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梳头(翻译文) (2) 作者:xcdx

.

【为妈妈梳头(翻译文)】

.作者:XCDX2020/09/02发表于:SexInSex, SIS001

*********************

原文名称:Brushing原作者:AlwaysWantedT

*********************

. 第二章

跟你们想的不一样,第二天我并没刻意躲开妈妈。早餐和晚餐的时候,我试图通过充满暗示的眼神,向妈妈传递些不可告人的讯息,可她却总是对我的各种暗示视而不见,没有给我任何回应。既没有神秘的微笑或者暧昧的眼神交流,也没有因为我的频繁暗示而感到内心不安、目光闪躲。

妈妈还是那个存在于我每天日常生活中妈妈,丝毫没变。我都不知道还能期待些什么了。开始我还有点担心是不是惹她生气了,毕竟昨晚精虫上脑,强迫她给我口了。当时的情形她也没得选择,不然老爸就会发现。可我还记得昨晚离开时的情景,渴望着能再次跟她有肌肤之亲,期盼着下一个美妙的梳头之夜。而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从学校回到家后,妈妈基本就没怎么睬我。我腆着脸凑过去跟她尬聊的时候,她也仅仅随口应付着。碰了一鼻子灰之后,我只好像往常一样溜回到自己房间。

下楼等着晚餐开饭的光景,妈妈跟老爸还是日常互动,她对我也一如往常、别无二致。至于晚餐,不用猜也知道,跟之前的任何一次也没什么不同。妈妈闲聊着白天的琐事,问了问爸爸和我的情况,餐后她和爸爸一起去了起居室,留下我一个人收拾餐桌,把碗碟放进洗碗机,清理厨房操作台。收拾停当之后,我也走过去陪着他们看会儿电视。

妈妈完全无视了我关于头发的种种暗示,于是乎我就一直盯着她那双美腿和玲珑有致的胸部,想通过这种方式引起她的注意,可照样没什么效果。最后我彻底放弃了,带着些懊恼回到自己房间,坐下打开电脑,打算用游戏中的杀戮来发泄一下胸中的闷气。

这算什么?难道昨晚仅是一夜的欢愉么?她觉得处理这种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避免再次发生?是,我的确没挑明了问她想不想梳头,可她根本就没理我这茬啊!她明知道我的心思,那也就是说,她的答案是否定的,她不想再让我帮她梳头了……

轻轻的叩门声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还没等我应声,妈妈就端着一杯可可汁走了进来。她把手里的马克杯放到了桌上,然后一只手斜搭在我的肩膀,就这么看着我在电脑上打游戏。我则谢过了妈妈送来的饮料。

“我还以为你在学习呢……”她说道。这句话里的潜台词是,早知道你在玩游戏,就不送饮料过来了。

“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情绪嘛……”

我心想其实主要为了缓解一下内心的沮丧。眼角余光瞥见妈妈换了身家居服,应该是要准备就寝了。暖乎乎的臀部抵在我胳膊外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用手指轻轻绕弄着我脖子后面的几缕头发。

“唔,这倒也是个办法。”她说。

妈妈又玩了一会儿我的头发,然后抽回手走向门口,出门前停了一下。

“你爸上床睡觉了。”

说完她离开了房间,可我却感觉妈妈似乎还在这儿陪着我,不仅是几缕残留在屋里的香水和女性护肤品的淡淡香气,而是她的声音勾起了我内心的紧张和兴奋。我的神经一阵酥麻,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爸爸已经上床睡觉了,而她并没跟我说晚安!她只是告诉我,老爸已经睡了,特意送来一杯饮料给我,意思是让我先花点时间喝了它。我兴奋的跳了起来,三下两下脱光了衣服,找了条内裤和睡裤胡乱套上,又翻出一件 T恤穿在身上。刚冲出门,我又停住了,心想不行这太快了,应该先把可可汁喝掉。转回身从桌上端起马克杯,猛地灌了一大口。见鬼!我一口把嘴里的饮料全喷了出来,液晶屏上被我喷得到处都是棕色的泡沫。

我日啊,这也太烫啦!赶紧掀起 T恤的前摆塞进嘴里,给火辣辣的舌头降降温。 T恤被嘴里的饮料给弄脏了,我只好把它脱下来扔到地上,本想再找一件换上,可我突然改了主意。管它呢,就这么样了,爱谁谁吧!一不做二不休,我把睡裤也脱了,褪下四角内裤,就这么光着屁股重新把睡裤又穿回身上。

胆小不得将军做!我恨恨地想,感觉自信又特么回来了。回到电脑桌前,慢慢把可可汁都喝光。信不信由你,说是慢喝,其实是用不烫到嘴巴的最快速度了。

满怀着信心和期盼,我大步走出房门。等来到父母房间门口时,心里的期待依旧灼热,可自信心却有些溃散了。妈妈并没有明确对我说让我过来,而且爸爸要还是醒着可怎么办?

睡裤里也还没撑起小帐篷,小弟弟的不争气让我心里的那点儿焦虑也被抛到脑后。放松了神经,幻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我低着头对着小弟弟暗道,争点气,别那么不中用!

脚步不停,我穿过房门走进了卧室,屋里的灯光依旧昏暗,老爸沉重的呼吸声间杂着有节奏呼噜,充斥着整个房间。妈妈依旧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我。我慢慢走过去,脚步踏在厚厚的地毯上几乎没发出什么声响。当我靠近时,她抬起头微笑地打量着我,接着右手越过肩膀把梳子递到了我手上。我抓着梳子的手指有点颤抖,妈妈则什么也没说,只是垂下眼睛,静静地等着。

我试着用梳子沿着长长的发丝梳了下去,妈妈的头发还有些湿,所以需要稍稍用力才能让梳齿滑过浓密的头发。可这力道又不能太大,不然会把宝贝妈妈弄痛的。

我勤奋地忙碌着,甚至于都忘了自己来这儿到底是想干嘛的了。我用手从后背托起长发,以免梳齿从发间滑过的时候会挂到睡袍。慢慢地、一缕一缕地仔细梳理着头发,直到梳子能从上到下顺滑无阻的穿过长长的发丝。梳顺了的头发贴服在睡袍上,很难再从后背捞起来,梳齿则不断刮扯到睡袍的面料上。

就这么刮蹭了几十下,妈妈的双手突然抬起,从脖颈处向后拉了一下,耸了耸肩,又扭了两下,睡袍直接从肩膀滑落下来,堆到了身后的凳子上。接着她的手臂放下,睡袍的上半截也拖在了地上。

我继续梳拢着她的长发,臆想着如果梳齿要是能把贴身穿的睡裙也给刮扯掉,那可就美了。感觉睡裙的面料是那种柔滑的材质,梳齿蹭在上面完全没遇到什么阻碍。

我又小心地将妈妈的头发从后背托起来梳理。当梳子梳到一半的时候,收拢着发丝的手指关节触碰到了她的后背,那种触感既温暖又柔软。我心里有些奇怪,当梳子再次梳下的时候,我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并没有出错。从拢起的头发缝隙中瞄了一眼,发现指节蹭到的地方,的确是妈妈的裸背!她根本就没穿睡裙!

我从她后背挑起一股长发却没急着梳下去,发间露出一条光滑的肌肤,从后背一直延伸到臀部。我就这么一缕一缕的挑起头发慢慢梳理,从身侧慢慢梳到背部中间,窥到了脊沟上一长条细腻柔滑的雪肤,脊沟的下端则急速收缩进幽深的臀沟之中。

我低头窥睨着妈妈的美臀,因为她坐在梳妆凳上,所以只能看到一小部分。睡裤下面的肉棒迅速充血勃起,我转头看了眼爸爸,他还在呼呼大睡,于是我的目光又重新转回到这一小片诱惑的肌肤上。

“怎么啦?”妈妈温柔的声音惊醒了呆呆偷窥的我。她并没有特意压低声线,我扭头盯着老爸,害怕他会突然睁开眼睛。

“他睡得死着呢……”妈妈补充了一句,又像是在等着我的回答。

“嗯……没……没什么……我就是……”

“是要给我按按头么?”妈妈打断了我。

“哦,那个……嗯,好的。”

妈妈伸手接过梳子放到梳妆台上。身体向我靠过来,闭着眼睛,脸微微抬起。我用大腿撑着她的后背,双手插入妈妈的秀发里面,轻轻地揉弄着她的头皮。当手指滑到她前额的时候,妈妈舒服的哼出了声。

“嗯~~~ 我喜欢这样~~”她轻声呢喃着。

我用指尖尽可能轻柔的触摸着她,小心地滑过她闭着的眼睑,温柔的拂过眼睑下的眼球,然后顺着鼻翼两侧,越过软糯的红唇。

“嗯姆~~~~~~~~~”妈妈的呻吟如同梦呓。

我的手没有停下来,掌心盖住脸颊,手指滑过她的下颌,一直抚摸到脖子,然后驻足于此,极尽轻柔地爱抚着她的咽喉部位。

慢一点,稳住,我心里念叨着。又花了些时间用一只手从上至下搔弄她颈子上的肌肤。我的另只胳膊枕在她头下,手指则伸到她的下巴和嘴唇上。

妈妈腰部以上都是全裸的,睡袍的腰带还系着,下摆一直遮挡到膝盖部位。但是前胸完全暴露在外面,我能清楚的看见那对绝美的乳房。乳峰的顶端两颗翘挺的乳头已经完全勃起,乳晕上的细小颗粒也清晰可见。

我扶着她的下颌,把头向后按了按。她的后背随着我手上的力道也向前弓起,借以缓解颈椎上的压力,奶子也随之向前挺的更高,真是爱死个人不偿命的。

这时睡裤里面那个不安份的东西已经顶在她脖子后面的部位,我的手则轻抚着脖子前侧。

“嗯唔~~~~~”妈妈又呻吟了一声,脑袋开始小幅度地晃动,带着脖子也在我的肉棒上面画着圈,这感觉真是爽爆了。我甚至一度以为我都挺不过一分钟,好在我居然能坚持得住。

我贴在她脖颈处的手指越来越向下滑落,直到整个手掌擦过那颗坚硬勃起的奶头。

“哦~~~~~”

我都分不清这声音是我俩谁发出来的,或许是两人同时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我揉捏着她的乳房,温柔的拨弄她的乳头,向前靠了一步,抵着妈妈立直了一些,肉棒就压在肩胛处,两手同时抓住了两个奶子,手指揉捏着乳肉,又轻轻地揪起乳头。肉棒从后面顶着她裸露的后背,同时把奶头向梳妆镜的方向拉扯了一下。

“哦~~~~”

“嗯~~~~”

我们简直太合拍了!

我用手掌来回摩擦着奶头,高高勃起的乳头被掌心带着压弯到乳肉上。肉棒抵在她肩胛骨之间上下抽动,我感觉快要射了,要控制不住了。呼吸急促而嘶哑,日,我要射满她整个后背,或者射到头发上?

突然妈妈向前靠去,乳房也从我的手中滑脱。我禁不住也带着被晃了一下,两手空空,睡裤前面顶出了个小帐篷。我气喘吁吁地盯着妈妈,她的呼吸同样急促,两手扶着梳妆台,头抵在双手中间。

是我做的太过分了,太得意忘形了,所以她及时制止了我?她是等着我自己走开吗?我虽然舍不得离开,可等她转过来,我怎么面对?我难道要待在这儿,等着她转过来面向我么?我是不是应该安静的走开,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妈妈的头抬了起来,向爸爸那边转过去,匆匆看了一眼,又继续低下头对着地面。不一会儿,她跟昨晚一样在长凳上扭转一下身体,后背朝着爸爸的方向,双膝在长凳上向两侧分开,向我打开了一个角度。我低头看着妈妈的头顶,她的脸还是向下低垂着,双腿分成直角对着我打开,双臂伸向我,搂住了我的大腿两侧,手弯了弯,把我拉向她,就跟昨晚一样!

我的大腿再次接触到妈妈的大腿内侧,继续向里顶压,直到我的腿停在她的裆部。

“哦~~~~”她呻吟了出来。

我的膝盖顶上了一团温暖湿润又毛茸茸的软肉,她没穿内裤,睡袍下面是完全赤裸的酮体。

我的手轻轻地揉了揉妈妈的头顶,撩起她脸侧的头发甩到肩后。妈妈的头慢慢抬了起来,但是看到我睡裤下面挺起的帐篷就停住了。我为什么不穿内裤啊?穿了的话,肉棒就被压着能从裤腰上方露出头,就能再次感受她灼热的呼吸,或许还能享受到她湿滑的口舌服务了。肉棒如今被困在睡裤里面,顶出了个可笑的帐篷。

妈妈又向前挪了一些,在她靠近的时候,我把她脑后的长发拢起擎住。我想把睡裤向下拉一拉,可又担心这样太过主动了。只希望肉棒能自己冲出来,拜托了啊,可我的本钱不够长啊。

欣慰的是,妈妈的头继续靠向我,脸贴上了硬鼓鼓的帐篷,稍稍调整了一下,张口把龟头连同包在外面的睡裤都含进了嘴里。

“呜~~~~~”我抑制不住地喊了出来,完全不管我爸还睡在一边。

“哦~~~~~”妈妈含的更深了一些,我禁不住又喊了一声。

她把嘴合上,紧紧的衔住我的肉棒,就这么停住好久没动。接着妈妈没有如我期望的那样上下抽动,而是开始裹着肉棒用力吮吸,吸住放开,一松一紧地就像我玩弄她乳房那样。

妈妈的胳膊环绕着我的屁股把我拉向她,腿夹的更紧了些,湿润的小穴快速在我大腿下方蹭来蹭去。

我把睡裤里面的肉棒顶进妈妈嘴里,想要肏弄她的檀口,但活动空间非常有限。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断地抽动,而她则不停的裹吸。我用膝盖顶蹭着她,她就不住地把小穴压在上面摩擦。

突然妈妈的手拽着睡裤从我屁股上拉了下去,同时用嘴扯开了鼓囊囊的帐篷。阴茎从裤子中释放出来,又立刻被叼住了,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湿润、柔软、充满活力的所在。妈妈的头在肉棒上上下移动着,我的手同时也配合着妈妈,按下抬起,按下抬起。

淦!享受着肉棒在她紧致的口腔里插进插出的激爽,耳边萦绕着吸溜吸溜的吮吸声。突然一阵剧烈的震颤从身体里传来,我弓起身,把她的头拉向我,肉棒死死顶住她的嘴。屁股不住耸动着,把来自儿子身体里的白稠精液深深射进她的咽喉。

“呃~~呃~~哦额~~”

终于我停了下来,臀部、双腿和臂膀的肌肉也都渐渐放松了下来。松开她的头,疲软的肉棒从她嘴里滑了出来。龟头滑过妈妈的嘴唇,当啷在我跨间。

她的头又垂了下去。

“你现在走吧,去睡觉。”她说道,就像小时候亲吻我之后互道晚安一样。

我拉起睡裤,转身准备离开,眼睛瞥了眼爸爸,庆幸的是他始终闭着眼睛。不断的呼噜声早就证明了我是安全的,可我还是心虚的确认了一下。

我退出房间过程中,妈妈始终一动不动,直到我出了房门,她还是蜷着身体。

第二天还是跟之前一样,妈妈表现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我已经很释然了,因为之前我离开她房间时,她是那么的沮丧。我没有再去烦她,也没有试图跟她传递什么秘密信号。我学着她那样,表现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晚上她再次送来热可可的时候,我没有像之前那样急着冲出去,而是从容地享受着这个过程,回味着她临走时的那句话,“你爸爸上床睡觉了。”

尽管这次留出了充足的时间,但当我再次走进她的卧室时,却发现她并没有坐在梳妆台前。她正从卫生间走出来,穿着一件非常凸显身材的白色的睡袍。睡袍的料子既不是毛绒也不是丝料,而是看上去非常柔软的一种布料。腰间系着睡袍带子,整个睡袍前襟一直敞开到腰带的位置。不过倒也没漏出来什么,因为妈妈的乳房本就不大,但是我知道这样更容易摸到那两个可爱的咪咪。

妈妈对我笑了笑,越过我,走到我跟床之间。爸爸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双腿大叉着,轻轻打着呼噜。我睡裤里的帐篷高高顶起,带着对今晚‘梳头活动’的满心的期待,厚着脸皮直挺挺的站着。

“哈喽,Michael。”她似乎心情不错。

“嗨,妈妈。”我的呼吸已经开始有些急促。

我想跟着她走到梳妆台旁,可妈妈却示意我不要动。她拿起梳子,顺手关掉了小灯,屋里顿时只剩下卫生间门缝里透出的一丝光亮。

这是要下楼去么?本已勃起的阴茎顿时有些疲软。我意识到,尽管有恐惧的因素,或者说正因为这种恐惧,我们在爸爸面前的这种小游戏才没出现危险情况。

妈妈转过身,面对着我站着,伸手递过来梳子。

“我坐着的话,你在后面站着梳头一定挺费劲儿的吧。”妈妈说。

“没事,挺好的,我不介意。”我答道。我可不想改变我们之前做过的事儿。

“不,”她接着说,“我们今天就在这儿梳头,这样你能更轻松点儿。”

听到我们不用离开卧室,我又高兴起来。从妈妈手里接过梳子,她踮起脚尖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想了下又在我嘴唇上快速亲了一下,这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生亲上嘴唇。

妈妈转过身,面对着床尾跪在地上,手在身前摸索着什么,我发现她是在把睡袍从肩上拉下来。睡袍的上半身垂在了地上,腰带还卡在腰间,她向前靠着,头枕在床尾处父亲分开的两腿之间。我在她身后跪下,用膝盖分开她的小腿,跪坐在她脚下,开始梳理她的头发。

就像昨晚那样,我梳理了很长时间。她睡袍下面是赤裸的酮体,我满心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美事,打算先爱抚一阵她的乳房,然后等她转过身再享受口舌的服务。

我一边梳,一边用另只手轻抚她柔滑的肌肤,先是爱抚着赤裸的后背,然后慢慢绕过身侧,伸出指头拨弄着已经等候良久的乳头,时而轻弹,时而揉捏,时而抓住整个乳房再松开。这种挑逗让她弓起后背,不住地轻声喘息,我就知道她喜欢这种前戏。

我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她转过身呢?我们又不是站姿。难不成我要站起来,把她拉过来跪在我面前?不行,这太不顾及妈妈的感受了。如果还保持跪姿,我把她大腿绕在我的大腿上,这样她的小穴就能蹭在上面?可那样我怎么把肉棒插入她嘴里呢?

脑海中模拟着的场景反倒提醒了我,对啊,为什么不先顶着妈妈两腿之间呢?我放下梳子,假装用手整理头发,实际上是为了更方便爱抚奶子。我握着妈妈脚踝把双腿打开了一些,方便我可以挤进她的两腿之间。膝盖很快挤了进去,紧紧顶着她的后面。妈妈配合着我,微微抬起屁股,双腿又分开了一些。这让我的膝盖顶的更深了些,来回蹭着妈妈的小穴靠近会阴的部分。

“哦~~~~~”我听到了妈妈对我爱抚的回应。

我继续抚弄着奶子,另只手也攀上了被我冷落多时的另外一只奶子。膝盖不住的压下抬起,用腿轻柔地磨蹭着妈妈的小穴。我高兴的发现妈妈非常喜欢这样,不仅因为她发出的娇喘,而且因为她塌腰提胯,把整个小穴都暴露了出来,方便我的爱抚。

经过长时间的抚弄和挑逗,妈妈发出了一声可爱至极的呻吟,我被刺激的不行,双手从奶子向下摸去,解开系在她腰间的睡衣带子,把睡袍扯开扔到一边的地毯上。身前的妈妈如今已经是身无寸缕,完全赤裸了。

我抓着她的屁股向后拉了拉,同时大腿向前靠去,用腿上的肌肉紧紧压在她的小穴上,不住地来回按摩。她看起来非常享受,完全沉溺其中了。妈妈放浪的反应又让我改了主意,我不想把她转过来了,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也挺好。

我的右手从向下探去,越过小腹来到双腿之间,手指触到了被爱液打湿了的阴毛,顺着向下终于摸到了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阴唇。她根本就没阻止我的侵犯,我知道她需要我的爱抚。

老爸已经多久没跟她做过了?一年还是两年?从小穴紧紧地裹住手指的程度上来看,我觉得可不止两年。我用手掌覆盖住整个阴户,掌根则压在着阴蒂上轻轻地转圈摩擦。

我发疯似得用另只手向下扯开自己的睡裤,笨拙地想把裤腰拉到极度充血的肉棒下面,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它释放了出来。我把她的左腿又分开了一点儿,腾出些空间,屁股向上挺起,肉棒向前送到了她分开的大腿中间。当我再次压向她的时候,妈妈意识到我将要做什么了。

“不,Michael,别……”

但是一切都太迟了,肉棒已经戳进了潮湿的肉缝,龟头分开阴唇,插进她灼热的小逼。因为妈妈是跪在地毯上的,我挺腰向前猛地一顶,肉棒整个刺入了她身体,尽根没入了紧致的小穴之中。

妈妈没有再次阻止我,也没有再说不要,只是默默的用身体迎合着我。想较于快速征伐来说,当我慢慢抽插的时候,她似乎更舒服。我的小腹撞击着她的臀瓣,发出湿滑的啪啪声,声音大到怕是能把死人吵醒,可到底也没吵醒我爸。现如今我已经完全顾不上这些了,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母子,我们正在做爱,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像两只发情的野兽。一只胳膊环住她的腰,另只手抓住一把头发,向后拉着妈妈的头,脸也微微仰起,这情形真是让人无比性奋。

我要一直这么肏弄下去,既想要不顾一切地射出我的精华,又不惜花费任何代价让高潮不要那么早到来。我无法忍受把肉棒从妈妈身体里拔出来的失落,龟头在布满褶皱和颗粒的阴道中抽送的快感异常强烈,没了妈妈的小穴我可怎么活?

随着肉棒在小穴中剧烈的抽插,妈妈的屁股掀起一阵阵的臀浪,我剧烈的喘息着,生命的种子一连串的喷发了出去。慢慢地风停雨住,我也停了下来。

但是肉棒始终还插在小穴里。我们依偎在一起,她靠在床头,我则趴在她背上大口喘息着。我紧紧压着她的屁股,尽力让肉棒在那难以置信温暖的阴道里多待一会儿。

呼吸平复之后,我觉得妈妈似乎想让我拔出来。于是我又轻微抽动了几下,她一定以为这是最后的温存,是别离温柔乡之前最后的几下抽插。可我的动作一直没停,肉棒在妈妈身体里面再度硬了起来,妈妈已经明白了我在做什么,她的身体也准备好迎接我,阴道开始一下一下握紧我的阴茎,不断迎合着它包容着它,用湿热而温暖的裹吸取悦着它。

我把妈妈从床上拉起来,翻转她的身体,放躺到地上。她双腿向两侧分开,抬起臀部,打开身体迎合我的冲击。又做了一会儿,我合上她的双腿推向胸前,起身蹲跨在她身上,这个角度能让我插入的更深,龟头甚至能碰到阴道深处的子宫颈。再次射精的时候,妈妈上身平躺在地上,双腿搭在我的大腿上,肉棒戳在小穴里面,我兜着她的屁股,慢慢摇动腰臀不住地摩擦。

我挺直身子靠向妈妈,压在妈妈的身上亲吻着她甘甜的嘴唇,在她耳边悄悄说,“明天继续?”

妈妈精疲力尽地点了点头。

*** *** ***

其实白天跟以前那样不也挺好的么,妈妈继续扮无辜,上演着‘我只是你妈妈’的戏码,等到了晚上就做回我的女人。

可事情没按我的想法发展啊…… 第一天,我没能再跟妈妈交欢,第二天,我无奈接受了‘我只是你妈妈’的剧本,第三天是周六,全家人整天都待在家里。

以往到了周末我都是跟朋友出去浪到晚饭时分才回来,吃完晚饭又会溜出去玩。一般起床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出门了,可这个周六我哪也没去,就一直泡在家里。我爸倒是没发现我的异样,可妈妈自然能察觉到。

妈妈有些坐立不安,可也没直接跟我说什么,只是不停跟我侧面打听某某朋友怎么样啦,好久没见过某某啦,等等诸如此类的琐事。但我没有顺着她的话头,为自己整天不出屋给出个解释。

过了好一阵我才开始明白,原来妈妈已经完全无法忽视我的存在了。并不是为了那些充满挑逗和暗示的话而生气,也不是因为长时间盯着她不放而懊恼。跟最初那几天不一样,我早就不这么做了。

只要我在她身边出现,她就有些局促不安。需要说明一下,她没生气也不是烦我。似乎在我面前,她已经很难再表现得一如往常般的坦然。做事情也有些分神,因为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我身上。或许是我让她感到了些许兴奋。

从她的行为表现来看,我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不过她的声音却透露出明显的信息。声线中带着的那种紧张和脆弱,听上去好像她在屏着呼吸一般,如同我们小心翼翼地踏在尖锐嶙峋的碎石上时那样地屏气低语。

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盯着她看,可惜没什么成效。不过我肯定没色眯眯的斜睨,也没把视线一直驻留在她身上,但我也没就此离开,就待在她身边不远处。

上午晚一些的时候,趁爸爸离开厨房去卫生间的机会,我转悠过去,站到妈妈身边,随着她的视线也望着窗外。

“你今天看上去真漂亮,妈妈。”我随意说道。

“哦?”她若有所思的回答。

“是呀,”我说,“我说不上来,不过你今天好像有些特别哦~”

我没有碰她,也没再说什么,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直到听到爸爸走过来我才离开,走到厨房外面。这一小段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特殊时光’已经暂告段落了,这种奇妙的感觉无法跟其他任何人分享,无论彼此多么亲近或重要。

很难描述这段短暂而沉默的片刻,一切尽在不言中。这种亲密的感觉更甚于之前晚上做爱之后,伏在妈妈身上,肉棒软软地垂在她双腿间的时候。肉体的接触纵然短暂,心灵的羁绊却稳固而长久。

吃过午饭之后很久,我又站在厨房的同一个位置,从后窗向外张望,看到爸爸在后院温室附近忙乎着园艺。妈妈悄悄地从后面走了过来,直到她站到身边我才查觉。她一只手搭在前面的台子上,也望向外面,爸爸正扛着一包东西从温室里面走出来。妈妈忽然轻轻靠向我,臀侧贴着我,胳膊从后面环住我的腰,手放在我屁股上。

“最近这些日子他都沉迷在园艺上了,不是么?”

“的确,”我赞同道,手臂拢住了她的腰,手也搭上了她的屁股。

“过去这一年,他越来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妈妈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在抱怨。

我把她拉近了一点儿,她的头倚在我肩上,身体贴得更紧。我在她头顶吻了一下,手向下滑了一段,轻轻抓着她被牛仔裤包裹着的臀部,手指探到臀沟并停在那里,尽情感受着妈妈美臀的弹性。

“你又不孤单。”我低声道。

妈妈没有应声,只是胳膊把我环得更紧了。爸爸从温室花房出来,向屋子走过来的时,我俩心照不宣的分开了,这又是一段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亲密而旖旎的时刻。

下午剩下的时间过得异常缓慢,晚餐也吃的索然无味。我告诉爸妈吃完饭我要出去一趟。妈妈看上去有些吃惊,我觉得她可能还有些许的失落。其实我并不是要出去玩,之前跟朋友说过自己不太舒服在家躺着。我只是离开了家,开车在外面兜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走进家时还不到十点,不过楼下的灯都已经熄了,估计爸妈已经上床睡觉了。

上了二楼,我失望的发现妈妈的卧室没有开灯,连梳妆台上的小灯都是熄的。回到房间,心想今晚没戏了,还是打会儿游戏或者上上网吧。我有点无法相信,经历了白天那些心照不宣的默契之后,妈妈居然没有在房间里等着我。

我脱光衣服,在衣柜里面翻找干净的睡衣裤,结果没找到。连昨晚穿过的那件也不见了,估计是被妈妈拿去洗了吧。只好就这么光着坐在电脑椅上,打开电脑试图消磨些时光。不一会儿我就无聊地站了起来,现如今游戏和上网冲浪都索然无味。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恍惚着走出了房间,来到妈妈卧室外面的走廊上。房门开了一呎宽的缝,我侧身溜了进去,停下来让眼睛先适应一下周围的黑暗,耳朵同时仔细聆听,想从爸爸的呼噜声中分辨出妈妈还没入睡的迹象。我又走近些,竭力想听得更清楚,突然脚底绊了一下,吓了我一跳。

“妈?”我低声问。

“Michael?”妈妈应着,微弱的声音从我正前方的下面飘过来。

我手向前伸着,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摸索过去,希望能摸到坐在床尾处的妈妈。她在这黑暗中坐了多久?为什么之前回家上楼经过房门的时候,她没有说话?

她的脚怎么伸到这么远?当我发现原来她是坐在床尾地毯上时,膝盖已经碰上了她的胸部。我想蹲下身,结果距离床太近,膝盖又撞到了床垫,碰到垫子里的弹簧。妈妈的手搭在我大腿外侧,又向上摸到了我的屁股上。

因为膝盖被床垫反弹了回来,我顿时失去平衡,向妈妈怀里跌坐下去。肉棒滑过妈妈的脸,擦着耳朵,没入了她的长发中。我吓了一跳,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

本想跳起身跟她道歉,妈妈的手却紧紧抓着我的屁股,把我拦住了。她的头移开了一下又迅速回正,瞬时我又听到那熟悉的吸溜吸溜裹舔肉棒的声音。

我双手撑在床上,然后肘部弯了弯,身子向前倾,小幅度耸动着臀部开始肏弄妈妈的小嘴。动作有些激烈,因为我两个都太饥渴了。她的牙齿不时刮蹭到我的龟头,有些微微作痛,但我根本顾不上这些。我在她嘴里插得越来越快,快感逐渐累积,体内积攒的能量急需释放出来。

太长的一天,太多的思绪,唯独缺少性爱。至少目前我还没做够,我的屁股一直耸动着。这么响的吮吸声为什么没吵醒父亲?龟头上传来抑制不住的颤动,高潮接踵而至,体内积攒的岩浆喷涌而出,一股一股地射进了妈妈嘴里。我听到她吞咽的声音,接着是如同溺水般的咕噜声,吞咽声和伴随而来的咕噜声不断交替着。我全身紧绷,浓稠的精子从身体里全部射出,填满了她的小嘴。

喷射完后身体禁不住向后一仰,我发现身体脱力后很容易摔到,于是乎就跨过她的大腿坐在她身前。妈妈的双乳贴在我的前胸,她是全裸的,没有穿睡袍。

原来她就这么坐在床尾的地上,赤裸着身体在黑暗中一直等着我。

沾满爱液的肉棒贴在她的腹部,下意识地向她身体顶了几下,我低头贴上她的脸庞,脸上湿乎乎的,不是我刚刚射出精液,而是满脸泪水。

“妈?”我在她耳畔轻唤。

“Michael…… 哦……Michael,”她不住的呢喃着。

我站起身,捉住她的手拉着。

“来吧~”我催促着她。

“不, 不行。”她悄声拒绝。

“可以的。”我低声催促着,语气越发急迫。我用力拽着她的手,可她挣脱了。我弯下腰但是摸不到她的手,不过却捉到了她的脚。握住脚踝,拉起了她的腿,拖着她穿过地毯和房门,直接给拉到了走廊上。

从我房门中透出的微弱灯光,映射在她的身体上,更加突显出曼妙的身体曲线,在双腿间的幽谷中也投下神秘的阴影。当我像个原始人一样把她拖向我房间的时候,妈妈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没有出声抗议,也没反抗和挣扎。

我把她拖进我的房间,松手把脚扔到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关上房门转过身,端详了一下我的战利品。接着我跪在她双腿间,分开膝盖将她的腿折起来压在胸前,跪在地上挺起上身,肉棒直接顶进了她分开的阴唇之中,咕叽一声就深深地插回了我的老家,直接一杆到底。

“呜呃~~~~~~”妈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肉棒深深的插在小穴的最深处保持不动,同时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握住腿弯,把她的双腿用力向后推,紧压在乳房上面。然后我开始不遗余力地大力征伐,双手尽情揉捏着乳肉,两眼也紧盯着她的眼睛。我没有改变策略去装什么可爱,只想不停的干她,方法简单粗暴。

现在我可以慢慢享用身下的女人,刚才已经在她嘴里释放过一次,射精的欲望没那么强烈。我只想尽量延长做爱的时间,尽量猛烈地在她身上驰骋。我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她的双眼,她的目光也没有躲闪,乖乖地在我身下接受着冲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妈妈开始挺着腰配合着我的节奏,渐渐地占据了主动。我的肉棒疯狂地在她身体里进出,也不知肏了多久,性器撞击的啪啪声,爱液在抽插中发出的咕叽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妈妈有些不堪征伐,用眼神恳求着我快点射出来。妈妈的小脚高高翘起,搭在我的双肩上,用力拉着我压向她,我终于精关一松,热乎乎的精液喷进了她赤裸的毫不设防的小穴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肉棒终于从穴口滑出,带出来一些白稠的黏液。我站起身,扶着妈妈也站了起来。妈妈什么也没说,转过身想要回房。我突然拉住了她,一把拽过来,紧紧拥在怀里。沉默地拥抱了一会儿,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寻找着对方的嘴唇,先是轻轻在唇瓣上亲吻着,接着嘴唇微张,两人的舌头也纠缠到了一起。半晌,唇分,我们的呼吸都变得更加急促。

妈妈又把我推开,可我还牵着她的一只手,手臂连在两人身体间,婉如连接着两片陆地的海湾。当彼此的手指马上要分开的时候,我重新把她拽了回来。

妈妈被我抱进怀里,仰着头渴望着再一次的长吻。我却没如她所愿,而是把她身体转了过去,一把推向我的床铺。

过了片刻她才意识到我想干什么,刚想挣扎,就已经被我按着,跪趴在了床沿上。她想撑起身,却被我按在她后背上的那只手给压了下去,同时我的腿在后面把她的双腿分开。妈妈就只好这么趴着不动,放弃了挣扎。

我没有急着索取,而是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仔细地整理着她的长发,直到如瀑般的秀发顺滑地披满她的整个后背。我忙着打理头发的时候,妈妈就安静地等着,似乎比我还享受这一过程,仿佛她能通过我的眼睛欣赏到这一头浓密顺滑的长发是多么的美。

我屈膝近身,再次勃起的肉棒抵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在幽谷中寻到散发着浓烈气息的小穴,再次从穴口顶了进去,缓慢地尽根插入。她的双臂向两边伸开,用手死死地抓着床单。我压在她的背上,把头贴到她耳边。

“我喜欢待在你的身体里的感觉。”我耳语道。

“那就快肏我。”她说着,不停地向后耸动着臀部,用力夹着肉棒上下套弄着。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