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之心-2005(吴芳版) (完结)作者:feiyun4

【少女之心-2005(吴芳版)】(完结)作者:feiyun4

少女之心-2005(吴芳版)(注∶希望版主不当老版少女之心删除) 作者:feiyun4

我叫吴芳,浙江丽水东方宾馆的客房部经理,我每天接触各类异性,我就会 不顾一切地去追寻男女之间的乐趣。甚至往往比对方还要主动百倍,平时的正经 和矜持也只不过是时机的把握罢了,只有这样才能回味到幸福的刹那,以此来丰 富我的内心生活,年轻的朋友,珍惜自己的青春吧!人生如梦,转眼百年啊。

记得很早就对性方面产生兴趣了,大概在十岁时,对异性的身体产生了好奇, 但在当时,我还是对成熟女性的身体比较感兴趣,我经常躲在浴室的门外偷看妈 妈洗澡,有一天,妈妈进浴室准备洗澡,我赶紧趴在门外偷看,只见妈妈几下脱 衣动作后,露出的是个白生生的身子!透过门缝正好看到胸部,那皮肤真是又白 又嫩就象涂了一层奶油;两团鼓鼓的半球状柔软肉球挂在胸前两侧,那巍颤颤的 肉球的顶端是一片粉红色的、铜钱大小的嫩肉,而其中央则傲立着一粒小小的、 红红的肉粒。

看到这美景,我兴奋得有晕眩的感觉,只得回过来深深吸了几气;这时隔壁 传来了水声,她开始洗澡了。再看过去,只见随着洗澡的动作,那对丰满的乳房 微微上下颤动,那水儿流过后,只在其上留下几滴水珠,只觉非常象鲜嫩多汗的 水蜜桃,很有狠狠咬一口的感觉。这时,妈妈弯下身来,准备洗下身了,只见一 只白白的手拿着肥皂正在两条浑圆的、雪白的大腿中间来回擦动,而那雪白的大 腿中间是一大片黑森森的毛儿,努力想看清那黑毛底下的秘密,可惜由于手和角 度的影响,始终无法得知。

开始冲水了,肥皂的白泡被冲走了,黑森林经过暴雨的冲洗,象一水草一样 贴在那神秘之处,但它实在是茂密的,秘密还是秘密,那神秘之处还是看不到。

只见那黑毛所长的上端,呈现小丘状微微鼓起。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就是阴阜了。如是者过了几年,我已念高二了,身体 也逐渐发育,正是姿色迷人、分外漂亮的年月,就拿我的身姿来说,不是夸口, 比电影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全身都放射出少女特有的诱人媚力。

我的性格也很活泼,全班的男同学都和我说的来,但我最喜欢我的体育老师, 阿树老师,他个子不算高,大约在1。7米左右,但却有一身结实的肌肉,最吸 引我的,当然是他那鼓鼓的下身,在两腿之间夹着,透过紧身裤子还能隐隐约约 看出他胯下那雄壮的阴茎的轮廓,让人产生一种说不清楚的向往和好奇心,感觉 到它如猛虎潜伏般的雄风和随时都会爆发的能量。

阿树老师的寝室就在学校边上,有一天,我在玩耍时,不小心扭伤了脚,刚 好阿树老师经过,就扶着我到他寝室去搽点药,他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膝盖上,用 手在我受伤的部位按摩,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恨不得让他那跃跃欲出的巨 大阳物插入我那痒得难熬的阴户中去,我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将脚向他大 腿根移,他的阴茎早已变大坚挺,我用脚后根去蹭了一下,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 瞟了我一下,同时,他的手慢慢的离开我的脚,一点一点的向我的大腿根部摸来, 觉得很害羞,又很期待,阿树拉下了我裤子的拉链,往下探索我的下身,他的胆 子更大了,用手在我阴部轻轻的捏着,我浑身颤抖,整个身子一下就软了,倒在 了他的怀里,阿树大喜过望,一手搂着我的身子,一手从衣领伸进去抚摸我那柔 滑的大奶子,我混身颤抖,眇目微闭,“嗯……唔……嗯……”地轻声呻吟,阿 树低下头,轻轻的吻着我红红的嘴唇,用舌轻轻的在我嘴里试探。“嗯……”我 的舌头不自觉地迎接过去,两个人的舌头搅在一起,“唔……唔……”,我颤抖 得更厉害,阿树见时机成熟,轻轻地抱起我,放在床上,开始解我的衣服扣子, 一边仍隔着衣服不停地抚摸,从鼓涨涨的大奶慢慢地往下摸,摸到肚上,腰眼上, 摸到那包在裤子里的三角地带,我开始扭动着,任由老师脱我的衣服,脱了衣服, 阿树解开我的乳罩,雪白的大奶,嫩嫩的,鼓鼓的,中间嵌着一颗粉红的樱桃, 正坚挺着,鲜艳欲滴,他忍不住伏在我身上,吻着那柔软的乳房,轻含粉红的乳 头,“嗯……唔……呵……啊……”,我扭动着娇躯,伸出那如莲藕般的玉臂, 缠住阿树的脖子,腰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往上挺,阿树的舌头从雪白的乳房舔呀 舔,一直舔向雪白的肚子,舔到肚脐下,我觉得浑身一松,从阴道里涌出一股热 流。阿树脱下我的长裤,那粉红的三角内裤,包着丰满的阴部,里面黑黑的阴毛, 隐隐可见,在那凸出的部位,三角裤已湿了一片,更显出里面的两片肉来。

其实,当时我对男女间的事是略知一二的。知道做爱是男性把阴茎插入女性 阴道。而且,男性的阴茎会勃起。但当我真的看到他的阴茎时,我确真的惊呆了 因为,他的阴茎大的超人预料。不仅粗长勃大,而且愤怒般的高高挺起。足有半 尺之长。更无法想象这根巨物插入自己体内时是何种滋味。

他的阴茎几乎在脱去衣服的同时便从他丰富而卷曲的阴毛下高高的挺立起来, 因勃胀而有些发紫的龟头在高度的性兴奋下向外分泌着粘润而透明的液体,雄壮 的阴茎因充分的勃起竟象一根弹簧一样不屈的挺向他的小腹。我新奇的握住它想 看个究竟,但几乎在我握住它的同时,那阴茎却在瞬间弹跳了一下,从我的手中 挣出又坚强的挺立起来。于是我再次紧紧握住它,仔细看了个究竟。

他的阴茎真有半尺长,粗的几乎用两指环绕不住,浑圆而发紫的龟头博大的 翻露在阴茎顶端。因充分的勃起,粗长的阴茎体上爆满了条条青色的血脉并热的 发烫。握在手里我甚至感觉到阴茎血脉的激烈跳动。我忘情的抚摸着这根男性雄 壮的巨物,茫然思索着,“它需要什么?为什么要把它插入一个女孩的阴道?对 一个不经事的女孩来说,把这东西插入自己体内,简直是一种可怕的刑罚!

但更多的女人却又常常企盼一根这样粗壮有力的阴茎,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满 足自己的需求。“我这样想着,竟不知不觉得冷落了阿树,我尝试用嘴含住龟头, 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对!对!啊……啊……”

他舒服地叫着。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我的套弄,跳跃 起来,我不时用指甲轻扣它们。这时,他用力的将他的阴茎往我的嘴巴里推送, 我觉得滑溜溜的,很刺激,这样的动作进行了约两分钟。

他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手便放在我的双乳上,轻柔的爱抚着。我的体内很 快便被这种爱抚击荡出阵阵涟漪,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但他的手继续向下滑落, 很快便伸向我的小腹,转向脊背并最终落在了我最敏感的阴部。他的手在那里灵 活的抚弄着,时而用手掌磨擦着两片阴唇,时而用手指按捏着我的阴蒂,甚至轻 轻的向上拉动……!

终于,我失去了一切知觉,全身被那种汹涌澎湃的欲望所占据。只觉得全身 在那种稣痒、兴奋的骚动下,阴道深处一次一次的涌出阵阵热流,同时从阴道中 心,甚至整个小腹都被一种难耐的空虚感,饥饿感折磨着,我不禁的把身体紧紧 的贴在他身上。于是,他粗壮的阴茎便顶在了我的阴部。我便用力的扭动着腰臀, 用自己的阴部磨擦着他勃起的阴茎。“天那!”在这一刹那间,我仿佛觉得他的 阴茎又胀长了许多。这时,他喘息着说:“芳,吴芳,我不行了,让我进去吧…

…“我轻轻的点点头。

在我感到一根坚硬的、热乎乎的东西抵在我阴道边缘的同时,他腰部一挺, 阴茎便直入我的阴道。我立刻感到下身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充胀的、酸痛的感觉。

我竭力的挣扎着,扭动着,想把他的阴茎驱出体外,但那阴茎却似生了根一 样,在我阴道里越入越深。于是,那种充塞、胀痛的感觉更加强烈。我感到龟头 抵住了宫颈。这时,我用手摸了摸我们紧贴的外阴,“天哪!那粗长的阴茎竟然 在阴道里尽根而入,而我的阴道竟能容下且安然无恙”我把两腿叉的开开的,噗!

嗤!

噗!嗤!

阵阵的抽插声响起“唔……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 命一点。亲……亲爱……的,要死……死了……你插穿……我……的……小……

穴……了“我情不自襟的浪叫着。”那……我……的好……亲……亲……你 ……

叫……叫……吧!我要……插……死……你……骚……穴……穴……“说完, 他狠命地插起来,我尽情的享受着这种醉人的感觉,阿树猛力地抽插,一边不时 地低下头来舔我那雪白的柔滑的大奶,我的淫水流得更多了,真是爽极了,阿树 又改插为磨,随着他腰部的转动,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左右翻搅,两个人的阴毛相 互摩擦,刺激着我的阴蒂,我喘息着、呻吟着、扭动着……他则一次次的加快了 抽动的速度,一次比一次急速,一次比一次有力,一次比一次深入,快乐的感觉 也一次比一次强烈!热热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淫水湿了两人的大腿和阴部,使我 两的的摩擦更感滑润,淫水还流得床单湿了一大片。

……终于,阿树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快,我的妈呀,一阵阵酸酸麻麻的快 感袭来,阿树接连又是一阵狠狠的猛攻之后,突地猛力一顶,在里面重重一转“ 啊”地一声,达到了颠峰,他颤抖着、挺动着,热乎乎的精液便随着他的挺动和 阴茎的搏动,一次次的射出,并有力的冲击着我阴道的深处。于是我又体会到了 那种“乱石穿孔,惊涛拍岸”的感觉!当然,在这种极度销魂的冲击下,我也在 瞬间达到了高潮……!我们在喘息中拥抱了很久。

经过这一次后,我尝到了男女交欢的甜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晚上总 是找借口到阿树的房间,享受一番。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才和他断了联系。我已 经无法自拔了……

少女之心- 2005(吴芳版)(2)——献身我已经无法自拔了,我喜欢 被男人干。大学毕业后,我回老家浙江丽水,到一家外资企业(东方宾馆)工作, 因工作出色,老总王丽霞就让我担任了宾馆客房部经理的职务,我知道,她所以 看重我,是因为我的姿色,我只不过是她手里的一张牌,有啥难对付的什么局长, 科长,甚至债主,都由我去摆平,当然是用我的肉体。

2003年,宾馆申报上星级饭店,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伺候好来考察的领导, 李总是这次考察团里说了算的大人物,他的意见是宾馆能否顺利上星的关键,所 以我就派手下去搞定其他成员,李总就由我来对付。

这一天,我陪李总吃完晚餐,回到他下榻的豪华房间,我伴着他坐在谢谢上, 因为喝了一点点酒,我脸上有点红扑扑的,心想怎么才能征服他,这时,李总轻 轻拍了我一下:“小吴啊,给我到杯水”,我一看机会来了,就故意往他身边靠 了靠,把嘴贴到他耳边用有点发颤的声音:“李总…你渴吗…我…我也渴”李总 的脸更红了,酒精在他体内正发挥功效,他才四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壮年时 期,看了我的神情,那有不动心的,李总轻轻捧起我的头,撅着嘴伸了过来,我 欣喜若狂地张嘴迎着吮吸起来。

上面动着,下面也没歇着,李总的一双手早在我身上乱摸起来,一会儿摸摸 我的臀部,一会儿揉揉我的乳房,摸得我媚态毕露,小手也在他的胯间抚弄起来。

此刻我已经感觉阴道有点湿湿的,而李总的阴茎也被我摸得坚挺起来,他一 把将我抱起来,把我平放在床上,他跪在床边,把我的衣服扣子慢慢解开,将我 黑色的胸罩向上推了一下,两个饱满白嫩的乳房便跳了出来,乳峰上两颗鲜红的 乳头对李总发出了激情的召唤,李总认真地,仔细地亲吻着我的乳房,我颤动着 身体,双手捧着他的头,李总对我的乳房进行了足够的亲、舔之后,离开我丰满 的乳峰,滑向我平滑的小腹,同时用手向我的下身摸去,我把自己的裤钮解开, 他轻轻把裤链拉了下去,我像一头柔顺的绵羊,舒腿抬臀,让他把我的裤子连同 内裤一起褪了下去,李总分开我的双腿架在双肩上,让我的幽谷完全显现在他的 眼前,他低下头,先用手轻轻的分开我的两片阴唇,露出阴蒂,便用舌尖轻舔了 一下。似乎是在向我传递一个信息,让我作好准备。但就这小小的信息却让我浑 身不由得抖动了一下,那舌头的温软、美妙几乎令我无法消受!果然,他这仅仅 是一个小小的信息。

在我还未从这感觉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开始了大规模的进攻。这次,他用 整个舌头在我阴蒂上重重的舔舐了一下。我浑身一颤,便觉得全身酥软,似乎以 阴蒂为中心向全身传过一阵奇妙的电流。接着,他便一次一次的舔舐起来,我的 阴蒂似乎在瞬间成为一个制造快感的中心,随着他的舔舐不断的向全身输送着强 烈的快感,并播射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使全身都在这强烈的快感中,震撼了, 兴奋了!

我扭动着娇躯,伸出那如莲藕般的玉臂,缠住李总的脖子,腰部不停地一下 一下地往上挺,我那阴蒂已经凸起,舌头舔到阴蒂,我不禁大声呻吟起来“啊…

…哪……李总……好…舒服……好…难受……我要……飞了……我要…死了 ……

噢……啊……“李总也是难以忍耐,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 那早已高耸坚硬的阴茎。

我一把抓住这坚硬如铁的阴茎,一手捧起下面的袋袋,喘着粗气的嘴张开着, 喷出火热的口气,抓着他的阴茎,往自己口里塞,含着阴茎,舌头猛力地舔着龟 头。李总不禁也“啊……嗯……噢……哟……”地哼个不停,两个互相舔着,越 来越进入高潮,随着“啊……啊……噢……”的吼声和娇喘淫声,我的阴道内喷 出了透明的爱液,李总的阴茎也射出了滚汤的精液,我大口的咽下李总的精液, 还不满足,含着已经发软的阴茎,吸个不停。

李总也将头埋在我的大腿之间,猛吸喷出的淫水,他甚至将鼻子插入阴道左 右摆动,弄得我又颤栗起来,我紧紧吸着他的阴茎,李总的阴茎慢慢地又被我吻 得坚硬起来,我的双脚被李总分开,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阴唇,他的龟头在我的阴 唇上磨擦着,我相当的亢奋,闭着眼睛,等待着阴道被硬物扩充的快感,由于阴 道很早就湿透了,李总的阴茎很顺利的就滑进了我的阴道,我的阴道已经被阳具 充满,这极度强烈的快感,是我期待许久的,我真是个欲女。

他的抽送枝术很好,起初是拔出一两寸又插进去,后来拔出越来多,最后每 向外一抽,必将阴茎抽拔到阴户洞口,然后沉身向内一插,又整条撞入阴户的深 处。我不断地“哦!哦!”呻叫着,淫水像温泉一样从一个看不见的所在向外涌 流,粗大的阴茎在我阴户里快速地进进出出,搅动着淫水发出“扑滋”“扑滋”

的声响。

我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强烈的性欲已被完全激发,由于两人都已有过一次 高潮,这一次的抽插时间就长了,插了几百下,李总又改插为磨,随着李总腰部 的转动,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左右翻搅,两个人的阴毛相互摩擦,刺激着我的阴蒂 “啊……啊……嗯……啊……噢……噢……啊……哪……我……要……我要……

快……插进……去……用力……啊……插……深点……快……啊……啊……

啊“李总嘴里呵呵地狂叫不停,我的阴蒂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厉害,这时李总 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祇见他一阵剧烈地抽动,就搂紧着我的娇躯呻吟了一声, 接着他的头无力地垂下来,压在我的脸上,他的臀部一颤一颤地抽搐着,正把大 量的精液灌入我的阴道里,在精液的有力冲击下,快感再度浸透了我的全身,阴 道失控的收缩起来,我达到了性高潮。

我们喘息着抱了很久,我慢慢推开李总,起身到卫生间洗了洗下身,回到床 上,我用热毛巾帮李总擦了擦,他的阴茎在热毛巾的刺激下,又慢慢坚挺起来, 我伏下头,把李总的阴茎在嘴里套弄,李总的阴茎又粗又大,我嘴巴胀得鼓鼓的, 套弄一阵之后,李总用手抚摸我柔软的大奶,又伸手插入我的阴道,一个指头不 够,插入两个,两个不够,又插入三个,直到整只手都伸了进来,不停地在里面 挖、搅、抓,“唔……李总……你怎么那么狠……我……我会被你抓死的……花 心……被你……抓……好舒服……我……我又要不行了……我要完了……嗯……”

我不由全身抖个不停,腰骨也酸了,眼前金光闪闪,全身一阵舒畅,又得到 了一次最销魂的快感。李总将阴茎从我嘴里抽出去,把我翻了个身,让我跪趴着, 我的屁股翘的很高,屁眼向上,他将阴茎在我屁眼上磨着,他指引着我,让我把 下体放松,我尽量的配合着,感觉龟头在我的菊花瓣附近游走着,一点点的进入 了,下体传来一种难以名状的刺激,疼痛只是一刹那,因为他将满手的淫液都抹 在了阴茎上,所以很顺利的进入了,他把我两条大腿尽力的掰向两边,阴茎深深 的进入我的肛道,强烈的压迫感从腹部传到喉咙,我从未试过让阴茎进入屁眼, 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痛……李总……痛啊”,李总便停止了动作,用手在我 阴蒂上轻轻地摸起来,用手指轻轻捏住我勃起的阴蒂,细细地揉捏起来,全身受 到温柔抚摸,我又开始兴奋起来,下腹部感受到一种无法忍受的强烈快感,一种 从未有过的陌生的快感,肉棒在屁股里的摩擦,奇妙地使我产生陶醉感,湿淋淋 的手指更疯狂地揉搓阴核“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李总……我不行了……”

李总双手用力抓住屁股,低头看着肉棒与肛门的结合部,拼命地抽插,我觉 得自己的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

刚开始时我觉得好痛,大约才4、5分钟我开始有一股好似麻麻的感觉从下 体传来,有一点舒服,我竟然感到舒服,流出了许多淫水,我娇声的淫叫,使他 越插越猛,插了半个多小时,我被他干的全身无力,我的阴道在抽搐,并流出大 量乳白色半透明的淫液,他一边抚摸着我的阴唇,一边挖苦我说“你果然是个内 心淫荡,外表清纯的骚货,等着,我要把全部精液都射进你的体内”我此刻早已 大汗淋漓娇喘连连了,高潮的感觉好像就在眼前,突然又无影无踪地消失了,我 脑海刚有点清醒,那美妙的快感又好像从地底突然冒了出来,同时,阴道也会起 连锁反应,只觉得阴道强烈地收缩,全身不断颤抖,泄出一股股的淫液。

李总一只手更加有力地揉捏我的阴蒂,阴茎也是次次见底,但他好像很能控 制自己,呼吸还是那样平稳。我阴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感觉阴道口一开一合, 淫液在一股一股地往外涌,我一下把枕头咬在嘴里,迎接这震撼全身的大爆发的 到来,下体在痉挛、收缩,强烈的快感使我失去了知觉。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眼泪已禁不住刷刷地流淌下来,阴道口也随之一松, 热热的液体象奔涌的小溪,感觉就象小时候尿床,身体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李总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我假装害羞地一下扑到他怀里,李总也紧紧的搂 着我“感觉怎么样?”我点点头“李总,我快被你整死了”李总轻轻松开我“以 后不要叫我李总啦,就叫哥哥,情哥哥”“好,情哥哥”我靠在他怀里,耳边是 他稳定而有力的心跳声,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恢复平静,李总将我抱到卫生间, 放在浴池里,加满热水,他依然是那么温柔,把我搂住,又亲又吻的,渐渐把我 的情欲又逗起来了,但浴池太小,不能为所欲为,于是他抱起我向卧室走去,把 我放在床上,他那灵巧的舌头便在我阴户上舔了起来,我忍不住浪哼道“啊……

情哥哥……唔“他将头埋在我的双腿间,不停的用舌尖在我的洞里吸吮着, 一会儿又进进出出的,我舒服得两手勾住他的脖子,腿也加重压力,拼命将他的 嘴脸向下压,恨不得将他整个脑袋塞入才好,我将阴户抬得高高的,随着他的舌 头进出,一左一右的摆动着,一圈圈的扭着,形态放浪已极,我这时真不知如何 是好,给他舔弄得奇痒无比,真希望马上开始上场,用那勇猛的东西来充实我的 空虚,但我又怕得不到他舔,因为这种花样,真是太刺激了,他好像对用嘴舔很 感兴趣,因为他不但不停止,反而改变花样,改用牙根轻轻咬住了我的阴核。我 舒服得快要发疯了,我用手重重的按住他的头,两条大腿在空中摆动着,屁股急 急上挺,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呻吟声”啊……啊……哎呀……我……我要出……来 了……要大泄身了……唔……我的妈呀……“我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摆动,猛然 全身抖颤,一股阴精泄到他嘴里,他全吞了下去,但欲火正旺的他,阴茎一跳跳 的,怎么能安份下来呢?他才不管我累不累,仍然不停的在我身上逗弄着,李总 那火辣辣的阴茎顶在我的乳峰上,他把那又硬又热的东西放在我的乳沟上,模仿 着做爱的动作,一下子我的全身像千万只的蚂蚁在爬行,我感觉到我的阴道里在 淌水,我一面挣扎,一面用手去抓他的阴茎,他的那根棒子又粗又硬,我张口将 它塞进嘴里,我感受到嘴巴被棒子塞满的满足感,我一面含它,一面吐露口水, 这时,我更容易体会出鸡巴湿润所带给我的刺激,“嗯……啊……哼……哼”我 边吃边叫,津津有味,李总看我吃出了味道,身体开始配合我的套弄,把阴茎往 我嘴里推送再抽出,这样反复不停,一直到他大喊“我快……丢精……了”

我才把吸吮的动作停止,我躺下来,示意他把因茎插到我的阴道里,李总知 道自己快射精了,急把握住他的铁棒,伏下身来,对着阴道口就是一下,“啊…

…噢!“阴茎应声而入“噗!滋!噗!滋!”只听到几声抽送的声音,他进 去后,就没命的一上一下挺动着,那一阵阵透骨的快感,使我不期然的哼了起来”

啊…

…啊……哎呀……情哥哥……舒服……舒服呀……用力插……用力顶……我 快要……啊“我死死的抱住李总的腰部,他睁红着双眼,拼命似地冲顶了数下后 一股强劲的精水射进了我的子宫深处。我们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李总像个泄了 气的皮球似的,整个软下来,伏在我身上。

李总给了我最高的享受,也把我带到更高一层的境界,当然,我也让李总获 得了极大的满足,宾馆上星级当然是没问题的咯。这以后,李总每次到丽水出差, 都住在我们宾馆,两年时间里,我们疯狂做爱,李总给了我很多,我也为他付出 了很多,我还为他堕了两次胎呢。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