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传统的形成 5

第二天,扎克和莫莉都很开心,不时的做着偷偷摸摸的顽皮。扎克在没人的时候都会抓住莫莉的屁股,亲吻她的脖子,或者抚摸她的乳房。而莫莉会咬一咬他的耳朵或蹭一下他的裤裆。

当一天快要结束时,他们俩都非常的神经质,当弟弟妹妹上床睡觉后,他们几乎跑进了莫莉的房间,还没有关上门,就跳着抱在一起,开始激烈接吻。强烈而热情将舌头推入彼此的嘴中,互相纠缠旋转。

没有商量,甚至没有注意到对方如何做到,只一会儿,两人就赤条条的躺在了莫莉的床上。莫莉年轻的乳房压在哥哥的胸膛上,而扎克坚硬的鸡巴则在妹妹的金黄的阴毛丛中摩擦。 他们不断的接吻,扎克挤住了莫莉紧紧的小屁股,使她的呻吟声落在他的嘴里。

然而,几分钟后,莫莉趴了起来。 扎克困惑而失望的看着妹妹的身体从床上滑下来。 扎克拉住了妹妹的手,而莫莉仍滑下去,直到她美丽的脸,到达他的鸡巴时,停了下来。

扎克喘着粗气,莫莉紧紧握住他的坚硬鸡巴,开始抚摸它。 扎克躺在床上,抬着头,看着妹妹也在抬头看着他。像爸爸教的一样,莫莉温柔的抚摸着哥哥的鸡巴一两分钟,然后,张开嘴吞没了下去。

"哦,天哪,莫莉!" 扎克看着他双胞胎妹妹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她吮吸硬的发紫的龟头,并用她的舌头在冠状沟周围舔弄着。

" 姆…" 莫莉很有成就感,就像父亲教她的那样,她一边抚摸着哥哥的阴囊,一边用嘴含住哥哥的鸡巴,吮吸着他的龟头。随着哥哥的呻吟越来越大,她开始越来越多地将他的鸡巴吞进嘴里。 她发现,将哥哥的鸡巴塞进嘴里要比父亲那条异常粗壮的鸡巴容易得多,她试图将更多的鸡巴塞进嘴里时,她的头更容易上下摆动。

"他妈的,莫莉,我爱死你了。"扎克感到了爆炸的到来,但他仍想起了妈妈的话,问到 "我可以在你的嘴里射精吗?" 他殷切的看着妹妹,希望得到她同意。

"什么?" 莫莉惊讶地问,嘴一下子从哥哥的阴茎上滑了下来。 "你说,你想暨我的嘴吗?" 莫莉震惊了。

"嗯,是的。" 扎克说,变成红色。 "妈妈说有些女孩不喜欢,所以我需要检查。" 扎克紧张地告诉姐姐。

"妈妈?真的吗?" 莫莉惊讶地问。 她父亲甚至没有提到那件事。 "而当你和她……她让你这样做了吗?" 莫莉问她的兄弟。 她哥哥把精子喷到她嘴里的念头使她感到恶心。

"是的。"扎克说道,脸红了。 "好吧,我认为她没有计划,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加了。

莫莉考虑了一下后,对她失望的兄弟说:"我不想那样做。" 她说:"让我知道你快要到那里的时候,我会用手做完。"她把哥哥的鸡巴塞回嘴里。 她停下来时,他的阴茎稍稍的软了些,但一旦她继续吮吸,很快又硬如铁棍了。

"哦,天哪,感觉太好了。"扎克看着莫莉的头上上下下的呍吸着,每次都把一半的鸡巴推进嘴里。 "莫莉,操,我要到了。"听到扎克说,莫莉把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用她的手快速的撸动着,直到哥哥的鸡巴迅速爆炸。 "哦,是的!肏!" 扎克感到喜悦的浪潮开始冲击过来。他喷在了肚子上,一次又一次。莫莉一直热切地抚摸着他的鸡巴,她的手沿他的阴茎的每一次滑动都使他感到另一种快感,直到高潮结束。

莫莉放开她哥哥的鸡巴,看着他肚子上的一堆粘糊糊的东西,她感觉到自己的性欲涌出,急切的等待哥哥偿还她。 扎克抓起床上的一条枕巾擦干自己,看到性感的妹妹赤裸裸的侧卧在一旁喘着笑着,无不妩媚,他爬到她的身上,开始疯狂地亲吻她,不停的用舌头互相纠缠。

扎克吻到了妹妹的胸,红润的乳房闪着性感的光芒。女人的乳房是男人的葡萄酒杯,妈妈的是波尔多大杯,成年的酒浑厚多汁,回味无穷,妹妹的是香槟杯,年轻的金黄挺拔,香甜细腻。扎克不由地舔吸嘬弄起来,用牙轻轻的咬一下突起的乳头。"哦,是的!" 莫莉高兴地叫道,扎克不得不用手捂住了妹妹的嘴,以防她变得太大声。

扎克继续吮吸妹妹完美的乳房,享受着她的身体对他的吮吸乳房和拿捏乳头的反应,然后沿着赤裸的身体向下移动。 他掠过她平坦的腹部,性感的阴毛丛林,然后直达她紧紧的蜜穴,快速而轻柔的添了一下温润的阴唇。

"哦,他妈的。"莫莉身体一抖。然而哥哥没有停顿,将舌头继续向下移动到冒着热气的缝隙, "操!" 莫莉低声说,扎克的舌头已然将看守蜜穴的阴唇分开,推入到了她的体内,探究着她隐秘深处的细密的褶皱。

扎克推开了妹妹的双腿,呼吸着她的气味,用舌头尝尝她的酸爽的蜜汁,右手撑开了少女的阴唇,使粉红色的花朵更加暴露在他的舌头上。

"哦,你真令人惊讶",莫莉将她的阴部抵在哥哥的舌头上,抓住他的短发,将他使劲按在阴部上,恨不得塞进自己的身体。

扎克舔她的方式使她高兴得发疯,他的舌头研究了妹妹阴道的每一寸,使她呻吟不断。 他紧紧的拥抱着散发着迷人气息的幼小身体,感受到随着舌头在妹妹体内的每一次运动,都会有更多的淫荡被唤醒。

"哦,天哪!哥哥!" 扎克的舌头退了出来,舔弄着阴唇,阴道中取而代之是两根手指,抽插着。莫莉呻吟着,完全放弃了抵抗,将身体全部挺向哥哥,闭着眼睛,自顾自的大喊大叫,忍受着哥哥折磨她的阴蒂,嘴巴同时用力吮吸,把所有的汁液都吞进了肚里。

莫莉爆炸了,开始疯狂地嘶吼,她的腿和躯干开始发抖,她竭尽全力才抑制叫喊,那一阵生机勃勃的愉悦感从阴蒂迸进了心尖。她的屄在哥哥的手指上抽搐,她的身体向后拱起成了半圆。高潮席卷她的的每一寸肌肤,使她的视线变得模糊,直到她停止颤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真是太了不起了!" 莫莉仍在气喘吁吁的对她的哥哥说着。扎克早已从妹妹的阴户中抽身而出并支撑在她旁边,温柔体贴的享受着妹妹的高潮。

慢慢的呼吸均匀了,两人又互相抚摸了许久。扎克清理了一下自己,穿好衣服,安静地走向自己的房间。他回头看了看妹妹赤裸的微笑,给他一个飞吻。他关上了身后的门。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睡前的抚摸很快成为他们热切期待的惯例。 每天晚上,上床睡觉之前,他们都会潜入其中一间卧室,赤裸裸的探索彼此的身体。直到一天晚上,当他们把汗淋淋的身体压在一起并亲吻时,扎克抓住了自己的鸡巴,将它紧贴在莫莉的蜜穴门口。 他被欲望所困扰,无法思考,将龟头压进了妹妹的阴门。

"不要!" 莫莉猛然抓住了哥哥的鸡巴,拉开了身体。 "你知道我们做不到,不是这样。" 他们和父母双方都讨论过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无论他们有多他妈的想,都不能冒着莫莉怀孕的风险。

随后的一天是一个温暖阳光的星期六,整个家庭决定来一场泳池趴。 温暖的阳光亲吻着他们的皮肤,家人们都兴致盎然。扎克独自一人游到池边,坐在上面,看着泳池。 妈妈郁郁葱葱的女性身体在比基尼中显得炙手可热,妹妹轻轻萌萌的身体在比基尼中也是如此性感。他回想起她们赤裸的样子,一起度过的夜晚。眼前闪闪发光。

莫莉注意到她的哥哥在欣赏她优雅健康的身体。 她游向他,笑着问"嗨,兄弟,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享受阳光。"他严肃地说道,低头看着她光滑的双腿。

"你在考虑今晚的娱乐吗?" 莫莉调皮的笑容在他的耳边低语,并迅速地抚摸着她的腿。

"也许"他轻声笑着说。

"真的?你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 她注意到她哥哥的鸡巴在内裤里抽搐了几下。而她自己,也变得湿透了。

他说:"实际上,有的。"

莫莉抬头看着她的哥哥,当她看到他的脸时,她明白他在说什么。 "不,可我们不能。"莫莉脸红了。

"难道你不想吗?" 扎克温柔地问他的妹妹。

莫莉回答:"我当然想。但你知道我们做不到的。"

扎克沮丧地说道:"一定有方法的,我们可以找到避孕套之类的东西。我真想和你做爱,真是太糟糕了,我想肏你想得发疯。"扎克在妹妹耳边小声说,低头看着她的比基尼。她的阴部轮廓在水中几乎看不见,而扎克却想像穿透它的感觉。

"好吧,我们可以……" 莫莉努力的思考着。

"什么?" 扎克兴奋地把她切断了。

"问爸爸妈妈。"她犹豫着。

"你是认真的吗?" 扎克问她。 对他来说,这听起来像一个可怕的主意。

"是的,"她说,"想一想。首先,他们宁愿我们要求他们提供避孕套,而不是无保护的性爱。其次,他们真的不能对我们发脾气,因为他们是教导我们的如何做爱人。"

扎克有些不安,对她说:"你可能是对的,但你真的认为我们应该问他们吗?"

"那要看你到底有多想要我。"莫莉以诱人的声音在他的耳边低语,将手放在扎克腿上。 "但是我知道,我愿意。" 莫莉补充说。

扎克兴奋的跳入水中,以掩饰他刚刚的巨大勃起。他在水池中拥抱了一下妹妹,决定晚上去问父母。

在一天余下的时间里,他们俩都异常安静。如平常,晚餐后,一家人玩了一会游戏,孩子们便开始陆陆续续上楼睡觉了。扎克和莫莉留在了最后。"妈妈,爸爸,"莫莉紧张的看了看哥哥,开始说道,"扎克和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亲爱的,什么问题?" 丽兹抬起头,看着她的两个孩子。

扎克没有说话,所以莫莉继续说道, "我们,我们想知道是否可以有一些避孕套。" 莫莉发现父母震惊地看着她,她的脸变成了红色。

"避孕套?" 她的父亲惊讶地问:"你为什么需要避孕套?"

"好的,是这样,"扎克紧张的像是在喃喃自语"生日过后,我和莫莉开始……呃,彼此探索…"

"你们两个……?" 汤姆吓坏了。

"没有的,爸爸,我们没有做爱,是的。你教给我们的很好,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莫莉对父亲的语气有些恼火。

丽兹开始说话了:"孩子们",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之前,让你父亲和我今晚思考一下。我们明天继续讨论。" 莉兹说完,迅速把汤姆拉进了卧室。

"你能相信吗?" 他们走进卧室时,汤姆问他的妻子。 他的孩子刚刚问他们的事,他感到非常震惊。

"我从没想过,但我不能不说,我不是很惊讶。"丽兹告诉丈夫。"想想看,他们是两个第一次做爱的少年。很自然,他们会想要更多。说实话,我想他们会来问我们是否可以再次发生性关系。但没想到是他们两个。" 丽兹已经脱光了准备洗浴。

汤姆说:"我真不敢相信他们想彼此做爱。他们是兄弟姐妹。"然后,他低头看到了妻子的阴户,似乎既厌恶又激动。 自从与他们的儿子发生性关系以来,她就没有再刮过阴毛,在阴户周围多刺而杂乱的生长着。

丽兹走进了浴室,说:"我很放心,这意味着与我们发生性关系并不会给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事实是,他们来要避孕套,而不是直接发生性行为,表明我们做得对。"

"所以,你怎么想?"汤姆问,他脱下短裤,露出了阴毛浓密的半软鸡巴。"我们应该给他们避孕套吗?"

"我想是的。 我们可以把上周买的那包东西给他们。无论如何,当扎克离家时,我都会把它交给扎克。你觉得亲爱的?" 丽兹看到汤姆也走进了浴室,看到了软塌塌的鸡巴,笑了,"反正我想,我们也不会再需要了。"

"好吧,我同意我们应该把它们交给他们,"汤姆的鸡巴被丽兹抓在了手里。"但是我不喜欢它发送的信息。这就像我们在鼓励他们做爱。"

"不鼓励他们做爱,汤姆,是鼓励他们做安全的做爱。我认为这对他们有好处"。

汤姆说:"安全你是对的。但是,有什么好处呢?" 汤姆的身体温暖起来。

"好吧,第一次和我们一起做,是我们教他们怎么做,扎克非常紧张,我认为莫莉也是。" 丽兹开始说。 "但他们之间,将可以自由探索彼此的性行为。我敢打赌,他们之间不仅能学会安全的做爱,还能学会快乐的做爱。"

在看到汤姆点头表示赞同后,丽兹拥吻了汤姆,用阴毛刺激着汤姆的鸡巴。"那么,亲爱的,你想给你漂亮的妻子一个快乐的性爱么?"

"我的荣幸!"汤姆哈哈一笑,轻车熟路的把鸡巴日进了丽兹的阴道,抱着妻子回到了床上。这一夜,两人睡的很香甜。

扎克和莫莉却不然,辗转了一夜的两人都早早的醒来。一个可爱的星期天早晨,可没有机会听到父母的决定。

直到晚饭前的一小段时间,莫莉和扎克最终还问了父母。看到父母的表情,他们很兴奋,但也担心父母的决定。 他们希望他们最终能结盟。"扎克,莫莉,"他们的母亲终于开口了,"我和你们的父亲讨论了这个话题。"

"我们决定,"汤姆接过话头,"尽管……在兄弟姐妹之间建立这样的关系当然并不常见……当然,我们认为和我们之后,而不允许你们更多的探索是不公平的。" 汤姆用严厉的声音说。

丽兹继续说,"我们希望你们将其作为学习的机会。对我们不全面的第一次,用你们自己愉悦的方式,更加清楚自己的性取向。"孩子们的表情变得明亮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已经同意了。

丽兹轻快地走到她的卧室,几秒钟后带着一盒避孕套回来。 她在扎克生日那天使用过,知道它会适合他。

"谢谢",扎克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盒子时,笨拙而羞涩的咕噜。着。

丽兹补充说:"最后一件事,如果你们计划今晚使用它们,我们建议在宾客卧室。我们不希望你们的弟弟妹妹明天醒来会提出各种问题。" 两个孩子都脸红了。

"那就晚安了。"汤姆说到,然后环抱住丽兹,把她拉进了卧室。 在主卧室门关上的时候,莫莉给她的哥哥一个调皮的表情,迅速走到客人的卧室,扎克随后跟了进来,将门锁在了身后。

"我不敢相信就这样发生了。"扎克将安全套放在床头柜上。

"我知道,太尴尬了。"莫莉转身面向她的哥哥。

"是的,但是谁还在乎呢?他们同意了!" 扎克兴高采烈地说。他一把将妹妹拉到他身上,并以强烈的热情将嘴唇按在她的嘴唇上。

"妈妈",莫莉在哥哥亲吻她时,她不知为何叫了妈妈。他们的嘴唇锁定了几秒钟,然后,莫莉狡猾地将舌头推入哥哥的嘴中,她用他的舌头搜寻他的舌头,直到找到它并开始愉悦的在嘴中舞蹈着。

"你准备好了吗?" 扎克分开嘴唇后问妹妹。 他已经全负荷运转了,为妹妹做好了准备。

"比什么都重要。"莫莉用一种感性却性感的声音回答,开始脱掉衣服。

扎克也开始脱掉衣服,他们没有感到紧张。 到目前,他们已经习惯于彼此裸身,他们更期待着神圣的交合。

莫莉看着哥哥的勃起说:"是的,你也为此做好了准备。" 她又一次逡巡过扎克肌肉发达的手臂,胸部和腿部,然后盯着他那长长的硬鸡巴,内心愉悦而激动。

"我不敢相信我会进入你的身体。"扎克看着双胞胎妹妹的裸体,难以置信地说道。 他把目光从她的金发和漂亮的脸蛋沿着她的身体移到了她美丽的乳房,从平坦的腹部,到了浅色的灌木丛,再到了诱人的小蜜穴。他补充说:"第一个妈妈,现在是你"

莫莉抓住了哥哥的鸡巴,并开始抚摸。扎克轻声呻吟,伸手抓住了妹妹的胸部并开始爱抚它们。 莫莉轻柔地跪下来,含住了扎克热气腾腾的鸡巴。

"天哪,你在做什么?"扎克兴奋地问他的妹妹。

"嗯,确保你的鸡巴对我来说好而硬。"莫莉边嘟囔边用她的手沿着阴茎抚摸。好一会儿,她感到嘴唇酸酸的,吐了出来,在龟头上一个香吻,然后起身向后倒在床上,展开了双腿,向她的哥哥打开了粉嫩的阴唇,潮湿而淫靡。

扎克扑了过去,头却在妹妹坚挺的乳房那里停了下来,他渴地搜寻妹妹硬硬的奶头,迅速的用嘴含住。 莫莉身体一抖,用力将哥哥的脸挤顶向乳房,整个人陶醉在因哥哥贪婪的吸吮而给乳头所带来的疼痛刺激里。

扎克边吸舔妹妹的乳头,边慢慢地把手往下滑到了金黄的阴毛丛中。"唔……"当哥哥温暖的手指开始探索她神秘地带的柔软、潮湿阴唇时,莫莉是激动的整个人像虚脱了似的不断低声呻吟:"喔……喔……喔……",双腿更是尽力张开,扎克刚刚压住充满淫水的温热洞口的手指立即插入到了快要沸腾的淫洞里去。

扎克缓慢的把中指插入妹妹火热的阴道里,毫不费力的就一捅入到底,手关节顶到铺满阴毛的神圣阴阜。看着妹妹紧咬下唇,用力的上挺着屁股,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剧烈无比,如梦似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开始在屄里扭转指头,跟着慢慢进出抽插,屄里的香甜淫液则随着韵律,发出噗ㄘ噗ㄘ的诱人声响。

也不知抽插了多久,忽然,扎克停下快速进出的动作,并且突然把手 指抽离浪穴。莫莉煞时感到无尽的空虚,整个人好像从 天堂一下子重重摔到地下,心里满是虚落、沮丧。她抬起头,殷勤的等待着哥哥的下一步,"喔,别忘了避孕套。"

"还没有。"扎克对他的妹妹说,跪在床上,妹妹漂亮、闪烁、潮湿而又年轻朝气蓬勃的阴道终于完全展现在眼前,这千盼万盼的迷人密处,毫无遮掩的呈现,等待自己强而有力的鸡巴的侵入、爱 怜。这种美丽、诱人的情景,让扎克目瞪口呆,整个人好似被电住一样。突然,扎克向前弯曲身体,把脸埋到妹妹充满淫液潮湿的屄上,如饥似渴渴的又亲又舔,纵情享受妹妹骚甜的淫水。

"哦…喔…啊…你在做什么?" 莫莉呻着说,她感觉到哥哥的嘴唇抚摸着她的外阴,还在不停的吞咽。

没多久妹妹芳香的淫水,就沾满他不停移动的脸庞。扎克知道妹妹已经为他准备好了。而且自己的大鸡吧也暴怒着上下抖动跳跃不已。扎克抓住安全套,撕开包装纸并摸索套在鸡吧上。莫莉着迷的看着,哥哥的鸡巴似乎更大更长了,她忽然间有些恐惧,然而身体的反应却是颤抖起来,阴道里的淫水汩汩的流出来。扎克摇摇晃晃的又回到妹妹张得开开的美丽双腿之中,边带着渴望和欲求的呻吟,边再次朝妹妹倾身过去,迅速的把手伸到妹妹俏丽的屁股底下,用手肘钩住妹妹曲线优美的结实大腿,抬起腿,尽力的张开,让流着汨汨淫水的屄能够充分显露 ,以便龟头的抵近。

莫莉的嘴大张着喘着粗气,等待着哥哥侵入到同样张着的屄中。龟头一触及妹妹热烫、湿淋的淫洞,一股邪恶没名的兴奋,穿钻着全身, 让扎克差一点就无法控制的喷出火热的精液来。

扎克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缓缓的放松鸡巴,轻轻地靠向妹妹柔软、湿漉漉 、正等待着被征服的屄口。他即将跟美丽的妹妹做爱,确确实实地把自己的鸡巴插入到双胞胎妹妹的小屄中。而妹妹也欣然接纳他的阳具,渴望哥哥的鸡巴穿刺入火热深洞去。

"他妈的妹妹,你看起来好浪!"扎克低头看着两人正在接近的阴部。他很少称她为妹妹,但现在使用它可以使他更加兴奋。 它强调了他们的禁忌行为,这是他母亲在上周向他介绍的禁忌行为。

"是的,扎克,我想在体内感受到你。" 莫莉疯狂地说道。 当她伸手握住哥哥颤抖抖的大鸡吧时,他们知道一切都成定局,再也没 有什么能阻止了。瞧见紫红色大龟头靠近自己溢满淫水、被欲火涨满的浪屄时,莫莉立刻伸手握住坚挺的阴茎,精准的把它牵引到自己的阴道入口,一碰到阴道口, 马上迅速的用大龟头上上下下磨擦粉嫩,湿黏的阴唇,最后,把大龟头对准洞口,微微的用力拉,暗示哥哥插入火热的阴道里。

扎克仅只稍稍踌躇一下,马上会意,缓缓的往前推挤,只感到龟头紧的涨痛 ,妹妹火热的阴道壁则一步一步的将龟头包裹住。越来越深、越来越深、越来越进去,终于,整颗龟头,完全 没入屄里。到这个时候,扎克也无法止住自己,一个挺身,猛然的把那只年轻的长鸡巴全部塞入到妹妹的阴道里。

"哦,是的,莫莉!" 扎克不敢相信妹妹的阴户有多紧,她的墙壁如此沉重地压在他的阴茎上。 当他将自己推向她时,他无法停止抱怨。

"哦,喔…喔…痛…哥哥,疼…"莫莉痛楚的喊出声,只感到下体像被撕裂般的疼痛,不过马上,被涨满的充实感,迅速的遍布全身。心里则盼望能把哥哥全部吃进来。跟着哥哥坚实的腹部碰到自己的腹部,莫莉明白自己全部纳入哥哥的鸡巴。她的阴道从未感受过如此的紧实,和哥哥的充实超过了和爸爸的感觉。

"妹妹,你太紧了。"扎克吟着说道,慢慢地将鸡巴抽出并推回去,她那令人难以置信的紧绷感使他高兴地呻吟着,而且双胞胎的彼此奸淫,使快乐无以伦比。扎克用力反复地推进抽出鸡巴,不停的进入妹妹的体内。

"是的,扎克,是的!" 莫莉在他刺穿时的叫声鼓励他,用屁股的每一个力侵袭她温暖潮湿的避风港,每次都快一点,直到扎克开始不祥的嘶吼。

"哦,他妈的,妹妹,我…爱你。" 才不多五分钟,扎克感觉到了高潮的临近。他试图与之抗争,再坚持一会儿,但他妹妹紧紧的阴道对他来说太过分了。 当他爆炸时,他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将自己拉入她的怀里。 "啊……"扎克不协调地喊叫着,闭上双眼,高潮抓住了他。 当他射入妹妹的体内时,一阵性快感流过他的身体,不断地用乱伦的精液填满避孕套,他的身体高兴地扭动着,直到他把自己的精液完全排到妹妹的阴道中。

"你射了吗?" 莫莉有点惊讶地问她的哥哥,因为他不再向她猛冲,而是将鸡巴抽出。 当爸爸操她时,它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哥哥只呆了几分钟。

"是的,对不起。" 扎克尴尬地说,脸变成紫红色。 "你的阴道太紧了,我再也控制不住了。"

"不用担心,我们只需要更多练习即可。"她注意到哥哥看上去很尴尬,她咧嘴一笑,用乳房挤压着哥哥的胸膛。"性生活的次数越多,持续的时间就会越长,越好。"

但她的性欲并未消除,她的阴道恳求更多的关注。她紧紧拥抱着哥哥,用柔顺的阴毛扫过刚刚射精的鸡巴。扎克注意到他从妹妹那里抽出来后仍然非常热。 他舌吻着妹妹,一只手抓住了健康的乳房,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搓她的阴蒂。

"喔,哥哥,你的手…好…"莫莉回吻着哥哥,手也抓住了命根。鸡巴,在休息了几秒钟后,又硬了,而且更硬了。

扎克停止讨好她,并站了起来,莫莉的失望在她的脸上清晰可见。 她正要告诉他她想要更多。 "妹妹,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吗?" 扎克没有理会莫莉的表情,走到床头柜,抓起另一个避孕套,迅速将其滑过阴茎。"这次你来主导。"说着,躺在了床上。

"好吧。"莫莉还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意思,坐了起来,看到哥哥硬挺挺的鸡巴挑衅地朝上树立着。 "现在怎么办?" 莫莉问她哥哥,这是父亲和她没有做过的事情。

"你在上面,把鸡巴插进去。"扎克对妹妹说,意识到她没有和父亲一起尝试过这个姿势,这使他的阴茎抽搐了一下。莫莉按照她哥哥的话做了,爬上了他。 她坐在他的肚子上,开始抬起自己的手,把手放在他坚硬的腹肌上。 扎克低下腰,看着她的屄一点点的把自己的鸡巴吃了进去。当莫莉往下蹲时,她可以感觉到哥哥的阴茎从阴道中戳了她一下,这刺激的莫莉抬起身子,但重心不稳,又狠狠的坐了下去。莫莉不由的大叫,"哦,天哪,肏!是的!"莫莉和哥哥鬼混了几次,但是当她把他整个6英寸鸡巴套进她的体内时,她知道今晚他们所做的一切,才是无与伦比的快乐。

"喔!肏!妹妹,我爱你!"扎克呻吟着,伴随着莫莉用力将阴部挺向哥哥,喘息的说:"我…我…也…爱你!"

再体会到阴道壁紧紧裹住大鸡巴的美妙感觉后,莫莉上下的蹲起了,用屄去爱抚着哥哥的鸡巴。扎克抬着头,观赏妹妹的阴肉在鸡巴的抽插下,挤入、翻出、挤入、再翻出 的奇异景象。

"哦,他妈的,莫莉!" 妹妹的屄紧紧的箍着自己的鸡巴,但扎克这次感到非常自信,知道他会持续更长的时间,面对着妹妹的目光,他紧紧抓住她的腰,开始主动上下挺动自己的臀部,着了魔似的快速抽插,就像条发了疯的动物一样,喘息哼声不已。床也摇摆不已,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一对邪淫的双胞胎像对疯狂的野兽般尽全力的抽插交尾。

"哦,是的,感觉真他妈好!" 莫莉骑着哥哥的鸡巴,房间里满是乱伦的淫叫声,玲珑挺拔的乳房随着阴部的日弄在弹跳,她的少女身心都随着愉悦而荡漾。她需要释放的有需要的阴道的能量。 她的哥哥整夜和她一起玩,舔她,用手指玩她,然而他妈的她意识到真正的高潮正在来临,她需要肏的更快。"是的,是的,肏,继续,更快!" 莫莉不停地把她的阴唇子撞到哥哥的阴囊上,感觉真好,"哦,天哪!" 莫莉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感受到哥哥紧紧地抓住她,把她的阴部砸向他的阴茎。当她的性高潮到来之际,她高兴地尖叫着。

紧跟着,她的视线里布满了黑点。 当她的哥哥继续摧毁她紧绷的阴部时,她感到一股灼热的快感烧穿了她的年轻身体,并使其抽搐。 她的喊叫失去了声音。她拱起了后背,感觉她正在哥哥的怀抱中融化,双腿失控地颤抖着。她的性高潮持续了一个永恒,她的思想因纯粹的性快感而一片空白。 她无法说话,只能呻吟。 她可以感觉到哥哥的鸡巴反复地穿透她,唯一使她保持直立的东西就是他的手抱着她。

扎克惊讶而兴奋的看到妹妹的身体竟然在高潮中扭曲了,他使劲地抱着妹妹,把她拉向自己,感觉硬硬的奶头抵住胸膛。直到妹妹止住了颤抖,而身体仍像一块软糖,他将她抱着翻身,放在了床上。妹妹欣喜的看着哥哥,却什么也动不了。

"哦,是的!" 扎克有点趾高气扬,笑着呻吟着,将他的鸡巴放回了妹妹的淫穴,跪着,将其推回到迷人的洞口中。他张开她的双腿,莫莉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她年轻的身体从强烈的性高潮中疲惫不堪,但她不能拒绝兴奋感的袭来。 "你太美了,你的屄好热,莫莉。"扎克抓住妹妹的腰部,以迅捷的动作将他的阴茎推向她时说道。

当扎克不断将他的阴茎刺向她时,莫莉恢复了一点力量,开始呻吟。扎克猛烈强劲的攻击,迅速又一次将莫莉推向高潮边缘。只觉得全身好似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激扬的快要焚毁了,禁不住大叫出声:“喔…喔…嗯…嗯…喔…喔…”

扎克又一记重击,整根鸡巴唰的插到屄底,接着就看到妹妹又开始全身颤抖、挣扎。看到如此狂乱的搅动,虽然有点担心伤害到她,可是实在舍不得就此停止不干。所以当妹妹稍一减缓,扎克又开始抽插起妹妹粉嫩的屄。慢慢的高潮在即,扎克不管不顾的闭起眼睛,享受着鸡巴在妹妹颤抖、紧小、湿淋淋的阴户中进出的滋味。

妹妹扭转着身体,迎合他的强力抽插。突然,扎克觉得阴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卵蛋里好像爆裂似的喷出火热的精液,冲出马眼,喷注入妹妹的屄里,全身袭满孪缩的快感,冲击的他差点就昏死过 去。才只几秒,又马上觉得另一波强烈、刺激的快感再度冲击全身,大量火热的浓浓精液,直冲入妹妹阴道深处。

“喔!……喔!……舒……服……舒……服……”扎克忘情的大叫出声,并且尽其所能的将鸡巴猛力的、深深的插入妹妹的阴道深处!

“嗯…嗯…喔…喔…好…棒…好…我…要…哥哥…啊…啊… 顶到肚子里啦!”躺在哥哥底下的莫莉也被哥哥火热的精液烫的销魂蚀骨不断呻吟,大叫。虽然这是乱伦、不道德的双胞胎的交媾,但是这一瞬间,两人的下体紧紧的密合在一起,好似神灵与肉体已经达于水乳交融的神圣境界了。两个孩子感到的只有美丽和神圣。

四周一下静了下来,只听到双胞胎二人急促的喘息声,以及浓浓的精液的喷射声。鸡巴猛击妹妹紧紧的阴部,直到没法再一点前行。

扎克的身体高兴地燃烧,填补了夜晚的第二个避孕套。 他低头看着莫莉满身汗水的裸露的身体,用双眼锁住她的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抽出鸡巴,拿下安全套,摔在妹妹旁边,精疲力尽。

扎克将妹妹拉进他的怀抱中,感到她温暖的赤裸身体紧贴着他。 他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感觉到鸡皮疙瘩。

莫莉把他拉近了,低声说,"真是太神奇了。”两眼相视,赤裸的身体仍然纠缠在一起。

"肯定是。"扎克小声回应着,吻了他妹妹的嘴唇。 他回想起与母亲的夜晚,认为与她的性行为与他和他的妹妹所做的有何不同。 "我们应该在某个时候再做一次。" 扎克停止了亲吻,等待着妹妹的反应。

"一定!" 莫莉说着,拥抱了她的哥哥,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哥哥的胸膛上,手里还握着滚烫的鸡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