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母之芯 (第二十一章:更上一层)

第二十一章:更上一层

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和姐之间刚有点缓和下来,这么快就又被发现了。

很明显她跟着母亲过来的,虽然不知道她啥时候站在门口的,不过估摸着看的差不多了。

我就愣在那拿着个避孕套,弯着腰看着姐姐,她的神情我不知如何形容,有生气是肯定的,更多是震惊,想来近距离看到母亲与弟弟欢爱的场景,让她不知该怎么办,上次我估计她只是看到最后一点,这次应该是从头看到尾,那些淫言骚语,也听了个全。

我咽了咽口水,看了下母亲,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缓和过来,微闭着双眼,胸腹不停起伏着。

我转过头,用一种求饶的眼神看着姐姐,用手指了指母亲,意思是不要让母亲发现,姐姐瞪着我,又瞧了眼母亲,她可能是很不好意思继续看着母亲的裸体,轻轻的走开了。

我已经快要腿软了,要是姐姐一怒之下走了进来,那就真的是不好收拾了。我把套子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抽了几张餐巾纸,开始打扫战场。

当我帮母亲擦拭身体的时候,她用手拉了我一下,我顺势就倒在了母亲的怀中,脑袋埋进一对奶子中间。

母亲抱着我,揉着我的脑袋,丝毫不知姐姐就在外面,我也不知现在出去如何面对姐姐,不过姐姐既然走开,想必是暂时不会进屋子里面了。

就在我惶惶不安的时候,突然发现母亲伸手握住了我的命根子,还缓缓的套弄了起来,身体是诚实的,小弟弟被揉了没几下就开始有反应了,我抬起头看向母亲,母亲的脸那么的红,羞涩中略带点挑逗的看着我。

我被母亲妩媚的神情迷住了,没想到母亲今天竟然想来个梅开二度,就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母亲狠掐了一下,我痛叫一声,小弟弟一下就软了。

母亲放开手,转而掐我腰上的软肉,边掐边说:“叫你刚才敢戏弄我,说,还敢不敢了?”

我脑子里虽然还在担心外面的姐姐,但是还是被母亲恼羞的样子给逗笑了,母亲见我这幅样子,越发恼了,手上开始使劲。

我也反手就捏住母亲的肥臀,像是要掐出水似的狠命揉着。

我当时心里突然不知怎么,觉得死就死吧,看姐姐那样也不敢真的摊牌,喜欢偷看就让她看吧,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我两手都开始在母亲身上乱摸,母亲想报复我刚才对她的羞辱,不停地掐着我的腰肉,而我的头还埋在母亲壮硕的乳肉中,微微一抬嘴,就把一颗乳头含进口中,肆意吸允。

母亲被我吸得发出嘶嘶的呻吟,放开了我的腰,按着我的头,我抓着母亲的一只手,放到我的蛋蛋上面,刚才母亲揉了一下那里,让我觉得很舒服,母亲感觉到了自己的手握着的是儿子的两颗卵蛋,害羞的掐了一下以后开始缓缓的揉动起来,爽的我张开嘴发出愉悦的叫声。

可我觉得还是不够刺激,于是对母亲说道:“妈,刚才你跟儿子要臭东西进到你那里面,是啥感觉你能跟儿子说说不?”

母亲听到后看着我脸上得意的神情,似乎才想起自己刚才说出的那句话,想起刚才欲仙欲死的感受,羞的又想掐我,可还没等母亲动手,我就把手盖在了母亲还往外透着淫水的蜜穴上,母亲一下就不动了,刚刚高潮过的小穴是很敏感的,而我还很坏的在肉唇上揉动起来。

母亲这下吃不住了,揉着儿子的肉蛋子,自己的下面也被儿子揉着,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可我不依不饶,逼问着母亲:“妈,是这种感受不,应该不是吧?儿子现在只是用手摸摸,臭东西进去肯定还要更舒服对不对?”

母亲实在忍受不住我的挑逗,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似乎是在求我放过她。

可我用手指在两片阴唇中间来回滑动,继续说道:“妈,你要告诉儿子,儿子才能让你舒服不是?”话音未落,食指在阴蒂上用不大不小的力道搓了一个来回。

这下母亲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双腿一下夹紧,两手推着我的胸腹,嘴里哆嗦的飘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臭儿子……欺负我,欺负妈妈,哦~ ……受不了了,坏儿子别揉了。”

母亲终于开口了,我乘胜追击,另一只手捏住了母亲的一颗已经变得硬硬的小奶头,两手一起揉动调戏着母亲,然后问道:“妈,儿子算是听出来了,你这是口是心非啊,夹着儿子的手,却说别揉,看看你明明舒服的连小奶头都硬了,今天儿子非让妈你承认喜欢儿子揉你。”

母亲继续喘着气回我:“你这个坏儿子,欺负自己的亲娘,还赖在娘头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母亲突然起身,把我压倒在了床上,我倒下的瞬间看了下门口,姐姐不在那里。

母亲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吻住了我,这似乎是第一次母亲主动吻我,我幸福的张开嘴,母亲滑嫩的小舌就溜进了我的口中,我的第一次舌吻由母亲教导着我,这时才知道舌吻是如此销魂的一件事。

两人亲吻了好一会,母亲收回唇舌,开始沿着脖子往下吻去,我何德何能可以享受到如此待遇,只有爽的发出女人一般的呻吟声。

母亲用手捏我的奶头,还用嘴喊着一只舔弄了一会,我只能舒服的微微叫着妈妈两个字,母亲听到了,有点得意地笑了一声,然后继续用嘴玩弄着儿子,不断往下。

很快,嘴就亲到了小腹那里,快碰到我的那撮卵毛的时候,母亲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我,我也看着母亲,眼中透露着渴望,可是母亲却得意地笑了,用手抓住了我那已经硬的直直朝上的小和尚,开口说道:“坏儿子,想要妈妈做什么呀?”

我没想到母亲竟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还想嘴硬一下,但是说不出话来,母亲笑的越发得意了,追打似的问我:“你不说,那老妈我可就不知道了呦。”说完,还弹了一下小和尚。

我知道我是斗不过母亲的,于是讨饶道:“儿子错了,求妈妈,帮帮儿子。”

母亲继续问:“怎么帮啊?你要说出来啊,不然妈妈不知道的。”

明明害羞的应该是母亲才对,可是我却脸红的说道:“帮儿子……的……阴茎……那里。”

母亲听完捂着嘴笑了起来,似乎是报了之前调戏她的一箭之仇。

母亲笑完后,用手捏住了我的鸡巴,抽了张餐巾纸,在上面来回擦了几下,然后妩媚地看了我一眼,弯下腰低下头,张开嘴把我那已经硬的有点发紫的龟头给轻轻的含了进去。

第一次被女人口交,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母亲,我当时就差点忍不住要缴械,可是我狠命憋住了。

母亲开始只是含着不动,过了一小会,就开始吞吐了起来,我清楚地感受到母亲刚才还在我口中滑动的香舌,此时蜻蜓点水般的在龟头顶端不时地触碰一下,母亲的嘴里温暖湿润,我情不自禁的用手按住了母亲的头,可是母亲似乎不喜欢我摁着她,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大奶上,我听话的揉捏起手上的乳肉,实在是第一次领教母亲的口技,不一会,强烈的快感就席卷全身,我颤抖的脱口而出:“妈,不行了,要出来了。”

母亲也感受到了口中的颤动,马上把它吐了出来,离开母亲的嘴唇,灼热的精液就从马眼里喷射了出来,母亲及时的抬起头,所以没有射到母亲的脸上,但是胸部却不可避免的承受了所有,我射了很大一摊,母亲白皙的胸上布满了乳白色的精液,从乳沟处慢慢的往下流。

我爽的瘫倒在床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看着母亲用餐巾纸擦拭着胸部上的精液,奶子颤颤巍巍的,显得很是淫靡。

母亲擦完后躺在了我身边,枕着我的手臂抚摸着我的胸腹,两人享受着欢爱后的温存,我觉得这次以后,我和母亲两个人之间的情爱似乎上升了一个层次,互相之间少了很多拘束。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和母亲穿戴整齐,准备回外婆家,从房子里出来到外婆家路上我都没见到姐姐,我想着姐姐这次那么仔细的看到了母亲和弟弟的母子乱伦,想来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不过我心里有个大概的把握,姐姐是不可能说出去的,就连母亲,她也不会去质问,当然,姐姐不会那么轻易饶过我就是了。

在外婆家快要吃晚饭的时候姐姐才回来,我看着姐姐,她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也没有拉我单独谈话,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晚饭,坐了一会以后我们三个就回自己家了。

姐姐这么安静,说实话反而让我觉得有点慌,不说话的人你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可是我又不敢主动去跟姐姐说什么。

到了晚上,上床睡觉前,我都没跟姐姐说过一句话,我躺在床上,想着白天母亲给我口交的样子,明明已经射了两次,却还是兴奋的抬起头,我酝酿着下一次是不是就轮到我给母亲口了。

我又想到姐姐的态度,虽然不怕她声张,但是总得想出个解决的办法,我知道自己是想连姐姐一块给推了,但是怎么付之行动呢?之前姐姐已经对我半推半就,十拿九稳了,可是现在有点弄不清两人之间的距离,我也怕伤害到姐姐。

就这样,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之前说过我一个人睡到了姐姐的房间里,姐姐的床不是很大,跟学校的床铺差不多,电风扇放在椅子上对着吹,迷糊中的我突然感觉到风没有了,似乎被什么挡住了。

还没等我觉得热,一个人就压倒在了我的身上,要不是这个人用手捂住我的嘴,我就要叫出来了,我睁开眼,发现是姐姐正坐在我的身上,她屁股压在我的肚子上,一手捂着我的嘴,另一只手正在掐我的软肉。

女人真怪,白天不说话,大晚上的跑来掐我。

不过至少姐姐肯跟我互动了,我怕的就是姐姐不理我,于是我就默默地承受着姐姐的小暴力。

她掐的很用力,我肚子周围那块估计已经青了,当我快要出声求饶的时候,她松开了捂着我嘴的手,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弯下腰一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咬的是真狠啊,为了不吵醒母亲,我咬着牙才没发出痛呼声。

姐姐掐完咬完以后,就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口,小声地哭了起来,我不知所措,只能轻轻地摸着姐姐的头,姐姐哭了好一会,哭完后用我的衣服擦干了眼泪,然后用手轻抚着刚才掐我咬我的地方,轻声的问我:“痛吗?”

说实话是真的很痛的,我能确定肩膀的牙印肯定很深,有没有流血我倒不知道,不过我还是温柔的回道:“不痛,没发泄够你还可以继续,我忍着。”

姐姐听了后没说话,继续抚摸着我的伤处,我觉得姐姐应该已经有点平缓了,就伸出手轻轻地搂住了她的双肩,她没反抗,我觉得这是个好预兆。

那时抱着姐姐,心里是有那么点难受的,一种很长时间都没有过的愧疚涌上心头,我意识到伤害了这个爱着我的人。

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相反,这种难受的情绪,不一会就被姐姐的抚摸给抹去了,我缓缓的抱紧了姐姐,她感受到了我的动作,抬起头看向我,我也睁大眼看着她,我能看出姐姐的眼睛里流露的对弟弟的疼爱,我用手摸了摸姐姐的脸,她脸红了,她大概觉得我又不老实在调戏她,说了句:“你这个臭弟弟。”声音还带点颤抖,毕竟刚哭过,

我知道姐姐已经原谅我了,或许不该说原谅,只是拿我没办法,对我这个疼爱着的弟弟,最多也就只能这样掐我咬我,做不出更狠的事来。

于是我大起胆子,抱着姐姐往上一提,就吻住了她的嘴唇,姐姐没有任何反抗,任我轻薄着,眼泪划过的嘴唇上有股咸咸的味道,这味道让我兴奋。

挨了一顿掐咬,总算是得偿所愿了,因为我知道已经过了姐姐这关了。

亲吻着姐姐,双手当然就开始不老实,我这时才发现姐姐身上除了一件睡觉穿的短袖,就只有一条小内裤,没有戴胸罩的丰满乳房挤压着我的胸膛,我的手攀上了姐姐的翘臀,开始揉捏起来,姐姐身体开始变得滚烫。

就当我的手想要伸进衣服里面的时候,姐姐挣脱开来,红彤彤的脸蛋上,湿润的眼睛盯着我,带点娇嗔和生气的对我说:“你这个臭流氓,真的不老实,刚弄完自己的……亲妈,现在又对姐姐动手动脚,我真该阉了你!”

我嘿嘿傻笑,手上却没停,一把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抓住了她的一只奶子,大力的揉搓了几下。

姐姐身子软了下来,嘴里不停地小声骂我臭流氓、坏弟弟,却没阻止我的作怪。

就当我快要忍不住想要去脱姐姐的内裤的时候,隔壁传来了母亲起床的声音,姐姐听到了,立马翻身起来,快速地走进走廊对面的厕所,母亲应该也是要上厕所,她敲了敲门,姐姐应了声,母亲就在外面等着。

姐姐假装上完厕所后,就回房间了,看来今天晚上是不会再来了。

可惜了,我以为这次乘热打铁,可以多捞点东西,但是至少已经不用怕姐姐生出什么事端了,而且下午射了两次,我也确实很累了。

这个晚上我睡得很香甜,一方面是因为和母亲的体力劳动,另一方面是解决了姐姐的问题,我在梦里都笑了出来。

第二天,我一觉睡到了中午,还是姐姐过来叫醒的我,她站在床边把我摇醒,我睁开眼看着她,昨天晚上的记忆慢慢的回归脑中,我开心的站起来抱住了姐姐,她叫我老实点,别被母亲看到了。

我觉得我已经不想再偷偷摸摸了,于是我对着姐姐说道:“姐,我想要你,我要和你做爱!”

姐姐听了我的话,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她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大胆,直接跟她说想和她做爱,她脸红着低下头,似乎在考虑。

我静静地等着姐姐的答复,我知道姐姐是不会拒绝我的,要不是发现了我和母亲的事,她早就是我的了。

果不其然,姐姐抬起了头,用一种下定决心的表情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的说了句:“答应你了,你这个臭弟弟。”

我开心的抱住了她,可是姐姐推开了我,轻声说:“现在不行,我不想在家里,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我再把自己交给你。”

我捣蒜似的点头,亲了口姐姐的额头后跟姐姐下楼了。

出门时发现今日阳光明媚,适合出游,我一下就想到了之前和母亲提过的山上的那个湖泊,我想我找到了和姐姐第一次的好地方。

(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寻梦星空 加上 5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