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的心结 (2) 作者:zzplwn

.

【师娘的心结】

作者:zzplwn2020-8-30发表于S8

第二章:山下的奇遇

我来到山下,直奔北居镇上米铺,结果米铺大门紧密,上面一个木牌写到:歇业三天!

我直呼倒霉,师娘啊师娘,你是不是知道米铺歇业,故意整我啊!心里这么想,但还是要完成采买的任务,于是直奔北山城,为了尽快赶回来,特意去马铺买了一匹马,骑上马朝县城赶去!

到了北山城,直奔之前去过得米铺,买了十斤糯米,正要出门,见门外一青衣男子闪过,神似师傅,但行色匆匆,我赶紧闪到窗边。向外瞄去,只见一个身形酷似师傅的男人,穿着一身青色长衫,走向街角的一辆马车。

虽然头戴黑色斗篷,一阵风吹过,我瞧见他的脸,正是师傅!

我正想着上前行礼,但见他在马车前左顾右盼之后,轻巧的钻入马车,透过掀开的帘子,只见车内坐着一位华服美妇,正满面含春地凝视着他。

我便使出隔空听音的本领,仔细听着马车内的动静!

“杨门主,让奴家等得好是辛苦!”那妇人的声音传来,声音酥麻至极。

“表妹,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师傅的话传来!

原来是师傅的表妹,但是表哥表妹见面,没必要这么鬼鬼祟祟吧?

“表哥,你不来寻奴家,奴家只好来寻你了!”那妇人再次说话,“表哥不想念奴家么?”

“别说话,先走吧!”师傅小声说道,“他……”

“无妨……”那妇人道,“他是齐伯,是我自娘家带来的下人,是个哑巴,不识字,且忠心与我,是自己人……”

这个莫非是师傅的姘头?脑力里闪过这个念头,于是下定决定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跟着马车出了城,循着管道走了一阵,马车转入一个小树林,我在后面跟着着实辛苦,跟太近怕被发现,跟太远怕跟丢!

马车七弯八拐,来到树林深处的一处小院,从外面看去,着小院破败不堪,他们下身,一前一后进了门去!

待马夫驾车远去,我施展功法,轻身翻入院内,来到屋下。我倒不怕被发现,我是带艺入门,虽然凌云剑诀只修炼到第三层,但是据我多年观察,我实力大可与师傅一战,况且这跟踪和隐匿身形的功法,师傅远不如我!

“臭男人,你猴急什么!”那妇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别把我的衣裳扯坏了,我可没有带衣裳来!”

“无妨!”师傅急促的说道。

我轻轻在窗户上扣了一个洞,向里瞧去,屋内倒是收拾的整齐,崭新的桌椅茶具,尤其是那一张红木床,配上一副大红帘子,好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只见师傅坐在靠背椅上,美妇跨坐在师傅大腿上,把师傅的头抱在胸前,粉面上扬,眉眼微闭,红唇微张,一副颇为享受的模样,妇人的衣衫已经拉至肩下,缠在臂弯里,露出白皙的香肩。师傅双手搂着妇人的腰,把头埋在妇人裸露的酥胸里啃咬。

“哦……天哥……痒死人家了……哦……哦……”那妇人一边呻吟,一边问道。

师傅像是久旱逢甘霖,完全不理会女人的呻吟,只管啃咬那诱人的娇躯!

“哦……天哥……去床上吧……”那妇人终究有些不好意思,“让奴家好好服侍天哥……”

师傅闻言,抱起美妇放在床上,两人急吼吼的给对方宽衣,这妇人的身材一点也不比师娘差,皮肤水嫩,比起师娘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那对酥胸,比师娘还要丰满!一眼看去,这女人全身比师娘更加丰腴,尤其是肚子上有些嫩肉,让男人看了就有占有的欲望。

须臾之间,两人便一丝不挂,师傅再次将妇人压在身下,两具肉体便缠绕在一起,难舍难分,师傅身体向前一冲,妇人便仰头呻吟,想必是已经进入妇人的身体,片刻之后,房内便传出诱人喘息声。

“哦……天哥……这感觉好美……哦……哦……”那妇的呻吟如泣如诉,“哦……天哥……疼惜奴家……哦……哦……”

……………………

风停雨歇,一切归于平静,两人依偎在床上交谈……

“师傅啊,师傅……师娘这么个大美人,在山上为你把打理师门,忙里忙外,这会儿估计正洗白白等你回去呢!你却在这里和这女人上床!”我在心里骂道,看他们决计不是第一次,“师傅你不疼惜师娘,徒儿只好代劳了……”

“哦……天哥……哦……你什么时候纳湘儿为妾?”

那妇人依偎在师傅的臂弯里,一边张开媚眼盯着师傅。

“你现在还是谢家的大夫人,此时如何能随我上山?”师傅道。

“这个天哥无须操心,只要天哥准备好,我自有办法脱离谢家!”妇人道。

“如此……甚好!”师傅说道,“听说谢家此刻正有大事发生……表妹此时如何到了这里?”

“的确!谢家大公子今日成亲,来了许多宾客,其中也不乏一些无耻之徒……”妇人面带恨意,“宾客之中,有一人唤作龚飞虎,此人是个好色之徒,此人多日前便来府中做客,常趁无人之际,调戏于我,日前更加放肆,竟对我动手动脚,我不堪其扰,这才逃了出来,前来寻你……”

“可恨!此人如此行径,那谢广林不管么……”师傅大怒,转念又问道,“此人可曾得手?可是来自关外?”

“天哥无须恼怒,那淫贼并未得手!可恨的是那谢广林,欺我娘家无人,竟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妇人又道,“听说确实来自关外,天哥认得此人?”

“那便好!我听人说起过,此人在关外恶名昭著,听说他有几十房小妾!”师傅大怒,转念又问道,“你且不要回去,先在这里住下!菱儿大婚在即,待办完喜事,我再想办法将你弄出谢家,迎你过门!”

“哦……天哥……菱儿要成亲了么?……霜儿能去观礼么?”妇人问道。

“不可……我云雾山与谢家素无往来,你仍是谢家的人,此时不便出现在山上!”师傅温柔的说道,片刻之后后道,“待此间事了,我定去寻那谢广林和龚飞虎,为你出一口恶气!”

“天哥不可!”妇人又道,“我自然相信表哥的修为!但是,你出面必然会引起众人的猜疑我们的关系,有损云雾山的名声!日后有机会,再教训他们不迟!我只求速速脱离谢家!听说二公子成之后,便要拜龚飞虎为师,修习高深功法!”

“这些年……那谢广林待你如何?”师傅又问。

“早些年待我是不错!但是自从我娘家家道中落,便娶了当地的富商之女,名为妾,实为二夫人,我这大夫人便仅剩虚名,这谢家的大部分产业都交于她打理,我手上只有一些利润微薄的产业!自从丹儿出阁以后,那二夫人欲从我手上取走所有产业,常在家族大会有意讽刺与我!”妇人婉婉道来,虽然语气平静,但是悲戚之情,溢于言表。

“苦了你了……你为何不早告诉与我?”师傅将那女人搂得更紧一些。

“我知天哥操持那么大门派,辛苦得紧,我虽过得不如意,但还算安稳!若非龚飞虎那斯,我也下不了决心逃离谢家,前来寻你!”那妇人又道,“只是我这次逃出来,再回去之时,就是决裂之时!”

“这些事情……只怕不是表面这么简单!”师傅若有所思,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妇人,“这二夫人的儿子近日成亲,这龚飞虎为何会早早住进谢府?你再沦落,也还是谢府大夫人,那谢广林就算冷淡与你,也要顾及谢家颜面,怎么容许此等下作之人在府中调戏自家夫人?只怕是这二夫人瞒着谢广林,私下与那龚飞虎勾结!”

师傅不愧是老江湖,一眼便看穿其中利害!这谢广林的儿子,也就是今日成婚的这一位,就是这许霜霜引荐,也曾是云雾山的外门弟子,后因偷习第四层功法,被赶下云雾山!这谢广林自然知晓这许霜霜与云雾山的关系,就算与许霜霜情分已尽,也该估计一下当地第一大山--云雾山!

只怕这谢家二夫人让儿子拜龚飞虎为师是假,利用是真!至于龚飞虎,只是一颗棋子罢了!只要利用得当,让龚飞虎勾引许霜霜,若许霜霜上钩,一来可以不得罪云雾山,名正言顺赶走许霜霜,稳坐谢家第一夫人之位;二来可趁机除去这江湖祸害龚飞虎,为谢家庄赚的一个好名声,真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正在沉思只见,忽然听得身后风声紧促,回头一看,那马夫自远处慢慢走来,我急忙施展身法,向远处飘去,遁入密林之中!

回到北山城,已过晚饭时间,天色已黑,胡乱吃了些东西,小酒馆里食客众多,人多口杂,自然有人讨论今日谢府的大事!

仔细听来,大意是这今日过门的新娘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论长相,也是美人儿中的美人儿,而且修为甚高,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美女!甚至比师娘当年更厉害,我自然不屑,但是敢和师娘相提并论,我倒是很想会会这个新娘子。

打定主意,决定去谢家看看,于是径直向谢家走去,一路上人越来越多,来到谢府门前,只见门前挂着几只巨大的红灯笼和红菱,虽然已是夜色,但是谢府仍然是人声鼎沸,还不热闹!这谢家不愧是山下第一庄,好大大手笔,听说这喜宴要摆三天。

我自然看不上喜酒,便绕至后院,轻轻掠入院中,向新房中摸去。路过一处僻静的偏房时,只听见房内传出女人的闷哼声,我当下便轻轻在窗户上开了一个小洞,向内看去,房内似乎是一个厢房,一个虬髯大汉,衣衫敞开,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一手将一个女人按在桌上,一手搂着女人的翘臀,小腹抵在女人的屁股上,屁股一挺一挺的……

“嗯哼……嗯哼……嗯哼……嗯哼……嗯哼……”

女人趴在桌上,衣衫半裸,露出白皙的双肩,双手紧紧抓住小桌的边缘,随着男人的冲撞,发出一阵阵闷哼……

过了片刻,那男人估计是有些疲惫,一手搂着女人的腰,一手将女人的上身拉起来,抱在怀里,一口咬在女人的肩膀上……

“啊……”女人吃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面容上扬,露出一副痛苦的模样,我这才看清女人的面容。一副姣好的面容,虽然谈不上绝世美人,妆容高雅,虽然被男人按在身下,但脸上还是是一副高傲的模样,迷离的眼眸里难掩一丝不屑……

“这是谁家的美人儿?如此高贵的美妇,竟然便宜这粗鲁的邋遢汉?”我心下疑问重重。

“夫人果然是谢府第一美人儿……”那男人一边嗅着女人的体香,下身猛然一顶!

“啊哦……”女人眉头一皱,再次叫了出来,“痛……你轻些……莫要被人发现……嗯哼……”

“抱歉抱歉……”那男人一脸淫笑,压低声音说道,“夫人如此美人儿,在下实在情不自禁……”

“大侠答应奴家的事情,莫要忘记……”女人一边承欢,一边说道。

“夫人请放心……”男人一脸严肃,搂着美妇的娇躯,不断拱着屁股,“在下承诺的事儿,必然会做到……”

“那便好……哦……哦……哦……哦……”女人的身子随着男人起伏着,一边与男人讨价还价。

“夫人为令公子如此操劳……令公子前途必然一片光明……”男人一脸陶醉,搂着美妇的娇躯,不断拱着屁股,“令公子资质不错,为何舍近求远,不在眼前的云雾山修习,反而要拜我为师?”

“哦……我儿也曾在云雾山修习……哦……奈何云雾山迟迟不愿收他为入门弟子,还将他赶下山来……哦……”女人闭着眼,一边承欢,一边说道。

“原来如此……”那男人紧紧抱着妇人,“云雾山那些雕虫小技,不学也罢!只要夫人记得照拂在下,在下必将一身绝学倾囊享受……”

“望大侠不要食言……哦……哦……哦……哦……”女人扭动着丰腴的身躯,“哦……你快些,我还要出去酬谢宾客……哦……”

男人不再说话,抓着女人的腰,下身快速在女人身后冲撞……

“哦……呼……呼……哦……”

女人重新趴到桌子上,双手紧紧抓住桌子边缘,一边发出低沉的呻吟,一边极力忍受身后男人的粗暴侵犯!

终于在男人的一声低沉的嘶吼后,一切归于平静……

“星儿……为娘这可都是为了你,你一定要争气啊……”知道男人整理好衣服出门去,女人还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过了半晌,才艰难的支起身子,自桌子下拉出一片白布,塞入下身,整理好衣物,一瘸一拐的走向门口……

来到前院,还真是热闹啊,整个院子都是宴席,一群江湖草莽一边吹嘘着谢家的美好良缘,一边豪饮。

这时,从内院出来一位贵妇,一身紫色绸缎的长衫显得十分贵气,高傲的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这不就是刚才在厢房和人私会的美妇吗?此时,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丝媚态,而是一当家做主的神态。

“二夫人出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然后宾客们纷纷看向贵妇。

“今日是我家小儿的大婚之日,承蒙众位英雄豪杰看得起,前来捧场,来,我敬各位英雄一杯……”

女人说完,从身旁仆人端着的茶几上拿起一杯酒,以左掌半掩酒杯,一饮而尽。

“喝……喝……喝……”众人纷纷举起酒,一饮而尽。

“奴家身体略感不适,就不陪大家了,招待不周之处,请大家多多包含!众位英雄豪杰定要尽兴,不醉不归!”

二夫人放下酒杯,向大家作揖行礼,然后转身退回内院。

我看着时辰不早,便飞奔回山脚下的小镇,这时米店开门了,便买了一袋糯米,回山上已接近子时,把米放到后厨。

向师娘住处走去,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要不要把师傅的事情,告诉师娘,来到师娘的房门口,见房内已无灯光,想必师娘已经就寝,这样我的一颗悬着的心就放进肚子里,不是徒儿不禀报,是您不愿意听!于是就回到自己的房里,洗漱一番,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