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师 (改编第50章) 山河版

第50章

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妈妈勉强压制着已经充斥全身的淫欲将衣服穿好。妈妈站在落地镜前整理着衣服,美艳的俏脸因为一波接着一波剧烈的性爱高潮而散发着妩媚的春情,白皙的脸蛋在高潮的余韵中泛出绯红的桃色。尝试着挪动脚步,妈妈感觉敏感的美肉体已经有些适应了情趣内裤带来的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慢慢走出了宿舍。 “蓉老师,换了衣服回来啊?”看着妈妈扭捏着肥美的大屁股走过教工宿舍一楼的门厅,门卫吕大爷打开值班室的门,笑着和妈妈打起招呼,眯着的眼中却透出一丝淫邪的目光。 “嗯?嗯……啊……是啊……”根本没有注意值班室方向的妈妈被吕大爷突然的说话声惊得娇躯一颤,转身回答道。可下体的动作却令情趣丁字裤的蕾丝边缘在胀大的阴蒂上剐蹭了一下,卡在大小阴唇之间的丝带也因为妈妈美腿的斯磨勒进了肉缝里,妈妈瞬间感觉一股电流从下体冲向全身,美腿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 “换衣服用了这么长时间啊?蓉老师上午没有课的么?”教导处的李阎王也从值班室走了出来,似乎看出了妈妈身体的异样,接着吕大爷的话问道,同时趁着妈妈没有在意对吕大爷使了个眼色。 吕大爷心领神会一边说话,一边装作不经意间的走到妈妈身后,将原本开着的宿舍玻璃大门关上了,“中午的时候太阳毒,这样子关着门屋里面凉快些。”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 “对了,蓉老师,刚才苏老师也上去了,你们不是住在一间宿舍么?怎么没一起下来?”关好门后的吕大爷直接站在了妈妈面前,而李阎王也堵在了妈妈的身后,两个人有意无意间把妈妈夹在了中间。而关上了宿舍楼的大门之后,门厅就成了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这个时间段的教工宿舍楼里几乎没有其他老师,除非特殊,在外面看到已经关上大门的宿舍楼的老师也不会进来了。 “什……什么?吕大爷你说……苏老师也回来了?”听到吕大爷口中的这个消息,让妈妈更加吃惊。努力的回想刚才在宿舍里的时候门是不是关紧,有没有人进来,可完全沉浸在淫欲之中的妈妈根本没有注意到,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若真如吕大爷所说,刚才在宿舍里的情景岂不让苏老师看了个遍?”自从上次在苏老师的车里自己和苏老师一起舔过秦树的大肉棒之后,妈妈觉得苏老师在有意无意的疏远自己,在办公室的时候,如果有其他人还好,若只剩下妈妈和苏老师两个人,苏老师总会找借口出门。 现在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妈妈和苏老师似乎都刻意想要忘记那件羞耻的事情,关系也慢慢的有所恢复。可妈妈怎么也想不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上次那件羞耻的事情被渐渐遗忘的今天,竟然再次被苏老师看到了自己一个人如此淫乱的一面,就算之前在车上那件事是被秦树逼迫的,但在学校的上课时间自己却躲在宿舍里自慰,那么今天之后,苏老师会不会认定了自己就是个每天脑子里只想着被大鸡巴肏干的淫贱女人?以后会怎么看待自己? 妈妈甚至联想到苏老师默默的站在门口,从门缝里冷眼看着宿舍里发生的一切,妈妈赤裸着一身淫熟的美骚肉,夸张的扭摆着肥臀,揉搓着大奶子,用淫具或手指不停的抠挖着湿漉漉的肉穴和娇嫩的屁眼,一遍又一遍竭嘶底里的高潮,最后如同母狗一般瘫软在地上,白花花的大屁股下面淫浆和失禁的尿液已经流成了河,而苏老师的眼中充满了鄙夷和嫌弃…… “嗯……不……不是……啊……”沿着刚才的联想,苏老师会不会把今天的事情传播出去?若真的被别人知道了,到时一传十、十传百……妈妈吓得不敢再想,不由自主的娇吟出声,却发现这种无比羞耻的想法令仍处在高潮余韵之中的敏感娇躯被再次唤起了淫欲。一对硕乳前本就没软下去多少的两粒乳头,又胀大着硬挺了起来。湿润的肉穴和娇嫩的屁眼快速的蠕动起来,紧接着一股暖流从妈妈的子宫深处向下涌出,一大股淫液“咕唧”一声从不断收缩的肉穴中被挤出,顺着妈妈的美腿内侧流了下来。 “哎呦蓉老师,你这是怎么了?”一次轻微的高潮泄身让妈妈美腿一软几乎站立不稳,玉手下意识的伸向两边想要平衡稳住娇躯,却被眼疾手快的李阎王和吕大爷一人一只抓在手里,等于是将妈妈禁锢住了。 “是啊,蓉老师,你也太不小心了,去上课怎么能穿这么高跟的鞋呢?多容易扭伤脚?”李阎王连忙蹲下身关心似的说道,右手却始终抓着妈妈的玉手不放,“我来帮着看看!”蹲下的李阎王左手直接伸向了妈妈玉足。 “啊……没……没事的……你们放手就好……嗯……不要碰我……”妈妈扭摆着下体不想被李阎王碰到。 “那好吧,在这里帮蓉老师查看实在有些不雅观。”听到妈妈的拒绝,李阎王居然起身不再左手的动作,却在收回手臂的时候装作无意间手指勾住了妈妈短裙的下摆,向上一提。 顿时,妈妈的短裙被撩起了一大半,还泛着些许淫液光泽的大屁股直接暴露在了空气里,而肥美的臀肉也因为裙摆的滑过颤巍巍的,情趣开档内裤的两条玫红色绳带兜在妈妈白嫩的臀瓣上分外惹眼。 “啊……李主任你……你怎么能……”妈妈羞愤难当,用力想要甩开李阎王和吕大爷的手,无奈力气始终敌不过两人,熟媚的娇躯左右扭摆,反而更增加了两个人的性趣。 “哎呀呀,真该死,这怎么搞的?怎么还勾到蓉老师的裙角了呢?”李阎王似是抱怨的说道,却并没有帮妈妈把裙子放下来的意思。 “是啊,李主任,你这手怎么回事?莫非也和我一样年龄大了?”吕大爷盯着妈妈白花花的大屁股左摇右摆,肥白的臀瓣震颤出一下下的肉浪淫笑着说道,“不过,蓉老师,也不是我这老头子说,你这衣服穿的也太……” “嗯……才不是呢……你们……你们快放手……再这样……我……啊……我要……”若是放在从前,这两个人妈妈连正眼都不会看一下。吕大爷作为女教工宿舍的管理员,妈妈实在不明白学校这么安排是怎么想的,每每看到这个猥琐的老头总是一脸淫邪的笑容盯着过往的每个女教师,妈妈就觉得无比嫌弃,而李阎王则更是借着抓学生早恋的名义,抓到后找机会支走男生,对女生加以威胁然后趁机揩油,好几次都被妈妈撞见,甚至有一次在李阎王要把手伸进女学生的衣服里面时被妈妈出言喝止。所以妈妈和李阎王之间也算结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梁子。 本来对于每次路过值班室吕大爷的搭讪妈妈都是置之不理的,但今天妈妈敏感的娇躯始终都沉浸在性爱的快感中,多次的剧烈高潮也让妈妈的脑回路不够机敏,所以才造成了现在无法挽回的局面。 “蓉老师想要什么呀?难不成还要回去换衣服?我看这身衣服挺不错的。”吕大爷抓着妈妈的玉手,对李阎王使了个眼色后,从衣服兜里偷偷拿出一个小药瓶。 “是啊,蓉老师,这身衣服和你真配,就不要换了吧?不信你自己看。”心领神会的李阎王把话接了过去,转移话题分散妈妈的注意力。 听了两人一唱一和的对话,妈妈果然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大厅里的师容镜,一下子被自己性感的着装惊艳到了,“怎么在宿舍里没有发现这件衣服穿在身上会这个样子?” 妈妈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开领的打底职业衬衫,外套是短小却非常凸显身材的米色小西装,纽扣被妈妈一路扣到美妙性感的锁骨下面,把硕大丰满的胸部紧紧的包裹住。可能是这套职业套装本就是紧身束腰的设计,妈妈这样一扣,更是体现出她那妙曼诱人的身姿,白色衬衫开领处的深V字开口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条深深的事业线。两边更是被妈妈饱满的乳房撑得鼓鼓囊囊的。单薄紧束的衬衫下,妈妈胸前那饱满的乳峰原本就呼之欲出,而此时胸前的衬衫被汗水弄得有些潮湿,乳房那浑圆挺拔的形状更是突兀毕现,嫩红的乳头在半透明衬衫的掩映下隐约可见,挺拔而饱满的双峰随着娇躯的扭动而跳动着,彷佛要从大开的领口间摇摇欲出。任何有心的男人都能透过那白色的衬衫看到那对能让人喷血发热的肉弹。 下身的职业套裙本就比平日里穿着的短了许多,只能勉强遮住妈妈一半的大腿,紧凑狭窄的设计风格将妈妈浑圆挺翘的臀部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因为刚才李阎王从后面把裙子撩了起来,连带着前面的裙摆前面也被抬高,短到了齐屄的程度。妈妈因为没有找到丝袜,一双裸露在外珠圆玉润的雪白美腿丰满修长,脚上的一双10厘米高的鱼嘴细高跟鞋令两条玉腿更是显得优雅纤细。一身制服让妈妈穿出了骚媚的色情味来。 “我说蓉老师怎么总是站不稳,原来是鞋跟太高了,也不是我说你蓉老师,虽然咱们学校没有规定老师不能穿高跟鞋,可凡事总要有个限度吧?你说你穿成这样,那些血气方刚的男同学看到了你,还能有心思好好上课么?”李阎王看到吕大爷拿着药瓶的手伸到妈妈的一双美腿中间的前侧,说话故意大声了一点,还把师容师貌讲出来做文章,让一向以端庄优雅形象示人的妈妈再次感到无比的羞愧。妈妈被淫欲折磨着的大脑本就不够用,现在心思则完全想着该怎么回答李阎王的质问,丝毫没有注意到吕大爷下流的动作。 “我……嗯……才不是这样……实在是……其他的衣服和鞋子都……找不……啊哈……啊……”就在妈妈努力组织语言回答李阎王的话时,吕大爷拿着药瓶找准位置正对着妈妈的蜜穴口按下了药瓶上的喷射按钮,强劲的药液直接喷洒在妈妈蜜穴顶端胀大如花生粒般大小的敏感小肉豆上,一直水润润的蜜穴被喷上的药液弄得越发泥泞不堪。妈妈的美肉体一阵痉挛,一股透明的淫汁从蜜穴中噗簌簌的喷涌而出,强劲的淫液水流喷射了足有七八秒的时间,全都射在了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吕大爷的手上。吕大爷的手上顿时湿乎乎滑腻腻的一片,淫液顺着手背滴滴答答的落在妈妈的美脚之间。 “操,骚屄、贱货!”看着妈妈潮吹后,娇躯有些酥软,一双美腿似要瘫坐下去,李阎王挥起左手对着妈妈白花花的大屁股,狠狠的两巴掌拍了下去。 “啊……不要打……好痛……我才不是……唔……啊哈……”妈妈裸露在外因为高潮还在不断痉挛着肉弹十足的臀瓣顿时被扇得颤巍巍的,肥美的大屁股颤出一阵臀花肉浪,肥白的屁股蛋上很快出现了两个红红的巴掌印。而还没等妈妈反驳的话说出口,吕大爷对着妈妈的蜜穴口再次喷射了两下药水,妈妈的话语立刻变成了骚媚的娇吟。 “骚货、贱屄!”看着妈妈扭动着熟媚的娇躯,肥白的大屁股也跟着左拧右摆着躲避,李阎王说着又是两巴掌打在妈妈的臀瓣上,在他看来妈妈的扭着肥美的臀部根本就不是躲闪,更像是发骚的表现。 “啊……我不是……不要……呜……啊……”“呲……呲……”强劲药液直接喷洒在妈妈光秃秃的蜜穴,妈妈肉嘟嘟的阴部已分不清哪个是淫液哪个是药水,白白嫩嫩的泛着水光。 “骚屄、贱货!”李阎王的手掌再次落在妈妈肥美的臀瓣上,“啪、啪”作响。 “嗯……啊……才不是……” “呲……呲……”配合着李阎王的辱骂,李阎王骂几句,吕大爷便对着妈妈的肉穴喷射几次。 “哈……啊……” “骚货、贱屄!” “啊……我不是……啊……嗯……啊……” “骚屄、婊子!” “啊……我不……嗯……哈……啊……” “骚婊子、贱屄!” “啊……我……啊……是……” “骚屄、贱货!” “嗯……是……我是……啊……”从妈妈小嘴说出的话语已经有些含糊不清,似是被李阎王打怕了,妈妈竟然开始承认李阎王对她这种极具侮辱性的称呼。想起曾经十分厌恶的吕大爷的说辞,此刻的自己竟然光着大白腚站在门厅,被学校里两个最讨厌的男人打屁股。与肉体上的疼痛相比,心理和精神上的羞耻感更加令妈妈感到难以接受,若是从前,这种羞辱足以令妈妈无地自容到昏厥过去。可现在被李阎王打了屁股之后,妈妈却从这种极度的羞耻中感受到一种刺激,随着李阎王的巴掌一下下落在妈妈肥白的臀肉上,这种羞耻带来的刺激感觉一点点的扩大,将妈妈熟媚娇躯的性欲再次唤起,甚至比刚才在宿舍里的还要强烈。手掌与妈妈的大屁股之间肉与肉的接触发出的“噼啪”声音连同妈妈的娇媚呻吟因为门厅里的回音效果越发清晰响亮,更让妈妈觉得羞耻到无法接受的是,声音一次次的传进耳朵,令妈妈本就骚媚至极的美肉体竟慢慢的生出一丝丝渴望,渴望着李阎王的巴掌能再次狠狠落在自己的大屁股上。妈妈一双美腿分开到与香肩等宽,白花花的大屁股每被拍打一次,肉穴都会一开一合涌出一股淫水,连同娇嫩的屁眼也一紧一张的蠕动着。 看到妈妈美目中的眼神已经变得涣散、迷离,檀口微张,小香舌吞进吐出,带出一丝口水挂在嘴角,如此淫贱不堪,任由玩弄的样子让李阎王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已经撑起老高的裤裆,想要把那根接过的大屌亮出来,却被吕大爷摇头制止住了。李阎王瞬间明白,现在并不是暴肏妈妈——眼前这个垂涎已久的熟媚女教师的时候。不过李阎王却并没有打算放过妈妈,松开之前一直抓着妈妈右手,左手扳过妈妈的俏脸,伸出舌头用力从妈妈的下巴舔到耳垂,再从脸颊舔回到妈妈的嘴角,然后大嘴把妈妈的檀口完全裹在里面,狠狠的亲吻着妈妈的小嘴,肉舌直接探进妈妈的嘴里摧残着妈妈的小香舌。李阎王的右手则直接罩上了妈妈硕乳,心知肚明妈妈没有穿内衣,隔着一层单薄的衬衫布料,李阎王的大手狠命的抓揉着妈妈的两只大奶子,仿佛要把本就饱满的乳球捏爆一般。 “嗯……唔……呜……唔……嗯……”似是被李阎王抓捏得疼了,又或是被吻得过于粗暴喘不过气来,妈妈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声娇媚的呻吟,已经被松开的玉手无力的推在李阎王的身上,却一次次的滑落到旁边。 “咳咳……”看到李阎王眼中却流露出犹如饿狼看见肥肉般恶毒的眼神,舌头把妈妈檀口周围甚至白皙的脖颈都舔得湿漉漉的,吻得强烈到妈妈几乎要背过气去,吕大爷故意干咳了几声提醒着。 瞬间明白了吕大爷用意的李阎王在妈妈的樱唇上狠狠亲了一口之后,俯身把妈妈抱起来扛在肩上,右手将妈妈的短裙用力向上一拽,只听“呲啦啦”一声撕扯裙布的清脆声音过后,几乎扯成两个布片的短裙被完全掀起,妈妈肉嘟嘟的大屁股彻底对着棚顶裸露在了外面,犹如一只被剥得光溜溜的待宰的肥羊一般,弯着纤腰挂在李阎王的身上,情趣开档内裤的两条绳带在妈妈柔嫩肥美的臀瓣上勒出两条浅浅的凹陷,玫红色的绳带在白花花的臀肉衬托下分外惹眼。李阎王在妈妈光秃秃的肉穴和湿漉漉的阴唇上用力揉搓了几下后,捞起满手的淫汁一巴掌打在妈妈的臀肉上,拍打的声音也因为淫液粘稠的缘故不再像刚才那么清脆,有些沉闷却越发淫靡。李阎王的大手在妈妈白花花的大屁股上抓揉起来。妈妈本就如羊脂玉般肥白滑嫩的臀肉也因为涂抹在上面的淫液变得滑腻腻的,令李阎王爱不释手。 “别摸了,快进屋……”吕大爷小声的催促道,李阎王这才扛着妈妈快步走进了门卫值班室,吕大爷四下里看了一圈,确定楼里楼外都没有人看到刚才的场景后,也跟着走进了值班室,把屋门从里面锁好,放下了百叶窗,从窗下的小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布包,打开后,里面摆着几排细密的银针…… “胖子,你确定那个男生是王少明?”刘安的话让我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就好像那天晚自习的时候生出的那种身边最至亲的人被别人夺去的感觉,吃进嘴里的东西已经味同嚼蜡。 “大才子,我已经说了几遍了,我只是看着像,并不是确定就是王少明。”啃着手里的鸡腿,刘安含糊不清的说道,嘴里的咀嚼的肉沫都喷了出来。 “你妹夫的,什么眼神!”我看了眼刘安的吃相,嫌弃的撇了撇嘴,继续低头用筷子拨弄着餐盘中的食物。 “不行,我得去找小静,看看王少明找她到底什么事……。”说完,我实在安奈不住心中的疑惑,起身快步走出了食堂。 “哎……哎……大才子,等等我,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刚出食堂的门口,就听到刘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回身,看到这个胖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我只是想去确认一下,你不是还没吃完么?跟出来干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心里明白刘安是担心我真的遇到什么情况时会不够理智。其实我也发现最近的自己不是能很好的控制情绪,尤其是涉及到小静的事情,似乎理智被降到了最低点,虽然已经亲耳听李欣说过他对小静不感兴趣,可我仍然不能接受小静被其他的同学染指,尤其是李欣那伙人,我把这种情况总结为爱情的排他性。可刘安不止一次的提醒我,似乎因为李欣的关系,我把心思过多的关注在了小静身上,这样会让我忽略到其他很多事情,我对此嗤之以鼻,我们是学生,以学业为重这点毋庸置疑,那除了学业和感情还有什么呢?家庭么?那个貌似是我老爸多用心关注的才对。 “陪你去看看呗,还能干嘛!”刘安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就是去看看,又不做别的事情。”我有些牵强的解释着。 “那我吃完饭了,出来跟着你散散步总行了吧?”刘安也没有戳穿我。 教学楼里转了一大圈,却并没有找到我想见的人,我的心里越发急躁,脸上也开始阴云密布起来,刘安似乎也感觉出了我的心思,闷声跟着我不说话。 “胖子,你是不是看错了?小静是被王少明叫走的?”再次从小静的教室门口离开,确定小静依然不在教室之后,我心里也对刘安模棱两可的说法感到有些质疑了。 “大才子,我都说好几遍了,只是看着像,但并没有看清楚,兴许是别的同学也说不定呢!”刘安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回答着我。 “好吧,可能真的是你看错了!”我垂头丧气的回答道。 “我看你都有些神经兮兮的了,一点关于小静的任何风吹草动似乎都能让你魂不守舍。”看我情绪恢复正常,刘安有些调侃的和我说道。 “嘿,死胖子,刚学会几句成语全都用在我这儿了是吧?又皮痒了是不?”我坏笑着捏着指关节看着刘安说道。 “别,我们……我们是学生,总这么打打闹闹的有失斯文,再……再说这里人多,万一被李阎王看到了咱俩肯定被批……。”刘安一边说一边示意我注意周围的环境,才发现不知不觉我俩已经离开高二年级所在的楼层,并且走到的教学楼边侧的消防备用楼梯,这里是学校为了出现突发情况时用来紧急疏散的,估计考虑到这一点,当初盖楼的时候这个备用楼梯并不宽敞,这也就导致了除了各楼层离得最近的班级偶尔会有个别翘课的同学从这里溜走之外,很少有同学走这里。可能是因为午休的原因,碰巧现在的备用楼道里居然一个学生都没有。 “我擦,天要亡我啊!”被打脸的刘安也发现了自己的窘境,本想抬腿就跑,忽然看到了什么似的愣在那里不动了。 我灵活的前跳伸手抓住刘安正准备开打,却在拐角后的台阶下面看到一个令我无比熟悉,但此时却根本不想看到的倩影。 “妈!”我一时慌乱,惊呼出口。 “妈妈?”刘安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你……你说她……纪蓉老师……是你妈妈?”有些不可思议的追问我道。 “这个……咳……嗯……是的……你不知道?”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让刘安知道了我和妈妈的关系,我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语无轮次了,要知道会发生今天这种情况,还不如早一点告诉这个死胖子好。 “你也从来没和我说过啊……”刘安还是一副有些不相信的表情。 “我……真没和你……说过……我怎么记得……”我继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小西……你怎么……嗯哼……”这时,妈妈一声轻呼提醒了正在组织语言的我,我才注意到妈妈似乎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刚看到我时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般,全身猛一激灵,一双美目瞪得圆圆的转而又迷在一起,浑身绷得紧紧的,紧接着娇躯如同狂风卷落叶一般一阵颤抖,我赶忙走下楼梯来到妈妈身边。 “嗯?妈……蓉……你身上怎么……”走到妈妈身边,一股刺鼻的香味扑鼻而来,却并不是妈妈惯用的那种高档香水的清香,反而是那种站街女身上劣质却格外浓郁的香型。 “我说大才子,这……纪蓉老师真是你妈妈?”刘安也随我走到妈妈身边,看到我很自然扶着妈妈的样子,贴近我小声打断了我的话。 “晚上回寝室再说!”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小声快速的转过头对着刘安说道,“嗯?”但在转回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从走廊远处的一个门里走出了一个令我始终惦记着的身影,是小静。可小静却没有转向我这边,而是去往走廊相反的方向。 “这……”我看了一眼搀扶在手里浑身还在哆嗦个不停、似乎要瘫软下去的妈妈,又转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小静,一时犯难起来。 “哎……好像是……”看着我盯着走廊的方向一直看,刘安也顺着我的眼神看过去,也发现了走廊那边的小静。 “胖子,帮我照顾一下我妈……嗯……蓉老师……我有点事……”话还没说完,我就匆匆忙忙的跑开了。跑了几步后,我的心里生出了一丝异样,总感觉这样离开有些不妥,回头看了下,发现妈妈似乎只是扶着栏杆微低着头站在那里,别说责备,连看都没看我一下。再说我交代了刘安,这个死胖子对他那恐龙同桌都能深表关心,对于好朋友的母亲总能尽心尽力吧,况且妈妈也是美女一枚,无论颜值、身材还是气质,按照刘安的评论标准,别说苏老师了,貌似全学校能超过妈妈的也没有几个人吧? 尽管这样想,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很别扭的感觉,从在这里看到妈妈的那一刻开始到在妈妈身上闻到那种香水的味道,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我只想逃离开现在与妈妈待在一起的氛围,况且还有越走越远我心心念念的小静。当然这些想法只在一闪念之间,我的双腿却根本没有停下。 感觉到我跑远,妈妈紧张到无以复加的心才稍稍得以平复。在教师宿舍楼被两个学校里自己最厌恶嫌弃的男人羞辱,甚至在门卫值班室里面还被两个人玩弄得高潮不断乃至一度失神,最后竟然让自己穿着吕大爷找出来的衣服回办公室,虽然自己是被两个人强迫,可还不是因为自己在宿舍里做的那些羞耻的事情,还故意把下体刮得光溜溜的穿成以为秦树会喜欢的样子,却不想被李阎王和吕大爷给撞到还被用了性药。 本来想趁着现在是午休时间,教学楼两侧备用楼梯里面没有学生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赶快回到办公室,可刚走进教学楼,妈妈就感觉身体里有一股骚闷在窜动,美艳的俏脸双颊绯红,口干舌燥,心跳也一点点的加快,而头脑中越来越模糊,刚才被李阎王和吕大爷四只粗糙的大手摸遍了全身美肉,用力的抓捏着丰硕的乳肉和肥美的臀瓣时的触感此刻似乎越发清晰起来。妈妈只觉得心里焦躁无比,下体的骚痒越来越强,被大肉棒抽插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从宿舍楼走到教学楼的平地还可以快走几步,可妈妈一上楼的时候发现穿在下身的开档丁字裤在离开宿舍楼之前被李阎王故意向上提了几下,导致卡在蜜穴两侧的绳带合并在了一起,勒在了两片阴唇之间的肉缝,绳带前端的分叉口也刚好卡在了妈妈胀大如花生粒般大小的阴蒂上,导致妈妈每次上台阶抬起美腿都会令两条绳带交错着摩擦妈妈敏感至极的小肉豆,加之几种淫药在妈妈的肌体里无情的作用着,妈妈感觉身体深处像被万千虫蚁咬一般难以忍受,全身美肉的力气也随着淫欲的陡增而一点点的流逝,在遇到我和刘安之前,妈妈不得不面前扶着栏杆勉强挪动脚步,淫水像决堤一般从蜜穴里渗涌出来,沿着一双美腿内侧流下。 看到刘安的一瞬间,妈妈骚媚发情的淫贱样子被发现的恐惧和羞耻感与身体不受控制的快感混合在一起,冲击着妈妈脆弱的理智,而我这个至亲之人的出现无疑更令妈妈的状况雪上加霜。处在高潮泄身边缘的妈妈顿时崩溃了,一阵狂耸乱颠后,一大股淫液从妈妈的蜜穴冲喷涌而出。若不是妈妈始终紧闭着美腿,强劲的水流都能透过妈妈穿着的黑色连裤丝袜滴落在地上,此时淫水已经将黑色丝袜完全打湿,黏答答的包裹着妈妈一双圆润修长的美腿。 不过这些从小静出现在我视线的那一刻起,就被我完全忽视了,不谙性事的我也只是单纯的以为妈妈是身体不舒服而已,回到办公室休息一阵就好了。可我身边却站着一个深谙男女之事的刘安,并且我还亲手把妈妈交到了他的手上。从我说话交代到动身跑开,刘安似是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发现我真的跑远了,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环境一时安静了下来…… “咕噜……”寂静得有些尴尬的楼道里,妈妈分明听到了站在身旁的刘安吞咽口水的声音,在我这个亲生儿子和同学面前高潮泄身,更令妈妈感到无比羞耻,美艳的俏脸压得更低。知道我这个当儿子的没有注意到,可无意间瞥见刘安两腿之间支起老高的帐篷,妈妈就明白刘安将自己极力想要忍耐的骚媚姿态看得一清二楚。 记不清刚刚的这次是从上午到现在的第几次高潮,可这次泄身之后,妈妈感觉身上的欲火却烧得更烈了,蜜穴和屁眼深处的骚痒犹如万蚁钻心,折磨着妈妈成熟美艳的肉体,令人疯狂的骚痒感觉来自于肉体深处,之前一直被服用的淫药已经慢慢渗入到子宫且使妈妈的美肉体发生着改变,此时与另外几种淫药催化正产生着剧烈的药效,妈妈只觉得性欲一次强过一次。 妈妈的理智被充斥全身的淫欲摧残得所剩无几,脑海中只剩下回到办公室那么一个念头,妈妈现在全身的美肉都泛起红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面色更是赤红,下体变化更大,本来娇小的阴户此时明显肥厚很多,大大的向两边自动裂开,小手指般粗细的绳带勒在肉穴的正中间,淫水不停息的从肉洞口渗涌出来,绳带一次次黏腻腻的粘连着蜜穴口蠕动时翻出的嫩肉,淫水把阴户下方到半个大屁股浸润得光鲜透亮。妈妈的大屁股不由自主的做前后小幅摆动,樱唇微张发出含糊间歇的娇吟,一身美肉正在饱受淫欲的煎熬。 站在妈妈身边的刘安实在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就像刘安自己说的那样,与含苞待放似的小静或者花开正艳时的苏老师相比,妈妈这种浑身充满了柔媚气息,仿佛一只熟透了的果实般浑身散发着浓浓女人味的美少妇更能吸引刚刚进入青春期、荷尔蒙全身爆棚的男生的青睐。 从见到妈妈的那一刻开始,刘安就已经看出了妈妈身上的不对,作为一名女教师,而且还是在上学期间的教学楼里,妈妈的穿着实在是太过火了。妈妈的上身依旧穿着那件米色的小西装外套,里面却被换成了一件紧身包臀连衣裙,严格意义上讲这条所谓的裙子连一件大体恤衫的长度都达不到,即使妈妈站在那里保持静止不动,肥美的臀瓣也只能被包住一小半,妈妈丰满圆润的大屁股至少有一半以上都露在外面。虽然妈妈的上身穿着小西装,但连衣裙的背部是一整片的黑色V字蕾丝薄纱已经超出外套的遮盖范围,从上身一直到臀沟,V字薄纱的下沿尖端距离连衣裙的裙边不足10厘米,连妈妈下身穿着的灰色裤袜的腰部上沿明显高出薄纱一截。最令刘安口干舌燥或者说妈妈身上更吸引男人眼球的是除了后背的大V字蕾丝薄纱,这条足以称得上是齐屄超短裙的其他布料是冰丝质地的,妈妈丰腴性感的身材将裹在身上黑黄色相间的豹纹布料撑得几近透明,腰间玫红色丁字裤的绳带若隐若现。亮丝的丝袜更显得妈妈的一双美腿圆润修长,大量淫水如决了堤一般从蜜穴中渗涌出来,沿着美腿将丝袜一点点洇湿,此刻丝袜上能够明显看到暗淡的水渍。 “纪……咳……蓉……蓉老师……”虽然以前在学校里看过妈妈很多次,尤其还和我一起遇到那次在宿舍楼下秦树抱着妈妈的尴尬场面,但刘安始终都没想到这个学校里所有男老师以及一众高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真的是我妈妈。现在想来之前也有过猜疑,可从来没有得到我明确肯定的回答。此刻看着眼前迷人性感的美妇教师,已经被妈妈淫荡风骚的穿着撩拨得有些心猿意马的刘安,嗅吸着自妈妈的美肉体传来阵阵诱人的香气,连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蓉老师……田西有事走了,我……扶你回……办公室……”刘安试探性的说得很慢,似乎边说边想着什么事情。 “嗯……啊……好……”妈妈性感的娇躯始终沉浸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余韵中,几句娇吟出的简单回答别说刘安,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听来都是一种骚媚入骨的声音。 刘安再次吞咽了一大口口水,贴近妈妈身边,左手环过妈妈,离得这么近,刘安感到妈妈的美肉虽然紧绷却在不断的哆嗦着。 “啊……”当刘安的手掌罩上妈妈的纤腰,妈妈的娇躯一震剧烈的痉挛,柔若无骨的美腿弯曲着,似乎再也支撑不住美肉体的重量,几乎完全倒在了刘安的怀里。“咕唧”一声沉闷的声音,妈妈的蜜穴口再次蠕动着挤出一大股淫汁,透过已经吸得饱和的裤袜,拉出一条粘稠晶莹的淫浆水丝,挂在妈妈的美腿之间来回晃荡被越拉越长…… 妈妈骚媚的淫态被刘安看了个遍,虽然校服的裤子比较肥大,但刘安仍感觉下身胀得生疼,左手几次想要滑上妈妈的美臀,却总显得刻意猥琐,做不到自然,毕竟怀里的女人不仅是好朋友的妈妈还是学校里的老师。于是思索了再三,四下里看了看,确定周围无人之后,刘安扶稳妈妈的娇躯,一只手从口袋里默默的拿出了手机。

这章完结得有那么一点牵强,总想把刘安那种想要摸却不敢动手的心思写出来,却总感觉写不好,希望下一章能写得好点!

写在后面:很多人私信我为什么不更新了,实在抱歉,最近实在是太忙了,都没时间来码字写文,天天累得跟狗一样,回到家连碰电脑的心思都没了,所以,抱歉了各位狼友,不是我不更,是新的一章还没有写完,没有更的东西了,请各位谅解,我自信不会太监,不会弃更,因为还有好多的想法和黑暗念头没有写出来呢,嘿嘿,最近疫情又严重了,祝各位狼友保重身体!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