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捕猎人 (5) 作者:神之救赎

.

都市捕猎人

作者:神之救赎2020-09-07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第五章:生日宴与特殊的较技(上)

上午九点,市郊南山旁的猎人庄园外,已经停了三四十辆汽车,将这个猎人庄园前面那片还算是开阔的空地都占据了大半。

这些汽车虽然大部分在这种勉强算得上是一线城市中,算不上什么豪车,却也不常见,一下子这么多辆车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个位于市郊外看上去一般的农家乐,也足以让人人觉得壮观了。

而如果有人知道这些汽车的车主,就会发现这些人无不是这个城市内各行各业的绝对精英。

而且所有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她们全是女人,甚至无论身材相貌还是气质形象,无不是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级美女,令很多男人无比垂涎,却又不敢心生冒犯。

猎人庄园这个农家乐饭店外层与普通的农家乐一般无二,对所有人营业;内层则是实行会员制,只有缴纳一定额度年费的会员才能进入。

一些自以为知道一些消息的人,也只是知道近几年这个城市中一些长相出众的成功女人,私下里组建了一个被外面男人戏称为女神联盟的小组织,彼此互相帮助,并且会不定期的举行聚会,聚会的地点大多都是这个猎人庄园,而今天则是借着钱乃宣过生日的名义聚餐。

但是这些人绝对想不到,就在实行会员制的内层,三间专门为了一些宴会多人聚餐准备的大型包间中的一间内,里面的情况远超他们想象的淫糜放荡。

此时这个装修简洁却不失典雅华贵,当巨大的隔音门放下来便宛如与外界隔断,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天地一般的包房内,摆放着六张足以容纳十二人进餐的圆形餐桌。

将近六十名年龄各异,身材相貌与穿着打扮也各不相同,但无不是少见的美女,一旦置身其中便如同踏入百花从一般的女人,围在这些桌子周围彼此闲谈着,设在屋顶的投影仪在四周的墙壁上投影出了十几部视频。

这些视频中播放的全都是各种淫秽不堪的画面,里面一个个或者全身赤裸或者穿着各种情趣内衣甚至绳衣的女人,有的接受着各种不同男人的肆意奸淫以及各种夸张的刑具折磨凌虐,有的被各种在这个淫欲狩猎战舰的生物合成舱内通过生化技术制造的与世上那些牲畜动物看上去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的各种淫兽奸淫着,有的则被随处可见的触手尽情的玩弄凌辱。

纵目所及无不是一副淫糜放荡的画面,一声声此起彼伏时而痛苦时而又愉悦的呻吟在整个屋中回荡着。

而更夸张的是,视频中那些被肆意奸淫凌辱,或者浑身沾满了粘稠精液,或者遍布着各种恐怖伤痕的女人竟然包括了在场的每一个女人。

与此同时对外宣称是为钱乃宣庆生,但是在这个屋中最上位的却是其他五个女人。

毫无疑问,此时在这个屋子中的女人自然全部都是星落的母畜,而且这个城市虽然在星落的淫欲狩猎战舰已经暗中入侵的九个城市中并不是最繁华的,但这里却是星落得到淫欲狩猎战舰的地方,也是星落最开始狩猎的地方。

所以尽管这些女人在星落眼中都是下贱的母畜,但是在星落所有的母畜心中,这五个女人的身份却与众不同。

第一个女人长相清纯可爱,澄澈的双眼中隐约含着一种狡黠的光芒,不过一米一五的身高看起来显得娇小可人,一对乳房却又十分饱满,使她的身材曲线显得无比夸张,一件白色的短袖公主裙罩在身上,让她身上透着一种清纯与性感杂糅的异样气质。

此时坐在椅子上,那一双白嫩娇小的玉足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纤细的小腿摇曳而跟着晃动着,偶尔停下来则就那么随意的踩在一个赤裸着身体跪在她脚下的女人那光洁的玉背上,正是星落手下第一只鱼鹰,也就是所有鱼鹰的模板—江玉莹,一个明明已经二十出头却因为特殊原因而始终如同小女孩一样的侏儒女孩,同样也是一个著名的作家。

第二个女人身材纤细高挑,一条浅灰色的连衣长裙遮住了那虽然没有夸张曲线,却依然带着性感妖娆的娇躯,裙摆左侧一条高高的开叉宛如一直蔓延到女人大腿根部,让女人那修长匀称的左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三条不足一指宽的同色布带,均匀的分布在这个开叉最上端半尺位置上,使得这件长裙看上去多了几分含蓄,也让女人看上去越发性感诱人。

再向上看,女人那微带波浪的乌黑长发自然地垂在脑后,一对柳眉杏眼中分明带着几分妖冶的妩媚,嘴角微微挑起一抹弧度便似乎能够轻易地挑起男人体内最深的欲望一般。

这个女人名叫玉无瑕,—一名之名的形象设计师,也是星落征服的第一位绿夫女人,被星落赐名翡翠夫人,顾名思义就是取翡翠的绿色含义,而且星落手下人妻不少但是真正对于绿夫有着特别偏好的去并不多,这些人分为红杏与翡翠,其中红杏的绿夫行为丈夫不知道,而翡翠的绿夫行为却是主动让丈夫知道的。

第三个女人比翡翠夫人略矮一些,一头黑褐色的过肩长发随意的散在身后,眉眼之间透着几分清冷与淡淡的高傲,一件淡蓝紫色上面点缀着碎花的长裙套在里面遮住她那带着诱人曲线的白嫩娇躯,外面又穿着一件白色的短款大衣,让女人在妩媚中有透出了几分端庄与秀雅的美感。

这个女人名叫颜宁—天行集团的女总裁,一个在外人面前素来清冷高傲年仅二十八岁,凭借敏锐的商业触觉,让无数商业对手心生忌惮的女神,但是却在几年前因为被星落发现特殊性癖好而主动成为了星落手下母畜并成为第一兽妃,被星落许给三只不同种类的淫兽为妃的女人。

第四个女人皮肤微黑成一种健康的小麦色,留着齐耳的短发,嘴唇微厚,眉宇间带着一种即使在男人身上都很罕见的勃发英气。

身上穿着一身藏青色,衣领与袖口上带着黑色缚神锁链纹饰的警服,警服的左胸上面还佩戴着专属于执法者的暗金黑莲神火徽章,以及女人的警员编号,很明显这个女人是一个真正的警察。

而且凡是这个城市政法部门的人几乎都知道她不仅仅是一名警察,还是市局里重案稽查大队的队长,一个精通格斗枪械,曾经在国际猎人学校接受过高强度培训,其战斗力令无数男人都自愧不如的优秀女警察,也是星落手下第一只猎犬,被星落赐名为警犬,真名叫安暖。

最后一个女人名叫沈落雁,是市区大学城中的一名大学导师,相比于其他四个年龄至多不过三十出头的女人,今年四十二岁的她比在场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大了至少八岁。

不过即使如此她的脸上看上去与三十来岁的少妇一般无二,甚至因为岁月的积淀还带着一份成熟的妩媚与妖娆。

微微有些丰腴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连衣裙,让她显示出了一种慵懒与热烈并存的气度。

在场的众女中她地长相看上去似乎只是一般,然而没有人敢轻视她,因为她是星落手下第一只牝鸡,一个为了取悦星落,亲手将自己包括一对双胞胎在内的四个女儿推给了星落,让星落感受到母女快感的淫荡女人。

不得不说在很多已经沦为星落母畜的女人心中,五年前到三年前的那段时间简直是黄金时间,因为星落身边的女人少,所以星落对于每一个收服的母畜都投注了更大的精力。

现在牝鸡的四个女儿中那一对双胞胎已经成为了一对双子魔蛛为星落在大学城狩猎,大女儿成为了星落的一只奶牛,小女儿有些自闭怕生被截掉手脚成为抱枕,对外称送入了疗养院。

这五个人都是当年星落亲手收服的母畜此时坐在一起,虽然年纪差距颇大但是却彼此姐妹相称,年纪最大的牝鸡赫然对其他几个女人都叫姐姐。

五个人所在的桌子上,还有距离五人最近的两张桌子上,是星落在这个城市中的十六只狩猎母畜,还有几只她们狩猎来的母畜中比较亲近的母畜在边上伺候着。

其他的四张桌子上则是剩下那些母畜,周围还有几个装扮成猫耳娘兔耳娘的母畜伺候着,这些母畜有的是这些狩猎母畜新狩猎来的,但是大多数其实比钱乃宣更早,只是每一只狩猎母畜的改造消耗的资源都不小。

所以只有性格更加主动张扬一些,身体比较敏感却又能够忍耐的了欲火灼烧的女人,才会被改造成狩猎母畜,否则不仅会浪费资源,还可能会让被改造的母畜在欲火灼烧下陷入自我崩溃,也因此每一只狩猎母畜都很难得。

投影仪在四周墙壁上投影出的那些淫糜视频还在继续播放着,当几个穿着黑色性感渔网情趣服头上戴着兔耳发饰的兔女郎开始将一瓶瓶不知道是谁又是什么动物的精液,以及触手分泌出类似精液的粘液调配的特殊饮品,分发到每一张桌子上取代了原本的红酒时,之前还在谈论着工作生活以及服装、化妆养生之类话题的众女口中的话题开始慢慢变得愈发淫糜放荡,不时地说着彼此在主人命令下被肆意玩弄淫虐时的一些事情,彼此互相调笑着。

当第一个女人恍如不经意间饮了一口杯中精液,口中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低吟似乎在随手间将自己上身那件白色的衬衣解开三个扣子让里面黑色的蕾丝文胸后,一件件衣服渐渐地从各个桌子上的女人身上被褪了下来宛如各色的蝴蝶开始朝着四周飘飞零落。

于是就在这场聚餐持续了一个小时后,屋中的近六十个女人中已经有十几个全身不着寸缕。

那在外人眼中被当成女神一样不敢亵渎的娇躯,就这么毫无顾忌的暴露在了众人面前,有的身上还带着乳环、阴环,或者在阴部、小腹以及双乳位置纹着淫糜的淫文图案,完全不复之前穿衣服时的那种清纯优雅,显得十分淫糜放荡。

剩下的女人中大半也将自己的外衣长裙之类的脱了,露出里面或者保守或者性感的内衣,甚至束缚在身上麻绳或银色油丝绳组成的淫糜绳衣。

即使那些还算正常的女人一个个也是衣衫凌乱,让自己那诱人的春光开始外泄。

如果有其他的男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在看着这些女人彼此更加肆无忌惮的说笑着不时朝身边其他女人身上的敏感部位动手动脚的,周围的视频中更是不断地播放着她们那在男人与触手和各种淫兽凌虐下主动迎合的淫贱模样,恐怕会立刻刺激的欲火大胜完全失去理智。

突然坐在最醒目位置上的兽妃—颜宁猛的站起身来。

“主人,御令。”

颜宁伸出自己那灵活的舌头将自己嘴角的精液舔去,伸手将自己那长发中一些凌乱的发丝拢到身后,吐出这四个字。

一时间因为看到颜宁站起来而安静了不少的众女无论在做什么都连忙找地方跪下。

不过十几秒钟,除了颜宁外,所有的女人已经齐刷刷双腿大开跪趴在地上,然后齐声说道,“下贱母畜,静候主人吩咐。”

颜宁将手机放到桌上然后跪拜磕头三次这才站起身来将手机对着周围的女人左右转了大半圈后,点开了里面的一条消息。

“我的母狗们,你们看上去聊得很开心啊,今天爷开心,想看看你们里面这些狩猎母畜的能力,顺便给爷助兴,你们这些狩猎母畜就比试一下,谁能令你们选择的母畜最先达到四次高潮,爷赏赐那一组单独伺候爷一天的资格,其他参与者赏赐触手淫调三小时。”

一道有些沙哑低沉的声音混合着一阵阵女人呻吟与惨叫的声音传出,令周围的女人甚至听不太真切里面男人的声音,但是不论这些女人本身对于星落的声音都很熟悉,还是颜宁根本没胆子拿这种事开玩笑,所有的女人都知道这必然是星落的吩咐。

于是齐齐的磕头三次然后开口道,“下贱母畜,谨遵主人御令。”

“好了,主人既然有令,大家先执行主人的命令吧,现在所有的非狩猎母畜排好由狩猎母畜挑选,三分钟后比赛开始,正好大家借着这次交流互相欣赏借鉴一下。”

家中五代培育出二十六名警察,职位最高的已经成为省厅的领导,其中因公殉职的更多达十九名堪称著名警察世家,出声时便被爷爷取名安暖,寓意为,世间有我万民皆感心安,众生具生暖意的这个女警此时一边熟练地将自己警服上那暗金色的纽扣打开,随手一抛让那身警方被仍在地上,象征着正义与法律尊严的暗金黑莲神火徽章,以及那代表着束缚一切罪恶的黑色锁链纹饰就那么贴在了地上,然后又继续将自己里面的白色短袖T恤脱下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这才不及不缓得地说道。

“是,警犬。”

听到安暖的话众女齐齐的应了一声,然后那些非狩猎母畜便快速的一个个站了出来,组成一个还算整齐的队形,就连兽妃—颜宁,翡翠夫人—玉无瑕与牝鸡—沈落雁,也站到了队伍中。

包括警犬安暖、鱼鹰江玉莹与钱乃宣在内的一共十八名狩猎母畜则在众女站定后开始准备挑选与自己配合表演的母畜。

毫无疑问,整个屋中无论是谁,都是星落的母畜最享受的也都是被星落玩弄凌辱,但是那些狩猎母畜又有所不同,因为她们的性格与体质还有星落的刻意引导培养,在面对女人时她们其实都或多或少有了几分女王心态。

因此挑选自己狩猎的母畜固然会因为彼此熟悉配合更默契,但是挑选其他的母畜也能感受到其他女人被自己亵玩的乐趣,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去挑选自己狩猎的母畜。

很快,警犬—安暖选择了一位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留着淡金色长发的女法官;鱼鹰—江玉莹选择了一位中等身高,此时一身衣服半遮半露在温婉娴静中透着几分性感妩媚的少妇;牝鸡的那对双胞胎则彼此对视一眼后,径直找上了牝鸡与她们的那个乳牛大姐。

“我和你搭档吧。”

眼看着大多数人已经一对对的凑好了,钱乃宣思考了片刻后也准备要随便的选一个女人搭档时,颜宁突然伸手拉着了走到身边的钱乃宣。

“呃……”

钱乃宣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颜宁抓住。

以二者的角色彼此搭档倒是可以,只是颜宁的身份毕竟特殊,钱乃宣虽然不至于不敢做,但是也真的没考虑过要找颜宁搭档。

“怎么你不想试试能不能得到这次的奖励吗?”

颜宁看到了钱乃宣脸上的迟疑,浅笑着说道。

“我虽然想,不过我毕竟时间太短,而且又有那几位在,以我的能力不可能得到冠军,我也只是让主人尽力而为让主人开心一下罢了。”

钱乃宣看了看其他的那些狩猎母畜自嘲地笑了笑。

“这么没有信心可不行,身为主人的一只狩猎母畜你就要有争强好胜的勇气,确实那几个狩猎母畜经验丰富更能让女人更快的达到高潮,但是你以为我作为主人的母畜就不能控制自己用更小的刺激达到更大的反应吗,和我搭档你未必比不过你认为有实力的那几位,主人既然想看我们自然要表演出足够精彩的节目给主人欣赏。”

颜宁说着微微偏头瞥了一眼其他的狩猎母畜并且将目光重点放在了安暖、江玉莹与双子魔蛛上。

江玉莹双手在那个少妇身上挑逗着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其他三女却是心有所感的将目光投射过来,脸上露出了玩味与跃跃欲试的表情,

钱乃宣看着她们心中在感受到一种深深压力的同时,也慢慢的升起一种暴虐的兴奋感。

“母狗,给我滚出来。”

突然抬起手,钱乃宣在颜宁的脸上重重的抽了两巴掌。

“是,女王大人。”

颜宁的嘴角因为这两下立刻溢出了一道血痕,然而有些红肿的脸上却露出了愉悦兴奋的笑容,显出一种凄迷的诡异表情。

三分钟结束,十八组一共三十六个女人两两凑在了一起,其他的众女则各自散开,将她们围在了中间。

不需要更多的指令,很自然的所有女人都飞快的将自己的衣衫褪去,一时间宛如一片片彩色的流云四下飘飞一般。

而就在这无数流云飞过后,屋中所有的女人身上再没有任何衣服了,那原本明亮的灯光,只在一瞬间便被压暗成了一种旖旎的昏黄色,一个个无比淫秽地视频中那一声声属于她们自己的呻吟与浪叫不断地从四周灌入每个人的耳中,让整个屋子中的气氛变得愈发淫糜放荡,众女那压抑在心底的欲望也慢慢的开始觉醒并升腾起来。

这次虽说是展示狩猎母畜的技术,但是更多的是为了让主人看到她们之间的淫戏,所以这些狩猎母畜自然不会再有那么多调戏,第一步便是打开自己的狩猎形态,而想要完成这种变身最快也最方便的动作那么就只有一种—接吻。

于是,就在剩下的众女围观下,十八对女人无论身材长相如何,直接彼此相拥着激烈的热吻了起来,一对对丁香舌彼此纠缠着,一双双手在彼此的身体上互相抚摸着,一对对各自带着不同风情的玉乳彼此碰撞着,粗重地喘息声一时间随着周围视频中那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屋中响了起来。

“啊……”

就在这种旖旎中带着无限淫糜场面持续了两分钟后,安暖突然仰头发出一声好似痛苦又好似愉悦的长吟。

同时在这声长吟中,安暖那赤裸地双足迅速变成一对细长的探宫足,每一个脚趾上面的指甲也都变得更加延长弯曲,双手十指延长变成了一根根至少五十公分的触手,触手前段又有最后一个指节带着长长的指甲,满口的牙齿伸出两对獠牙,其他的牙齿也变得越发锋利。

就连那一对并不丰满的乳房也迅速扭曲变形,变成了两条前端带着坚硬肉球的小鞭子,两肋伸出六对宛如蛛足的肋骨,就连下身淫穴处的那个阴蒂也迅速的延长成了一个二十来公分周围布满了颗粒的坚硬肉柱。

一时间,安暖俨然变成了一只诡异的淫兽,下一刻安暖便猛的低头张口咬在了自己怀中女人的肩膀上,六对宛如蛛足的肋骨刺入了女人身上至少五公分,让安暖怀中的女人也跟着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声。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并没有因为这种情况而惊讶,反而这个就像是真正吹响了这场战斗的号角一般,

不过五秒后,身材娇小的鱼鹰—江玉莹也同样发出一声长吟,双乳炸裂开两朵红色淫花将抱着自己的那个少妇的一对乳房紧紧地包裹住。

又过了十来秒,正在紧挨在一起玩弄着自己母亲与大姐的双子魔蛛突然互相吻了一下,冰冷的双唇点到即止。

然后二女后背的皮肤迅速的崩裂出一道道宛如蛛丝般的灰白细线,将母亲与自己那个奶牛大姐分别包裹着,同时那不算巨大的双乳分列成无数的小蛇在自己母亲与大姐的乳房上撕咬着。

接着,一个个狩猎母畜也接连完成了变身,一场淫戏也在她们变身后正式开始了。

周围的视频越来越浮现出一种残忍的糜烂,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呻吟与惨嚎声不断地响起,刺激着每一个人心底最深沉的暴虐欲,周围的光线也再次压暗了。

身在其中哪怕是众女在成为星落的母畜后身体都得到了强化远比普通人要强,也都只能勉强看清周围三五米的情况,再远处便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象,超过十五米外更是几乎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几个女人故意安排,警犬—安暖,双子魔蛛—

沈柔、沈梦,与被兽妃—颜宁选上的钱乃宣赫然聚在了一起,彼此之间可以隐约看到对方的情况,倒是第一鱼鹰—江玉莹,似乎真的是更加贪玩,并没有加入到这场比试中。

“加油,加油……你的视频我也看过,如果比试连续高潮极限次数你肯定比不过她们,但是四次高潮……你并不会比她们差太多,……主人给我安排的老公,除了一只二尺长生化魔巨鼠外,……剩下的两只是淫欲狩猎战舰培育合成的一只巨型生化魔牛和一只巨型生化魔马,还多次被极限扩张,……所以淫穴、后庭都很难满足,……你重点进攻我的三大暗穴—乳孔、尿道。”

颜宁撇了一眼不远处的警犬与双子魔蛛,然后喘着粗气对跨骑在她身上,已经连着对着她那精致的俏脸与双乳连抽了十多个耳光,肠道触手已经肏入她肛门直肠内半尺的钱乃宣说道。

“臭婊子,你算什么东西,本女王要怎么玩你,需要听你指挥吗?”

钱乃宣听到颜宁的话心中默默地记下了,然而脸上却还带着不屑的表情,口中骂了一句后捏着颜宁的下巴将一口混合着刚才喝下的精液的痰吐进了颜宁嘴里,然后身子俯趴在了颜宁的身上,让那变异阴蒂肉柱硬生生挤入了颜宁那比普通女人更宽的尿道内,红色的双乳淫花将颜宁的一对乳房彻底包裹着,双乳淫花内最细长的部分宛如两条细长的小蛇一样一点点撑开了颜宁的乳孔钻了进去。

“啊……好棒……女王大人说的是,母狗求……求女王大人用力……玩弄母狗。”

就如同颜宁说的一样,颜宁被调教了那么就如果不想高潮那么除了身为主人的星落以及代表星落身体延伸的那些触手,哪怕是狩猎母畜或者其他任何人与牲畜都很难让她快速达到高潮,但是同样当她想的时候就会自我催眠,放大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刺激,让自己更快的达到高潮,因此就在钱乃宣的蹂躏下,颜宁脸上带着兴奋地神情激烈的回应着。

“肏你妈的,……谁叫你叫女儿来着,……叫我亲妈,……叫我小祖宗。”

双子魔星中的一个捏着自己的母亲的下巴,连着对她抽了两个耳光,同时那脱垂到外面宛如水母的子宫,也在一道道如同丝线的触手拉扯下塞进了自己母亲的子宫内,两个子宫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互相摩擦着,更有一条条丝线沿着子宫与卵巢的通道,挤入了自己母亲的卵巢内。

“你这个臭姐姐,……烂屄奶牛,……你也是,……叫我小祖宗。”

另一个也重重的在自己姐姐那足有H罩杯的夸张巨乳上抽打着,不断地有乳汁从这对巨乳的乳孔被抽打出来,那后背皮肤演化成的一条条丝线虽然纤细却无比坚韧,束缚在了自己姐姐的四肢上,将姐姐拉伸成一个淫荡的大字型。

“哦……小祖宗…母狗……好爽,…用力,…用力,……啊……。”

“妈妈(姐姐)……就喜欢……被女王大人玩弄……。”

一对母女在这对双胞胎的玩弄下发出一声声呻吟浪叫。

同时,安暖那边也已经将那个留着淡金色波浪长发的美女推到桌子边上。

“骚货,好好享受吧。”

安暖说着右脚已经抬了起来朝着这个全身赤裸双腿打开的靠在桌子上美女胯下踢了过去。

“啊……哦……好痛……好爽……女王大人……饶了母狗吧……”

“不……踢死母狗……啊……女王大人……”

安暖那已经变得细长的右脚探宫足第一脚踢在了女人的淫穴上,变成只有普通女人的脚一半宽长度却又增加了一倍还多的脚一下子踢进去了三公分,然后下一脚便进去了五公分,接着一脚脚踢出来,赫然已经粗暴的撑开女人那紧窄的宫颈,踢到了女人的子宫内,甚至在女人小腹上形成明显的凸起,这个金发美女身体后仰着将双手撑在桌子上两条打开的腿在这种刺激下不断地颤抖,口中发出一声声痛苦却又夹杂着愉悦与亢奋的呻吟声。

一场淫糜的游戏在这个昏暗的屋中继续进行着,屋中的呻吟声渐渐地与视频中的那些呻吟混合到了一起,无法再去分辨到底是视频中的声音还是屋中众女的声音。

随着这场淫戏进行,十八名被狩猎母畜折磨凌虐着母畜体内的淫水慢慢的滴落在地上,整个屋子中也慢慢的延伸出一道道白色的光线,宛如在这个屋中慢慢描绘出一道邪淫的图腾。

而随着这个图腾慢慢的展开,屋中那些没有参加这场淫戏只是一边嬉戏打闹一边在旁边看着的众女突然在彼此打闹中感觉到一丝异样,只是瞬间她们便明白了,那通过她们大脑中微型生物芯片而进行的贞操限制这时候赫然打开了。

同时她们也知道了这是主人允许她们加入这场淫戏,于是明明一个个全是女人,却彼此相拥着互相抚慰着对方,彼此激烈纠缠中,口中发出一声声淫浪的娇喘,似乎在附和着那些狩猎母畜的表演一般。

在周围一声声淫糜的呻吟中,钱乃宣恍惚中感觉自己体内的欲望愈发旺盛,就在这种欲火灼烧下,心中的暴戾也越发强盛,一对双乳淫花将颜宁那饱满的乳房包裹着,内部无比粗糙的颗粒肆意的在颜宁的乳房上蹂躏着。

六对蛛足肋骨一次次如同长矛一样子颜宁的两肋、大腿与手臂上穿刺着,两只手更是发泄般的轮流在颜宁的脸上重重的抽打着,同时身体起伏间,那变异阴蒂肉柱一次次粗鲁的贯穿颜宁的尿道,每一次都直刺入颜宁的膀胱内,轻易地将颜宁的尿道撕裂。

“啊……好爽……用力,女王大人……继续……继续……啊……”

“母狗就是……下贱的肉玩具……女王大人……”

颜宁身体扭动着,口中发出一声声淫浪的呻吟与亢奋的惨叫。

如果说颜宁与钱乃宣这边还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是在性交,那么另一边的安暖那里就简单粗暴的多,安暖不断地用脚重重的在那个金发美女的淫穴上暴力踢打着,不时会用那宛如一条条诡异触手的双手抽打抓挠着这个女人的身体。

那六对蛛足般的肋骨来回颤抖着,在这个美女胳膊、乳房、小腹、大腿、等地方穿刺着,很久才会贴上去用那变异的阴蒂肉柱,肏入这个女人的淫穴或者尿道中。

几次抽插后便又变成之前的样子,与其说是性虐待,看上去更像一场单纯的暴力虐打。

在这越来越激烈狂暴的虐待中,一个个被狩猎母畜凌虐着的女人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痛苦,同时那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在一次次触手奸淫下慢慢变异的身体,也因此感受到一股股宛如潮水般的快感不断地在大脑中冲击着。

一股股淫水从这些母畜的淫穴中不断地溢出,让屋中开始弥漫着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淫糜与血腥的气味,同时整个屋子中那宛如淫秽邪异图腾的银线在屋中勾勒的也越来越复杂,在这昏暗的屋中不仅没有让人感觉到丝毫的明亮,反而显得越发淫糜。

淫欲狩猎战舰内,星落半躺在一张柔软的躺椅上,手上抱着一个没有手脚,高度不超过四十公分的人彘,随意的把玩着这个人彘那一对饱满的乳房。

在他的面前,六个屏幕在空中显示着,其中一个便是钱乃宣她们淫乱的画面,两个是这个战舰内无数触手与各种淫兽奸淫凌虐战舰内各种母畜与少数几个因为特殊癖好与淫贱欲望而被吸引进入的那些被外人视为女神的女人,剩下的三个赫然也是不同环境下最少二三十个女人被一群男人肆意奸淫凌虐。

而在星落的身下还跪趴着两长相酷似的少女面对面舔舐着星落那条狰狞的大鸡吧,一次次甚至努力的将那条狰狞的大鸡吧整根吞入口中,星落则始终半眯着眼睛一边接受着二女的侍奉一边看着视频中的淫乱,手指则在椅子上轻轻的敲打着。

然而一条条延伸到了星落身边的触手,却宛如在展示着星落的暴虐似的,如同巨蟒一样肆意翻腾扭动践踏蹂躏着包括伺候着星落的两个女人在内的这屋中七个女人。

而且四五十条触手还延伸到了半空中,接着就那么突兀的似乎穿过了一道空间涟漪一般消失在这个星落所在的空间中。、

下一刻随着钱乃宣这群人所在的屋子中那淫邪的图腾,渐渐地因为众女溢出的淫水渐渐地完全亮了起来,屋中猛的闪了一下。

然后,那些刚刚在星落那个空间中消失的触手,便诡异的从这个屋子的屋顶、墙壁、地板上蔓延出来,率先缠绕向屋中那些没有被狩猎母畜玩弄的那些母畜缠绕过去。

“啊……哦……好涨……好麻……”

“好痛……好爽……”

“肏……肏我……肏死母狗……”

“啊……啊……啊……”

“用力……啊……抽死母狗吧……”

“主人……主人……主人……”

一瞬间,随着一条条粗细不一,形状各异甚至连温度都各不相同的触手,开始沿着这些女人的淫穴、后庭菊花、嘴,尿道、乳孔甚至肚脐钻入这些女人体内在里面肆虐。

更有一些触手用力的抽打着她们,划开她们身上的肌肤在用力的缠绕中,硬生生一寸寸勒断她们身上的骨头,让这些女人在痛苦中又感受到一阵阵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断地发出此起彼伏的呻吟声肆意的释放着内心最黑暗的欲望与在现实中感受到的压抑与孤寂。

“女王……女王大人……母狗好爽……玩死母狗了……”

“母狗浑身的贱肉……都是女王大人的……的……玩具……”

颜宁感受着钱乃宣在自己身上的蹂躏,粗暴的用拳头将自己的左手臂

上下两段都砸成粉碎性骨折,自己的后庭也被钱乃宣的肠道触手一次次粗鲁的抽插下脱垂出了四五十公分,就那么淫贱的在身下扭动着,后来甚至开始一次次用拳头粗暴的砸进自己的子宫让自己感受到恍如被主人手下那些改造出的猎犬的探宫足玩弄的变态刺激,口中不断地大声发出淫浪的呻吟。

同时颜宁还在这一声声浪叫中,随着钱乃宣的折磨凌辱而进行自我催眠,想象自己此时正在经历当年那场被高度超过五米的远古魔甲象用鼻子挤入自己淫穴,然后在里面折叠搅动多次将淫穴撕裂出夸张伤口的变态快感,淫穴内无数嫩肉蠕动着一股股淫水如同小溪般溢出,并且在这种恐惧与期待的刺激下不断的朝着那种高潮状态攀升。

另一边双子魔蛛那完全看不出任何分别的身子不断的在自己母亲牝鸡与奶牛大姐之间交换着,身为双胞胎改造来的双子魔蛛,她们甚至可以共同狩猎同一个母畜,像这种群交过程中彼此交换早已经无比习惯了。

而她们的母亲与大姐就那么背靠背的站着,不时被二女后背皮肤衍生出的蛛网束缚成各种淫糜的姿势,二人的乳房也在这一对双胞胎乳房化成的一条条微型小蛇的撕咬下被咬出一个个伤口,同时她们的子宫也在这一对双胞胎的蹂躏下慢慢脱垂出来,然后四个子宫就宛如四块破布一样彼此揉在了一起用力的揉搓着,这一对双胞胎还不断地伸手在她们身上用力的抽打着。

不时四个人挤在一起这一对双胞胎隔着自己的母亲与姐姐激烈的互相亲吻着,同时却用自己那变异的阴蒂肉柱一次次粗鲁的互相肏着母亲与姐姐的尿道与后庭菊花穴。

“啊……小祖宗……打死妈妈了……好疼……”

“小祖宗们,……姐姐好爽……啊……玩……玩烂姐姐的骚肉吧……”

…………

母女两个在这一对双胞胎的蹂躏下,发出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呻吟与惨嚎。

相比于鱼鹰那种偏向与全方位的凌虐,蜘蛛偏向诡异的画风,猎犬是星落最早设计的改造,参照着安暖的风格,改造方向只有一种那就是简单粗暴。

随着体内的欲火越来越旺盛地升腾,感受着体内那种欲火灼烧下强烈的空虚骚痒感从自己淫穴中蔓延至全身,安暖心中的暴虐也不断地攀升着,完全就是一副暴力殴打的样子,一次次轮流抬脚踢打在面前金发美女的淫穴中,变异成一条条触手的双手粗暴的在这个金发美女的身上抽打抓挠着,口中那锋利的牙齿一次次在这个金发美女的肩膀、乳房两肋上咬出一个个狰狞的牙印,甚至硬生生私下一块肉来,偶尔还会用她那在警校中学到的格斗术用双肘双肘,双膝狂暴的轰在这个金发美女的身体上,只是偶尔似乎累了才会压在这个浑身伤痕累累的金发美女身上,用那变异的阴蒂肉柱一次次粗鲁的肏入金发美女的淫穴与后庭菊花穴内。

“肏……好疼……No……No……”

“哦……Fuck ……Fuck you……,Fuck your mum……”

…………

这个混血的金发美女法官,在这粗暴的折磨下,脸上的表情快速的切换着显得无比狰狞,口中不时发出一声声夹杂着外语的高亢呻吟。

很快,这个金发美女便浑身剧烈颤抖,一股股淫水从被安暖整只脚都踢进去的淫穴内喷涌而出,赫然达到高潮。

“贱货,杂种……你这个淫荡的淫兽,……”

“狗肏的贱屄……肏……肏死你……”

“哦……好爽……肏,肏死我了……啊……啊……啊……”

“好疼……女王大人……亲娘……亲祖宗……”

钱乃宣六对蛛足肋骨继续蛮横的在颜宁身上穿刺着,不时激动地互相拥吻着,彼此发出一声声怒吼,就在那个金发美女被安暖踢到高潮后不足十五秒,也紧随着那对双子魔蛛将自己母亲与姐姐玩到高潮而将不断自我催眠的颜宁玩弄到了高潮。

紧随其后在钱乃宣无法看到的阴影中,一只只被狩猎母畜折磨凌虐着的母畜也开始接连被玩弄到高潮。

同时,一条条触手不断地蔓延着,将其他的那些母畜缠绕住肆意的凌虐着,让那些母畜激动地发出一声声不次于被这些狩猎母畜凌虐着的那些母畜的高亢呻吟与惨嚎,宛如呼应着那还在墙壁上播放着的视频影像。

身在其中,第一次经历这种狩猎母畜大比拼的钱乃宣感受到体内的欲望灼烧的越发暴虐,意识到了这种环境下将母畜肏到四次高潮,远比单独时会让自己体内的欲火升腾的更加炽烈,让她不由得感到一股压力。

但是刚才自己赫然不比警犬安暖晚多少便将颜宁玩到高潮,让她看到了一丝夺冠的希望,内心越发亢奋,开始更加狂暴的在颜宁身上宣泄着自己的被欲火灼烧的暴虐心理,也让颜宁在这种粗暴的折磨下朝着第二次的高潮接近。

这一刻,更多的触手似乎也因为受到这个屋中的淫糜气氛的吸引而径直从屋顶、墙壁、地板、甚至空中钻出来,一部分继续朝着那些没被狩猎母畜挑选的母畜蔓延,另一部分却开始朝着中心这场激烈比拼的战场蔓延。

然后突兀的一声手机铃声从钱乃宣仍在旁边的手机中响了起来,一时间在这淫乱的氛围中分明显得有些诡异。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