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零号女刑警 (3-5)作者:马王

.

我老婆是零号女刑警

作者:马王2020/09/03发表于: 四合院、sexinsex

. (三、色情直播)

专案开始进行了,计划是我老婆下班后就从警局除名,警员编号改成零号,这是一个很久没有人使用的号码,之前也是一个女刑警使用,破了很多大案子,除了期望她破案之外,这个零号也代表警方可以适时不承认她的存在。

至于收入方面,政府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每个月会把她的月薪加三倍存到我们的户头里,让我们安心工作。

我老婆也暂时搬出我们的住处,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踪她,而且一个单身的女人才适合做诱饵。

我们开会研究了好几次,觉得像夜店这种定点钓鱼机率太低,和路上随机钓鱼一样根本没什么效率,要怎么能让老婆让最多的人看见,而且又有互动呢?演艺圈肯定不行,没有互动,而且动静太大,后来我们想到了直播!

计划的第一步是先让我老婆加入一个直播平台开直播,直播的房间就是我老婆的住处,当然,房间的里里外外都架设了高科技的秘密监视设备,我和局里的专案小组可以随时监控,可以说是除了老婆的浴室厕所,每一个角落我们都可以看见。

直播的手机和电脑,我们针对每一个进来观众的IP都做了记录,也特别交代直播平台公司,这个直播间归我们管理,如果不配合,我们就会找他们麻烦,之前就有几件超越尺度的直播事件,随时可以办他们,所以他们也只好乖乖听话。

为了安全,我们完全断绝和我老婆的直接联系,因为担心对手对派人暗中监视老婆的环境,所以只约定好‘身上有红色星星标记的是自己人,要全力配合’,她直播的时候,也会有一个叫‘鸟人’的观众,会进去当她的粉丝,事实上,鸟人是我专案小组的成员,会在直播间传达我们要给她的讯息。

鸟人其实是我的左右手,我老婆也认识,他体型健壮,反应灵活,就是喜欢拈花惹草,到处招惹女孩子,以这样的个性,扮演一个看直播的男人太适合了。

一切都就绪后,老婆就开始了第一次的直播。

老婆的外貌压倒了平台上所有的主播,马上就有几千人进来看她直播,她穿了一袭粉红色的公主装,不过裙子是短的,站起来就可以看到她修长的美腿。

不到半小时,房间里涌入了近万人,我们在专案小组房间的大萤幕上,仔细察看所有进来人的资讯和所说的话,希望找到重点对象。

‘主播你好美啊!’

‘主播我喜欢你!’

‘主播哪里人?几岁?有没有男朋友?’

观众除了这些发言,还有一些网路上抄来的撩妹搭讪调戏笑话,一看就是一些没什么用的宅男,连撩妹都想不出自己的话,不过老婆还是很有礼貌的谢谢他们的赞美,也应付性的对这些调戏笑话当成第一次听到般,报以羞涩的笑容。

很快的,有人开始送礼物了,没多久就把老婆送上了主播排行榜的第一名。

第一天直播了六个小时,除了大量的礼物之外,一无所获。

第二天也是一样。

在专案小组的会议上,大家都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直播的人那么多,主播也多,在下一个受害者出现前,一定要能让大鱼上钩才行。

‘要不让小江性感点?’李科长说道

其实大家都有这个想法,只是碍于我是她老公,所以不敢说出口,李科长是别的单位的,自然没有那么在意我的身份。

‘我没有意见,’我回答:‘任务第一,只要她可以接受,我就支持她。’

‘那好,’李科长对小张说道:‘等一下你就用鸟人的帐号转达我们的意思。’

‘是!’

几小时后,老婆的直播开始了,她今天穿的是小露肩膀的小洋装。

‘大家好,欢迎来到蕾蕾的直播间。’老婆亲切的和所有粉丝打招呼

和前两天一样,大量的粉丝涌入,老婆也开始和他们聊天,我向小张点了点头,小张立刻打字发出消息:

鸟人:‘主播,会不会跳舞啊?’

老婆:‘会一点点,可是跳得不好哦!’

鸟人:‘没关系,我想看主播跳性感的舞蹈,越性感越好,可以吗?’

鸟人特别强调要性感,老婆马上会意。

‘可以是可以…’老婆一咬牙做了决定:‘可是要给我三分钟准备,而且跳得不好也不许笑我哦…’

场面一下子就炸了,老婆离开镜头前去准备,更大量的粉丝听到老婆要表演性感舞蹈,全部冲了进来。

两分钟后。

老婆回到镜头前,衣着还是没有变化,不知道她刚才准备什么去了,可能是调整心情,选个跳舞的音乐吧。

‘大家久等了,’老婆甜甜一笑:‘蕾蕾要开始跳舞了唷~’

接着音乐响起,老婆往后退了几步,修长的双腿一览无遗。

音乐是一首女子偶像团体的歌曲,老婆的这身打扮一点也不违和,甚至说她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也不为过。

老婆轻快的舞着,观众一片赞美,时不时还有人送礼物。

忽然,老婆一个转圈,所有人都静了下来,然后说话的栏位像是炸了一样。

因为老婆一转圈的时候,裙子飘了起来,所有人都看到了老婆的裙底风光,她穿的是一条红色的 TBack!

我从来不知道老婆有这条内裤,我也从来没看过老婆会穿这种东西,两个屁股蛋之间夹着一条窄窄的布料。原来刚才老婆去准备,就是去换上这条内裤,她居然事前带了这条内裤去直播,想必也是为了这样的表演做了不理准备。

不止是我看傻了眼,整个监控的专案小组都傻眼了,不过没有人说话,也不知道是专心看着观众的发言呢,还是看我老婆不时出现的红色小内裤?

一曲舞罢,老婆鼻尖冒出了细细的汗珠,问大家她的表现如何?于是满天的礼物送了上来,老婆一一向观众道谢。

‘再多一点性感,加把劲。’李科长要小张传达讯息给老婆

小张开始打字。

鸟人:‘好美啊,刚才看到你的内裤了,可以大方一点让大家看个仔细吗?’

老婆看到鸟人的话,说道:

‘要看?那得要有礼物才行!’

‘真聪明,完全像个主播,’李科长示意:‘送个飞机!’

小张立刻送了一架飞机。

老婆看到飞机,开心地笑了,她转过身背对镜头,慢慢的拉起裙子 ,直到露出内裤的底部边缘。

‘还想多看一点吗?’老婆转头笑道:‘那别忘了礼物哦!’

接着飞机、城堡、火箭、岛屿等各种大礼物送了上来,我老婆的裙子也越拉越高,直到整件裙子都拉到了腰部。

可能是直播平台对画面有加强肤质的美化,我老婆本来就完美无暇的臀部,看上去就像水晶做的布丁一样。

我相信,很多看直播的人已经在看着我老婆的屁股打手枪了。

十几秒后,老婆放下裙子,转身面对镜头,笑吟吟的对着镜头道:

‘要不要正面也来一次?’

底下当然没有人反对。

‘那不要忘了礼物哦,’老婆笑道:‘礼物一停,我就放下裙子哦…’

老婆开始撩裙子,礼物像雪花一样飘进来,裙子越撩越高,直到露出整件红色内裤。

这条内裤真的很贴身,可以明显看到阴户的形状,内裤的料子很少,只要稍微不小心,可能就有穿帮的风险。

‘靠近一点点!’

‘特写!’

底下的人不断要老婆靠近镜头,让他们看清楚些。

‘要靠近可以啊,’老婆笑道:‘不过我说礼物别断了,怎么速度越来越慢?’

礼物又像暴雨一样喷了进来。

老婆撩着裙子往前走了几步,直到整个镜头都对着她的下体,内裤很小,但是也够大了,老婆放了音乐,随着音乐慢慢的扭着。

‘礼物要大,不要停,会有更好看的哦!’老婆说道

火箭,小岛一直扔了进来,老婆用手慢慢向上提起内裤,内裤一点一点的陷入她双腿之间…,随着内裤越拉越高,前档的布料越来越少,露出了她一些阴毛,那些黑色的阴毛在她白皙的皮肤衬托下,黑得更是显眼。

大约过了一分钟,老婆的内裤已经深深陷入了她的骆驼蹄里,除了阴唇之外,整个神秘地带都让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老婆放下内裤和裙子,坐下来对着镜头:‘好了,谢谢各位哥哥,今天就到这里哦!’

老婆的脸上都是红晕,只有我知道,老婆动情了才会有这样的脸色,看来老婆这样的暴露会让她兴奋。

李科长:‘小张,请零号明天准备更精彩的内容。’

他特别叫我老婆零号,意思就是纯粹以公务角度发言。

鸟人打字:‘今天就这样吗?好吧,明天我们想看更精彩的,可以吗?我想看上面,你的奶一定很大!’

‘讨厌啦,’老婆娇笑道:‘这个没问题,不会让哥哥们失望的,不过礼物要准备好哦,蕾蕾等着哥哥们呢~’

最后老婆又收了一波礼物后下播,我看着上面的数字,老婆这次直播赚的钱,比我三年的收入还多得多!

直播后的专案小组会议,很多人都心不在焉,应该还在回味我老婆刚才的表演。

最后的结论是效果很好,今天有几万人进来看我老婆直播,如果明天有更好的表演,算上扩散的效果,效应会非常惊人,犯罪分子会马上发现我们的诱饵。

李科长还对老婆的表现和反应赞不绝口,他说老婆表现的就像一个专业的主播,为了钱没有底线,这个伪装太成功了。

最后我们发出消息给我老婆,希望她再进一步,效果很好。

消息是我们派人伪装成送外卖的小弟,把小字条藏在食物里送过去的,外卖小弟的手背上画了一个小小的红星,这样我老婆就知道食物里面有东西了。

我们不使用电话和电脑和我老婆联络,是因为现在骇客横行,根本不确定手机和电脑有没有或者什么时候被入侵,传统的方式反而最可靠。

第二天果不其然,直播一开始,马上涌进来了近十万名观众,老婆穿着一身女仆装,裙子短得不能再短。

直播间里乱成一团,有的人说他为了看我老婆,连班都不去上了,有人一直夸我老婆是这个直播平台最美的,当然也有一些没水准的家伙,一进来就嚷着要我老婆脱衣服。

‘哥哥们不要急嘛,’老婆撒娇道:‘有些哥哥还没进来,今天不会让哥哥们失望的,蕾蕾先给各位唱歌,等一下就好了。’

下面也有一些人出来责备那些急色鬼。

‘急什么,主播都说不会让我们失望了?’

‘没有送礼物凭什么催!’

看直播的一定有一些人会主动维持秩序,这些人通常没什么钱,只是想巴结主播,让我老婆和他们说几句话而已。

老婆没有理睬下面的纷扰,自顾自的唱着歌,一曲唱完,房间里的观众已经快有二十万名了,这个数量远远超过我们当初的预期。

老婆放起了音乐,甜甜的对着镜头说道:‘哥哥们应该都进来了,蕾蕾现在给哥哥们跳支舞。’

就在老婆才开始跳舞的时候,有个叫飞天的观众,送了一个星球进来,这是这个直播平台最贵的礼物,会有惊天动地的画面特效和声音。

‘哇!谢谢这位飞天哥哥。’

这位飞天是刚建立的新帐号,想不到出手如此阔绰,一个星球就差不多是我半个月的薪水了。

和上次一样,老婆跳舞时会故意露出内裤,她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的T BACK。

当老婆跳完舞,和上次一样屁股对着镜头撩起裙子收礼物时,房间里已经进来 25万人了!

礼物很多,那个飞天送了五个星球!

当老婆正对镜头撩裙子提内裤时,房间人数突破了三十万,应该已经打破了直播平台的记录。

这次飞天送了十个星球!

接着老婆放下裙子,对大家宣布道:‘今天蕾蕾的拍卖会开始,要拍卖什么呢?现在要拍卖蕾蕾穿的小裤裤!’

下面炸开了锅。

‘价高者得,蕾蕾会把现在这条原味内裤寄到得标的哥哥手上哦!故意乱出价捣蛋的哥哥,蕾蕾会封锁你,那就看不到后面更精彩的表演哦…’老婆笑着宣布:‘现在竞标开始!’

下面开始踊跃出价,价格越来越高。

‘三十个星球!’飞天出价了

再也没有人出价了,应该不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

‘哇!飞天哥哥三十个星球,’老婆一脸惊讶问道:‘还有人出更高的价钱吗?’

没有人出价了,显然是飞天得到了我老婆的内裤。现在为止,他已经花了差不多我两年多的薪水,搞不懂这些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恭喜飞天哥哥得标。’老婆宣布结果

老婆拿出一个透明的密封袋,站起来开始脱内裤,由于动作刻意得很慢,大家好像看到了她的私处,又好像看不到,反而更诱惑人。

老婆把内裤展示给大家看,然后放进密封袋里,很明显的,那条内裤阴户的部分已经湿了,难道刚才这个过程已经让老婆兴奋了吗?

就在老婆封上袋子,准备贴上封条时,飞天终于打字说话了:

‘主播,我这边地址不方便给,我找快递过去拿好吗?这样你就不用跑出来寄给我,而且我加送十个星球,可以吗?’

‘十五个可以吗?’老婆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找人来收蕾蕾的内裤,蕾蕾很难为情的,还要给哥哥地址耶。’

这都是我老婆装的,她的房间除了厕所,早就装满了监视系统,钓鱼当然是有鱼吃饵时能及时收网,她在她住处,完全不用担心,只是装得像个正式主播一样,故意找机会要礼物。

‘一言为定!’飞天很爽快的开始送他答应数量的星球。

老婆把她的地址私信发给了飞天。

接着老婆又站了起来,对观众道:‘还有更精彩的表演节目哦,蕾蕾再给各位哥哥一个舞蹈。’

于是我老婆又放了音乐,开始跳舞,现在的她是没有穿内裤的,所以每当她一转圈,裙底春光就一览无遗,她的臀部,她的阴毛,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音乐进行到一半,我老婆拉开上衣背后的拉炼,露出她雪白无暇的后背,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她没有穿胸罩,老婆缓缓转过身来,她真的没有穿内衣,不过两点上各贴了一个粉红色的心形乳贴。

虽然看不到两点,却看得到整对奶的形状和大小,我老婆的奶真的好看,又大又挺,还是完美的水滴奶,整个专案小组的监控室都静了下来,除了我老婆跳舞的音乐,应该只有呼吸声和吞口水的声音。

一曲结束,老婆并没有把衣服穿好的意思,她就这么上半身只贴了乳贴的坐在镜头前,下面的观众在鼓噪,有人要她把乳贴撕下来,有人要买她现在的乳贴。

‘不行哦,这个乳贴是要送给飞天哥哥的,还有,’老婆用很诱人的姿势脱下她过膝的半统白色丝袜,笑道:‘这双丝袜也是要给他的,谢谢他对蕾蕾这么支持,支持蕾蕾的哥哥,蕾蕾也会特别感谢的哦…’

话里充满了诱惑,意思就是付出够多,我老婆就会有特别回报。

最后,老婆一边在镜头前包装给飞天的礼物,一边和粉丝们聊天,鸟人也成为她直播间的管理员,这是我要求的,因为这样就可以踢了几个没有嫌疑又没有礼貌的讨厌鬼,一来是减少杂讯方便观察,二来是我讨厌这些人。

直播结束后,专案小组里的几个小伙子都没有站起来,原因我知道,只是不好明说,因为我也硬得受不了了。

就在我们准备结束今天的监控时,老婆的房间传来动静,有人按她的门铃,门外的人表示自己是快递公司来收件的,我们看了老婆门外的监视器,确实是一个穿着快递公司制服的人。

老婆穿了上衣去开门。

‘你好,我来收件。’

‘东西在这里,’老婆把包好的礼物交给快递员:‘怎么这么快?’

‘客户是我们的 VIP,他用高价使用我们的服务,所以他的递送比所有客户优先。’快递员回答,他的眼睛却在扫描老婆房间里的一切。

老婆也注意到了,为了想套出更多细节,问道:

‘东西要送到哪里?客户叫什么名字?’

快递员立刻有了警觉:

‘不好意思,这是客户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露。’

快递员急忙拿了东西就走,不过老婆的门才一关上,我们就看到他从身上掏出一台仪器,负责监控的同事立刻认出:

‘反监控侦测器!而且是最高级机型!可以查找附近的所有隐藏监视设备,’同事说道:‘这一台可不便宜,我不知道现在做快递收入这么好,不过还好,我们的设备更高级!’

当然,我们可是国家等级的器材。民间的设备不可能发现的。不过他这么一来,我们就确定事情应该有了曙光。

监控组马上操作老婆房子外面的监视系统,看到快递员上了一辆车,车牌被巧妙的挡住了,而且一路往市郊的方向开去,因为地震的关系,很多监视系统都损坏了,根本无法追踪。

‘赖哥,要派伙计跟踪还是拦截?’一旁的同事问我

‘暂时不用,’我回道:‘现在太早,真的抓了他也不能告他什么。’

不过看来,鱼真的上钩了。

【未完待续】

(四、公开的高潮)

结束监控后召开专案会议,大家一致同意飞天是我们的重要目标,于是我分 派任务派人去调查飞天的网路位置和注册身份,果不其然,飞天用的是国际骇客 的躲藏技术,连看直播时,他的网路位置都在不停更换,注册资料更不用说了, 全是假的。

就在我们调查飞天的同时,也有人去房东那里调查我老婆,还好我们事前有 安排,房东只知道我老婆之前是空姐,受不了繁忙的工作才辞职的,其他一律不 知。

这样我们更能确定对方行事小心,而且有组织。我们决定通知我老婆,把飞 天列为主要嫌疑人,于是我们也派人伪装成快递员,手背上画了小星,假装是送 老婆网上购买的东西,送了一套空姐的衣服和字条,字条上就写了飞天两个字, 附上的空姐衣服就是要她强调前空姐的身份,有人在查了。

我们透过监视器看到老婆拆开包装后笑了,她显然知道我们送去空姐制服的 意思,也知道我们的案子侦查进度相当顺利,更知道要注意飞天这个人。

第三次直播,老婆就直接穿了空姐的衣服,那是白色上衣红色短裙,肉色丝 袜和黑色包头的高跟鞋,脖子上还有一条丝巾。

和之前一样,老婆一开始先唱歌,鸟人同时把几个闹事分子和自以为管理员 的傻小子踢了出去,免得妨碍我们工作,直播间一下有了秩序,谁都不想被踢而 看不到我老婆精彩的表演。

飞天也在开始直播没多久就进来了,而且一来就送了一个星球,负责追踪的 同事也启动了追踪工具,想找出他的位置,不过还是一样,找到一个非洲小国后 就查不下去了。

老婆唱完歌之后坐下来休息,她对所有粉丝说:‘各位哥哥,今天蕾蕾就不 跳舞了,我们来玩点不一样的。’

观众们一片哀嚎,都觉得看不到精彩的而失落。

‘哥哥们别担心,’老婆抛了个媚眼:‘今天蕾蕾也会有精彩的表演哦,不 要着急。’

接着老婆和粉丝们玩着问答和猜谜的游戏,飞天一直没有反应。

‘小张,送个星球,’我下命令:‘让她解开扣子,看看飞天的反应。’

这个感觉很奇怪,我居然下令让我老婆解开扣子给别人看!

小张送了一个星球,同时打字。

鸟人:‘蕾蕾,我送了一个星球,可以解个扣子做福利吗?’

‘当然可以了!’老婆知道这是我们的意思:‘谢谢鸟人哥哥的支持,蕾蕾 一定会让哥哥们满意的。’

说罢就解开了上衣的一颗扣子,接着飞天就送了一个星球。

‘飞天哥哥,’老婆撒娇道:‘谢谢飞天哥哥,蕾蕾再解一颗扣子。’

然后我又要小张再送一个星球,解开一个扣子,看看飞天会不会一直跟进, 果然飞天也加上了,就这么一来一往,我老婆的扣子就全部解开了,老婆干脆大 方的脱下上衣,露出丰满的双乳,不过和上次一样,还是贴了乳贴。

这个时候几个主播也来了,很明显的,我老婆抢了她们的风采,她们是来找 麻烦的,还带了很多她们的粉丝来。

‘骚货,奶很大嘛!’

‘长得还不错啊,犯得着这样脱衣服给男人看吗?’

‘没才艺只能靠犯贱了是吧?’

小张马上以他管理员的身份开始踢人,不想因为这些人破坏我们的计划。

‘谢谢鸟人哥哥,’老婆说道:‘我知道鸟人哥哥想保护我,不过没有关系, 蕾蕾不怕,等一下会有更精彩的表演,如果他们影响了其他哥哥观赏蕾蕾的表演, 再把捣蛋的哥哥踢出去好了。’

飞天也打字开口了。

飞天:‘你们这些主播看看人家,她多有风度,人好看又有风度,你们这些 女人像个泼妇一样,能从这里拉走粉丝?老子就不想去!’

这番话说得那些主播哑口无言,由于飞天这两天出手大方,已经是知名土豪, 主播们也不敢得罪他,一个个灰溜溜的走了,倒是她们的粉丝留了下来,其中还 有不少是那些主播的头号粉丝,他们为了看我老婆接下来更精彩的表演,也不捣 蛋了。

‘今天临时节目有变,不过蕾蕾答应的精彩不变,蕾蕾答应哥哥们的,一定 说话算话,’老婆站了起来:‘蕾蕾,还是先带来一段舞蹈。’

老婆这招真是高明,把其他主播的粉丝都抓住了,宣传力更强,万一飞天不 是真正的嫌疑人,这里的路也不会断。

老婆今天的舞蹈动作比较激烈,一曲跳完,原来的窄裙都提到腰部了,露出 她深蓝色的小T BACK和连身肉色丝袜,舞蹈让老婆流了不少汗水,她呼吸有点急 促,开始脱下窄裙。

‘蕾蕾的舞跳完了,如果有哥哥觉得蕾蕾表演得不好,可以回去喜欢的直播 间,’老婆一边脱着裙子一边说道:‘蕾蕾的福利只想给支持蕾蕾的真正粉丝看。’

没有人走。

‘那蕾蕾谢谢大家留下来捧场了哦,’老婆说道:‘今天蕾蕾要拍卖身上所 有的衣服,一件不剩,现场包装!’

老婆指了指还挂在脖子上的丝巾。

‘先拍卖这条丝巾,’老婆笑道:‘刚才蕾蕾跳舞,就是为了留下汗水在丝 巾上,所以这条丝巾上有蕾蕾的味道哦!’

下面一堆人抢购,包刮刚才几个其他主播的头号粉丝。

很快的,丝巾就卖出了。

‘接下来是蕾蕾的衬衫,’老婆拿出刚才穿的衬衫:‘这是蕾蕾之前做空姐 穿的衬衫哦,拍卖一件少一件呢!’

很快就卖出去了,而且得主是原来某个大主播的第一铁粉。

接下来的裙子和鞋子也很快的以高价拍出。

得标的人的把他们的地址发给我老婆。

‘各位得标的哥哥不要急,’我老婆暗示我们:‘蕾蕾马上就会叫快递过来 蕾蕾这里收东西寄出去,哥哥们很快就会收到东西的。’

我们会派人伪装成快递员,这样就会得到这些人的位址,也可以知道这些人 的真面目和个人资料,相当高明!

正当我们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老婆已经站起来,以很诱惑人的姿势, 脱下她身上的连身丝袜。

‘蕾蕾要卖这双丝袜了,哥哥们一定不会嫌弃上面有蕾蕾跳舞流的汗水吧?’

丝袜拍卖出去了,飞天还没有出手,我们都在等待。

我老婆现在身上只剩下两个乳贴很一条内裤了,飞天还在线上,他到底会不 会出手呢?

只要他出手,我老婆可能这次会得到他的位址,这样就会离目标更近一步了。

很快我们就会知道答案。

老婆坐在镜头前,她完全知道要怎么让计划继续。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最高潮了,’老婆笑道:‘蕾蕾现在要拍卖乳贴和内裤 哦,一起拍卖,因为昨天卖过了,所以今天的得主,蕾蕾会面交给他哦!’

老婆慢慢的揭下一个乳贴,露出她深红色的乳头,老婆的乳晕不大,差不多 就是一个铜板大小,因为皮肤白,所以红色的乳头看上去特别显眼,就像一颗红 宝石一样。

‘各位哥哥可以开始出价了,’老婆揭开另一个乳贴,说道:‘蕾蕾脱内裤 的时候,哥哥们也不要停哦,蕾蕾现在好兴奋。’

老婆站了起来,怯生生的脱下内裤,此时下面还在疯狂竞标,老婆一丝不挂 的站在镜头前,我赫然发现,老婆还特意修剪过她的阴毛,虽然还有阴毛,但是 也绝对看得到她的阴户,显然老婆今天是做了脱得精光的打算。

竞价在激烈的进行着,专案小组里除了小张以鸟人的身份参与竞价的键盘声 之外,不管是男是女,全都看着我老婆的裸体,只有粗重的呼吸声,这个时候我 也硬了,我相信很多男同事也和我一样。

老婆脱了内裤后,赤裸裸的坐在镜头前,看着下面疯狂竞标,也让观众看着 她的胴体。

‘飞天哥哥加油,’老婆把手放在胸前,捧起了自己的一对大奶,还把双腿 张开,抬上桌面,另外一只手搓揉着阴核自慰:‘哥哥们…加油…蕾蕾好兴奋…’

办公室所有人都看傻了眼,老婆肉穴里的淫水不停的涌出来,她是真的在发 情自慰。

‘飞天哥哥,’老婆呻吟道:‘如果…如果你…得标了…,蕾蕾…蕾蕾面交 的时候…,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哦…’

老婆说完就颤抖着达到了高潮,爱液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结婚这些年,我 也是第一次看到老婆潮喷!而且老婆不但潮喷,还发出了奇怪的吼声,就像是肚 子上被打了一拳的呻吟声,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这种表现,难道这 才是她真正高潮的样子?和我做爱从来没有过高潮?

不止是我,专案小组每个成员,看直播的每个观众,都知道我老婆高潮了, 那是演不出来的。

老婆高潮过后倒在椅子上喘着气,她的双腿没有合起来,粉红色的嫩穴像花 朵般绽放,肉穴的中心还淌着淫水。

拍卖竞价还在激烈的进行,只剩下飞天和几个土豪,我们也特意通知了直播 公司,让鸟人户头里的钱用不完,好参与竞标。

等到老婆休息够了,出价的人只剩下鸟人和飞天两个,老婆坐直身体,收起 双腿,一脸满足的看着竞价。

最后,当然是飞天获得我老婆的内裤和乳贴。

‘恭喜飞天哥哥,’老婆宣布:‘得到蕾蕾的奖品!’

飞天:‘我这里不方便,可以去你那里吗?’

‘当然好咯,陌生的地方蕾蕾也不敢去,谢谢飞天哥哥的体贴,我等一下把 电话发给你,一会儿打电话约时间。’

最后今天的直播就在我老婆一丝不挂的面对镜头和大家道别中结束。

直播结束后,好几个小伙子冲去厕所,其实他们去厕所干什么大家都心知肚 明,看了这么诱惑的表演,又是自己认识的人,难免会忍不住,我也只能够装作 不知道。

监控还在继续着,飞天果然打电话来了,从我老婆的对话中,可以听出来她 们约了第二天到我老婆住的地方见面。

这样的安排太好了 老婆房间里有足够的监视设备,不但保证老婆的安全, 还可以拍下飞天的真面目,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未完待续】

(五、初次见面)

老婆和飞天约定的时间到了,专案小组成员都在监控中心集合,就等飞天出现。

老婆穿了一身白色的紧身短裙套装,裙子要是再短一点,就会露出她的内裤了,上半身也很紧,明显有两点激凸,看得出来她完全没有穿内衣。

这样的打扮,可以看出她身上没有多余的东西,也可以降低对手的警戒心。

约定的时间过了五分钟,门铃响了,老婆开门迎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穿着普通的外套,普通的裤子,普通的体型,普通的微秃,戴着一付口罩。

‘是飞天哥哥吗?’老婆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

其实不用问,知道我老婆地址的人,除了专案小组成员外,就只有那个快递员和飞天了,老婆这样问,是要给案件更多证据。

老婆请飞天在唯一的椅子上坐,自己则坐在床上。

‘飞天哥哥,怎么不把口罩拿下来?’

‘不好吧,我得了感冒,怕传染给你。’

‘那有什么关系?我就想看看飞天哥哥的样子,看一眼就好。’老婆撒娇道

‘还是不要吧,我们以后多得是机会’男子虽然戴着口罩,但是还是可以听出来语气带着不安好心的笑意。

老婆见他坚持,便不再勉强,开始和飞天闲聊。

他问了老婆为什么不做空姐来做主播,又问了老婆的交友情况。

一如我们之前安排的答案,老婆不适应长途飞行,也因为常常不在家,所以男朋友和她分手了,现在是单身,家人也移居国外了,现在就她一个人,做直播是因为好玩,反正家人很少联系,根本不知道她在直播。

其实意思就是她做什么事,不会有人发现的。

飞天显然对老婆的答案很满意,也慢慢松懈了下来,老婆试着问他一些个人资料,但是他总是绝口不提。

后来老婆故意的调整了坐姿,稍微拉高点裙子,故意展露裙底风光,结果她居然没有穿内裤,大家都看到了她的阴毛!要不是双腿紧闭,阴户都看得见!

‘飞天哥哥可以要求一件事,可以提出来哦~’老婆用挑逗性十足的语气说道。

‘我想带你去一个好好玩的地方,但是那里对去的人资格要求很高,我想先来个测试,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

很明显,飞天准备带老婆去他们的组织,但是得经过接下来的测试。

‘你有那个鸟人的联系方式吗?’

‘有的。’

‘他是你的铁粉吧,请他过来一趟吧。’

虽然不知道飞天在想什么,老婆还是播了专案小组的电话,我使了个眼色,让小张接起电话。

老婆邀请小张去她住处,还假装把位址发给他,小张立刻同意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是放下心里的大石头的,我一直很担心飞天提出要干我老婆的要求,如果他真的提出要求,为了任务完成,我没有把握老婆会拒绝他,毕竟线都布到这个地步了。

闲聊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老婆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这个时候小张也到了门外,他对着监控镜头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他准备好了,然后按下门铃。

老婆起身开门,让小张进来,还假意装作第一次见面,介绍了飞天和鸟人认识,然后请小张坐在床上,老婆就席地而坐。

‘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小张问道

‘是飞天哥哥的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婆答道

‘是这样的,’飞天开口了:‘我要送蕾蕾一个大礼物,但是要测试一下,所以请你来帮忙,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只要是蕾蕾的事,我一定帮到底。’

‘蕾蕾,’飞天对我老婆道:‘你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我老婆说道:‘我准备好了。’

‘那好,你现在去帮鸟人兄弟吹箫!’飞天命令道

老婆犹豫了一下,便往小张的方向爬去,屁股抬得很高,露出了她的屁股和阴户。

此时小张也吓了一跳,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平常大家都很熟,我老婆不但是同事,又是他上司的老婆,现在要为他口交,而且是在所有同事监视观看的情况下,要不是他也真的很喜欢我老婆,当下肯定马上拒绝,在他看到我老婆的眼神之后,他决定交给我老婆自己决定要怎么做。

我也在天人交战,其实我可以马上拿起电话打给小张,阻止这一切的,但是这么一来,所有人和我老婆的付出都毁于一旦,另一方面,我想到老婆要为小张吹箫,居然开始兴奋。

老婆爬到小张面前,开始解开小张的裤子。

‘让…让我去洗一下…’小张吞吞吐吐说道:‘我刚才才小过便…’

‘没关系!’老婆说道:‘我可以的!’

老婆才拉开他的裤子,小张的鸡巴就弹了出来,原来他早就硬起来了,他的鸡巴不算大,也不算长,充其量就是一般普通标准,老婆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张开嘴,一口含住了龟头,然后我亲眼看着那根鸡巴一点一点插进我老婆嘴里,直到老婆的鼻子埋在小张的阴毛里,就在这个时候,小张射了!

老婆没有避开,只看她呛了一下,然后又吸又吞的,她把小张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我老婆上次之前可从来没有吃过我的精液,今天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我面吞了同事的精液!

‘对不起!对不起…’小张射了精之后,一直对我老婆道歉

‘没关系啊。’老婆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嘴,也把小张的老二清理干净。

‘鸟人兄弟,辛苦了,’飞天说道:‘接下来我有些事要和蕾蕾谈,要麻烦你先离开。’

小张也不好说什么,红着脸穿好裤子就走了,留下我老婆和飞天两个人独处。

老婆坐在床上双腿微微张开,露出她的阴户,她的阴户闪着水光,看来已经湿了,两片大阴唇也变得肥大。

‘表现得很好,’飞天说道:‘我们原本以为你另有图谋,和鸟人是一伙的,想搞仙人跳那一套,毕竟这么美丽的女人,要进演艺圈都很容易,用不着直播脱衣服。’

‘可是你刚才的表现证明了我们猜错了,要是你们是情侣,他不会裤子还没脱就硬成这样,而且才含两下就射了,更不会射了还和你道歉。’

‘你口交也完全没有使用技巧,加上我打探的消息,你确实是个空姐没错。’

‘打探我?!’老婆故作惊讶

‘不好意思,这是组织的规矩,’飞天解释道:‘我们组织不是一般的组织,成员有你意想不到的人,当然,也有很雄厚的财力和政治影响力,因为你还没有正式进入组织,我不方便透露太多,为了组织安全,适当又严密的调查是必要的,这一点请见谅。’

‘那如果你们组织这么有办法,找女人应该很容易吧,怎么会找我呢?’

‘不瞒你说,你是我们第一个想招进组织的女人,’飞天道:‘之前找过几个女人,有的是不怎么正经的女人,那我们干脆直接找妓女就好了,完全不符合组织成员的意思,也有正经的女人,但是一般人家庭朋友关系太多,不够安全,再不然就是女人条件不够好,不是所有组织成员都满意,你的出现,完全符合我们的所有人要求,今天就是做最后的确认。’

‘那我也开门见山的问,对我有什么好处?’老婆问道

‘当然不会亏待你的,你会有一个专门的户头,每个月会给你满意的金额,而且是事前拨款,另外,’飞天用神秘的口气说道:‘你会有非常快乐的体验,你听过高潮迭起这句话吧,你不但会高潮迭起,而且持续不停…’

‘真的吗…’老婆往后面坐了些,抬起双腿抱着膝盖,在飞天面前露出她的阴户:‘钱我不是最在乎的,可是高潮真的很舒服,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好吗?’

‘当然,’飞天看着我老婆阴户的粉红色嫩肉,咽了口口水,说道:‘只要经过我们的调教和改造,就算你是性冷感,也能体会这种感觉。’

‘调教…你们会怎么调教我呢…’

老婆一手抚着胸部,另外一只手按上阴蒂了。

‘会…会在哪里进行呢?’

‘调教的方法是因人而异的,’飞天看着在他面前自慰的老婆:‘地点现在还必须保密,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只要可以保证…保证给我…高潮…’

‘高潮是一定有的,而且你以后会非常容易达到高潮,我们组织的调教师说,昨天你是第一次高潮对吧?’

‘对…’老婆呻吟道:‘我以前…从来没有过高潮,只有…只有几次很像是高潮的感觉…,直到…昨天,才知道…知道高潮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好舒服…,以后…高潮是我的目标…啊~要…要到了~’

老婆就当场达到了高潮,床单上都是她的爱液。

飞天只是看着,一句话也没有,老婆倒了下来,喘着粗气,等到她喘过气来后,也没有把腿合起来的打算,就这么张着双腿对着飞天,她的肉洞好像还在喘息,整齐的阴毛现在已经湿漉漉的了。

‘我还想要…’想不到我老婆休息过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邀约:‘飞天哥哥,你可以来干我吗?我还想要。’

‘今天不行…’飞天摇了摇头:‘我虽然现在很想干你,但是我今天是来做考核和邀请的,我连指纹都不会留下,如果你不答应加入我们,今天我就像没来过一样。’

‘还有,’飞天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身上装了密录设备,现在组织的核心成员都在看着呢,我要是现在和你做了,这不符合组织规定。’

这一席话马上让我老婆冷静下来,她好像忽然想起现在有任务,所以马上合拢双腿坐起来,不过整个屁股还是露在外面。

‘所以,目前我通过考核了吗?’老婆问道

‘通过了,’飞天比了比自己的耳朵,表示里面有一个秘密通话器:‘一致通过,你呢?也决定为我们组织服务?’

‘我愿意!’老婆笑着回答:‘听上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们达成协议,飞天交给老婆一部新手机,要老婆放弃原来的手机,改成这一部,他们会和老婆用这部手机联络,临走前,飞天还给了老婆一笔巨款,说是第一个月的薪水。

后来证明,那部手机是特制的,完全不能追踪和监听,就是所谓的安全手机,这种手机一般来说只有身份特殊的高级官员才会拥有,如果普通人能拥有,不是有特殊管道,就是有雄厚资金。

飞天走后,老婆就进了浴室,这个时候小张也回小组了,他的脸是通红的,脸红的原因当然是大家看到我老婆为他吹箫,还吃了他的精液,男同事投以羡慕的眼神,而女同事则是避开不看他。

‘对不起…’他走到我的桌前向我道歉:‘我那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关系,’我安慰道:‘这是任务,我老婆接下任务前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一些牺牲是免不了的,我老婆都可以为任务做出牺牲,我又算得了什么?而且你做得对,要是让嫌疑人发觉你们是认识的,不止这条线索断了,以后他们肯定会更加小心,要再想抓他们就更困难了。’

这个时候我老婆那边也有动静,浴室传来了呻吟声,而且就是我老婆上次高潮时发出的那种呻吟。

浴室是我们唯一没有装监视器的地方,因为总要给我老婆一点隐私,总不能大小便都拍下来吧,所以我们只能在她房间听到浴室的声音。

第一次呻吟结束过后,约莫过了三分钟,又开始第二次呻吟,很明显的,今天我老婆欲火焚身,所以连续一直自慰。

过了一会,传来洗澡的声音,等我老婆洗好澡穿着睡衣出来,我看到她脸上身上都是红通通的,这只有激烈运动后才有的现象。

然后老婆就上床睡觉了,我们今天的监视工作也告一段落。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