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懂的女人心 (48-50)作者:5228080

【最难懂的女人心】(48-50)

作者:52280802020年8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48章 国伟的劝告

心情不畅快,就约了国伟出来喝酒。朋友中知道我这些破事的也就只有他了,事情发生后一直也没有找人倾诉过。之前也就能和晴半诉衷肠,但每次和她说都有所保留,往往刚一开始就会被她给带偏了。

“怎么定在这个地方?”国伟刚一赶到就很诧异的问我。

“呵,随便定的。”

这是岳麓山下的一个茶室,不管是私密性、品质还是装修风格,都没有太大特色。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在这里,也许潜意识里还对晓欣有所羁绊吧。

那是很多年前,我和晓欣还异地恋,她在上海,我在长沙,而那时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有一次晓欣回来看我,她提出一起爬岳麓山,回来的时候正好路过这里,就一起进来喝了下午茶。唉,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现在回想起来,最怀念的、最留念的、最珍惜的,往往是那些比较艰苦的日子。那时候,以精神享受为主,偶尔再能加入一点点小的物质享受,就感觉生活很完美了。那时的晓欣,是我的女神,出水芙蓉般的圣洁。她在外人面前不苟言笑,惜字如金,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笑的像个孩子,会不停和我天南地北的聊着各种。那时只要两人能互相看上一眼,靠在一起,都会觉得是人生巅峰。可是,这种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发生了改变?物质上的极大提高,并没有增加我们的幸福感,也许只有最开始的资本积累阶段还有一些感觉,每登上一个台阶都会和老婆开心,分享。

可是越到后面,我的内心基本上没有了什么太大感觉,工作上的事也再不和晓欣分享了,和晓欣的沟通也慢慢变少了。只会在一些非常特殊的日子,搞一些有点所谓的仪式感。

“怎么了?”看我发呆,国伟打断了我的思绪。

“没……没什么。”

“你看起来还可以,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虽然有点憔悴,但不像是悲伤引起的。”“还好。”。

“你和弟妹怎么样?”

“呵……”我摇了摇头。

“怎么了?”

“她走了。”

“走了?”

“消失了。”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知道,关我屁事。”我不甘的说到。看我这态度,国伟也顿了顿。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我一直联系不上你,还以为你想不开了呢。”“哼……”我冷笑了一下,表明自己并不是他所想的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男人。

“好啦,在我面前就别装了。你要是真看开了,你手上的戒指早就扔了,也不会现在才来找我,更不会去找道哥了。”我心中一惊,我还自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原来我在外人眼里有这么多破绽呀?

“你怎么知道?”

“废话,没有我的面子,你能让道哥帮你做那些破事?”“他不就是做这种事的吗?”“哈哈,你也太小看他了。算了,不说他了,等这件事过了,你以后别再找他了。你最好别和他有交集。”“鬼信你,就知道故弄玄虚,有这么神秘吗?”“好啦,不说他了。我和他交待过了,你的事他会认真当件事做的。”好吧,找一个人定金就是10万,找一个月5 万。如果找了一年,就要给他万。我还觉得他收费夸张呢,合着还是友情价呀,晕。

“好吧。”

“前段时间我找不到你,就让他查了下,说你去西藏了,我想应该没事,所以这段时间也没找你。”“这他也查的到?”

“废话,对我们来说,你们这些人就是透明的。除非你有意隐藏自己,也就是废点力气。”“你案子办完了?”

“恩,回来有段时间了。你的事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你让刘文虎替你出头做的还不错。不过现在他失踪了,你可能会有点麻烦。这个人的反侦查意识还挺强,这么长时间都还没找到。”国伟虽然没联系到我,但办案一回来就在了解我的事,还在帮我查强。我感觉心中莫名一暖。

“查的到就查,查不到就算。我还怕他?我巴不得他出现,刚好弄死他。”“呵,你就吹吧你。就算你不怕,你爸妈呢?他要想报复你,查到你的信息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上次他大意了,这次肯定会谨慎的多。”我的心里不由一紧,对呀,我从来没想到他会对付我父母。他妈的,他不会真去找我父母吧?一个大男人,不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吧?但要说完全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我操,以前真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前考虑的是,他最多也就来报复我,不至于会报复晓欣,更没想到还会牵涉到老家的父母。

“我和你家那边派出所所长打过招呼了,他会关照的。这一两周巡逻民警会去经常在你家附件转转的。”“兄弟,谢谢了。”

“好了,别废话了,娘们似的。你自己怎么样了?”“什么怎么样?就这样呗。”“一看你就是纵欲过度了,亏我还担心你想不开呢。注意点身体。”“这你也看的出来?”“废话,我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你这是属于典型的色不恶魔型的,要是在路上碰到你这种的,我们肯定第一时间让你掏身份证。”“哈哈,你们这是羡慕嫉妒恨吧。”“好啦,看你那一脸猥琐样。你后面打算怎么处理?”“还能怎么处理,离婚呗。”“你可想清楚了,这种事可不能冲动,我一直想找你出来好好聊聊。现在的社会,这种事很普遍,只不过有些人装傻而已。其实没必要太在意,你也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还有处女情节?晓欣这么好的女人,就算犯了点错误,但瑕不掩瑜。

我还是建议你不要离。”

“瑕不掩瑜?哼。”我重重的哼了一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烂事,你自己这些年在外面搞了多少女人?最近是不是还在和一个叫潘雨晴的女人搞在一起?”“这你也知道?”

“说了在我们眼里你们就是透明人,只看我们想不想知道而已。”“……”我一阵无语。

“怎么?自己浪成那样,都好意思去大街上操逼了,就不准别人偶尔身体开个小差?”“扑哧……”喝到一半的茶让我喷了出来,却看到国伟正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你这都知道?我们不是……”

“你们不是带口罩了?你以为把车牌遮了就没事?天真。放心,这种事,只要你们不是在大庭广众下做,我们不会去找你的。”“好吧……”一脸尴尬。

“你自己都干了这么多破事,就不许人家犯点错?你想想,和你做的那些事比,谁更过分?”我抬起头瞪着他,很想反驳,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你就说你包养过几个女大学生吧,我就简单查了查,就查出五六个。你呀,就是个人渣呀,浩然。你看你,这几年有了几个臭钱,就把你给嘚瑟的。你在外面浪成这样,祸祸了这么多女人,你就以为晓欣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她这么聪明的人,你以为你真能做到天衣无缝?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她心里就不难受吗?她埋怨过你吗?和你吵过吗?”国伟越说越激动,我操,他把我的事查的这么清楚,这还只是简单查查?

我被他说的无言以对,只好沉默了。被国伟这么一说,我也想知道,晓欣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是那种愿意为了维系婚姻而一味迁就的女人,可是她那几年为什么一直默许我在外面鬼混?当时只以为是自己伪装的好。可现在看来,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以晓欣的精明,再加上我后来已经是肆无忌惮,要说晓欣完全没有察觉那是不可能的。我不禁对晓欣的日记有点好奇了,但一想到里面有可能全是她的“日”记,我就恶心,没有一点想去翻的冲动。

“好了,别再纠结了。快去把晓欣找回来吧,这么好的女人,多少男人都盯着呢。你想想,如果她以后成为别人的老婆,躺在别人的怀里,你能接受吗?”“我……”我下意识就想反驳,但又说不出口。我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虽然我不想要了,但也不是其他男人可以碰的。晓欣是我的女人,她已经打上了我的锚迹。不过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我又不是古代的皇帝。

“快点吧,要是再这么拖下去,晓欣可能真的被别的男人给抢走了。”要是在这之前,谁要劝我不要和晓欣离婚,我一定会对他破口大骂。但被国伟这么一顿训,我反而无法反驳。想想自己干的那些破事,心里虚的很。

“你倒是说句话呀?”看我无动于衷,国伟有点急了。

“那你觉得我应该像没事人一样,开开心心的顶着绿帽子,去求她回来和我继续过日子?”“话不能这么说。我意思是大前提不离婚,毕竟这种事很常见。只要你能看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另外,你自己做的那些破事要过分的多。至于怎么迈过这道坎,这是你们俩的事。不过,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至少应该坐在一起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是我不想谈吗?她自始至终就没有谈的意思。做出这种事,一句解释和道歉都没有。还给我玩消失,去她妈的贱货。还要我去找她,她怎么不去死!”我越说越来气。

“好吧,作为朋友,我也是为你好。你过不去这道坎,更多的是因为你作为一个男人的那点虚伪和自尊。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你们离了,你能找到更好的吗?

就算你再找一个,就没被别的男人操过?说不定也是一个被无数男人玩腻的贱货,现在这种女人多的是,你能分的清?你愿意做接盘侠?愿意做缩头乌龟,只要自己不知道,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我可以不找!”

“不找,天天玩别人玩剩下的烂货?这样的女人你为什么又能接受?这些女人做的比晓欣过分多了,还天天腻在一起,恶不恶心?”“我……”我被国伟说的无言以对。

国伟看我无动于衷,接着对我动之以理晓之以情,劝我不要离婚。要说我心里没有一点改变是不可能的,但要让我就这么接下这顶绿帽,把所有一切就这么翻篇,我也不能接受。最后两人有点不欢而散。

虽然没有在离婚这件事和国伟达成共识,但被他这么一说,我还是意识到自己整天和晴厮混在一起也不是个事。也是,为什么这种被无数男人骑过的女人我都能欣然接受,而晓欣却无法接受呢?不一样,一个是别人的老婆,我能玩到就是赚到。一个是自己老婆,被别人碰过一次就是损失一次。不一样,真不一样。

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先让自己冷静一下。

我一个人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发呆,放空自己。这段时间的纵欲已经让我的身体疲惫不堪了。

第49章 语桐的家庭作业(一)

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被电话吵醒,一看是晴。

“老公,怎么走了?生老婆气了?”

“没有,有点事,先出来了。”

“那你还回来吗?”

“今天不过去了,有点事,等下约了人一起吃饭。”“不能带上我一起吗?”“好啦,小骚货,这次不方便啦。就几个大男人,我带上你像什么话?”“有什么关系,强以前经常带我去和他的朋友厮混。有时还……”说到一半欲言又止。她以前说过,强会和朋友一起玩她,不过没让朋友操逼,最多就是操嘴。

“我的朋友都是正经人,干不出那种事。好啦,再联系吧。”说完我就挂了。

不知道为什么,被国伟这么一说,我猛然发觉晴有点脏,难道我这么快就玩腻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也没怎么出去,就是宅在家里,点外卖度日。晴联系了我几次,我都找理由推辞了。

直到那天下午,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通常来说陌生电话我都是不接的,但这个电话一响,我心中莫名有几分猜测。

“喂,哪位?”

“喂—— 亲爱的老公,人家是桐桐……”我操,这声音嗲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宝贝,怎么啦?”

“人家这不是找老公交作业嘛!”

“交作业?”

“坏老公,这么快就把布置给人家的作业给忘了?你忘了奴家可不敢忘。你不是说要来我家……”我操,这个骚货还真敢呀!虽然晴说语桐以前不止一次和强玩过,但我只把这当作一句玩笑话。说心里话,自己还是有色心没色胆吧。真要骑在她老公的头上操她,心里还真有点虚。但既然桐主动提出来,那我肯定不能掉链子,否则也太不是爷们了。

“我哪里会忘,都安排好了吗?什么时候?”

“爱老公,就今晚哦,十点你准时过来。我等下把地址发给你。”“好,等下见。”“对了,要叫上雨晴吗?”

“不用,今晚我只想操你这个小骚逼!”

“是,主人。奴家一定把骚逼洗的香香的等主人的大肉棒来捅……”说到最后,感觉都要被她的声音给融化了。

“你个贱货,现在就开始发骚啦?”

“是呀,主人,一想到晚上,我下面就湿的一塌糊涂。爱老公,改到9 点吧,我想早点让你操我的小骚逼。”“好,我准时到,地址发给我。”

“遵命,我的主人。”

我操,虽然我表面装的得心应手、经验老道,但心里却是一万头草泥马。才草过一次的女人,就可以对我表现的这样毫无底线、没有廉耻的淫贱。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女人?在她老公眼里,她一定是最完美的女神,那样极致的身材,美艳的容貌。哪个男人得到这样的女人会不视若珍宝?可是,谁会想到,这样一个女神,私下会是这样的放荡淫贱?

无所谓了,反正不是我老婆。语桐应该比晴干净多了,虽然看起来更骚,但经历过的男人应该只有强一个。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第一次出轨就遇到强这样的男人,被调教到极致。不像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即便在和强在一起的这些年里,还时不时的出去打个牙祭,色情按摩、酒吧一夜情,常有的事。

提前吃了两粒伟哥,按照语桐给的地址,我尽量小心的来到她家。潜意识认为语桐要更清纯些,所以还是尽可能不给她造成什么影响。但她自己却也没有特别交待我要注意,这让我很诧异。到底是我看走眼了,她也是和像晴那样淫贱至极毫无顾忌,还是相信我的人品,无需交待。

她家不是独栋别墅,但也在富人区,一梯一户,看来被其他邻居看到的可能性不高。虽然早到了几分钟,但也没敢提前敲门,怕她还没有准备好万一穿帮了就麻烦了。

9 点01分,我刚一敲门,门就被迅速推开。一个身着性感暴露的身影一下把我拉进来用力搂住。这速度,简直就是像遇到人贩子一样,把我吓了一大跳。

搂了一会儿,语桐捧住我的脸,用力吻了过来。以前我总觉得在性爱方面都是男人主动,两性关系上更多的是男人对女人肉体的索取。可是自从和晴、语桐在一起后,才发现并不完全是这样,面对他们我基本上都是被动承欢。

语桐在我身上肆无忌惮的索取了好一阵,才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的那的乳房上。像是止住了瘾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我放开。我这才仔细的看清楚她的衣着,一身几近透明的蕾丝性感睡衣,里面几乎不着片缕,三块很小的布料勉强把核心部位遮住,赤脚踩在地上。

“你老公睡了?”

“嗯。你怎么才来,我八点半就让他睡了。想死我了,下面早湿透了,我都要忍不住自慰了。”说完又搂过来吻我,两条舌头又纠缠了好一会儿才分开。

“你给你老公吃药了?”

“他神经衰弱,睡不好,经常会吃安眠药。今天给他稍微多吃了一点。”我操,怎么有种潘金莲和武大郎的感觉。稍微多一点?估计那一点不只是一点。为了能保证骑在他头上操逼而不把他吵醒,还要放开手脚肆无忌惮的操、淫叫,甚至还要把淫水流到他嘴里,那剂量一定不会小。

看我沉默在那,还不进入正题,她自己急的不行。虽然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心里冲击,但对她来说应该是司空见惯了。

“好人,快点,人家都想死你的大鸡巴了。今天不把我操爽,我可不准你走!”说完,她就蹲下去,双手快速的把我的裤子拉下来,只留下紧身内裤,肉棒早就坚硬无比,在内裤的包裹下显得异常诱人。语桐花痴般的看着我的鸡巴,然后抬起头和我对视,那充满欲望的眼神让我有点心惊。一个女人在完全正常的情况下,会进入如此情欲的状态,让我一时有点难以接受。语桐跟我对视了一会儿,就伸出长长的舌头,隔着内裤上下舔舐了起来。很快我的内裤就被语桐的口水浸透了。

舔了一会儿,她将手从裤管伸进去握住了我的肉棒,手口并用了好一会儿,才把内裤脱了下来。我也快速把上衣扒光。

语桐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带着我慢慢移向沙发。短短的十来米距离,几乎是慢慢挪过去的,我看着都觉得累,但语桐没有丝毫不适,完全沉浸其中。将我推倒在沙发上,自己跪在我面前卖力的帮我口交。

“主人,骚逼受不了了。求主人用大鸡巴操我,好吗?”语桐一脸哀怨的望着我。

“自己骑上来吧!”

语桐两眼放光,来不及脱去身上的情趣睡衣,只见她双脚踩在沙发上,一手撩起睡衣下摆,将那一根细绳般的内裤拨到一边,一手握住我的鸡巴,用自己的逼来回摩擦。虽然没有看到,但那水声和鸡巴传来的湿滑,完全可以想像语桐的骚逼湿成什么样子了。

“嗯……”语桐缓缓的坐了下来。

“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好硬,我好喜欢你的大鸡巴。我要你天天都来操我!”“那要看你的表现了,等我去操的骚逼太多,雨晴那骚货也想让我天天去操她。”“主人,我一定会是你最淫最贱最骚的母狗,我一定是让你最舒服的女人。”语桐一边宣誓着自己的诺言,一边用行动证明,肉体在我身上快速奋力的跳动,嘴里是肆无忌惮的淫叫。我就这么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着眼前的骚货在那卖力的表演。

“亲爱的,我不行了。让我缓一会儿,换个姿势。”语桐以最快的速度骑乘了好一会儿后,脱力趴在我肩上娇喘吁吁的呻吟到。

虽然身体没有动,但她的骚逼还在不停的蠕动,一紧一紧的好不舒服。感觉下面都是湿哒哒的,显然下面已经是一片泥泞了。

缓了一会儿,语桐直起身子,以鸡巴为轴心,缓缓的转动身子。从面向我变成背对着我,这样她的双脚可以踩在地上,会更省力一些。

稍作休息,语桐的体力就得到了恢复,很快就以全新的姿势开始了新的征程。

我将她睡衣的下摆撩起,这样能够清楚的看到两人的结合处。那一圈泡沫的量,在我的整个操逼生涯也实属罕见。语桐和晴一样,经验同样非常老道,虽然身体在快速起伏,但她每次都能精准控制,每次屁股抬起时都能将肉臀抬到最高,让我的龟头刚好抵住她的逼口,再迅速坐下来。但她每次坐下来的幅度还不一样,有点类似于九浅一深。感觉她在用我的龟头摩擦逼肉里的某些点位,每次还不完全一样,也许只有她自己能准确把握每时每刻逼肉哪个点位最需要摩擦了。又是近20分钟的骑乘,她才缓下来,大口喘着气。我将她搂过来,让她倒在我的怀里。

语桐又迅速扭过头吻住了我,而我的肉棒还泡在她的逼里,一只手把玩着她的那对美乳,一只手探到下面揉搓着她的那粒嫩肉。她的整个身子,都在我怀里止不住的颤抖着。

“亲爱的,还没够,骚逼好想要,给我来几下最狠的好吗?”看着她那充满欲火的双眼,我充满了成就感。

“来,跪到沙发上。”

听我说完,她迅速的从我怀里爬起来,跪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沙发靠背,双腿大开,将那肉臀高高翘起。那泥泞湿滑的肉缝口满是泡沫,完全张开。语桐看我没有直接进入,有些着急,一只手把着肉臀,尽量把逼口再拉开一些,一边扭过头望着我,一幅奴家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主人临幸的姿态。

我也不再折磨她了,双手把着她的腰。鸡巴对准逼口,都不用扶,轻轻一顶就滑进去了。

“啊……”语桐将头高高仰起,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

没有更多的言语,一上来就是快速冲刺。刚才我都是被动的享受,欲火早就被语桐完全撩起,急需发泄。两人都沉浸在肉体的欢愉之中,只有肉体的碰撞和发自内心的淫叫。

语桐很快就达到了高潮,那一声惨叫,就算是她老公吃了药,我也担心会把他吵醒。可是语桐却毫无顾及,持续不断的尖叫。我也不管不顾的猛烈冲刺,尽量让她高潮的更猛烈。只见她的身子剧烈的抽动,要不是我的双手用力的把住她的腰,我的鸡巴早就滑出来了。即便我手上的劲用到最大,也只能堪堪稳住她的身子,让她不至于瘫下。

突然她下面喷出一股股水,我操,潮吹。一个男人最大的满足感莫过于此了。

看着身下的女人达到至高巅峰的淫态,那完全都是肉体的自然反应,不受任何控制。

语桐的身子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我放开她的身子,让她瘫在沙发上。她闭着眼,张着嘴,还沉浸在高潮之中无法自拔。脸上满是汗水,披肩大波卷发完全凌乱的遮住了脸。我坐在她边上,伸手为她理了理头发,抚摸着她的身子,帮助她缓下来。

第50章 语桐的家庭作业(二)

过了十来分钟,她才睁开眼,努力的用手支起自己的上身,移到我的身上。

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侧躺在我的怀里,那一对美乳也完全贴在我的身上,头靠在我的肩上,凑在我的耳边轻轻呢喃着。

“爱老公,我的男人,我都要被你操化掉了。”“舒服吗?”“舒服,爽死我了。爱死你的大肉棒了。我真的一天都不想离开你的大鸡巴了。天天来我家操我好吗?”她努力把头抬起来,一本正经的望着我。那神情,绝不像是在开玩笑。

“看情况吧,天天来你家,那雨晴怎么办?她也是个大骚货,一天不操就骚的慌,不停的骚扰我。”“别管她,她又不缺男人,她经常在外面找野男人。但我不会,虽然我也很想要,但我从不在外面找那些男人。你是我的第三个男人。”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她这么一说,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我没有去丝毫怀疑,因为我觉得没有怀疑的必要,她也完全没必要向我撒谎。

“你也知道她经常在外面找野男人?”

“我们都知道,强也知道,只是不说破,只是她那会夹鸡巴的骚逼让强一直恋恋不忘,要不然早就不要她了。”语桐并不知道强和我的关系,所以在我面前毫不避讳的提起这个男人的名字。我也装傻,已经过去这么久,我也不再是提起这个男人就满脸狰狞了。

“她那骚逼确实是极品,第一次操她就爽死我了。”“哼,亲爱的,你也别留恋她的那个骚逼了。等下我来伺候你,保证让你爽翻天。”“哦?怎么个爽法?”我满是期待,不会是晴说的屁眼吧?

“先不告诉你。”说完,语桐就缩下去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我还没射,鸡巴也一直坚挺,但上面全是骚水。显然这些女人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毫不顾及的含在嘴里,认真舔舐。很快,油光发亮的鸡巴又恢复原样了。

舔了一会儿,语桐又坐起来骑在我身上,将一对美乳凑到我嘴边,然后一把搂住我的头,将我埋在那对美乳中,一边骑乘一边不停晃动着身子。那对美乳真是让我爱不释手,埋在里面不停的又舔又吸,感觉快要窒息才把头抬起来。

骑乘了一会儿,语桐看着我说到。

“亲爱的,抱我进去吧。”终于要进入正题了。我有过片刻犹豫,但很快被我压制了。来都来了,还怕个屁呀。

想到这,我一下抱住语桐的肉臀站了起来,边走边操。她趴在我的耳边,不停的娇喘。

“左边,最里面一间。”

在她的指引下,我来到了主卧门口。正当我还在做最后的犹豫要不要开门时,语桐反而以为我双手托着她的臀不方便开,立马把门推开了。卧室亮着灯,一个男人躺在床中间,看上去睡的很安详,丝毫没有被我们刚才在外面的动静影响。

我缓缓的走到床边,也没有再抱着语桐上下起伏了。但语桐明显按耐不住,身子还是上下摇晃摩擦,以缓解骚逼的饥渴。

我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她迅速跪在她老公的身上,将骚逼对着我,然后双手捧着她老公的脸吻了上去。看来她一点也不担心她老公会醒来。

我看一会儿,有些害怕她老公真的被弄醒。可是语桐的骚臀已经在不住摇晃了,求操心切溢于言表。不管了,豁出去了。我也上了床,扶着鸡巴对着她的肉缝就捅了进去。

“嗯……”明显感觉语桐的淫叫有点收敛了,没有刚才那样叫的肆无忌惮了。

紧张的环境,我也没有再用言语刺激她。只有用一根金箍棒来宣泄心中的欲火。语桐的身子劝在带着我的鸡巴缓缓往上移。最开始两下我还没觉得异常,也许只是在调整姿势。可是没多久我就发现,我们的结合处已经从她老公的腰移到了前胸了,再有几下就真的移到她老公的头上了。

当我们的结合处最终来到她老公的头上时,我内心有点忐忑又无比刺激。我操,没想到几天前的戏言,真的成真了!只见语桐已经将上半身半立起来了,手撑在墙上,努力将肉臀翘起来,迎合我的撞击。我看着两人的结合处,那一圈泡沫越积越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淤积。很快就会完成那令人亢奋的壮举——滴到她老公的脸上、嘴里。我操,说实话,我还是有点抗拒的,这简直是太过分了。作为一个带绿帽子的男人,我深知绿帽子对男人意味着什么,更何况还要做出如此不堪入目的事。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算了,反正我不是始作俑者,而且眼前这个男人已经被自己的妻子带着野男人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不差我这一次了。以后,以后决不再来做这种事。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事确实无比刺激。我也是精虫上头,不管不顾的猛烈的操了起来,很快我就和语桐双双达到了高潮。我全部喷射在了她的逼里,再随着不断的抽插,一点一点的又挤了出来。好在这次语桐没有潮吹,要不然她老公就被浇惨了。

等我们瘫在床上,我不忍的看了一眼她老公,他脸上全是淫水和精液的混合液,我操,罪恶感油然而生。

“语桐,快帮你老公擦一下吧。”

“等下一起擦,省的每次擦麻烦。”

我操,听她的意思等下还要再来?这个女人,我不禁心中有点胆寒。她老公真是太可怜了,这是娶了什么样的老婆呀。这个被他视为珍宝的女人,居然会对他做出这种事。看语桐的家境,应该也是极好,她老公在外面应该也是个能人,没想到在自己家里,居然会受如此大辱。哎,同是天下可怜男人,何苦再相互伤害。以后决不再来她家了。

算了,今天晚上已经这样了,只能配合语桐做戏做全套了。在语桐的勾引下,我们又骑在她老公头上做了一次。先是操逼,然后语桐用流出来的逼水涂满了自己的屁眼,让我直接走她的后门。这是我第一次肛交,以前在心理上有点接受不了,但被晴说的痒痒,想尝试一下操屁眼到底是什么滋味。

不得不说,抛弃此时此刻这个环境的不适应,语桐的屁眼操起来真的很爽。

不只是心理上的刺激,就肉体的感觉而言,那种舒爽也是极其异样和刺激的。我甚至可以不用动,就让语桐前后耸动,那感觉就像是一张嘴在反复套弄,但更紧更舒服。我不知道是语桐的后门这么舒服,还是所有女人都会这么舒服,但既然晴说这是语桐的独门秘笈,那应该其他女人比起语桐应该要差很多,毕竟难怪语桐的屁眼可以和晴那会夹人的骚逼相媲美。

但是在语桐老公头上做还是让我心里有点阴影,放的并不是很开,语桐可能也发现了,简单洗了下就带我来到次卧。我们在次卧放肆的折腾,操完歇会儿又爬起来操,语桐的骚逼就像个无底洞,不断吞噬着我的精液和肉棒,不知疲倦。

以防万一,语桐调了个第二天早上8 点的闹钟,也不知道最后做到了几点,反正两人的肉体都极度疲倦。最后一次射在她逼里后,我连鸡巴都没抽出来,两人就搂在一起睡了。

当闹钟响起时,感觉刚睡没多久,我眼睛都几乎睁不开。好在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一个激灵很快就打起精神了。

语桐还顺手握住了我的鸡巴,迷迷糊糊的说着。“亲爱的,没事,再睡会儿。

他要至少要睡到十点才会起来。”

可是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要是被她老公看到,我能想象出他会做出什么举动来,这完全就像我几个月前的遭遇一样。如果是我,我会直接冲到厨房拿走菜刀把这对奸夫淫妇给剁了。

“快点起来吧,赶紧收拾一下。你老公的脸都还没擦,房间也都要收拾收拾,你快点起来。”一想到昨晚的战场,一下头大。真不应该听语桐这个骚货的,几乎把她家给操遍了,现在收拾起来也是个麻烦事。本来说好最后一次性帮她老公擦脸的,结果被我出了主卧后,两人都没想这件事了。头大。

语桐努力睁开眼睛,估计也意识到了时间的紧迫,马上爬了起来。

“亲爱的,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应付的过来。你快走吧,这里我来收拾。”“啊?你一个人收拾的过来吗?”

“没事的,我老公一爬起来就会急匆匆的上班,不会太在意细节的。再说了,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好吧,那你注意点,我先走了。”我也不再矫情,边说我就边起身。

“等下……”说完语桐就走过来蹲在我跟前,一口叼住了我的鸡巴,快速套弄。我操,这个小骚货,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再舔鸡巴。莫不是她还想要操一回?

我们双眼对视着,语桐一边用手揉搓着那对美乳,一边卖力的舔弄。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射意,全部射在了她的喉咙深处。她又继续舔了会儿,利索的把精液全咽了下去。然后才站起来深情的看着我。

“亲爱的,谢谢你的大肉棒,操的我骚逼爽死了。以后一定要常来噢,不然我就去你家找你。”看来是我想多了,她并不是想要再操一次,只是单纯的想要犒劳一下我这一夜的辛苦。

“好,小宝贝。你的身子这么诱人,你要不让我操我还得跟你急。”“好,主人,奴家的身子随时供你享用,随叫随到。雨晴那套打野战的玩法,我也可以。”我操,这个小贱货,真是有鸡巴便是爹呀。我生怕她老公会醒,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要走。临走前语桐还用那对美胸又把我伺候了一把。

我操,一走出大门,心中感慨万千。真他妈的刺激!一看时间,已经快9 点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语桐发来消息。

“亲爱的,我老公走了。放心,毫无察觉。有空吗?现在就可以直接过来。”我操,我的鸡巴直接要被吓尿了。照她这个玩法,没几下我的鸡巴就会被搞废的,那就亏大了。不得不感慨,强真他妈的是个能人。我在吃药的情况下连一个都觉得吃力,他居然能同时应付六七个这样的女人。我估计那些女人都差不多,瘾都很大,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应付过来的。

“公司有点急事,走不开,下次再约。”

“好的,亲爱的,奴家的小骚逼时刻等着主人大肉棒的临幸……”我操,再次昏倒。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