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髓方知味 (5) 作者:Vivianv5

.

【食髓方知味】

作者:Vivianv52020-8-27发表于S8

第五章 逃不掉了

和丛菲交代完工作,又和其他几位老师做了简单沟通之后,确定了最终的项目组人选,连我在内一共六人,四男两女,三位年长、三位年轻,这个组合可以说是搭配比较合理的了,简单和企业约定了时间,六月初到企业现场开展工作。

由于出差时昨晚喝酒,加上乘坐飞机,也有些累了,这个时候真的感到有点困了,我想着需要回家休息休息,等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再出来,把房间留给丛菲。所以,我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看着丛菲这几天在家住还留下的种种痕迹和气味,让我深深的感觉到家里还是需要有个女人在啊,虽然隔壁有三位美女的护士小妹妹在,但毕竟那是别人的女人,或者说将来是别人的女人,并不是我的。可现在我房间里的留下的少女的气息,让人不可自拔。

这里有丛菲的化妆品:口红、香水、护肤品一应俱全,但是眼影之类的彩妆却是没有,只有唇膏、口红,和日常的淡妆很贴合;当然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时间,但是换下来的或者是还没穿过的衣服也还是有一些,当然也有内衣,其中就有我这几天通过监控器看到的,还是成套的,黑色带蕾丝的内裤、bra,肉色、黑色的丝袜。但,这些都是属于她男朋友的,想到这里我心里的开心瞬间就消失了。

当然了,男人嘛,在自己的卧室看到女人的这些诱惑的衣服,难免会想拿起来端详端详、甚至说闻一闻,但是,我还真没有龌龊到那种地步,看一看得了。

因为,你的幸福,不是我给的,那我就是不幸的。

简单去冲了澡,让自己也清醒清醒,不过酒后的状态还在折磨着自己,看来以后坚决不能这么喝酒了。拿掉裹着的浴巾,躺在曾经被丛菲躺过、被丛菲和她男朋友在上面翻云覆雨过的我的床上,竟然还真有一点丛菲独有的气息。我能够分辨的出来,这个是Dior真我系列的香水的味道,很好闻,也很适合她,是我喜欢的样子。

心里想着就躺一会,等大概下班了的时候我就出去吃个饭,然后把我是让出来,可是,不知不觉中,在这种香甜的味道中,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能是真的有点累了吧。

觉入睡的很快,也没有做梦,可能是和喝酒有关、也有可能是因为回到了自己床、更有可能是自己床上有自己喜欢的人的让人喜欢的气味,总之,睡得很香甜。

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开门。也许是隔壁的护士小姐姐们回家了吧,高跟鞋“踏踏踏”的走过客厅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逐渐靠近我的房门。难不成是丛菲回来了?

头昏昏的,想睁开眼睛看看,却又困的不行,身体也不愿意从床上坐起来,只能任凭让这声音肆意的传入到自己耳朵里面。

糟了,我好像没有穿衣服~现在想起来穿衣服也来不及了,逃无可逃,这回该怎么办呢?只能继续睡了,反正我也起不来~

高跟鞋底撞击地板的声音停在了卧室门口,钥匙在手中晃动发出声响,随后,门锁被钥匙插进,缓缓的转动之下,门应声而开,一股久违的少女气息传了过来。

我的卧室进门处有一个空间被我装修成了一个小型的衣帽间,所以,进卧室的时候一般都会在这个位置换衣服,但从这个位置却看不到床的情况,也正是这个情况也有了后面的情形。

我还记得白天丛菲的穿着打扮,上身一件白色蓬松小衫,胸前的碎花虽然掩饰住了她那傲人的双峰,但是那不甘被藏起来的双乳还是直挺挺的存在着。举手投足间依稀会露出诱人的小腹和肚脐眼。下身穿一件蓝色紧身9分牛仔裤,配上一双黑色高跟鞋,勾勒出修长的双腿。浑身上下只佩戴了一对不大不小的耳环,整个造型非常的少女、俏皮、阳光,俨然公司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丛菲和往常一样,进卧室门之前,先换掉了高跟鞋,穿上拖鞋走进卧室。之后,在衣帽间里,脱掉了小衫、褪去了一身的疲惫,然后解开了胸前的束缚、摘掉了浅色的胸罩,胸罩并非常规那种,而是背后交叉细带的,衬托出完美的后背,而且是前扣式的,试问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看了绝对诱人!脱离开胸罩的束缚,两个大而坚挺的乳房弹跳着就蹦了出来;弯腰脱掉了衬托着腿型、臀型的牛仔裤,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还护在下身,和胸罩亦是一套。

大家都说,当女人穿成套的内衣的时候,就是说明自己已经准好了一切,愿意接受男人的爱,也是在像男人示爱。

照着门口的镜子,看着黑暗中模糊的身形,双手托一托双胸,嘴里喃喃自语:“就这身材,哪个男人能不爱!”转身,抚摸一下屁股,在翘臀上轻轻一拍,“啪”的一声,甚是清脆。

可能,这就是女人独自一人在家时的真实流露吧。

体香越来越浓郁,丛菲似乎向床边走来,我挣扎着也睁不开眼睛,但是朦胧中可以感觉到丛菲在向床边走来,她却好像没有发现我。可能是房间里拉着窗帘,屋里太黑,而她刚刚进来没有适应这黑暗吧。可是,丛菲并不开灯,眼睛盯着床上的位置看了五秒钟,而这五秒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但是好像她并没有发现什么。

丛菲嘴里咕哝着:“也不知道辛芃去哪里了,发消息也没回,想请他吃个饭也没机会。这都九点多了,办公楼都锁门了,真不知道他去哪了。”

缓缓的,丛菲越来越靠近床。

“太累了,可算是加班到头了,得亏是这几天住这里了,不然这几天大半夜的回到宿舍都得很晚,还不安全,等明天见了辛芃得好好谢谢他。”

“还是有点太对不起他了,住着人家的地方还让男朋友来了,该死该死!这货一早走了也不说打个招呼,唉,我这是谈恋爱么,感觉像是约了个长期炮,平时也不说给我多打打电话、发发信息。”

“嘻嘻,昨天倒是挺舒服的。对了,昨天还剩下小半瓶红酒呢,也别留给辛芃看到了,喝了算了,还能睡个好觉。”

不知道丛菲是怎么想的,这个时间一直在自言自语,这或许是有些人的习惯吧。而且,她也不开灯,就在黑暗中摸索。似乎,她走到了窗前,轻轻拉开了窗帘一角:外面月色明亮,繁星点点,不得不说在帝都住在高层还是很有优势的,没有遮挡物,卧室里可以看到日出、看到月光、繁星,客厅一侧可以看到日落,整个周边的风景都尽收眼底。

透着月光,屋里似乎亮了一点,丛菲拿了红酒,也不拿酒杯,回到床边,直接坐在了床下的地毯上,举起瓶子直接对着瓶子直接喝,一边喝一边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如果我男朋友能和辛芃一样就好了,虽然年龄没大我几岁,但是成熟的那么明显,而且事业有成,待人接物也好,对人也是那么的细心,唉!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顿顿顿……”喝下几大口酒……

“有点想他了。”

“二哈啊二哈,你知道吗,你的主人特别的好,我有点像喜欢他了,但是我有男朋友,我不能那么做。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感觉好心安,好有安全感。”

“你知道吗,他帮我太大的忙了,帮我家人看病,又带我们去玩。上次我们去玩,都没带你去,你吃醋不呢?嘿嘿……”

二哈狗子也是个重色轻主的家伙,就这两天跟丛菲关系处的这么好,现在也是围着丛菲转,都不说到主人这里来。现在可好,直接趴在丛菲的大腿上,甚是幸福~

“还记得那天晚上,真的好尴尬啊,竟然听到我爸妈在做……做那事,竟然是我和辛芃一起听到的,还听得全程,也是的……啊!反正你也听不懂。真不知道听到的时候辛芃是怎么想的,我都不敢抬头看他,真的是羞死人了。”

“不过,在外面亭子里的时候,有那么一刻,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就算世界都停止转动都好。”

随着不断的自言自语,丛菲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给了二哈听,也把酒喝完了,似乎她的酒量实在是一般,她从地毯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感觉身子非常重的砸在了床上。得亏我的床是1.8× 2米的,不然可能就要砸到我了,也幸好我在睡梦中翻滚到了床的最里面,才躲过一劫。当然了,这一米七的身高、刚刚百余斤的体重,浑身的肉都长在该在的位置,真的被这前凸后翘的身材砸到也是幸福的。

我挣扎着终于睁开了眼睛,借着月光看着只穿一条内裤的丛菲,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而除了下身,身上全部一览无余。

这个时候,轮到我犯难了,现在我是起来还是不起来呢,试着活动身子,却依然没有力气,如果真的起来,我们面对面,那多么的尴尬。就这么犹豫着,丛菲翻了下身子,向我这边转了过来,我避无可避,被她抱在怀里。

胸前两座巨大的山峰将我的脸盖住,我虽然做梦都在梦到这种场景,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也是始料未及的,不过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味道香甜、触感柔软……就在我陶醉在这种感觉中的时候,丛菲说话了……

“别闹,好痒……”

我一动不敢动,但呼吸还是会让她的胸有感觉。

“嗯,老公,好痒。嗯?”用手在我后背和头上摸来摸去“不是老公啊,辛芃么?额,喝多了吧,脑子想什么呢?辛芃怎么会在这呢……”

“辛芃,我有点喜欢你了呢”手臂用力,把我的头埋在她的胸里面更深了“我不想叫你辛芃、辛总了,我叫你蜀黍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蜀黍,你喜欢我不?我那么可爱,你怎么会不喜欢我呢,是不是?”

“你亲亲我好不好?我知道我在做梦,但是在我梦里你能不能听我的话,我现在是你的领导,你得听我的,知道吗!不然我要打你的!”我都快被她在胸里面憋的窒息了。“你说我的身材好不好,胸大不大,我觉得我身材挺好的呢,前凸后翘大长腿,我还有马甲线,不信你摸摸。”

我的手被丛菲拿着去摸她小腹,果然是平坦光滑,这个时候她却喊起痒来。

“好痒啊,你摸摸我的胸大不大,弹不弹,嘿嘿,你亲亲她们。”丛菲可能是真的喝多了……

这个时候,胸开始在我的脸上摩挲。“你亲亲我嘛,嘤嘤嘤,在我梦里你都不能满足我吗?嘤嘤嘤……”

此时的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开始回应丛菲,开始亲吻双峰,和她一起享受这一刻的情欲释放。

开始的时候,我只在胸的上半边和锁骨附近亲吻,偶尔吐出舌头来舔一舔、吸一吸,慢慢的丛菲开始更热烈的回应我,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胸上,按着我的手揉捏自己的胸,另一只手被她拿到嘴边,将食指一个关节、一个关节的含到嘴里,直到整根食指全部没入她的小嘴巴里,还用小巧的舌头不断的勾勒着我的手指,不一会又把中指和食指一块含到嘴里不断的吞吐。

这个状态下,我还怎么能忍得了,唯有向丛菲的胸前的两个嫩嫩的小葡萄开始进攻,乳头被我整颗含到嘴里,舌头不断的在乳头上打转,丛菲扭动着上身激动的回应着我。

丛菲将两个胸推倒中间,我开始忽左忽右的亲吻两个胸,甚至可以把两个乳头一起含到嘴里面,这让丛菲直接呻吟了出来。

腾出一只手,我开始在丛菲的小腹游走,隔着内裤去摩挲着丛菲的下面,从内裤的边缘伸进去手指,那一片泥泞显示出丛菲是如此的动情。手指沾着丛菲的爱液,在阴蒂上轻轻的抚摸,偶尔用两只手捻一捻阴蒂,让丛菲爽的叫出声来。虽然,我也是情欲高涨,但是我仅有的理智告诉我,不能突破最后一道防线,这样对她不好,慢慢的我放慢了节奏,但是丛菲却变得主动了。

抱住我的头埋在她的胸前,扭动着屁股让阴部主动去摩擦我的手,嘴里还不断的咕哝“蜀黍、蜀黍,快点、快点……”

我想,不让她舒服了肯定是结束不了了。

手指在阴蒂上的动作加快,在阴道口上下的摩擦,刺激着小阴唇,上面也不闲着,从乳头、乳房向上亲吻着,直到锁骨、脖子和耳朵,随着呼出的热气,上下一并的刺激让丛菲不断的呻吟着,甚至开始叫了出来,下面的爱液也越来越多。

啊……啊啊……呻吟变得大声,我最后有终于亲吻到她的双唇,在触碰到她的那一刹那,她的嘴唇颤了一下,继而开始回应我。

起初,是咬我,轻轻的咬我的下巴、咬我的嘴角、咬我的上下嘴唇,单并不真正的和我亲吻,可能她这也是在试探,试探我也是在试探自己,试探自己能不能跨过这个坎。

最后,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她含住了我的唇,停了两秒钟,而后微微张开嘴,吐出小舌头,在我的唇上慢慢的舔着,而我也无法继续忍受,开始回应她,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时而两个舌头深入到我的嘴里面、时而两个舌头又被丛菲吸入到她的嘴里面,不断的交换着我们嘴里面的爱液……

而下面被我的手刺激的已经泥泞不堪,身体浮动的状态越来越大,不断的迎合着我的手指的动作。而她,原来抱着我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游走,从后背到屁股,在摸到屁股的时候,手似乎停了一下,似乎在诧异我的浑身赤裸。停了两秒钟后,小手继续动了,似乎在寻找着那一根铁棒的踪迹,爱丽丝梦游仙境,终于小手找到了我鸡巴的所在,被她握在手里,开始慢慢的抚摸,时不时还会抚摸着蛋蛋,甚至会略过屁眼的位置。

我有一种错觉,丛菲并没有喝醉,而是清醒着的,但是到底是不是清醒着的,我也不需要去深究,因为在这个情况真的清醒了,我们反倒变得不能面对,就让这一层窗户纸隔住我们的双眼,让我们享受这一刻吧。

我们热烈的接吻,我手一边刺激着丛菲的乳头,一边抚慰着丛菲的嫩嫩的小逼,但是我却只敢在逼的门口徘徊,不敢真的把手指伸进去,更不要说真的和丛菲做爱,把我的鸡巴插进丛菲的逼里面。纵然,丛菲的小手在套弄我的鸡巴的时候不断的表现出让鸡巴靠近她的小逼的动作,但我还是忍住了。

接吻变成亲吻胸,口舌刺激着两个乳头,让丛菲叫的更大声了,而我也加快了刺激阴蒂的动作,整个手掌在阴道口不断的摩擦。

“啊啊……啊……好……舒服……”丛菲叫出了声“蜀…黍,我……好……喜欢,再……快……一点,嗯嗯……嗯……啊”

随着小逼不断的收缩,丛菲的屁股也跟着挺在了那,丛菲停下了动作,只剩下屁股还在一颤一颤的……

丛菲高潮了,被我从手弄到阴蒂高潮了~隔了一分钟,丛菲的身体开始软了下来,虽然阴蒂高潮不如阴道高潮爽来的更高,但是毕竟是喝了不少的酒,丛菲还是累了,除了抓着我的鸡巴的手还没有松开,整个人已经沉了下去,而我任凭鸡巴坚硬如铁,但是却一动不敢动,就这样扶着丛菲慢慢的躺着。

其实,就这样的话,真的也很幸福。

一屋,两人,赤裸 一爱两高潮 伏一床两人入眠 人生何所求

渐渐的,我也慢慢的再次睡去,这次睡得更加香甜。接近凌晨,丛菲翻身,我惊醒,看一眼窗外,东方初初露出鱼肚白,屋里也变得有点明亮了,这个时候也能看清楚丛菲的整个样子。

丛菲向外侧躺着,双手乖巧的放在胸前,双腿交叉着,一条腿蜷曲、一条腿伸直。

我慢慢的坐起来,从床位下床,蹑手蹑脚的怕把她吵醒了,走到她的前面,看着丛菲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满足的表情、似乎也还带着一丝笑意。

两颗傲人的大胸从手臂处溢了出来,乳头、乳晕是那么的粉嫩,真让人忍不住想含在嘴里。小腹平坦,划过腹股沟,内裤半穿着,露出一点点阴毛,靠近一看,阴毛有修剪过得痕迹。双腿修长,皮肤白皙、顺滑,脚趾上涂着各自不一样的指甲油,脚型很好看,肯定是足控的最爱。

试问,这样人前清纯高冷的御姐,实际上自己却是这样热爱生活的女人呢,这样的女人,谁能拒绝的了?

就这样呆呆的看了一会,好像丛菲的睫毛动了一下,此时我不敢再看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丛菲肯定就会醒了,那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个场景呢?我浑身一丝不挂,她只留一小内裤半穿在腰间,此情此景,无法言喻。

我迅速的站起来,找到衣服,慢慢的穿上,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又轻轻的把门关上。

去卫生间洗漱完,正要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刚刚下夜班回来的护士小室友-张君君。

“早啊,这是刚下班?”我低声问。张君君是附近一个三甲医院的护士,具体是在哪个科室没有细问,有时候排班会需要值夜班,所以会在早晨才回来,因为回来的时候比较早,多数时候早上碰不上,只有白天在家才能碰上,而白天在家的时候遇到的也是穿着家居服或者睡衣的她。

而现在的张君君,虽然一脸的疲惫,但是难掩疲惫下的美丽,她的穿衣风格可以说非常的“飒”,平时聊天、发朋友圈也是如此,非常符合90后的形态。今天,上身穿一白色BF风棉质白色休闲衬衣,下身穿一黑色小短裤,脚上配一长筒黑皮靴。一米七多的身高,这样的穿着非常的惹人爱,虽然胸不大,但是正是这小小的胸配上这样的穿着,搭配着一个简单的项链才会让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清纯而丝毫没有色情感!

“嗯,最近是夜班,你今天好早啊!”

“啊……今天有点事得早一点。”我怎么能说出实情呢~“那你早点休息,辛苦了~”

“嗯嗯,谢谢小哥哥”

带上东西,我走出了家门,找个地方吃个早饭,就去了公司,好在是这个时间公司楼门已经开了,等一下我还可以到办公室里休息休息。

吃完早饭,边看朋友圈边走路去公司,翻着翻着就看到那一日在机场遇到的漂亮小姐姐安琪的朋友圈:

“一早,落地帝都,一切安好……

你好,清晨……”

配一张飞机在停机坪的照片~

点赞+留言,“回来帝都了啊,辛苦了,这么早的航班!注意休息!”刚刚点完发送,一抬头,我眼前的这位美女不是安琪么?

还是那干练的短发,胸前戴细链的琥珀色玉葫芦,一身蓝色,蓝色短T,蓝色长裙,左手手腕戴潘多拉手环,外加一蒂芙尼手表,右手则是拎着一个和鞋子撞色的深棕色小皮包,当然还拉着一个小皮箱。

“辛芃……”

“安琪……”

我们异口同声的惊出对方的名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