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丝袜女警队 (04) 作者:lovenatsu

.

【催眠丝袜女警队】

作者: lovenatsu 2020-9-6发表于sis

.(4)

性爱自由法案,投票当日。

“在立法院的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以马议员为代表的一众性爱自由派议员发起了这次的投票!如果成功的话,我们恐怕会进入新的时代了,没有人知道这是好是坏,但一定会很不一样!”

立法院门口挤满了记者,而且都是男人,因为这个法案的疯狂程度吓坏了一批女人,让她们要么躲起来了,要么直接辞职。而在警察厅的顶层,一群人正在召开着秘密会议。

讲台前的大屏幕自然直播着这件大事,而坐在电脑前的女人是瑞希亚。

她即使是在如此正式严肃的场合,依然发挥着自己平日的慵懒,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裤,下面是穿着小棉袜和运动鞋的脚,上半身则是短袖配拉着拉链隐藏了姣好身材的运动外套,一派休闲女学生的样子,而她实际上是CIA的资深天才探员。

古灵心急如焚地看着正托着下巴带着一群警察看直播的瑞希亚,实在是忍不住地说道:“瑞希亚,我们要怎么办?情况太糟糕了!那个法案一个小时后就要开始投票了!”

“嗯,我知道,所以我在看马议员和他的党羽有没有出现咯。”

“瑞希亚,雪乃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可是我感觉得到,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本心,接下来就只能靠我们了。”

来自日本的巫女奈津美举起手说道。

“嗯,我知道,所以今天就是我们最后的背水一战了。”瑞希亚沉声说道。

“背水一战?要怎么做?”古灵一愣,怀抱着希望说道。她的心情实在是太低落了,自从3天前又被耍的团团转后,瑞希亚采取了龟缩战术,带着自己在秘密的地方躲了3天,直到今天清晨才带着自己回到警察厅,还聚集一众精英在这里开会。

瑞希亚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说道:“各种同仁,我们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一个不合理的法案正在侵蚀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抵制!而且幕后黑手的实力匪夷所思,大家一定要小心。当前我们知道的就是马议员有问题,所以我们最后的机会,就是绕过法案,在马议员这个头头进入到立法院之前逮捕他!”

终于来到了这一步。

很多人其实也想到了这招,可是之前警察厅里的女警冒险想要对马议员动手却遭遇了不测,比如王君茹……这让大家都有所畏惧。

瑞希亚精致的面庞露出了一丝决然,她站起身说道:“我知道大家此刻全无安全感,不过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请你们相信我!我有完整的策略!”

会议室里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是古灵先开口:“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有退路了吧?只能这么做了。”

“对!”

“性爱自由太疯狂了!”

“必须阻止!”

警察们的正义感开始燃烧,大家群情激奋,决定豁出去了。

而瑞希亚拍了拍手,她绕过手把纷乱的金色卷发绑成了方便行动的马尾辫,说道:“我们用便衣的车,围住立法院,发现马议员的人立刻通报,让奈津美过来,她作为能够抵抗妖邪的巫女,是可以发挥作用的,就让她接触马议员,把她抓起来!

“好!”

会议室里的大家敲定方案,立刻行动,十几人分散在5辆车里,在快速驶出警察厅后直奔立法院。

“古灵,我们去A桥蹲守吧,那是大路,马议员最可能在这里。”

“他真的会走显而易见的道路吗?”

“会的,他觉得他优势很大。”

古灵、瑞希亚和奈津美在同一辆车里,古灵驾驶着车,来到了敲定的地点。

作为女警的她,在这段疯狂的时间里见识了太多同事的堕落,她非常心痛,而想到如果法案通过,会有更多女人过上悲惨的生活,甚至悲哀地只能选择乐在其中,她便无法忍受地咬紧了牙关。

“奈津美,之后如果你抓了马议员,要怎么办?”

“那就把他带去秘密的地方审问,逼他说出秘密,反正他一定有鬼,顺藤摸瓜就能找到那个【神官】了。”

奈津美骄傲地说道。

“好,都靠你了。”

在这时,古灵立刻注意到了,马议员真的来了!他的车居然大摇大摆地从大桥过来,眼看就要通过十字路口了。

“撞他是吗?”

“对,我们戴上黑面罩免得被认出来。”

瑞希亚给2人发放了特种部队的面罩,随即冷声地指向马议员的车:“冲!”

“好!”

古灵一咬牙,油门踩到底。

车子吱呀地咆哮着冲向了马议员的车。一切都顺利的不可思议,她们成功地撞到了车子的侧面,强行逼停了车,奈津美立刻下车,她掀开了马议员的车门,把后排的人拉了出来。

“你给我束手就擒!”

“哎?你是谁?”

秃头的肥男一脸惊慌,那正是马议员!

奈津美冷哼一声,她揪住马议员就不由分说地拽上了自己的车,马议员刚刚还挣扎地大叫“放开我”,可他发现奈津美居然没有反应的时候,不由露出了痴呆的表情。

奈津美趁机一手刀打晕了他,把他丢进了后备箱。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街头的人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这辆神秘的车就抢走了马议员,扬长而去。

··········

数日后。

“由于马议员被绑架,性爱自由法案的投票暂时延后,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沸沸扬扬的新闻占据了头条。

而在郊区的一间仓库,古灵在小房间里严肃地盯着电视机看新闻,在绑架马议员之后她就没有再和任何人接触,为的就是防止警察厅的内鬼,那些同事按照自己提前的吩咐也回到了日常工作。从暂时的战果来看,她们成功了,组织了那个法案的投票,还绑架了关键人物马议员审讯。

“瑞希亚,我们会让他开口吗?”

古灵侧过头盯着另一间房,那里是马议员和奈津美单独相处的房间,据奈津美所说为了让他松口,要让身体不被邪魔入侵的巫女的自己单独审讯他,审讯方式则是最不人道、最残酷的方式,也不管马议员有没有人权了。

而瑞希亚正躺在一张摇椅上,身体悠哉地晃动,金发轻轻地垂着,阳光撒在上面像是金丝一样,女孩的底子非常好,即使穿着运动外衣和运动裤也隐约间散发出女人味,不过她作为探员,还是维持着中性方便的打扮,不过这确实是很实用的,在如此的奔波中瑞希亚比穿着女警套裙的自己要从容地多。

“会的。”

瑞希亚看着手机,嘴角露出微笑。

咣。

审讯室的门开了。

奈津美一脸疲惫地出现。

“怎么样了?”

“他招了。真不容易……”

奈津美吐出一口气,也是露出微笑。

古灵狂喜。

“真的吗?”

“对,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不过……他说近期的骚动是由一种叫做【神威】的外星陨石造成的,几个月前马议员获得了别人行贿的一块宝石,想不到经过鉴定,是外星来物,而且能够让人言听计从、从内心改变人。”

“天哪,不可思议。”

“而且第一个抚摸了陨石的人就是第一级的权威,他可以分享自己的权威。”

“所以,很多人都有了催眠能力?他的爪牙做了这么多坏事,比如让女人进入到风月场所。”古灵推理到。

“陨石呢?”

“在这里……”

奈津美面色凝重的掏出了一块手帕包着的石头,这玩意像是炫彩斑斓的普通水晶,大约就手指大,却散发出了诡异的光芒。

“马议员一直带着这个?”

“对,他说他方便随时控制下线。”

“下线反咬他怎么办?如何判定这种有【神威】的人的阶级呢?”

“马议员的说法,他给予人力量的时候,直接给他们植入【必须服从自己、以自己为优先思考行动】的指令。”

“原来如此,可是,他说的是实话吗?按照他的说法,触碰了这个外形石头就能让人获得催眠的力量……”

瑞希亚思索着,她把布包着的石头递给了古灵,后者吓了一跳,但还是接到了手里。

“怎么了?”

“古灵,你试试看,能不能在触碰这个后,命令我。”

瑞希亚认真地说道。

古灵大吃了一惊。

“你,要我对你……”

“只是测试而已。”

“那,好吧。”

事到如今一切都要快,古灵因此不假思索地把石头拿到了手里,掌心触碰到石头,她只觉得一阵清凉让身体哆嗦。

“啊……”

她皱眉发出了不适应的声音。

瑞希亚立刻盯着她,问道:“怎么样?能不能用来命令我?”

“我,试试看……瑞希亚,坐下。”

“……”

古灵试探性地对瑞希亚下达命令,眼前的少女突然就从手插着衣服口袋站立的姿势转换成了坐在椅子上。

“成功了?”古灵和奈津美异口同声地问道。

而瑞希亚脸上也首次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我,刚刚好像……有一种不得不坐下的感觉,现在也,站不起来。”

瑞希亚的娃娃脸上露出了一丝绯红,她维持着后背挺直、并腿斜靠的坐姿,仪态恬静高雅,有种说不出的可爱,古灵甚至觉得她若是穿上更女人化的服装会更吸引人吧。

“瑞希亚,站起来。”

古灵如此吩咐后,瑞希亚便像是从封印中解脱一般地慢慢站起。

“哇,都是真的耶!”

奈津美扯着嗓子惊讶地说道。

“嗯,现在看来真相大白了,很可能就是马议员用这种外星科技的玩意控制了一大批人,想要把社会秩序破坏,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瑞希亚分析道。

“什么?就是为了这个?太过分了吧!”

古灵咬牙切齿地瞪着审讯室里的马议员,不过被奈津美用各种办法折磨后的男人维持着被绑住的姿势摊在椅子上继续昏死着。

“事不宜迟,得先把马议员和这个石头带去华盛顿,让我们的FBI总部把这件事情备案。”

瑞希亚垫了垫石头,对奈津美使了个眼色,巫女便走进审讯室把马议员扛到肩上,打算乘车和瑞希亚离开,而瑞希亚在用手帕包住了石头后,用力掰断了一半石头给古灵。

古灵着急地站在原地,木然地看着她们,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呢?”

“你必须留下,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我们3个。奈津美必须和我去复命,可是不知道马议员的手下会不会阻止我们,而且我还有一个猜测——马议员还有上线,只是那个人用催眠的手法篡改了他的意识。”

瑞希亚严肃地说道,同时她坐在驾驶座,发动了汽车。

古灵站在车旁边,问道:“嗯,也就是,若你们在出去后遭到了不测,就需要我来完成任务了。”

“没错,希望我们顺利吧,再见,古警长。”

“一路小心。”

古灵对着车挥挥手,车子驶出了仓库,瑞希亚的声音还在原地飘散:“等我的消息吧,如果顺利的话,2天内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了,那之前你就先跑路,换个我也不知道的地方躲着。”

·····················

之后的几天,世界仿佛一口气回到了平静的时候,性爱自由法案被很多人认为流产了,而马议员也一直不见踪影,古灵见那个男人没有出现,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更多的新闻慢慢的传来,比如很多自愿堕入风月场所的女人被警察解救了出来,她们宣称自己失去了近几个月的记忆,对于中间的事情一概不知。

躲到了乡下的古灵密切关注着新闻,看见很多自己的同事在镜头前哭着说自己不是那种婊子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但也为她们高兴着,因为她们恢复了正常。

唯一让古灵觉得不安的,是瑞希亚没有联络自己。但是局面已越来越好,她估计瑞希亚只是还在处理后续事情吧。

又过了几日,古灵的手机终于在午后收到了瑞希亚的信息,先不论内容是一段不知道干什么的视频,她在打开前就先开心起来了。

“瑞希亚一定是成功了!”

她在乡下躲了好久,在此刻终于有了彻底完结事情的希望了,于是打开视频,想要看看是什么……

画面中果然立刻出现了瑞希亚的身影,她穿着和之前一样的把上半身包裹的紧紧实实的运动外套还有长裤,金色的秀发好像修剪过,变成了公主一般的平刘海过腰长发,她的气色很好,绯红的脸上挂着笑容,微微眯起的眼睛散发出水汪汪的涟漪。

“哈喽,古灵你在看吧?”镜头里的瑞希亚挥舞着纤细的玉手,动人妖娆的上身不经意地摇曳着,女人味似乎变得更加浓郁了。

“嗯!”尽管知道是视频,可是看瑞希亚喜气洋洋的表情,古灵激动地点头。

“事情终于解决了……”

“太好了。”古灵刚刚脱口而出,就发现了不对。

因为,瑞希亚稍微拉远镜头,让自己整个身体都能被看见,虽然她还穿着运动服,可是在转椅上的坐姿是并腿斜靠,从她裤管边缘能看见散发出奇异光泽的优美脚踝,而她的脚上穿着的不是土气的运动鞋,而是一双粉红色的在脚腕有细细绑带的少女感十足的圆头小高跟鞋,而她运动裤下露出的脚踝、小腿,反射出的原来丝袜柔顺的透明色泽,瑞希亚打扮并非完全的中性,而她的笑容翩翩有礼,坐姿矜持优雅,和古灵印象中的她有很大的差距。

“这是……怎么回事?”古灵不安的预感灵验了。

瑞希亚站了起来,她伸了个懒腰,上衣的下部被拉起,露出了窈窕纤细的女人腰,清晰地能看见肉色裤袜的边缘被高高拉到了肚脐的部位。

瑞希亚居然在裤子里穿了丝袜,而且言行都非常地娇柔恭顺,仿佛……被催眠的女人。

想到这里,古灵大叫道:“瑞希亚,怎么回事?你在哪里?奈津美呢?”

“啊,对了,让你和奈津美打个招呼吧。”

镜头转跳,原来在另一侧的床头,一个女人以大字形的姿势被绑在了床上,她的巫女服被改造成了圣洁而又让人极度想要亵玩一番的样式,上身白色的布衣被替换成了连体的超透明白色竞技泳衣,红裙修改到只能遮住屁股,让泳衣开档处的略带凌乱阴毛的花穴露在空气中,巫女那双拥有完美曲线的玉腿还被套上了黑色过膝的薄丝袜,让纤细修长的美腿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

“呜……呜呜……”

镜头里的奈津美被迫打扮成这幅像是风俗女一样的骚样子绑住了手脚,眼睛被黑丝绑住,嘴里也塞了好几团丝袜,她想要挣扎,却因为脖子上用黑丝替代的“项圈”还有在娇躯上纵横的龟甲缚的束缚而动弹不得。

“你对她做了什么啊!”古灵目瞪口呆,明知道对方听不见,却还是大叫着。

“呵呵呵,古灵警官,希望你能够在之后把这段视频发送出去了,如果你不发的话就只能我自己来咯————我,支持下周进行的性爱自由法案投票。”

“这不可能!”古灵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热血全部涌了上去,可她的手脚和心都拔凉拔凉的。

瑞希亚被催眠了,她的样子很不对劲,而且还绑架了暂时没有被催眠的奈津美,两个人正在上演一出淫荡的戏码。

这明显是被人控制的,而那个人绝不会只让两个女人上演的……

果然,画面中又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同样被丝袜绑住的坐在椅子上的马议员,他浑身赤裸,手脚绑在椅凳椅背,鸡巴上还套着水晶短丝袜,嘴里被奈津美的巫女袜堵着,马议员摇晃着肥大的肚腩也在挣扎着。

(为什么,马议员还在被控制?)

正当古灵困惑不解的时候,瑞希亚发出了妖精一般清灵的声音,她咯咯地笑着,说道:“我宣布,我就是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了,这个世界的人,听见了嘛?”

“——————————!!!”

古灵大骇,她一直在和瑞希亚做调查,知道女孩是冒着巨大风险追查被她叫做【神官】的凶手的,她怎么可能是幕后黑手?唯一的理由,就是她被神官催眠了,洗脑后被命令背黑锅。想到这里,古灵背后流下了冷汗。

这个视频的意义,一定就是真正的【神官】想要金蝉脱壳,顺便给马议员洗白的。

瑞希亚在此刻果然一反常态地行动了,她解开了自己的运动衣拉链,露出了雪白的上身,她的胴体前凸后翘,每一寸肌肤都像白瓷般光洁美丽,一对硕大的乳球暴露在空气中,粉嫩的乳尖因为轻微发情而开始肿胀起来。

“嗯~~~❤舒服……果然,推动性爱自由法案是对的呢。”

瑞希亚刻意地把自己渲染成了法案的推动者,她笑眯眯地用手在奶子上抓了几把,制造出让男人血脉崩张的乳浪,她随即又脱下了鞋子和裤子,美丽的胴体除了腰部到足尖的一层薄如蝉翼的肉色连裤袜外一丝不挂,裤袜的开档部位露出了她泛着晶莹光泽的黑森林,瑞希亚用手拨了拨头发,妩媚地笑着,她刻意地挺起下身,用手拨开了阴毛,让自己粉红色的秘缝一览无余,只见那两扇贝肉还在紧紧地闭合,却从缝隙里流出了发情的透明液体了。

“我……喜欢性爱……需要创造一个女人都和我一样性福的世界……所以……今天马议员在接受了我的奖励后,会继续推动性爱自由法案哦。”

如此说完,像是妓女一样骚动地扭着腰臀的瑞希亚转而走向了马议员,他还在装模作样地呜呜呜挣扎,被透明丝袜套住的鸡巴早就迫不及待地抖来抖去了。

瑞希亚脸上露出了色情的笑容,她跪在马议员的身前,像妻子对待着丈夫一样亲昵地隔着丝袜吻了马议员的龟头,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撸动阳具,另一只手对着春袋抚弄按摩,男人被她骚荡的挑逗弄地无比舒服,舔着巫女的原味袜子发出爽快的叹息,透明丝袜也逐渐被龟头分泌的液体弄湿了。

瑞希亚的美眸逐渐露出了更加淫荡的粉红色光泽,她像是对男人的液体发情了一般,咯咯地笑着。

“啊,可爱的大鸡鸡已经等不及了吧,好,现在我就把处女送给你了……”

“呜呜呜呜……!”

而旁边的奈津美发出了更加不安的呻吟,吸引了瑞希亚的注意,瑞希亚随即眼神露出一丝狡黠,她吻了吻马议员的春袋,随即推着马议员的椅子让他坐在床边,自己用妖娆的猫步走向床侧。在她走近的时候,自己浑身上下只有腰部以下被肉丝包裹,在此刻腿部和丰臀都反射出了性感的光辉。

“奈津美酱看来是迫不及待了吧?好的好的,我是你的好朋友,就让你先享受吧……”

“呜呜呜!??”

瑞希亚趴到了奈津美的身上,两具妖娆成熟的女人身体缠绕在了一起,她像是小婴儿一样地吮吸奈津美的乳房,手在她的幽谷中进进出出,而被蒙着眼睛的奈津美只能发出可怜的、发情的声音被动承受,她的长腿被迫拉直,在身体受到一次次快感冲击之际只能绷紧了黑丝的足弓,竭力地收缩着阴道。

在玩弄奈津美的同时,瑞希亚修长的两腿也伸出了床边,直接灵活地箍住了马议员套着丝袜的鸡巴,用自己肉丝的脚掌上上下下地撸动,时不时还用足尖调皮地刺激着春袋,让男人仰着头也发出了猥琐的呻吟,鸡巴更是连连跳动仿佛马上就要射精,即使鸡巴如此活力四射瑞希亚还是分出了很多精力小心翼翼地将其掌握在脚心,像是因为深爱而绝不放手的情人一般。

“呀,奈津美酱是个处女,所以下面很紧呢,不过没关系,我也是处女,懂得怎么先开宫哦~~”

看着呜呜呜呻吟的奈津美,瑞希亚露出了母亲般的表情,她微笑的从旁边拿出了一根巨大的自慰棒,毫不留情地对着奈津美的下体戳进去……

噗叽一下,奈津美的下体挤出了一滩水,而自慰棒的龟头先是没入了巫女紧闭的花穴,然后才是慢慢的研磨推进,最后20cm的自慰棒直接全插入了奈津美的下体。

“呜………………”奈津美绝望地发出了甘美的呻吟,她不知道是过于愉快还是痛苦地扭动着腰,透明的竞泳泳衣的两点处被她的奶头顶出了清晰的痕迹。瑞希亚就这样残忍地压着奈津美的身体,对着她温柔地爱抚、施加刺激,让她未经人事的下体被自慰棒扩张着、开发着。

“奈津美,舒服吗?”

“呜呜呜呜…………!??”奈津美激烈地发出抗议声,可是她被束缚了手脚所以动弹不得,只能悲哀绝望地等待着瑞希亚更加惨无人道的玩弄。瑞希亚在自慰棒插入后,开始用手握着自慰棒的末尾左左右右地手动研磨,让巫女的粉胯被越来越多分泌着的爱液打湿。

“嘻嘻,阴道都很色的蠕动了哦,果然一根是不能满足你的呢……”

“呜呜呜?”听到这个的奈津美仿佛知道了对方的意图,恐惧地拼命摇头,可是瑞希亚已经拿出了第二根比真人的鸡巴粗了很多的自慰棒,再度对巫女的小穴戳了进去。

“呜呜呜呜呜!!!!!”奈津美扬起了头,身体竭力地伸展开来,发出了哭泣一般的声音,而声音很快就变得动情起来,因为瑞希亚研磨着自慰棒朝着身体深处进攻,层层叠叠的肉褶像展开的花朵一样被人工催熟绽放着,欢迎着第二根鸡巴进入,花蜜从花穴深处流到了花穴口,让胯部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这不是可以吗?姐姐表扬你,真好。”

瑞希亚妩媚地笑道,她摸了摸奈津美的脸颊,而巫女像是因为高潮而晕过去了一般连对挑逗的反应都做不出了。

“看来你还是不够呢,原来是后面空虚了呀。”

“呜?!”而瑞希亚对她的屁股塞入第三根自慰棒后,力竭的奈津美无奈的又被刺激了身体,她发出了如泣如诉的声音,敏感的阴道更是蠕动着夹紧了两根本来的表面上带着凸点的鸡巴,让爱液更多地分泌,而她的后庭被自慰棒入侵后,圣洁的肠道连抵抗之力都没有,肉壁贴着假鸡巴让其长驱直入,进入了女孩子私密的深处。当后庭的鸡巴也插到底的时候,奈津美浑身抽搐着发出了不知道是不是欢愉的呜咽。

“嘻嘻嘻,女孩子的身体就是这么神奇哦,你都不知道她们能容纳多少鸡巴呢。”

她的手又在3根自慰棒的尾端摁下,3根棒子全都震动了起来,带着凸点的狼牙棒刺激着肉壁,给予奈津美深深地、极乐的刺激,女孩狂乱地想要扭动身体和头,却更是用不出力气,被丝袜蒙眼的女孩发出呜呜的身体,娇躯的深处传来的按摩棒通电后“嗡嗡”的震动,一阵阵高潮让她的娇躯最后软在床上,像一滩春泥。

“啊,你已经变成乖孩子了呢,这样就很可爱。”

瑞希亚媚笑地吻了一下奈津美的脸蛋,同时关切地回头看着马议员,低声下气地像是妓女对嫖客一样。

“马议员,我侍奉的你还舒服吗?你的鸡巴可要给力哦,性爱自由法案通过后它就是万千少女的美梦啦。”

“呜呜呜……”

少女秀美的丝足底用微妙的力度踩着男人的鸡巴,隔着丝袜用脚趾刺激着马眼,让马议员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声音,女孩嗅到男人的味道似乎越来越兴奋,两手死死用力抓着奈津美的奶子,像是要把巫女的巨乳抓爆一般,让 巫女发出了爽上天的神魂颠倒的呻吟,她的脚则夹着鸡巴快速撸动,终于让马议员精关打开,龟头噗嗤噗嗤地喷射出了液体,一抖一抖地把精液射满了像避孕套一样套着鸡巴的短丝袜内部,也打湿了瑞希亚的脚底。

女孩松了一口气,她用柔美的姿势坐到了床边,让3鸡巴插穴的奈津美被震动模式的假鸡巴持续操干,微笑地拉开马议员鸡巴上的丝袜,只见一滩糊糊的精液就这样洒在了地上。

“好东西不能浪费啊。”

瑞希亚叹了一口气,直接把沾满了精液的丝袜塞进了奈津美的小穴里,女性的阴道有着不可思议的包容力,在两根鸡巴插入后自然也能顺利地塞入一双湿乎乎的丝袜,奈津美的身体像是感觉到精液而发情一般,又是一阵阵的抽搐。

“可爱的鸡巴,这就是我诞生的意义啊。”

瑞希亚开始像献媚的小妾一般面对着马议员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两手环住男人的脖子,对男人亲了又亲,混血美少女激吻中年肥男的画面显得格外扭曲,而瑞希亚的表情却显得如此动情、深入。

“你的鸡巴还能用的吧?怎么能这么快就小了呢,先让你在我的里面休息一下吧。”

瑞希亚悬着自己的屁股,微笑地用手扶着鸡巴,对着自己湿哒哒的下体,龟头拨开了秘缝,找准了方向的她朝下面就是一坐……

“啊~~”

女人的丝袜丰臀和男人的胯部紧紧贴合的瞬间,鸡巴也进入了瑞希亚的身体里,本来软掉的鸡巴在进入的瞬间就硬了,瑞希亚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她的脸蛋露出了可爱迷人的桃红色,湿润的眼神呆呆地望着天空,樱色的嘴唇张开却只能勉强呼吸,一点话都说不出,随即她开始颤抖了好一阵。

“哦……啊……怎么会……这么爽……”

‘呜呜呜……’女孩的抽搐不但是身体,也包括阴道,无套性交的阴肉刺激着马议员,让男人也装模作样地呻吟了一阵。

好一会儿后,瑞希亚才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她看着马议员,扯着嘴角勉强地笑了。

“不好意思啊,因为人家还是处女,穿着不怎么穿的裤袜会更加敏感,被肉棒一操穴就高潮了,不过接下来我会努力不分心的。”

说罢,瑞希亚的手搭在马议员的肩膀,大口大口地吸气,先让肉棒微微抽离身体,可是仅仅几公分的拉高后她的屁股就重重地落下,让鸡巴大力地扩张了她的处女穴。

“噢!!”

瑞希亚眼神呆滞,又是一阵抽搐的高潮,她悬空的肉丝玉足都像是触电一般地颤抖个不停,女孩面色潮红地休息了一会儿,她不好意思地看着马议员,亲密地吻着他说道:“你的鸡巴怎么会这么大?我好喜欢,那就……再来……看看你能不能射进去……哦哦…❤”

浑身只有一条肉色连裤袜的女孩在男人身上开始了淫乱的舞蹈,她上上下下地让肉穴吞吐着男人的鸡巴,有节奏地摇摆着腰臀,她的胸部谄媚地贴着男人的脸,凸出的乳头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变成了淫荡的艳红色。

“哦!哦!!大鸡鸡一直在我身体里动哦哦,居然还会跳动,好厉害啊……居然还能摩擦到硬核……好舒服……啊~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马议员人家爱你……越被你插越爱你……要给你生孩子……进来……射进来呀……小穴穴又要高潮啦天天要被大鸡鸡干高潮啦~~”

从瑞希亚嘴里源源不断的说出贬低自己的淫荡话语,她的献媚让男人也是一阵无法自持的性福呻吟,他的屁股开始抖动,大腿用力地摩擦女孩的屁股,脸则埋入她的胸里,最后男人在瑞希亚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瑞希亚在高潮的瞬间又死死用双腿勾住男人的腰,表情茫然而又性福地发出淫叫。

“去了,去了噢噢噢噢…………~~~”

她的声音慢慢变小,喘息地和男人抱在一起,而交合处能够看见一大滩白色的液体正不断地滴在地上,混血美少女的小屄也像是被刺激的蚌口,两片肉贴着鸡巴微微开合着做着淫荡的呼吸动作。

视频戛然而止。

而古灵彻底呆住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手机发来了文字信息。

这应该不是瑞希亚发的,而是马议员或者更加幕后的人。

【如果你不想帮我发,或者让我发的话,今晚就来这个地方…………】

看着上头的地址,古灵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遇到了生死攸关的大问题了……

瑞希亚和奈津美沦陷了,知道真相的人就只有自己了,如果自己也遭殃,那就完蛋了。

可是,自己还能回到警察厅吗?那里根本不安全,自己又能找谁呢?古灵扪心自问,她一直很好强,也相信着正义,并不畏惧牺牲。现在她知道了新闻里的和平都是假的,性爱法案即将卷土重来,而自己可能是肩负重任的最后一人了……

恐怕现在靠得住的人,就只有自己,自己必须单刀赴会,改变世界的命运。而且,对方显然是用视频要挟自己,而非真的要对自己动手,理由就是自己拿到了一半的神威石,让对方觉得忌惮了。

根据之前奈津美的只言片语,古灵知道自己也有催眠的力量了,对方也会对此有所准备,可是,自己并非没有一点机会……

······

晚上6点,古灵挎着包走进了一家店。这是市里居住区的一家格调很高的咖啡厅,幽静有档次的环境是人们学习、洽谈的好地方。

在一个角落,古灵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瑞希亚。

才一周不见,她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天生的金发被她披散下来,额头盖着厚厚的刘海,娃娃脸上画着淡妆,一袭如水的浅蓝色连衣裙和奶白色的厚裤袜把她装点得像是个被人精心打扮的洋娃娃,陪着银白色的公主高跟鞋,让她像是华丽的人偶。

看见了古灵 ,瑞希亚娇媚地一笑,对她招手:“古灵 ,这里。”

在古灵慢慢坐下后,瑞希亚用手戳着自己的脸,像是十几岁的高中生一样调皮地眨眼道:“今天发给你的AV怎么样?是我今早拍的哦。”

“你……果然还是被催眠了吧。”

看着女孩用轻佻而又有些陌生的态度面对自己,古灵的心情沉重,她坐在瑞希亚的对面。

而瑞希亚反而用有些认真的口吻,把手抚在胸口,柔声说道:“是啊,我已经和主人在一起了呢,之前的我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主人?是谁?”

“这可不能说,因为为了主人,是我们生存的至高理念了。”瑞希亚歪着头,微微笑道。

她是如此地活色生香,在“主人”的调教下那隐藏的女人味被充分释放,美丽的衣服让她的酥胸、美腿、玉臀以极为奔放的热情展示出来,又纯又欲就是现在瑞希亚的形象。

古灵唏嘘地看着她,问道:“那么,他的要求是什么?”

“很简单,让你这个隐患不能对他产生威胁,然后继续计划。”

“那个人,当真要建立一个性自由的世界吗?这太疯狂了。”

“主人心意已决,我们呀,只能无条件地答应咯。”

瑞希亚侧着头典雅地笑着,她的足尖轻轻地挑动着,甚至在桌底下用丝滑的小腿磨蹭着古灵。

“瑞希亚你……”

“主人已经把我改造成双性恋咯,想到之后就能和古灵你一起玩百合,我就受不了了呀。”

瑞希亚声音突然颤抖,她的眼神变得呆滞,之后才缓缓地回过神,她吐了吐舌头。

“不好意思,刚刚跳蛋又让我高潮了。”

“啊……”

原来在女孩的内裤里,一直存在着持续地让她流水、榨出春情的淫邪之物。想到本来中性、慵懒的瑞希亚变成了美丽的玩物,古灵眼神悲哀,她摇摇头说道:

“那你要怎么办?”

“很简单,先把石头交回来。”

“好……”

古灵把手伸进包里,拿出了神威石。结果了石头的瑞希亚满意地笑笑,她说道:“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

“开始……?…………”

古灵眼皮抖了抖,她突然发现视线变得模糊,仿佛做梦一样。

这……就是催眠的效果吗?

女人知道了自己所面临的,可是她什么也做不到,除了呆呆地望着瑞希亚。

“这就是催眠的力量,我的眼神,我的声音,我的气息,都可以催眠。”

“是……这样……”古灵几乎没力气说话了,也许这就是催眠的恐怖,在旁人看来,她也许正很普通地和瑞希亚面对面交谈,就是表情有些困倦。

“现在,和我去见主人吧。”

“主……人……”

在古灵的视线中,瑞希亚的眼瞳散发出了魅惑的光芒,光越来越大,仿佛把她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慢慢的,骄傲的女警垂下了自己的脑袋,几缕黑发扫过鬓角,她的表情变得平静、安宁,像是睡着了的孩子。

一个本来坐在旁边看似路人的男人站了起来,他十分自然地坐到了古灵的旁边,仿佛大家一开始就是一桌人一样。

瑞希亚看见了男人,恭敬地欠身:

“主人,搞定了。”

“你做得好,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推进计划了,而你这个美丽的人偶,也会在之后作为我最好用的奴隶和工具。”

听到如此不利于自己的话,瑞希亚却心花怒放地把手交握在脸旁,害羞地扭动着身体,两腿并拢之时又是承受了一波秘密花园里的高潮。

“很高兴能为主人所用。”

“就让我看看这个一直作对的女警,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据说还是处女吧,可惜她也会变成我推进计划的玩具了……”

男人淫笑着把手伸向了古灵那一抹丰饶的山峰,而他在此刻注意到古灵胸口有一个吊坠,是个金灿灿的、似乎是新买的怀表。

在看见这个造型独特的怀表之际,男人不假思索地将其打开。也许这本来是古灵重要的什么东西,不过现在她注定是自己的俘虏,自己可以把她什么都拿来看光光。

打开了怀表,出现的竟然是一块电子屏,这是古灵下午去数码商城购买的手表型的MP4,在改装后换上了怀表的壳,在男人打开的时候,立刻就看见了屏幕上循环播放的画面。

那是古灵,她坐在镜头前,用之前获得的催眠能力对着看见的人进行催眠。

男人本来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却想不到古灵来了这么一出。她以退为进,故意让自己顺利的被瑞希亚催眠,然后自己出来收割的时候设计了这个陷阱!!

催眠是可以通过声、光进行的,虽然这种视频型的催眠比较弱,但是也有效果。

男人在心里大骂,却已经来不及了。

屏幕里的古灵眼神灼热,她的形象仿佛变成了世界的唯一,男人的耳中只是不断地环绕着古灵的话:

“现在,你是古灵的奴隶……古灵——我就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奴隶,你完全听从我的话……思想全心全意为我,你的思考是为了我,你的生存是为了我,你会把我当成世界的唯一……”

“可……恶……”

男人的脸扭曲了,他想要移开视线,却发现自己像是被吸住了一样,死死地只能瞪视住屏幕里的古灵。

这个女人要操纵自己,如果她成功了的话,一切就完了,自己绝没有好下场。

想到这里,男人阴冷地笑了笑,他狠狠地给了自己的肚子一圈,让疼痛清醒头脑。

“有趣的女人……不要以为我没有后手,我是能够解开的。”

他的手颤抖着,开始掏出一块石头,紧握在手里。

古灵的声音还在继续:

“你是古灵的奴隶……古灵——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完全听从我的话……思想全心全意为我,你的思考是为了我,你的生存是为了我,你会把我当成世界的唯一……”

“我……不是你的奴隶……”

“古灵——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完全听从我的话……思想全心全意为我,你的思考是为了我,你的生存是为了我,你会把我当成世界的唯一……”

“你……不是我的主人……”

“你完全听从我的话……思想全心全意为我,你的思考是为了我,你的生存是为了我,你会把我当成世界的唯一……”

“我……不会听你的话……”

“思想全心全意为我,你的思考是为了我,你的生存是为了我,你会把我当成世界的唯一……”

“我的思想……是为了我自己……”

男人虽然艰难地用剥皮去骨的方法解除着自己的催眠,但是他的汗越来越多,脸色越来越苍白。古灵的催眠层层递进,而且是在自己思想最为松懈的时候下手的,让他很难应付。

而解除到了这个阶段,男人已经觉得自己黔驴技穷了。

瑞希亚在没有被男人做出更多命令的时候进入了待机的状态,她像是装饰品一般以美丽恬静的姿态微笑地坐着,全然无视了男人暗流涌动的艰苦表情。

她晶亮的眼神、优雅的微笑是那么迷人,不过由于眼前男人对她的忌惮和预设,现在的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而已。在她空洞的视线中,坐在古灵身边拿着她怀抱的主人维持了长达3分钟的发呆,最后,男人慢慢的牵起了古灵的手。

陷入催眠的女警被男人如同情人一般地搂抱在怀里,她的娇躯被霸道的搂入男人怀里,男人吻着古灵的额头,表情变得温柔和充满爱意。

“古警长你很厉害……看来暂时不能对你怎么样了……计划被打断了啊……不过……接下来只要对付你一个人就行了……你还没赢。”

他说着危险的话,动作却小心翼翼、情意绵绵,仿佛迎接着睡美人的王子,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古灵离开了这里,瑞希亚如同NPC一般呆滞地跟随。

男人上了一辆路边的车,对机器人一般持续等待着的裸体女司机说道:“先回我家。”

“是。”

女司机开动后,男人又恨又爱地盯着古灵,手在她的大腿上爱惜地轻抚,低语着:“虽然被催眠地都要为你好了,不过你可不是我的主人……你就等着我温柔解除后的报复吧。”

闭着眼睛沉睡的女孩对自己的命运浑然不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