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交人生 (31-32) 作者:l254122223

.

【鬼交人生】

作者:l2541222232020-9-5发表于S8

第三十一章:老哥家的小侄子

再过几天就开学了,我原本散乱的心也收拾了许多。这个暑假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假期,因为它把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青涩处女,变成了一个人尽可骑的女人,至少从这一刻起,我觉得女孩这个字儿已经不再适合我了。尽管在本质上我是被动的,甚至还被强奸,可是心里总会莫名的生出来怪异感,就是说不出哪里不对,又觉得哪里都不对!吃完中午饭的时候,西院的老哥来了。老哥虽然四十几岁的了,可是按辈分他也只能叫我一声妹儿。这也许是我们村儿独有的特点吧,就是基本上村里的人都是亲戚,所以每次出门不论遇见谁,肯定都是三姑六婆二大爷之类“小楠儿,晚上上我家住去吧?”老哥滋着几乎张嘴就要喷出来的满口黄牙,吐出来一个大大的烟圈儿。见我一脸疑问的看着他时,就接着说:“我和你老嫂今晚儿要去后屯老刘家,可能回不来,你大侄子胆小,你晚上跟他去做个伴。”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着头,同时回头看看爹和娘,打心眼儿里是特别想去他家住。毕竟在这个家住,每日都胆战心惊的,这段时间实在被折腾的太惨了,真希望有个地方能躲几天也好。娘很痛快的答应了,爹的眼神透露着不情愿,但也没说啥。我其实明白爹的想法,毕竟我不在家住,还有大姐陪他睡,所以他也闲不着。天还没擦黑,我就来到老哥家。因为我发现我特别怕黑,可能是这个暑假的晚上给我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吧。

一进园门,就有个男孩子粘上我了。他大约十一、二岁,穿着红背心、蓝短裤,腰带耷拉着一截;浑身是土,像个小土地爷。毛茸茸的小平头,衬着一张白皙的小圆脸儿,使我联想到蒲公英。他像飞蛾见了火似的,在我身前身后转悠,伸着脖子看我的镁光灯。

这一来,倒吓我一跳,“别闹,”我被他盯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爹让我晚上来陪你,你别瞎跑啊!”我嘴里带着长辈训斥晚辈的口气说。

“小姑,小姑!你今天穿的真好看啊!”

我不屑一顾的看看他:“你小孩牙子,懂啥好看不好看的?”拉着他进屋,差点没给我闪个跟头。

老哥家乱糟糟的一片狼藉,就好像几年没人住过,简直没个下脚的地儿。我也懒得给他家大扫除了,简单地扫了扫炕上的尘土,把被褥先铺上。左右也没啥事儿干,就一头扎褥子上躺下来。

“王火土,你晚上睡炕梢去!”我指了指大炕左边的方向。

“小姑,晚上睡觉能别闭灯吗?。”

小火土眨巴着大眼睛,满脸恳求的爬到了炕梢。

我伸长胳膊手指在他的鼻子上点了一下:“行,就听我大侄子的!”

睡到半夜,迷迷瞪瞪的似乎听到小火土起来去后屋撒尿,我也懒得睁眼,扭个身子把后背对着小火土躺的位置。没过一会儿就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小火土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窝。只是一直在那里动来动去的,好像睡不着,一只手还挨上了我的大腿。

我也不知道他是无意识的,还是趁我睡觉来摸我,只是心里觉得不大可能,他今年可才十一岁啊。可是第一下碰我还可以说是无意识的,接着又来碰我就可能是故意的了。我索性不动,只是轻轻的从鼻腔里“哼”了一下,想看看侄子的反应。

他见我一动不动,就整只手放上来,掌心热乎乎地贴在我的大腿后内裤下边。此时我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这个年仅十一岁的小侄子,真的敢来偷偷摸我。他揉摸了几下,也就没有后续的动作了。我仍然保持着睡姿不动,过一会儿明显感觉到他正从身后在整个人贴过来。

我忽然一扭头,吓了他一跳,赶紧闭眼,还被我清楚看到了他在装睡。人也大气不敢喘,就那样佝偻着。我尿意来了,就不管他,起来穿鞋下炕去后屋的尿桶里撒了尿。

我睡下一会儿后,小火土也起身去尿尿,当他快速钻回来被窝的时候,我就问他:“冷不冷?”他一缩身子:“小姑,不冷!”

我就伸手过去摸到了他的脚说:“看你凉的吧!怎么感觉你睡不着,是不是水喝多了啊?”

他只是轻轻晃晃脑袋。过了一会儿,在我快要眯着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又放到了我的脚上,我困意上来了,也懒得理他,就放任他自己在那边弄来弄去。

不一会他就来掀我的被子,早已硬起来的下身顶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感觉到他那小鸡巴隔着我的内裤,尽量顶在我的屁股沟里,竟然让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舒服。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小火土确忽然在身后说话:“小姑,你冷了吧?咋哆嗦了呢?”

我心里这个气,还不是被你的小鸡巴弄的,又不好直接说,就说:“有点,你好好抱着姑就别乱动了。”

小火土就伸手来从后面搂着我的屁股,但又不老实,他的一只手小就从我的被子下面伸过来扯她我的裤衩,我被他扯的呻吟了一下,一把拉住他的手,不让他动,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把我抱得好紧,鸡巴就顶在下面不动,应该是在享受。可是我被他弄的,身子也由刚才的僵硬慢慢变得软下来,任他紧紧地从后面抱着。

可能是被我拒绝的,他有些急了,在我的耳边。轻声的求着我:“姑,我小鸡鸡难受,”

其实我早被他捅咕的有了感觉了,就扭脸对着他:“小犊子,感情你对你姑还有企图啊?”嘴上这样说,可心里有想法,毕竟他只是个11岁的小孩子,顺势屁股一沉,和他的身体就分开了。

他一时又有些急了,一把把我的身子扳了过去:“姑,你又不搭理我了?”

这时,他非常近的,正面的,和我贴到了一起。我就一边拒绝,一边轻声的骂着他,你个小犊子,不是好东西,不搭理你了!

他一边死死的抱着我,让我俩互相感受着我们身上的温度和湿滑,死不松手。

我扭动了几下,两只手也紧紧抱住了他,不再反抗了,把胸口也主动的贴到了他身上。他感觉到我的动作以后,他的手也大胆起来,开始从我的背上滑了下去,直插到我的被子下边,扣住了我的屁股上的肉,我们开始磨擦起来,我感觉下边湿湿的难受,就用手手隐隐的去碰到他那挺得高高的下身,同时用大人关心晚辈的口吻问他:“是不是胀得很难受?”

他彷佛是在水底憋足了气,忽然探出水面可以呼吸了一样,就差点用喊的了:“嗯呢!可难受了啊,姑!”

我看着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就知道你是小坏蛋!”

这时我的手就滑了过去,按在了他的下身。我弄了几下,感觉到他实在难受,就把手探进到内裤里,放在他的鸡巴上,我也没估计到有那么烫,缩了一下手,但马上就抓着了。轻轻的套弄起来,别看还是个小孩子,鸡巴还算有点尺寸。

他好像忍不住把我抱得更紧,两手去扣住我的屁股就向我嘴上舔过来。

我刚说了句:“别乱摸。”嘴就被他堵上了。

由于我们是面对面的挤在一起的,而我的左手在帮他手淫,他和我亲嘴时,他的手就差不多扳住我的屁股把我抱住,我几乎是趴在他的身上,他使劲将我搂向他,我的奶子也正好撞在了他的胸口。

弄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他要射了,就挣扎着从他的身上挣脱出来,随手抓着我的被子放在了他的鸡巴上,手还是继续在帮他弄着。又撸了几下,他就有好多精液噗噗的射了出来。我的被子上也被弄上了好多浓浓的精液,散发着惺惺的味道,我手上也有不少。我见他在看我,就笑着和他说:“这下好了吧,看你,把小姑的被整这样。”

他满脸通红说:“小姑,对不起,我帮你洗吧。”

我撇撇嘴,“你会洗被子吗?谁说要你洗了,你回去睡吧,”

我的手伸过去在他腿上狠狠的拧了一把,就你会学坏,活该你难受。没想到小火土又伸手搂住了我,我象征性的抵抗了几下,就不再动了。

“都射了,还不回去睡觉?”而他也不说话只是伸手就来扯我的内裤。我没有反抗,任凭他的手也抚到了我的屁股上,只是侧身躺下,用力压住,他就扯不下去。我看着他一脸不快的表情,就又说:“其实小姑也难受……”

我话还没说完,小火土就一把抱住我,拼命的在我的脸上啃了起来,弄的我手忙脚乱的也抱住他。又是一阵亲嘴,我的下身又开始湿了起来。而他没有停住,从我的脸上开始一下一下的啃到我的脖子上,再舔到肩膀上,然后撩起我的被子,舔到了我的奶头,用力的吮吸起来。这里虽然被男人们开垦过无数次了,但是这种感觉上来,尤其被小孩子这样一咬,我再次难受起来了。

就去抓住他的小鸡巴,然后附身下去,张嘴叼住。一阵阵刺鼻的尿骚味儿传过来,我却管不了那么多了,给他舔了起来。其实我这方面的经验也不足,就像舔冰棍儿一样,舔了几下,然后我完全俯到了他的身上,不过是相反的方向。

这时他终于理解了我的意思,我把屁股完全暴露在他眼前时,他扒开我的内裤到一边,让我的屄暴露出来。他试着用手指压了一下,我的身子整个就震了一下,感觉到下身里一缩,又流出了些水儿,他的嘴也亲了上来,吸一下,就用嘴咬我屄上突出来的嫩肉。舌头也开始用力的往里边顶,我的屄也开始收缩起来,想把他的舌头给挤出去,但他也就更用力的往里边舔。

几个动作,我的呼吸便重了起来,用嘴吮吸他鸡巴的力度也不自觉的加大了一些,甚至呼吸都有点困难,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兴奋?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对象是我才11岁的小侄子吧?

折腾了好一阵儿,我俩都有些累了,我就推开他,躺下去。用力的劈开腿,把自己水亮的屄暴露出来。

小火土就使劲儿靠上来,他的下身用力的顶着我的小腹,手冲动的把我的裤衩往边上掀着,一边乱摸着,一边往我的身上扑过来。

我感受着他对我身体下边的挤压,在我把她顶到炕里边的时候,我没有做太多的挣扎,而是任凭他扯掉我的裤衩。

他的身体往后稍退了些,左手就势往我腿缝中摸了一把,一丝液体就被手指给带了出来,他坏坏的用这只手来摸我的嘴,我用力的把他给推开了。他当着我的面,把这两根手指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舔起来。我的脸腾的红了:“你不嫌埋汰啊?”

小火土笑着舔着:“小姑,好吃着呢!你不也不嫌我吗?”我骂他:“你个小犊子,真不是好玩意儿!”

这时他终于忍不住了,挺着个鸡巴过来就势往前一顶,就把个鸡巴给插到了我两腿之间的缝隙中了。

【未完待续】

第三十二章 再也不懂矜持的我

他更多的接触,使力顶,我还要假装拒绝他,就尽量躲,一时间他也奈何不了我,因为小火土可能实在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且他也不可能强迫我,就也没有再做无用功了,而是开始享受起了在我腿间磨擦的快感。

这时的我,下边早就也已经泛滥成灾了,他在我大腿根和阴唇磨擦的过程中也自然滑溜的不得了,小火土似乎认为这就是操屄,因为我给她做了个得劲儿得不行的表情,这是给给他舔小鸡巴时他看不着的。

我意识到他没有非得进来的想法后,也就默认了他这种在我腿间进行的腿交,并主动开始配合他动了起来,顿时,小火土就冲动的不行了,他狠狠的往我下边顶了几下,就在我的腿间射出了精液。我没想到臭小子射的这么快,在他射出了以后,我正在眯着眼睛享受,只是刚刚来了点感觉。我先是推开他,用被子简单的给他擦了一下,就示意让坐到炕边上,而我就直接把他推倒在炕上,然后直接半蹲了下去,把他那已经疲软了的小鸡巴给放到了嘴里边。

没想到小火土也毕竟是小孩子,火力旺着呢,我一叼住他的鸡巴,小鸡巴就又不自觉的膨涨起来了,我看他又变大了,就推着他往炕中间动了动,跟着就也爬了上去,一边又去舔他下边,一边把身体转了过去。然后就骑到小火土的脸上去,并且,我的下身也好不客气的坐了下去,直接用我满是淫水的屄去堵住他的嘴,我也在开始舔他鸡巴的时候,又故意把屁股前后磨擦了一下,把小火土的脸上登时弄湿漉漉全是水了。一番嘴仗,在我俩炕上打响,要比以前的每一次都使劲,更激烈!

弄了一会,我站起来,小火土控制不住,就兴奋地用手玩着他下面那东西。

我一眼就看到小火土那样子,不由咯咯想笑说:“小狗日的,就等不及了呀,自己玩起来了?打手枪呀!别走火了!”

小火土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手拿开,说:“姑,别笑我啦,真的得受不了啦!快点上来吧!”

“慌个啥!小杂种!时间多的是!”我笑咪咪地坐在他旁边,说:“来,让姑看看,有没有疼呀?”就又一把握住他的鸡巴,拿手揉了起来,笑着说:“好像比上次又粗了点嘛!”

小火土也不客气,径直把手伸到我胸前,揉着我那两团细软的奶子,说:“小姑,这还不算呢,只要你再给我咂吧咂吧,它还要更粗呢!”

“狗屁!还让老娘给你舔鸡巴?”

我就笑嘻嘻地一用力,捏得他忙抱住下面,说:“姑,可别捏坏了,我还要用它传宗接代呢!”

“要想操你姑,这点痛都受不了!”我笑道“你也算是男人呢?毛都没长齐!”我也不搭理他了,小火土忙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我吃吃地大笑起来,问他:“小火土,想不想好好地进去?”

小火土忙道:“想呀!做梦都想进去!”

“那行。”我嘻嘻一笑,说着就解开带下子来,笑着望着他“只要你给姑好好地舔舔下面,小姑就由你想怎么就怎么!”

“行!”他眼睛里光芒四射,恨不得马上扑过来。

“算你识相,今天你不把我舔得劲儿了,就别想操!”我笑着,叉开腿躺在炕上,说:“舔吧!姑这两天好好洗干净了的!还用香皂洗的呢!闻闻,还香不香?”

小火土就又把头伸了过来,使劲闻了闻,说:“还真是香,嘿嘿,姑,你那里真湿啊!”

“那你就快点舔!”我咯咯大笑着把小火土的头往自己下一按。

小火土的舌头从我那饱满的阴唇上移开,上面沾满了沾稠的液体,亮晶晶地,我勉强从喘着粗气中睁开眼睛,看见了小孩子那根不算粗壮的鸡巴耸立在眼前,再次拿手握住,说:“姑让你操,你插进来吧!”

他就飞快地爬到我的身体上,屁股一阵乱捅,我忍住笑,握着他的鸡巴找到我的入口处,轻轻推了进来,他身体抖了两下,差点就开枪走火,吸了口气不敢乱动,我笑道:“才这样就受不了啦?”

然后抬起那我纸白的屁股,开始晃动,小火土立马忍不住叫道:“娘唉!好痒!”

“痒的还在后头呢!”我抱紧他的屁股,晃得更厉害了,小火土好容易才清醒过来,忙夹紧屁股就开始抽插我的屄,这一来,我倒不敢乱动了,老老实实地躺着挨操,嘴里不时哼一下,“……嗯……嗯……你倒是轻一点……几辈子没操过女人了呀!”

小火土则一边操我,一边拿手来捏我的那对不算大的奶子,使劲地捏,我感觉到疼,就不干了,使劲踢了他屁股一脚,说:“你轻点,小杂种,你想捏出奶水来呀!”

他顾不上来理会我,只顾着抽动,我稍微抬一点头,就清晰地看到火土那根不大的鸡巴以飞快的速度在我的屄里进进出出,我就努力一个劲地向上抬着,迎合着他的开进开出。

他在一阵冲杀之后,安静了下来,趴在我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我拿手一摸下面,“怎么?完了?”

然后屁股一甩,把小火土那根已经开始软化的小鸡巴抛出洞去,抓在手里看了看,心里有点失落,虽然小火土是小孩子,又是第一次。可是因为这段时间,我的身子已经被村里的男人们开垦了无数次了,滋生的欲望却也有些强烈了。不免有些生气地说:“怎么这样不经用?才几分钟呀?姑刚舒服呢,你就不行了!”

二虎忙说:“姑,别生气,就不怪我,怪你太厉害了,大屁股一晃,我就受不了啦!”

“这可不行,你休息一下,今天要是不再来一次,你下辈子也别想操我了!”我恨恨地说,使劲揉了揉那根鸡巴,说,“还总捅咕我,中看不中用!不如拿刀割了去喂狗!”

“姑别生气!来,让我亲一口,你喂我几口口水吃,它就会硬起来了!信不信?”小火土说着就来搂我,我白了他一眼,就势躺在他怀里,嘴对嘴地和他亲了起来,我还真地向二虎嘴里送口水过去。

过一会,我俩分开,小火土皮笑肉不笑地说:“姑的口水很好吃!”

我只顾着握着他的鸡巴揉,闻言恨了他一眼,“姑的屄比嘴还要好吃,你吃吧!”

王火土听我这么说,就真个又低下头来,分开我两腿又舔上了。舔了一会,又抬起头来说:“小姑,你也给我吃两口,比什么都灵!马上就能硬起来!”

我又恨了他一眼,说:“没用的东西!”

然后我不甘心地抓过被子使劲地擦干净小火土那根鸡巴,这才小心地张开嘴轻轻地舔了一下,痒得他又叫了一声,我这才放心地全部含住,认真地舔了起来。

在我口水的滋润下,小火土的那根鸡巴果真又恢复了生机,变得杀气腾腾。我心里有点高兴,表扬他:“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么快就硬起来了!”

小火土的嘴上已经沾满了我分泌的液体,像刚喝了一碗稀饭一样稠,听我这么说也很得意:“当然了,那些老家伙比都比不了,小姑你被别人操过吗?”

我心里不屑地说,“你管那么多?姑让你操就行呗!”

现在的我似乎比以前更敏感了一些。小火土的小手顺势盖在我的奶子上,我身体里萌动许久的那股春情,一下子涌出来,变成了一股股的水儿,顺着下面的孔隙情不自禁的往外溢,口里也忍不住地轻叫了一声,刚才还松弛的身子一下子又绷紧了许多,手臂箍得更死紧紧地压住小火土。

他的手仍在我的奶子上揉捏着,手掌下的光滑肥腻更使他忍不住的用了些力。我其实没想到小火土还是个挺招人稀罕的家伙,底下的家伙儿旗杆样得挺着,喘着粗气趴在我身上没头没脑的拱,恨不得吞在口里死在我身上的样子。

“能进来吧?”我被他揉搓的有些受不了,打开大腿迎着。

小火土嘴里还含着我的奶头,左边嘬两下右边嘬两下,秃噜秃噜的像个争奶的娃娃,舍不得这个也放不得那个。听我这么说,嘴却没挪个地方,只是伸手下去,捏住他自己的鸡巴往我的那地儿凑,找了半天却又没找对地方,在我的大腿根戳来戳去,捎带着沾上了一些我的骚水,把个下阴弄得一片狼藉。

我看他半天还在乱动,知道他心思都在上面也不催他,手便从自己的肚皮滑下去,对准了自己的屄。轻车熟路的,小火土顺势插了进来,一进来便下意识的咕叽咕叽的动了起来,屁股一上一下越来越快,身下的我不由得抖动着身体,畅快的大声叫了出来,在静谧的夜里越发的突兀,吓得我急忙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我闭着眼喘了会气,身下的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却再不敢大声欢叫,只好压抑着边小声的哼哼边感受着那个不算粗壮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肆无忌惮的冲杀,一下一下来的硬实来的刺骨,那种感觉强烈的让我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只好拼命地抱着王火土的小肩膀,手指在他后背上撕挠。

终于,一阵歇斯底里的快活瞬间的迸发上来,那种通体舒坦的感觉让我一下子到了顶峰,就像三伏天冷不丁的喝了口透凉的井水,那股清爽顺着身体肆虐的流动,每一个骨头缝都被滋润的惬意畅快。我忍不住的又叫了出来,叫的更欢快更无所顾忌,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几乎要疯,去他奶奶的,我就是想叫。叫声中,我死命的抱住了小火土汗津津的小身子,两条腿无力的放下来却又有力的撑在炕上,支撑着身体往上挺,屁股离开了炕席,和小火土贴得更紧。

小火土似乎被我的疯狂感染了,一股股火热的暗流突然在我下面泛滥,像冲了堤的河水包裹着他的鸡巴,我滑嫩的身子汵涝涝的紧紧贴上去,两只胳膊拼了命的抱着他往怀里带,那劲头儿就像要把他摁进我的身子里。他俯在我身上,我在下面颤抖癫狂的身子,他又忍不住地射了,像憋了许久的那泡尿,箭一样的呲出来,一股股地呲进我的屄里。

“死了……死了……”许久,我的声音缓缓的挤出来,有气无力的像掉进了井里打了个旋又缓上口气。

虽然这个暑假我几乎被村里的男人们操了个遍,但此刻仍然觉得自己的心几乎要跳了出来,大口的呼着气却任然感觉气短。

过了好一会我才悠悠荡荡的回过神来,不说话却拧了小火土一把,扑哧一笑。“你个小崽子,笑啥哩?”

小火土趴在我上面还不下来,慢慢变得萎缩的小鸡巴仍浸在我的屄里面,下身却还象征性的往里顶了顶。我自己的水儿和小火土流出的东西混合着淌出来,滴滴答答的顺着股沟往身下蔓延,我颠了颠身子,滑腻的身体和炕席粘连在一起,突然的很不舒服,于是推小火土下去,心里却咯噔一下。

“你才几岁?咋射这么多?”我慌忙的下地,连鞋也来不及穿,便蹲在地上,双手扒开自己下面的两片肉唇,鼓着气把那些脏乱的粘液往外逼。

小火土满不在乎的舒了口气,四肢惬意的摊开仰在炕上:“小姑,这就是操屄吧?真舒服啊!”

我没理他,还在努力的运气。小火土看着我蹲在地上,终于差不多了,我顺手抄起一件他的裤子在下面胡乱抹了几下,精疲力尽却又心满意足的摸索着上了炕,顺势躺在他边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