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欲之秀美含蓄的妻 (十四) 作者:hgu7788

(十四)

兴奋与心痛的感觉混杂,我手握早已昂扬的分身,飞快的撸动!奇怪的是,我的大屌铁硬铁硬,却比任何时候都能坚持——射难求,直到屌头的冠状沟传来生疼的感觉,我颓然的放弃!

妻背着我被人玩儿弄!心头醋海扬波,悔意与观淫带来的快感终于让我的神经累脱,我沉沉睡去。

睡梦中,我也走进了二伯的房间:妻柔软雪白的身体被二伯和良子摆弄成各种姿势,忽儿是跪趴着,圆圆白白的尻蛋儿挺翘着,雪白的大腿根儿将绛红色的私处挤的突出出来;二伯不紧不慢的手握大屌抽打几下影那鲜艳欲滴的花瓣,就着蜜汁刺入花房;忽儿妻仰躺着,将两腿大大的打开,二伯从她的背后环抱着,双手扒开她的腿根儿,良子趴着凑近妻的蜜屄,咔咔的按下快门,接着问了影句什么。妻微张着迷人嘴唇,从牙缝里催促着快些。良子挺着大龟就要刺入。

我见状,上前拦住,将我早已硬挺的阴茎凑近妻的肉穴,妻微微闭着的美目睁开了,她用手遮住自己那令所有男人销魂的私处花瓣,口中说道:“不!”然后回首吻了下背后抱着她的二伯下,在二伯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浩娃,影说了,今晚她不想让你碰呢。嘿嘿,还是让良子肏她肏吧!”说着,二伯双手抓紧了妻的双白兔儿般的奶子!那双温婉的奶子被蹂躏的变了形!

“额……”妻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叔,俺怕嘞……”良子边瞅着我便意味深长的说,“俺怕被告成强奸哩!”

“这小子坏的狠,肚子坏水儿。我才不信他会怕。”我在心里嘀咕着。

果然,便见二伯跟妻耳语了几句。妻瞪了我眼,“良子哥,你来……你来干我!”说完,羞的回头不看,二伯趁机用他那被烟熏过的脏口噙住了妻的嘴儿,贪婪的吻起我的妻。而良子则就着妻的蜜水刺入了妻的美屄!

我手中握着的肉炮再也憋不住的喷出股浓精,抛物线般的落在妻的胸前!随即,我便从梦中醒来!电脑里,录像早已播完。我两腿间也流了滩。

晚间,我缠着妻做了次爱。这算是回美周以来我俩第二次做爱。由于下午趁着妻外出与瑗瑗逛街的机会,我看录像射了次,这次的爱爱我坚持的时间特别长,而妻也反常态,主动了很多,几次都挺腰撅臀,追觅着我的阴茎。这些细节她可能没注意到,但我知道这是她这次回国期间被二伯等人开发的,渐渐能放开追求欢爱中的快乐。

“老公,瑗瑗要请我去跟她做几天伴儿呢。”妻腮边带着高潮后的余韵,宛如饮过了醇酿,显出两片酡红,配上她那会说话的眼睛,微微翘起的鼻尖,美艳不可方物,连我都时失神。果然是美人如花,需要男人的“精”心浇灌,

丹尼被生身父亲的属下带回国探亲,偌大的house 只有瑗瑗人,上来的确会不适应。影难得有这么聊得来的闺蜜,我决定成全她们,就让妻去与瑗瑗住阵子吧。

见我点头,妻雀跃起来并淘气般的在我的脸上啄了下,“老公真好!”

“记得回来好好补偿你独守空房的老公哦。”

“你也要守身如玉,别干坏事哦。”妻也跟我开玩笑。

瑗瑗本人爱美爱干净,不化妆不出门。自家屋子虽然人少,但每周都有叫家政上门服务,几十个大小房间都收拾的尘不染,所以影进门之后难免发自内心的夸赞:“瑗瑗,你家收拾的真漂亮!”

我们平时也有憧憬我们的第套房子会是什么样子,妻看着漂亮的singlehouse,不由得感叹:“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买的上房子。”引来的却是闺蜜的阵沉默,妻马上意识到这房子是瑗瑗委身于那个大佬换来的,房款也百分百是贪污来的赃款,这多半是瑗瑗的心病——无意识的伤到了好朋友,影的内心阵后悔,脸上也显出尴尬来,嗫喏着说“我不是有意的。”

瑗瑗这时却收拾好了心情,“没关系的,我拿你当姐妹,你也别见外。现在没外人,我倒愿意把这事前前后后聊给你听,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呢。”

说着,她开始手脚利索的准备零食、做水沏茶,同时不停的将自己的身世道来。

瑗瑗16岁就凭借副好嗓子考入北京那家中国最高音乐学府,师从J 姓音乐大师。虽然师弟师妹们也都很优秀,但瑗瑗不论嗓音还是脸蛋儿仍然显得出类拔萃,毕业之后很快走红,并顺利进入部队某文工团。本以为有了铁饭碗,可以按部就班的立业成家了,可赶上了改革开放,部队也不免被各种风气污染,最突出的,随着军队的腐败,文工团渐渐成了各级领导的后宫,至少是后宫后备团!瑗瑗虽然自身条件好,却无巴结之心,无奈某Z 领导看上了她,百般刁难,她就如陷进张看不见的巨网,越挣扎就越无助。眼看不仅自己的工作不保,连在家乡某国营企业上班的父亲、弟弟也要失业,她只得就范。

几年之后,眼见该领导的官越做越大,情妇也越来越多,尽管Z 仍然离不开自己,但瑗瑗却不愿继续做他的玩物,尤其是Z 的癖好尤为令人难以启齿;而此时瑗瑗怀上了Z 的孩子,她便趁机提出出国生子,Z 大概也想着能有个孩子开枝散叶,毕竟,自己为官多年,不定什么时候就东窗事发。

就这样,十多年来,瑗瑗出国多年就没回过国。反正父母家人也早已不认自己的了。她也算了无牵挂。

但几年前,高升常委的Z 却派了自己的警卫员谭明来找她,说是多年不见,非常想念,要谭明弄些母子的音像资料,想他们的时候好看。

自此,谭明便经常的三五个月来美次,录了视频带走。这些年网络通讯发达,Z 却坚持不上网,只说网络都是被美帝监控的。执意让手下跑来美国录好了带回去。

渐渐的,Z 不再满足于看到瑗瑗的生活照,他试着让谭明带回了些瑗瑗穿着性感的影像资料,竟发现自己软了几年的分身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这对于曾经驰骋红尘,在上了岁数之后却力不从心呢的Z 来说如获至宝,竟慢慢试着让谭明录了瑗瑗裸体、直至要录了瑗瑗与谭明交媾的视频来刺激自己的勃起,而这也的确管用!瑗瑗迫于经济命脉掌握在老头子手里,同时自己也需要性方面的满足,屈从了这种安排。

妻听得目瞪口呆,不由得脱口而出:“男人都是这么变态的吗?”

妻的这句话大有语病,而瑗瑗冰雪聪明,马上捕捉到了其中的漏洞。“哦,还有谁是这么变态的?你家浩子吗?咯咯……”

妻大窘。

“说来听听嘛!放心,我说了是姐妹间的私聊了!”

妻红了脸仍是不开口。

“好了,不逗你了。挺晚的了,我们洗个澡,睡觉吧。”

瑗瑗家床大的很,俩人洗澡过后说笑着起上床。

“丹尼半年后才回来呢,欸,平时为他操心觉得这负担啊好累人。这走,还挺不适应的。”

“这么长时间哪,不怕耽误上学啊。”

“回来再请人对补课吧。这边的课业负担本来也不重。”

影正犹豫着要不要提那天丹尼的不同寻常的举动。

“对了,希望浩子不会埋怨我哦,把你从他那儿抢走。呵呵。好妹子,告诉姐你的第次,好不好?刚才姐可是跟你聊了很多自己的事了呢。”

说着,瑗瑗关了大灯。

昏黄暧昧的光线里,妻也放松了戒备。

“什么第次?”

“咯咯,”瑗瑗轻松的笑着,“那个咯,不会是浩子吧?我记得你结婚挺晚的。”

“就是我老公啊。”妻急道。

“哦——”瑗瑗拉长了音,“那浩子是唯上过你的男人不?可要跟姐说实话哦。不然姐以后不跟你玩儿了。”

“……”影犹豫半天,终是咬牙说:“不是。”

“呃,我们冰清玉洁的影也有红杏出墙的时候啊,快从实招来,姐喜欢听。”

要不说闺蜜间的卧谈是两人互交投名状的最重要社交场合呢。最近发生的切对影来说也需要找人倾诉,而今晚的私密空间和面对的闺蜜都是难得的时机。在得到了瑗瑗再的保密的承诺之后,妻将最近发生在我们夫妻身上的事情告诉了瑗瑗。

而瑗瑗听后,嘴巴张大的足以塞进个鸡蛋。

“想不到,想不到,我听说过这样的事,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你们夫妻会…

…“

妻惶恐的说:“瑗瑗姐,求你,可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哦。”

“放心,姐不说。只要

bz。ńéτ

你肯将你家浩子借给我晚!“

“啊?!”妻脸的难以置信。

“哈哈……”瑗瑗开怀大笑:“傻妹妹,姐逗你呢!”说着,瑗瑗的手抚上了妻的大腿和臀部,循循善诱的说:“那W 和他二伯的那个真有那么粗大呢?”

妻心底里悸动了下,腿心里似乎有股东西流了出来,只得夹紧了双腿。却没有回答瑗瑗的问话。

“谭明是老爷子的老警卫了,是谭腿的嫡系传人,练武的浑身精瘦,但是肌肉发达,手掌上全是老茧,被他摸下我就浑身发软,特别是摸我那里的时候,粗操的摩挲,好刺激,不像老东西的手肉呼呼的没感觉。”瑗瑗的语气悠悠的,妻的思路被带到她描述的情景里去了,莫名感觉有些燥热。

瑗瑗已经沉沉的睡去。影有则席的毛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滴- 滴- ”手机有来信息,“定是死浩子,这么晚才想起我。”

“睡了吗?”是W !

“没呢!”

“是吗?你俩体力真好!”带着偷笑的表情。

“去你的。这么晚有事?”

“没,就是想你了!”

“切!搂着你家小如睡觉去吧!”

“想你!让我看看你!”

“去!我在朋友家呢!”

“啊?!那明晚吧!”

“明晚也在这里。”

“哦。不会是男朋友吧?!”

“去你的,是闺蜜。让我来跟她作个伴。个星期。行了,我该睡了。”

“那你回家后再聊,别让浩子哥知道,好不好?”

“不好!浩子会不高兴的。”

“求你了,亲爱的影,想你,想念你的身体:红唇,奶子……”

“服了你了!再说吧,真的得睡了。拜拜!”

妻终于吁了口气,

ωωω。零ьz.иéτ┕

锁屏,准备睡觉。

“是浩吗?不放心你啊?”瑗瑗悠悠声音吓了妻跳,惶然中,妻没来得及细想,“不是啊,是W.”

“哦,这么晚还追着你聊啊。真的假的?!色胚。要不要我多出去,你们好视频啊?”瑗瑗打趣道。

“睡你的觉吧!”

“又不想睡了。跟姐姐聊天吧。诶,影,我很好奇——像你们夫妻这样感情深的金童玉女,发生了这样的事,心里是什么样感受?来,姐姐采访你——”说着,瑗瑗握拳做话筒状,促狭的笑着说。

“去!”妻打落她的手,“感受啊?让我想想。头回的时候,我还挺担惊受怕的。感觉自己好堕落,夜里梦到我与浩离婚;甚至想到了死。”

“大概有那么个星期吧,心思不属。跟浩的交流都出了问题。我们俩都小心翼翼的。后来还是浩发誓说他的心不变,让我慢慢放下心来。”

“逐渐的,我确信死阿浩是真的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那个……”

“哪个?不就是肏!说肏. 这屋就咱姐妹两个,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瑗瑗的语气极具诱惑力。

妻红了脸,“啧- ”

“阿浩果然够BT. 你呢?被别的男人肏的时候,你兴奋吗?”

“嗯。不过……”妻斜觑了瑗瑗眼,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说:“不过,我最有感觉的是背着阿浩……”

妻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妻接着说到,“特别是W 他二伯。

有几次是阿浩不知道的。二伯他……他几乎就是在糟蹋、作践我!“妻渐渐进入状态,眼望虚空

,仿佛回到了当时,“那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粗人!身子黑胖黑胖的,偏偏他的脏手搓弄,我就浑身发软。他抽烟喝酒,满口的黄牙,喷出来的气息都带着臭臭的烟味,几令人作呕,他吻我的时候,常常憋的我上不来气,可我现在最怀念的偏偏是他对我没有任何技巧的亲吻,不,那不叫亲吻,是啃噬。还好给浩看到的都没有我与二伯接吻的镜头,我真怕浩受不了呢!

“人家的身体再轻能轻到哪里去呢?可在那个黑、矮的男人手里,就像个玩具!他轻易就能把我摆弄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腿大开、身子对折、抱着、捧着、挂着、托举着,凡是能把我的蜜处突出出来给他看、舔、插入的姿势他都能摆弄出来!他打着我的屁股肏;要么就将人家的蜜唇儿挤成个长条,从两腿间突出出来,被他的大手拍打!每当这时候,我穴里的水就股股的流出来,流的满屁股都是。

“他还……他还说羞人的话。让我叫他,叫他爹爹!”

“影,你说的我都想见识下这位二伯了!嗯……受不了!”瑗瑗呻吟了声。

“发春啊你。瑗瑗,你说我为什么会喜欢背着浩……?”

“嘻嘻。影,你骨子里透着媚!别看你平时端庄素净,旦开发出来,连我都害怕呢。”

“哎呀,人家说真的。我有点害怕,我怕我跟好两个人,需要看心理医生的是我。”

“嗯……”瑗瑗沉吟了好会儿,“我觉得根子还在浩子那里。他促成你们的第次3p,你毕竟还是受了伤的,内心还是在担心浩对你的感情。你在3 人行中的表现以及背着浩与二伯发生的几次爱爱,都是你潜意识的在测试浩对你的感情的深度或者叫承受度。嗯,定是这样的。”

“哦?”妻沉思起来。

“别担心,我觉得,浩承受的住。”瑗瑗说着,与影对视,两人从对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闪而过的丝异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