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变成了校花妻子 (4-5) 作者:oicq789789

.

【重生之我变成了校花妻子】、

作者:oicq7892020/08/31发表于SIS

. 【四】蒋筱

“行啊,没问题,去哪儿?”林昊抱着我说。

“去市中心的万达广场吧,”我羞涩地看着他:“我本来还想下午去买内衣呢。”

“嘿嘿,那好啊,”他笑:“哥就喜欢给女孩子买东西,像小璇你这样的大美女,没几套漂亮性感的内衣怎么行?”

“真的啊?还从没有男生帮我买过内衣呢……”我故意又开心又害羞地把脸埋在他怀里:“可我们才开始就让你替我花钱,会不会让你对我印象不好啊。”

“这有什么,哥见过的妹子多了,这个要没选合适反而会影响自己呢。”

“真的啊?”我好奇说:“那我现在穿的合不合适?”

“操,那怎么看得出?”林昊笑:“至少也得摸一摸才知道。”

“唔……讨厌……那让你摸一下好了。”我红着脸看看旁边没人,拿着他的手放进了自己衣服的下摆里,他不客气地握住了带着胸罩的乳房摸了起来:“呵呵,小璇你这内衣的款式够老气的,早就该换新的了。”

“嗯,是呀,换哥你喜欢的呗……”璇儿的内衣一直都和她一样是很保守的性格,我也早就下决心要换成性感的了,我红着脸说。

“小璇,你这对奶子真软,至少是C杯吧?”他轻轻揉着我的乳房。

“……是D杯了……哥你摸到人家乳头了……唔……我胸有点涨……轻点……”

他在我衣服里剥开了我的胸罩罩杯,不客气地握住了我的丰满乳房揉搓了起来。因为璇儿那乳腺分泌旺盛的体质缘故,尽管之前我在宿舍洗澡时已经挤过了一次奶水,可现在胸部早已经又被那种不舒服的涨奶感觉所充盈。现在我整个乳房都被老手的他反复搓动着,敏感的乳头被把玩揉捏,原先我乳房涨奶的不适竟然渐渐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微妙快感,我忍不住发出了轻轻的呻吟,下面的阴道小穴也感到又热热地变湿了。

“……哥你好会摸女孩子的胸哦……我们才刚相处就让你这样摸我……我会不会让你觉得太随便了?……”

“怎么会?哥知道你是太喜欢我了嘛。”

“……嗯,是呀,我暗恋哥你好久了……可你平时又不怎么理我,我还以为你真的看不上我呢……”

“嘿嘿,你不骚一点,哥当然看不上你,”林昊一边揉着我的奶子一边说:“你记着,要做哥的女人必须随时让哥玩,懂?”

“……嗯……懂……哥,小璇爱你……”

我心酸地说着,凑上去主动吻上了他的嘴,他一边把玩着我胸前那对丰满的奶子,一边得意地吸吮着我主动递来的香甜巧舌。只是短短的时间,妻子那曾经清纯保守的身体就接二连三地各处失守,我不禁联想到不久后璇儿那最清白宝贵的处女还会被他彻底占有,她那未曾开垦过的阴道甚至肛门屁眼都会被眼前这个操过无数女孩的渣男鸡巴随意蹂躏,所谓南大最漂亮的校花,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从此在他的胯下沦为了不值钱的二手货色。绿色的酸楚如潮水般涌来,不可抑制地浸润着我全身的细胞,他的手恰在不轻不重地把玩着我敏感的乳晕和乳头,我忽然感觉到一股触电般的酥麻,从我乳头的奶孔里竟然控制不住地把奶水射到了他的手上。“……啊!”第一次体验到女生乳头射奶快感的我忍不住喊出了声。

“靠,小璇你竟然会射奶!”他满脸意外:“原来你怀孕了?”

“才不是!”我羞得满脸通红连忙辩解:“……我乳腺分泌天生就是这样,胸部经常会流奶,人家没有怀孕啦!……”

“操,原来是这样,把老子吓一跳!”他抽出手嗅了嗅我射出来的白白奶液,又伸出舌头舔了舔色色地笑着,“小璇,你的奶真香!”他看了看四周,把我扯进了旁边一间没人的储藏室里,他关上门搂着我到了墙边:“把衣服撩起来,让哥尝尝你的奶。”

“……不要了哥……要是有人怎么办?……”我有些紧张。

“放心吧,这哪有人?”他色色地笑:“要是有人才更刺激呢,没玩过暴露吧,以后哥好好教教你。”

“什么暴露啊……哥你好色啊……”我羞涩地说着,我装着犹豫了一下,红着脸撩起衣服露出了带着乳罩的丰满酥胸,“……那你吃一下就好了啊……”

“靠,小璇你这对大骚奶子真漂亮,”他迫不及待地剥开了罩杯,璇儿那对雪白丰满的圆锥形乳房顿时赤裸裸地弹了出来,她宽大乳晕上面的鲜红乳头像含苞欲放的蓓蕾一样傲然地挺立在空气里,他不客气地握住乳房才挤了几下,从顶端的乳头细孔上就射出了几股细细的雪白奶液。

“操,还真是射出来的啊,想不到我们校花大美女的奶水竟然让哥吃了,哈哈!”

他一边用力挤压我的乳房,一边张嘴含住了我的乳头吸吮,我敏感的乳头被毫不怜香惜玉的他吸得有些发疼发麻,“……啊……轻点……”我皱眉忍着。但他不止对我的双乳又吸又摸,还对我其余的腰肢大腿还有私处都上下其手地爱抚着,颖儿身体对情欲的生理反应被他渐渐唤起,我感觉全身开始发热。

我干脆一边扶着奶子让他吸吮,一边忍不住摸着他硬梆梆的裤裆。他倒是十分干脆地脱下了裤子,只见在他胯间那黑乎乎的浓密阴毛里,一根又粗又壮的大鸡巴立刻硬梆梆地弹了出来,他的肉棒果然就和我估计地一般十分粗长,紫红发亮的大龟头就像个小孩拳头似的,茎杆大小就像根擀面杖那么粗,我看着这么大的肉棒让我让我呼吸陡然加速,脸红得像苹果一样,忍不住替他握住了茎杆轻轻手淫了起来。

“……咝……舒服……”林昊对我的乖巧十分满意,他的鸡巴在我小手揉弄下龟头马眼裂缝也分泌出了亮晶晶的透明淫液,我调皮地用手指裹了一点放进了嘴里:“哥哥你鸡巴的水水好臭哦,还是小璇的奶比较好吃对吧?”

“你的奶当然好吃,”他色色地笑:“你的奶又甜又香,谁吃过都会说是人间极品了。”

“嗯,真的啊?……”我害羞地说:“其实人家就只让你一个人吃过了……”

“是吗,……你那个伪娘男朋友呢?”

“……嗯,没让他吃,我平时都是自己挤掉的……”我想起从前璇儿还真没让我这样吃过她的奶,忍不住心里又有点泛酸,“……哥你要是喜欢,那以后你就经常替我吃呗?……”

“那当然,你何止要让哥吃奶,你的逼还要让哥操呢,”他一边说一边摸着我小短裤包裹的阴户私处:“小璇,想不想让哥在这操你几下?”

“……唔……不要了……”在这种地方献出璇儿清白的第一次并不是我希望的,我轻柔但坚决地止住了他想继续脱我裤子的手:“……哥,我还不想这么快了,而且这里我也不喜欢,我们不要了好不好?”

“呵呵,那行吧,哥不喜欢勉强女孩子。”他倒是很理解地没有继续用强。“嗯……谢谢哥!……”“不用谢,不过哥真的硬得挺难受的,要不让哥在你小穴外面磨一下总行吧?”“磨一下?……是怎么样啊?……”我疑惑地看他。

“就是这样,来……”他从后面抱住了我,替我脱掉了下身的小短裤,露出了我里面那包裹着胀鼓鼓私处的白色小内裤,璇儿的阴毛实在太茂盛,内裤的边缘还有不少黝黑卷曲的阴毛调皮地冒了出来,我红着脸要用手遮挡却被他捉住了,他一边色色地笑一边摸着我大腿根处小内裤露出的阴毛:“小璇,看不出来你这么清纯漂亮,原来下面逼毛这么多啊?”

“……讨厌啦,人家天生就是这样的了,”我红着脸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刮掉就行了……”

“操,没我的同意不许刮,女孩子就是有逼毛才性感嘛,”林昊淫荡地笑:“哥就喜欢你这种看起来外表清纯,但是逼毛特别多的小骚货。”

“……嗯……好……”

“这才乖,来,宝贝!”林昊让我并拢了双脚,他从我身后把他粗长的鸡巴隔着内裤顶进了我两腿的根部间,“啊……”我忍不住刺激得全身颤抖了一下。我的两腿就像夹着一根烧得滚烫的铁棒,我鲜嫩的处女阴唇和他硕大的龟头之间只有一层薄薄的内裤阻隔,我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马眼缝隙里分泌出来的淫水热气,他深吸了口气像操逼一样来回抽动摩擦了起来,他龟头边缘的伞状棱角近距离地嘶磨碰撞我柔软的肉唇,璇儿身体对性欲的反应瞬间如春潮般被立刻唤醒,我感觉她的处女小穴一下涌出了好多热乎乎的骚水,像是为了迎接男人的肉棒似的,全都流到了中间阻隔的内裤裆部上。

“宝贝,你就想像哥的鸡巴在操你的逼好了!”

林昊一手握着我赤裸的丰满奶子,一手按着我只穿着内裤的挺翘蜜臀,他挺动鸡巴跟操逼一样地顺着我的阴唇小穴在我腿间来回抽送有些气喘咻咻:“小璇,你的骚逼真敏感,被我操得连内裤都湿了,你平时应该经常自慰吧?”

“嗯……有的……”我迎合地说着,我身体被他抽插得不停晃动,只好向后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这让我们贴得更亲密了,一阵阵快感不断从被他摩擦的小穴传来,我下意识地用力夹紧双腿,竟有些舍不得他的鸡巴停下了。

“……告诉哥,我们的校花大美女平时是怎么自慰的?……”

“……嗯……就是脱得光光的躺在床上……然后一边想你一边摸自己的奶头和小豆豆……”

“哪儿的小豆豆?……是不是这?……”他的手熟练地往下探去,隔着内裤找到了我那已经勃起的涨大阴蒂,用手指扣住快速地搓弄了起来,“……哦……啊!……唔唔……”一阵电击般的强烈快感瞬间冲进我的大脑,我情不自禁地刚刚喊出声,就被他强行拧过脸吻到了我的嘴上。

“……唔唔……哥……那里很敏感的……轻点……唔……”我被他吻得说不出话来。我们热烈地舌吻着,他的鸡巴和手指还在好不停歇地刺激着我的小穴和阴蒂,我感觉自己胸前乳房还在往下滴着奶水,内裤已经湿成了透明贴着小穴一塌糊涂,可那生理上的情欲快感却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理性,只管跟他唇舌纠缠直到喘不过气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哈哈,想不到我们的美女大校花,原来连腋毛都不刮啊?”林昊在我耳边色色地笑。

“讨厌啊你!……”我瞬间脸红了,体毛比较茂盛的璇儿在大学时的确还没养成经常刮腋毛的习惯,我现在抬手让璇儿茂盛的腋下被他一览无遗,我连忙缩回了手:“……你坏死了,人家只是暂时忘刮了嘛,老看人家那种地方干嘛?……”

“呵呵,害什么羞啊?哥都说了嘛,就喜欢你这种逼毛腋毛都特别多的小骚货。”他抬起我的手轻轻舔着我的腋下:“小璇,你胳肢窝的味道真骚,下次哥用鸡巴操你这里好不好?”

“这里都能操啊……哥你真会玩……”我红着脸轻喘,他刺激我的动作一直没停下来过,他舔着我腋毛的舌头像能传出酥痕麻痒的电流似的,我小穴和阴蒂传来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和小腹四肢,我的双腿时而松开时而夹紧,我感觉自己那不停分泌着骚液的处女小穴渐渐不受控制地开始规律蠕动收缩了起来,“……啊……哥……你别玩了……我可能……可能想要高潮了……”我鼻息咻咻地呻吟着。

“呵呵真的?……那哥也一起射好不好?……”林昊加快了抽插和揉弄我阴蒂的速度,“……宝贝,哥想贴着你的逼射……可以吗?……”

“……嗯……好……只要别插进来就可以……”我想着现在应该不是璇儿的危险期,伸手把自己那已经湿透的小内裤拨开了,我感觉自己的湿漉漉的穴口已经满是又黏又腻的淫水。我握着他硬挺粗大的鸡巴把他硕大的龟头抵在了我的处女穴口上,我轻轻扭动屁股蹭着他的龟头:“……哥,……你射呗……”

“……嗯……好……哥来了!……”他突然往前一顶,“啊,哥你好坏!……啊!……进来了……”我虽然用力握住了他的鸡巴,但还是感觉到我的阴唇被他的大龟头分开顶进了穴口里,他的肉棒突然绷紧后一跳一跳地,一股男人独有的精液腥味在空气中蔓开,下一秒我感到自己整个的处女小穴和阴蒂阴户都被他一股接一股黏糊糊的滚烫精液连续冲击浇灌着。他的射精持续而又有力,我全身也开始止不住地痉挛,一股剧烈的快感如同被引爆的小宇宙般从小腹快速地蔓延到全身每个细胞。如同无数个粉红的泡泡汇聚又炸裂,迎来第一次高潮降临的我无法抗拒地任凭别的男人在自己妻子的处女小穴里射着精液,“……啊……啊啊……要高潮了……啊啊……我高潮了!……啊!!…………”我的喉咙突然发出一声宛如被抛在空中的高亢尖叫,同时阴道内壁开始控制不住地用力收缩,我感到从自己的下腹深处涌出一股热流,像尿液失禁一样迎着精液喷出了穴口。

足足有半分多钟的时间我感到头脑一片空白,全身都沉浸在了高潮的快感里,我感觉自己眼泪都控制不住流了下来,第一次真实感受到女性身体高潮的我实在想不到,原来女孩子高潮的时间和快感是男生所根本无法比拟的,终于恣意肆虐的高潮快感逐渐退去,我身子一软,无力地瘫倒了林昊的怀里。

“操,小璇你竟然光是自慰就能潮吹啊!真他妈的极品!”

林昊还在赞叹地说着,他的鸡巴射完了精液依旧还是硬梆梆地,顶在我肿胀的阴蒂上死皮赖脸地来回滑动磨蹭。“……臭林昊,死林昊!……”缓过来的我推开他,眼里还泛着泪花地用力捶他的胸口:“……没经我同意就破了我的处!……我还没想那么快给你的……呜呜……”

“宝贝,你说什么?”林昊意外地看着我:“原来你还是处?”

“是啊!……”我又羞又恼:“人家一直都是了!……是你说喜欢骚骚的女孩子我才一直假装的……没想到你这么坏……呜……”

“哦!呵呵,难怪你刚刚不让我操逼呢!”林昊笑着又把我搂到了怀里:“宝贝别担心了,你现在又没流血,处女应该还没破的。”

“你刚刚都射进来了,还说没破?”

“呵呵,让哥破过的处女妹子多了,哥不会说错的,”他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来,把腿打开让哥看看你的处女逼。”

“嗯……”我让他蹲下来脱掉了我的内裤,他剥开我的阴唇仔细地看了一下我的小穴:“宝贝放心吧,哥刚刚看到你的处女膜了,你的膜比较靠里面,所以现在还没破。”

“嗯……谢谢哥……”我红着脸总算松了口气,我擦干净小穴和腿上的精液重新整理好了衣服裤子,扭头看着他瞧我的淫荡表情,我羞得忍不住轻轻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

“哥你好厉害,没操我的逼也把我弄高潮了。”

我不自觉地忘记了矜持,在他面前也说出了操逼这种字眼的脏话。

“操,着算什么啊,”他搂住我一边吻我的耳垂一边坏坏地笑:“哥每回玩女人谁不是好几次高潮,还有好多花样你没试过呢。”

“你好坏,难怪都说女孩子跟你一块要被你玩死。”我羞涩地啐他:“你看人家才跟你在一起多久啊?被你玩遍了不说还差点被你破处了。”

“靠,那谁叫你暗恋哥又不早点表白?”他笑:“宝贝,那哥要不干脆今晚操你的逼,给你破处了好不好?”

“哥,你真这么急着操我的逼啊?……”我红着脸说:“我还想我们再好好恋爱一下,然后再让你操逼破处呢……”

“靠,哥操你的逼就不能和你谈恋爱了?”他笑:“哥给你破处,是想让你早点享受做女人的乐趣,其实玩处女没什么刺激,你要不是校花哥还看不上呢。”

“哥你坏死了,要玩人家还说不刺激,”我娇嗔地轻轻打了他一下:“那你今晚约我呗。”

“呵呵好,今晚哥开好房间微信你,”他吻了我一下:“那现在咱们还准备去万达逛街?”

“不去了,我衣服都被你射脏了,”我羞涩地说:“你先送我回宿舍吧,我想下午好好休息一下。”

“好,宝贝你好好休息,今晚看哥怎么把你操到死去活来的。”

“讨厌!”

我们两人弄好衣服从储藏室里出来,我亲热地挽着他的手仿佛已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般。校园里路人纷纷投来的羡慕目光也让他十分得意,就在我们快要回到女生宿舍时,路边响起了一个女孩的声音:“林昊!”

我和林昊都楞了一下停下脚步,这才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女孩,身材有些娇小的她一身哈韩少女风的打扮,长发挑染得五颜六色,平刘海下的白皙脸蛋略微带些婴儿肥,她正两眼冒火地看着我们,我吃了一惊连忙松开了挽着林昊的手。

“蒋筱?”林昊微微有些意外,很快又变成了毫不在乎的神情:“你找我打我电话就行了,整天有事没事跑来学校干嘛?”

“打你电话老是不接,打它有用吗?明明说好了中午陪我去买衣服的,又在这跟别人鬼混!”那叫蒋筱的女孩满是委屈生气,鄙视愤愤地又盯着我:“你就是卫璇是吧?我靠,你们南大出了名的校花,原来是个会主动勾引男人这么下贱的东西啊?”

“喂,你说谁下贱呢?”我脸上有些挂不住。

“就说你怎么了,贱货!”蒋筱一点就着似的跳了起来,没想到看起来还算娇小可爱的她张口却满是难听的脏话:“操你妈的,你以为就你长得漂亮是吧!看你这副卖逼的婊子德性,见了男人就想张腿让人干的骚货,你妈当初生你的时候被多少人操过啊?没教你勾引别人男朋友的时候要点逼脸?”

“妈的,你再说一遍!”我忍不住也发火了,瞬间忘了维持璇儿的清纯形象。

“说就说!婊子!贱货!”那女孩把脚上的高跟鞋一脱,扬起鞋就要冲过来动手。“我今天就操你妈的干死你!”

“蒋筱你干嘛!把鞋放下,你发什么神经!”林昊连忙上去拦腰抱住了蒋筱,蒋筱在他怀里连踢带打地又哭又闹:“臭林昊,死林昊!你又欺负我!我要回去告诉我哥,看他怎么收拾你!”

“得得得,筱筱宝贝你别闹了行不行?”林昊一脸狼狈的无奈样子:“我和卫璇什么也没干,你吃个毛线的醋啊?”

“你看她搂着你的发骚样子,还说什么都没干?”蒋筱眼睛红红地指着我:“我不管,你要她还是要我?要我就马上叫她滚!”

“林昊,没想到你原来还有个野蛮女友啊?”我看着林昊对我无奈的眼神,掠掠头发笑了笑:“那行,你就慢慢安慰人家吧,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小璇,你等一下!……”

我不管林昊扭头就走,心里一路想一路冷笑。呵呵,果然不愧是出了名的渣男,不过你现在就是一条上钩的鱼儿,你早晚百分之百还会再来找我的。

. 【五】异域

我回到了璇儿的宿舍,正在敷面膜的夏珂珂一看见就拉着我八卦地笑:“卫璇,你还真行啊,这么快就把林昊搞定了,有人看见他像舔狗似地跟着你,你们后来去哪了?”她像只猫一样吸着鼻子往我身上凑:“不对啊,你身上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你们是不是去干坏事了?”

“没有啦,中午太热了我身上出汗,”我那有跟她聊天的心思,连忙找了衣服跑到浴室关上了门,我刚刚脱了衣服打开喷头冲着澡,回头就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靠在浴室门口的夏珂珂。

“你干嘛呀,没看到我洗澡呢。”我吓了一跳。

“洗就洗呗,谁稀罕看你,”夏珂珂掏出一个烟盒,“我只是抽根烟了。”

“哦。”我看着她十分老手地拿出香烟火机点上,她悠悠地吐出了口烟雾:“卫璇,我真看不出来你其实挺能装的。”

“你说什么啊?”我有点心虚。

“还不承认,你前面跟林昊操过了吧,你身上那股男人射精的味道我一闻就知道了,”夏珂珂笑了笑:“卫璇,原来你真的挺有心计的,平时总是清纯矜持的样子,暗恋林昊也从来不说,今天突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跟他表白,原来的男朋友说甩就甩,现在学校都传开了呢,我真服了你了。”

“那又怎么样,其实你也差不多吧,”我脸一红说:“江昕拍女装伪娘照的事,是不是林昊让你告诉我的?”

“是啊,他是我干哥哥了,平时又给我直播间刷那么多礼物带人气,他让我帮忙怎么好拒绝啊?”

“干哥哥?不会是有一腿的那种吧?”

“呵呵,有过一两次,不过你放心了,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夏珂珂想起什么似的地又对我说:“哦,其实我想提醒你了,林昊有个女朋友脾气特别坏,而且她哥哥是在道上混的,在外面认识很多社会人,你可千万小心一点别惹到她啊?”

“林昊的女朋友?”我说:“是不是叫蒋筱?”

“是啊,你认识?”

“何止认识?还差点打起来。”我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夏珂珂听完吐了吐舌头:“卫璇,我真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要是我早怕得吓哭了。”

“怕什么啊,她也就是个小姑娘,”我说:“再说现在是我抢人家男朋友,她会吃醋生气也很正常了。”

“她何止会吃醋啊,简直是超级吃醋,只要有女孩靠近林昊她就会闹,听说上次林昊也是勾搭了一个女生,蒋筱带着小混混把人家女孩的脸都打破了呢,这次你这么明着跟她抢,她一定气疯了,”夏珂珂停了停又说:“不过也难怪了,谁叫林昊是出了名的渣男,对了,你是怎么会喜欢上林昊的?平时咱们几个好姐妹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喜欢就喜欢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我洗完澡换好了衣服从浴室出来,刚刚在璇儿的铺位上放下了床帘,夏珂珂从下面递给了我一条手链:“对了,江昕前面来宿舍找过你,他说你不回他信息,让我把这个还给你。”

我接过手链,上面是一串红色的相思豆,我认出这是当初我和璇儿在大学刚刚恋爱时买的,我和她互相给对方送了一个,算得上是我们彼此的第一个定情信物,我看着这手链不禁想起了我跟璇儿的过往,忍不住心里有些软了。我打开璇儿的手机给另一个自己拨通了电话。

“……璇儿,是你吗?”电话很快接通可,那边传来了另一个我欣喜的声音,“璇儿,你总算给我电话了,对不起!……”

“江昕,不用说对不起,”我说:“我想过了,其实你喜欢女装伪娘的爱好并没错,如果我们都能够对彼此坦诚一点,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没错,璇儿,你说得对,”另一个我都快被感动得哽咽了:“璇儿,其实我真的不介意你喜欢林昊,我只想找个机会能和你见面聊聊,可以吗?”

我顿了顿,“好吧,我答应你,我们再约时间联系。”

我挂掉了电话,关掉手机闭上眼睛,今天发生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浮现,我静下心来想着今后真要用璇儿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重新生活吗?其实这对我来说也不算是坏事,我和璇儿从恋爱再到结婚一路走来,她的所有一切我都了如指掌,璇儿的父母长年定居海外经商,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其实是个条件优渥的白富美,当初她大学毕业后如果不是为了打拼自己的事业,其实完全可以不需要工作就能享受到优越的生活。可现在对于重生后的我来说,打拼事业并没有什么诱惑力,相比之下我更希望能够用妻子的身体来尽情放纵自己内心的绿色癖好,也趁这个机会能够尽情沉沦性欲,好好满足自己的伪娘欲望和绿帽幻想。

我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淫荡念头,直到辗转反侧了好久,我才又渐渐进入了黑暗的梦乡,许久以后我再回头看看,此时我对这一切的背后还一无所知,我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将来还有怎样的诡异和奇遇经历在等待着我。

……

…………

乌云笼罩的天空,大雨滂沱的深夜。

恍惚间我似乎又变回了原来的江昕,天空中雷鸣电闪,我像个灵体一样在空中漂浮,密集的雨点穿过我的身体落到地面,道路两旁路灯昏黄,一道闪电掠过,从旁边的小区跑出两个人影在马路边跌跌撞撞地撕扯到了一起,我俯视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

“老婆!你听我解释!……这全都是我的错……”

“放开我!别叫我老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个死变态……放手啊你!……”

“……不!老婆你听我说……”

“江昕,当初我就不该相信你的,我要和你离婚!”

“璇儿,你别走!……小心车!……”

我看着迎面隆隆驶来的罐车,从空中下意识地冲过去要推开璇儿,但罐车仍是穿过了像个幻影的我,让璇儿的身体在雨夜中画出弧线落地慢慢洇开鲜红,旁边逐渐开始聚集围观的人们,大雨中抱着璇儿的自己悲伤欲绝。

我飘在天空中呆呆地看着这重演的一幕,眼前的每个人都对近在咫尺的我视若无睹,我也清楚这里一定是梦境并非现实,可不知为什么,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十分强烈的违和感觉!我把视线投向人群之外,路边的黑暗处似乎有人正在盯着我,我心念一动瞬间拉近了距离,那带着嘲讽微笑的熟悉面容让我吃惊得目瞪口呆,他原来是雄哥!

………………

………

一阵来电的音乐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仍旧还是璇儿身体静静躺在女生宿舍里,我抓过枕旁的璇儿手机:“喂?”

“是卫璇同学吗?”电话那边是个陌生的年轻男人声音:“麻烦你马上到老教学楼的五楼来一趟,有老师找。”

“噢……哪位老师?……”我还没说完,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我放下手机,感觉脑袋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思维还停留在刚才那诡异的梦境之中,我怎么会梦到了雄哥?他不过就是一个我在陌陌玩女装伪娘号时偶然认识的直男,他的名字和其它信息我根本一无所知,就连约炮出事的那晚上都和他是第一次见面,而从那晚之后他就消失再也联系不上了。可这并不奇怪,玩伪娘圈的很多都是一夜情,更何况那晚还出了这样的意外,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又奇怪地梦到了他,这究竟能说明什么呢?

算了,反正一下也想不明白,还是先去见老师看有什么事吧。

我看了看时间是下午四点半,刚才一觉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从床铺下来没看到夏珂珂,不知道她又跑哪儿去了,我洗脸梳头简单地打扮了一下就离开了女生宿舍。老教学楼位于南大的旧校区,我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才看到了这栋掩藏在林荫深处的陈旧校舍楼,这里周围冷清平时人迹罕至,而这栋停用已久的旧教学楼也早已变成了南大校园里灵异故事和情侣约会的胜地,我来时一路上心里十分纳闷,究竟是什么老师要在这里找璇儿呢?

我看了看周围和校舍里都空荡荡地没有人,我沿着楼梯径直上了五楼,五楼整层的教室现在已经变成了储物仓库,透过窗户能看到里面的地上都积着厚厚的灰尘,我顺着楼道在整层楼转了一圈,四处连个人影都见不到,我奇怪地拿璇儿手机回拨刚才的号码,电话提示对方已经关机了,我心想肯定是谁的恶作剧吧,正打算要走时却听见有人叫我:“卫璇!”

我转身看去原来是蒋筱,她还是那副哈韩风的打扮,身后却多了两个混混模样的小年轻,我笑笑:“原来是你叫我来的?”

“卫璇,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这么拽,”蒋筱咬着牙说:“我警告你,以后你给我离林昊远点,不许你再勾引他知道吗?”

“呵呵,其实我本来没想过要对他干嘛,”我并不想和她起冲突,但她威胁的话语却激起了我的不服气:“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就勾引他定了,怎么样?”

“操,你别给脸不要脸!”

蒋筱脸都被我气绿了,她身后的两个混混冲过来一前一后地堵住了我,蒋筱对我冷笑:“卫璇,我给过你机会了,现在是你自找的别怪我。”

“你们想怎么样?”我看着眼前混混充满恶意的流氓眼神,心里下意识地紧张起来。

“没想怎么样,你不是校花吗?”蒋筱得意地笑:“让我们帮你脱光了拍点艳照放网上让大家好好欣赏,省得你那么费劲花心思去找男人卖骚。”

“去死吧你们。”我瞅准了空隙一脚撩在眼前混混的裤裆上,那前一秒还在淫笑的小混混顿时疼得弯下了腰,我转身推开另一个混混迅速往楼道间跑去,“你别想走!”蒋筱从后面追来死命拉住了我撕扯着,我被这小姑娘弄得烦躁无比,不知何时手里呲地划拉了一下,“啊!”她大叫一声,那带着婴儿肥的白皙脸蛋上顿时现出了一道血痕。

我们瞬间都楞了一下,“——卫璇,我要杀了你!”蒋筱瞬间愤怒得涨红了脸,她大吼着对我用尽全力狠狠一推,我猝不及防地被她从五楼的楼道平台推了下去。我感觉自己身体向后呼啸着坠落,然后头部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

……

“卫璇?……卫璇,你没事吧?”……

不知多久以后,也许只是过了几分钟吧,总之当我能重新看到东西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蒋筱和那两个年轻小混混惊慌失措的神色。

“筱姐,好像她没鼻息了啊?”

“别乱说,她只是摔下来撞到头而已,哪有那么严重?”蒋筱眼眶红红要掉眼泪的模样,音调里带着哭腔:“都是你们不好啦!让你们拦住吓一吓她而已,干嘛要让她跑掉?”

“喂,筱姐,这怎么能怪我们啊?我小弟弟还被她踹了一脚好不好。”

“……对啊,筱姐,是你推她下去的,这可不关我们的事。”

“我没推她下去!……明明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呜呜……”

蒋筱蹲在一边无助地埋头哭了起来,两个混混面面相觑,他们都好像对旁边的我视若无睹一般,我突然奇怪地感觉身上似乎有点不对劲,仔细看看自己才大吃一惊,我竟然是穿着女装模样的江昕!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伪娘模样的自己,可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再回头时又讶异得毛骨悚然,在我身后还有一个倒在墙边地上双眼紧闭的璇儿!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讶得想大声呼喊,可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梦境里灵体出窍的状态一般,蒋筱他们几个对我的存在毫无反应,我上前想触碰他们手臂却穿过了他们的身体,我再摸摸自己身上,原来的钱包手机都无影无踪,当我试着想回到璇儿的身体上却又毫无效果时,我开始有些惊慌了起来。

“筱姐,别哭了啊,咱们还是快走吧。”一个混混开始不耐烦地说。

“走?……那卫璇怎么办?”蒋筱抬起头抽泣着。

“那还能怎么办?就让她躺着呗,说不定一会她就醒了。”

“不行吧……那她会不会有事?……”

“没事的啦,赶快走吧,你不想咱们都被警察抓起来吧?”

两个混混连劝带拽地拉着蒋筱下了楼,“喂,你们等等!”我连忙追了上去,可只是拐过了一个楼道角,他们三人就在我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蹬蹬地一直往楼下追去,可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五层的校舍,我一口气往下跑了不知多少层都没有一楼的出现。我看着这每层都是一模一样的楼梯间时心里真正地感到害怕了起来,我又看到旁边通往走廊的安全门也不知什么时候被锁死了,我死命用力地撞了好一会也无法弄开。我又改变方向,往上跑希望能回到原来璇儿所在的五楼,可直到我累得气喘吁吁眼前的楼梯间仍然还是一模一样,我往楼道井里看去,这栋楼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无论上下都是黑漆漆一眼望不到尽头。

我无助地环顾四周,发现墙上高处还有一个小小的气窗,我用力趴着往外看去,吓了一跳地发现外面已经不再是阳光明媚的校园,而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浓浓大雾,天空阴沉晦暗,不知从哪里还隐约传来一阵阵又像风声又像鬼怪哭泣的尖啸,我吓得手一松掉到了地上。

“……不会吧?明明说好是NTR校园穿越剧的,怎么突然变成这种灵异悬疑的画风了?……”

我心里无奈地吐槽着,周围的气温莫名冷了下来,光线也越来越暗,那黑漆漆的楼道就像是个待人而噬的恶鬼一般,我完全没了主意,可现在感觉除了继续往下走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休息了一会,干脆闭上眼睛摸着扶手碰运气似地往下走去,不知多久以后忽然感觉脚下踩到了地面,我睁开眼睛,只见阴暗的光线里校舍的一楼大厅就静静地出现在我面前。

我犹如绝处逢生一般,欣喜地冲上去打开了大门,忽然一道迎面而来的强烈白光让我捂住了眼睛。不知过了多久一会,我突然感觉身边冒出了许多嘈杂的人声,我小心翼翼地从指缝间往外面看去,顿时间彻底楞在了当地,原来我自己正站在一个陌生的高铁车站大厅里,四周的电子屏幕不停滚动着列车的班次信息,来来往往的旅客们熙熙攘攘,一切就如同平常一般那么普普通通。

我茫然地环顾四周,不明白为什么从那个诡异的校舍又突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们谁也没多看我一眼,但我很清楚这里跟那个校舍一样绝对不是现实,难道我还是在璇儿的女生宿舍里午睡做着梦?我对自己又掐又捏,可是周围仍然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我折腾了一会终于放弃了,算了,至少这里还有人,怎么看也比刚才那个像恐怖片一样的鬼地方地方强吧。我走出大厅环顾四处,外面的站前广场已经是华灯初上的天色,远处节次鳞比的大厦霓虹正亮起都市的繁华,我忽然感觉这里好像有些似曾相识,只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我还在拼命回忆着的时候,有辆出租车已经到我面前停了下来。司机降下车窗探出了头:“请问是江小姐吗?”

“……江小姐?”我看到车窗玻璃倒映出穿着裙子一副时尚女孩打扮的自己,这才反应过来,“呃……我是。”

“是您在网上订的出租车吧?”司机就一副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模样,他有些不耐烦地拍了拍车门:“快上车吧,都等您老久了。”

“……哦,好的。”我犹豫一会还是开门坐到了后排,司机立刻发动了车子,出租车拐出车站驶上繁华的主干道,一路上司机没说话,我也保持着沉默没问目的地要去哪里,车子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在一片老旧的居民小区前停了下来。“到了,您一会记得给五星好评啊。”

我下了车,出租车一溜烟地开走了,我看着眼前一栋栋老式的居民楼才恍然想起,这里不就是妻子卫璇的老家吗?璇儿出生在北方的一座滨海城市,她在这里渡过了她的童年和少女时光,直到后来她考上了南大,父母也出国经商才离开了这座滨海小城,我当初在蜜月时曾经陪璇儿回来看过一次,许多年以来这里一直空置着。可这里离现实中的南大所在的南方省会城市足足有几千公里的距离,如今我竟然又回到了这里,这背后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看着眼前这貌似平静的一切,呆呆地站在街头,入夜的微风吹过拂起我的裙摆,不远处已是万家灯火。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穿过小区的老旧大门和乘凉闲聊的大爷大妈,凭着记忆找到了璇儿家所在的单元楼道,在昏暗的照明光线下,我对着那锈迹斑斑的防盗门轻轻敲了几下。

“谁呀?来了!”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门嘎吱一声打开了,迎面而来的并不是我想像中的诡异情景,而是一片米黄色灯光下映照出的温馨气息,系着围裙扎着马尾一副居家打扮的璇儿抬头看到我,我们两人都十分意外地楞在了原地。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