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炮友们 (1) 作者:soha09

.

【我的极品炮友们】

作者:soha092020-9-6发表于S8

第一章:检察长的极品老婆(上)】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吴天,一个亲人朋友眼中的乖小孩,高考完都还是处男。要说丑不至于,身高172cm,体重68kg,笑容阳光、成绩中上,考的还是211;缺点嘛,中学的时候沉迷游戏,确实不怎么跟女生玩,所以根本没什么开荤的机会。

高考完那段时间,身边的哥们不是有女朋友就是有炮友,搞的我心里异常躁动。于是在上大学前的94天里,我疯狂约炮,从一个炮场小白一路操逼成长为一方炮王。

粗略一算,这近百天里一共约了32个线下见面,一共操了41个大小骚逼(包括几个炮友的闺蜜)。

按我的打分标准,这里面确实有一些靠着大奶大屁股混到B级的,整体颜值和身材谈不上顶级,所以如果只写极品,我就挑一些出来重点写;当然如果大家想让我一个不落都写出来,也可以给我留言。

因为没什么经验,只会调情、裸照、裸聊这三板斧,一开始约炮很不顺利。加了七八十个本地女的(那是差不多10年前,我用的还是qq和漂流瓶),真正热聊也就那么五六个。

其中有个少妇成功勾起了我的性趣,她叫潘欣悦,30岁,是个全职太太。聊了两天,了解到她老公已经42岁,是再婚,本来就有两个小孩,所以她既没有生过孩子,跟丈夫也没什么感情。更重要的是她老公是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兼刑事庭庭长,特别忙,基本每天都有应酬,两个人团聚的时间很少。

我一听有戏呀,那夫妻生活肯定不和谐嘛,更重要的是当我看到潘欣悦不输任何模特的身材和颜值时,我就更兴奋了。

一开始潘欣悦总喊我小屁孩,根本没拿我当回事,就算我跟她满嘴“鸡巴、操”,她也只让我说话注意点。后来她见我天文地理都略知一二,她喜欢的小说、电影我都能分析的有板有眼,潜移默化地开始拿我当个蓝颜知己。

两个人熟悉以后,我更加肆无忌惮,经常三两句话就聊到夫妻性事上。

潘欣悦一开始还嘴硬,说她跟老公虽然做的次数少,质量还可以。我问她,“一般一次做多久,有几次高潮呀。”

她说,“一般十几分钟吧,应该算有高潮吧,我也不是很确定,是舒服的。”

我给她发了个大拇指朝下的表情,“你可拉倒吧,不确定有没有高潮,就说明没高潮过呀!唉,真可怜,这么极品的女人,居然没高潮过,你老公真是暴殄天物!”

潘欣悦停顿了半分钟才回,“切,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是高潮。”

我这时候确实还是个处,不过吹牛逼可不耽误,“你看看我的鸡巴就不会说我小了。跟你这么说吧,我上一次50分钟把一个女的操尿了6次。”

“切,吹牛谁不会,我还说我老公下面18cm呢!”

我撸了撸裤裆里接近20cm的大鸡巴,自信道,“18cm我是没有,我只有20cm的鸡巴,算大吗?”

潘欣悦发了个掩嘴笑的表情,显然是不信,“好好好,你大好吧。”

我见她不信,正好顺手把早就拍好的大鸡巴特写照片给她发了过去,“如假包换,我前两天刚量的,不信你可以自己量。”

有之前贸然发裸照被拉黑的教训,这次我给潘欣悦的是穿着内裤冲澡时拍的,虽然隔着一层布,但大鸡巴的轮廓清晰可见。潘欣悦这次停顿了有两三分钟,我赶紧追问道,“我的好姐姐这会是上面在咽口水呢,还是下面在咽口水呢!” “滚滚滚,你个小屁孩还调戏起你姐了。我刚是去厕所了。”

“哟哟哟,我看是下面流水了吧!”

“你个小没正经的。你以为我是你呀,整天脑子里都想些乱七八糟的。你发的照片我都没注意看,还以为你裤裆里装着肥皂呢。”

“想看弟弟的大鸡巴就直说,叫一声好听的,我就给你发不穿内裤的版本。”

“小色鬼,年纪轻轻的就想着调戏有夫之妇,不怕我告诉你爸妈呀!”

我一听,称呼都变了,那就是让我加大力度呗。我这次直接甩了一张大鸡巴青筋暴怒的正面照,“这话说的,我可什么都没干,只是给某些没见过大鸡巴的寂寞少妇发点福利抚慰一下她常年干涸的心灵而已。我这算好人好事吧,你告诉我爸妈又有什么关系呢!”

潘欣悦居然只回了个掩嘴笑的表情。

“喂,这位有夫之妇,你好歹用你的眼光评价一下弟弟的鸡巴怎么样呀。有问不答很没礼貌呢!”

“网图,鉴定完毕!”

我真想立刻给她弹个视频过去,但我忍住了。一方面有之前的教训,另一方面是潘欣悦感觉是比较感性慢热的类型,“那你敢不敢跟我打赌呢。如果这是我本人,你怎么样?”

“我才不信这是你呢。我看过你空间照片,个子还没我老公高。你发的图也太吓人了,感觉像外国人的。”潘欣悦果然没什么经验。

“姐,你不会是个憨憨吧。谁跟你说鸡巴长度跟身高有关系的。你就说敢不敢打赌吧。”

“赌就赌呗。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我心中大喜,“随姐姐安排处置呗!你输了是不是也什么都听我的呀。”

“你想得美!我要是输了,请你吃饭看电影,这样总行吧。”

她浑然不知已落入我的圈套,“行呀。吃什么随我呗。那你说怎么验证谁对谁错?”

我本以为她会同意视频,这样我有机会调教她,没想到她更直接,“过两天我要去买点衣服,你陪我逛逛街啦,顺便也送你两件。”

“内衣吗?那我要原味的。”

“谁跟你说买内衣了,就是换季的衣服好吧。”

“别逼我揭穿你哟,你不就是打算用送我内裤来检验我多大本钱嘛。”

“去你的,你姐是这么无耻的人吗。”

“好好,我姐天下第一纯洁。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就明天吧。”

“行吧,明天上午时代广场二楼见。”

我还准备继续调戏,潘欣悦借口孩子放学就下线了,晚上也没再上线。我躺在床上幻想着第二天将潘欣悦按在更衣室里一顿狂操,忍不住撸射了好几次才罢休。

第二天一大早,随便吃了几口早饭,我就打车来到时代广场二楼的服装购物城入口等潘欣悦。潘欣悦qq上只说要先送孩子去兴趣班,直到快十点才缓缓出现在电梯口。她穿着一袭浅灰色包臀裙,踩着10cm左右的白高跟鞋,微微露出的深邃乳沟和笔直细嫩的洁白双腿让我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我们之前已经互换过生活照,也语音过好多次,所以她很容易就看到了我,“小天,不好意思,早上孩子在,我不方便一直回消息,让你等了很久吧。”

周围人来人往,我也不敢太放肆,握手时趁机捏了捏她的小手,“等我天仙一样的姐姐,等再久都无所谓。”

潘欣悦伸手轻轻戳了一下我额头,“油嘴滑舌。”

两人肩并肩走进购物城,先陪着潘欣悦挑她的衣服,我几次想闯更衣室都被她给挡在外面。直到她选的差不多,轮到给我选时,我才随手拿了两条六分裤走进更衣室,我把裤子一脱,装模作样的叫了一声。

潘欣悦在不远处听到,以为我摔倒了,凑近关心道,“怎么啦?没事吧。”

“拉链把肉卡住了,拉不下来,好疼。你进来帮帮我吧。”

潘欣悦不疑有他,轻拧房门,发现我没锁,直接走进来反锁房门,“怎么样啦,让我先看看。”

我将完好无损的拉链往下一拉,早已勃起的20cm大鸡巴一下弹出来,正好打在弯下腰打算给我帮忙的潘欣悦脸上,“哎呀,姐姐一来,拉链就好了。”

潘欣悦如触电一般,赶紧往后退开,却因为慌神差点摔倒,只能斜靠在墙壁上,“你要死呀,捉弄姐姐!”

我就这么挺着大鸡巴,理直气壮道,“姐,我这是履行赌约,不然怎么证明你输了呢!”

潘欣悦这才回过神来,眼角余光往我杀气腾腾的大鸡巴上瞟了瞟,然后扭过头,“你先把衣服穿好,这里可是购物城,你以为是在家呢,乱来!”

我上前一步凑到潘欣悦跟前,“姐你可别打岔,是不是先考虑兑现赌约呀。”

潘欣悦还是没转过头来,“你先穿好衣服,我带你去吃饭看电影。”

我嘿嘿笑道,“我就在这吃。”

潘欣悦纳罕地转过头看着我,“在这?你昏头了吧。”

我一下子把她扑在墙上,一口吻在她乳沟上,“我就在这吃奶!”

“你起开!你要死呀!”

我牢牢将她的双手按在墙上,在她没被胸罩完全包裹住的乳肉上深吸一口后,抬起头,“姐,你可是答应过的,吃什么随我,那我吃奶怎么就不行呢!难道你想反悔!”

“我怎么会想到你这么混蛋!”

“姐,你是没想过自己会输吧。你老实说,你老公的鸡巴是不是比我小?”

我这时候其实还没放开胆子,还是怕潘欣悦抵死不从。

潘欣悦似乎被我说到了痛处,“他……我不清楚他的多大。”

我松开她一只手,慢慢拉到我胯下,“姐,你摸摸看就知道谁的大了。”

潘欣悦突然神色一黯,甩开我的手,“没你的大,还没你的一半大,行了吧!”说完竟然流下了眼泪。

我一下慌了神,感觉松开她的另一只手,将她抱住,替她擦拭眼泪,“对不起,姐,我不说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潘欣悦擦了擦眼泪,摇头道,“不是,你姐夫他恐怕真的还没你一半大,我……”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难怪你不信我给你的照片呢,原来他这么小呀!”

潘欣悦无奈道,“所以呀,我就是井底之蛙。”

我重新握住潘欣悦的手,“没事呀,弟弟带你去看看外面广阔的天空。”

潘欣悦瞪了我一眼,“姐姐刚刚都被你欺负成这样了,你还想干嘛!”

“想干你!”我脱口而出。

“你滚!”潘欣悦并没有推开我。

“姐,你敢不敢再跟我打个赌?”

“什么赌?”

“你内心深处其实渴望被我操!”

“你……”潘欣悦抬手要打,又收了回去,“我说我不想,这样你输了吧。”

“嘴上说没用,得听心里话。为了防止你不实话实说,我们得换个赌约。”

潘欣悦应该已经动摇了,否则又怎么会跟我谈赌约,“你说,怎么赌。”

“你给我十分钟,我保证你开口求我操你。敢不敢赌?”

潘欣悦纠结了几秒,“好,但不能在这赌,你小子太乱来了。”

我搂住她的纤腰,往我还硬挺的大鸡巴上一按,“你如果觉得自己不会输,又怎么会怕在这呢!”

潘欣悦不吃这一套,将我裤子往上一提,推开我就去开门。我只好迅速整理好衣服追了出去。

见她径直往外走,我三两步赶上,“四楼就是如家,咱们就不跑远了吧。”

潘欣悦也不吭声,默默地跟在我身后走上了四楼。

我开好房,将房间号发给她,潘欣悦过了几分钟才戴着口罩敲门进来。一进门,我直接一下将她横抱起,扔到大床上,我飞身一扑,却被潘欣悦翻身躲开,她坐起身郑重其事道,“你如果乱来,我现在就走。打赌可以,你得先答应我,不许脱我衣服,不许拿你那东西碰我。”

“行呀!”潘欣悦,这可是你逼我的!你现在要是从了我,我还能心疼你几分,你再这么装高傲下去,等会可别怪我把你操成骚浪小母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