的空旷了很久,这么一块美肉没人啃真是够可惜的。)

“啧啧啧,妖精姐姐,你怎么敏感成这样?几句话就把你说的没力气了?再说下去你是不是就要高潮了?”

“怎么样?听我的,我们一步一步慢慢来,刚开始先这样偷偷摸摸的调情,互相勾引,在背叛你老公的边缘徘徊,是不是很刺激?”

“呼——你,这个,,坏胚,谁要跟你互相勾引。”

“呵,别嘴硬了,这么敏感的身体你老公不懂得开发,就让我帮他开发吧。”

看着柳妖精干脆闭上眼睛,我更加用力的揉着手中的丰臀,不时的拍打扇弄着。

“我们去厕所吧?”我含住柳妖精的耳垂低声道。

“不要——,不可以。”柳妖精迅速睁开眼睛双手抓紧我的手臂低叫道。

“可是我这样怎么办?”我挺了挺胯。

“你活该,谁让你————。”

“呵,我活该,那这么淫荡的大屁股是不是也活该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抽打?嗯?”“啪——啪——啪——”我卯住力气狠狠的扇了几巴掌。

“呀——嗯,,”怀里的娇躯突然发出一声压抑到极点的长吟,猛的用力抖动起来,一双手用力抓在我背上,尖利的指甲仿佛能穿透西装衬衫刺到我的背上。

我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柳妖精真的敏感到这种程度。

“呵——真的高潮了?看来真的是很敏感啊,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打屁股打到了高潮?”

“呼——呼——”怀里的娇躯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瘫在我怀里,更不要说说话了。

看着吐气如兰的小嘴,我忍不住低下头吻了上去。

“唔——唔——嗯——”

“嘶——嘶——嘶溜,滋——滋,,,”

柳妖精的舌头经过前面微弱的反抗,开始笨拙的半是回应半是躲避着我的热吻。

良久,唇分,一条丝线连接着两人的嘴唇。

“呵,还以为你多厉害,看你接吻很生疏嘛?看来你老公真的都没碰你。”

柳妖精猛地一把推开我,扶着墙壁,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推开我就想出去。

我从后一把搂着她的细腰,有力的挺了挺胯,喘着粗气道:“妖精姐姐,我还难受着呢?”。

“你疯了,这里这么多人。”

“那我们去厕所。”此时精虫上脑的我那还顾得上那么多,只想用柳妖精丰满的肉体发泄出来。

“不可能,你放开我。”柳妖精用力的挣扎起来。

就这样拉锯了一会儿。

我一看柳妖精态度这么坚决,只好退一步,转移话题道:“那你答不答应我玩那个游戏。”

柳妖精听到我这么说,停下挣扎故作糊涂问道:“什么游戏。”

“给你老公戴绿帽的游戏。”

“变态——,找你嫂子玩去。”

“我只想跟你玩。”

柳妖精像是在考虑般沉吟了一会儿柔柔的低声道:“你先放开我。”

这么温柔?

我下意识的松开手。

只见柳妖精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过头带着羞涩的表情看着我,突然,猛地抬脚踩在我的脚上。

“我靠!”我抱着脚痛叫起来。

“咯咯咯,姐姐先走了哦,小处男。”

“呼呼呼,疼死老子。”我抱着脚看着柳妖精扭着细腰丰臀款款而去,狠得牙痒痒。

(骚狐狸,迟早让你跪在我胯下唱征服。)我在心里恨恨的骂道。

缓了一会儿,我看看楼下暂时也没有什么事情,一瘸一拐的走到楼上。

“妈,你们先回去,我今晚估计要到凌晨,去租的房子睡。”“

妈妈看到我一瘸一拐的打开门,也忘了还在跟我斗气,快步走上前扶着我,一脸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嫂子也一脸担忧的走上前来。

“没事,不小心崴了一下脚,一会儿就好了。”看着柳妖精在那里偷笑,我偷偷瞪了她一眼。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要不然我们一起先走吧,让你姨夫看着就好。”妈妈一脸担心。

“不行,我今晚可不能走,没事,一会儿就好。”我勉强装作没事的样子走了两步,“你看,就是有些疼,没事的,等下就好,您跟嫂子先走。”这一脚踩的可是真狠。

“可是——”

“别可是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们先走吧,路上开车慢点啊,到家给我发个信息。”

“是啊,阿姨,男人的事情我们别管了,让他自己处理吧。”柳妖精也上前劝道。

最后妈妈和嫂子还是在我和柳妖精的劝说下回了家,就是柳妖精在出门前偷偷转过头对我做了个鬼脸,让我恨的牙痒痒又有些好笑。

娇俏的模样让我心头一热,发了个信息给她:“媚儿姐,等下你回来吧,我脚疼。”

“活该,疼死你这个大色狼。”几乎秒回的信息让我有些激动,有戏?

“媚儿姐,你就可怜可怜我,真的好疼的,帮我抹抹药。”

“哼,我还疼呢,你打那么用力,我现在还——,,,”

“那我们不是扯平了吗?我觉得我们应该相亲相爱,要不然你上来帮我抹药,我也帮你抹药怎么样?”{ 坏笑}ING

“呸,你想的美,你慢慢疼着吧,姐姐回家了。”

“也对,妞妞还在家呢,你怎么今晚不带她来?”

“糊涂鬼,小孩子能来这种地方吗?再说了这两天妞妞被她外公外婆接回去住两天。”

“嘿嘿,我错我错,那你也要回家,毕竟你老公在家等着你呢。”{ 难过}ING

“别提那个老鬼,刚回来两天又出差了。”

真有戏?以柳妖精的智商不可能不知道我在套她的话,但是还是说出来她老公不在,我有些激动的想到。

“噢,那你不用着急回家啊,再玩会儿?媚儿姐,我抹不到脚,你上来帮帮我吧!”{ 委屈}ING

“休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哼”{ 傲娇}ING

“媚儿姐,你要相信我,刚刚只是喝了酒冲动了,被你踩了一脚清醒了现在,您大发慈悲救救我。”{ 可怜}ING

过了几分钟还没等到柳妖精的回信,我摇摇头放下手机。

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