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秦 (1-3) 作者:41秒哥

.

【小秦】

作者:41秒哥2020年9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

第一章 惊蛰

夜已经很深了,窗下梳妆台旁,红衣女子正在梳妆打扮,一头乌黑的头发直垂腰际,苍白的面庞上,双目直钩钩的盯着镜子。

想到自己多年的境遇,男人们肥胖的驱壳及自己身上留下的印迹,女子不由的皱皱眉,不由的发出一声叹息,感到一阵恶心。

今晚,还有一位客人要过来,他不是一般的客人,听说在什么圈子里被称为秒哥,喜欢乱写乱话乱评论,如果接待不好的话,有可能会被描的五颜六色。本来这种客人她是绝计不会接待的,可想到自己卧床的老父亲,她的眼框开始流下泪珠。

虽然经历过许多人,可几乎没有任何面庞能在她脑海中留下记忆,不过那刻骨铭心的第一次,却还是令她久久难以忘怀。

记得那是她大学二年级,家境不错的她每天除了完成学业以外生活的无忧无虑。因为容貌生的较好,班里很多男生都对她产生了想法,她却一个都没瞧上。

她的专业是建工,这也并非她所愿,她原本想学的是国际贸易,因为差了几分,所以被调剂到这里来。班里一共三名女生,无奈那两位女生又黑又壮,这也解释了她为何这么受欢迎的原因。什么入党名额呀,班干部人选呀,奖学金,助学补贴等等好事从来没有人跟她抢,就这样享受着簇拥,活的心高气傲。

不料那日,电话铃声响起。姐姐带来的一个消息令她当场犹如晴天霹雳,呆若木鸡。姐姐告诉他父亲得了重病,到医院检查后得知是肝癌晚期,而且癌细胞已经发生了转移。如果不尽快手术的话,恐怕有生命危险。想起父亲慈祥和蔼的脸庞,她顿时泪如雨下,丢了魂儿似的飞奔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她泣不成声,双手紧紧地握住父亲那个曾经无数次抚摸过她的头及面颊的粗壮的手。

在随后的半年时间内,为了整治父亲的疾病,家里的钱花光了,还又借了许多外债。父亲也因不想拖累这个家庭而几次选择了拒绝打针,吃饭。她则整个人也变得消瘦与萎靡。

钱,很多钱,这是她现在最缺的。满脑子的钱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维,也无暇顾及其他,更不会注意到黑暗中盯着她的那双闪闪发光的绿色眼睛。

那双眼睛的主人,是班里的一个公子哥,家境殷实。因为酷爱且经常哼唱日本电影《人证》的主题曲,被同学起了草帽哥的外号。

草帽哥自幼就不知道什么是苦,在家里,保姆司机阿姨前簇后拥,吃穿用度皆是随心所欲,身上的衣物都是专业设计师量身设计。父母对他更是相当溺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己喜欢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手的时候。有一次他和几位同学在街上走,一位同学指着别人身上的一件衣服说:“看,那件衣服和你这件一样。”他听后看了一眼,立即脱下身上的衣服丢弃到旁边的垃圾箱中。在学校,他出手阔绰,同学一起聚餐吃饭,从没让别人买过的单,同学伸手问他借钱,他从来不拒,也从来不曾讨要。

现在,他盯上了她,本来以为花几个钱就能弄到手,不料事与愿违,她不光没有接受他的钱物,还当着几位同学的面狠狠地骂了他一声“土鳖”。这对于他来说真是奇耻大辱,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猎物弄到手。

今天,他看准时机,缓缓地凑到了她身后,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肩膀,说了声“接着!”,便把一个纸袋子硬生生的塞进她的手里,走掉了。

她打开袋子一看,里面厚厚的一沓人民币,最少有三万。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本想追回去把钱还掉,但突然想到了父亲,她又停下了脚步。

这时短信响起,她拨开手机看了一眼便心跳起来,内容只有一句话:“停车场等你。”

她挣扎彷徨犹豫了很久。还是拖着沉重的步子迈向了停车场…………

. 第二章 初夜

到了停车场门口,看着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汽车,她不由得呆住了。就在这时,一台亮银色的奥迪新款r8轿车缓慢的停在了她的身边,车窗缓缓落下,“上来!”,车内一个声音喊道。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上了车,看了一眼驾驶室上的他,低声说了句:“你不要误会,我来是把钱还给你的。”

他没有理会,加大了油门儿,车像离弓的箭一般,飞也似的向前窜去。“你要带我去哪里?”她又急忙问道。“到了你就知道了”,他看也不看的回答。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二环,进入城市快速干道,接着又驶入高速。她望着车窗外不断向后移去的场景,心慢慢沉了下来,没有了主意。

不一会儿,车子驶离高速,驶向群山环抱间,转入一个大院子后停了下来。她看了看窗外,一座宫殿般大宅子正在窗边。车门打开,服务生迎上车前,恭敬的说道:“悦椿温泉酒店欢迎您的光临!”。

下了车,环顾四周,酒店位置可真好,其坐落在郁郁葱葱的骊山怀抱之间,以现代风格诠释唐代宫廷韵味,融合了中国传统建筑与都会风情,低层建筑群、花卉园林、湖景、庭院及温泉亭巧妙连接,静流无缝穿越其中。温泉的东边座落着是千古第一帝陵——秦始皇陵。这正是滚滚红尘帝王都,悠悠岁月百姓城。

草帽哥下了车,从车后备箱取出一个耐克背包斜挎身上,牵起她的手,向酒店接待处走去。起初她还不很情愿,无奈他的手劲太大,无法挣脱,也只有任其摆布。

刚刚走进接待室大厅,一位身材修长,下着黑丝的大厅经理便快步迎了上来,“王哥,您来啦,今天这么有时间光临寒舍,欢迎欢迎!”她撇了一眼旁边的她,“这位是?……”,他看都没看一眼,便取出一张金色、一张紫色卡片,一并甩过去,嘟囔了句“老规矩”,经理急忙从口袋掏出一张房卡给他。接过卡,他径直拉着她的手向酒店豪华套间走去。

走廊尽头,他打开门,走了进去,而她却留在门口一动不动,她有点怕,不知等待在门后的是什么,那知他使劲把她向里面一拽,她便也顺势进了门。

接着他用脚将门踢上,一把把她拉过来,紧紧的抱住她,把嘴压在她的嘴上,想要强吻。她开始挣扎,身体也开始扭动,但力气实在是太小,挣脱不开。她能做的只有紧紧的闭住嘴,并把头尽可能的向后靠。

在倾尽全力的反抗后,她终于挣脱开了,退后两步喊到:“不要这样,我不要你的钱了,放了我”,“你说不要就不要,放了你,我是将你绑来这里的么?你最好乖乖听我的,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会不会受到伤害。顺便告诉你个秘密,我喜欢你反抗,你越反抗的越激烈我就会越兴奋。”说完他怪笑起来。

说罢,他又开始朝她逼过去。想要用手臂来圈住她的肩膀,她吓得退后两大步,小腿一下撞在了床沿处,身体重心往后,一时收不住,就坐在了床上。

这时,他的目光像是一团火,烧得她感到害怕,“继续反抗呀!还不是乖乖上了床”,接着他又哼笑了一声,继续说:“你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爸以后的医药费我全包了,只要你今天让我爽一夜。”

说罢他伸出手,轻握住了她的下巴,用无名指又在她下巴上勾了两下,这动作轻佻而暧昧,她刚要别开脸,就觉得握住她下巴的手紧了紧。她感觉脸颊都快被他捏酸了,大声到“松开!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不要你的臭钱。”

他弯下腰,视线同她对上,她不想看他,他还偏偏就要让她看着他。

“不要这样,你忘了我们是同班同学,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要喊人了,我不要你的钱。”她语无伦次的说。听了她的话以后,他表情中闪过一丝诡异,突然用力把她的肩膀向后一推,把她整个人掀倒在了床上。

当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的时候,他猛跳上床骑在了她的身上。翻手从床上的那个耐克行李包中迅速取出了一个口球。她看到这个圆球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却感到巨大的危险,张口准备喊叫。谁知这正合了他的意,他趁机迅速把口球塞进了她的口中。

现在她叫不出声了,发出的只有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怪声。他没有理会,从包里取出一副手铐戴上她的双腕,又取出一根粗壮的尼龙绳,一头穿过她的手铐中央圆环之中。紧接着拿起绳子的另一端起身向房间中央的吊灯走去。将另一头穿过了天花板吊灯上的一个圆环之中。趁这个机会,她急忙坐起来,直起身,戴着口球和手铐,拼了命的向门口奔去,想要摆脱这个恶魔。他却毫不理会,只是不断地收紧绳子。

就要跑到门口的她突然感觉双手被股力量向上一提,整个人被拽了回去,双手上举被固定在了房间的中央。他还在不断的收紧绳子,拽到刚好让她的脚后跟离开地面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忙完了这一切后,他搬了张椅子坐在了她的旁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开口说:“继续跑呀!看我怎么说来着,你越挣扎我就越兴奋!”

她害怕极了,身体不断的扭动。他不去理会,而是径直走到床边,又从包里取出一把剪刀,转过身在她的脸上比划了一下:“不要乱动,这么漂亮的脸蛋儿如果被划伤了就不好了。”她感到很害怕,扭动的幅度也少了很多。

“你知道吗?今天你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的。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从我手里逃脱的猎物。”他阴阳怪气又说:“今天我让你知道什么是欲仙欲死。”她害怕极了,又开始剧烈的扭动,口里发出了“不要”的像声词。

突然,只听见“咔嚓”一声,他手中的剪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她衣服下摆剪开了一道口子,接着他用手拽住口子两旁的衣服面料向两边用力一扯。“哧”的一声,她的衣服就被完全的撕烂了,露出带着胸罩的诱人胴体。

此时,她扭动的更厉害了,嘴里也不住地发出更多的声响,他俯下身扣住了她的腿腕,提起了她的腿,将他脚上的鞋袜抹掉,又顺势的在他她脚上闻了闻。她努力反抗,却又无济于事。忽然又觉得自己腰上一松,自己的裤子又被褪了下去,女孩的脸上开始流下泪珠。

“继续扭呀!挣扎呀!反抗呀!还不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你一定很想让我停下,对不对?那怎么可以呢?告诉你,我还没有开始呢,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又是“咔嚓”一声,她感觉胸前一凉,胸罩便随即脱落。

这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双目紧紧的盯着她的身体。虽然他无数次觊觎这个玉体,幻想过这个身体,但是当这个身体真的一览无余的展露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惊呆了,不由得赞叹了一声“好美!”

. 第三章 处

盯着她那娇美的脸庞,诱人的躯体,迷人的曲线,傲人的双峰,他的咽喉不禁抽动了一下,双腿之间也微微地撑起了帐篷。当看到她双乳上樱桃一般的奶头,他再也按耐不住,站起身,把嘴凑上去吸吮起来,这口感美极了。

她依然扭动着,可是除了扭动她又能做什么呢?她还不知道真正的噩梦还在后面。在吸吮的同时,他渐渐的把手伸向了她的神秘部位,隔着蕾丝的内裤,在她双腿中央的凸起按压起来。

本来奶头在吸吮之下已经感到浑身不自在,可现在双腿之间的神圣之处也被触碰了以后,她就感到更加难熬,双腿也不由得微微发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心里也像长了草一样,身子变得绵软没有力气,带着口球的嘴角流下一条光亮的液体。

这时,他的嘴离开了乳头,伸出舌头向她上半身的其它部位开始游走。那只埋在她双腿间的手指,怒火攻心的剥开了旁边的内裤,探向她的密林深处。她又开始剧烈的挣扎,试图阻止这一切,但都是徒劳。

当他的手指想要进入她的蜜穴时,突然感到一股阻力的存在,他一下子明白了,笑了笑说:“哈哈,你不会还是个处女吧?怪不得反抗那么激烈,看你身旁那么多蜜蜂,原来都没有得逞,太好了,太好了。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也让体会做一个女人有多好。”

说罢,他起身把拴在墙上的绳子解开。慢慢的将她放了下来。由于吊的时间过久,再加上前期剧烈的挣扎,她此刻感到很累,没有一丁点力气,就要趴倒在地。

他走过来急忙抱住她,并缓缓的把她放到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将他的头狠狠地凑到双腿之间仔细的观瞧,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只见粉红的小穴阴皋微微凸起,阴蒂因为刺激胀的像石榴籽,两片肥厚的阴唇像蝴蝶翅膀一样微微像外翻开着,又看到小穴里面那薄薄的肉膜,再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他又一次感到口渴,急不可耐的伸出舌头在她的私处开始来回舔舐,又伸出手抓住了她的奶进行揉捏。

她想反抗,可她真的太累了,再加上下体不断地传来触电一般的快感,令她软弱无力,弱毫无办法,只能任由他摆布。他不断地吸、舔、揉捏着,直到双颊充满了她的蜜汁,才探起头,拿起纸巾擦了一下。

随后,他开始褪下自己的衣物,露出早已坚挺如钢的粗大阳具,说了声:“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