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妈妈紧密相拥(改编版) (3 全文完) 作者:主治大夫

.

【和妈妈紧密相拥(改编版)】

作者:主治大夫2020/08/28发表于:SexInSex

牛津大学是如此的令我着迷。这里有全世界最好的图书馆,环境幽静,优雅舒适,空气湿润清新。

遗憾的是我的假期行将结束,我已经买好了回美的机票,我和妈妈又将天各一方,再次见面也将是遥遥无期。

临行前的那天傍晚,我们约好一起吃饭,饭后就在校园里散步。我发现六年未见我对妈妈的近况知之甚少,她有没有再婚?或者有没有男友?这些我都一无所知。在此之前,我甚至不想了解她的情感世界。

我们的话其实不多,说实话我不知道该问她些什么,妈妈似乎也一样。我们很快就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一阵突如其来的小雨打破了这种沉默。“怎么办?你看这雨下的,可真不是时候。”

“看来还会下上一阵,”我说,“你住的地方离这里远不远?”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对妈妈的了解竟然这么少。

“不远,我就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只是你怎么办?要不要先去我那儿躲一躲雨?”

妈妈的白衬衫被雨水打湿后,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她衬衣里面显然没穿内衣,那对丰满有型的乳房粘在衬衣上格外诱人。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我说,“你是一个人住吗?”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美女应该不会一直单身。”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我这算什么意思?她该不会有所误解吧?

“今生我不会再把自己拴在某个男人的身上了。我一个人活得很自在。”

“这不会是真的。”

“事实就是这样。只是在我的生活中并不缺少男人。”

“这我完全相信。”

我们一路小跑着出了校门,妈妈住的地方就在马路对面不远,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她的公寓门口。

“我的房间有点乱。”妈妈边找钥匙边说道。

“但愿我不会成为一个不速之客。”我说。

“你不用担心,亲爱的,来我这里的男人你是第一个。真的,我从不把男人带回家,而你是一个例外。”

“那我可太幸运了。”

妈妈住的公寓不大,只有一卧一厅一厨一卫和一个小小的阳台。房间里的确是有些零乱,客厅的墙上贴满了大小不一的图画和照片,沙发上堆满了书,茶几上放着一尊裸体女人的雕像,此外还有各种的瓶瓶罐罐。

我拿起了那尊雕像。“这是卡瓦娜的作品?”

“不错。”

雕像中的裸体女人不用说就是妈妈。圆润的乳房和紧翘的臀部刻画得很美很生动,只可惜女人最隐秘的部位被手给遮住了。

“真美。”我说。

“你身上全都湿透了,”她说,“先把衣服脱了去冲个澡吧。”

“我不要紧的,还是你先洗吧。”

我又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妈妈胸前的那对乳房。

“那我就不客气了。

妈妈显然有所发现,她一面脱下湿透了的衬衣,一面走进了浴室。趁她洗澡的时候,我开始欣赏起墙面上的贴画。这些贴画大部分都是妈妈的裸照,由于见识过她的裸体,所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妈妈很快洗完出来了,她披散着头发,身上穿了一件短袖睡衣,长长的大腿露在外头,模样慵懒随意。

“你快去洗吧。”她说。

洗完澡,我才意识到没有换洗的衣服,妈妈替我拿了件睡衣,我穿在身上又紧又小,很不舒服。

“你先这样将就一下,等你的衣服干了再换过来如何?”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妈妈给我倒了一杯红酒,我喝了一口,然后继续欣赏没有看完的贴画。

我停下来,被一幅作品吸引住了眼球。

“这就是那幅贝尔塔尼的作品?”

“不是贝尔塔尼,是贝尔尼尼的《普鲁托和普洛塞尔皮娜》”

这是一幅雕塑作品,但我看到的是这幅作品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紧密相拥,性器官的交合使他们连成了一体。

“你觉得怎样?”

“很美。”我说。

“是吗?这可是艺术史上有名的杰作。”

我得承认对艺术我一窍不通。在我看来这不过就是一对情人在做爱罢了,但作品无疑很具美感,而且作品中的两个人身材都是一级棒!

这时妈妈突然把那张照片从墙面上撕了下来。她把它递到我手上,说:“你应该翻过来看看。”

我接过照片,依她所言翻转过来,原来背面也是一张照片,而且还是一张彩照。

照片上,我和妈妈紧贴在一起,在她美妙的翘臀下是我那青筋暴露的巨大阳具。阳具的四分之三被她吞入在阴道里,露在外面的部分明显呈勃起的状态,上面还在流淌着浓稠的粘液……

我的脸发着烧,一小杯红酒不可能会令我这样。我开始感到浑身难受,妈妈的睡衣实在是太小了,箍得我有些透不过气来。

照片又被妈妈重新贴回了墙面。

“如果不舒服的话,你可以把衣服脱下来。毕竟这里也没有外人,不是吗?”

妈妈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衣服是有点紧,但我还能应付。”

“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你是我儿子,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见过?”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奇怪?不错,我应该想到这一点。”

妈妈说完这番话,突然做出了一个令我感到十分意外的举动——她解开睡衣扣子,脱下了身上唯一的遮羞物。

她全裸地站在我面前,圆润的乳房微微下垂,腹部紧绷,双腿修长,修剪过的耻毛紧紧的贴在阴阜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合拢来,中间露出一小颗深褐色的肉瘤儿。

“这样你就不会感到奇怪了,对吗?”

我为自己感到羞愧。作为一个男人和儿子我甚至还没有妈妈放得开。我把睡衣脱了,还好,那根沉甸甸的肉棒依然软垂着没有露出勃起的丑态。

“怎么样,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

“当然。谢谢你,妈妈!”

妈妈在两只酒杯里分别倒了些红酒,她递给我一杯酒,然后拿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杯。“在我这里不要这么拘束,我的孩子。”

是啊,我为什么要那么拘束呢?这不是妈妈的房间吗?作为女人她再美再性感不也还是我的妈妈吗?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试图表现得更轻松一点,但我发现自己还是做的不够好,我的眼睛总是要忍不住去看她的乳房和阴部,我的鸡巴也开始了可耻的勃起。

我侧身对着她,红酒稍稍掩饰了我的尴尬。但我却愚蠢的做了一件傻事——我竟然想用手去遮挡勃起的阳具。

妈妈放下了酒杯,她微笑的看着我说:“亲爱的,你让我觉得我这个妈妈做的很失败——你应该放松一些。”

“我得承认,妈妈,我是有些不大自在。但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因为你不仅是我的妈妈,还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女人!”

“这就是让你——勃起的原因?真有意思,想不到在你这样的年轻人眼里我还会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女人!很久以来我都以为自己老了。”

“妈妈可不老,”我冲口而出又说了一句蠢话,“你这样刚刚好,既成熟稳重,又美丽大方。”

妈妈猛地把我拉到沙发上,她坐在我的腿上,潮湿温热的阴户几乎贴住了我的肉棒。“你只是在安慰我罢了。毕竟我是你的妈妈,对吗?”

我头脑一热:“不,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你不是我的妈妈。”

“为什么?”妈妈紧盯着我不放。

“因为……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泡你了。”

“你想泡我?一个熟透了的女人?这不是真的!”

妈妈的下身又靠近了一些,我可以感觉得到她湿润的阴户已经压在了我坚挺硕的肉棒上,不仅如此,她还在上下滑动着娇躯,阴唇间的肉缝也在摩擦着我的鸡巴。

“这全都是事实!妈妈,尽管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我就是想和你——做爱。

“这可不像是一个儿子对自己妈妈应有的态度!”

“我知道。”

“你知道却还这么想?”

“对不起,妈妈,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是一个很差劲的儿子,可能还是一个色魔。”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个色魔,可你为什么却还这么——淡定?”

“我只是不想伤害你罢了。毕竟这是母子乱伦的事儿。”

“你说的对,这是乱伦。但只要我们不进去就不算,你说对不对?”妈妈低下头去看着我们母子俩的性器,她开始用力拿阴户摩擦我肉棒的棒身。

这真是疯狂的举动!

虽然在演讲厅里我们曾经发生过那种关系,但那只是为了艺术而献身,而且还有卡瓦娜在场。而现在是在妈妈的房间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有艺术,只有纯粹出于肉体需要的性欲。

我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激动!

“妈妈。”

“嗯?”

“没什么,就像你说的,只要我们不进去就不算是乱伦对吗?”

“对,亲爱的。除了乱伦,这个世界上谁也阻止不了我们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

妈妈的阴户更紧地贴在我的肉棒上来回地摩擦着,那是一种不下于性交的刺激。她的阴户很快就变得十分的湿滑,敏感的阴蒂也时不时地碰触着我的龟头。

“妈妈……”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的孩子。”

我想我对妈妈的爱已经深入骨髓,这种爱超出了一般的母子之爱。我开始用行动回应她,这种行动就是挺起下身用肉棒去摩擦她的肉唇。

“哦,亲爱的,你可真是妈妈的心肝小宝贝儿。”

妈妈的肉唇已经湿成了一片。她低头用嘴唇吻住了我,我发誓那绝不是母亲与儿子的吻。她不只是吻我,还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与我的舌头绞缠在了一起。

我很自然地就把手放在了她身上,先是乳房和乳头,然后是她迷人的翘臀。

这是多么大胆的挑逗之举,哪怕是在演播厅里往她阴道中连续播射时也没有过这样的举动。

我们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在一阵令人窒息的热吻之后,妈妈举起了臻首,她扬着脖颈,乳房高高耸立,下面的肉唇更激烈地在我的肉棒上滑动,以至于有好几次我的龟头都不受控制地滑入了她温热湿滑的腔道。

“妈妈,好妈妈,我最最亲爱的妈妈。”我在想这一趟是来对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变得很陌生,我只是有点怪她为什么要和爸爸离婚。

我的肉棒膨胀到了极点,灼热的龟头渴望着进入一个阴凉的处所,但每一次无意的滑入都会被妈妈的肉洞很快吐出来。

“宝贝,妈妈的好儿子。”

妈妈温柔的呼唤唤起了我对儿时的回忆,我在下意识中含住了她的一只乳头,肉棒变得比铁杵还要硬。

“对不起,妈妈。”我又一次滑进了妈妈的体内。“我不是有意的。”

我不舍地抽出了胀硬发痛的鸡巴。

“宝贝,亲爱的,我的孩子,如果你想要让它待在我里面那就让它待着好了。

其实不管咱们承不承认,你也已经干过妈妈了,不是吗?你还在我里面射了精,这些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虽然这一切都是为了艺术与慈善。”

“是的,妈妈。”

“贝尔尼尼的《普鲁托和普洛塞尔皮娜》是一尊美妙绝伦的艺术杰作,而你就是妈妈的普鲁托。”

“那你就是儿子的普洛塞尔皮娜。”

“那你还在等什么?”

妈妈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她态度坚决的挺起下身把那根巨物纳入了体内,虽然只有四分之一。

“原谅我,妈妈。”

我抱紧了她的裸躯,硕大坚挺的阳具义无反顾地进入了她的深处。现在我已经不再怪她为什么要和爸爸离婚了,我甚至为此感到庆幸。这多少减轻了我的负罪感。

“亲爱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也无须原谅。”现在妈妈已经完全坐入了我的阳具,不再是四分之一,而是全部。

“瞧,”我摸着我们性器官交接的部位说道,“难道这还不算是做错吗?”

“傻孩子,咱们只是在模仿那尊著名的雕塑,不是吗?卡瓦娜说得对,她说在你的身上她看到了艺术的光芒。”

“她真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谁说不是呢!”

妈妈开始了上下求索。她的动作很快,随着娇躯的耸动,迷人的豪乳不停地跳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弧线。

我双手托住了那一对豪乳,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就会被那美妙的弧线给晃晕头了!

“这样真好!亲爱的,卡瓦娜说得没错,你真是一个奇迹!你伟岸的身躯令人着迷,你就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艺术品。”

“没有哪件艺术品能胜过你,妈妈。”我抚摸着那对乳房还有乳头,“你身上独有的艺术气息能令每一个看到它的男人为之疯狂。”

“你是我的儿子,而且还在享受着我的肉体,所以才会这么觉得。”

“不,你的美无与伦比,能够拥有你是我最大的荣幸。我爱你,妈妈。”我用力地一插到底,仿佛只有这样才足以证明我对她的爱。

“喔!天啊!宝贝,亲爱的,我的好儿子。”妈妈收缩阴道夹紧了我的鸡巴,“你的鸡巴真大,比你爸爸的还要大。”

“拜托,不要提起爸爸。”在这种时候提起爸爸让我感到很不自在。

“对不起,亲爱的,我差点忘了你有多么爱他。可是你也无需因为我而对他心怀愧疚,毕竟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我还是你们两个人的儿子。”

“那又如何呢?”

“这让我很困惑。”

“就因为我曾经是他的女人?傻孩子,你想多了。据我所知,你有过很多女人,你能保证她们不会成为他的女人?”

这我倒真没有想过。

“宝贝,我知道你很爱他。但你可知道,这些年来你因为他而刻意的疏远我,对我是多么的不公平?”

“我知道我错了。妈妈,我也非常爱你。”

“是吗?有多爱?”

我抽出肉棒,然后又狠狠地插入她的阴道:“这样还不够吗?”

“你还会对你爸爸心怀愧疚吗?”

“我已经想通了,妈妈。我爱他,也爱你。”

“这样就对了,我的孩子。”妈妈低头吻住了我。

“对不起,妈妈。”我拼尽全力地把自己揉进她的身体,“我不应该这么多年都不来看你。”

“这真的不可原谅,我的孩子。”妈妈也在努力地吞噬着我身体的某个部分,“我要你好好的补偿我这些年来的损失。”

“我会的,妈妈。”我把自己顶在她的最深处然后快速而有力地研磨着。“好在这一切都还不算太晚。”

“是吗?你的意思是妈妈还没有老到你不想要,对吧?”她用嗔怪的眼神看着我说。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妈妈。”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和我,我们两个都还没有结婚。”

“那又怎样?你不会是想要……把妈妈当做你的结婚对象吧?”妈妈停下来看看我。

“你同意吗?”我用力抱紧了她。

“我当然不同意。”她说,开始挣扎着想要离开我的怀抱。

“别这样,妈妈。”我说,“我又没说要娶你。我只是想无所顾忌地爱你罢了。”

“这就对了,孩子。”她再一次吻住了我,“趁我还算年轻,你可以尽情地享用我,但妈妈只代表过去,不属于你的将来。”

“我知道,妈妈。”我尽情的亲她吻她,用力揉着她的屁股,把自己揉进她曾经孕育过我的地方。“我只是想趁现在还没有结婚,用我全部的身心来好好爱你。”

妈妈开心地笑了,笑得像个天使。她把我压在她身下,像一位女骑手那样在我身上纵横驰骋:“天啊,宝贝,你真强壮!亲爱的,你知道吗?你现在给我的正是我期盼已久的——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的爱你,一想到你也许不再爱我了,我就直想发疯。”

“我怎么会不爱你呢,妈妈?”

“谢谢你,亲爱的,我的孩子。”

我挺起下身,以便让自己进入得更深:“妈妈,你看到了吗?你该知道我有多爱你了吧?”

“是的,我看到了,我的孩子。你的鸡巴正插在我里面,它为我而坚挺,我也将为它而疯狂。”

她的表情看似痛苦,实则是快乐。她的动作越来越狂野,胸部高挺,腹部紧收,湿热的阴道裹夹着我的肉棒时紧时松。她的幅度越来越大,有好几次像是要甩脱我了,但旋即又将我的肉棒全根吞入。

我身下的沙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而伴随着那“嘎吱嘎吱”的呻吟声的,还有我们母子两个性器官用力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和从妈妈阴道里发出的“叽咕叽咕”的水声。

我很高兴能令妈妈如此的快活,我想我还应该做点什么为她助兴。我把右手的大拇指按住了她的阴蒂,只是轻轻的拨弄就将她带入了高潮。

“天啊!宝贝,妈妈的爱!”

一阵疯狂的疾风骤雨过后,妈妈趴在了我的身上。我轻抚着她光滑的背脊、迷人的翘臀和圆润紧实的大腿,大约有一分钟或者两分钟,她重新从我身上坐起来,轻抬美臀,从温热湿滑的阴道里吐出我那根依然坚挺硕大的阳具。

她双手握住了那根大家伙:“瞧,它还是那么精神抖擞!宝贝,它可真是调皮!”

“妈妈,你不会讨厌它吧?”

“我为什么要讨厌它?”

“它不是弄疼你了吗?”

“不错,它是弄疼我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它讨厌不起来。嗯!但我还是要好好惩罚它一下。”她又一次用阴道套住了那根肉棒,“直到它不再这么嚣张为止。”

妈妈的惩罚开始了。这是多么香艳的惩罚,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每天接受这种惩罚。

妈妈是一位好老师,更是一位好骑手。她用温暖的阴道握紧我的“缰绳”,时而上下耸动,时而前后左右地旋磨,给我带来的是无与伦比的快乐体验。

但再好的骑手也有累了的时候。妈妈的脸上和娇躯上汗水淋漓,口里也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娇喘声。

我用力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我的身下。

“你要做什么?”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妈妈,我已经被你惩罚够了,现在该是反击的时候了。”

我用力分开她的大腿,硬如铁杵的肉棒毫不怜惜地顶撞着她娇嫩的阴户,整条肉棒长约二十五公分,硕大的龟头堪比鹅卵,据我的估计,妈妈的阴道深不过二十公分,所以我每一次插入,龟头都会侵入到她的子宫。

“天啊!这是什么样的惩罚呀!好儿子,妈妈甘愿接受你的惩罚。”

“这还远远不够,我最最亲爱的妈妈。”

我双手托起她丰腴多肉的美臀,从沙发下到地上。她的体重不会超过120 磅,我轻松地就可以托举着她在房间里行走。

“亲爱的,我又要去了。”

“这样可不行。”

我停下来,并且抽出了插在她体内的阳具。没有了肉棒的堵塞,她阴道里的淫水像是被扭下了龙头的自来水一般喷涌而出。

“妈妈,我从未见过哪一个女人有你这么多的水。”

“天啊!快别说了!我要无地自容了!宝贝,这都是因为你的缘故。”

“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成心想要羞辱你,我的意思是——其实我喜欢像你这样的女人。”

“我知道,你无须跟我解释什么,有你这样的儿子是我的幸运。现在你可以重新插进来了,我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由于双手还托在妈妈的臀部,所以她亲手将龟头顶在了自己的阴道口处,我那粗长硕大的鸡巴又一次进入了她的体内。

“哦!天啊!太美了。我怎么会生出像你这样的怪物?你的这根肉棒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我很高兴你会喜欢它。”

“喜欢?不,应该说是崇拜。”我没有听错,她就是这么说的。奇怪吗?妈妈崇拜儿子的鸡巴!可事实就是这样。“宝贝,我很幸运拥有一个能够容纳它的阴道。”

“这也是我的幸运。”

“卡瓦娜说过,她说咱们俩是一对非常契合的母子。”她收紧阴道夹紧了我的鸡巴,“我知道她其实说的就是这个。”

多有意思啊!妈妈居然在告诉我,说我的鸡巴与她的阴道相契合。我太爱她了!

“她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她的眼光很独到。”

“而且她的想法非常大胆!”我说,“她好像一点也不在乎我们的母子关系。”

“这正是她看中你的原因。”妈妈在我的怀里耸动着娇躯,因为我的鸡巴已有了变软的迹象。“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利用这种特殊的家庭关系做背景了。”

“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母子做过她的模特?”

“就我了解的,不单是母子,还有父女和兄妹之类的,她说真正的艺术就得打破一切的常规与禁忌。”

“她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大师。”

“谁说不是呢?亲爱的,你现在怎么啦?要是劲头过去的话,可以把我放下来。”

“不,我还没有射精呢!”

“宝贝,不要把射精当做一种义务。瞧吧,你的肉棒又在变软了,这说明你已经不再那么需要我了,对吗?”

“不,妈妈,我只是被说话转移了注意力而已。你瞧好了,我很快就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我只稍稍抽送了几下,插在她体内的鸡巴便又硬了。“瞧,我说的没错吧?”

妈妈挺起下身迎合着我的抽插:“你还这么年轻,所以很容易就能勃起。但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你更多一些刺激才对。”

“作为儿子,能把鸡巴插进你的阴道,这还不够刺激吗?”

“你说的当然没错,但就像审美疲劳那样,再大的刺激在适应了之后也会趋于平淡。所以我想给你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

“你把我抱到门口去。”

在门口,她打开了房门:“现在抱我下到一楼,然后再上来。”

我不敢相信妈妈居然会提出这么大胆的建议。她虽然住的是三楼,下去再上来也就几分钟,但谁能保证在这几分钟里不会有人上楼或者下楼?

冒着被别人发现的危险,这我可不敢。毕竟我是在跟自己的妈妈性交,母子性交可是人伦之大忌。

我站在打开的门口,心里扑扑直跳。原本快要变软的鸡巴又硬得生痛了。一阵凉风吹来,我和妈妈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快点啊!宝贝,你在害怕吗?我可是非常期待的哦!”她用双腿夹紧了我的腰。

“你不会是真的想要这样吧?万一被人发现了,我可以一走了之,但你却要承受别人的指责。”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妈妈一面说话一面不停地跟我性交着,“在这栋楼里,男女性爱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但我们是一对亲生母子……”

“有谁会知道你是我的儿子呢?”

这倒没错!在这里不会有人认识我。妈妈看上去那么年轻,而我又显得如此老成,只要我们不说,还真不会有谁想到这上面去。

罢了!

我双手托举着全裸的妈妈迈出了房门。每下一级台阶都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我们很快来到了楼下,就在一楼门厅里,母子俩开始了疯狂而又刺激的肉体撞击。

这里是整楼住户进出公寓的必经之所,不会有人想到在这静寂的夜里,一对如假包换的亲生母子会一丝不挂的搂抱在一起,狠狠地撞击着对方的下体。

“哦!够了!该上去了!”妈妈兴奋地说道。

“不,我还要爱你更多,妈妈。”

“别叫我妈妈。亲爱的,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的。”

“我要把我全部的子弹都射进你的身体,就在这里。”

“天啊!这太疯狂了!可我喜欢。”

抱的太久让我感到有些吃力。我于是把她放下来,她蹶着屁股双手撑在墙面上,让我从后面干她。

在门厅的灯光下,我们赤裸的肉体显得格外醒目。妈妈用她生过我的阴道紧握着我的肉棒,而我大力地抽送着鸡巴,用粗壮的阳具使劲地摩擦着她的阴道内壁。在莫大的刺激下,我很快就有了射精的冲动。

“我想我要射了,妈妈。”

“射吧。不要有任何顾忌,我随时准备迎接你的播射。”

我从后面抱紧了她,又继续用着全身的力气快速地抽送了百数十下,然后在这白天人声鼎沸的公共场所开始了乱伦禁忌的播射。

周围十分寂静,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射精时我的肉棒虽然抽搐得异常剧烈,但表面上却瞧不出有多大的动静,如果有外人碰巧看见的话,顶多就是看见一个裸体男人紧贴在一个同样裸体的女人身后而已。

然而在那短短的数秒钟里,上亿个生命的种子正通过我粗长的阴茎向着她的子宫快速游去。这是鲑鱼的回游,也是一个男人在向他的女人宣示自己的主权。

妈妈转过身来,阴道里装满了我的精液。我再一次地扛起了她。她疯狂地向我索吻,我的舌头跟肉棒被她上下两张嘴同时紧咬住不放。我们相互交换着体液,那一刻整个世界只因我们而存在。

然而,这世界远不止我们两个。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两个年轻人一路小跑着闯入了我们的世界。那是一对情侣,他们惊讶地看着我们,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其实这一切并不意外。在这栋公寓楼里住着好几十户人家,有人进出是很自然的事情。可我还是很紧张,毕竟我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阴道里,他们的出现太过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但我更担心的还是妈妈,我知道她一定也和我一样紧张,因为她明显收紧了阴道——更确切的说是发生了轻微的阴道痉挛。

“没见过泡妞吗?”我故意让自己表现得很强悍。

还没等那两个人说话,妈妈已经用行动在回应我了,她耸动着迷人的娇躯,生我的阴道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套弄起我的鸡巴来。

“对不起,我们无意冒犯二位。你们继续好了。”男的说。

“咱们走吧。”女的拉着男友的手说。

这对情侣很快上楼去了,门厅里又只剩下我和妈妈。

“你真勇敢。”她说。

“你不也一样吗?”我用鸡巴顶了她一下。

“我只是在配合你而已。”妈妈说着又挺起下身和我打起了肉战。“我有点担心,怕你会变软,然后从我里面滑出来。”

“是因为紧张吗?不,只要是在你里面,我永远都不会变软的。”

当我抱着妈妈重新回到她的房间时,我感到一阵轻松。虽然已经射过一次精,但肉棒依然坚挺着插在她的阴道里。明天就要飞往美国了,我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好在妈妈也有同样的想法,那一夜我们一直性交到天亮。

分手的时候我们精疲力尽,原本沉甸甸的阴囊已被掏空,妈妈肥厚的阴唇变得更加肥厚,那分明是被我肏肿的缘故。

“瞧吧,孩子,看看你都把我弄成了什么样子。”妈妈冲我挺起下身,让我看着她那被我蹂躏得不成样子的阴户。

“对不起,妈妈,这都怪我。”我说。

“也不能全怪你。”妈妈深情地注视着我说,“是我说不进去就不算乱伦的。”

“可我终归还是进去了,还把你折磨成这样。这都是我的错。”

“孩子,你不要总是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其实先走出第一步的人是我而不是你,而且对我来说这也不是什么折磨。”

“你只是想要解决我的困惑。”

“这只是原因之一,宝贝,其实我也有那种需要。从这件事上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是谁,哪怕是一对亲生母子,用相互摩擦阴部来排解需求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不错,妈妈,当你用阴户摩擦我的肉棒时,我只想狠狠地插进去肏你。”

“但你却迟迟不肯插入。如果不是我主动,恐怕你宁愿胀爆你的肉棒也不愿填补遗憾。”

“所以我才感到惭愧,妈妈。”

“傻孩子,你要知道儿子的爱永远没有母亲的爱来得深沉。”

妈妈的话没错。为了我,她可以不顾一切,而我却总是想的多而做得少。

分手是必须的。好在我没有留下什么遗憾,留下的只是在妈妈体内快意射精的美好回忆!我想妈妈也不会留有什么遗憾,因为她最爱的儿子给了她那么多爱的精华!

分别的时候,我说:“妈妈,下次再来牛津,我们还可以再次合作,一起模仿贝尔塔尼的那尊著名的雕塑吗?”

“是贝尔尼尼,我的傻孩子,”妈妈脸上挂着她特有的迷人微笑。“看来你做模特已经上瘾了。”

“你知道的,只要是我喜欢的事,我总是很容易上瘾。”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你还没说可不可以。”

“你是为了慈善,而我是为了艺术。”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亲爱的,我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把自己拴在某个男人的身上了,可现在我发现我又错了。”

“你是说——我?”

“不,我说的是它。”妈妈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用力握住了那根肉棒。

我看了看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忙着检票,但我却还是轻松不起来。因为马上就要登机了,而我却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勃起了。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